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癮(翻譯文) (完) 作者:Pan / 譯者:Seventeen

簡體

. book18.org

【上癮】 book18.org

作者:Panbook18.org

譯者:Seventeenbook18.org

2020-9-11發表於SISbook18.org

首發:混沌心海 book18.org

「我在這兒呢!」我大聲朝門口的女兒吼道。 book18.org

自從她十八歲以後,她就一直覺得她是這間房子的主人。而我在浴室里已經無法自由自在地安慰我自己的小弟弟了。 book18.org

「爸爸快點呀」她在玄關那邊發著牢騷,我聽罷有些煩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book18.org

「馬上就好了,別急」為了快點結束這場浴室里的自我安慰活動,我女兒好友愛麗絲的容貌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中,我奮力地想像著她在我的胯下呻吟,最後我達到了頂峰。這聽起來可能很噁心,但是您必須要知道—我在現實中並沒有任何類似的想法,而且我的言行舉止也沒有任何不同。但是,當我一人靜處時(當你和兩個女人合住時),她就是我自慰時的完美配菜……我女兒最好的朋友是一個真正的辣妹。 book18.org

火紅的頭髮,豐滿的嘴唇,看起來就是為了吸吮我的大肉棒而準備的,而且還有那一手掌握不住的巨乳。 book18.org

「爸你還沒好嗎」 book18.org

「馬上就好」我回答,對自己的雙關語不禁暗自發笑。不用擔心,菲奧娜絕對不會知道我在浴室里正在幹什麼。實際上,如果不是因為她知道她的父母是如何合作孕育嬰兒的話,菲歐娜可能會認為她的老爹從未發生過性行為。儘管,離我無法做愛的日子已經不遠了,我嘆了口氣。你可能只是覺得是因為我在浴室裏手沖而已,然而事實上我和我的妻子茱莉亞早已失去彼此的熱情。 book18.org

這聽起來像是一場浪漫的消退,然而,我們不過是出於現實的考慮才選擇的結婚生子。她想要一個美滿的家庭,我想要一個聰明勇敢的兒子,僅此而已。不過至少,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不要誤會,我同樣愛我的女兒,只不過我更想要一個能夠與我更相似的兒子。然而那將永遠不會發生了,就在我的女兒出生後不久,我就因為新款可口可樂的副作用而永遠喪失了精子的活性,是的,我患上了不育症。 book18.org

所以,我大概是永遠無法得到我的兒子了,不要誤會,女兒同樣是這上帝賜給我最好的禮物。只是,再有一個兒子會更好吧,應該會吧。至少在我之後我的姓氏還一個人可以來繼承,對吧? book18.org

「爸!!!」 book18.org

「好了好了,急什麼」,我回應道,並清理了我的精液殘留的最後一絲痕跡,我這些年來乾了很多這種事情,但我確信我一直沒有留下任何讓其他人尷尬的證據。當我用馬桶沖洗掉濕紙巾時,我打開門,對女兒大笑。 book18.org

「你的寶座,我的公主。」菲奧娜沒有因為我的玩笑開心。取而代之的是,她開始翻白眼,但隨後停了一半。 book18.org

「……那是什麼味道?」我希望她不會注意到我的臉上一定會出現震驚的表情—我完全忘記了洗手,而現在她提到它了,我的精液的味道仍然可以被發現。不是特別明顯,然而就是有一絲輕微的腥味。」 book18.org

「什麼氣味?」我儘可能地天真地回答。 book18.org

「那……」她眯起眼睛。 book18.org

「那是什麼?」臥槽。現在,我將被迫參加世界上最尷尬的爸爸女兒對話。 「爸爸也是要生理需要的,親愛的」聞起來令人難以置信,「菲奧娜嘆了口氣,完全使我脫離了遐想。 book18.org

「什麼?」 book18.org

「真了不起,」我的女兒說,在浴室里閒逛,試圖找到氣味的來源。 book18.org

「什麼是新型空氣清新劑?」我僵住了,困惑了。菲奧娜可能不是她父親的精液,也許茱莉亞買了一個新的浴室除臭劑,而我只是沒有注意到。但是後來菲奧娜的鼻子發現了我手中沒有清理完的東西。 book18.org

「嗯,就是這個!」她說,在我阻止她之前,我的十幾歲的女兒已經將我的精液抹了一點起並放到她的嘴裡。 book18.org

「蜜糖!」極樂的表情散布在菲奧娜的臉上。 book18.org

「天哪,」她高興地嘆了口氣。 book18.org

「這個是我見過最好吃的東西。」我向後退了一步。父親身份讓我不知所措,「您的十幾歲的女兒熱愛您的精液」絕對不是我所期望的。 book18.org

「呃……」我被弄糊塗了,所以我就站在那裡,張著嘴,因為菲奧娜開始尋找更多她挖出的神秘凝膠。 book18.org

「這是什麼,新牙膏嗎?天哪,爸爸,太好了。您必須嘗試一下。」我早就嘗過了。我暗自吐槽。我的意思是,又不是天天當成調料來嘗嘗,但是哪個人還沒有品嘗過自己的產品呢?而且我可以告訴你,基於我和茱莉亞在蜜月期間的實踐報告顯示:我絕對不會射出能引起這種反應的東西。那麼,為什麼菲奧娜表現得像她剛剛找到了生命的靈丹妙藥呢? book18.org

當我開始假裝幫助女兒找到更多「不可思議的東西」時,我想知道這是否真的是灑出的沐浴露或口香糖軟膏或類似的東西。我的意思是,其中一些味道很好—再一次,還不足以使人大吃一驚(因為我的女兒在搜索時繼續這樣做),但肯定比她對我的精液的反應更有意義。對?在聞完或品嘗完藥櫃中的所有東西後,我的女兒似乎變成了某種獵犬。她站著不動,鼻孔微微張開。 book18.org

「我仍然可以聞到……」她說,而且她那不會說謊的鼻子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將她引到我的手上。我震驚地看著女兒的粉紅色小舌頭伸出來,撫摸著我的手掌。 book18.org

「就是這個!」她大叫,我還沒來得及把手抽開,她的舌頭就伸了出來,開始舔我的手。我女兒的舌頭貼在我粗糙的皮膚上的感覺是一種奇怪的感覺(我敢肯定,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經歷),我不得不喊了三遍她的名字,她才猛地跳了出來,收回了舌頭,把手還給了我。 book18.org

「哦,哇。」她驚訝地抬頭看著我。 book18.org

「對不起,爸爸。」 book18.org

「沒關係,親愛的,」我謹慎地說。 book18.org

「不過,你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book18.org

「是的,」她同意了。 book18.org

「我完全忘了——我要崩潰了。」我開始離開那間小浴室,但在出門之前,我感到她的手在我的手臂上。 book18.org

「爸爸,」當我轉過身面對顯然是瘋了的女兒時,她說。 book18.org

「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 book18.org

「是護手霜。」我撒謊,不完全確定該如何應對。 book18.org

「哦,」她說,在她問任何後續問題之前,我離開洗手間並關上了門。他媽的到底發生了什麼? book18.org

凌晨3點,我失眠了。為了確保不吵醒我熟睡的妻子(儘管近19年沒有性生活,我們仍然共用一張床,所以我只能在浴室里自慰)我下樓給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book18.org

「好吧。」我大聲說。 book18.org

「有幾種不同的選擇。」 book18.org

「嗯?」我女兒回答說,我嚇了一大跳。我設法避開了她一整晚,把自己鎖在我的書房裡,直到我聽到她上樓到她的房間,但我下來時不知怎麼沒注意到她坐在廚房的桌子旁。如果她不是我的女兒,我將不得不承認菲奧娜是一個非常有魅力的年輕女人。長長的棕色頭髮,黝黑的皮膚(她的母親比我更黑,而菲奧娜繼承了她的膚色)和藍色的眼睛,這顯然是我母親父親的隱性基因,但是繼承到了我女兒的身上。 book18.org

當然,因為她是我的女兒,所以我一直非常努力地從未注意到她的長而修長的雙腿,或者她那驚人的大乳房(她當然不是從母親那裡繼承下來的)。不,就我而言,她只是我的寶貝女兒。但是,當她坐在桌旁時,只穿了一條內褲和一件白色的薄T恤,很難不注意到他她發育地已經如此成熟了。 book18.org

「工作中的東西,親愛的。」我喃喃地說,菲奧娜揚起了一條眉毛。 book18.org

「真的,爸爸嗎?」她問,站起來朝我走去。我想起了一隻老虎在跟蹤它的獵物。我的女兒在她的眼睛裡有著同樣可怕的掠奪性表情。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這與你無關……你說我發現了什麼?」她天真地問,向我扑打著眼皮。我對此只能裝傻。 book18.org

「洗手,」我說。 book18.org

作為回應,她的眼睛張開了眼睛,並指責了我的一根手指。 book18.org

「不,」她咆哮,「你說護手霜。我問媽媽;她說,自從她和你認識開始,您從未購買,擁有或對護手霜沒有任何興趣。然後,當我翻遍了浴室和臥室中的每個抽屜時,您知道我沒有找到什麼嗎?」 book18.org

「馬德雷山脈的寶藏?」我開玩笑,但是我的幽默嘗試被忽略了。 book18.org

「手霜,爸爸。我沒有找到護手霜,沒有洗手。沒有什麼可以解釋那神秘的粘糊糊了。」她停了下來,我深呼了一口氣「但請記住我的話,爸爸,我要去找它。我已經有一些……」她的目光轉向我的褲子,自從我發現她潛伏在廚房裡以來,這是她第一次猶豫不決。 book18.org

「……我已經有了一些發現。」 book18.org

「我確定你會的,親愛的,」我盡最大的努力微笑。菲奧娜在上床睡覺前向我深深地瞥了一眼,意味深長。耶穌基督。我女兒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確定?我到底該怎麼辦那天晚上,我幾乎沒閉上過眼。喝完一杯牛奶後,我決定嘗試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但是,無論我多麼努力地搜尋,無論我怎麼想,我都無法提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最終,我將其歸結為三種理論。要麼:A)我的女兒出於某種原因生氣了。B)我的女兒正在玩某種精心製作的惡作劇。 book18.org

這實際上不太可能,我很了解菲奧娜,她從未有過這樣的惡作劇行為。C)我的精液對女兒做了些什麼。……第一種似乎不太可能—我沒有精神萎縮,但突然發作的瘋狂完全表現為對尋找精液的過度積極反應?是的第二種是可能的,但是……嗯,我的菲奧娜從來都不是真正的惡作劇型。這只是第三個選擇。我坐在書房裡,直到房間開始變亮。當鳥兒開始鳴叫時,我意識到我必須做的事。 我必須知道—如果我的女兒在胡鬧,那當然無關緊要,但是如果她真的瘋了……那我必須要早點弄清楚。知道這是否正確的唯一方法是進行一些實驗。幾分鐘後,我爬到妻子的旁邊準備睡覺,我想知道自己做對了嗎。如果我的精液確實具有改變人心的品質,也許正確的做法是去看醫生或政府。當然,他們可能會把我鎖起來,或者其他更殘酷的方式? book18.org

但是直到我排除了女兒在玩某種惡作劇的可能性之前,我是真的不想向醫生講述我的這次詭異羞辱的經歷。於是我慢慢地閉上了眼睛,希望我的妻子能注意到我遺留在套間洗手池旁邊的小盤子,以及盤子裡的小東西。 book18.org

幾個小時後,我被妻子瘋狂地搖晃給驚醒了。 book18.org

「馬克,」她小聲說,帶著一絲瘋狂。 book18.org

「馬克,我需要問你一件事。」 book18.org

「嗯?」我說,翻身,慢慢睜開眼睛。我的妻子穿著她通常睡過的睡衣。我妻子比我小几歲,而且我不打算說謊,她保持著比我好得多的身材。她有著一雙可以媲美我們女兒的大長腿。她說:「我發現了一些東西。」 book18.org

我想起了前一天晚上設置的那種小「陷阱」。 book18.org

「哦,是嗎?」我問。 book18.org

顯然,茱莉亞比我的女兒更能讀懂我的表情,因為她對我的眼神做出了回應。 「我知道你把它放在那裡,」我說。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而且我需要知道……」短暫的停頓了一下,我妻子的臉上流露出一絲困惑,好像她不太清楚為什麼這麼需要她。 book18.org

「……我需要知道你是否還有。」 book18.org

「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任何東西,」我打呵欠,然後翻身睡回去。我的好奇心得到了滿足——顯然我精液的神奇特性同樣地影響了我的妻子和女兒,現在我只是想要好好地睡一覺。 book18.org

「它是什麼?」我的妻子在我耳邊嘶嘶。 book18.org

「我能得到它,只要讓我知道它是什麼。」 book18.org

「等到我醒來,」我說著把枕頭拉得更緊貼我的耳朵。停頓了很長時間,在妻子大聲疾呼之前,我感到睡眠開始再次壓倒我。 book18.org

「我不能。」她斷然地說。 book18.org

「你當然可以。」 book18.org

「不,」她說,她的聲音足夠嚴肅,以至於我強迫自己翻過去,睜開眼睛。我的妻子凝視著我,凝視著我。 book18.org

「我不能,馬克。我……我需要更多。」十五分鐘後,我來到了車上。我無法告訴我老婆真相——我將精液和一點麵粉混合在一起——所以我告訴她我要去商店買了一些回來。我沒有生氣,我的女兒也沒有。這不是一個精心設計的惡作劇(或者,如果是的話,菲奧娜也設法將茱莉亞捉弄到了)——出於某種我不了解的原因,我的精液具有某種上癮的性質。菲奧娜只是嘗到了一小團,這足以讓她在幾個小時後一直來向我求著精液。 book18.org

我的妻子吃了混合物(並且大部分都是食物),但似乎和菲奧娜是一樣的反應——她督促我快點再弄些回來。我的腦海里迴蕩著無數個個問題。如果我再給他們一些精液會發生什麼?如果我不這樣做會怎樣?而且我的妻子和女兒並不傻——當他們最終弄清真相時會發生什麼?我本來可以開車幾個小時,我的腦海里出現問題,看不見任何答案。但是二十分鐘後,我的電話開始亮起,傳來了我妻子的消息。 book18.org

「你在哪」 book18.org

「我認真地問你,你在哪」 book18.org

「打給我」 book18.org

「現在打電話」兩分鐘後的第四段文字後,我停下來打電話給我的妻子。 「嘿,親愛的,」我說,試圖聽起來很隨意。我妻子正在氣喘吁吁,就好像她剛剛參加馬拉松比賽一樣。 book18.org

「你到底在哪裡??」她問。 book18.org

我考慮過撒謊,但是在她下一句話之後,我慶幸自己沒有撒謊。 book18.org

「我在看著你的定位,你好像只是在兜圈子」 book18.org

「嗯,是的。」我結結巴巴地說。 book18.org

我是一個有很多優點的人,顯然包括令人上癮的精液,但是用腳思考並不是其中之一。 book18.org

「我有點分心了,我現在正在去商店的路上。」 book18.org

「好吧,」朱莉說,聲音中充滿了懷疑。 book18.org

「只是……」她的語調變得柔和,我不禁對著電話微笑。 book18.org

「能快一點嗎」 book18.org

「我會的,親愛的。我很快回來。」 book18.org

15分鐘後,我帶著一瓶精液回到了家中。 book18.org

停在路邊,快速手沖把精液放進了化學試劑瓶中,這不一定是明智的主意,但我沒有選擇。與我妻子在一起的十九年時間告訴我,當她想要某事時,擋著她的路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我以前從未試過一次能射出多大的量(確實從未覺得過有必要),但是事實證明,一個高潮,我可以裝滿大約四個小瓶。我把另外三個藏在車裡,把一個藏在裡面,這樣我就能看到我妻子對禮物的反應了。 「這是什麼?」我的妻子問,在我有機會回應之前,將瓶子開瓶並放下。與前一天晚上的菜不同,我的瓶子中沒有食物和麵粉了,現在是純正百分百的精液。我沒有回答,只是看著我妻子的眼神高興地回頭。 book18.org

「感謝上帝」她長出了一口氣。當我走進屋子時,朱莉的臉看上去有點狂躁——當聽到供應不受限制的消息我看到她的整個身體都放鬆了,平靜的表情出現在她的臉上。她說:「太好了。」 book18.org

令我驚訝的是,她沒有提出任何後續問題。相反,她只是坐在沙發上,對我微笑。 book18.org

「想看電影嗎?」我說。 book18.org

當電影快結束的時候,我瞥了一眼,發現我妻子睡著了。我趁機溜回車裡去拿剩下的瓶子。回到房子,我驚訝地發現女兒坐在我的床上等著我。 book18.org

「你好公主,」我說,試圖保持鎮定。 book18.org

「你好爸爸,」她回答,聲音有些緊張。我認出了她眼中的表情,這是一種強烈的,迫切的需求。那天早些時候我在她母親的眼中看到了它。我不是科學家,但在我看來,菲奧娜的小劑量減輕了精液的作用,或者至少使它們的作用來的晚了一些了。 book18.org

「你去哪兒了?」我隨便問。 book18.org

她對我微笑。 book18.org

「我一直在想,」她說,一隻手順著身體走。第一次,我注意到我的女兒穿著什麼——深藍色的百褶裙和白色的上衣。這條裙子比我以前見過的裙子要短,很明顯,她沒有在襯衫下面戴胸罩,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 book18.org

「嗯?」她繼續說道,「我一直在思考,」『護手霜』的質地非常熟悉。」 「什麼護手霜?」我問,但菲奧娜沒有買。她只是對我微笑,一隻手放在我的胸口。 book18.org

「你知道我不是處女,不是嗎?」我的眉毛揚起了。 book18.org

「是的。」我完全誠實地回答。 book18.org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我的女兒很吸引人,並且她有男朋友,而且這一代人……確實比較開放。 book18.org

「真的?」她撅起性感的嘴唇,手開始向下移動時,我的身體開始變得僵硬了。 book18.org

「你以為你的女兒是一個善良,天真的女孩,從來沒有……」我大聲咳嗽。菲奧娜站在腳尖上,將嘴移到我的耳朵上。 book18.org

「我吃過很多肉棒,」她小聲說,我想厭惡地把她推開。那不是我想知道的關於女兒的事情。 book18.org

「菲奧娜!」 book18.org

「我已經吃過很多肉棒,」她輕聲重複。她的手停在我的皮帶扣上。 book18.org

「而且我知道精液的味道,爸爸……」 book18.org

「菲奧娜,」我堅定地說。 book18.org

她的手開始解開我的皮帶。 book18.org

「菲奧娜!」我抓住了她的小手,將它們從褲子上移開,將它們舉過頭頂。令我恐懼的是,這似乎使她興奮—她咬住嘴唇,睜大的藍眼睛凝視著我。 「我想要更多,」她喘著粗氣。 book18.org

「拜託,爸爸……我只想要更多。我會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 book18.org

「我要你去你的房間,」我嚴厲地說。 book18.org

「這是命令!」令我震驚的是,我剛說完幾句話時,火熱的眼神進入了她的眼睛。短暫的停頓了一下,我真的很想知道她是否要服從。 book18.org

「馬克?」我鬆開女兒的手臂,震驚地轉過身。朱莉昏昏欲睡地盯著我們,臉上有些困惑。即使她沒有聽到任何談話,菲奧娜的衣服也讓我束手無策,但仍有很多可疑之處。 book18.org

「朱莉,」我說。 book18.org

「我可以解釋……」 book18.org

「沒關係,」她輕聲說,她的臉笑了。 book18.org

「菲奧娜,不是該睡覺了嗎?」 book18.org

「是的,媽媽。」我們叛逆的女兒反常地回答。 book18.org

「晚安,爸爸。」 book18.org

「晚安,親愛的。」朱莉擁抱我,把頭靠在我的胸口。 book18.org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她說著平靜而快樂。 book18.org

「我很高興,」我說,不太確定我是如何擺脫困境的。 book18.org

「你準備睡覺了嗎?」 book18.org

「我是,」她回答,對我微笑。 book18.org

「在我入睡之前——還有那種東西嗎?我真的想吃那個。」 book18.org

「當然,」我回答。 book18.org

「我這裡有一些東西。」當我打開另一個小瓶時,朱莉的鼻孔張開了。當她吞咽下去時,她的眼睛睜大了,完成後,滿足的表情瀰漫在她的臉上。我去廚房洗瓶子的時候經過了女兒的房間。當我經過她的臥室門時,我忍不住聽到了一系列非常微弱的呻吟聲。我本能地停了下來,可以清楚地從牆上聽到女兒的聲音。 「哦,爸爸。是的,操我,爸爸,為了你的精液,我什麼都可以做,愛麗絲我也可以叫過來的,我們都是你的小奴隸,我們只要……只要你的精液。」 【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