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海神鷹 (2)作者:移花貓

簡體

【濱海神鷹】(2) book18.org

作者:移花貓 book18.org

2022/10/29發表於:sis001book18.org

是否首發:是book18.org

字數:6,932 字 book18.org

             第二章:TNT炸藥 book18.org

  列車在鐵軌上疾馳,此時留在九號車廂里的幾名劫匪還在仔細地搜索著大隊長所說的「貨物」。 book18.org

  燕雙鷹從兩節車廂的連接處悄悄地探出頭來,觀察到九號車廂的過道里有兩名警戒的劫匪,分別站在車廂的前端和中間位置,趁他們不注意,他閃身躲進九號車廂後端的空包廂里。 book18.org

  隨後,燕雙鷹拿起包廂桌上的煙灰缸,看準時機將煙灰缸扔到了過道上。   「誰?!」 book18.org

  站在中間位置的那名劫匪立刻被吸引過來,他「謹慎」地將頭伸進這個扔出煙灰缸的包廂里查看,卻沒想到包廂的推門突然間關上,將他的腦袋死死夾住,這名劫匪還沒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響,一把鋒利的匕首就從天而降插進了他的天靈蓋。 book18.org

  燕雙鷹閃電般的突襲讓這名劫匪還保持著站立的姿勢,他蹲下身子將劫匪裝備在腿袋裡的匕首輕輕抽出拿在手裡,然後躲在門後等待著下一位過來自投羅網。   果然,過道里站在車廂前端的劫匪轉頭髮現剛才還離自己不遠的同伴此刻到了車廂後端,還把頭伸進了包廂里,不知道在看著什麼,居然半天沒動靜。他禁不住問道:「哎!老包,看什麼呢?!」 book18.org

  也不知這個死老包被包廂里什麼好東西迷成這個樣子,這名劫匪忍不住一邊走過來一邊問道:「老包,你聾了?!問你話呢!」 book18.org

  他走近過來,用手在老包身體上一推,並說道:「老包,叫你呢!」   可沒想到這輕輕一推讓斷了氣的老包立刻倒在了地上,包廂的門也順勢被屍身帶開,不禁將這名劫匪嚇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book18.org

  躲在包廂里的燕雙鷹趁機一個箭步,左手揪住他的領口,右手使用剛才從老包身上得來的匕首刺進了這名劫匪的脖子,瞬間又無聲無息地解決掉了一個。   燕雙鷹左手並未放鬆,右手也揪住劫匪的衣服將這具屍體挪到過道上,他一腳踢開過道牆壁上的摺疊座位上的襯子,將摺疊椅子放平,接著將這具屍體放到椅子上,讓其倚牆坐穩,又做出了一個完美的誘餌。 book18.org

  不出所料,過了一小會兒就從車廂前端的包廂里走出一名劫匪,他看到車廂後端的過道上坐著自己的同伴,忍不住問道:「阿六,不是老包警戒嗎?怎麼換成你了?」 book18.org

  和之前的情況一樣,見阿六坐著沒反應,他邊走過來邊問道:「哎,問你話呢,怎麼不回答?!」 book18.org

  待這名劫匪走到阿六身旁,只見包廂里的燕雙鷹將床單捲成布條向外擲出,那床單像有生命的觸手一般迅速地纏住了他的脖子,接著燕雙鷹抽身一帶將這名劫匪拉進包廂里,雙手使力,用床單將他活活勒死。 book18.org

  「找到了!我找到了!」 book18.org

  就在這時,一個無比興奮的聲音突然從九號車廂的五號包廂里傳了出來。   只見五號包廂里,那個藏在床下的手提箱終於被找到了,一名劫匪把它平放在床上打開,手提箱裡原來放著兩塊四四方方的金屬物件。 book18.org

  發現它的這名劫匪興奮地拿起其中的一塊,用顫抖的手指輕輕撫摸著,緊張而興奮的表情顯露出內心的狂喜,他忍不住又扯開喉嚨大叫:「老包,阿六,老李,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book18.org

  得意忘形的他並不知道這幾個同伴已經到閻王爺那兒報到去了,而送他們去報到的人此時已悄然來到了自己的身後。 book18.org

  「快去向大隊長報……」 book18.org

  興奮而激動的呼喊還未說完,這名劫匪的臉被一隻手狠狠地按進箱子,額頭更是重重地磕在了箱框上。 book18.org

  這名劫匪摸著被撞疼的腦門急忙轉過身來,發現背後的人既不是老包,也不是阿六,更不是老李,他驚恐地問道:「你……你是誰?!」 book18.org

  「你還是自己去給大隊長報信吧,」燕雙鷹朝這名劫匪身後的車窗抬了抬下巴,並說道:「從外邊走比較近。」 book18.org

  說完燕雙鷹一個正蹬腿,這名劫匪頓時連人帶窗一起飛出了車廂,發出的慘叫被列車的長鳴瞬間淹沒。 book18.org

  擺放在床上的手提箱立刻吸引了燕雙鷹的注意,他不禁伸手將手提箱裡的物件取出並仔細觀察起來。 book18.org

  這是兩塊亮呈呈的鋁製模板,上面的紋路清晰而細膩,不僅有圖案,還有數字和文字,只是這些圖案、數字和文字都是反的。 book18.org

  燕雙鷹一邊觀察一邊將模板上的數字和文字小聲念了出來:「中國人民銀行……一千元……」 book18.org

  從劫匪們的表現可以看出,這個手提箱裡的東西肯定十分重要。燕雙鷹決定將它帶走,他把模板重新放回,拿著手提箱退出了五號包廂。 book18.org

  燕雙鷹舉槍繼續往前走,在車廂最前端的包廂,他發現了於科長和那兩名戰士的遺體。 book18.org

  看著這位戰友早已冰冷的軀體,燕雙鷹含著熱淚悲憤地說道:「老於,你們的血不會白流!相信我的話,殺害你們的人會付出十倍的代價!」 book18.org

  接著,他從於科長胸前口袋裡掏出證件,站起身向三名烈士的遺體莊重地敬禮。 book18.org

  「嗚——」蒸汽機火車頭的長嘯仿佛也是為這些英勇犧牲的同志們而發出的悲鳴。 book18.org

           ***  ***  *** book18.org

  疾馳的列車在經過一個橋樑後,又行駛了一會兒,便緩緩地停了下來。   隨後,大隊長領著幾名劫匪跳下列車,站在車頭旁仿佛在等人。 book18.org

  一名劫匪指著鐵路旁的蜿蜒小路向大隊長說道:「大隊長,就是這兒。」   大隊長命令道:「去,看看葛彤到了沒有。」 book18.org

           ***  ***  *** book18.org

  停穩的列車車頂上此時出現了一道人影,正是從九號車廂里殺出來的燕雙鷹。只見他一手拿著司登衝鋒鎗,一手拿著手提箱,沿著車頂向列車車頭靠近。手提箱沉重且累贅,攜帶不便,他在經過五號車廂時,用匕首將車頂通氣孔的氣窗蓋板挑開,將手提箱藏在了裡面的夾層。 book18.org

           ***  ***  *** book18.org

  「大隊長!大隊長!送貨人到了!」 book18.org

  跑去接應的那名劫匪一路小跑趕了回來,身後跟隨的是一輛軍用卡車。   而此時,燕雙鷹已沿著車頂悄悄地接近了過來。 book18.org

  從軍用卡車上跳下來幾個戴圓頂帽,穿黑色西服的大漢,為首的那人留著兩撇整齊的鬍子,向大隊長抱拳打招呼:「來了,奇駿兄!」 book18.org

  大隊長也抱拳回應道:「葛彤老弟!」 book18.org

  叫葛彤的人指著卡車後面裝載的物品,得意地說道:「你看,一噸上好的TNT送到,這回該夠用了吧?!」 book18.org

  「好!葛彤老弟,乾得好!」大隊長大聲讚許並點了點頭,又回身向那名卑鄙的「人質」命令道:「劉全,叫弟兄們卸車!」 book18.org

  劉全立即帶領其他劫匪爬上卡車卸貨。 book18.org

  大隊長用堅決而乾脆的語氣說道:「葛彤老弟,回去告訴處長,請他放心!我一定把上海火車站夷為平地,將那裡所有的共產黨都他媽送上西天!」   「好啊!奇駿兄,那我們就等候你的好消息了!」葛彤聽得興奮不已,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問道:「啊還有,貨找到了嗎?!」 book18.org

  大隊長顯得信心十足,揮著手說道:「弟兄們正在搜查。你放心,只要在這列火車上,它就跑不了!」 book18.org

  葛彤點頭道:「野鴨子的情報絕對準確,處長讓我囑咐你,一定要將貨帶回去。」 book18.org

  大隊長說道:「回去告訴處長,請他放心!」 book18.org

  過了一會兒,葛彤一看炸藥已被卸完,便抱拳說道:「好,那先告辭了。」   大隊長也抱拳道:「拜託了。」 book18.org

  「走!」 book18.org

  葛彤向手下人大喝一聲,坐上卡車打道回府。 book18.org

  大隊長隨後命令道:「劉全,讓弟兄們將炸藥抬上火車,按原計劃等分為十份,每節車廂一百公斤。」 book18.org

  「是!」劉全立刻立正領命,並招手指揮著手下幹活:「快!」 book18.org

  看著炸藥也快搬完,大隊長突然問道:「劉全,怎麼搜查九號車廂的弟兄還沒有找到貨?!」 book18.org

  劉全答道:「還沒有回報。」 book18.org

  大隊長罵道:「真他媽廢物!炸藥安頓好之後你帶人去看看,這麼長時間了,搞什麼鬼!」 book18.org

  偷聽到這個喪心病狂的計劃,躲藏在車頂上的燕雙鷹不由得暗暗心驚,他立刻沿著車頂悄悄地返回列車車尾。在車頂上經過五號車廂時,燕雙鷹突然隱約聽到下面車廂里傳出人質的哭喊聲和劫匪的辱罵聲,他不禁停下腳步,利用劫匪們在攻入車廂時在車頂的通氣孔上留下的繩索,倒掛著身體在車窗外看到了集中在五號車廂里的人質。 book18.org

  確認了人質所在的車廂後,燕雙鷹拽緊繩索回到車頂,繼續跑向列車車尾,進入了最後一節餐車車廂。他要趕在劫匪過來搜查前,搜集更多的武器和彈藥來消滅這些罪惡的歹徒。 book18.org

  TNT炸藥被全部抬上列車後,火車頭髮出一聲長鳴,列車又緩緩開動起來。   在餐車車廂的廚房裡,燕雙鷹製作了一個威力巨大的定時炸彈,他將吧檯上一瓶烈酒打開瓶蓋,點燃,再放進大高壓鍋中封好鍋蓋,然後點燃灶台,讓高壓鍋開始慢慢加熱。 book18.org

  接著,燕雙鷹又從劫匪屍體上找到一圈繩索,補充了彈藥,並多撿了一支衝鋒鎗掛在肩上。做好準備之後,他再次向車頭方向走去。 book18.org

  在經過九號車廂時,燕雙鷹突然聽到就在剛才拿到手提箱的五號包廂里傳出了一些聲響。他悄悄地摸到包廂門口,發現裡面站著一個穿著黑白色旗袍的女人。   這女人好像正在全神貫注地找尋著什麼東西,絲毫沒有發現有人從背後接近。燕雙鷹的槍口無聲無息地抵在她的後腦勺,頓時讓她大吃一驚。 book18.org

  女人驚恐地說道:「別!別,別開槍!」 book18.org

  燕雙鷹冷冷地問道:「你是誰?」 book18.org

  女人回答道:「我……我是乘車的旅客,我叫余茹萍。」 book18.org

  燕雙鷹微微皺起眉頭,輕聲說道:「是旅客?!」 book18.org

  他略一遲疑,將槍口放下,並回身拉上了包廂的門。 book18.org

  叫余茹萍的女人轉過身來,看到燕雙鷹又大吃一驚,說道:「是你?!」   燕雙鷹一邊從門縫裡觀察著外面過道上的動靜一邊問道:「你認識我?」   余茹萍定了定神,說道:「當然不認識,不過在南京火車站看到你被大軍押上了火車。」 book18.org

  燕雙鷹隨口應道:「原來是這樣。」 book18.org

  確認過道外面安全後,燕雙鷹拉開廂門,帶著這個叫余茹萍的女人一起走了出來,並向前面的車廂繼續前進。 book18.org

  跟著他身後的余茹萍開口問道:「聽他們說,你是上海青幫的大哥,是嗎?!」 book18.org

  燕雙鷹反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book18.org

  沒想到余茹萍還很鎮定,她清晰地敘述道:「剛才大軍和劫匪在這裡發生激戰,我嚇得趕緊躲到六號包廂的行李架中,這才躲過了壞人的搜查。幾分鐘前車停了下來,我聽到外面沒有動靜,趕緊從行李架上跳下來,準備開車門逃走。結果車門打不開,所以只能又回到這裡了。」 book18.org

  燕雙鷹一邊仔細地聽著,一邊小心謹慎地向前方走,不知心裡在想著些什麼。   見他不搭話,余茹萍問道:「那……那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book18.org

  燕雙鷹怕說出來會嚇到她,笑了笑還是沒作聲。 book18.org

  余茹萍接著又問道:「這些壞蛋為什麼要劫火車呀?!」 book18.org

  燕雙鷹沒有回答她這一連串的問題,開口說道:「剛剛我聽他們說,要將這列火車和上海火車站一起炸掉。」 book18.org

  「啊?!」余茹萍嚇得花容失色,急忙問道:「炸掉?!」 book18.org

  青幫大哥燕雙鷹冷哼一聲,狠聲道:「他們炸上海火車站、炸共產黨那不關我的事,可想要連我一起炸掉,那就看他們腦袋夠不夠結實!」 book18.org

  余茹萍驚問道:「那你要跟他們斗?!」 book18.org

  燕雙鷹咬著牙說道:「我要把他們全宰了!」 book18.org

  但余茹萍顯然對這個計劃沒什麼信心,支吾著說道:「可是……只有,只有你一個人……」 book18.org

  燕雙鷹把頭轉過來看了看她,微笑道:「現在有兩個了。」 book18.org

  余茹萍微微一愣,突然意識到這位青幫大哥說的兩個人也包括她自己,驚恐的情緒不禁油然而生,連忙用發顫的聲音說道:「我……我可什麼都不會。」   燕雙鷹把自己手裡的司登衝鋒鎗遞了過去,說道:「這是一支全自動衝鋒鎗,子彈已經上膛了。」 book18.org

  余茹萍雙手接過衝鋒鎗,上上下下看了兩遍,向燕雙鷹睜圓了眼睛問道:「你要我殺人哪?!」 book18.org

  燕雙鷹把掛在肩頭的衝鋒鎗持在手上,嘴角勾出一絲壞笑,調侃道:「我沒說讓你殺人,只是給了你一支槍。你要想拿著槍被別人殺死,我當然也沒有意見。」 book18.org

  接著他換了一副嚴肅認真的表情,沉聲道:「記住!想要活命就跟著我!」   說罷,便朝前面的八號車廂走去。 book18.org

  余茹萍此刻也別無他法,只好壯起膽子,戰戰兢兢地端著衝鋒鎗跟了上去。            ***  ***  *** book18.org

  大隊長布置好裝配和安放炸藥的任務後,便率領著劉全和一隊劫匪向車尾走來,他們一走進九號車廂的過道就發現了車廂後端那個坐在摺疊椅子上並倚靠著牆的「道具人」阿六。大隊長立刻扯起嗓門向他大聲問道:「阿六,找到貨物沒有!?」 book18.org

  一隊人向阿六越走越近,但他卻呆呆坐著一點反應都沒有。 book18.org

  大隊長突然感到情況有些不對,向阿六問道:「問你話呢!你怎麼……」   話還未說完,走在前面的劉全靠近過去將阿六的身子掰正過來,竟發現他已是個嘴角流血的死人! book18.org

  再轉身一看,對面包廂里還躺著同樣早已死透的老包和老李! book18.org

  「這……」 book18.org

  一隊人頓時冷汗直冒,大隊長這下感到情況大大的不對。 book18.org

  同伴可怖的死相讓劉全心頭髮抖,他不禁大叫道:「誰,誰?誰幹的?!」   大隊長馬上反應過來,大喊道:「車上有餘勇!讓弟兄們小心!」 book18.org

  在他的命令和指揮下,劫匪們迅速分散開,對九號車廂的各個包廂進行仔細地搜查。 book18.org

  大隊長搜索到車廂前端的五號包廂,立刻發現了這裡的異樣。只見風呼呼地刮進沒有窗子的窗口,將窗簾布吹得啪啪亂擺,他冷靜地說道:「看起來這列火車上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個硬手子。」 book18.org

  身旁的劉全問道:「大隊長,你怎麼知道的?」 book18.org

  「不難看出,我們走後,這裡發生了激烈的搏鬥。」大隊長沉聲給出結論,他指著窗口分析道:「你看我們離開的時候,車窗還是好好的,可是現在卻被撞得粉碎。這就說明,有人從車裡摔了出去。」 book18.org

  「有人?!」劉全卻搞不懂了,連忙問道:「大隊長,會不會是殺死阿六他們的那個硬手子?」 book18.org

  大隊長搖頭道:「不!留下四個人搜查,三個死在外面,另一個不見了蹤跡,你說窗外死的會是誰!」 book18.org

  劉全眼神中閃露出恐懼,驚問道:「咱們的人?!」 book18.org

  大隊長狠聲命令道:「你立刻命令弟兄們全車搜查,一定把他給我找出來!」   劉全連忙立正領命:「是!」 book18.org

  就在劉全剛剛離開去前面幾節車廂傳達大隊長的最新指示時,九號車廂內傳出了一聲爆炸的巨響。 book18.org

  原來是燕雙鷹將一顆手雷拔掉了保險環後壓在老包的屍身下,只待過去查看的同伴翻動他的身體時,信管就被彈起來並隨之引爆。 book18.org

  可憐那個著了道的劫匪,「火光一閃,老三就飛上天了!」心有餘悸的同伴向隨後趕過來的大隊長報告時說到。 book18.org

  大隊長拳頭狠狠地砸在包廂的門框上,大罵道:「他奶奶的,我一定要宰了他!」 book18.org

  就在這時,他突然隱約聽到了後面的餐車車廂里傳出來一些動靜,大隊長連忙舉手示意手下人不要出聲,接著率隊悄悄地向那邊摸了過去。 book18.org

  他們進入空蕩蕩的餐車車廂,卻並沒有任何發現。仔細一聽,奇怪的聲音來自於餐車車廂後端的廚房裡,大隊長立即用手勢指揮著劫匪向發出聲響的廚房小心翼翼地靠近過去。 book18.org

  但令大隊長始料未及的是,當他的手下剛剛進入廚房,灶台上的高壓鍋承受不住長時間的加熱終於發生了劇烈的爆炸,緊接著又將灶台的瓦斯引爆,廚房裡的劫匪們被炸得發出一聲聲悽厲的慘叫。 book18.org

  此時列車正好進入隧道,整個餐車車廂突然一片漆黑,幾個沒被炸死的劫匪身上冒著火焰,跑出廚房在餐廳里上躥下跳。 book18.org

  「大家不要亂跑!滅火,快滅火!」 book18.org

  大隊長自己也驚恐不已,他那奮力指揮的聲音被這幾個冒火的劫匪發出的哇哇亂叫完全淹沒。 book18.org

  正當他們手忙腳亂地撲滅身上的火焰時,一條黑影從車窗外飛了進來。燕雙鷹的衝鋒鎗吐著火舌,向劫匪們傾瀉著憤怒的子彈。 book18.org

  大隊長見勢不妙,立刻大叫道:「他在那兒,快開槍!」 book18.org

  可手下劫匪哪裡反應得過來,連大隊長自己也差點被射過來的子彈擊中,慌亂之下他連忙抱著頭狼狽地跳進吧檯里躲避,而其他身上還冒著火的劫匪則在燕雙鷹的掃射下紛紛倒地斃命。 book18.org

  黑暗中,大隊長縮在吧檯里不敢現身。過了一會兒,列車駛出隧道,車廂又明亮起來,他這才慢慢從吧檯里探出頭來,發現餐車車廂里除了橫七豎八倒在地板上死去的手下,早已空無一人。 book18.org

           ***  ***  *** book18.org

  余茹萍端著衝鋒鎗,站在八號車廂和七號車廂的連接處焦急地等待著。幾分鐘前燕雙鷹讓她在八號車廂尾端的廁所里躲好,他卻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不久之後余茹萍在廁所的門後聽到劫匪一隊人經過,她不禁有些擔心,便悄悄地打開門來到了這裡向後面的車廂張望。不一會兒,余茹萍發現燕雙鷹從後面趕了過來,她連忙迎了上去問道:「怎麼樣?」 book18.org

  燕雙鷹向余茹萍遞過來一團衣物並急切地說道:「來,把衣服換上。快!」   時間已經非常緊迫,豐富的戰鬥經驗告訴他,列車上這些亡命之徒肯定會用最險惡最陰毒的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那些已經搬上列車的TNT炸藥隨時會被他們引爆,現在必須爭分奪秒往前面幾節車廂趕。 book18.org

  待到余茹萍換好一身列車員的制服,燕雙鷹打開連接處的艙門,沿著車廂外面的爬梯爬了上去,並向余茹萍大聲催促道:「快跟著我爬上來,爬到車頂,快!」 book18.org

  爬上車頂的余茹萍頂著風艱難地挪著步子,跟在燕雙鷹身後往前面車廂趕,但她那踉踉蹌蹌的樣子卻走得非常緩慢。 book18.org

  「快!快往前面走!快!」 book18.org

  現在可不是憐香惜玉的時候,燕雙鷹扯起喉嚨向她惡狠狠地吼著。 book18.org

  在燕雙鷹的不斷催促下,余茹萍堅強地站穩身子往車頭方向前行。 book18.org

           ***  ***  *** book18.org

  大隊長一路跑回到前面車廂,迎面碰到劉全一隊人,劉全立刻上前報告,說他們正在進行搜查。 book18.org

  大隊長說道:「不,不用了,他就在後面的車廂里。」 book18.org

  劉全一聽立馬來了精神,大叫道:「弟兄們,跟我來,宰了他!」 book18.org

  「等等!」大隊長把手一擺阻止了劉全,並帶著恐懼的神色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我能感覺到他是個可怕的人,我帶去的十幾名弟兄全都報銷了。」 book18.org

  「啊?!」劉全大驚,瞠目結舌地說道:「全都報銷了?!」 book18.org

  大隊長突然話鋒一轉:「炸藥的引信接好了嗎?」 book18.org

  劉全還沒反應過來,木訥地點頭說是。 book18.org

  「好!」大隊長非常滿意,接著臉上迅速顯露出陰狠之色,並大聲命令道:「所有弟兄退到前六節車廂,立刻引爆後面車廂中的炸藥!」 book18.org

  同樣歹毒的劉全立刻明白了過來,眉開眼笑地說道:「好,炸死他!」   「炸死他?」大隊長看向身後的車廂發出幾聲冷笑,狠聲道:「我要把他炸成碎塊!炸成灰燼!」 book18.org

  在大隊長的布置和指揮下,劫匪們來到第六節和第七節車廂的連接處,將車廂連接器分開,使整列火車從這裡漸漸分離成了兩段。 book18.org

  而這時在車頂上的燕雙鷹和余茹萍剛剛趕到第七節車廂的中端,兩段列車的間隙越來越大,眼看就要過不去了。 book18.org

  余茹萍突然感到一隻堅實有力的手臂緊緊環在自己腰上,而自己往前的移動速度也越來越快。 book18.org

  只見燕雙鷹緊緊地摟著她的身子大步流星地向前飛奔,最後在七號車廂的邊緣奮力縱身一躍,兩個人勉強跳到了前面六號車廂的車頂。 book18.org

  緊接著,就聽見身後一連串爆炸的巨響,列車後半段車廂被炸得火光四濺,濃煙直冒。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