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種婉兒 (12)作者:神之救贖

簡體

. book18.org

異種婉兒 book18.org

作者:神之救贖book18.org

2020-09-13首發於第一會所,色中色 book18.org

.book18.org

第十二章,回城後的意外驚喜 book18.org

翌日一早,眾人起床再次聚在一起吃早餐時,我分明看到了零表面上還是一副風輕雲淡的表情,似乎與昨日沒有任何區別。 book18.org

可是蝴蝶卻總是在不經意間偷著看我,其中幾次甚至會將目光瞄向我的褲襠位置,而每當我的目光望過去後蝴蝶的目光卻又立刻閃開。 因為不是在那種慾望灼燒的狀態,我的理智還在占據上風著讓我不自覺得感到有些尷尬,甚至產生了一種昨天被我肏的是蝴蝶的錯覺。 一頓早餐就在這種其他人還不覺得有什麼,可是在我、零以及蝴蝶周圍分明流轉著一種詭異曖昧氣息的情況下終於吃完了荒野中的第一頓早餐,然後狩獵再次開始進行。 book18.org

有了小型麻醉槍以及塗抹了神經鬆弛藥劑的短弩輔助,周圍又沒有太過危險的變異生物,因此狩獵過程雖然緊張刺激,但是並沒有什麼危險發生。 book18.org

這個過程中零也一如昨天那樣除了會在時機恰到好處的時候射出淬毒短弩以及偶爾助攻外,大多數時候依然會讓人下意識的忽略掉她的存在,並沒有因為昨晚我與她的激情而對我特殊照顧,當然這種程度的狩獵也根本不需要誰去照顧我。 book18.org

反倒是蝴蝶似乎受到了刺激有些心不在焉,偶爾還會偷看我和零,其中幾次出現一些失誤索性很快便反應過來並及時遮掩過去了,倒也沒有讓人太在意。 book18.org

而就在我們狩獵的時候,步蓮華一邊望著外面荒野中我們時隱時現的荒野,慢慢的品嘗著手上那杯用荒野中幾種野果混合榨出的果汁,一邊不時看看遙控錄影發過來的監控畫面,宛如漫不經心的說道,「小妍,你看這幾個人怎麼樣?」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灰瞳沉吟了片刻後笑道,「總裁您不應該早有定論了嗎,我怎麼感隨便亂說。」 book18.org

「小妮子少給我打馬虎眼,你跟我時間也不少了有什麼話不能說?」 步蓮華笑罵了一句,然後順手將自己喝到一半的冰鎮果汁推到了灰瞳面前。 book18.org

只是一個小動作,卻顯示著二人相處數年來確實如同步蓮華說的一般關係很親密。 book18.org

灰瞳也沒有客氣,徑直喝了一口然後皺了皺眉微微搖搖頭,用各種野果榨取果汁,感受那種完全未知的口感從中尋找美味一直是步蓮華的一個小癖好,但是灰瞳可沒有這種愛好,相比於那些 酸酸甜甜的果汁,她與大多獵人一樣更喜歡酒尤其是烈酒,那種會讓血液有著沸騰感的烈酒。 book18.org

「經過多次狩獵過程中觀察,之前那些人表現的都還不錯,莽夫與屠夫擅長力量,野狼擅長貼身近戰,那個風痕雖然看上去有些痞氣但是速度與靈動上表現都錯。 book18.org

至於零總在不經意間讓人忽視了她的存在這種特質應該是有長期荒野生存訓練的經歷,而且她的實力恐怕不止她表現的這樣,從她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種危險的感覺,恐怕即使我想要對付她都會比較棘手。」 「那前幾天招收的蝴蝶和今天才加入的王京呢?」 book18.org

「他們嘛,……蝴蝶看穿著打扮,還有她竟然會很熟練的使用粒子熔切劍,想來必定是不知道哪家的富家千金,暫時還看不出太多,不過基礎打得還不錯,只要經過一些磨練應該不會差。 book18.org

至於王京這個人,倒是讓我有些驚訝呢,沒想到那種瘦弱的體型竟然是一個以力量見長的人,雖然體能與體型不一定相關,可是這種情況也很難得,而且看他分明對於發力技巧還不熟練靠的全是一股蠻力,等到技巧熟練了恐怕還會有個大爆發。」 book18.org

灰瞳說著嘴角微微上翹也露出了一抹笑容,頓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這麼看來怕是總裁您集團減少外聘獵人,組建自己的獵人團隊的計劃,說不定很快就會成功呢。」 book18.org

步蓮華聽到灰瞳的話也不由得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book18.org

過了好一會兒,灰瞳又掃了一眼發過來的監控畫面這才繼續說道 ,「不過說起來今天蝴蝶的狀態好像有些不對。」 book18.org

「蝴蝶嗎,我也感覺到了一些,從今天早晨飯前開始她就一直在頻繁望向新加入的王京。怎麼說呢?」 book18.org

步蓮華說到這裡似乎在回憶什麼又似乎在斟酌接下來的話,片刻後這才說道,「看眼神很複雜,有鄙視,有好奇,有心動,有羞澀還有一些說不清的東西,不過想來向她那種富家千金小時候看一些童話看多了驟然看到一個形象看上去很普通的人身手卻表現不凡,所以一時間心情有些複雜吧,這樣的話反倒更容易陷進去,不過都是一些小兒女的私情只要不影響工作,倒也不用在意。」 book18.org

「看總裁您說的,您現在也才三十出頭,比他們也大不了太多,我倒是覺得您要是有時間也該找個能陪您的人,別總是只忙著工作,畢竟您先生他走了也已經五年多了,您總不能……。」 book18.org

灰瞳還要說什麼,步蓮華卻伸手制止道,「小妍別說這個了,不然我生氣了。」 book18.org

「好吧。」 book18.org

畢竟還是步蓮華的手下,儘管平時親近,灰瞳卻也不會不知道分寸,此時聽到步蓮華的制止,灰瞳立刻轉移了話題改口說道「那總裁打算現在就招攬這些人嗎?」 book18.org

「不急,有能力的獵人雖然難找,但是心性符合條件更是罕見,這是我們集團準備組建自己獵人團隊招收的第一批獵人,一旦決定招攬那麼他們未來只要不離開就必然會是獵人團的骨幹力量,對於後來獵人團隊建設與發展影響很大,所以還要謹慎些多觀察他們一段時間,更何況我也要想想以什麼樣的條件去留下他們。」 book18.org

步蓮華搖搖頭不緊不慢的說道,臉上帶著一種經過無數次商業決斷培養出來的強烈自信與從容。 book18.org

還在荒野中狩獵的我們自然不會在意步蓮華她們在想什麼,依然依照著彼此的約定繼續在荒野中進行著狩獵,一路揮舞著手中的匕首撥開或者斬斷越來越茂盛的雜草灌木,尋找並獵殺著隱藏在森林裡的大型變異獸。 book18.org

三天時間這樣在雖然看似緊張激烈,但實際上只要多加小心並沒有什麼危險的情況下眼看就要過去了,甚至在我這裡更是因為零的存在還有那偶爾在暗中偷窺的眼神,平添了幾分旖旎的淫糜,讓我也感到越發神清氣爽。 book18.org

而就在我認為馬上要收隊回城市時,不知不覺中竟然與隊伍走散了,當我終於回過神來時,這才發現自己眼前的環境雖然好像還是在之前狩獵的那個樹林中,可是分明已經找不到那些與我一起捕獵的隊友了也聽不到他們的聲音,甚至是周圍原本應該不斷響起的各種變異獸的嘶吼聲都已經消失不見了,周圍顯出一種無比詭異的寂靜。 book18.org

心中有些好奇的我不由四下打量,然後我便猛的一怔。 book18.org

此時就在我前面幾十米外的一塊巨石上,一個身才性感窈窕,穿著白色宮裝,臉上罩著一層半透明薄紗,讓那清麗絕美的面容在若隱若現中顯出越發動人的絕美女人正坐在一塊鋪著素色薄紗的巨石上。 一架古香古色的瑤琴宛如隨意間擺在了盤著的玉腿上,兩名身材曼妙侍女打扮,卻又同樣將俏麗的面容隱在半透明薄紗中的少女侍立在左右,微風吹動著她那輕薄的宮裝還有那幾縷從髮髻間垂落的髮絲,讓女人宛如九天上的仙子一般,顯得越發浩渺出塵。 book18.org

然而如果是在城市中這種裝扮自然沒有任何問題,可是這是在各種變異獸出沒的荒野中,這種打扮恐怕任誰看上去都不會覺得正常。 「妾暫時不便在眾人面前現身,故此冒昧請公子前來一見,請公子勿怪。」 book18.org

看到我目光望向她,眼中帶著無法掩飾的驚訝與疑惑,女子被薄紗遮掩著若隱若現的俏臉上宛如不經意間露出一抹清淺的笑容,微微欠身後,纖薄的朱唇開合間,那宛如珠玉碰撞泉水流過山石的清越聲音便傳入我的耳中,甚至讓我恍惚中都差點忽略了她聲音所傳達的意思。 「你是誰,為什麼找我?」 book18.org

雖然心中依然驚訝,可是不知不覺中我竟然發現自己的膽子已經大了很多,更是在看著對面那分明從來沒有見過,也絕對不可能有過接觸不需要多想便知道來歷不凡的女人,隱約有種莫名的熟悉與親切感,因此想到自己現在孑然一身也沒什麼值得誰大費周折惦記的,索性也就徹底放開了很從容的向對方問道。 book18.org

「還請公子原諒,姓名以後自然會親口告訴公子,至於現在公子可稱呼妾為錦兒,錦衣之錦,也是衣錦之錦,這次找公子前來只是有幾句話要告訴公子。」 book18.org

「錦兒。」 book18.org

我低聲念了一句,聲音幾乎微不可查,但是我卻分明似乎看到了就在我低吟的一瞬間,對面女人那因為薄紗遮掩而若隱若現的精緻玉顏上露出了越發愉悅又蕩漾著幾許柔情與羞澀的笑容。 book18.org

雖然有些好奇她怎麼會露出這種表情,但是我卻在因為對方那若隱若現的淺笑而出現片刻恍惚後便直接開口道,「有什麼話你儘管直說就行,我聽著呢。」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女人低吟一聲,纖細柔嫩宛如白玉雕琢的修長玉指輕輕的撥弄著放在雙腿上的瑤琴上撥弄了一下,輕盈浩渺宛如空曠山谷間那幽蘭百合散發的淡淡花香般隨著琴弦蕩漾開來,讓我那原本還有些緊張的內心都放鬆了很多。 book18.org

然後,女人便就那麼讓琴聲宛如情人間的夢囈般低低的吟誦著,同時用那清越中帶著幾分夢幻飄渺的聲音柔聲道,「妾,此次前來只想對公子說三句話,有些話公子也許聽過,便也只好勞煩公子您再聽一遍了。 book18.org

第一句話,這荒野並非公子想像的那麼簡單,也遠比公子想像的危險萬千,妾不疑公子未來可以縱橫其中,但是短期內切勿涉足遠郊,切記,切記。 book18.org

第二句話,緋紅·婉來歷非比尋常,不過公子無需在意,他日若能歸心,雖然心思頗多,公子亦可相信其絕無謀害公子之意。」 book18.org

女子柔柔的說完這句話讓我感覺到再次一驚,似乎我的事情她竟然全知道一般,可是如此女人如果真的知道我與緋紅·婉的事情怎麼會這麼無動於衷呢,還有就是她第一件事分明與緋紅·婉所說一般無二。 不過心中雖然越發驚訝疑惑,可是就在她那輕盈的琴聲中我心中的緊張與防備卻依然越來越淡。 book18.org

而女人說完這兩句話後,稍稍停了一陣,似乎是等著我完全接受那些話,然後再次開口說道,「第三句話也是最後一句,妾相信公子身邊未來必然美女如雲,故此特來一問,……」 book18.org

說道這裡女人稍稍頓了一下,隨即在我沒有反應過來時,便又接著說道,「妾,之容顏,不知可堪公子一觀否?」 book18.org

話音落下的瞬間,女人臉上那半透明的薄紗竟然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的輕盈一動,便飄落了下來。 book18.org

頃刻間,女人那令人無比驚艷的容顏便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book18.org

「眉如遠山含黛翠,眼如秋水漣清波。梨花帶色爭嬌艷,芍藥籠煙聘媚妝。」 book18.org

看著女人那纖細的柳眉,清冷的雙眸,還有那白皙中帶著點點桃色的玉頰,纖薄冰涼朱唇微微開啟間泄露的皓白玉齒,一時間我突然想起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看到的這幾句話,感覺這方天地都因為她露出的容顏宛如一幅山水畫被突然點睛一般,剎那間靈動了起來。 book18.org

與此同時,在她那宛如傾城的絕美容顏點綴了這方天地之餘,這方天地山林,也讓她那纖細的身材玲瓏的曲線還有那因為宮裝在玉臂處的輕薄設計而宛如被輕雲薄霧籠罩著的纖細白嫩玉臂顯出越發動人的誘惑。 book18.org

這一刻,這個女人才真的恍然如同一位勿入凡間的翩躚仙子。 也許以她的容顏與氣質來論,我所見的女人,也只有緋紅·婉可以勉強與之對比,所不同的只是緋紅·婉眉宇間分明帶著一種邪魅的挑逗狂妄的張揚,而這個女人帶給我的卻是一種溫潤寧靜,還有一絲詭異的熟悉感。 book18.org

同時我可以再次確認我絕對沒見過她,哪怕是電視中這種比那些著名女明星還要強上不知道多少的女人如果我見到我也一定不會忘記。 「好美。」 book18.org

所有的讚揚溢美之詞在我腦海中全部閃過後,我最後也只是吐出了這個最尋常的詞彙,幸好當初與婉兒纏綿了數日讓我對於美色有了不小地抵抗力,因此只是片刻後我便回過神來,否則我怕是要沉淪不知道多久了。 book18.org

聽到我的低吟,女人臉上的笑容越發明媚,讓我的心跳似乎都快了一些,然後女人才又緩緩地說道,「妾不能久留與此,臨別前再為公子彈唱一曲以表冒昧前來的歉意。」 book18.org

說罷,女人緩緩的撥動瑤琴。 book18.org

片刻後,隨著瑤琴聲音帶著一種特殊的韻律在這方天地間開始迴蕩,女人輕起朱唇吟唱道,「星光搖曳盪九天,繽紛舞袖起蹁躚。……」 一首時而輕柔舒緩時而激昂慷慨的歌曲就這麼隨著女人在琴弦上撥弄不斷地傳入我的耳中,漸漸地那原本侍立在女人兩側的兩個侍女已經在女人身前輕盈的舞動了起來。 book18.org

聽著這宛如天籟的歌曲,看著那妖嬈舞動的兩名美女,恍惚間我甚至感覺到似乎隨著這首弦樂與歌聲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名擁著數名容顏昳麗的美女遊蕩天下的豪俠,在那一名名雖然長相各異卻無不有著驚人容顏的女人陪著我時而經歷著與各種凶獸或敵人進行的驚心動魄的戰鬥,時而又一起在那天地山川間悠然的欣賞著誘人的風景。 book18.org

許久許久之後,當我終於回過神來時,那悅耳的琴聲與二女的舞蹈似乎已經停了許久了。 book18.org

「公子,終於醒了。妾,要回去了,公子您保重,期待早日與公子再次相聚。」 book18.org

女人說著那輕薄的面紗已經再次被遮在了她那精緻昳麗的容顏上,然後就那麼輕輕的一揚右手,隨著衣衫滑落讓那光潔白嫩宛如玉雕白藕般,卻又在上臂印著一枚梅花烙印守宮砂的手臂徹底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book18.org

而女人則如同仙子一般就那麼輕盈的飄飛到了天上,卻又有三根烏黑的長髮似乎在無意間從她鬂間飄落,卻又恰到好處的系在了我的手腕上。 book18.org

隨後女人衣袖輕輕一擺,朝著下方瞥了一眼,剩下的二女便也跟著凌空升起懸浮在了女人兩側。 book18.org

接著三女就那麼邁著輕盈優雅的步子,身子似慢實快的轉瞬間便那麼宛如林間漫步般朝著遠處飄飛而去。 book18.org

而我驚訝的看著只是幾秒後便徹底的在遠方天空消失無蹤的三女眼前一陣恍惚,然後我便看到了零、莽夫、還有野狼站在我的身邊。 「王京,你沒事吧。」 book18.org

零看著我開口問道,那平淡的聲音還有淡漠的眼神任誰看上去都與之前一般無二,不過已經跟零深入了解過的我卻能夠感受到其中掩飾的很好的關心。 book18.org

「我沒事,剛才……」 book18.org

我想著之前發生的一切,突然覺得有些迷茫,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不由得開口問道。 book18.org

「剛才是幽冥紫檀,它在花開時散發的香味還有花粉具有很強的致幻效果,很罕見的沒想到這裡竟然會有一株,你們沒注意中招了也不意外,我已經把它清理了,荒野之中沒有地方是絕對安全的。」 零淡淡的說了一句,同時用腕上的智腦虛空投影出一朵藍紫色的嬌艷花朵,宛如生長在虛空中,甚至都似乎可以聞到那誘人芬芳的虛擬花朵下面則是清晰地寫著四個字,「幽冥紫檀」。 book18.org

莽夫和野狼聽到後則是再次心有餘悸的哦了一聲。 book18.org

看著他們的表情,再加上零之後的話我大致也弄清了到底怎麼回事,應該我與莽夫、野狼被幽冥紫檀迷惑了,最後零發現異常及時將它毀掉了我們才回復正常,只是莽夫他們兩個中毒不深很快就醒了,我則是又過了近三分鐘才緩過神來。 book18.org

「夢嗎?」 book18.org

我不由得在心中低吟一聲,看著那應該繫著幾根髮絲的手腕果然空無一物。 book18.org

同時猛的想到夢中的錦兒,那不就是夢雪錦嗎,那可是海天市這個城市中甚至是整個國家內都頂級的美女,而且據說在海天市地位非凡,哪怕是海天市一些大人物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雖然我不至於多麼自卑,卻也相信對方絕對不會無故來看我,甚至還對我那麼客氣。 於是我更加確認之前的真的只是一場幻覺一場夢了,一時間心中也猛的一驚,還好我沒有說夢話的習慣,剛才在幻覺中應該沒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否則一旦傳到對方耳中,後果怕是不堪設想。 book18.org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膽子太大了,這種心驚竟然片刻就消失了,接著我又想到難怪我會覺得夢雪錦的樣子讓我看著有熟悉感呢,那分明就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能不熟悉嗎,不過我竟然能想像出那種美女看來自己的想像力很高啊。 book18.org

嗯,不對。 book18.org

就在我想到那些的時候,突然驚覺,關於夢雪錦的相貌,之前明明很清楚的,可是現在再去回憶,分明只記得應該很漂亮其他的細節竟然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 book18.org

於是我不由得苦笑一下,看來之前自己是白得意了。 book18.org

一切的念頭只是一閃而過,我心中隱約還有一些疑惑,可是看著周圍的幾個隊友的樣子,我最後還是將它們徹底壓在了心底,沒有再糾結那種想不明白的詭異感。 book18.org

經歷了幽冥紫檀的迷幻,大家暫時也沒有心情再繼續深入森林深處狩獵了,左右馬上也就該回去了,於是大家乾脆轉身朝著狩獵車所在的位置往回走。 book18.org

果然,沿途又打了幾隻最大不過二尺長看不出是什麼的奇怪變異獸後還不等我們真的走出森林,狩獵車那邊已經對我們發過來狩獵結束的信號。 book18.org

一場狩獵就這麼結束了,當重新回到城區後眾人再次簡單的告別幾句便紛紛散去,就連之前已經有意想要臣服於我的零,也因為還有些瑣碎的事情要處理暫時先離開了,之前我們已經私下留了智腦上天訊的聯繫號碼,等到事情處理好以後她會主動和我聯繫的。 book18.org

對於零,經過幾天的了解,還有我之前那一次次夢中經歷的幻境所掌握的一些信息,我能夠感覺到她的臣服雖然在一些人眼中看起來有些不可思議甚至更多的像是一種玩笑,但是我能夠了解到她的心情還有她心中的那種長久被掌控後的茫然與孤獨,看似她可以勇敢的面對一切,其實她已經習慣了命令習慣了服從與支配。 book18.org

因此她的一切都是真心的,而且雖然現在她對我其實還沒有完全的臣服暫時更多是一種順從,可只要我不作出一些超過她底線的事情那麼她只會對我越來越忠心,同時這種越來越強烈的忠心也會讓她面對我時底線越來越弱,不出意外以後她會完全臣服於我那是必然的。 心中又感慨了一番自從遇到緋紅·婉後我的生活越來越詭異了,同時想想那個幽冥紫檀花引起的幻覺,再次形單影隻的我並沒有注意到不遠處處一座大樓頂端高檔餐廳的包房內,三雙澄澈的眼睛正遙遙的看著我目光中帶著一種莫名的柔情與期待,直到我的身形消失在附近,她們才將目光收回,然後翩然離去,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荒野雖然能夠休息,不過在那種環境下,哪怕是明知道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第一次在野外休息,又聽著無數野獸此起彼伏的悽厲嘶吼甚至偶爾還能聽到遠處似乎有什麼恐怖生物在戰鬥發出的巨大聲音,我自然不會睡得那麼安心。 book18.org

因此在回來後儘管才下午四點,我依然直接把外套一脫就躺在床上很快便睡著了。 book18.org

不知道是不是婉兒給我吃了什麼特殊的藥物,我發現自己不僅身體素質提高了很多,精力也比較旺盛,因此一覺睡到了七點多當我再醒過來的時候完全沒有常人剛醒來時的迷糊,渾身那種隱約的疲憊感也消失了。 book18.org

神清氣爽的我自然沒必要賴在床上了,再次低頭看著智腦上那這次狩獵下來掙到錢,我豪氣大發的在網上連著點了幾道以前絕對捨不得點的大菜,然後趁著外賣沒送過來的時候走進衛生間開始洗漱。 男人的洗漱自然用不了多少時間,同樣那些外賣也很快便到了,看著桌上足足花了我小三百個信用點的六碟大菜,有些肉疼的同時又貪婪的深吸了一口氣,我便大吃了起來。 book18.org

不過一會兒,這些可以夠尋常一些白領三個人吃飽甚至還有一些富餘的大餐便被我吃了一小半,而因為身體素質得到強化,食量也大增的我也只是才覺得不那麼餓了。 book18.org

也就在這時我終於發現自己那條碩大猙獰的雞巴,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又硬邦邦的翹起來將褲襠位置撐得高高的,一種渴望發泄的衝動不斷地從上面傳出來,讓我甚至有些莫名的煩躁。 book18.org

「最近怎麼慾望這麼強烈?」 book18.org

我心中不由得有些訝異,又想起來之前肏過的婉兒還有零都不在,於是便打算等會兒吃完飯自己先擼一下,否則如果不釋放出來,我今晚怕是睡不安穩了。 book18.org

只是這個想法才升起來沒多久,我便聽到了一陣敲門聲,然後便是一個輕柔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小京啊,給方姨開下門。」 book18.org

「房東。」 book18.org

我心中暗道一聲,有些疑惑這時候她怎麼會過來,畢竟雖然我對她還算尊重,可是彼此也僅僅只是房東與租客的關係沒有更多交情,而且我覺得以她還有她老公的身份,哪怕是現在我已經成為了獵人,也不值得她去巴結。 book18.org

不過儘管這麼想著,我還是站起身來一邊將自己那挺翹碩大的雞巴徒勞的向下壓了壓發現沒有效果後微微往下弓了點身子朝著門口走去,一邊隨口應道,「等下,馬上就來。」 book18.org

房門緩緩打開,然後我便看到了門外的房東方晴,同時也注意到今天的她與我狩獵前看到的她似乎有了很大的不同。 book18.org

長長的頭髮宛如隨意的挽在頭上,卻又有大片的長髮從髮髻後面垂落下來,為她平添了幾分屬於少婦的風韻;一對柳眉杏眼看似天然卻分明經過了她精心的修飾,再加上她那微微泛紅的臉頰與似開似閉又微微飽滿的朱唇,顯出一種似乎讓人陶醉的柔順與寧靜。 book18.org

而越過那修長白皙的粉頸,方晴的身上穿著一件輕薄的裸色低胸弔帶裙,弔帶裙的外面又似乎為了顯示她的矜持罩上了一件半透明的高腰小衫。 book18.org

只是這輕薄的衣衫不僅沒有讓她顯得保守,反而讓她著帶著驚人妖嬈曲線的嬌軀,在這讓裡面那黑色蕾絲內衣在若隱若現間曚曨可見的包裹下,顯得越發性感誘人。 book18.org

胸前那大片的白皙細膩與那一雙修長勻稱的玉腿,更是清楚地暴露在我眼前,挑逗著我那本就開始涌動的慾望。 book18.org

很明顯,今年已經四十出頭,身材中等的她,沒有一些年輕女孩兒那種纖細窈窕身材與洋溢著青春活力的秀美,卻在微微豐腴中顯出一種成熟溫婉的嫵媚與蕩漾的風情,這讓本就已經慾望有些升騰的我感受到一種火焰在灼燒自己的身體,甚至嗓子都有一種很不舒服的乾澀。 「騷貨。」 book18.org

我情不自禁的在心中暗罵了一聲,然後又在片刻回過神來,臉上帶著似乎與以往並沒有什麼不同的笑意說道,「方姨您大晚上過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book18.org

儘管我眼中的那種帶著侵略欲的目光只是一閃而過,但是在在工作中接觸各種男人的方晴卻依然很敏感的發現了,只是她卻絲毫沒有很久以前被別人那種目光注視時的反感,甚至不像近些年慢慢熟悉適應男人這種目光注視後的淡然與淡漠,反而因為他老公最近的話還有那不經意間一撇便看到了我那將褲襠都頂的高高隆起的雞巴,而讓她升起了一絲有些羞澀扭捏的竊喜。 book18.org

勉強壓下心底的幾分燥熱,還有下身就在我出來後,呼吸著我身上某種莫名氣息已經變得濕潤的騷屄內傳來的粘膩騷癢與空虛感,方晴假裝自然地將手上的一個三層高的食盒往我眼前一提,然後開口笑道,「剛才我看到你這裡燈亮著知道你狩獵回來了,正好家裡今天做的才有點多,怕你懶得出去吃就給你帶過來一些讓你嘗嘗我的手藝,順便和你聊聊,我對於狩獵也挺好奇的。」 book18.org

這時我才發現她手裡提著的食盒,心中正微微有些詫異,方晴什麼時候和我這麼親近了,方晴已經再次開口道,「我老公他就是個悶葫蘆,回來沒多久就睏了現在睡得就是打雷都醒不了,我自己呆著也是有點悶,你不會覺得我打擾你吧?」 book18.org

「那怎麼會,方姨您屋裡請。」 book18.org

聽到了方晴的話我連忙閃身讓開,示意方晴可以進來。 book18.org

方晴臉上帶著嫵媚的笑容看了我一眼徑直朝屋裡走去,如果是以前的我或許還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麼在夢中經歷了無數淫糜性戲後的我早已經不是之前那個毛頭小子了,隱約有種預感她這次怕是因為空虛所以來勾引我肏她的。 book18.org

現在我正好也憋的難受,她本身雖然不算天香國色卻也有著一種熟女特有的風韻,如果真的確認我的感覺沒錯那麼用她泄泄火也不錯,至少比自己擼過癮。 book18.org

心中閃過這些念頭,我腳下不停地跟在方晴後面朝著臥室走去,眼神中的慾望卻越發濃郁,不斷地朝著方晴那分明故意搖曳的更加明顯的挺翹臀部望去。 book18.org

「小京,原來你已經點了外賣了啊。」 book18.org

走進臥室方晴自然一眼便看到了屋中的情況,不過想到了自己老公對自己說的話,還有自己在老公不斷地洗腦與自己內心的渴望下,心中終於下的決定,方晴臉上依然帶著淺笑,口中說著已經將自己的食盒打開。 book18.org

將裡面的幾樣飯菜一一擺在桌上後,方晴又狀若隨意的將外面小衫上僅有的兩粒扣子解開,這才再次說道,「來,也嘗嘗我的手藝,或許比不上你點的這些,但應該也別有一番滋味,如果你覺得還過得去,以後想吃什麼提前打個招呼就行,自家的東西至少吃著乾淨放心,也省的總是花錢。」 book18.org

「謝謝,方姨了。」 book18.org

我道了聲謝,便坐在了緊挨著桌子的床邊上。 book18.org

方晴微微一笑也很自然的坐在了我的身邊,那微微偏著的身子讓我只是偏頭便看到了她胸前大片的白膩,還有那一對飽滿肥膩豪乳的性感弧度還有中間那似乎輕易間便能將男人內心慾望挑起的溝壑。 一頓晚飯再次進行,只是這一次卻與之前多了一種旖旎曖昧的意味。 方晴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我搭著話,不時因為我的話發出一陣蕩漾的嬌笑,那一對飽滿肥膩的白膩豪乳更是在她嬌軀輕顫中蕩漾起了一陣陣性感的波瀾;偶爾主動為我布菜時,更是因為向前傾斜的姿勢讓我看到了裡面更誘人的風景,甚至幾次似乎在無意間用那柔軟的大奶子擠壓我的胳膊談話的內容也慢慢的變得越來越曖昧。 book18.org

如果說之前,我畢竟實際經驗少,僅憑腦海之中那些莫名湧出的影像讓我還不敢真的完全確認自己的猜測,那麼現在我已經完全可以確認此時此刻,我這個房東,一個白領高層,就是過來求肏的。 book18.org

感受著自己體內被她火上澆油般挑起來的越發強烈的快感,還有那早已經無比漲硬堅挺的雞巴上傳來的那渴望得到釋放的壓抑感。 已經不怎麼餓的我臉上帶著笑容將手上的碗筷放下,下一刻我的右手便繞過了那已經緊挨著我,甚至將身子都靠在我身上,那輕薄地弔帶裙一側的弔帶都滑落了大半,以至於緊挨著我的那半邊黑色蕾絲胸罩都清晰暴露出來的方晴柔嫩的腰肢,按在了方晴那被裙擺遮掩著的修長勻稱大腿上。 book18.org

即使隔著裙子,我依然可以感受到方晴大腿上傳來的柔軟與彈性;同樣驟然被我大手按在腿上的方晴感受著那透過我手掌傳來的灼熱,大腿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上面的肌肉都不自覺的繃緊,隨後又感到自己身上的力氣仿佛被不斷抽離一樣,不僅大腿上的肌肉重新放鬆,整個身體都似乎更加柔軟了,心中不由得一盪,早已經濕潤的騷屄內那種空虛與騷癢感越發讓她難以忍受了。 book18.org

「方姨,或許我應該叫你方晴,明人不說暗話,你老公可就在那裡,你就這麼找我不怕你老公發現嗎?」 book18.org

我的右手繼續隔著方晴的裙擺輕輕的在方晴的大腿上摩挲著,偏頭朝著方晴他們住著的那個方向瞥了一眼後,臉上的笑意越發明顯,那炙熱的手掌更是隨著我的笑容緩慢而堅定的伸進了裙子裡面 ,摩挲著方晴大腿上那白嫩的肌膚,一點點的向上滑動著。 book18.org

雖然有了準備,可是在結婚後第一次與其他男人這麼親近,之前想的那一切這時候真正開始了,依然讓她感受到心底某種堅持與束縛被一下子打碎了,一種異樣的刺激與衝動卻又因此迅速的滋生著,讓她感到一種陌生恐懼的同時又感受到了一種宛如打破禁忌的快感。 靠著我的身子變得更加柔軟無力了,口中發出一聲低吟,本來想說不知道,只是看著我盯著她的眼神,還有我臉上的笑容,不知道怎麼的感覺我那平時只是平凡的長相竟然因為這種笑容多出了一種邪異的威嚴與壓迫感,讓她之前想好的那些藉口竟然完全說不出口。 book18.org

於是嘴唇顫了顫後,在我的注視下方晴那本就染上了緋紅色的白嫩俏臉變得越發潮紅,微微低頭似乎有些羞恥性感的紅唇緩慢開合間卻又低聲道,「他……知道,而且……他比我更積極。他……他有……淫妻癖。」 book18.org

「哦……」 book18.org

最後一點猜測再次得到了證實,我心中最後一絲疑慮與顧忌徹底消失了,對於自己腦海中那莫名湧現的影像越發信服了,於是低吟一聲後在方晴柔嫩大腿上撫摸的手掌一點點的滑到了方晴的大腿根位置,中指與食指不急不慢的在她那已經濕潤的騷屄口摩挲著。 book18.org

然後又將左手徑直握住了方晴那被黑色蕾絲胸罩包裹著的白皙肥膩又帶著驚人比例的誇張豪乳。 book18.org

「嗯……嗯……」 book18.org

因為我手上粗魯的動作,方晴口中發出幾聲壓抑的呻吟,臉上肌肉微微顫抖似乎是因為我的動作而讓她感受到有些不適應的疼痛,可是眼底深處卻又分明閃爍著某種興奮與激動。 book18.org

我臉上的笑容越發分明,隨著嘴角勾勒出的弧度,整個人顯出一種越發邪淫的氣質,一瞬間腦海中那無數關於綠帽人妻的調教影像就好像真的是我親身經歷過的一樣飛快的閃現著,讓我對於眼前的一幕雖然不至於立刻駕輕就熟,卻也再沒有絲毫的不知所措。 book18.org

同時之前只是想要用方晴釋放一下自己衝動的想法,也在那些影像閃過後,悄然發生了改變。 book18.org

「似乎越來越有意思了,不過這樣更加刺激。」 book18.org

我心中這樣想著,已經將方晴黑色蕾絲胸罩推到了上面,不斷將那一對徹底暴露在空氣中的白皙細膩大奶子揉捏成種種誇張形狀的左手繼續動作著,讓方晴口中婉轉起伏的呻吟不斷地溢出,那一雙誘人的美眸也因為我的挑逗染上越來越深的情慾以至於有些水霧瀰漫。 而我則繼續不緊不慢地說道,「原來那個廢物老公是個綠帽王八啊,難怪滿足不了你,讓你這麼饑渴呢,那你呢,告訴我……你自己想不想,想不想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男人。」 book18.org

隨著我最後一句話,我那摩挲著方晴騷屄的兩根手指猛的像裡面插了一下,然後便又快速抽了回來,接著握住了方晴那柔軟細膩的右手,緩慢而堅定地將它按在了我那早已經堅挺漲硬的碩大雞巴上。 「唔……」 book18.org

即使隔著我的褲子,方晴似乎依然可以感受到那穿過褲子逸散出來的那種讓她心臟都無法控制的劇烈跳動的炙熱,還有那雖然早有猜測卻依然不曾想過的碩大與猙獰,仿佛下意識的呻吟了一聲,方晴心中似乎因為那種炙熱與雄偉而升起了一種陌生的恐懼,想要立刻把手挪開,可是心底深處的某種渴望與衝動卻又讓她感到不舍與留戀,甚至內心深處升起了一種無法抑制的崇拜感與臣服欲,那是從自己老公身上完全無法感受到的。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