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妻綾子、對媚肉的訊問 (上 1-2) 作者:結城彩雨

簡體

. book18.org

【熟妻綾子、對媚肉的訊問】 book18.org

作者:結城彩雨2020/09/10發表於:SIS與四合院 book18.org

. (上) book18.org

1.噩夢再臨 book18.org

綾子最近才從三年前的噩夢中解脫出來。 book18.org

那是與丈夫和彥和獨子智三個人,去避暑勝地的輕井澤遊玩時的事。深夜被暴徒們闖入一家三口留宿的出租別墅,遭遇了難以置信的災禍。 book18.org

所謂暴徒,是以會田為首,因為被和彥揭發了不正當行為,而被公司解僱處分的原同事三人。他們對熟睡的和彥施以一擊,至其昏厥,又以愛子智為人質,進而對綾子施加淫虐不堪的責備,給予了生不如死的凌辱,一泄心頭之恨。 book18.org

但是很快,會田他們又因為丈夫的告發而被逮捕,進了監獄。三年過去了,屈辱的陰霾漸漸淡去,快樂的氛圍又重新回到了三口之家,卻萬萬沒想到噩夢會再次降臨到自己和家人身上……。 book18.org

「等一下!請不要殺和彥先生,我代替他……要怎樣都可以。」綾子嚇得渾身發抖,好不容易才張開微顫的嘴唇喊道。 book18.org

聽說丈夫和彥在交通事故中受了重傷,被帶到了這裡。等待綾子的,卻是被流氓般的男人們施以私刑,身體已經像破抹布一樣癱倒在地的丈夫。不僅如此,讓丈夫吃盡苦頭的流氓似的男人們,竟是以前經常出入綾子家與和彥一起工作的夥伴。綾子不知道是為什麼。 book18.org

綾子原本就討厭黑社會氣十足的岩津和富島等人。那陰險的眼神,透露著難以捉摸的危險,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book18.org

據說岩津他們因為工作中的不正當行為東窗事發,在大約一年前被辭退,後來探聽到丈夫和彥是新產品開發負責人的消息,似乎想要得到其中的機密。 book18.org

面對岩津等人不斷的拷問,正義感極強的和彥並不想開口表明自己身患癌症。因而在激烈的拷問中吐血昏厥,在他面前的岩津等人已經開始厭煩了。於是決定採取持久戰的策略,利用和彥的妻子,改用從心理上威脅的戰術。 book18.org

在昏厥的和彥面前,岩津他們議論著:「沒辦法啦!只能割下耳朵,挖出眼睛,剁掉手腳。如果這樣也不行的話,就殺了他。」 book18.org

故意提高聲音,讓綾子聽見,果然綾子再次大叫。 book18.org

「哦?這麼說,夫人,你要代替這混蛋做什麼呢?」富島陰笑著走近綾子。他的視線的焦點像是趴在綾子的肉體上,慢慢地自下而上的爬著。男人的眼神就像看著綾子的裸體一樣。 book18.org

「我怎麼樣都沒關係,不要對和彥做那麼可怕的事!」綾子急切地說。在岩津他們問出新產品的秘密之前,是絕對不會放過和彥的。只有這樣說,才能保住丈夫的命。 book18.org

「真的?……嘿嘿,那就說說看吧。把我脫光,讓大家做些下流的事……」富島用手指托住垂著頭的綾子的下巴,讓她抬起頭來。 book18.org

「是的,是這樣……可你們不是他的朋友嗎?怎麼可以……」 book18.org

「怎麼樣?說還是不說? 不是你這邊拜託的嗎?夫人說什麼都做,作為代替來救這混蛋的命。如果你不說,那現在就把他眼睛挖出來。」富島一笑,拿起匕首走向倒在地上的和彥。 book18.org

「啊,等一下,拜託了,我說……」綾子忍不住想跑到丈夫身邊,卻被岩津抱住了。 book18.org

「夫人,你要怎麼做?」富島突然用匕首刺向和彥的眼睛,擺出一副要挖出的姿勢。 book18.org

「呀……住手 !把我脫光…放過和彥!」面對綾子拚命的叫喊,富島卻不置可否。 book18.org

「那麼,還有呢?只是光著身子可不行。」他不懷好意地看著綾子。 book18.org

「住手!快把我脫光……做些下流的事。求求你。」綾子的下唇咬得鮮血淋漓,但還是拚命說了出來,之後認命般地垂下頭。 book18.org

「嘿嘿,你這麼說的話,我可沒法拒絕啊……好吧,我會重新考慮一下這個混蛋的眼珠。來吧,夫人,我們去寢室吧。」 book18.org

富島和岩津左右抱著綾子,拉著她的雙手要把她帶到臥室,無奈的綾子知道只有這樣才能保住丈夫的生命。 book18.org

一進入臥室,綾子就發出「呀!」 的尖銳悲鳴。鋪在床上的擺設和刑具,似乎暗示著綾子之後的命運,除了鋪滿的寢具,上面還擺著三個準備好的枕頭。在那周圍,盤著令人毛骨悚然泛出油光的繩子。 book18.org

「夫人,就按照你的請求,把你脫光。」岩津和富島分別從左右一起把手搭在襯衫上,解開了扣子。綾子虛弱地搖著頭,身體僵硬起來。富島和岩津似乎很享受綾子的表情,慢慢從兩邊脫下襯衫,又伸手去摘淺藍色的胸罩。 book18.org

「啊,不……」綾子下意識的拚命按住胸罩。 book18.org

「真沒辦法啊。夫人,我們可是看過很多女人裸體。是夫人說無論如何都要脫光,我才幫你脫了。這樣的話就算了,還是把那混蛋的眼睛挖出來吧。」富島其實已經沉迷於綾子的肉體。儘管如此,他還是刻意裝出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聲音顯得很尖銳。 book18.org

而岩津那邊,正感嘆綾子從頸部到後背的肌膚之美,有種難以言喻的味道,讓他欲罷不能。 book18.org

「啊,對不起……」綾子覺得眼前一片漆黑。雖然期待會有人來救她,但很明顯只能不斷墮向羞恥的地獄。 book18.org

「拜託了……把胸罩脫掉……」 book18.org

「夫人,這樣好嗎? 取下胸罩的話大肉丸就會露出來哦。」 岩津壞笑,他十分開心的調侃著身處窘境的綾子。 book18.org

「……」綾子雙頰被染得通紅。 book18.org

富島他們按住綾子的雙手,一下子撕掉了胸罩。 book18.org

「啊,哎呀!」 book18.org

無法用雙手遮住的豐滿乳房微微顫抖,羞嗒嗒露出了臉。綾子的肌膚散發著一種無法形容的味道,飄散在空中,刺激著岩津等人。一對白桃般的雙乳勾勒出完美的曲線,更足以讓男人們無法自拔。 book18.org

「太棒了,這麼好的女人還是第一次。而且這種味道,讓人忍不住啊……。」富島雖然這麼想,卻完全不動聲色。 book18.org

「那麼,接下來怎麼辦呢?夫人。」富島繼續追擊,之後又耳語了些什麼。 book18.org

綾子的雙手從左右兩側被壓住,不能遮掩乳房,只能微弱地搖動著染滿羞紅的臉。 book18.org

「還不快說嗎?我會把他的眼睛給挖出來的。」 book18.org

「富島先生,拜託了。把綾子的裙子和……內褲脫掉。然後……赤身裸體地綁起來……」綾子被岩津嚇倒了,像放棄了一樣絕望地說,胸中有種要吐血的感覺。 book18.org

「那麼,怎麼辦呢,岩津啊。他夫人催我脫掉裙子和內褲,還著急要赤身裸體呢。」富島故意使壞,看著岩津笑了起來。 book18.org

「夫人,你想脫光也可以,可是光著身子要幹什麼?」 book18.org

「……」 book18.org

「磨蹭什麼?還不快說!」 book18.org

相對大聲叫嚷的岩津,富島在綾子的耳邊小聲說著什麼。綾子本已通紅的臉頰燒得更燙,哀怨地說:「……是的……讓綾子赤身裸體,請岩津和富島先生……」綾子再也說不下去了。 book18.org

「夫人,怎麼了?」富島小聲催促。 book18.org

「我想被侵犯……請對綾子做些讓人害羞的事……」好不容易才說出口。 book18.org

岩津他們以前去和彥家的時候,第一次見到綾子就感嘆著:「竟然有這麼好的女人啊!如果能抱在懷裡就好了」,一想到那時候的夢想馬上就會實現,便激動得說不出話來。雖然他們並沒有忘記要取得新產品的秘密,但身為男人卻完全本能的被綾子的魅力所吸引。而且,對於為了保護丈夫和彥而拚命努力的綾子,岩津等人甚至開始產生嫉妒的感情,要粉碎綾子對和彥的愛的殘忍想法在他們心中醞釀著。 book18.org

無論多愛她丈夫,她的身體都告訴她,她終究是個女人……。岩津他們互對眼神這樣說著。 book18.org

富島和岩津的手各自掛在綾子的裙子上。綾子的身體不住顫抖。 book18.org

「別這麼害羞。我們又不是不認識,只是赤身裸體而已。很快就更要親密無間了,哈哈。」 book18.org

「想胡鬧的話可以胡鬧。丈夫的生命該怎麼辦,要看夫人的表現了。」 book18.org

綾子本來拚命地要按住男人們的手,可是岩津的話讓她的手上力量突然減弱下來。綾子緊咬著的牙齒咯咯作響。仿佛在拚命忍耐著,幾乎能聽到心跳加速的聲音。 book18.org

富島搭在裙子的手早已按奈不住,雖然還故作鎮定,心臟卻激動地突突直跳。。 book18.org

「夫人,那我就脫了……嘿嘿,讓你一絲不掛。」 book18.org

兩縷淚水從綾子美麗的眼睛中奪眶而出。 book18.org

「嘿嘿,很害羞吧。夫人,脫光之後要把女人最害羞的地方全部露出來哦。」 book18.org

「啊,別說了,我不要!」聽到富島的淫語,綾子不堪羞辱的叫喊,雙手捂住耳朵。 book18.org

就在那一瞬間。岩津和富島猛地將綾子的裙子和內褲拖到了腳下。 book18.org

「噓——」 book18.org

. 2.奴隸的開場白 book18.org

綾子全裸著,雙手被綁住,捆在從天井垂下來的繩子上,只有腳尖能著地。岩津和富島圍著自己的傑作轉了一圈,已經勝券在握了。相當於抓住了價值數億日元的搖錢樹,問出來只是時間問題。另外,哪怕一次也好,等著被侵犯的綾子全裸擺在眼前,夢想眼看成真,將金錢和美女都收入囊中。 book18.org

綾子散發出的體香讓兩人陶醉其中。 book18.org

「很好聞啊!夫人,這個味到底是從哪裡來的?簡直是專門勾引男人發瘋的味道。」 book18.org

富島的鼻子從綾子的肩膀往脖子蠢動著挪了挪。岩津那邊,也像獵狗一樣地嗅著展現著神秘美麗的乳房。看著毫無瑕疵的豐滿乳房,激動地胸口不住起伏。 book18.org

「啊,啊……不,別這樣!」 book18.org

「嘿嘿,夫人,不用這麼發抖啊!我們不已經是認識了很久的熟人嗎?可是,我真沒想到夫人的身體這麼好,真是太棒了。」岩津吞了吞口水,鼻子靠的更近了。 book18.org

儘管岩津他們只是把鼻子湊近,呼吸灼燒著綾子的皮膚,並沒有直接接觸到,但是綾子卻陷入了被舔食皮膚的錯覺。 book18.org

「啊,不,不要……」綾子因無法逃避的羞恥而渾身發抖,而富島和岩津那可憎的手也在一直肆無忌憚地撫摸著綾子。 book18.org

『誰快來救救我。不要啊,竟然被人這樣摸身體……。』綾子在心中拚命地尋求不可能到來的救贖。 book18.org

男人們的鼻子漸漸往綾子下體的方向游去。不久,岩津的鼻尖在隱藏著妖艷神秘的雙腿根部的黑色茂密樹叢前停了下來。噝的一聲,飽飽的吸足氣,很享受的品味著。 book18.org

「味道很好,而且黑色的光澤很棒,你快看!」 岩津向富島推銷,卻大有自己把這股味道抽乾的架勢。 book18.org

富島另有所圖,鼻子從背部沿著腰挪動,順勢而下,最後鼻尖像是釘在被撕開的豐滿雙臀上一樣,不動了。 book18.org

「我還沒見過屁股這麼漂亮的女人呢。真是的,簡直讓人難以相信。」 book18.org

男人們不時地抬頭看看因羞恥而苦悶的綾子的臉,或用下流的話對綾子的肉體評頭品足。 book18.org

「夫人是因為想炫耀出色的肉體,所以才求我們脫光的吧?看來光是裸體也滿足不了你,這裡顫動的地方,好像催著說要快點夾住男人。嘿嘿。」 book18.org

「只有人妻才會有這麼成熟的身體。男人越是疼愛,就越有魅力。夫人,這個漂亮乳房的尺寸是多少呢?」男人們開始嘲弄,淫亂的言語不斷闖進綾子無法掩住的耳朵。 book18.org

「……」由於太過羞恥,綾子完全說不出話,只能吃驚的望著富島他們。 book18.org

「到底是多少?還不快說!」 book18.org

「……是八十九。」 綾子像是認命了似的微弱地回答。 book18.org

「嗯,什麼是八十九?你要說清楚。」男人不依不饒。 book18.org

「是……乳房是八十九厘米。」綾子的身體不住顫抖,劇烈的羞恥感幾乎讓她癱倒下去。 book18.org

「夫人,你這個肥美的屁股是?」 book18.org

「屁股……是九十一厘米。」 book18.org

因為好勝的綾子按自己要求說出難以啟齒的話,富島興奮的不得了。 book18.org

『現在,我要讓那張可愛的嘴說出更讓人羞恥的話。作為女人根本說不出口的話……。』一個殘忍的計劃,開始慢慢浮現在富島的腦海中。 book18.org

富島他們目不轉睛地盯著綾子的肉體,四處嗅著綾子的味道,似乎享受夠了綾子肉體的美味,站了起來。 book18.org

「嗯,那麼……」富島微微一笑,走近綾子,把嘴貼在綾子的耳邊小聲說著什麼。 book18.org

「啊,怎麼會!」 book18.org

此時的綾子不但耳垂被染成紅色。更因羞恥而全身發紅,用力搖著頭,斷斷續續地說: book18.org

「啊,不……這種話……」 綾子聲音中帶著顫抖。 book18.org

「夫人,照我說的做。不快說的話你丈夫的身體……」 book18.org

「啊!」綾子完全被無恥的威脅壓倒了。 book18.org

「富島先生,請把綾子的腿打開……然後,摸到我滿足為止……那麼,請快開始吧。」她是抱著吐血的心情才說出來的。 book18.org

「夫人,只有富島可以嗎?」岩津不甘地問道。 book18.org

「啊,岩津先生也……摸摸吧。」 book18.org

「你想讓我摸摸哪裡?」 book18.org

綾子從臉到耳朵、脖子都紅彤彤的。 book18.org

「啊,張開腿……摸一摸讓綾子害羞的地方。」綾子閉著眼睛,牙齒喀喀作響。 book18.org

「這麼說,你是想讓我把你的大白腿掰開,隨便玩那地方讓你舒服?而且,還要兩個人在一起玩,可真夠貪心的。你就這麼喜歡被男人弄嗎?夫人。」 book18.org

綾子聽著像貓玩老鼠一樣的污言穢語,眼中充滿哀傷。 book18.org

「是,是的……富島先生、岩津先生,家夫和彥平時承蒙關照,無以為報。為了答謝,請讓綾子張開腳……讓大家能做些隨心所欲的事情……」綾子被迫繼續說著。 book18.org

「是嗎?既然夫人都這麼請求了,我們真沒辦法拒絕,那就把腿打開,好好疼愛吧。」男人們說笑著,為了讓綾子的雙腿儘可能的展開,他們從天井上吊起了繩子。 book18.org

綾子一看到那條繩子,就馬上明白自己之後會被綁成怎樣的害羞姿勢,顫抖著緊緊地咬住下嘴唇。 book18.org

「嘿嘿,把你的美腿抬起來。」岩津緊緊抓住綾子的腳踝,人妻的無暇身體微微顫抖。 book18.org

「干……幹什麼?別!」吊在天花板上捆著綾子雙手的繩子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 book18.org

「你明白的吧?把夫人的一隻腳吊起來,好把腿張開。讓我這麼做的,不是夫人你嗎。」 book18.org

岩津的手用力抓住綾子的右腳踝,剛一舉起,綾子就感覺到腿根間一陣涼風掠過,火辣辣的感覺鋪滿臉頰。 book18.org

「啊,不,別這樣……」 book18.org

綾子的右腳在抵抗中漸漸地上升,直到腳踝被繩子綁緊,膝蓋也被吊到肚臍的高度。她拚命地忍耐著這種痛苦的姿勢,膝蓋嘎嘎作響,眼看就要不支。同時,綾子私處的樣子也清楚地映在岩津他們的眼裡。 book18.org

被大幅掀開的大腿,閃耀著妖艷光芒的豐滿乳房,微微顫抖的股間黑色茂密,翹起的令人無法把持的有著豐滿曲線的雙臀……綾子的肉體浮在岩津他們的面前,散發著無法抗拒的魅惑。 book18.org

「嘿嘿,我們都看到了,夫人。」 book18.org

富島和岩津蹲在綾子腳下,滿臉淫笑地打招呼。從聲調中透露的興奮來看,男人們似乎相當喜歡綾子的肉體。仿佛想鑽進去似的窺視著。 book18.org

「討厭!我不要……」 綾子全身劇烈扭動,從臉到脖子都染得通紅,因羞恥而苦悶的樣子,只會讓男人們更加瘋狂。 book18.org

「嘿嘿,這顏色真讓人受不了,簡直和少女的一樣漂亮。我都不信是人妻!」 book18.org

「還有這個味道,好聞的讓人停不下來。真想快點把這裡打開,夫人,你裡面一定更漂亮吧?」 book18.org

即使拚命閉上眼睛,綾子也會感覺到男人們的視線,箭一樣熱辣辣的釘在身上,忍不住哭了出來。 book18.org

「現在哭還太早,一會即使不願意也會盡情的哭的。可以充分的滿足夫人的願望吧?」岩津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幾乎貼著鼻子的窺視。 book18.org

黑色的樹叢不住亂顫,深藏其中的私處微微張開了嘴,更剝出了女人的羞恥。 book18.org

「夫人,我要檢查的更清楚些,這樣才能看出是不是符合我的口味。」富島用他的手指輕輕地撫摸,而岩津也伸出了手指。綾子的身體顫抖著。 book18.org

「啊…..不,啊…..」綾子發出悽慘的悲鳴聲。 book18.org

岩津他們用指尖盡情揉捏後,各自從左右大幅張開。 book18.org

「別……住手。不要……啊!」綾子忍不住發出慘叫。 book18.org

「放過我……不要……」綾子聲嘶力竭地哭喊。但是,無論怎麼哀求,岩津他們也不可能放棄。 book18.org

在瑟瑟發抖的妖媚粉色褶皺內,連接著的羞澀花蕾也終於露出了臉。 book18.org

「哦,那些誘人的味道原來是從這裡發出來的。夫人,我很喜歡!沒見過這麼棒的。」 book18.org

「岩津,這個肉芽好像很敏感。真是時刻都在勾引男人的好身體啊。」富島再也忍不住了,用手指觸碰花苞,繼而開始輕柔地搓揉、刺激著。 book18.org

「怎麼……啊……不!不!」綾子害羞地不知所措,拚命左右擺動著臉,為逃避襲來的羞恥而拚命抵抗。 book18.org

這時,岩津說話了。 book18.org

「富島啊,突然玩弄那裡,只會讓夫人興奮。所謂調教女人,要從周圍慢慢地責備,最後再享受那裡才是正確的順序。我要把她徹底打垮,讓她羞死。因為這是用她丈夫的生命換來的。」 book18.org

因為綾子的肉體太棒了,富島不由得沉浸其中。被這麼一說,他苦笑道: book18.org

「嘿嘿,是啊。那麼,怎麼辦呢?」同時把淫邪的目光投向綾子。 book18.org

「那你就問問夫人吧。讓她告訴你想要怎樣。」 book18.org

岩津假笑著,用一直玩弄綾子的手指戳著綾子的臉頰。 book18.org

「夫人,你的肉體已經向我們充分地展示過了。那麼,接下來做什麼呢,說說看。」 book18.org

當臉頰被戳到,綾子因為太過害羞而閉上了眼睛。 book18.org

「……讓綾子害羞。」 book18.org

「嘿嘿,別光不好意思的閉眼。要做什麼?明白地告訴我啊。」 book18.org

「……」 book18.org

「羞得說不出話來嗎?夫人,那就按我教你的說吧。對綾子的身體是否滿意,請摸遍全身,一直摸一直摸,直到點燃慾火,然後侵犯綾子。是說呢,還是不說呢……夫人快決定吧!」 book18.org

岩津一邊這樣說,一邊慢慢地撫摸綾子緊繃的雙臀。富島也配合著那個動作,雙手從綾子的肩膀經過乳房,一直撫摸到腋下。 book18.org

「不了解狀況嗎?夫人。我們很忙。還有事要去你丈夫那裡!」 book18.org

「唉,請等一下……」綾子焦躁地扭動雙臀,像是在懇求。 book18.org

「好,那你說說看吧。」 book18.org

綾子在啜泣中努力著說:「岩津先生,富島先生,求求你們。綾子的……肉體是否滿意,全身……的摸,讓我燃燒起來……」 book18.org

「不止是這樣吧?」 book18.org

「然後,盡情地侵犯綾子。」說完,綾子又開始大哭。 book18.org

岩津他們很滿意綾子的表現。 book18.org

總算變得如我們所願了。從現在開始,要讓綾子不停哭泣,凌辱她,最終讓她的肉體離不開我們。我會讓那具美麗的肉體沾滿我們的味道。在那之後,做什麼都方便了,躺在地毯上那混蛋即使不甘早晚也會就範。如果以後厭煩了,還可以把綾子作為貨物賣給香港的夥伴。不管怎麼說,這是多麼美好的肉體啊……。 book18.org

富島和岩津一開始就是這麼謀劃的。到目前為止的事,都是為用隱藏攝像機拍攝所做的準備。 book18.org

「是嗎?夫人,你不是也能說出很可愛的話嗎?那就讓我按你的希望去做嘍。」 book18.org

「嘿嘿,夫人,你能猜出我們接下來會對夫人做什麼嗎?」富島用那雙油膩的手輕輕搖晃著綾子的乳房說。 book18.org

「……」綾子不禁緊張起來,臉上充滿了對自己所要遭受凌虐的恐懼。 book18.org

「嘿嘿嘿,接下來我們就要舔盡夫人的肌膚,從腳底到大腿之間,身體的各個角落,一寸也不落下。」 book18.org

「怎麼樣,高興嗎?我會把夫人的屁眼舔乾淨的,嘿嘿。」 book18.org

男人們的手搭在綾子的腳踝上。綾子拚命地壓住悲鳴,緊閉雙眼。如果不這麼做的話,現在已經陷入恐怖的尖叫聲中了。 book18.org

岩津把熱騰騰的油膩大手貼在綾子被吊起的右腳踝上,手指一根一根地爬上大腿。 book18.org

「我從夫人的右腳開始,舔到豐滿的屁股,然後從背後一直舔到右邊的乳房。富島從左腳開始,經過香噴噴的大腿之間,應該會舔到肚臍和左邊的乳房……嘿嘿,對了,然後我會一直舔到夫人的肛門的。」 book18.org

說完的時候,綾子終於忍不住,發出了可怕的悲鳴。 book18.org

「夫人,已經高興得哭了嗎?我會讓你現在的哭聲更性感。」 book18.org

富島把臉貼在綾子的左腳踝處,用他噁心的嘴唇吸了一口。綾子被仿佛蛞蝓爬動的觸感嚇得發抖。那可怕的嘴唇,伴隨著吸溜吸溜的聲響,攀著綾子的左腳踝,四處遊走。 book18.org

「哎, 哎呀!」 book18.org

綾子拚命地咬著牙,雖然不想,卻還是禁不住發出悲鳴。 book18.org

岩津似乎很享受綾子的表情,彎著身子蹲在綾子吊起來的右腳踝前窺視,但很快嘴唇也吸在腳踝上。 book18.org

令人作嘔的嘴唇和舌頭激烈地遊動著,使她的皮膚布滿了雞皮疙瘩,綾子「啊!」的叫出了聲,然後頭猛地向後仰去。 book18.org

男人們先是用雙手撫摸、輕揉著綾子的肉體,然後用嘴唇和舌頭,帶著異樣的熱氣舔上去。手慢慢地從腳踝爬到小腿,然後再爬到大腿上。 book18.org

跟隨著手,嘴唇和舌頭也一點點從腳踝移過小腿,然後一邊舔著大腿一邊移動。他們一會用牙齒輕輕一咬,一會又用力一吸,讓綾子發出難以言語的悲鳴。 book18.org

「夫人,我一定要好好嘗嘗這惹火的神秘味道。」說話這會兒,男人們的嘴唇已經爬上了綾子的大腿,像水蛭一樣緊緊吸在白嫩的肌膚上。 book18.org

『再這樣下去……啊,這樣,不,不要……。』綾子為可怕的事正在接近而戰慄。 book18.org

『這些男人都是變態。一定……。』綾子想起男人們說的「會舔肛門和腿間」,明白富島和岩津一定會這麼做,就再也忍不住了。即使他們不那麼做,從剛才開始爬上大腿的嘴唇和舌頭,也已滋生出酥麻的感覺襲擊著女芯。 book18.org

「啊……你們……不,我不要!」綾子裸露的乳房不住顫抖,咬著牙哭泣。 book18.org

富島的嘴唇沿著大腿內一點一點的爬上股間。而岩津的嘴唇則從綾子大腿後面,向著雙臀的交界處爬行。綾子的雙腿活像蛞蝓爬過一樣,毫無遺漏地被男人們的唾液濕潤了,發著微弱的光。 book18.org

「住手,不!」在那一瞬間,綾子發出駭人的悽厲悲鳴。仿佛觸電般全身發抖,頭髮都像倒立了一樣甩向天空,然後又垂向地面。 book18.org

富島毫不客氣地舔著大腿根部,故意發出啪嗒啪嗒的響聲,最後竟用手指捏住綾子的陰部重重的吸了上去。與此同時, 舔著緊繃的雙臀的岩津,兩手把屁股大幅度的掰開,向肛門申出了舌頭。 book18.org

綾子的額頭布滿汗珠。岩津和富島就像要吸盡綾子的味道一樣,把臉埋在綾子的胯股間和雙臀的縫隙里,還嘖嘖地咂著嘴。岩津不時會把嘴唇從屁眼上移開,一窺綾子哭喊的表情,然後又讓嘴唇回到肛門,用舌頭貪婪地舔著。 book18.org

「夫人,這味道真是讓人受不了。被舔肛門的心情怎樣?」他很享受哭喊著的綾子的表情,舔的更仔細了。 book18.org

「不,不,不,我不喜歡。」綾子本來瘋狂地哭喊著,隨著時間的推移變成了抽泣,她的聲音開始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book18.org

「夫人,你終於有感覺了,淫水已經溢出來啦。不要害羞,放鬆心情好好享受吧。」把臉埋在綾子腿間的富島很滿意她肉體的變化,抬起了頭,嘴唇上沾滿了自己的唾液和綾子溢出的果汁,閃閃發亮。 book18.org

「不,不,啊……住手。」綾子發出綢緞被撕碎似的喊聲,為了從如潮水般襲來的官能快感中逃脫出來,劇烈的扭動雙臀躲避著。然而,隨著淫蕩而悽美的浪花一個接一個地湧來,她突然感到血脈沸騰。綾子為了抑制腿間即將爆發的淫蕩衝動,拚命忍耐著。 book18.org

「夫人,想不想讓淫水流的更暢快呢?」富島用指尖進一步推開羞恥的花蕾,一邊吱吱喳喳地吸著,一邊用舌頭來迴轉動。 book18.org

『這,這樣的事……用丈夫以外男人的手……啊,不要啊,快救救我……。』 book18.org

在仿佛讓全身都融化了的快感風暴中,綾子不知所措。在心中拚命尋找出丈夫的影子,想與襲來的痛苦快感戰鬥,不過很快,那也輕易被在股間和雙臀來回爬行的蛞蝓般妖性的感覺所吞噬。在和彥平時溫柔地愛撫下,她的身體比別人敏感一倍,現在真是令人惱恨。 book18.org

這是一個綾子從未經歷過的激烈的愛撫,跟丈夫的纏綿完全無法與其相比。綾子全身向後仰起,半開的嘴唇顫抖著。 book18.org

岩津和富島表現出病態般的折磨,使綾子忘我的痙攣,擺動著雙臀,像擱淺的魚一樣不斷地大口喘息。 book18.org

當確認綾子的身體充分高潮後,富島的舌頭慢慢地離開,向下腹的方向移去。而岩津的舌頭正在綾子的背上爬動著。 book18.org

經過了很長時間,富島的嘴唇終於到達綾子的乳房,伴隨著嘖嘖的聲音,開始瘋狂親吻乳頭的時候,綾子無法自已,呻吟著發出嬌叫聲,激烈地扭動著雙臀。岩津像發現了寶藏一樣,嘴唇緊貼在綾子的嘴唇上,一直吸著舌頭,在充分品嘗後, book18.org

「夫人,你的身體真是完美,不但敏感,而且散發出又香又濃郁的味道。特別是肛門的味道真是受不了。嘿嘿」 book18.org

男人們幾乎舔過了每個角落,綾子沾滿汗脂和唾液的裸體熠熠發光。 book18.org

「嘿嘿,夫人想要男人了吧。那樣搖屁股,是已經忍不住了嗎?」富島一邊粗暴地單手揉開綾子右乳房,一邊大口大口地吸食著左乳房,舌頭咕嚕咕嚕地繞著乳頭滾動,抬起頭笑著說。 book18.org

「是啊,好像已經完全燃燒起來了呢。夫人,讓我再喂你些好吃的東西吧。」 book18.org

岩津回答完富島,就用抓著綾子的頭髮使臉向上仰。綾子疼的微微閉上眼睛,半張嘴繼續喘息著。 book18.org

「啊,饒了我吧。」 book18.org

「什麼原諒,現在才剛剛開始呢。而且,這些都是夫人拜託我的吧?丈夫的生命可是取決於妻子的態度啊。」岩津的手捋著綾子的頭髮說。 book18.org

「……」綾子哭著,火紅的臉頰左右搖動,夾在害羞和慚愧,還有被點燃的肉慾的痛苦中,已經被逼到了走投無路的境地。此時,在玻璃杯里斟好酒的富島微笑著靠近, book18.org

「夫人,岩津教你的話呢?快說啊!我性子急。」一怒之下,用玻璃杯灑向綾子的乳房。酒一下子流到了軟糖般的乳頭上。 book18.org

「哎呀……這可是好酒!」富島吸了下去。 book18.org

「啊……啊啊……」 book18.org

「啊,不是「啊」。快點說!」富島的嘴離開鼓起來的綾子的乳頭怒吼著。綾子激烈地搖著頭,連脖子也已被羞恥染的通紅,最後終於放棄了。 book18.org

「岩津先生,富島先生……請侵犯綾子……」 book18.org

「不對!看來還是把混蛋的眼珠挖出來比較好。」岩津故作憤怒。 book18.org

「夫人,岩津說不對。如果想讓他侵犯的話,就按照岩津教的那樣說吧。」 book18.org

綾子咬著嘴唇抽泣道, book18.org

「對不起……綾子已經完全成熟……和彥一個人實在是不能滿足。拜託了……」雖然已經是懷著吐血的心情在說,但太害羞的話還是說不出來。 book18.org

「那麼,繼續說吧!」 book18.org

「綾子,只有一個人的男人的話……已經不夠了。如果不被很多男人抱,就不滿足……」 book18.org

男人們互相對望一眼,陰邪地笑著。 book18.org

「很多男人是多少人?」 book18.org

「……十個到十五個男人……岩津先生,富島先生……請侵犯綾子。」好不容易才說完,綾子放聲大哭。這樣的綾子讓人感覺性感的不得了,全身都激動地顫抖的同時,男人們脫得赤身裸體。 book18.org

「嘿嘿,夫人。那麼明天我就讓十五個男人做你的對手。不過今晚,最多也只有我們服務啊。」 book18.org

岩津把手伸向綾子哭泣著的臉,用指尖描繪著可愛的嘴唇。富島從背後抓住綾子的乳房,開始像擰毛巾一樣搓揉,胯下那根馬一樣的東西嵌入綾子雙臀縫隙輕輕摩擦著。 book18.org

「來,夫人,可以開始啦。」富島輕輕嚼著綾子的耳垂小聲說。 book18.org

「啊……啊,……富島先生。」 book18.org

「嘿嘿,夫人。你要主動啊,來,說吧」在綾子的雙臀之間,富島的矛頭正逐漸增加力道,似乎暗示著隨時可以侵入綾子體內。 book18.org

「啊啊……期待富島先生……!」 綾子用幾乎消失的聲音說。 book18.org

『啊,原諒我吧……綾子只能這樣做,沒有別的辦法保護你……。』綾子的腦海里閃過丈夫的身影。 book18.org

富島身體像壁虎一樣,趴在綾子的背上緊緊地纏在一起,一隻手把綾子吊著的腿從下面抱住,猛地把她拉像自己。 book18.org

「嘿嘿,你嘗嘗酥麻到骨髓里的感覺。夫人,即使不願意,我也會疼愛你,直到離不開我們為止。這樣,開始嘍。」富島淫笑著,用矛頭戳擊著綾子火一樣的股溝。 book18.org

「嗚……不,等一下。」綾子使出最後的力氣喊道,為了躲開那個可怕的矛頭,拚命地扭動雙臀,哀求道:「至少要做好避孕的準備!」。 book18.org

「嘿嘿,那樣的話就沒法品味夫人的全部了。原汁原味最好。而且,有了孩子的話,夫人就更不能離開我們了。」拚命哀求著的綾子的窘態,讓富島很受用,仿佛很享受似的用矛頭接觸她。 book18.org

「不,我不要,我不要。」綾子驚慌失措。 book18.org

『親愛的,幫幫我。不,被這種惡棍侵犯,生孩子,死也不願意……』。綾子在心中吶喊,拚命祈禱丈夫的救贖。 book18.org

富島慢慢地玩弄之後慢慢地推了進來。 book18.org

「啊, 啊,你!」 book18.org

紅透了充血的綾子的媚肉,簡直是迫不及待般地緊緊纏住富島,綾子自己也感覺到官能風暴將至的不安。當身體被深深地貫穿,綾子忍不住露出白眼。 book18.org

綾子雖陷入被富島深深 貫穿的羞恥和恐怖,但卻在無可奈何的官能風暴交錯中,發出了嬌媚的呻吟聲。 book18.org

「啊,啊啊,好!」雖然很慚愧,但終究無法抗拒肉慾的歡愉,面對那一浪接一浪湧來,難以想像的本能的快感,這是丈夫無法與之相比的魄力,綾子不禁從緊咬的牙關中露出嬌喘聲。 book18.org

「嘿嘿,夫人,覺得怎麼樣?和丈夫比誰更棒?」岩津剛才一直像搓玉米一樣玩弄綾子的乳房,嘴唇在肚臍附近徘徊,現在已經蹲在綾子面前,將手指貼在綾子深深含住肉棒的地方。像修理工一樣,一邊檢查那個部分一邊說。 book18.org

「我會讓你哭個夠的,馬上就要好好疼愛你了。今晚只有兩個男人,你將就一下吧。作為補償,我會一直疼愛你,直到你筋疲力盡為止。」富島笑道。 book18.org

富島的腰慢慢地開始挺動,使勁地把綾子戳了起來。綾子已經被捲入令人眼花繚亂的官能漩渦中,委身於此,對一個勁地向快樂的頂點進發的自己什麼也做不到。 book18.org

「啊,好,好……」 book18.org

富島把玩弄女人的技巧一個接一個的使出來,前仆後繼,源源不斷。從綾子如雪般的美肌中湧出香汗,身體就像塗了油一樣閃閃發光。 book18.org

岩津握著綾子的乳房上下左右粗暴地揉搓著,像野獸般探著腦袋,想要捕獲綾子的嘴唇。綾子的臉虛弱地左右擺動想避開,但是,不久還是被岩津得逞強行吸住。綾子的嘴唇一被推開,岩津的舌頭就纏繞著綾子的舌頭一路鑽了進來。 book18.org

「我剛看到夫人的身體時,以為只是身材很好,沒想到竟然還這麼有勁……真是受不了,簡直像犯毒癮一樣要把我抽乾了。」富島嘲弄著,同時把綾子吊著的腿進一步拉到自己身上,腰部的動作越來越激烈。 book18.org

「嗯……啊,啊……已經……」綾子的肉體已經忘記自我,向著高潮衝去。 book18.org

『已經不行了……啊,竟然被弄成這樣……。』 book18.org

突然,富島的動作停止了。 book18.org

『怎麼,怎麼這樣……。』 book18.org

綾子非常狼狽。在富島的激烈動作要使其達到頂點之前,即使竭盡最後的氣力,也要稍微有點反抗,不想被這樣的男人送上高潮,但是男人一停止動作,就被無法忍受的空虛感擊潰,肉體激烈地要求男人。 book18.org

「啊,太過分了,太過分了!」綾子為已經被情慾控制的身體苦悶不已,惱恨著為了追求快感而想要男人的自己。 book18.org

富島似乎看透了綾子的心思。 book18.org

「嘿嘿,夫人,很想要吧。如果夫人全身心都在我身上,我自然會把你送上高潮。如果腦子裡還想著丈夫的話,我就不管你了。」雖然語氣冷淡,但內心已經充滿了征服綾子的喜悅。 book18.org

「如果想滿足的話,得是打心裡想被我們侵犯。在那之前,不管多少次,都會半途而廢。夫人,我們只是想讓你主動一些,嘿嘿。」岩津不還好意的在綾子面前彎下腰,不想錯過任何羞辱的樂趣,看著她痛苦的表情,微笑著幸災樂禍。 book18.org

「怎麼,怎麼這樣……太過分了,太過分了。」哭著哀求的綾子,渾身散發著無法抗拒的誘惑。 book18.org

「因為夫人你太漂亮,尤其是這個身材,才讓我忍不住要盡情地欺負。這樣只是開始。我會讓你羞恥到後悔生為女人的。」 book18.org

「畢竟這是和丈夫的生命換來的,不是為了讓夫人快活。丈夫吃盡了苦頭,做妻子的只顧自己舒服,就太對不起丈夫了吧。我們也要體諒夫人的心情,別讓她良心不安。」男人們隨心所欲地調侃。 book18.org

「喂,夫人,這次你可要主動點啊。」 book18.org

富島的腰又開始動了。綾子放聲大哭,被捲入了富島的反覆運動中。即將消失的官能之火,像是被澆了油一樣瞬間又燃燒起來。綾子流著熱淚,嘴唇直哆嗦,粘膜潰爛般的感覺讓她不禁叫出聲來。與其說是快樂,不如說是一種拷問。 book18.org

富島一次又一次地把綾子拉到高潮附近,就突然停止了動作,綾子被空洞的痛苦折磨的淚流不止,而富島很快又開始了反覆運動,使她在滿足的邊緣不停上下起伏。 book18.org

「讓我高潮吧!」已經沒有任何顧忌和羞愧了,一心想要得到滿足的念頭支配著綾子。 book18.org

身體被快樂的火焰灼燒著,綾子只是一味地沉醉其中,忘記了在她面前彎著腰,像鑽進去一樣地窺視著的岩津的存在。綾子那裡驚人的生動,連岩津都被震撼了。隨著她忘我的呻吟聲,達到了高潮,仿佛觸電一般,全身劇烈地痙攣著。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