不應期——帽子的故事 (3.5) 作者:李浩凌

簡體

. book18.org

【不應期——帽子的故事】 book18.org

.book18.org

作者:李浩凌book18.org

2020年9月8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book18.org

3.5像談戀愛 book18.org

屋內只留了床頭燈,些許昏暗,袁涵仍舊不敢抬頭,只控制不住的亂叫,接受著身後一下下猛烈的撞擊和進入,這神奇的一晚,做了一個色情的按摩,又買了一個肌肉男;拒絕了Ric,可終究還是讓一個雞巴插進了自己的身體。她幾乎記不得自己是如何進入Nut的懷抱,怎樣從撫摸到下體交合,第一次性的交易讓人心亂如麻,道德給這個女老師排山倒海的壓迫感,也帶來無比巨大開閘一般的快感。而在這強壯的肉體下,更有一種被征服的感覺。 book18.org

論做愛,Nut必然是專業的,進出不停,指了指交合處,對帽子道:「tight(緊)。」 book18.org

帽子笑笑,他當然知道袁涵的下身很緊。 book18.org

Nut又問:「you wanna exchange?(要換一下麼?)」 book18.org

「Thank you.(謝謝)」帽子搖頭拒絕,一方面他不想,另一方面暫時他也沒那個能力。不過這一幕春宮看在眼裡,下身理所應當的起了反應,竟然漸漸硬了。不得不說,還真得感謝那個老太太。 book18.org

這對話袁涵聽在耳朵里,心想:天吶,exchange,他們拿我當什麼,玩具麼?身體跟著起反應,陰道一波波的緊縮,夾的Nut不得不放緩了速度,緩解一下快感。 book18.org

帽子這邊乾脆解下浴巾,站到床邊,抓著頭髮把袁涵的頭提了起來,將五成硬的陽具生生塞到了袁涵的嘴裡,和Nut前後夾擊起來。 book18.org

3P,早上起床時,午飯時,下午一起出門時,甚至在進入那家GAY BAR時,袁涵做夢也不會想到,就在今日午夜,自己竟然3P——被人3P了,被兩個男人同時插了,一前一後,自己就像只無助的小狗,跪在中間,身體不爭氣的到高潮了。Nut一下下的沒有停,帽子也繼續頂到她的喉嚨,嬌小的身體在兩根棍棒的填充下消化了這次高潮。想著自己今夜的所作所為,所經歷所感受,復又潮漲,第二次的攀上了高潮。 book18.org

得益於帽子有訓練過她的喉嚨,所以沒那麼敏感,感官刺激足夠之下,感覺自己的小弟弟硬到了七八成的樣子,帽子拔出去沒有再繼續。穿上衣服,獨自下樓,留二人在房內雲雨。他知道袁涵的安全感已經落地,不需要他繼續保護,跑去買了個冰激凌,坐在大堂玩手機。book18.org

·book18.org

Nut好持久,如果需要他還可以更持久,帽子走後,他像炫技一般的變換各種姿勢攻擊袁涵的陰道,不乏許多高難度動作。ending之後,放袁涵躺在他的胸膛上,沒錯是躺在他身上,女人整個身體都在男人的身體上,枕在胸肌上,一種莫名的舒適的安然。足有十幾分鐘,呼吸才均勻下來。 book18.org

「你喜歡我麼?」Nut問道。 book18.org

「喜歡。」用泰語,袁涵就不那麼覺得羞了。 book18.org

「你會講泰語哦?」Nut驚奇道。 book18.org

「會。」 book18.org

「你在這呆多久?來旅遊麼?」 book18.org

「不到兩個禮拜……」說太多話的力氣是沒有了。 book18.org

Nut拿過袁涵的手機,用袁涵的手指解鎖了,找到Line,加上自己的好友,道:「明天我來找你好不好?」 book18.org

袁涵反應了一下:「你要走了麼?」 book18.org

「嗯,我還要工作。」 book18.org

工作?他的工作是什麼?跳舞?當然,還有和人做愛。袁涵魂不守舍的「哦」了一聲,起身拿錢給Nut,回到現實,她才反應過來,這畢竟是買來的美好,不是屬於自己的。Nut接過錢,穿好衣服,給袁涵一個巨大的擁抱,在袁涵臉上吻了一下,別過去了。下樓和帽子打了個招呼。 book18.org

帽子打完一局遊戲才上樓,袁涵已經重新洗好了,他笑道:「可以呀,猛女,怎麼樣,感覺行麼?」 book18.org

誰料袁涵一聲大吼:「不許笑我。」 book18.org

嚇得帽子原地立正:「OK,不笑你。」 book18.org

結果袁涵一把緊緊抱了上來,死也不鬆開。「一點多了,咱們還回去麼?容易把他們吵醒……」見袁涵不應,只好道:「那行吧,今晚睡這吧,明早早點回去幹活。」 book18.org

和帽子安心睡覺也是第一次吧,這神奇的一晚,竟是如此難眠,袁涵鼓起勇氣小聲對帽子道:「我想要。」 book18.org

「明天得幹活,之後吧。」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回想幾小時前經歷,明明自己被人各種摸,又被人一頓猛艹,還要給別人錢,心中又有些不忿,這才算放下心情睡去了。 book18.org

次日一早,可能太早了,前台竟然不在,搞的沒法退房,帽子的護照還壓在前台,只好先放在這,想著晚上開完會再來拿。 book18.org

袁涵並不是會議翻譯,不用全神貫注,可任何人有任何事需要和泰國人溝通,都得找她,也是閒事不斷。帽子也不負責會議內容,在場外打雜兼內外跑腿,頭腦清不清醒的,影響也不大。中午二人雙雙回房間補覺。 book18.org

尤允知道袁涵昨晚沒有回去,問了小強也知道帽子沒回,留心眼,發現袁涵的膝蓋有些紅,覺得自己明白了,撇嘴有些不悅。下午有機會碰到一起,哼笑道:「你和袁老師可以的呀,何昊。」 book18.org

萬沒料到帽子竟然只回了句:「哦。」 book18.org

尤允看他不接,直接走開了。小強在一旁聽到,沒聽出酸勁,反倒湊上來問道:「啥意思啊,臥槽,這麼牛逼麼?是說你和老師真有一腿麼?」 book18.org

「沒有。」 book18.org

「那你咋不解釋啊?」 book18.org

「哎,小強呀。」帽子語重心長:「等你經歷過大風大浪,各種人間洗禮,你就會明白,在別人在意的點上,你的解釋將永遠是徒勞,尤其是你面對女人的時候。明白了麼?」 book18.org

小強是個實在人:「明白了,你是傻逼唄!」 book18.org

閒暇時,除了打盹,袁涵突然回想起自己老家的姨夫去嫖娼被小姨逮到的事情,當時家裡人都勸說小姨為了孩子將就過日子,只有袁涵力主讓小姨離婚。當時看來,嫖娼是多噁心且不齒的行為,如今自己竟然也有這麼一天,最讓人難以接受的是,這事發生的太過自然且普通,甚至感覺還不錯。想到昨晚,自己的口腔和陰道竟然同時被兩根男人的東西插滿,崩潰的不行。拍拍臉頰,心想還好自己單身,不然罪過更大了。 book18.org

想到單身,又記起昨天忘記了回小周警官(第二章開門搭上的警察)的消息,打開手機翻下去,發現對方發了五條消息,既沒有刷屏騷擾,又表達了關心,一個人笑笑,對這警察的好感又升一層溫。反倒是那個馮文宏(噁心同事),發了幾螢幕的東西,問她都去哪裡玩了,話里儘是帶顏色的暗示,氣的袁涵真想回他個:沒錯,那種地方我去了,還嫖了,能怎麼樣?……book18.org

真是沒對比就沒傷害。切回和小周的對話框,主動問道:那你為什麼不談女朋友呀。小周的回答也很實在:警校里女同學少呀,工作了之後也都是男同事,而且家裡不希望我找個警察,他們覺得兩口子都當警察太危險了……聊著,突然Line的消息提醒,Nut發了條消息來:你在工作嗎?昨晚睡的還好麼?(泰語) book18.org

好,可真是太好了,就是沒睡夠,袁涵有些崩潰,萬沒料到Nut竟然真的會再聯繫自己。「你在哪工作啊?」「你幾點工作完?我帶你去吃好吃的。」而且竟然還約自己出去。心跳突然加速,臉一下就紅了。 book18.org

「喲,和男朋友聊天吶?」旁邊一個年紀大的老師問道。 book18.org

「沒有沒有,還沒確定關係。」袁涵嚇了一跳,趕緊切回和小周的對話。之後沒人注意,才趕忙發消息拒絕道:今天太累了,下次吧,謝謝你的好意。 book18.org

平復了一下,看到微信群里帽子又問:今晚人妖表演,去的舉手。袁涵趕緊發了個:我!她剛剛不小心和Nut說了開會的酒店的名字,覺得不安,便想躲出去。其實大半是心理作用。 book18.org

帽子:六點半,大堂集合喲。 book18.org

看袁涵消息回這麼快且激動,尤允更加肯定:哼,果然有一腿。 book18.org

帽子心想:什麼情況?昨晚浪嗨了?打通任督二脈了?不對啊,任督二脈在上半身,那「下半身」是什麼脈?想著想著,覺得有空可以去學學中醫。 book18.org

「小強和劉瑜還是不去,放棄他們吧。」大堂,尤允對帽子道。 book18.org

「革命如火如荼,有些同志思想還是太過保守,黨課里與時俱進學的不好。」只有帽子和尤允準時在這碰面。 book18.org

話音未落,胖兒東衝進了大堂,帽子笑道:「我以為你是要脫離組織生活了。」 book18.org

「我晚上不和你們去了。」 book18.org

「那你來幹啥?」帽子無奈。 book18.org

「帽哥幫我,你拿著我手機,幫我回小白消息好不好?」胖兒東一臉誠懇。 book18.org

「你自己怎麼不回?」 book18.org

「我要去找Ploy小姐姐,你也知道,我這個腦子不怎麼好使,昨晚忘了回消息,她今天已經有點不高興了。求你了,帽哥,帽哥青春永駐壽與天齊。」 book18.org

「行啦,滾吧。」帽子接過手機:「下回要祝我金槍不倒,一夜七七四十九次。」 book18.org

胖兒東飛也似的去了,倒是把尤允聽樂了:「你一晚上能有三次估計袁老師就滿意了。」 book18.org

帽子不接話茬,道:「來,讓我們看看東哥是怎麼撩妹的。」翻起了聊天記錄:「臥槽,聊了挺久了呀,小兔崽子,背著我整騷活。」 book18.org

「人家為啥要讓你知道。」尤允撇嘴。 book18.org

這時小強和劉瑜來了,他們要去吃飯。接著袁涵下來,一起走出酒店大門。沒料到剛一出門就見一個穿著砍袖的肌肉猛男坐在一輛體積龐大的肌肉摩托上,看五人出來,下車笑著走過來,端的一個氣勢逼人,摘下墨鏡,卻不是Nut是誰。袁涵臉一下子就紅了,她是真的沒想到對方竟然跑到樓下等著自己,說著,勉強接下對方「禮貌」的擁抱,順勢被Nut摟了過去。Nut還禮貌的和帽子打了個招呼。此時袁涵騎虎難下,除帽子外,其餘人不知道Nut來歷,自己要是強硬拒絕,弄尷尬了反而不好,只得坐上肌肉摩托,被Nut戴上頭盔,接著馬達轟鳴,四下巨響,一陣風也似的去了,路人目光盡至。 book18.org

「好帥哦,袁老師也太牛了。」劉瑜不禁感嘆。 book18.org

「太酷了,是不是?」小強推了推帽子。 book18.org

帽子不答,不屑的眼神看了眼尤允,尤允心覺自己誤會帽子,還是傲嬌一下,哼了一聲,道:「胖兒東和袁老師都這麼好的桃花,怎麼就你一個人孤零零呢?」嘲諷帽子。 book18.org

帽子則不懷好意的用眼神從尤允的額頭掃到腳尖:「你說為什麼呢?」 book18.org

速度帶來的激情,目光帶來的虛榮,也許是有點怕,袁涵緊緊的抱住了Nut,好想讓他多騎一會兒。二人來到一個購物中心,Nut帶她去了一家中高端的日式火鍋自助,味道著實有些驚艷。來都來了,有說有笑,之後又拉著手逛商場,袁涵看到賣果凍鞋的,便去挑選,兩雙中意的難以取捨之際,Nut直接拿過一雙,付錢,送了給她。接著又一起去吃甜點,儼然一對甜蜜情侶樣子。心中竟升起一種說不出的喜歡,兩隻手始終拉在一起。 book18.org

有點像TM該死的愛情。 book18.org

胖兒東今天身體好了很多,其實她下午就已經去按摩店找過PLOY了,二人在房間裡走了個流程,再次體驗了一把男人終極的快樂。之後才回去找的帽子。不過這回她把Ploy也帶了出來,當然,沒有錢做不到的事情。手機給到帽子之後,帶著Ploy就回了自己房間,進屋連床都沒來得及上,就在進門處把心愛的小姐姐按在地上,扒了褲子就是一頓猛衝。破處之後,胖兒東簡直就是一隻肥胖的泰迪精,恨不得住在Ploy身體里。 book18.org

Ploy有些無奈,畢竟對方給錢就是大爺。摟著懷裡的胖兒東,道:「我餓了。」 book18.org

胖兒東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肚子也在叫了。傻笑一番,帶著Ploy下樓吃飯。二人語言有障礙,沒什麼能聊的,胖兒東就一直看著Ploy傻笑。吃完,Ploy怕胖兒東回去立刻又要搞,於是拉著胖兒東去街上走走。胖兒東走哪都盯著Ploy傻笑,讓女人覺得這小胖子還有點可愛。 book18.org

有點TM的像該死的愛情呢。book18.org

·book18.org

劉瑜和小強都是保守孩子,一度試圖用人間正道感化尤允。而在尤允的觀念里,生命可不能白白浪費,既要上進也要浪,於是飯後直接擺脫了二人。反倒是帽子憤憤不平:「為什麼不感化一下我?瞧不起誰啊這是?」 book18.org

「咱們去哪?」帽子。 book18.org

其實看不看錶演也不重要,只要是去浪就行:「咱倆去蹦迪吧。」於是二人打車到了著名的考山路,街上又吃了許多罪惡之後,搜了家還比較有名的club進去。結果當場被攔下:「ID,passport?」泰國進夜店喝酒還要檢查身份證的,未成年不讓飲酒,帽子的身份證還壓在酒店前台。解釋不通,只好退出來。 book18.org

「要不下次再來?」帽子問。 book18.org

「不行!」尤允一萬個不爽,直接拉著帽子打車去取護照,也是夠拼了。 book18.org

到了酒店,尤允在樓下逛便利店,帽子去退房,結果前台大爺沖他一頓比劃,示意屋裡有人,其餘的泰式英語就聽不懂了。 book18.org

帽子無奈,問大爺要了備用鑰匙上樓去,沒錯,這酒店用的是鑰匙而非房卡,很有種復古氣息。開房用的是帽子的護照,大爺自然會給他鑰匙。帽子上得二樓,開門時輕手輕腳,還是一進門就被打敗了。只見袁涵的腦袋順著床腳垂下,頭髮落在地板上,隨著身體的前後晃動,發出「啊~~ 啊~~」的叫床聲,聲音滯澀,顯然已經叫了很久了。 book18.org

帽子愣了一下,搖了搖頭,才關門進去。對袁涵道:「好傢夥,你可以呀!」 book18.org

袁涵想要反駁,卻沒力氣了,羞的想遮住臉,卻抵不住下半身一波波的衝擊,控制不好身體,只得放棄。不得不說,袁涵嬌小型的身體在這種大塊頭的身下,有一種格外刺激的視覺效果,一種被蹂躪至無力反抗的感覺,帽子頑皮心起,解開褲子,吊著不軟不硬的弟弟,俯身插進了袁涵的嘴裡。無他,這個姿勢非常適合倒插女人的嘴巴。袁涵無力抵抗,加上帽子的下面沒有勃起至堅硬,反而讓喉嚨沒有產生很強的應激反應,一下下試探著越懟越深,竟然漸漸適應了陰莖對喉嚨的探索。順著緊緻的咽喉給龜頭提供的快感,帽子逐漸找到節奏而不用憐香惜玉,再慢慢對上Nut的節奏,兩個男人一前一後,夾攻著赤裸的甜美清純的女老師的身體,嗚嗚澤澤聲不絕,畫面不要太過淫蕩。這也是袁涵身體的又一誘人之處,除了叫床、緊逼和臀上的肉,便是敏感。只要男人的攻擊足夠猛烈,她的身體就會被快感激的露出一副無法承受的樣子,感覺分分鐘就要翻白眼一樣,絕對真實毫不做作。 book18.org

這樣的反饋對男人來說是無法抗拒的,Nut也馬失前蹄控精失敗,幾個起伏一貫如注,女人纖腰猛烈顫抖,隨著Nut的射精,一起衝上了雲巔。 book18.org

二人喘著粗氣躺在一起,帽子已經提褲子走了。 book18.org

躺了很久,Nut不小心睡著了,袁涵心情複雜,她又一次趴在Nut堅實的肉體上,一寸寸的摸著這個男人的皮膚。她以為冷靜下來,自己會厭惡會後悔,可事實是,她仍然喜歡和這個人這副身體貼在一起。當然,也享受剛剛身體和精神的快感。 book18.org

「怎麼這麼慢!」計程車上,尤允抱怨。 book18.org

帽子給司機說明了地址,才應道:「上去看到袁老師和那個肌肉男在為愛鼓掌,給我看激動了,我就脫褲子加入了戰局,所以耽誤了一會……」 book18.org

「哼,那還算挺快!不過你已經饑渴到這麼可憐了麼?光天化日的就要靠性幻想安慰自己……」 book18.org

人就是這麼奇妙,假話讓人開心,講真話反而不信。帽子深諳此理,於是真真假假,遊戲人心。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