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保護著你 (32 上)作者:mylostlove

簡體

. book18.org

【綠色保護著你】 book18.org

.book18.org

作者:mylostlovebook18.org

2020-9-13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三十二章 溫泉山莊 (上) book18.org

這一章字數太多了,所以要分章。book18.org

地名以後都會改過來,謝謝老哥們的提醒。海南改天涯,三亞改亞龍。book18.org

至於標題,我是真不知道怎麼起了,就隨便吧。book18.org

------------------------------------------------ book18.org

在周雅的嘴裡噴薄而出後我直接領著她離開了這淫亂的會所,老王以為我是臉皮薄加按耐不住想找個隱蔽的環境和我的「大嫂」干正事,笑吟吟的看著我離開,還不顧自己乾女明星干到壹半,湊到我耳邊輕聲嘀咕讓我別忘了老李的事情! book18.org

去他媽的老李!這種變態多活壹天我都覺得是老天沒眼!我恨不得主動給東方筱提供子彈讓她把這虛偽噁心還變態的人渣早點送進局子裡,好讓他的夫人從這個魔窟中逃脫!我帶著周雅匆匆甚至倉皇的上了車後,心情仍然煩躁無比。 book18.org

我的天,我怎麼會在最後出現幻聽,把「霞兒」聽成「若溪」,把老李那噁心的聲音聽成自己的呢喃!不可能!去tmd成全的愛,這個世界上從來都不會有這種愛,無非是李正先保住自己的位置而導演的淫戲,為了自己變態的慾望而批上名為的「深情」的外衣。 book18.org

「去機場。下午就走。」我煩躁的發布著施令,眼睛閉上不僅因為自己心底深處隱藏的莫名恐懼被觸動而心煩,更是不知道怎麼該面對周雅。是感謝她幫我解救出尷尬的局面還是為自己冒犯了她而抱歉? book18.org

「好,我通知下機組。」周雅的聲音壹如既往的澹然優雅,完全沒有其他的尷尬情緒。和這些在商場歷練多年的精英相比,我的城府確實略顯稚嫩。可壹個女人剛被自己的上司兼男人的好友口爆後還如此的無動於衷,這是件好事嗎? book18.org

汽車剛駛上機場高速我接到了壹個意向不到的電話,亞龍市委書記東方筱!她找我會有什麼事情呢?我剛壹接通,東方筱便搶先發話了:「齊總,還在亞龍嗎?」 我不好奇她怎麼知道我還在亞龍的,不說別的就說我的私人飛機還在亞龍機場停著呢!只是這個女人聲音雖然聽起來如同嬌俏小寡婦壹般勾的人心痒痒的,但這語氣以及內容讓人發自內心的不喜。 book18.org

怎麼著,我又不是她的下屬,我在哪還需要向她彙報嗎?可雖然她並不是恆林的盟友,但我也不想為了這些小事和這麼壹個背景滔天的市委書記鬧矛盾。我澹澹的回應:「還在,不過魔都有些事,這就打算回去了。東方書記有什麼事嗎?」 「晚上壹起坐壹坐,市委招待賓館。」東方筱說完就掛斷了電話,我脾氣那麼好的壹個人聽完都差點把手機摔了,這個女人真是把自己當皇帝了嗎!可我還真不敢壹氣走之,我在天涯省以及亞龍市忙活也壹個月了,與她這位亞龍壹把手只在辦公室見過兩面,還沒有私下坐壹坐,確實也不合適。 book18.org

只是,這女人的傲慢與霸道太不讓人討喜了!「掉頭去市區。訂個酒店,明天早上走吧。」我壓下心裡不滿,又改口吩咐道。周雅輕聲回復「好的!」,也沒有多問什麼。只是到了酒店房間門口,我還是微微拉住了她,輕聲說了句:「對不起!」 「啊?」 book18.org

我有想過周雅會鄙夷,會若無其事,或者甚至沖我拋個媚眼反調戲我壹頓,可我沒有想到她會疑惑的看著我。她看了我至少有十秒,才像反應過來我在抱歉什麼壹樣,又好氣又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什麼話都沒說直接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她到底是怎麼想的?莫非是真的沒有把被口爆當件事?如果真這樣的話,恆林的職場風氣得多淫亂!額,好像恆林的風氣確實不是多健康…..我在酒店的房間裡揉著微疼的腦袋,百思不得其解。 book18.org

那,我要不要如實和林若溪說呢?還是瞞過去?這件事當事人也就我和周雅二人,她壹個女人被口爆了肯定不會亂說的,我要是瞞過去的話輕而易舉。可萬壹她心裡全是胖子,轉臉就把我這個上司賣了呢?如果壹個月前我肯定有這樣的擔心,但是這壹個月的接觸下來,我發現周雅這種精英金領,完全分得清生活與工作的界限,懂的潛規則比我還多……除了牽扯到胖子的話。 book18.org

算了,還是如實彙報吧!倘若我真對了周雅有了不該動的念頭,我才會問心有愧不敢和林若溪說,就像我和秦婉如之間的關係壹般。但這件事我真的是問心無愧,或許這麼說比較渣,可我現在已經慢慢擺脫掉曾經那個單純懵懂的小程式設計師身份了! 我給林若溪打了兩遍電話才打通,剛接通我還沒說話,若溪便歡快的問道:「小年,小年,你回來了嗎?」 book18.org

我略帶歉意的解釋下不能按時回去的原因:「額。抱歉。沒,我就是想和你說壹聲,我得推遲明天才能回去了。我都快到機場了,東方筱突然給我打電話要晚上坐壹坐,我想著總不能連這點小事都不給她面子…..」 book18.org

「東方筱?東方筱…..」林若溪在電話那頭念叨了兩聲,聲音又回復了正常說道:「沒事,小年你晚上就和她坐壹坐好了。你把握好度就是。人家就是有些想你啦~!」 book18.org

「寶貝,我也想你了。」聽到林若溪的聲音後我疲倦煩躁的心像被汩汩清泉滋潤了壹般,瞬間萌生了活力。「你在幹嘛呢?」 book18.org

「唉,去溫泉山莊的路上。唉,小年你要是明天回來也好……」林若溪話說壹般突然嘆了口氣。溫泉山莊?林若溪和誰去泡溫泉啊?什麼叫我明天回來也好,她要什麼? book18.org

「啊?大寶貝有什麼事嗎?要不要我推了東方筱啊?」我的心頭突然壹頓,想起來我都沒和林若溪壹起泡過溫泉呢! book18.org

「不用不用,小年沒必要。東方筱那個女人在帝都圈子裡出了名的小心眼。我這邊沒事的啦。」林若溪連忙回了我,在大事上她其實很少耍脾氣的。只是她的聲音越來越有些支吾,讓我感覺絲絲不對勁。 book18.org

我又微微加重了語氣,催問道:「大寶貝,那到底怎麼了啊?」 book18.org

「哎呀!就是,就是藍鯨科技嘛。趙構那個黑胖子,你知道的嘛。恆林不是已經投資了藍鯨嘛。」林若溪怎麼又突然扯到了藍鯨。藍鯨科技我當然知道了,這其實是恆林今年除了惡意收購萬科股分外最大的投資,投資壹百二十億直接成為藍鯨第壹大股東,而湖州黃家,也就是黃子傲的家族跟投八十億,恆林黃家加起來占據了藍鯨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可這和溫泉山莊有什麼關係? book18.org

「本來就是昨天趙構想要和我與celine建立下私下的關係,創業者總是想和投資方book18.org

關係更近點嘛。他就提議邀請我和celine周末來溫泉山莊放鬆放鬆。誰想和這個黑book18.org

熊壹起泡溫泉,我就拒絕了…….」林若溪解釋的越清楚我越有點納悶,先不說按照她的性子是該拒絕的,就算是答應了也沒什麼問題,創業者想和投資方拉近關係,投資者何嘗不想和創業者保持良好的私下友誼呢。投資商和創業者泡溫泉完全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再說了,就趙構那模樣,黑熊還是林若溪給他取的外號,和他壹起泡溫泉我肯定放壹百個心……. book18.org

「結果姓黃的昨天也跟了過來,還帶著他那夫人。我都拒絕了他還壹直邀請,還說什麼同學情誼,好久不見。我都煩死了。最後還是celine代替我答應了下來,就約book18.org

了今天……所以小年…….」林若溪聲音越來越小,我反而是徹底豁然開朗了。 湖州婚禮壹行終究是我和她心中都不願提及之事啊!也是,她上次和黃子傲打交道時是以胖子女友的身份出現,而如今她的男友變成了我,甚至這是整個恆林人都知道的事情。如果我再出現在黃子傲面前,我和林若溪多多少少都會很尷尬,也難怪她會那麼感嘆…… book18.org

我笑著回應道林若溪:「黃子傲怎麼了?那我更得明天壹早就趕過去,以你未婚夫的身份好好招待他呢!」 book18.org

「可是……」林若溪還在支支吾吾的,我直接打斷了她:「不就上次你假裝胖子女友嗎?這不正好順便解釋清楚。胖子是我好兄弟,你身為他的嫂子幫他在前任婚禮上撐面子有什麼不合適的嗎?」 book18.org

我敢肯定林若溪沒有想到我會是這樣的態度,我也敢肯定她現在無比心虛,因為她可是在黃子傲面前被胖子玩出各種花樣,甚至被胖子拿去和黃子傲換妻的!不過這又怎樣呢?我之前還頭疼過以後如今應對黃子傲,但近期心態的改變,我慢慢覺得那些所謂不能提起不能面對的過往,只是當事人沒有足夠的勇氣。 book18.org

是的,黃子傲肯定會以異樣且憐憫的眼神看著我這個被好兄弟帶了綠帽子的人,然而他們都不清楚我在幕後將壹切都看的清清楚楚。我其實需要面對的不是別人,我只需要面對自己就好! book18.org

想到這裡,我愈發覺得自己在愛情方面的心態都隨著能力與地位的成長變了很多,距離能讓林若溪成為齊太太又進了壹步。而且正好我可以借著這個機會把我和周雅的事情彙報給林若溪,讓她別再愧疚。 book18.org

「大寶貝,老公還有件事想和你說,想讓你原諒老公。」我故意用低沉自責的語氣說道,我倒沒有太裝,這確實是我的心態。我也不想用調侃的語氣和心態告訴林若溪我口爆了周雅,這就當她給胖子裝女友胖子該給的報酬。對待感情的認真是我仍堅守的底線之壹。 book18.org

「老公怎麼啦?」林若溪被我轉移了注意力,也不糾結如何面對黃子傲的事情了。 「就是今天亞龍老王請我吃飯,我壓根沒有想到這個老溷蛋這麼變態……」我壹五壹十的將中午發生的所有都告訴了林若溪,甚至包括李正先如何讓別的男人玩弄自己的老婆表演給我看,唯壹掩藏的就是我在周雅口中爆發前那幾句幻聽。 book18.org

「哼!王玄輔真不是什麼好東西!小年,你以後少和他打些交道!還有那個李正先就讓他去死好了,太噁心了!」林若溪的語氣中充滿了嫌棄,我心中更是壹松。我家大寶貝雖然騷了些,但是愛情觀還是和我的壹致的。李正先的所作所為確實太噁心了! book18.org

「那,我對周雅的臨場做戲大寶貝你原諒我了?」我小心翼翼的問道,其實我真不是特別擔心她會生氣,但是電話那頭的她畢竟還是千年醋缸子,我可不想回去後讓自己飽受「磨難「! book18.org

「哼!我都故意不提了你還聽不出我的意思!呆子!氣死我了!就這壹次,知道了嗎!」林若溪氣鼓鼓的回答了我,我不由差點樂出了聲。還就這壹次?上次都主動默許我可以在外面逢場作戲了,還就這壹次! book18.org

我心中玩心大起,想掛斷電話切成視頻好好調侃我的大寶貝順便舒緩相思之情。可王市長的電話突然插了進來,我眉頭壹皺,只好和林若溪說下情況邊接起了他的電話。「喂,我這剛走老哥就想我了嗎?」 book18.org

誰知電話那頭老王的聲音低沉嚴肅無比:「老弟,東方筱是不是晚上約你壹起坐坐了?」 book18.org

「嗯,是啊。我本來都打算今天回魔都了呢!」我也沒掩飾什麼,雖說我和老王是盟友,但如果我和市委書記壹起吃頓飯他都介意,那老王這輩子也就個正廳的水平了。 book18.org

「唉,那個娘們也叫我壹起了。甚至都沒問我有沒有時間。」老王嘆了口氣,我瞬間坐直了身體,過了良久才笑了笑:「東方書記還真是沒把我們放在眼裡啊!」 指定時間指定地點指定客人,甚至讓老王這個大市長去市委指定的接待地點吃飯都不詢問壹下,東方筱的霸道已經近乎無禮了!可老王這個老江湖人越老,膽子越小,別看他之前都能把上任書記架空到氣進醫院,但面對東方筱他是真的膽怯了。否說老王正廳人家副省,就光論她處理紀委書記的手段就證明了人家是能從中紀委請的動尚方寶劍的。老王又嘆了口氣:「晚上出發前咱兄弟倆再合計合計吧。」 「嗯,我就住在萬豪這。」我掛斷電話走到窗前眺望著遠方的海岸線,不由感慨今晚宴無好宴啊!如果說壹個市委書記單獨的約我吃飯真的是很正常的操作,在中國,權力與金錢永遠是交纏不清的。可她先叫了我,然後才叫老王這個大市長,這順序就很令我不安! book18.org

我有心想打電話給秦婉如請教壹番,但想著這操作和學生壹樣幼稚。事情還沒發生就找家長的人,能有多少出息?我按下了電話,開始閉目養神起來,中午那三杯酒加上在周雅口中的壹發多多少少讓我有些困頓。 book18.org

傍晚老王主動上門來找我壹起出發,但我們倆也沒怎麼合計。他怎麼也是亞龍的市長,深耕亞龍政壇二十多年,多少有些底氣。儘管他邀請我壹起出發,把我們倆這牢不可破的聯盟放出去給東方筱看著實有點丟臉。 book18.org

我依然帶著周雅壹起,不得不承認在酒桌上,深諳酒桌文化與潛規則的她比我表現的要機靈的多。我和老王到達市委招待所時,東方筱的秘書小謝已經站在大門口畢恭畢敬的等候著了。小謝身高至少壹米八五,在體型普遍偏矮的天涯省可謂是出類拔萃,而且顏值更是壹等壹的英俊硬朗,他若出道也絕對和彭于晏壹樣是國民老公。為此這也是老王暗地和我誹謗東方筱悶騷的理由之壹,說壹個女書記,怎麼非得找個這麼帥的秘書呢? book18.org

小謝壹路把我們領到最頂層的包間,剛進門就有壹個三十多歲身穿白西服的男人站了起來走到門口和老王與我握手。而東方筱牢牢的坐在主位上,只是沖我們倆點了個頭。 book18.org

壹番交談後,我和老王也都知道了這個壹口京片子三十多歲的男人是什麼來路。他和老王是本家,也姓王,父親曾是建委某個副主任,現在在中建這壹口子攬活做。雖說他這種出身在高管雲集的四九城裡完全不扎眼,可憑他談吐間充沛的底氣以及能讓東方筱親自出面搭橋,就說明他溷的確實不壹般。 book18.org

拜東方筱所賜,晚宴中沒有任何人喝酒。沒有酒精的宴席結束的總是很快,謝秘書剛給我們都泡好茶後,姓王的男人圖窮匕見說出了自己的意圖。 book18.org

本來亞龍市準備建壹條高速公路,這條公路當時也被羅志軍打包算在免稅島的基建里賠償給了林若溪。這條高速公路不長,也就兩三百億的造價。我和林若溪都差不多談好了下家——也是和眼前這姓王的男子類似的人物,不過是靠著中鐵吃飯的。然而今天這個姓王的男人不僅想著借東方筱的身份壓我讓我把這條高速公路吐出來,甚至還厚顏無恥的說自己資金暫時周轉不過來,保證金都想讓我幫忙墊壹陣子! book18.org

欺人太甚!先不說這些蛋糕本來就是姓羅的賠給林若溪的補償,而且我和林若溪也找好了下家全部打包甩出去只拿十個點的中間費,姓王的靠著中建吃飯人家靠著中鐵背景也不差。現在多了個東方筱出面不僅要空手搶食甚至還要我們幫他背書,著實欺人太甚。 book18.org

我當場便直接拒絕了姓王的無理請求,甚至做好了和東方筱翻臉的打算。可誰知東方筱整場都只在喝茶,除了和周雅聊了兩句護膚,正事沒搭過壹句,連敲邊鼓都沒敲。姓王的被我拒絕臉上明顯有些掛不住,他仗著自己的身份這種巧取豪奪的事情在全國各地不知做了多少,這次即使面對的是魔都林家他也抬出了東方筱這尊大神出面,可沒想到我壹點面子都不給,態度極為堅硬。 book18.org

交談不歡而散我率先帶著周雅離場,本來提心弔膽的老王白看了場笑話也順勢跟著我離開。回到酒店後我邊讓周雅收集姓王的男人資料,邊給秦婉如打電話。可沒想到秦婉如電話打了幾遍都打不通,我又撥給了林若溪,仍然沒有反應。 book18.org

這兩個女人在泡溫泉嗎?我有心給馬心妍打個電話問問她在不在林若溪身邊,但是周雅這邊資料收集完了我也暫時放下了打電話的念頭,開始琢磨姓王的資料。 我越琢磨臉色越差,這個姓王的男人難怪敢幹這種巧取豪奪的事。他雖然出身不顯,只有個在建委副部長位置上退休的老爹,但是他的空殼公司中其他股東背後都有若隱若現的龐然怪物。我和林若溪挑好的中鐵下家還真沒法和他碰壹碰。 要不,就轉給他?他哪怕少給點錢,我和林若溪也樂的省事就當交朋友把高速公路轉給他了。可他的條件確實欺人太甚了啊!要是今天東方筱沒有出面,我身後有著老王這個地頭蛇也不怎麼搭理他,畢竟不管是誰來干這條高速公路,最後二包三包乃至四包都會有老王這壹派系的人接過去。可今天東方筱往那壹坐,我就敢說老王就只會作壁上觀了。 book18.org

我正糾結的時候秦婉如給我回話了,上來就沒好氣的說:「你打那麼多電話催命呢?跟小孩子放學找不到了媽媽壹般?幹嘛呢你?」 book18.org

我去,這個女人不接電話還有理了!我差點被她氣的掛上了電話,可正事要緊,便壓著火氣和她轉述了今晚上的事。 book18.org

「姓王的,三十多歲?我好像有點印象。東方筱也出面了?不會不會,他可不是東方家的白手套。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樣。你等下,我我去問下林若溪。帝都那個圈子她比我熟。」秦婉如聽完後嘀咕了兩句就掛斷了電話跑去問林若溪了。 book18.org

說實話,壹旦和她取得聯繫後我瞬間有些安心了。我又想到了她剛剛對我「小孩子放學找不到媽媽」的評價,不禁有些汗顏。小事現在我是可以獨當壹面了,可在面對大事上,我依然不夠成熟。 book18.org

過老壹會秦婉如的電話撥了回來,接通後說話的卻是林若溪:「小年~我剛剛和celine在泡溫泉呢沒拿手機。事情celine和我說了,你再好好和我說下東方筱的表book18.org

現,她有沒有說過什麼?」 book18.org

我有壹個好習慣,在和壹些大人物們交談乃至吃飯時總會把他們的壹舉壹動乃至語氣表情這些微小的細節都記得壹清二楚,即使當場無法領悟事後自己再慢慢咀嚼,這著實也是壹種快速提高自己的手段。當我事無巨細的和林若溪描述東方筱整晚的反應後,她笑著回了我:「我知道了。沒事,小年你不用擔心。姓王的其實沒什麼本事,他連巧取豪奪都算不上,做的就是些扯虎皮裝威風唬人的把戲。東方筱這次明擺著是絕對中立的態度,想必也是遇到了不可推卸的人情。不用擔心,等你回來後我和你去帝都壹趟,給你介紹兩個朋友,下次他這種人就不敢在你面前造次了。」 book18.org

林若溪的話讓我瞬間放寬了心,旋即又覺得汗顏。我差點被壹個狐假虎威的人唬住,想著要不要息事寧人了。我正準備和林若溪檢討我的錯誤,並保證以後不會出現這樣的心態時,聽到手機那邊林若溪嬌呼壹聲:「呀,你幹嘛,你個死肥婆。我手機差點丟掉了~」 book18.org

得,秦婉如想必也是安心後開始和林若溪打鬧起來了。可秦婉如若隱若現的聲音讓我心中蒙上了陣陣不安:「…..我就碰下你而已…..還不是你腿軟…….倒就倒唄……剛book18.org

剛你怎麼不怕……嘻嘻,沒有寬廣的懷抱接住你了是不是…….小騷蹄子……越倒越腿軟了呢…..好了,我和你男人聊兩句,行行行,我不說,我不說你剛剛屁股……嘻嘻……」 book18.org

「啊,小年,celine還有事和你說,我先上去擦身體乳了。」林若溪說話微微有點book18.org

喘,像是和秦婉如打鬧太累了壹般,她撂下這句話後手機就換了主人,傳來了熟悉的嫵媚聲音:「齊總本事不小啊,這麼快就把周雅也搞上了。」 book18.org

轟!秦婉如略帶諷刺的打趣像壹顆炸彈在我心中炸起,把我心中因兩姐妹打鬧說的那些話湧起的不安與迷霧炸的不翼而飛。不是因為我對了周雅做了那種事被秦婉如知道後心裡羞愧或內疚,而是我瞬間抓住了這個問題恐怖的核心——秦婉如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book18.org

是的,秦婉如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這個問題看似很沒意義,她可是秦婉如啊,多智近乎妖,恆林上下有什麼能瞞住她的呢!可目前除了我和周雅兩個當事人外,只有林若溪下午知道了這件事,林若溪把自己男友口爆別的女人這種事主動告訴秦婉如可能性微乎其微。秦婉如又不可能真的閒的二十四小時實時監聽林若溪的電話,那麼她獲得消息的唯壹源泉便是周雅這個通道了。 book18.org

如果說周雅是秦婉如的人的話我也不會如此害怕,大不了會覺得秦婉如太過分了,連林若溪親信的公關部都埋釘子。但是我想到了壹種讓我不寒而慄的可能,會不會是周雅告訴了把她操的死去活來的男友胖子,胖子告訴了秦婉如呢?這種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但是哪怕只有萬分之壹的可能,我都瞬間覺得自己壹只腳站在了懸崖邊上。 book18.org

「你是怎麼知道的?你和胖子有什麼勾結嗎?」我抹了壹把冷汗,強逼著聲音穩定反問道秦婉如。不行,我面對的敵人太恐怖了,我必須先發制人才能取的上風! 「胖子?和他有什麼關係?」秦婉如的話中充滿了詫異的語氣:「我怎麼知道的,你丫和你小總裁恬不知恥的彙報自己出軌的時候,老娘和她坐在同壹輛車上,她壹只手接著你的電話,另外壹只手在我手裡,你說我是怎麼知道的?」 book18.org

額額額額,不是吧。老天爺你這不是玩我嗎?我突然想起來下午我給林若溪打電話時林若溪說的正在去溫泉山莊的路上!完了完了,我tm真的是都快成神經病了!我是多抽風才會懷疑秦婉如,她要是對我有什麼想法,壹百個我都死了。 book18.org

「啊哈哈哈,好吧。你說你這麼大人了,偷聽別人電話,真是的!」我連忙打個哈哈要掩飾過去,順便想倒打壹耙轉移她的注意力,然而秦婉如是何等的人物,就這壹瞬間,她在電話那邊就呵呵冷笑起來。 book18.org

「我說齊小年,你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嗎?」秦婉如的語氣充滿了刺骨的寒意,不像剛剛嘲諷我搞上了周雅壹般只是打趣。唉,她還是反應了過來。「而且,你tmd覺得老娘得有多下賤,才會背著你和你的好兄弟有什麼秘密的勾結!!!!!!」 「秦姐我錯了……喂,喂,秦姐…….」秦婉如已經氣憤的掛斷了電話,我衝著手機不斷的嘆氣。然後甩掉它啪啪啪啪給自己的嘴巴壹連串耳光,我真是想撕了我的破嘴! book18.org

而且,這個女人這麼聰明幹嘛!就不懂得裝傻嗎!我悶悶不樂的走出臥室,沖還在客廳忙碌著整理資料的周雅揮揮手,示意她回去休息吧。洗完澡躺在床上後我越來越後悔,真是的,我為什麼會懷疑秦婉如呢?根源在哪裡?是胖子對於女人超能力壹般的特質讓我害怕了?還是說秦婉如其實已經成為我心底里最深的依靠了?所以有任何風吹草動,敏感的我最先懷疑的永遠是最信任的人。 book18.org

可是,秦婉如真的已經是我最信任的人了啊!比林若溪都讓我信任的多!我糾結的在床上翻來覆去,還時不時的痛罵自己渣男。然而我的臉皮確實是比之前厚了很多,渣就渣了,不管從情感的角度出發還是從道德的角度還是從現實的考慮,我都得把秦婉如哄好!但願她比某隻傲嬌的小貓咪好哄! book18.org

我拿起手機先是給秦婉如來了個長達五分鐘的電話轟炸,她掛了我就繼續打。不接也繼續,她沒關機就說明她在給我壹個道歉的機會。然後已經熟練掌握哄人技巧的我快速的給她微信上打著壹大段壹大段的話,先是誠懇的道歉,後來壹咬牙連只給林若溪發過的肉麻情話都打了出來。最終略停頓壹會,開始了視頻轟炸,果然,在三個視頻超時結束後,第四個視頻通了。 book18.org

視頻剛通便有點出乎我的意料,秦婉如並沒有冷著臉也沒有不耐煩的樣子,嫵媚的臉蛋上反而是最熟悉也最標誌性的玩味笑容。不過肯接視頻就是好事,我連忙說道:「秦姐,我錯了…….」 book18.org

「哦是嗎,我還以為你要怪我剛剛為什麼不接你電話呢。」秦婉如接著吃吃的笑了起來:「剛剛你家小總裁在我房間裡玩呢,你壹個接壹個電話轟炸。你說我剛剛要是把你發給我的肉麻情話拿給她看怎麼樣?」 book18.org

。。。。。。老天爺,你為什麼不收了這個妖精!我頓時不知說啥好,只能呆呆的問壹句:「秦姐,你不生我的氣了吧?」 book18.org

秦婉如哼了壹聲:「老娘剛剛差點被你氣死。我為了你們這對狗男女付出那麼多,結果壹個拿我當情敵,壹個拿我當幕後黑手看,你說我氣不氣。」我看著螢幕里秦婉如清晰的白眼只能訕訕壹笑,說不出啥話來。 book18.org

然而秦婉如話頭壹轉:「不過,當我意識到你那麼大反應是把我當心底最信任的人的時候,我瞬間就不生氣了。你呀。還真就是上幼兒園的娃娃,媽媽怎麼捨得怪你呢,哈哈哈哈~」 book18.org

「滾!」這下換我沒有好臉了。不僅被占了便宜不說,又被看穿心底隱藏的秘密了,這個妖精能不能不要這麼聰明,太聰明的女人不招人喜歡的知道嗎!得知她不生氣,秘密又被她看穿後我也懶得在她面前裝可憐求原諒了,直接問道正事:「喂,剛剛若溪給我回電話時,你在她旁邊說的什麼腿軟,懷裡,屁股是怎麼回事?」 book18.org

「啊?什麼懷裡屁股腿軟的,小總裁和你打電話時我回話了嗎?」視頻里秦婉如把眼睛睜的大大的,壹臉茫然無辜的樣子,好像完全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book18.org

「去去去!別裝!我都聽到了的!你們不是在和趙構夫妻壹起泡溫泉嗎?」我要是還能再被這個妖精如此拙劣的偽裝迷惑,我真的就不配當恆林副總了。秦婉如刻意耍寶起來真是和以前的胖子壹般,讓人氣的牙痒痒。 book18.org

「是啊!說起來趙構我都懶得說你們夫妻倆!趙構有能力有魄力有野心知進退,唯壹的缺點就是沒什麼過硬的背景。藍鯨科技現在有了恆林和黃家力挺,市值兩年內至少翻兩番,恆林今天投資的120億,兩年後至少價值三百億,還是可長期持有的優質財產。然而這樣壹個大梟,在你們夫妻倆嘴裡就是黑熊,要是讓人家聽到,再好的修養也得氣死!」秦婉如聽我提到趙構又翻了個白眼,語氣像是老師在教訓喜歡給同學取外號的熊孩子壹般。 book18.org

還不是你偷聽電話,要不然我和林若溪這種情侶間小悄悄話怎麼會泄露!我暗自吐槽了秦婉如壹句,卻也沒認錯,順著她的勢頭說了下去:「本來長的就像黑熊怪嘛。若溪還覺得他更像黑野豬呢!」 book18.org

「哦?那小總裁看來挺喜歡這種威勐的動物呀,晚上可是對黑野豬那寬廣的胸膛戀戀不捨呢!」秦婉如刻意噢了壹聲,然後用若無其事的語氣說著讓我心頭巨震的事實! book18.org

「什麼?!!!!」我跟唱歌破音了壹樣,聲音瞬間抬高了幾個調子,臉上也壹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book18.org

螢幕里秦婉如卻噗嗤壹笑:「呵呵呵,看把你急的。她說你小心眼,愛吃醋,讓我不要和你說還是真的。你和她還真是壹對呢!」 book18.org

不是,大姐,這已經不是愛吃醋的問題了!我放心無比的黑熊精都能讓我產生了危機,還和我說是不是吃醋的問題。我連忙問道:「不是,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看把你急的。」秦婉如又白了我壹眼,然後說道:「這池子刻意建成天然的石頭底,走的快了就會有點滑。你家小總裁有壹次剛好滑到了趙構胸膛前而已。」 我去!嚇我壹跳。我就說若溪怎麼會那麼重口味,黑熊精都能看得上!唔,不過,黑熊精可是胖子體型的擴大版,壹個月前在辦公室那次她真空會見黑熊精,濕的那麼厲害,我怎麼都覺得不像是我後來調情挑撥起來的! book18.org

明天壹早抓緊回去!我剛稍稍鬆了壹口氣,就又聽到秦婉如壹句幽幽的「不book18.org

過…….」,心臟又提到嗓子眼了! book18.org

「不過什麼,不是,姐姐你說話能不能不要大喘氣!」這次我把我吐槽的心聲說了出來,憤憤的看著她,這大奶娘們,太可惡了! book18.org

「瞧你這齣戲!」她居然還有臉反諷我,我對此無動於衷才是沒出息好吧!「不過,你家小總裁腳滑壹次情有可原,可腳滑很多次就很有意思了。腳滑壹次腿軟壹分,腿越軟腳越滑,都迭加循環,最後都快住她口中的黑熊精懷裡了!」 book18.org

砰!我聽到了心臟破碎的聲音,憑我豐富的經驗可以得知這次還好,只是碎成了兩瓣。別還啊Q了!林若溪不會又發現新目標了吧!難不成黑熊的體態是胖子plus,雞巴也是?要不然悶騷的若溪怎麼會明騷成這樣啊! book18.org

「不是,這怎麼會。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的好姐姐你就別逗我了。」我正快心臟破碎時又看到了秦婉如嘴角依然翹起,眼神要多玩味就有多玩味,瞬間就想到不會是這個妖精又在玩我吧? book18.org

「哼!你問我我就會告訴你了?我就不是女孩子,沒有點脾氣的嗎!」秦婉如還假裝若溪傲嬌時刻意皺了皺鼻子。我看的壹陣惡寒,有哪個女人二十八了還自稱女孩子的? book18.org

不過我的心又可以粘壹起了。我現在不敢再在她面前裝硬氣,只好放下本來就不高的姿態:「秦姐,你看我人這麼傻,又這麼呆的份上,你就告訴我唄。要不然我今兒壹夜都睡不好!」 book18.org

「睡不好正好,找你的小總裁煲電話粥去。唔,她剛剛在我狂秀恩愛不止,走前還給我撒了壹臉狗糧,說什麼要回房間啦,要不然壹會小年找人家煲電話粥找不到啦。你不知道我當時氣的恨不得把我手機拿出來甩她壹臉!」秦婉如越說越生氣,最後還錘了壹下枕頭。 book18.org

臥槽!好險!我tm真不知道我剛剛在鬼門關前走了壹遭。媽的,腳踏兩條船怎麼這麼難,胖子壹人腳踏數條是怎麼不翻車的?我腿都快噼叉了!旋即我瞬間感謝起來秦婉如大人有大量,沒有和若溪小寶寶壹般見識,恭維的話如潮水壹般送了過去。 book18.org

「停停停!打住,姐姐我不吃這壹套!」秦婉如假裝嫌棄的制止了我,可拜託說這話的時候別把眼睛笑成月牙呀!「小總裁和我炫耀說她御夫有道,和你簽了無數條約是不是?」 book18.org

若溪這坑老公的娘們,怎麼什麼私房話閨中事都往外說!而且那些條約本身不就是逗她開心的嗎?不籤條約時早飯不是我做的嗎?不籤條約時我哪天不得和她親親抱抱貼貼?我說秦婉如怎麼壹直像憋這壹股邪氣壹樣,可是tmd我和她本來就是偷情,指責若溪的話我更是說不出口啊! book18.org

「行了,看你那樣。這樣吧,我也不和你簽什麼每天都要親親的條約了,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也就林若溪這傻妞信。你答應我壹個條件我就把你想知道的什麼都和你說!」秦婉如的狐媚眼咪成了壹條縫,迷人而又危險。我的心不禁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可對林若溪和趙構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的好奇心占了上風,明知秦婉如的條件不是那麼易與的也咬牙答應了。 book18.org

秦婉如睜了雙眼,笑吟吟的看著我:「好!我也不為難你。你不是明天回來嗎?你明天當著林若溪的面親我壹口就行!」 book18.org

她是想要我死?這是不為難我,這是直接讓林若溪弄死我!別看我今天在周雅嘴裡射了壹發,就算我和老王他們壹起同流合污,把周雅真刀實槍的乾了林若溪都最多只會生個小氣,可我要是和她最好的閨蜜有了什麼瓜葛,她不得把我弄「死」才怪!我下意識的就要拒絕秦婉如這過分的請求的時候,腦海中突然想到了壹個月前初見趙構時腦補的畫面——趙構那麼大手,會把若溪的玉乳抓爆吧! book18.org

「好!壹言為定,你說吧!」我莫名咬牙答應了秦婉如,心裡壹直在安慰自己我這是為了關心林若溪,不讓她和其他男人萌發出什麼危險的苗頭。反而秦婉如呆住了,她竟沒想到我會答應這麼作死的條件壹般,甚至看我的表情也越來越古怪,直到我被看的發毛,乾咳了兩聲,她才反應過來。 book18.org

「難不成還真是…..」我又聽到了她這小聲的自言自語壹樣的嘀咕。不會又是故意的吧,我真的玩不過她啊。「其實壹開始我真沒感覺有什麼問題,這破池子確實滑,我都在同壹個地方滑倒了兩次…..」 book18.org

秦婉如開始了故事模式,我瞬間打足了精神,甚至還死死盯著她的表情企圖憑藉我對她的了解來判斷她有沒有在說假話逗我。「趙構包下的是最大的池子,沒有分男女的。不過他安排了服務員在石頭上掛了帘子,分了開來,很紳士的做法。然而帘子沒多久就被你的好兄弟給扯掉了…..」 book18.org

「慢著?誰?我的好兄弟?」我突然聽到了壹個不該有的人物的出現,連忙打斷了她,感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壹樣。 book18.org

秦婉如有點搞不懂我的莫名其妙:「你的好兄弟還能有誰啊,死胖子趙大霸啊!」 「不是!你們老總聚會,他有什麼資格出現在其中啊!」我瞬間認真了起來,叫的無比大聲與急迫!tmd死胖子壹個司機都有資格出現在這種聚會了嗎?而且他還是唐紫靈的司機,不是林若溪的司機啊! book18.org

「不是,你和他不都是黃子傲那個夫人的老同學嗎!」秦婉如看我那麼大反應,她也知道林若溪和胖子的不清不楚,不賣關子直接解釋起來:「其實我也有點懵。我都不知道林若溪什麼時候和你壹起去了湖城參加了黃子傲的婚禮,還假裝趙大霸女友!他結婚那天我也去了,我怎麼沒見到過你們!黃子傲說若溪的男友是趙大霸時我都懵了,我說若溪未婚夫是你齊小年時,他也懵逼,說齊小年不是我的男友嗎?」 book18.org

什麼?黃子傲結婚那天秦婉如也去了?不過現在不是追究這件事的時候,而且秦婉如沒有見過若溪那更不能主動挑起這件事。秦婉如接著說道:「後來林若溪和我說了我才反應過來,我當時差點都樂了,合著你們當是在拍電影呢!」 book18.org

「說正事!」我沒好氣的打斷了她,讓她別老說這些細微末節。秦婉如沖我撇了撇嘴,然後繼續說道:「所以後來到了溫泉山莊喝茶的時候,黃子傲夫人,那個和若溪名字壹樣的李若曦就說既然都是帶家眷來的,私人放鬆場合,把趙大霸也叫來吧。」 book18.org

李若曦這個婊子是欠操了嗎!本來聽著若溪和趙構這頭黑熊可能曖昧不清的時候我只是有些焦急,可在知道胖子也出現的時候我整個人像是被點起來了壹樣,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就從上到下從內到外都又急又怒。我是有多不信任若溪,我是有多恐懼胖子! book18.org

「若溪的反應呢?」我的頭腦還能保持著清醒的狀態,開口問出了我覺得至關重要的問題。 book18.org

然而秦婉如狐疑的看了看我,說道:「我觀察林若溪反應幹嘛?不是,你把林若溪當成什麼了!這次的聚會說是趙構組織,其實都是看在黃子傲的面子上,他老婆提議,他強烈贊同,若溪需要有什麼反應?這種私人帶家眷的聚會多兩個人少兩個人有什麼關係?趙構的反應比你成熟的多,都主動派車去接他們好嗎?」 book18.org

「他們?還有誰?」我又抓住了盲點。 book18.org

「你,唉。」秦婉如嘆了壹口氣,可終究沒有說什麼,繼續說道:「他女友啊。不是帶家眷嗎!壹個叫圓圓的小姑娘,媽的,現在的小女孩們都是吃什麼長的,這個年紀居然這麼大!」 book18.org

「她再大還是比不過你!」秦婉如的吐槽讓我稍微平復了點,接住了她說的話。 「哼哼,我是真搞不明白你們這溷亂的關係。那個小姑娘還和林若溪很熟。雖然林若溪壹直把她當丫鬟使喚,但我很清楚按照若溪的人生觀,這小姑娘可以算的上她朋友了。」秦婉如又嘮叨了壹句,然後回到了正軌: book18.org

「你那好兄弟鬧騰的把帘子都摘了後,也不男女分開了。又不是全光的私人池,就當在海邊壹樣,也沒誰避諱。那池子很大,正中心還有個小假山,我就端了杯酒去找黃子傲敘舊。你那好兄弟和他老同學也挑了個位置聊了起來。壹開始我看若溪和趙構湊在池邊,以為他們是在聊什麼事也沒在意。後來我和黃子傲聊完起身去拿酒時經過他們,才發現是趙構背靠池邊,你家小總裁在他身前這樣壹個狀態,像是趙構把她摟在懷裡壹般。我過去後兩人就分開了嘛。我還沒問怎麼回事,林若溪就說這破池子池底太滑了,她差點滑倒,還好趙構又接住了她。就是這個又字讓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因為這好像是我看到的第壹次,除非是我還沒下來的時候,若溪滑倒了壹次,滑到了趙構懷裡。」 book18.org

「繼續…..」我的聲音微微有點顫抖,秦婉如又嘆了口氣:「但是說真的,如果僅是這都能聯想的話那麼聯想的人腦子本身就有問題。可我就稍微多了那麼壹點心眼。後來趙大霸就開始鬧騰,要在池子裡玩什麼遊戲。趙構推說年紀大了不玩,林若溪理都沒理趙大霸,就我們幾個在壹起鬧騰了壹陣。你還別說,你那好兄弟還真是天生的party king,老娘這種見過大風大浪的都被感染的在溫泉池裡玩老鷹抓小book18.org

雞這麼幼稚的遊戲玩的不亦樂乎……你等下我喝口水。」 book18.org

秦婉如嘴巴說的有點干,起身拿了瓶水喝了兩口沒等我催就繼續說道:「玩壹會我就累了,休息的時候發現趙構和若溪又繞到了池子燈光比較暗的壹個角落,兩個聲影迭在壹起。這次我直接拿著壹瓶酒和三個杯子湊了過去,想要看看他們在幹嘛。我看過去 的時候他們還是之前那種站姿,若溪更像是靠在了趙構的胸膛上壹樣,你還別說,趙構的胸膛真寬。這次去我直接打趣若溪說她又滑倒了?她白了我壹眼,反而趙構很紳士的說道是林總的腳太滑了。我既然帶酒過去了就壹起喝了接著聊唄。其實我真沒往那方面想,你也不用想太多。你想想,假如他們倆是在偷偷摸摸親熱,會聊政治與經濟嗎?這方面我比你懂的多,我插入沒壹會就能分出來她們兩人之前壹直在聊政經。你說會有人邊偷情時邊自然的聊這些嗎?還聊的那麼深入。」 book18.org

不,我現在好像比你更了解林若溪。不管他們有沒有在偷情,林若溪的春心最起碼是萌動了的。否則,林若溪不會在非正式場合和別人聊她最討厭的政經。我苦笑的搖了搖頭,並沒有把心中的認知說出來。反而秦婉如更詫異了,竟直接問道:「不是,你怎麼這個樣子。你激動胖子我理解?可你現在不該是有點興奮嗎?」 我被氣樂了,直接沒好氣的反懟回去:「我tm又不是變態,我為什麼會興奮啊?」 book18.org

「關鍵你是變態啊!」秦婉如壹副肯定的樣子:「你家小總裁剛剛才和我說的,說你越來越變態了,經常問些羞羞的問題,是不是網上所說的牛頭人啊!」 book18.org

我……我…… 我tm快吐血了!我變態個屁,我恨不得造個宮殿把她關在裡面霸占她的美,我那些所謂變態的問題都是在試探她,試探她的需求看看能不能符合我的底線,好讓兩個人的感情更長久!還羞羞?哪次她不是臉上羞紅,身體更激動!還我變態,我要是變態就和李正先壹樣,把她送到胖子床上,而不是絞盡腦汁想辦法在不傷害刺激到她的前提下讓胖子遠離我們! book18.org

「我,我tm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你也覺得我是變態嗎?」我真的無力解釋了,只好看著秦婉如,盼望多次摸准我的心態的她能理解我。 book18.org

「嗯!是啊!」秦婉如更篤定的回答道,這下我真的要吐血了。「之前我還以為你老是在我面前提阿南,提我的過去是要羞辱我,pua我,現在若溪這麼壹說我瞬間豁然開朗了,原來你是好這口啊!不過不好意思弟弟,和你家小總裁玩去吧。老娘沒金盆洗手前都不會這麼玩弄感情。」秦婉如邊說還邊撇撇嘴,眼神愈發鄙夷…….我,我tmd真的想問周雅現在能不能起飛,我要回去把秦婉如日死! book18.org

「首先,我真的不是變態…..」我還沒有氣無力的說完,就被秦婉如打斷了:「不是,你既然不是變態你還問這些幹嘛。那還是別說了,你要是真氣出腦淤血來,林若溪不得要了我的老命!」 book18.org

「咳咳!」我是真的被壹口喘不過來的氣嗆到了!我tm只是軟弱害怕失去,我不是變態!每個男人都有潛在的ntr之魂不假,但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男人不會ntr自己的摯愛好吧! book18.org

「不是吧,你真咳嗽了?」秦婉如的反應好像比我還大,壹臉茫然不知所措的樣子。 book18.org

「你tm少氣我,少整這些妖蛾子就行,有啥內容就趕緊說。」我把那口氣咳出來後看著秦婉如的臉,又覺得有些血氣上涌。 book18.org

「唉,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和林若溪是天生的壹對了,都是口嫌體正直啊!」秦婉如又補刀了壹句,然後像是能感受到我眼神中的殺意壹般,識趣的閉上了嘴,繼續講著故事:「其實剛剛林若溪和你打電話時我是故意打趣的。誰知道你聽見了。但是他們兩人的狀態真的有點奇怪。說有啥吧不可能,我知道小總裁悶騷,她和趙大霸的關係我也不是不知道。可她不是周雅唐紫靈那種禁慾太久缺愛或缺性愛太久壹遇到有雞巴的男人就沒腦子的人。趙構能白手起家起起落落把自己的企業發展成獨角獸,也知道林若溪的身份。可要說沒啥吧,也不太像…….」 book18.org

秦婉如倒不是在刻意嘮叨,反而是說著說著自己也進入了思考的狀態,搞不懂自己今晚所見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更像是自言自語在分析,然後又回歸到了敘事的節奏:「我們三人在壹角聊了太久,那邊就有人過來找我們。趙大霸又來強拉著我們壹起玩遊戲,這次趙構不拒絕樂呵呵的答應了,小總裁還高冷不去,我硬拉都不行,就壹個人坐在池邊喝悶酒。趙構配合性的玩壹會就累了,又去找林若溪,我就想著這次總不能林若溪還跌到他懷裡了吧!我就分心壹直觀察她們,結果繞了幾圈後,又成了那種狀態,不過又壹會見大家要散了就分開了。」 book18.org

「這都能叫不太像嗎?」我沒忍住說出了諷刺意味賊足的壹句話,我看到秦婉如的眉頭明顯皺了起來,想說什麼卻又忍住了沒說,憋了下繼續講故事:「黃子傲趙大霸這兩對壹起上去了後,趙構還在和林若溪聊天。這次聊的是科技,是藍鯨的本行。壹直都是他在說林若溪在聽。趙構那個外室要在壹旁等他的樣子,被他壹揮手也打發走了……」 book18.org

「外室?」我插了壹句嘴,秦婉如接道:「別插嘴!就是外室,不是趙構的正妻。三十出頭的樣子,相貌身段都壹般,但氣質溫溫婉婉的,其實上了年紀的事業有成的男人都喜歡這樣的小三,而不是年輕漂亮身材好的小姑娘。」 book18.org

呵,不讓我插嘴,她倒是挺會延伸的。不過她又接了回去:「我也壹起上去了嘛,說真的,我真不相信也不覺得她倆會在池子裡做啥。明明無心的打趣,也就你要我複述才越說越覺得有點怪怪的。我給你回了電話後也沒洗澡換衣服就又回去了。這次兩個人又挪到了黑燈瞎火的角落,這次看是我過來也分都不分了。趙構靠著池子,林若溪靠著趙構像是倚著肉墊子壹般。我這次直接打趣,看來趙總的胸膛很有磁性呢。趙構很巧妙的接過了這句打趣:說明藍鯨永遠樂意接受恆林這般優質投資者的青睞,而恆林也欣賞藍鯨雄厚的實力與寬廣的胸懷!」 book18.org

果然人不可貌相,壹個看起來第壹職業絕對是屠夫長得五大三粗酷似黑熊精的男人,能白手起家創下這麼大家業,這情商以及應變是目前的我難以望其項背的!我在心底死死的刻著這個人的名字,現在於公於私我都得把他當敵人壹樣對待了。 「我都以為林若溪會繼續給我個白眼呢,結果她聽完趙構的話後說了句德性!趙構接著哈哈哈哈大笑起來,我當時雖然覺得很詭異,但是氛圍壹樣輕鬆了很多。」秦婉如說壹半突然哦哦哦哦哦哦哦連叫了起來:「哦哦哦哦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這小妮子!怪不得剛剛她來我房間壹句話都沒說。」 book18.org

「你明白了什麼?你明白了什麼?若溪到底是怎麼想的?」我比她還焦急的問了起來。秦婉如沒有正面回答我,反而是神色複雜的反問了壹句:「小年,我先問你個問題。如果,若溪日後和趙構做愛了,就相當於約炮那樣的炮友,那麼你知道後會和若溪分手嗎?」 book18.org

「不是我tmd問你你明白了什麼和若溪怎麼想的,你問我這個不可能的問題幹什麼?還是說你明白了你覺得若溪日後會和趙構做愛!」我又被點燃了起來,暴躁的反問了回去。秦婉如的這個問題雖然不尖銳但是直接插入了我的心臟底處,我中午所看到所聽到的噁心壹幕又重現了。 book18.org

「她是怎麼想的已經不重要了,現在重要的是我說的這種假設以及你的答案!」秦婉如搖了搖頭,繼續追問我。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book18.org

會分手嗎?會嗎?會分手的話為什麼和胖子做愛了那麼多次我都沒有分?不會嗎?不會的話那我為什麼要弄死黃毛,遷怒胖子,為什麼今天會想著加壹把火幫東方筱弄死李正先呢?可這個問題的意義在哪?秦婉如要這個問題的答案又在哪? 女友身體出軌和別的男人做愛了,但是她很愛我我更愛她而且我離不開她,請問要不要分手?如果出壹個調查問卷,放在知乎微博max這種主流社交媒體而不是虎撲A站nga春滿四合院全是變態老哥聚集的地方,我想百分之九十九的正常男人會選擇分手。可要是加上了女友身家千億並不介意共分財產,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男人會選擇不分手。 book18.org

那我的答案是不是很顯而易見了。「不…..」我突然福如心至苦笑著搖了搖頭,中斷了將決定我宿命的答案,然後說道:「所以這是若溪在試探我對嗎?」 book18.org

秦婉如沒有說話,卻搖了搖頭。然而我好像也明白了什麼:「是啊,我試探了她那麼多次,她也該試探回來了。秦姐。如果我和她分手,不是因為我接受不了發生過的或沒發生過的,而是我們倆之間的感情硬生生的被我們的不信任消磨沒了。」 「你還沒找到對的路又闖進死胡同了。」秦婉如幽幽的嘆了口氣,「好吧,我告訴你我理解的若溪是怎麼想的…….」 book18.org

我掛斷了視頻,幽幽的躺在床上不言不語,感受著心臟里死壹般的寂靜。我躺了好久,是周雅的電話打破了這份幽靜。「齊總,機組消息,明天早上可能有大霧,不建議早上起飛。你看是?」 book18.org

「明天中午十二點前我要到魔都。」我冷冷的掛斷了電話,準備再去沖壹個熱水澡時,手機又響了。周雅怎麼回事?早上有大霧那就半夜起飛?她現在連我的話都聽不懂了嗎?我皺著眉折回床邊拿起手機時卻發現是東方筱。 book18.org

這麼晚了,她給我打電話幹什麼? book18.org

「東方書記,您好。還沒休息呢?」本來聽過林若溪的分析後我該感謝她今晚的兩不相幫的,但是現在實在沒有心情和她多寒暄。 book18.org

「王豫是我壹個無法推卸的人情介紹過來的。」東方筱這麼晚找我居然是主動解釋今晚的飯局?雖然解釋依舊很霸道,可是太陽明兒真會從西邊出來。 book18.org

「明天中午我請你吃飯,聽海閣,就我們倆……」 book18.org

「不好意思東方書記,明天我有重要的事情不得不回魔都!」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