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天下(402-403)

簡體

【大明天下(402-403)】 book18.org

作者:hui329book18.org

2020/9/8發表於:首發SexInSex 第一會所 禁忌書屋字數:11431 book18.org

第四百〇二章 心懷鬼胎鬼打鬼 book18.org

京兆館驛。 book18.org

丁壽合上禮單,乜斜打量著堂下的兩位不速之客,緩緩道:「二位宗親,如此厚禮丁某可不敢當啊。」 book18.org

客位上坐著的兩人年紀也不甚大,容貌相仿,稍大的一個聞言笑道:「緹帥乃天子近臣,大駕賁臨關內,我二人本該早表寸心,怎奈身份低微,不得及早拜見,還請大人寬容怠慢之罪。」 book18.org

「言重了。」丁壽輕笑,「二位皆是天潢子孫,身份尊貴,敝人這官做得再高,也是皇明臣子,安敢尊卑不分,本末倒置。」 book18.org

眼前的兄弟二人是秦王府宗室庶人朱公鍾和朱公鑄,第一代秦王朱樉在太祖諸子中排行第二,僅次太子朱標,為諸藩之長,洪武十一年就藩西安,不但成為攘夷九王之一,還擔任首任宗人令,王妃就是大名鼎鼎的元朝名將、中書右丞相、河南王王保保的妹妹,當然這姐妹兒肯定不是叫「趙敏」。 book18.org

太祖皇帝朱元璋為每個兒子都做了一首五絕詩,各支的子孫後代就按這二十個字依次排輩,以五行相生規則起名,所以明代宗室只要一看名字,便可分出是那一宗支第幾代子弟,秦王這一支的排名是「尚志公誠秉,惟懷敬誼存」,從這二人的名字看,該是朱樉的三世孫,比現在那位等著襲爵的秦王府長子朱惟焯要高出三代,蘿蔔不大,全在輩兒上了。 book18.org

按說宗室襲爵除嫡子外降等蔭襲,親王、郡王、鎮國將軍、輔國將軍、奉國將軍、鎮國中尉、輔國中尉,直至奉國中尉而止,但總有些或倒霉或缺心眼的宗室被革去爵位,成為庶人,比如齊王、谷王等支,再有很多命苦的所謂庶人連名字都沒有。 book18.org

明初雖設立宗人府管理宗室事宜,後來這機構名存實亡,宗人令多為勛戚掛職,職司也由禮部接掌,記載皇族宗室繁衍傳遞和生死娶葬的玉牒交由翰林院十年一修訂,而禮部這幫孫子們拿錢才辦事,各宗報上的新生人口因為錢沒到位,拖著不起名的大有人在,沒名字就沒法進譜牒,不能領俸,而宗室日漸繁衍,也會有各府管理混亂,不能及時上報等情況,宗室子弟頭髮白了也沒混到大名的大有人在。 book18.org

「二位有什麼事也不妨直說,人情世故麼,丁某還是懂得一些的。」丁壽搖了搖手中禮單。 book18.org

跟前這兄弟倆名字在這擺著,肯定不是後者,八成是祖上不知哪一位乾了什麼混帳事被革了爵,若只想謀個爵位,丁壽倒不介意幫一把忙,畢竟老朱家庶人的日子也不好過,人家肯湊份子送禮,是看得起自己,二爺伸手不打笑臉人,有里有面的事做做無妨。 book18.org

「是關於惟焯那小子……」朱公鑄按捺不住性子,脫口而出。 book18.org

丁壽劍眉輕揚,「秦王長子?」 book18.org

「哦……不不,不是王長子,是王府承奉賈能,」朱公鍾狠狠瞪了一眼急性子的弟弟,陪笑道:「那賈能身為王府承奉,不知好好侍奉引導王長子,反胡作非為,敗壞王府聲名,請大人代奏陛下,嚴懲其奸。」 book18.org

朱公鍾兄弟二人各呈上一封奏報,遞交丁壽。 book18.org

丁壽大略看看,不以為意地笑道:「只辦一個賈能可夠?」 book18.org

聽丁壽語氣鬆動,二人大喜,朱公鑄連聲道:「足夠足夠,少不得還要請緹帥在陛下面前進言幾句。」 book18.org

「好歹也是六品王府屬官,這點禮兒是不是輕了些?」丁壽拍著禮單。 不怕你開口,就怕你不收,朱公鍾急忙道:「緹帥放心,我等還有重謝。」 「重謝?一個親王爵位值多少?」丁壽聲音突然轉冷。 book18.org

「大人何出此言?!」二人齊齊變色。 book18.org

「您二位是真傻還是當本官是傻子!王府承奉為非作歹,宗支之首豈會脫得了干係,何況而今府內當家的原只是個旁支出身的垂髫稚子,若有心人再推波助瀾,這秦王的爵位怕是要易主吧!」丁壽冷笑,各地宗藩都是這個套路麼,朱同鉍這麼坑周王,秦王府也來這一手,既然對賈能有意見直接奏報朱惟焯啊,找二爺當出頭鳥算怎麼回事。 book18.org

「大人明鑑,我兄弟絕無覬覦王爵之意。」心懷鬼胎的二人冷汗刷地流了下來。 book18.org

「知道不是你們,說句不中聽的話,二位的身份還差得遠。」丁壽翻來覆去地欣賞自己的手掌,「秦府郡王說少不少,說多也不多,掰開指頭算算,除了早就無後人薨歿除國的,再刨去幾個這幾年正等著襲爵討封的,還剩下幾個人!」 丁壽抬手將禮單丟了下去,「那邊怕是許了你們兩個天大的好處吧,這點東西給他拿回去,本官不是要飯的。」 book18.org

「緹帥您說個數,那邊一定給您湊……」 book18.org

「閉嘴。」朱公鍾狠狠拽了弟弟一把,揩揩額上冷汗,這小子明顯不想沾惹麻煩,加錢怕也是難了。 book18.org

「呦呵,這算公然行賄麼?」丁壽譏笑。 book18.org

「大人恕罪,我等絕無此意。」朱公鍾急忙拉著弟弟跪下,他們這樣無官無爵的宗室,地方官都可以卡著錢糧欺侮,何況這位還是京中大員。 book18.org

丁壽踱步而下,圍著忐忑不安的兄弟二人轉了幾圈,兩人心虛地冷汗直冒,戰戰兢兢不敢說話。 book18.org

「真想給的話,就拿出點諸藩之長的秦府氣魄來,我說多少是多少,你們和身後的人有這個底氣麼?」丁壽彎腰湊近兩人耳邊道。 book18.org

「我們……」朱公鑄支支吾吾,不敢再多嘴。 book18.org

「滾!」丁壽大聲叱道。 book18.org

兄弟倆打了個激靈,驚慌失措地跑了出去。 book18.org

「欺負孤兒寡奶的王八蛋!!」丁壽恨恨罵道。 book18.org

*** *** *** *** book18.org

入夜,丁壽館驛內又多了兩位客人。 book18.org

「緹帥夤夜見召,不知所為何事?」朱惟焯小小年紀,行禮依舊一絲不苟。 「公子請坐。」丁壽又對朱惟焯身後的賈能笑道:「賈公公也請坐。」 賈能躬身推辭,自覺站到了朱惟焯身後侍立。 book18.org

「說來沒什麼大事,丁某本在驛館小住,卻總有些熱心人擔心在下寂寞,上門送禮……」丁壽將袖中手本遞了過去,「一同送來的還有這個。」 book18.org

朱惟焯與賈能湊在一起覽閱,不多時便面色大變。 book18.org

「賊子竟敢!」賈能被氣得七竅生煙,切齒怒罵。 book18.org

「緹帥,這都是虛妄汙衊之詞,萬萬不可當真啊。」朱惟焯畢竟年紀小,一時間手足無措。 book18.org

「這次或許是無稽之談,下次未必言之無物,秦府長子一言一行萬人矚目,您管得了自己,還能約束到身邊所有人,想尋些錯處還不簡單。」丁壽晃著腦袋說道。 book18.org

賈能只道丁壽要藉機敲詐,冷哼一聲道:「有什麼明槍暗箭儘管往咱身上招呼,天子身邊還有明理之人,這官司打到御前也是不怕。」 book18.org

丁壽眉峰一蹙,寒聲道:「賈公公,本官知道你與劉公公是同鄉,犯不著拉虎皮做大旗,丁某不妨告訴你,本官入仕第一年跟著劉公公辦的案子,便是剮了司設監掌印張瑜,這位張公公也是您老鄉黨吧?」 book18.org

賈能怫然變色,還未開口,朱惟焯已搶聲道:「賈伴一時失言,緹帥不要怪罪,緹帥駐足長安,惟焯荒疏禮節,實在不該,惟焯願傾秦府百年珍藏,求緹帥高抬貴手。」 book18.org

「瞧瞧,說的下官多貪財似的,見外了不是。」這孩子會來事,丁壽一直對這位克己守禮的小正太印象不錯。 book18.org

「小爺,您不必如此,奴婢願隨丁大人入京領罪。」賈能悲憤萬分,沒了百餘年積攢的家底,王府還怎麼打點京師與地方各司,又如何接濟王府繁衍出的許多血脈宗支,自家小爺將來還當什麼王爺,一個窮措大罷了! book18.org

「丁大人,惟焯孤苦無依,全賴伯祖母與賈伴撫養,只要保全他二人平安,我願上表朝廷棄爵歸隱,求大人成全。」說到此,朱惟焯已是低泣哽咽,涕泗長流。 book18.org

「小爺,奴婢這殘缺身子,當不起您這般厚愛!」賈能噗通跪倒,以頭搶地,「若推了爵位,怎對得起老王妃殷切厚望,老奴又如何見九泉之下的先王啊!」 book18.org

喲,這二人主僕之情如此深厚,確實出乎丁壽意料,看來朱公鍾他們身後的人也預料到這一步了,原以為攻訐賈能只是個發難的由頭,看來還藏著殺招呢,NND,竟然想用點小錢就把二爺打發了,朱公鍾朱公鑄兩個王八蛋! 「長子爺不必如此,丁某沒有難為賈公公的意思。」丁壽一手托起一個,義正辭嚴道:「當時在下便將這二人斥退,請二位來,也只想給長子爺提個醒。」 「當真?」別看外面傳聞這位錦衣帥和再世青天一樣,賈能只相信自己眼睛,方才小爺說要獻出王府庫藏時,這小子臉上都快樂開花了,像極了吃完原告吃被告的貪官。 book18.org

丁壽也是冤枉,他只是在聽到小正太的大手筆後,潛意識裡不經意露出的對財富的喜愛,並沒真打算收這孩子的錢,起碼沒打算收這麼多。 book18.org

丁壽並沒搭理賈能,相比較還是小孩子好糊弄,「長子爺,常言說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您小小年紀執掌秦藩,難免成為眾矢之的,一個處理不好,後患無窮哦。」 book18.org

「這二人的手本我會命人送進京,長子爺就當不知道這事,另親筆具一本,只說秦藩公鍾二人欺您年幼,跋扈不遵約束,長子爺日夜驚恐,寢食難安,一定要措辭悲切,怎麼可憐怎麼說,我再知會銀台一聲,通政司將這兩道本奏前後腳呈遞陛下……這誰是誰非,還不一清二楚麼!」 book18.org

賈能一拍大腿,高啊,一個不到十歲的娃娃哀哀訴苦誰會不信,朱公鍾他們對自己的訐奏立即就變成了呈堂罪證,萬歲爺豈不龍顏大怒! book18.org

「這……如此上奏不顯得我無能管教王府,況且又置二位曾叔公於何地!」朱惟焯皺著小臉,舉棋不定。 book18.org

「長子爺安心,您年紀輕這事天下宗親誰不知曉,當今萬歲又比您大了幾歲!萬歲爺最恨的便是這般倚老賣老,以大欺小的混帳,況且您自承其短總比讓人琢磨出來好,陛下只會喜歡您這份坦率性情。」丁壽實在太了解正德小皇帝了。 「小爺不可婦人之仁,那二人包藏禍心,早請陛下降敕申飭也算給他們個警醒。」賈能也在一旁相勸。 book18.org

身邊人如是說,朱惟焯也就信了,借丁壽書房具本,丁壽卻把賈能拉在了一旁。 book18.org

「賈公公,您說請陛下降旨申飭的事是真是假?」 book18.org

「怎麼,丁大人還有他意?」賈能反問。 book18.org

「人家找了這兩個身份低的庶人做出頭的櫞子,不就是看重了他們輩分高麼,這樣精挑細選出的兩隻」雞「豈不同樣適合給那些別有用心的」猴子「們看!」丁壽眨眨眼睛,朱公鍾朱公鑄,既然拿二爺做槍使,就別怪二爺心狠。 「丁大人的意思是把他二人的米糧斷了?」 book18.org

「那也不必,您寫信提醒劉公公一聲,鳳陽府的高牆不就是給宗室庶人預備的麼!」丁壽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 book18.org

賈能心中一突,這小子真他娘狠,得提醒小爺萬萬別招惹了他。 book18.org

*** *** *** *** book18.org

「啪」,一隻成窯五彩蓋鐘被摔得粉碎,一名頭戴翼善冠,身穿赤紅袞龍袍的男子怒聲咆哮:「豈有此理!他以為他是什麼人,不過我朱家養的一條狗,不識抬舉!」 book18.org

「王爺息怒。」一個麵皮蠟黃的中年男子氣定神閒地坐在椅上,一雙大手猶如蒲扇般,手背上青筋交錯,尤為矚目。 book18.org

「殺了他,邵先生,讓他死!」男子一步竄到近前,聲色俱厲。 book18.org

「王爺若是下定決心,這事倒不難辦。」邵先生捻著下頜短須,得意一笑,「只需放個風聲出去……」 book18.org

第四百〇三章 身陷黑店黑吃黑 book18.org

丁壽久候劉景祥一家不至,終於失去了耐心,留下部分人手繼續等,他則帶著於永、郝凱等人啟程趕赴九邊重鎮固原。 book18.org

固原鎮又稱陝西鎮,所轄長城為東起延綏鎮饒陽水堡西界,西達蘭州,本屬內地,兵備只需靖虜,弘治四年起大明那位「中興之主」將他老子收回的河套地區又丟給了韃靼蒙郭勒津部,這一帶便成了韃子進犯關中地區的要衝,陝西北境雖設延綏、寧夏、甘肅三邊,但是由於戰線漫長,三鎮相距又較遠,每逢敵寇犯邊只能各自為陣,無法相互顧及,在對敵作戰的過程中屢嘗敗績,別說,弘治爺挨打久了也能打出點經驗,為有效鞏固西北防務,在弘治十年設立「總督陝西三邊軍務一員」,簡稱三邊總督,改平涼府開成縣為固原州,設總制府,節制調度三邊兵馬協同作戰,弘治十四年又設固原鎮,隸以四衛,將固原納入了九邊防禦體系。 book18.org

丁壽等人出長安,過咸陽,沿著大明官道,一路經乾州、邠州,很快便進入了平涼府境,只消穿過彈箏峽北上,便可抵達固原。 book18.org

「衛帥,翻過這座山,前面瓦亭關設有巡檢司和驛站,可要到那裡落腳?」作為陝西地方千戶,於永對此地道路還算熟悉。 book18.org

丁壽看看群峰環拱下蜿蜒曲折的山谷,搖搖頭,「算了,這一頭扎進去不知何時才能走出來,天色不早,在谷外尋地落腳。」 book18.org

*** *** *** *** book18.org

一間孤零零的客棧坐落在峽谷口外,店幌死氣沉沉地垂在旗杆上,看不清名字,客棧共有二層,裝飾簡陋,由黃土高原上常見的黃土堆砌而成。 book18.org

日已偏西,一名身材瘦小的店小二正費力用竹竿將一串串燈籠挑掛在屋檐下,忽聽得遠處馬蹄聲響,店夥計一下來了精神,手腳麻利地攀上了旗杆,搭棚瞭望。 book18.org

「大哥,大哥,有人來啦!」小二興高采烈地向店內呼喊。 book18.org

「嚎喪呢,老子耳朵沒聾。」一個小帽長袍的男子罵罵咧咧從店內走出。 「大哥,來買賣啦。」小二跐溜從旗杆上滑下,興沖沖跑到男子近前。 男子與小二容貌相近,只是唇上多了兩撇焦黃鼠須,對著跑近的店伙二話不說,先是一個爆栗,打得小二抱頭呼痛。 book18.org

「說多少次了,兄弟歸兄弟,生意歸生意,老這麼沒規矩,丟人現眼的!」 「是,掌柜的。」小二捂著腦袋口頭答應,心中卻是不忿,捨不得花錢請夥計,對親弟弟耍哪門子威風。 book18.org

男子對這聲稱呼很是滿意,撣撣油膩膩的長袍,仰著腦袋問道:「客人在哪兒?」 book18.org

沒等小二回話,便有個破鑼嗓子嚷了起來,「店家,來人牽馬,安排上房,爺要住店。」 book18.org

掌柜打眼一看,二十餘人鮮衣怒馬,簇擁著幾輛馬車已到了店外。 book18.org

掌柜筆直的腰板猛地一曲,縮頭聳肩,喜笑顏開道:「幾位爺,裡面請,小二,招呼客爺。」 book18.org

丁壽吐出嘴中沙土,低聲咒罵此地的鬼天氣,向身後郝凱等人囑咐「看好東西」,便隨著掌柜進了客店。 book18.org

客棧設計成迴廊形狀,一層飯堂,二樓是客房,丁壽趕路滿身風塵,直接命掌柜的準備熱水洗漱,隨後有什麼好酒好菜儘管上就是。 book18.org

郝凱等錦衣衛將馬匹牽入馬廄,也各自進房安歇。 book18.org

客棧後廚,兼職廚子的掌柜在案板上運刀如飛,熟練地切著一盤盤羊肉。 「大……掌柜的……」急匆匆衝進廚房的小二口不擇言,見自家大哥握著菜刀,眼含殺氣,識趣地立即改了稱呼。 book18.org

「大掌柜?這稱呼不錯,以後就這麼叫吧。」解鎖了新稱號的店掌柜操刀繼續幹活。 book18.org

店伙沒心情計較這些,「大掌柜,來的是批肥羊。」 book18.org

「還用你說,小三十匹馬呢,轉手出去起碼幾百兩銀子的賺頭。」掌柜的頭都沒抬。 book18.org

「不是馬,是馬車裡的十八個箱子……」店伙四下看看無人,還是不放心地儘量放低了聲音。 book18.org

「卸車的時候我去搭手,雖說被他們立即給推開了,可能估摸出分量不輕,是硬貨。」 book18.org

「咣」,剔骨刀深深陷入案板,掌柜失聲道:「十八個箱子都是?!」 「看分量差不多。」小二篤定點頭。 book18.org

掌柜激動得輕輕顫抖,「我說甚來著,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兄弟,機會來啦!」 book18.org

店伙帶著幾分擔心猶豫道:「不過這些人看著不好惹,真的要動他們?」 「送上門的買賣,不做沒臉見祖師爺,辦他!」 book18.org

*** *** *** *** book18.org

洗去塵埃的丁壽又換了一身衣服,頓覺神清氣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缺個搓背捶肩的美人兒在身邊伺候。 book18.org

見丁壽下樓,散座的眾錦衣衛起身肅立。 book18.org

「坐吧,」丁壽壓手示意眾人坐下,對桌邊郝凱問:「於永他們呢?」 「帶著手下幾個人在屋裡看銀子。」見丁壽入座,郝凱張羅店家給各桌上菜。 book18.org

「那就給他們送份吃食。」丁壽大多時候還是很體恤手下。 book18.org

「於千戶說在外不宜同吃一個地方的食物,他們在屋內吃乾糧。」郝凱不屑撇嘴,「杯弓蛇影,有這個必要麼?」 book18.org

「小心使得萬年船,這於永辦事還算勤謹。」丁壽將一張大餅撕碎,丟進盛滿羊肉湯的海碗。 book18.org

「大人說的是。」郝凱遞小話不成,訕訕點頭。 book18.org

「行了,哥幾個也累一路啦,開吃。」 book18.org

聽了丁壽下令,鄰桌的幾個錦衣衛不再拘謹,埋頭吃喝。 book18.org

郝凱替丁壽斟滿一杯酒,丁壽舉著杯子半天不喝,瞧得郝千戶心中打鼓。 「大人,可是這酒水糙劣,難以下咽?」 book18.org

「本也沒指望這地方有什麼好酒,」丁壽扁扁嘴,嘆了口氣,「爺也是命苦,家中嬌妻美妾丟下不顧,跑到西北來吃沙子,那宋巧姣在時好歹還可養養眼,現在整日對著你們一幫粗坯,食難下咽吶。」 book18.org

丁壽說話沒什麼顧忌,郝凱乾笑幾聲,「是卑職們無能,待到了固原,定為大人尋摸幾個嬌滴滴的美人……」 book18.org

「不用到固原了,現在就來了。」 book18.org

順著丁壽目光,郝凱看向了剛進店的一名少女,一身剪裁得體的紫色勁裝,足蹬粉底鹿皮快靴,長腿婀娜,玉立亭亭,三指寬的緋色腰帶緊束蠻腰,更襯得怒胸蜂腰,凹凸有致。 book18.org

少女進店一掃,便發現了丁壽所在,徑直而來。 book18.org

不理堂中警覺站起的錦衣衛,少女自顧走到近前,長劍重重在方桌上一放,「丁壽?」 book18.org

「大膽!」郝凱拍案大喝。 book18.org

丁壽不滿地橫了郝凱一眼,討個沒趣的郝凱移到別桌,在丁壽示意下一眾錦衣衛重新入座。 book18.org

「姑娘看著面善,我們見過?」 book18.org

「我師父是司馬瀟。」 book18.org

丁壽一拍腦門,「咱們在京郊碰過頭,竟然險些忘記,真是該死,未請教姑娘芳名?」 book18.org

「慕容白。」慕容白在丁壽對面坐下。 book18.org

「相逢即是有緣,丁某敬姑娘一杯。」丁壽笑嘻嘻地為慕容白斟了一杯酒。 慕容白略微猶豫一下,舉杯一飲而盡,還不忘向丁壽亮了一下杯底。 「痛快。」丁壽含笑陪飲,放下酒杯又道:「尊師何在?」 book18.org

「師父沒來,」慕容白神色一黯,轉瞬便昂然道:「我要與你做筆交易。」 「尊師武藝高強,天幽幫財雄勢大,還有什麼需要丁某代勞的?」 book18.org

「殺人。」慕容白一字一頓。 book18.org

「尊師殺不得的人,我的成算似乎也不大。」 book18.org

「你武功遠勝於她,只是……」慕容白薄唇微抿,半晌才吐出幾個字,「師父守在她身側。」 book18.org

「女人?」丁壽覺察到了什麼。 book18.org

見慕容白不語默認,丁壽突然捧腹大笑,引得眾人側目。 book18.org

擺手告訴手下自己沒什麼,面對粉面含霜的慕容白,丁壽拭去眼角笑出的淚水,「看來女人喜新厭舊起來,比男人更甚。」 book18.org

「誰說師父厭我了,只是那不要臉的狐媚子勾引……」 book18.org

看丁壽似笑非笑的模樣,慕容白自覺失言,羞惱道:「你答不答應?」 「應什麼?你出什麼價還沒說呢?」丁壽輕輕搓掌,「得罪我那位師侄,得看值不值啊。」 book18.org

「一條救你命的消息。」 book18.org

「哦?」丁壽終於來了些興趣,「說說看。」 book18.org

「道上有人傳出消息,你……」慕容白頭腦一片昏沉,嬌軀軟軟倒下。 「慕容姑娘,你怎麼了?」丁壽起身攙扶,也覺天旋地轉,再看周遭手下不知何時都已伏桌不起。 book18.org

「內息無阻,不是中毒,難道是……蒙汗藥?」丁壽雙手扶桌閃過最後一個意識,隨即也倒了下去。 book18.org

*** *** *** *** book18.org

客房內,於永坐在一個銀箱上默默啃著乾糧,手下的三個錦衣衛被乾巴巴的饢餅噎得直瞪眼,聽著外面同僚胡吃海塞的動靜,只得自認倒霉。 book18.org

「大人,姓郝的也太欺負人了,大家都是千戶,就算是京里來的,也沒有這麼使喚您的道理。」一個錦衣衛忿忿不平。 book18.org

「這差事是我要的。」於永淡淡道。 book18.org

那錦衣衛話語一窒,憋得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當著衛帥的面,有點眼力見,等我熬出了頭,虧待不了弟兄們。」於永也被饢餅噎得不輕,拿著水囊喝水,卻半滴也倒不出來了。 book18.org

那錦衣衛果然長了眼色,將自己的水囊雙手奉上,不忘表上一句,「全靠大人栽培。」 book18.org

於永仰脖灌了一大口清水,才算舒了口氣,搖搖水囊,發現沉甸甸的存水頗多,「你小子倒節省,從上次打尖到現在還有這麼多水。」 book18.org

「不瞞大人,哥幾個水早沒了,這是到店後讓夥計補的清水。」 book18.org

於永面色一變,隱隱覺得哪裡似乎不妥…… book18.org

*** *** *** *** book18.org

一個個箱蓋全部揭開,白花花的銀子堆滿了整間屋子。 book18.org

「大掌柜,大掌柜,你怎麼了?別嚇我呀!」 book18.org

店小二見自家大哥長大了嘴巴,面無表情眼神發直地瞪著滿屋銀子,一動不動杵了半天,以為他發了癔症,急忙連推帶搡地高聲喊魂。 book18.org

「冷不丁見這麼多銀子,刺激太大,給他一巴掌就打醒了。」五花大綁的丁壽靠在牆角,還有心給人出主意。 book18.org

「別胡說,我怎麼能打我親哥!」小二怒叱。 book18.org

「信不信由你。」丁壽翻了個白眼,作為過來人,他也這麼失態過,雖說當時看的數目是現今不能比的,但病根總歸都是一個 book18.org

抱著死馬當成活馬醫的心思,小二顫巍巍舉起了手掌,沒等落下呢又聽見一邊丁二的小話,「得用勁打,不然醒不過來。」 book18.org

小二往掌心吐口唾沫,閉上眼睛揚手就是一大嘴巴子沖自家哥哥臉上扇去。 一聲脆響,掌柜的被打得原地轉了一圈,瞪圓了眼睛看向小二,指指他,又指指自己,再指指銀子,嘴長了半天,一個字也沒吐出來。 book18.org

「哥,哥,您咋了,說句話呀!」小二都快哭出來了,衝著丁壽叫嚷:「你不說能打醒嘛,怎麼成了這樣!」 book18.org

掌柜突然打了個激靈,抱著小二嚎啕痛哭,「弟啊,我們終於熬出頭啦!」 「哥……不是,掌柜的,您沒事吧?」小二拍著哥哥後背,關切問道。 「沒事,有甚事,」掌柜擤了把鼻涕,「叫甚掌柜的,以後就叫大哥,這破店開到頭啦。」 book18.org

「不開店,咱干甚去?」 book18.org

「干甚?干甚不行!咱先建個大宅院,再置個幾百垧地,給你娶七八房小嫂子,咱想干哪個干哪個……」掌柜的近乎癲狂。 book18.org

「得罪了天幽幫,你們哪裡也去不了。」同樣被綁成粽子的慕容白銀牙咬得咯咯直響,真是陰溝翻船,栽到這兩個蟊賊手裡。 book18.org

「天幽幫?這女娃是司馬瀟的人,大掌柜的哥,咱們惹不起。」小二的稱呼已經徹底凌亂。 book18.org

「怕個蛋,天幽幫的勢力又過不了長江,咱哥倆立即收拾東西,沿陳倉道去漢中,然後入川,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哥給你娶幾個蘇杭美女做嫂子……」掌柜大哥立即有了應對。 book18.org

「天幽幫過不了長江,本姑娘保證你們能死在江南。」這兩人越是無行淺薄,慕容白越覺被他們抓住是奇恥大辱。 book18.org

「你這妮子恁地多嘴,去把他們嘴都堵上。」掌柜叉腰喝道。 book18.org

小二十分聽話,拿過一籃子布頭將這一屋子「粽子」個個都塞上嘴巴,慕容白當然不肯配合,小二自有辦法,兩指捏住俏鼻,待她張嘴換氣時狠狠塞入,噎得慕容白美目直翻白眼。 book18.org

「我就不必了吧,在下很配合的。」丁壽實在信不過那些布頭的衛生狀況。 「大掌柜的哥,這人是挺老實的。」小二倒還念著丁壽出主意的好。 「咱們收拾東西的時候,萬一他用嘴給他們咬開繩子,你我還跑得了嘛,不長腦子的東西。」掌柜抬手又是一爆栗。 book18.org

「咱商量商量,真要堵的話您換塊乾淨點的,也算照顧。」丁壽試圖講講條件。 book18.org

「再說廢話,我就用襪子堵你的嘴。」掌柜的也納悶,這傢伙丟了這麼多銀子也不心疼,還有心和他計較這些。 book18.org

「別介,我不說了不行麼。」丁壽認慫,乖乖讓人堵住了嘴巴。 book18.org

「後院廄里馬車和馬都是現成的,咱們立即裝車趕路,先去鳳翔,然後……」 book18.org

掌柜正和弟弟規劃路線,又聽外面大堂里響起好似洪鐘般響亮的聲音,「人吶?都死光了?」 book18.org

「他娘的,平日裡一個鬼影也不見,今天接二連三地來人。」掌柜沒好氣道,「去把他打發了。」 book18.org

客店大堂,一個高大肥碩的和尚踩著條凳,將桌子拍得山響。 book18.org

「來啦——」小二慌張張跑下樓梯,「喲,這位大師,真是不巧,小店打烊了,您換一家吧。」 book18.org

「放屁,你個開客棧的打個逑烊,成心想餓死你佛爺爺不成!」和尚一提領子,直接將小二拎了起來,目露凶光。 book18.org

「大師息怒,小二不會說話,實在是小店不賣素齋,招待不了師父。」掌柜的急忙跟了下來。 book18.org

「哪個說要吃素,好酒好肉儘管上。」大和尚拍著肥大肚皮,哈哈大笑,「佛爺修心不修口,戒色不戒淫,沒那多忌諱。」 book18.org

「這個……」好不容易喘勻了氣的小二還有顧忌,支支吾吾地不願動彈。 「怎麼,怕佛爺不給錢不成!」和尚一巴掌將一張方桌拍個稀爛,「再敢囉唣,就把你們兩個的腦袋當西瓜拍!」 book18.org

「是是是,大師稍待,我們這就去準備。」掌柜的急忙拉著小二進了後廚。 「大掌柜的,這和尚面相兇惡,怕不是善類。」 book18.org

「管他善類匪類,今天誰擋著咱們哥倆發財,來一個放翻一個,來兩個麻倒一雙,給他加雙份料。」掌柜狠狠道。 book18.org

外面餐桌,和尚抱著一隻羊腿啃得滿嘴流油,小二在旁小心伺候,和尚吃肉那股狠勁看得他直皺眉。 book18.org

「大師,這酒是小店自釀的,您嘗嘗。」掌柜將一壺酒擺在桌上。 book18.org

胖和尚一丟羊腿,兩手在油膩膩看不出顏色的僧袍上抹了抹,也不用杯,對著壺嘴來了一口,頻頻點頭,「不錯不錯,來一壇,用大碗。」 book18.org

「好嘞,小二,快去給大師搬酒。」掌柜的掃了眼被和尚啃得狼藉一片的肉骨頭,暗暗蹙眉,這和尚定是十世修行的菩薩,幾輩子缺的肉都在這輩找補呢,修心不修口,戒色不戒淫,這樣的和尚我他媽也想做啊! book18.org

「店家,你這廂的酒……勁頭好大……」和尚咚的一聲,撲到了桌上。 「你他娘再橫啊!」小二往和尚光頭上狠拍了一記,猶不解氣,舉起桌上羊骨還想再來一拐。 book18.org

「行啦,別耽誤工夫了,裝車走人。」掌柜的還能拎得清哪個重要。 兩人也不去管這和尚,以他喝掉的藥量足夠睡到明天晌午,二人只顧費力將一箱箱銀子搬到後院馬車上。 book18.org

才搬了五六箱銀子,又聽前院響起了柔媚清脆的呼喊:「店家可在?」 真是邪門了,兩人同時心道。 book18.org

「甭管是誰,讓他滾蛋!」掌柜沒好氣道。 book18.org

一個粉色襖裙的妙齡女子立在大堂,四顧打量著店內布置,見了伏案鼾聲如雷的大和尚,嘴角輕輕一抹。 book18.org

「誰啊?」小二從後堂轉出。 book18.org

「店家,我想住店。」女子約莫二十餘歲,柳眉杏臉,皮膚白膩如脂,眼角眉梢隱藏著萬種風情。 book18.org

「沒空房了。」得了哥哥授意的小二底氣很壯。 book18.org

「那麼,打尖呢?」女子又問。 book18.org

「什麼都沒有,趕快……」小二準備揮手攆人。 book18.org

「趕快給姑娘張羅幾個菜啊。」掌柜的笑容滿面地奔了出來。 book18.org

「不是哥你……」小二不解。 book18.org

「不是個東西,哪有對客人這麼說話的!」小二腦袋再度挨了一個暴擊。 「姑娘請坐,酒菜稍後就到。」掌柜的近乎阿諛般熱情。 book18.org

「有勞店家了。」女子嫵媚一笑,掌柜的頓時酥了半邊身子。 book18.org

後廚內,小二自言自語地發著牢騷。 book18.org

「一會叫掌柜一會叫哥,這邊說不接客那邊又上趕著招呼,這日子沒法過了。」 book18.org

掌柜的腳步輕快地進了廚房,「你嘟嘟囔囔地說什麼呢?」 book18.org

「說你吶,咱到底走不走啊,你還給不給我買房置地娶嫂子啦?」小二難得硬氣了一次。 book18.org

「哎呦小點聲,」掌柜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眉花眼笑道:「這不是現成的小嫂子送上門了麼。」 book18.org

「她?那樓上還一個呢。」小二將肩搭的毛巾向灶台上一甩,沒個好聲氣。 「你懂個屁,那小丫頭拿刀佩劍的,還是個小辣椒的脾氣,和她睡覺哪天興起把你哥命根子剪了都不一定,可這小娘們……」 book18.org

掌柜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那聲調千嬌百媚的,再看那身段,風騷入骨,在床上不定多浪呢,這才叫女人,你的第一個小嫂子——就她了。」 book18.org

「那……還放酒里?」 book18.org

「放菜裡面,人家姑娘還想和我喝幾杯呢,別他娘把我給放翻了。」掌柜囑咐一句,捧著酒壺酒杯就奔了外面。 book18.org

「拋頭露面,還主動和男人喝酒,能是什麼好人家,這嫂子進門你就等著戴綠帽吧。」小二心中嘀咕。 book18.org

大堂中,掌柜的和那女子推杯換盞,不過幾杯下去,女子便蟬鬢微濕,凝脂里透出片片紅霞來,看得掌柜口乾眼熱,心火亂竄。 book18.org

「小女子不勝酒力,怕是喝不動了。」女子扶著微微汗潤的額頭輕聲道。 「那就不要喝了,」掌柜的很是體貼,自認便是戲文里的才子佳人憐香惜玉也不過如此,「小二,快上菜。」 book18.org

「來啦。」小二捧著托盤轉到前堂,放下兩個熱菜,兩個涼拼,順便向掌柜眨了眨眼。 book18.org

掌柜會意,急忙添酒布菜,「姑娘請試試小店的手藝。」 book18.org

女子眼波低垂,輕嗯了一聲,掌柜感覺身子都要飄了起來。 book18.org

夥計實在看不慣他二人這做派,轉身就要回後廚。 book18.org

「小二哥慢走,勞您辛苦,若不嫌棄,妾身敬您一杯。」女子捧起酒杯道。 「哎喲喲,小的可不敢當。」店伙連連擺手。 book18.org

「姑娘給你就喝,便不識抬舉。」掌柜不滿,這小子現在就敢對未來嫂子不敬。 book18.org

店伙沒辦法,不情不願地喝了一杯。 book18.org

「來,姑娘請吃菜。」掌柜熱情地幫女子夾了一片羊肝。 book18.org

「謝店家。」女子順從地將羊肝放進了嘴裡。 book18.org

眼看朱唇隨著咀嚼微微張合,掌柜與店小二得意對視。 book18.org

女子突然手扶螓首,「店家,你這酒……上頭好快……」 book18.org

「小店自釀的,酒勁大了些,姑娘快用熱菜壓壓。」掌柜解釋道。 book18.org

「也好,那這半杯就有勞店家代勞了。」女子毫不避忌地將杯中殘酒遞與掌柜。 book18.org

眼看杯沿上的胭脂唇印,掌柜心中一盪,接杯一飲而盡,涓滴不剩。 女子咯咯嬌笑。 book18.org

掌柜哈哈大笑。 book18.org

店伙呵呵傻笑。 book18.org

女子突然面容一肅,「你們笑夠了麼?」 book18.org

「姑娘何意?」掌柜的一愣。 book18.org

「青草蛇趙成,花狸貓趙宗,你們兄弟倆在下五門裡也是不入流的人物,竟敢把主意打到姑奶奶的頭上!」女子寒聲冷笑。 book18.org

「你如何知道我們兄弟底細?」掌柜趙成驚懼問道。 book18.org

「哥,我頭好暈……」店夥計趙宗一頭栽倒。 book18.org

「你酒裡面下……」趙成也是頭暈目眩,站立不穩。 book18.org

「你……你到底是誰?」 book18.org

「蒙汗藥的小伎倆算計到杜翩翩身上,確是失策得很。」一個身材瘦削,面如淡金的老者踏步入了店門。 book18.org

「玉狐?!」趙成失聲叫道,宇內七凶在黑道中凶名赫赫,和他們比起來自己兄弟真是上不得台面。 book18.org

從老者入門,杜翩翩便凝神戒備,此時擠出幾分笑容道:「恕小女子眼拙,不識尊駕是哪一位,還請見告。」 book18.org

「宇內七凶敢在甘涼道上犯案,竟不識老夫謝自傷的賤名?」老者嘴角微勾,隱有嘲弄之意。 book18.org

杜翩翩悚然一驚,強作鎮定道:「原來是崆峒五叟的乾坤手謝長老當面,小女子失敬,這便告退。」 book18.org

「且慢。」謝自傷沉聲喝阻,「杜姑娘不嫌走得太急麼。」 book18.org

杜翩翩眼波流轉,「謝長老可要為趙家兄弟討個公道?」 book18.org

「他們不配。」謝自傷目光從地上二人身上一轉,便迅速移開。 book18.org

「老夫要的——是你從平涼府高平驛所盜的書信……」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