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7歲 (1-45)作者:gx1855

簡體

【重返17歲】book18.org

(暫定名、女主第一視角) book18.org

作者:gx1855book18.org

2020年8月11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一章 突兀的重生 book18.org

(1) book18.org

「老婆,婷婷,想死我了。」 book18.org

「去去去,不就在單位值班兩個晚上嗎。」 book18.org

「那我不管,兩晚就兩晚,我就是想你想得要死。」 book18.org

「不~要~鬧!我還要洗碗,你把這個鍋涮了。」 book18.org

「婷婷,洗好了啊。昨晚咱父母還跟我視頻聊天,問我們怎麼還不打算要個孩子。」 book18.org

「一天到晚,就想著那~個。你是泰迪精嗎。是我爸媽又催了嘛?」 「不不不,昨晚是兩個老媽都催了。我們是不是該加把勁?」 book18.org

「先洗澡,大夏天的,你全身是汗,我也熱得要死。」 book18.org

「親愛的,我們一起洗吧,嘿嘿。」 book18.org

「你個小色痞,真是拿你沒辦法。」 book18.org

.book18.org

(2) book18.org

清晨,我在迷迷糊糊中醒過來,天色已經大亮,夏日的陽光照射在床前的地板上。 book18.org

側過頭,我的身旁已經空空蕩蕩,房門外隱約傳來廚具交織的響聲。平時這麼愛賴床,今天居然這麼早就起來準備早飯了? book18.org

我閉上疲倦的雙眼,想起昨晚狂亂的舉動,真的是……太亂來了。先是在浴室,這個澡整整洗了兩個小時;然後穿好衣服在客廳看電視劇,接著又來了興致,直接就在客廳的沙發上……然後到陽台一直到臥室。如果單純的計算時間,真是胡來了一整個晚上。 book18.org

結婚3年多,也確實該要個孩子了。 book18.org

還能感覺到大腦和身體傳來的一絲絲快感的餘韻,要不再睡一會兒,反正今天周末。等他來到床邊,按照慣例把我吻醒。 book18.org

心念及此,我閉上眼睛把被子往上拉一拉,側躺著整個人縮成一團。 不對!!!!這個被子不是自己床上的,比夏天的被子要厚。我驀然醒悟,一下子從昨晚的旖旎中清醒過來。環顧四周,房間的布局——這裡、這裡是老家。 book18.org

這裡甚至不是我出嫁前住的房間,而是我的家鄉——隴村的房間,離現在市區的房子,至少一個多小時的車程。 book18.org

這是什麼奇葩的惡作劇!昨晚趁我睡著了,把我抱上車,然後開車回老家?? 我顧不得渾身無力的身體,掙扎著下床,卻發現自己身穿著睡衣。 book18.org

我的房間在二樓,我幾乎是跑下樓梯然後沖向廚房,果然!廚房裡是我老媽在做著早飯,我還以為這個愛賴床的傢伙轉性了呢。 book18.org

「媽!」 book18.org

「婷啊,快去刷牙洗臉,早餐一會兒就好了。」老媽連看到沒看我,一邊忙活著一邊回應道。 book18.org

「媽,思凡呢?」我現在有點生氣了,就想找到那個傢伙,往他的腰上掐幾下。 book18.org

「誰?你在說什麼啊?」怎麼老媽今天也怪怪的,我沒空深究。轉頭跑回房間,摸起桌上的手機,按了那個熟悉到幾乎可以刻入DNA的手機號碼。 「喂,誰啊?」那個熟悉到化成灰都能認得出來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張思凡,你這個玩笑有點過了啊,你現在在哪裡?」咬牙切齒,這句話幾乎是從我的牙縫裡壓榨出來了。 book18.org

「你誰啊,大清早的吵我睡覺,痴尻線。」用這句不屑的語氣說完,對面就把電話掛斷了。 book18.org

一切都那麼的不對勁,我的天哪。我看著手中的這台索尼愛立信的手機陷入了沉思,螢幕上清晰的顯示著:2009年8月10日,星期日,07:38。 我幾乎不敢相信,我居然從2024年8月10日回到了17歲的那年? 房間內的白色一如15年前那般,桌上還擺放著我初中的畢業照,只是那張我無比懷念的照片卻已經不在,那是和丈夫確定關係以後,去西塘古鎮旅遊,我穿著襦裙撐著紙傘,佇立橋邊,他幫我拍攝的,還有幾張後來的婚紗照。以及高中、大學的畢業照都沒有了。 book18.org

抽屜里,也沒有大學最好的朋友,臨畢業時送我的那枚領章,老公送我的項鍊也無影無蹤。之前能打通他的電話,是因為他的手機號碼用了十幾年沒換過,這個還是我們戀愛時得知的。 book18.org

書架上依舊擺著我初中時候喜歡看的郭敬明的小說,那個時候真的是特別用心愛護。 book18.org

我的心仿佛被什麼徹底掏空了,這15年的歲月,就此消失不見了,大學的時光、工作的煩惱、促膝長談的朋友、傾心相戀的丈夫,統統沒有了,我的眼睛迷糊了。 book18.org

.book18.org

(3) book18.org

「阿婷,怎麼啦?」我抬起已經被淚水迷濛的雙眼。 book18.org

「阿、阿嬤!」奶奶站在我的面前,帶著擔憂的眼神看著我。 book18.org

我抱著奶奶哭了起來,奶奶在10年後的2019年去世了,每次午夜夢回,淚水總是流淌在自己的臉上。只是,奶奶還活著站在我的面前,沒想到自己還能再見這一面。 book18.org

「阿婷,別哭別哭,阿嬤在,阿嬤在。」奶奶輕輕拍著我的背,她去世那晚,也是盡力伸出手摸著我的後背,說著自己這輩子很滿足,希望我能過得比她要好。 book18.org

從此,我努力的活著,認真工作,認真的戀愛,夫妻感情和諧。 book18.org

只是這些,奶奶已經看不到了。我不禁悲從中來,越哭聲音越大,把房間外的父母都驚動了,紛紛走進我的房間。 book18.org

「你們兩個,不是我說,阿婷已經準備高三了,本來壓力就大。孩子難得周末回家一趟,昨晚吃飯的時候,你們還要給她加壓力,虧你們倆還是當老師的呢,高三學生的壓力你們不知道的嗎?」奶奶訓斥著躺著中槍的爸媽,而他們則乖乖的挨著奶奶的訓斥。「哎,我的乖孫女,哭的都……小時候打針都沒哭得這麼厲害。」 book18.org

過了好久,我才止住了眼淚。 book18.org

我已經接受了現在的事實,確實已經回到了15年前。至少奶奶還在,我還有10年的時間,可以好好的孝敬她。 book18.org

高二的暑假,要補課一個月,現在已經是上了一周的課了。我的高中在縣城的高級中學,要坐一個小時的大巴車。今天星期日,我在午飯後就要去車站坐車去學校,然後還要晚自習。 book18.org

這個重生來的猝不及防,我現在也是毫無準備,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而且最讓我抓狂的是,我高中的知識基本上全忘光了,這可怎麼辦!!下次月考豈不是全班倒數啊w(?Д?)w!!哪怕是穿越回高一那年,我都不會那麼難受。 book18.org

就在這種胡思亂想中,我踏上了返校的大巴車。 book18.org

.book18.org

(4) book18.org

- 2009年8月29日,星期六- book18.org

中午,我帶著耳塞,躺在宿舍的床上玩著PSP上面的怪物獵人。其實也是結婚後陪著老公一起玩,才喜歡上的,前世的我一直到28歲都沒接觸過電子遊戲。上兩周實在是手癢,掏出自己過年存的壓歲錢去買了一台PSP,在校園內用著PSP的女生不在少數,多數人用來聽歌或者看劇,可能我們學校正兒八經 用來玩遊戲的只有我一個吧o(一︿一+)o book18.org

一隻手將我耳塞摘了下來:「黛玉黛玉,我、琳敏還有阿瑤下午去逛步行街哦,三缺一啦。」 book18.org

說話的人是高中時代最好的朋友,程婉。我全名叫王思婷,至於為什麼叫我『黛玉』,則是因為我從小學到高中一直都比較體弱多病,宿舍的同學都說我跟林黛玉一樣,久而久之黛玉就成了我的暱稱………… book18.org

她趴在我的床前,盯著我PSP的螢幕:「這個遊戲真的那麼好玩嗎,我看我們班的男生也經常玩啦o( ̄ヘ ̄o#),小黛玉我發現你自從上次從家裡回來就怪怪的呢,平時你都不玩這些遊戲的。」 book18.org

我知道我現在的改變確實很突兀,一舉一動都已經是重生前的習慣,即使現在讓我改回17歲那年的生活習慣,也很困難。反映到學習方面,我也感到較為吃力,不過幸好我本來高中的基礎不算差,一邊學習一邊回憶,大部分知識點摸索一下也能搞懂很多,但是學習效率自然沒有以前那麼好了。 book18.org

程婉捏著我的臉:「小黛玉我在跟你說話呢,你這真的是沉迷遊戲不可自拔了啊。」 book18.org

我關上PSP,一個轉身把程婉壓回床上,一隻手往她的腰部使勁撓了起來:「小婉兒還這麼囂張呢,我撓死你哈哈哈,啊別摘我眼鏡≡ω≡」我一時興奮,倒是沒想到眼鏡被她騰出一隻手摘了下來。 book18.org

「嘭」一聲響,是書本砸在宿舍桌子上的聲音,旁邊一個正在做題的女生對我倆的玩鬧忍無可忍,把書本拍在桌子上,然後快速的收拾書包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book18.org

「阿芳這是怎麼了啊。」 book18.org

「學習壓力大,又嫌棄我們吵唄」,我們兩個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髮,坐回床邊。我慢慢回答道:「她們家條件不是很好,又重男輕女,估計這次如果考不上大學,她就得出去打工供她弟弟上學了。」這一點還是我很久以後才知道的。 「阿芳好可憐啊,她父母這樣也太過分了。」我知道程婉又動了惻隱之心,唉,傻丫頭你可憐人家,人家卻未必會把你當成朋友。 book18.org

我拿著梳子走到陽台,在鏡子前梳理著自己的長髮,我的樣貌不算漂亮,唯一自豪的,就是這順滑長直的頭髮了,基本上不需要什麼護理,用梳子簡單的梳一下就好。結婚以後,老公也很喜歡撫摸的的頭髮,每次親熱時,總喜歡撩開我的頭髮,輕輕的舔弄我的耳根。 book18.org

想到這裡我的耳朵一陣發燙…… book18.org

「小黛玉一副思春的樣子,是不是想著我們班哪個男生啊?難道是班長嗎?」 程婉饒有興致的看著我的臉,估計是我的表情暴露了。我從鏡子的倒影中看著程婉,靈動的雙眸閃爍著八卦的眼神,仿佛精雕細琢的臉龐,纖細卻凹凸有致的身材,長發的發尾微微捲起帶著幾分俏皮。即使過了十幾年,這幅容貌依舊令我羨慕不已。 book18.org

她那未施粉黛的精緻容顏,在學校這身很難看的校服襯托下,更顯得如同清水芙蓉一般。被她這麼一提,我頓時興味索然的放下梳子,我思春的對象,現在還不認識呢。「小婉兒這張臉,難怪連高一的學弟都給你遞情書哈哈,你又不是不知道咱的班長一直暗戀你,我可不好意思去討人煩。」 book18.org

自身的樣貌過人、家庭條件好、男友又貼心。羨慕是一回事,確實也略帶幾分嫉妒,但是這不妨礙程婉是我高中時代傾心相交的,最好的朋友。 book18.org

「我知道啊,可是,可是我又有男朋友了。但是咱們小黛玉也是一個小美女啊,書卷氣很濃的那種古典美,我看班長對你也很不錯呢。」 book18.org

「別了別了,咱班長討好我的目的我可是知道的,我倆關係這麼好,他還不是想從我這兒知道小婉兒你的消息唄。」當年的我對班長確實有幾分好感,可是現在在我眼裡看來,就是一個18歲的小屁孩子。 book18.org

「不說班長了,婷婷你說我們要不要去幫幫阿芳啊,我倆的成績還可以,可不可以在學習上幫幫她。」 book18.org

「不要!你最好離她遠點。」即使我重生了,這件事依舊快要發生了,她生性的善良,卻從此毀了她的人生,上輩子的記憶差點把我的意識撕碎。一時的慌亂和著急,我差點把梳子拍在洗手台上,迎著程婉疑惑的眼神,我頓時意識到自己的情緒過激了。 book18.org

強制性的讓自己鎮靜下來,我可比程婉她們多活了十幾年,不能這麼慌。 我咽下一口唾沫,在腦海中組織了一下語言。拉著程婉坐回床邊:「小婉兒你想啊,我之前看過,阿芳平時跟我們的學習方式其實不一樣,對不?」 「這倒是。」 book18.org

「她如果向我們求助,這是一回事。但如果我們主動上前去幫她,她會不會覺得是我們打攪她學習呢?而且現在只剩下一年時間了,她從小的學習習慣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你想啊,阿芳從入學開始,跟我倆、琳敏、阿瑤的關係都比較冷漠。如果我們貿然上去,會不會讓她覺得我們不安好心啊。」 book18.org

「你說的是有道理哦,可是……我還是覺得她好可憐啊。家裡這種情況,平時也不跟我們一起玩,就在那兒認真學習,成績也不上不下的。」程婉雖然善良,但是不笨。我也只能先用這些話把她忽悠過去了。 book18.org

「學習上不還是有老師在嗎?老師平時也很關心阿芳的。小婉兒你看這樣,如果她跟我們說需要我們幫忙,那我們幾個人一起幫她,你看好不好?(最好不要,我的學習成績現在一到實戰就會暴露了)」我揉捏著程婉的肩膀,這套按摩的手法還是結婚後,我從網上學來,幫老公按摩的。程婉發出了一聲舒服的嬌吟,「嘿嘿,舒服吧?還有一年啦,不用那麼著急。上次我還在辦公室聽到陳老師打電話給阿芳的家人,說阿芳是個認真的好孩子,讓她們家一定要供阿芳上大學呢。 book18.org

你看老師都這麼支持她,這樣我們也可以放心啦。」 book18.org

這句話完全是我自己胡騙亂造,老師清不清楚她的家境這個我不知道,老師有沒有跟她家人通話過我也不知道,但是不妨礙我信手拈來的扯淡。 book18.org

「你這麼說,確實是這樣。婷婷再幫我捏幾下,真的好舒服啊。」 book18.org

「好好好,小婉兒有要求,我怎敢不答應?」 book18.org

「對了,剛剛說的,下午我們去逛街,你有什麼安排?要說在宿舍玩遊戲,我可不答應。」 book18.org

「我表妹今年準備上高一,今天去一中報道,我去看看她,然後就坐車回家了。」 book18.org

「這樣啊,那你去吧。啊,阿瑤發信息催我下樓了,那黛玉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啊。」 book18.org

.book18.org

(5) book18.org

目送程婉換好衣服走出宿舍,我的心陡然沉了下去。林巧芳啊林巧芳,不管你是懦弱還是無情,這輩子你別想程婉跟你扯上關係了。 book18.org

記憶回到上輩子的時間,程婉當時沒有跟我們幾個人商量,就直接湊上去幫林巧芳學習。甚至於一開始,林巧芳沒有給程婉半點好臉色看,覺得程婉沒安好心。當然後來林巧芳確實接受了程婉的幫助,不僅僅是學習上的,還有經濟上的…… book18.org

上輩子的我並沒有在意,因為程婉確實心地善良。但是後來發生的事情,也使得我終身難忘。 book18.org

在一個月以後,2009年9月底的一天凌晨,幾個歹徒趁著夜幕摸進了校園,鋸開了女生宿舍的鐵柵欄,闖入了宿舍。我們宿舍在整排寢室的第一間,他們順勢撬開了我們宿舍的門鎖,我們在睡夢中,一無所知。他們進來,第一件事就是拿著刀逼迫我們交出手機,然後拿出其他財物。 book18.org

我們當時處於恐慌之中,只能選擇配合。 book18.org

而林巧芳,為了保護自己的財物,則指向了程婉的床位。我還記得當初那句帶著恐懼的話語,將程婉推向了地獄:「你們去拿她的,她家很有錢的,她的錢包裡面很多錢,還有銀行卡。」 book18.org

為了自保,程婉將所有的錢都交了出來,還將銀行卡的密碼報給了歹徒。為首的歹徒看著程婉出色的容貌,心生歹意,結果……程婉慘遭猥褻。 book18.org

我趁著歹徒的不注意,衝出寢室,正好在樓下遇到了巡夜的保安,而保安當時已經注意到了破損的柵欄,已經在用對講機喊人過來了。當我帶著保安趕回寢室,歹徒已經跳窗逃跑了,我們宿舍本來就不高,而且靠著學校的圍牆,他們直接從窗口跳到學校外面,借著夜幕的掩護逃離無蹤。 book18.org

只留下了幾個恐慌到極致的女生,以及衣衫不整的程婉。 book18.org

我們那幾個寢室的女生,停課被家長接回家好幾天。這件事被學校掩蓋下來,並沒有傳得太廣。但是校長和副校長也被撤職,其他校領導也受到了大大小小的處分。學校保安的巡邏力度,也大大加強。 book18.org

而那幾個歹徒,在去銀行取錢的路上,被蹲守已久的警察,抓了個正著。 雖然沒有受到徹底的侵害,但是對於從小被家人保護得很好,思想也極為傳統保守、和男友相處也僅僅是止步於拉手這種程度的程婉而言,簡直是一個極大的打擊。那雙靈動的雙眼,從此黯淡無光。而校園瀰漫的流言蜚語,讓程婉選擇了退學。 book18.org

我也知道,那些流言是從林巧芳嘴裡傳出去的,出賣了願意幫助自己的同學,在背後還如此造謠,程婉如此的善意付出,卻換回來這樣的一個結局。 她最後的結局也沒討得好,在高考的前幾晚,每天晚上回到宿舍,都發現自己的被子濕透了,根本沒法睡覺。她想跟我們擠一個床鋪,卻沒人願意搭理她。 無論是申請換宿舍也好,跟老師報告也好,臨近高考,這件事不了了之。我大概知道,這件事應該是程婉的父母買通了某個舍管或者學生做的,學校的老師也被程婉那個富有又疼愛女兒的父親買通了吧。 book18.org

休息不夠導致精神萎靡,她的高考成績可想而知,難看到了極點,連大專的分數線也沒有達到。 book18.org

但是這一切,卻換不回程婉受到的侵害。我在大學期間和程婉的母親通過電話,得知程婉的情況一直不好,以前開朗的程婉,變得沉默寡言,晚上噩夢不斷。 book18.org

和男友也分手了,在新學校上學也斷斷續續的。 book18.org

從此,她在我的人生中,徹底消失了。 book18.org

既然我重生了,那這一切,我也想試著改變。 book18.org

我心事重重的踏上了前往縣一中的公交車,一路上思索著如何改變這一切的辦法。 book18.org

【未完待續】 book18.org

第二章 意外的相遇 book18.org

(6) book18.org

我坐在公交車上,一邊戴耳塞聽著歌,一邊跟表妹發著信息。 book18.org

剛剛收到她的信息,說自己先提著行李到宿舍去,讓我直接去宿舍找她。「嫻靜樓307嗎。」我想起我們中考的時候,考場也是縣一中呢,一晃已經18年了。我記得當初有些初中同學也在縣一中上學,不過約在一起玩的時候也是在商場或者步行街逛、或者去糖水店閒聊。 book18.org

再次踏入縣一中的大門,恍若隔世。 book18.org

因為是新生報道期間,走進校門格外容易,保安只是簡單的詢問,我把表妹的信息報上去,說過來看看自己的表妹,就放行了。 book18.org

縣城的各個高中校服款式都是統一的,只有胸口左側的校徽不一樣。如果我穿著高級中學的校服過來,可能保安就直接放行了吧。但是對於我這個早已經脫離校園太久的人來說,還是穿自己的衣服來得習慣一些。所以之前返校的時候,帶了一整箱自己的便服。 book18.org

雖然已經重生快大半個月了,走進校園氣氛濃厚的地方,依舊感覺沒有習慣,仿佛這一切都是前前前世才有的感覺。 book18.org

手機里放著的歌,已經切換到了中島美嘉的《雪の華》。歌詞已經走到「寒風漸起」那一句,剎那間,我感覺在這個世界上是如此孤獨。明明是17歲的樣貌,但是靈魂卻已經是33歲,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早已衰老的樣子,一切有又那麼一點格格不入。 book18.org

一邊任由自己的思緒飄遠,一邊隨意漫步在校園中。 book18.org

有點奇特,但又莫名的享受這樣子的氛圍。啊,突然記起了2015年,有一支股票會漲,要早做準備。我從挎包里拿出一本帶鎖的筆記本,順手把股票的名字記在了本子上。重生以來,我會儘量的回憶這15年的經歷,能想起來的,都記在了這本本子上。 book18.org

可惜啊,平時沒有關注彩票那些,不然靠著彩票就可以發家致富了。像世界盃之類的球賽,我也不愛看,真的是……就連突然記起的這支股票,還是結婚後老公告訴我的,2015年,剛畢業不久的他就靠內部的小道消息,獲得了第一大桶的金。他把這一大筆錢存在銀行里吃利息,就連我們在市區的房子,也是從這一筆錢里拿出來買的。 book18.org

本子裡還記著周圍一些未來房價會漲的地區,雖然現在買不起,但是總得記著。還有一些在未來眾所周知一定會漲的股票,在未來大家都知道,不過現在嘛,當然只有我知道。 book18.org

既然重來一次,對自己好一點,那有何妨。 book18.org

.book18.org

(7) book18.org

我沒有穿校服,而且如果按照重生前的風格來打扮的話,卻又太過於成熟。就選擇了一套比較顯得年輕服飾,扎著馬尾,上身穿著白色短袖襯衫,左邊胸口的口袋上沿印著一隻露出半個腦袋的小貓,搭配著純黑色的及膝短裙,腳上穿著黑白雙色的帆布鞋。不過我對自己現在戴著的眼鏡有些不滿,當年的自己居然喜歡戴這樣顯得老氣橫秋的眼鏡。得找個機會重新配一副,這段時間也就將就了。(Ծ‸Ծ) book18.org

2009年的縣城,喜歡穿裙子的學生其實很少,大多數都穿牛仔褲。可是我不行,夏天穿褲子感覺很悶熱,在學校穿校服也就算了,既然在不需要穿校服的場合,何必委屈自己呢。我的打扮應該還好,雖然吸引了不少眼光,小屁孩們,眼光都在看我的腿,哼。我最自豪的地方還有一點,那就是身為一個吃貨卻永遠吃不胖,身材永遠良好。 book18.org

也有穿著一中校服的學生過來問我是不是今天報道的新生,我都一一婉拒了。 「嫻靜樓嫻靜樓,啊有了,終於到了。」一中的校園比高級中學的要大不少,當然我是一個路痴,把時間全花在了找路上面。這一點即使重生以後,也沒有改變。 book18.org

女生宿舍的布局跟我們學校的其實差得不遠,都是單獨用鐵柵欄圍成一個單獨的院子,幾棟宿舍樓錯落有致的分布在院子內,一樓的大晾衣杆上晾曬著一些被子。而宿舍樓上的陽台和走廊上,則晾著衣服,這一棟應該就是高二升高三的那些學生居住的宿舍樓了。 book18.org

啊這,這也太大膽了吧,我看到二樓的某個陽台上,晾著兩三條性感的丁字褲,而且還是半透明蕾絲邊的那種款式。現在的高中生這麼習慣的嗎?雖然戀愛和結婚的時候,老公陸續給我買了很多性感的內衣和絲襪,家裡的衣櫃放了四五層抽屜,但是一般都用在性愛調情上面,當做日常穿還是很少的。想想某個高中女生,例如學校的校花,老土的校服下穿著性感到極致的內衣、丁字褲和弔帶絲襪,不行不行,這感覺太~悶騷了o(*//// ▽////* )q要不,我下次也試試book18.org

這麼穿? book18.org

把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揮出腦海,我走到了女生宿舍的院子大門前。從包里掏出手機,想發信息問問表妹,要不要我上樓幫忙,還是已經收拾好了。 不過當我掏出手機的時候,注意到了女生宿舍大門前草坪上的長椅子,坐著一個穿著一中校服的男生,正躲在樹蔭下,手上拿著PSP奮戰著。 book18.org

我此時如同一道電流穿遍全身上下,手機也沒有握穩,直線下墜,幸好手機殼有一條長長用來掛脖子的帶子,穩穩地套在手腕,整部手機如同鐘擺一般晃動著。 book18.org

.book18.org

(8) book18.org

這個坐在椅子上的人是張思凡。 book18.org

既不是結婚以後的那個微微發福的樣子,也不是當初大學畢業照上那種顏值的巔峰期。但是我依舊一眼就認出來,這個人就是我未來戀愛一年多、結婚三年,陪伴我走過四年人生的丈夫。 book18.org

我想起來了,他的高中就是在一中,當初我第一次帶他回家,表妹喊的不是姐夫而是學長。我捂著額頭,連這個都忘記了啊。 book18.org

我們倆是同一年出生的,年級也一樣。我媽和我未來的婆婆是初中和高中的同學,據說小時候我媽還帶著我去過他家,在很小的時候就見過面,當然這段記憶可能因為當時太小,我倆都沒有印象。小時候我們只見過這一次,再次見面,已經是我28歲的時候了。 book18.org

當時我們倆的母親都加入了催婚大隊,相互一聊天,發現對方的孩子都沒有對象,然後就嘗試把我倆撮合到一起。雖然不是一見鍾情,但也算一見如故。可能是因為大學畢業以後在外地工作太久,生活中都是普通話,此時身邊有一個可以用家鄉話聊天的對象,令我倍感溫暖。 book18.org

就這樣順理成章的戀愛,然後踏入婚姻。他在市政府做一個小小的公務員,而我在一家公司做電商。婚後的日子雖不是一帆風順,但也沒有大風大浪。結婚數年依舊恩愛如初,就是會被四個退休的父母催著生孩子。 book18.org

回想起來,假如當初他的樣貌是剛剛大學畢業的樣子,我或許會一見鍾情也說不定。我看過照片,剛走出大學校園的他,顏值是真的能打(* / ω\* ) book18.org

但是現在,他還是一個17歲又略帶青澀的……小屁孩子。現在還瘦的跟電線桿似的,身為一個吃貨,他的體重從大學時期一直到結婚後,簡直是維持上漲趨勢永不停歇,只有剛剛大學畢業那段時間,真的可以。 book18.org

哦不對,他剛剛過完生日沒幾天,已經18歲了。好像,他的體重上漲,我那一手點到滿級的烹飪技能也有貢獻幾分力量來著。 book18.org

.book18.org

(9) book18.org

我悄悄走到他的背後,他入神的樣子,並未注意到我悄悄的靠近。 book18.org

果然是怪物獵人! book18.org

當初結婚以後,身為吃貨的他自然也掌握著一手烹飪技能,我們周末的愛好,除了一起做好吃的東西以外,就是一起玩怪物獵人。把我這個以前從未玩過遊戲的人,帶到一周不玩就手癢,真是…… book18.org

去年國慶節,7天時間一句話可以概括完,在家吃飯睡覺玩遊戲啪啪啪。 不對不對,現在是2009年。 book18.org

現在的他,自然是比三十多歲的時候反應敏捷,像躲技能、貪刀之類的都比較快。但是經驗卻沒有以后豐富,那時候的他輕輕鬆鬆,現在卻左支右絀。 此時霸龍一個掃尾,直接貓車。 book18.org

「噗」,我一下子沒忍住笑出了聲。 book18.org

他這才發現我在背後看了好久,回頭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book18.org

「你剛剛最後一刀太貪了啦」,我從包里掏出PSP,「要幫忙嗎?同學。」 我順勢坐在他身邊,待兩台機子的無線網絡順利連接上。「你,不是我們學校的吧。」他沉吟了一小會兒:「我從來沒在學校見過有女生用PSP玩遊戲的,如果說你是新生也不像,太悠閒了。」 book18.org

「……嗯,我高級中學的。」話說距離上次我誤撥他的手機已經過了十幾天,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早就忘記這碼事了。「我表妹今天剛來報道,我過來看看她。」 book18.org

我看著他的臉,跟我們認識之後相比,現在的他真的好瘦啊,體重估摸著也就一百斤出頭,而且現在還留著比一般男生要長一些的頭髮,不像以後那短短的寸頭。 book18.org

「那你表妹呢,你不去她宿舍看她,在這看我玩遊戲?」啊!!現在的他直男到這種程度嗎?ヽ(`Д´)ノ ┻━┻跟我記憶中那個帶點死皮賴臉的溫柔男生,book18.org

根·本·不·一·樣啊。 book18.org

「只是看到你在玩怪物獵人,稍稍感興趣啦。坐在女生宿舍前玩遊戲,在等女朋友嗎?」話說我又在說些什麼啊,明明知道他高中三年沒有女朋友。不是不是,這個對話可以自然而然的進行。 book18.org

就這麼假裝不知道的問他好了。 book18.org

「不,我也在等我表妹,她也是剛來報道,女生宿舍我進不去,只能幫她把行李提到樓下,現在在等她。」 book18.org

那還好,我心裡隱隱的害怕,因為我的重生會導致他也有變化。不過我在想些什麼啊,就算他沒有女朋友,現在的他也不會喜歡我啊。他喜歡我這種類型的女生,要等到以後才會發生的事情啊。 book18.org

「我邀請你了,你接受吧。」 book18.org

乾脆利落的幫他搞定這個任務,迎著他崇拜又帶點羞澀的目光,我倍感受用。 我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裙擺,「我進去看看我表妹,你表妹在哪棟啊,我也幫你去看看唄。」他的性格和樣貌比起以後有所變化,在面對他時,我的內心依舊有一股莫名的親近感。 book18.org

「嫻靜樓307,不過應該不用麻煩你了,她已經上樓好久,估計該出來了。」 book18.org

「誒!!你表妹跟我表妹同宿舍啊,我去,這麼巧的嗎?」我掏出手機再看了一眼老妹的信息,『嫻靜樓307』清楚寫在手機螢幕上。 book18.org

「我表妹說她快下來了,讓我在門口等她。」他看了一眼手機,「對了,在下張思凡,請問姑娘芳名。」突然轉換台詞風格又是什麼鬼啊,我伸出左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book18.org

「奇怪,沒發燒啊。好了不開玩笑啦,小女子姓王,閨名思婷,見過張公子。」 book18.org

.book18.org

(10) book18.org

「哥,你這也太快了吧。我就上去放個行李而已。」 book18.org

我回頭一看,果然是我未來的小姑子,郭宸。現在的她還是清爽的短髮運動少女風格,跟以後的長髮不太一樣,但是性格卻變化不大。旁邊的正是我的表妹陳羽珊,自從重生以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 book18.org

她們既然是一個宿舍,那麼走在一起也是理所應當。 book18.org

「姐姐,你說來看我,結果卻跟學長聊起來了啊,謝謝學長幫我拖行李箱。」不愧是未來的新娘和伴娘麼,連吐槽風格都如此相似。說起來郭宸結婚的時候,羽珊還是其中一位伴娘,我倒是不知道她們原來高一的時候是舍友。 book18.org

「你幫珊珊提的行李啊?」 book18.org

「嗯,剛剛在新生報道處排隊的時候,就排在我們後面,我注意到了她倆是同一個宿舍的。反正一個人的行李也是拿,兩個人的也沒差。」他笑了笑,「不過我卻不知道是你的表妹。」 book18.org

「真的謝謝學長啦,我也好想有個哥哥。」 book18.org

「小丫頭,姐姐我來晚了,你就嫌棄啦。」 book18.org

「還說這個呢,明明說好來看我的,卻在半路跟學長聊起天來,我不管,生氣了。請我吃雪糕。」 book18.org

-學校超市門口- book18.org

四個人坐在超市門口的座位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其實主要是兩個小丫頭講得多,思凡兄弟不知道拿著手機在看什麼新聞,別看他在熟人面前很健談,但是在剛認識的人面前,就一個寡言少語,非得別人主動搭話才行,整一個呆子。 book18.org

而我則不知道該說啥,一邊看著旁邊來回的行人,一邊咬著吸管魂游天外。 …… book18.org

「對對對,你也去過那家店啊,好黑的。」 book18.org

「是的啊,衣服又貴質量又不好,就看起來好看而已。」 book18.org

…… book18.org

「咦,珊珊你媽媽也是隴村鎮的人嗎?我媽也是呀。」 book18.org

「對啊對啊,下次去我姐家摘荔枝唄,她家果園的荔枝特別好吃。」 說起來我也好久沒吃到自己家的荔枝了,前世畢業以後一直在市區上班,自從奶奶去世以後,我有些睹物思人,基本上只有重要的節日和過年才回去幾天。後面父母年紀大了,退休以後也沒怎麼打理果園,家裡的荔枝園就漸漸荒廢了。 …… book18.org

抬起一隻腳,輕輕踢了一下坐在我對面的張思凡。「唔,幹嘛踢我?」我掏出PSP:「要不要來一局?」 book18.org

「奉陪到底。」 book18.org

結果,出門前說來看望表妹,出門後卻坐在超市前玩了一下午的遊戲。而且還差點沒趕上回家的末班車,將近7點才回到家。 book18.org

番外(無眠之夜) book18.org

- 家中·01:58- book18.org

我躺在床上毫無睡意,結婚以後,即使在這張1.2米的床上,也是兩個人擠在一起睡。在學校宿舍時還不覺得有什麼,但是回到家中,卻又有些不習慣。 摸出手機想發信息給張思凡,今天臨分別前互相交換了手機號碼——幸好他真的不記得大半個月前那個電話了,不然我就真的會尷尬到死。 book18.org

『睡了嗎,我睡不著』,想想估計他已經在夢鄉里遨遊了,又把這條信息刪掉。 book18.org

重新躺回床上,閉上眼睛。 book18.org

想起第一次那晚,一開始我因為害羞,強烈要求關燈。結果……雖然兩個人的理論知識很豐富,但是真刀實槍卻是頭一回,摸索了半天最後還是把燈打開。 在燈光下,兩個人裸裎相對,我鑽進被子裡,差點要說今晚先別做了,就先睡吧。他掀開棉被,兩隻大手把我緊緊摟住。 book18.org

「思凡,我怕、怕痛。」 book18.org

「我會儘量小心。」我枕在他的一隻胳膊上,他的另一隻手摟著我的腰肢:「婷婷的腰好細啊,小屁屁卻這麼翹,摸起來好光滑。」 book18.org

「哪、哪有,只是比較正常的曲線而已。不要這樣說,很羞人……」我的上半身被壓在他的胸前,乳房也被壓得變形。他身體傳來的氣息,快讓我喘不過氣來了。一根硬邦邦的東西,頂在我的小腹上面,我當然知道那是什麼,那股滾燙的溫度,讓我的呼吸也急促起來。 book18.org

他的手指慢慢挪動著,進入了臀瓣的縫隙之中,準確的找到了小菊花的位置,一上一下的揉搓著。自己平時清潔身體的時候,無數次觸碰過這裡,但是由別人來撫摸,感覺怪怪的。 book18.org

「那裡是……不要這樣摸啊,你、你是怎麼知道的。」身體不自覺的扭動,迎合著他的手指,菊花蕾和指肚的觸碰產生了異樣的快感,我的雙腿夾得緊緊的,清楚的感覺到,大腿根部漸漸濕潤了。 book18.org

「我說了哦,雖然沒有實踐過,但是我的理論知識很豐富的。」他將另一隻胳膊從我的腦袋與枕頭之間抽出,化成爪子的形狀攀向了我的乳房。我胸前這一對乳房體積不大,但是形狀卻很漂亮,而且皮膚也很嬌嫩。他的爪子正好將它掠入掌中,乳頭正好與掌心輕柔的摩擦著,我感覺有些慌亂,雙手都不知道往哪裡放才好。 book18.org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低下頭,將另一隻暴露在空氣中的乳頭含入嘴裡,舌頭靈巧的上下挑逗著,我的腦海頓時一片空白,還有幾分惱怒。 book18.org

「平日裡、接吻的時候……不見你的舌頭這麼靈活。」快感的湧入,讓我的話語斷斷續續的,迎接我的不是他的話語,而是更加激烈的動作。舌尖抵住乳頭摩挲著,時而用雙唇左右揉捏;而他的右手,其中一節手指早已慢慢進入了菊花蕾之中,用輕柔的動作進進出出。我情不自禁的上揚著腦袋,雙腿緊緊絞在一起,已經很明顯的知道,大腿根部的小穴中分泌出的愛液已經流淌出來,滴在床鋪上。 book18.org

突然他手指猛然從菊花中抽出,事出突然,我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嬌吟。他的手慢慢擠進兩腿之間的空隙,按著大腿根的嫩肉。「婷婷,你的大腿夾得太緊了,稍稍分開一點好不好」,他在我耳邊輕輕說著,灼熱的氣息直接呼在耳朵上,像催眠的魔咒一般,我不由自主聽從了他的話語,讓他的手掌長驅直入。 「我的肉棒,你要摸一摸麼,先習慣一下」,當雙手觸碰到那粗壯的男性象徵,那股微微顫抖的滾燙溫度,讓我的雙手差點退縮。左右手配合將包皮擼下來,讓他的龜頭徹底暴露在空氣中,一隻手半握著肉棒輕輕擼動;右手撫摸著他那個蘑菇狀的龜頭,食指和無名指觸碰著龜頭根部和包皮之間的縫隙,而中指則輕輕揉搓著龜頭頂部的裂縫,隨著我的撫摸,裂縫中分泌出了一絲絲黏黏的液體。 而他的手掌已經在我的雙腿之間作亂很久了,強烈的快感清晰的印在我的腦海之中,旖旎的氣氛下,我的動作也愈加溫柔。 book18.org

我的動作很輕很輕,即使這樣,他也有些受不了。「婷婷,你這是從哪裡學來的?」 book18.org

「我的知識理論同樣也很豐富啊。」我甩給他一個挑逗的眼神,AV又沒少看,根本不想裝純潔。 book18.org

到這裡估計他也忍耐到了極點,雙眼蓬勃的慾望已經快徹底把我吞噬了,他把我的身體放平,我的雙腿也順從的分開,突然我想到了什麼。 book18.org

「套子,套子。」我指著床頭,那盒為了今晚準備的保險套。 book18.org

「婷婷,這是我們的第一次,難道你不想做得徹徹底底嗎,要是你懷孕了」,他的臉上掛著溫暖的笑意:「那我們明天就去領證啦。」 book18.org

「你個傻瓜,明天周日,民政局放假。」 book18.org

「那就後天去,後天周一。」 book18.org

既然不想戴,那就算了。「那,進來吧。」期待和渴望,使我的聲音已經變調,話語間已經情不自禁帶著一絲嬌喘。 book18.org

還沒等我做好心理準備,一股撕裂的疼痛感已經從我的小穴中傳來,粗大的肉棒頃刻間刺入我的小穴,穿透了我象徵純潔的處女膜…… book18.org

「啊,好疼,你個壞蛋,不是說會溫柔點的嗎?」我感覺自己的下體快要裂開了,之前旖旎的快感仿佛頃刻間消退,只剩下疼痛的感覺。 book18.org

「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了。」 book18.org

「真的好疼,你欺負我,我不做了。」淚水忍不住涌了出來,順著眼角流下,我從小就怕疼。他俯下身來,用手捧著我的臉,輕輕吻著淚水流過的地方,「我慢慢來,好不好?」然後也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吻上了我的雙唇。 book18.org

隨著他的動作,先前消失的快感漸漸又取代了疼痛,傳遞到整個身體,我緊緊摟著他的脖子,雙腿也纏上了他的腰間,我記得動作是這樣的。迎合著他的抽插,我也扭動著自己的身軀…… book18.org

…… book18.org

「婷婷你知道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喜歡上你穿著黑絲的美腿了。」 「你個色狼,我早就知道了。每次見面就盯著人家的大腿看。啊,別亂摸。」那幾乎沒有掩飾的眼神,我早就一清二楚。 book18.org

「可是你今天沒有穿啊,總感覺有點缺陷。」他在我的臉蛋上順勢親了一口,那摸著我大腿的手從一開始就沒有停過。 book18.org

「那,那明天我穿給你看。不、不要再亂動了,別,求你了,再來一次的話……我受不了了。」我整個人被他從背後摟著,那根已經發泄過一次的肉棒還硬挺挺的留在我的身體內,不時抖動著,我剛剛高潮過的身體特別敏感,將所有的觸感都清晰的彙報給大腦。 book18.org

「嘴上說著不要,可是你的小穴卻在不停的收縮夾緊,還越來越濕了呢。」 「不是的,不要這些話。這都是你剛剛射進來的……啊~」下體一陣涼意傳來,原來是趁著我在說話,乾脆利落的抽了出去,一陣難耐的空虛感讓我的小腹不停抽搐著,「不要突然就拔出去啊……進來啦,插進來啊……」 book18.org

「老婆大人有命,怎敢不從?」 book18.org

…… book18.org

當我從回憶中清醒過來,我已經張開大腿,渾身發軟的癱倒在床上,一隻手在兩腿之間快速的進進出出,另一隻手指揉捏著自己的乳頭,口中呢喃著他的名字。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