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孽,半生緣 【半生孽,半生緣】 (2) 作者:貝黑萊特

簡體

. book18.org

【半生孽,半生緣】 book18.org

作者:貝黑萊特book18.org

2020/09/19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二章 重回噩夢 其二 book18.org

我從四點睡到九點,中途啥都沒吃,飢腸轆轆。常玉紅晚上也只吃了桶泡麵,到這個點也餓了。我倆就近找了家燒烤店,要了兩瓶啤酒,點了百來塊的東西,挑了僻靜的位置坐下。他還一口沒喝似乎就有了醉意。 book18.org

「媽的你小子老實說,你是怎麼做到的。」 book18.org

「嘖,哎呀哎呀,我這能跟你說嗎?說了我怎麼辦。」 book18.org

「那你他媽為什麼專門找上我?」 book18.org

「我瞅著你面善。」 book18.org

「去你媽的。喝酒喝酒。哎,不對,你他媽的未成年人,喝雞巴啤酒。」 我笑笑。把酒瓶子放到他面前。本來我就不喜歡喝酒,那兩瓶純粹是起到個烘托氛圍的作用,既然常玉紅這麼給我面子,我也就乾脆的把酒給他。 book18.org

「那常哥你替我喝吧,我去拿瓶雪碧。」 book18.org

「草,又被你小子陰了。」 book18.org

「請你喝酒你還不樂意啊。」我從冰櫃里拿了兩瓶大瓶裝的雪碧過來,放到桌子底下。 book18.org

「那我以雪碧帶酒。咱倆干一個,」 book18.org

「干!干!干!」 book18.org

我倆一直吃到深夜,他喝了六瓶啤酒,上了十來趟廁所。一路聊天說地的最後總扯不開彩票的事情。我心裡也樂,就一會兒告訴他我是天才初中生,琢磨出一套算法,能預測彩票數字,一會兒說我爺爺託夢,夜夜給我報一串數字,我偶爾經過彩票點發現剛好是彩票的中獎號碼,一會兒說我上面有人,能偷偷操控彩票的結果,一會兒又說我覺醒了特異功能,能預知短暫的未來。 book18.org

「你他媽的,你他媽的,啊?好小子。你別他媽編了,當我傻呢。」到最後,醉醺醺的他終於放棄追問。我倆專心致志的吃起燒烤。結果還沒吃到一半就都飽了。 book18.org

我將剩下的燒烤打包,扶著他回到店裡,爬上二樓。他搖搖晃晃的洗了個澡,渾身裸著就出來了,也不管我是不是住他那兒了,走到床前就啪的如死屍一般倒在床里沉沉睡去。我渾身都是燒烤攤的碳香味兒和肉味兒,也不好意思再蓋他的毯子,脫了鞋,穿上他鞋櫃里客人用的拖鞋,在衛生間沖了沖頭髮;洗了把臉。之後還是躺在塑料地板上。他的天花板貼滿了電影海報,但是現在熄燈了,只能看見外面星點光芒在膠紙上的反射。我開始著想下一步的計劃。 book18.org

第二天。我醒來。常玉紅已經把早點給我買好了。按照他平時泡麵度日的習慣來看,這頓早餐可以說是相當豐盛了。不僅有麵條,豆漿,油條,還有酸奶,蛋餅和皮蛋瘦肉粥。 book18.org

「早上好啊。」 book18.org

「大師!」他放下早點便要向我跪拜。我趕緊起身攔下他。 book18.org

「我先吃個東西,別的事兒再說。別叫我什麼大師,我叫顧學自,您比我大,叫我小顧就可以了。」 book18.org

「那,顧大師,那個,下一期的彩票……」 book18.org

「不著急不著急。對了,常哥,你這兒有我穿的衣服嗎?我想先洗個澡,有我用的毛巾和牙刷嗎?」我初中長得快,初三的時候長到一米七四,高中三年到沒怎麼長個兒,始終還是接近一米八的身高。身材勻稱,沒什麼肌肉也不是骨瘦如柴。找件合身的衣服不算難。 book18.org

「哦,好好好。都有都有。」他立刻打開衣櫃,拿出兩三件襯衫和一件黑色連帽衫。接著又從另一個柜子里掏出兩條純白的毛巾和一盒一次性牙刷。我選了件顏色接近校服那種藍色的襯衫,拿著牙刷和毛巾走進臥室。一番洗漱之後,穿上衣服出來。見常玉紅仍舊老老實實坐在床上,一臉恭敬的看著我。我低頭看錶。才早上六點。 book18.org

「那個常哥。我就直說了吧。」我坐到地上,和他面對面。拿起一根油條咬下一口。 book18.org

「如果我是成年人,我根本不會找別人做這事兒,賺大錢的機會誰不想獨享啊,你說對吧。」 book18.org

「你是說……」 book18.org

「我需要錢,需要很多很多錢。而且這錢不能被我父母知道,它們只能屬於我。但是我現在十六歲都還沒滿,根本辦不了銀行卡。即使滿了十六周歲,也沒法開通網上銀行。所以我即使有機會賺錢,也沒法拿到手裡。所以我需要一個成年人來幫我。」 book18.org

「你……你想要多少錢……」 book18.org

「彩票頭等獎一般是五百萬吧,扣掉個人所得稅是四百萬左右。這麼說吧。我直接告訴你下一期彩票的頭等獎號碼,你中獎之後獎金可以全部歸你,只要你相信我,並且,真誠待我我。我就不在乎這四五百萬。所以,你猜我要多少錢。」 「……草。你認真的?」 book18.org

「我告訴你號碼,你也可以不買,就看看是不是。但是你也知道,我現在是離家出走,時間不是很充裕……」我嘖了一聲,撓撓腦袋。走到他的電腦桌前,拿起原子筆寫下一串號碼。 book18.org

「就這個。」 book18.org

他哆哆嗦嗦的將那張便條接了過去。半晌沒說話。我默默地吃著油條,喝著豆漿,等待他的答案。 book18.org

「如果真的中了。我就幫你。你讓我幹啥都行……殺人放火不行。」 book18.org

「我也不瞞你。一旦中了彩有了第一桶金,我們就可以殺入股市了。」過去的我對股票可以說是一竅不通。就知道紅的是漲,綠的是跌這點兒最基本的常識。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我的腦海中有千百來張多維圖譜,同時還有一個複雜的數學模型。哪支股票,回報率多少,拋手的最佳時間……等等一系列信息匯總的圖譜被以時間軸的形式保存在我的腦海中,而輔以模型,我可以通過原來的數據來預測投資之後圖譜中數據的變化情況。其實利用這些信息,只靠我手裡的五十萬都能在一段時間裡掙到不少錢。但是我需要彩票這個契機,找到一個能夠信賴的成年人。否則股票彩票都無從談起。 book18.org

「股市……可,我不是很懂啊。」 book18.org

「常哥,你想啊。我彩票都能說中,股票這種還有內在規律的東西,我豈不是更一說一個準兒。哎,你這幾天就在網上找些股票基礎課程看看,到時候會操作就行了。哪只股什麼時候買入,什麼時候拋,聽我的就成了。」 book18.org

「那錢的話……該怎麼分。」 book18.org

「對半分也行,你六我四也行,你七我三也行,你九我一也行。反正只要有我的份就行。」 book18.org

「那那哪兒成啊。顧大……小顧兄弟啊。別的我不說了。我多的也不要,要真的中了五百萬,我就要一百萬就成,剩下的都給你,炒股什麼的都依你的。你就是我的活神仙。」 book18.org

「都依我的?那就對半兒吧。常哥,那我先去上學了,這一去估計還蠻兇險的。運氣好兩天之後我來找你,運氣不好的話可能得下周了。對了,你電話多少我記一下。」 book18.org

吃完早飯,我走出常玉紅的彩票店。時間是六點半,還早。從這裡走到學校只要十分鐘不到。我伸了個懶腰,啊的大喊了一聲。周圍端著早飯走過的學生紛紛用打量神經病的眼光看著我。我狼狽笑笑,跟著他們一起向著學校走去。 「顧學自!張敬身上的傷是怎麼回兒事兒!是不是你乾的!還逃學?昨晚上去哪兒了?還想不想學了你啊!」 book18.org

「啊,那個是我不小心……真的很對不住張學弟,不過我也沒想到他下盤這麼不穩。」 book18.org

啪!厚厚的教輔資料被江漫鈴狠狠的砸在辦公桌上。 book18.org

「你蒙誰呢?啊?你想蒙誰呢顧學自。」 book18.org

「你不相信那我也沒辦法。」 book18.org

啪。她一巴掌打到我的臉上,毫不留情。很快我就感到我臉皮開始發麻,像是起了一粒一粒的疙瘩。 book18.org

「你到底想怎麼樣,啊?你怎麼就成這個樣子了。顧學自,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媽嗎?」 book18.org

「也沒什麼,就是因為一些事情,人生觀和世界觀受到了衝擊。」 book18.org

「真是沒有王法了!真是長能耐了啊!無法無天了是吧。」 book18.org

啪,又是一巴掌。 book18.org

「你就不問問我是因為什麼事情嗎?」 book18.org

「你猜我為什麼要去找張學弟啊。」她愣住了,退後了兩三步。 book18.org

「沒別的事兒我就先回去了,這臉估計還得麻煩醫務室王醫生看看。對了,後來我還找王醫生幫張敬討了張假條,昨兒有事情耽誤了,您有時間的話幫忙給他的班主任。當然,不是幫我的忙,是幫張敬的忙。」說完,我把在褲兜里揣了一下午請假條放在她的辦公桌上,接著轉身離開,看都沒看她一眼。 book18.org

話都已經說到這份上,估計母親也沒膽量找我的茬兒了。不過張學弟的攻略計劃也算是被我弄的難以推進。不過,他現在有沒有膽子繼續攻略還兩說呢。反正最關鍵的是那位一事無成的廢物爸爸,他回來之後,會將一切都改變。讓本就充滿裂痕的家庭變得更加分裂,讓本就開始墮落的變得更加墮落……所謂亂世出英雄,我的正式復仇也應該是在那段時間裡。 book18.org

錢的事情要至少兩天之後,啊,不對,興說兌獎,獎金落實到位還需要一段時間。本來也就不是很著急,穩妥點,一周後再說吧。希望常玉紅常哥是個好人。那接下來幹什麼呢?我拿著王醫生給的冰袋敷在臉上,無趣的盯著班裡的眾人。在我母親斯巴達式的教育之下,我初中一門心思都在學習里,在班上竟沒一個知心朋友。班裡其他人也知道我是那位嚴厲的英語老師的孩子,他們都討厭她,也就恨屋及烏的不願和我玩兒。 book18.org

「你們班哪個是顧學自?」流里流氣的聲音從後門傳來。我知道事兒找上門了。 book18.org

「我。」嘆了口氣,站起身。 book18.org

「你跟我出來一下。」那人我認識。是初三有名的混子,名字好像是叫李洋。這麼多年一直沒忘了這人主要是他後半程的人生太過經典,就像是那種青春文學雜誌里的傷痕故事一般經典——他在這學期運動會的時候中看我們班的班花,文文靜靜的班長喬雪。之後他就像所有初中小混混一樣開始死皮賴臉的追求她。喬雪也和大多數被混混追求的乖乖女一樣,一直抵抗到中考結束,終於在暑假同學聚會上淪陷,心靈與肉體上的雙重淪陷。她考上了市重點。恰好李洋考上的高專離她學校不遠。就和初中一樣,他一有空就來找她。找來找去她就懷孕了,那時她高二,他不願負責也沒錢給她墮胎,最終高二期末的時候她的事情被老師發現,當晚她就從寢室樓頂跳下,一屍兩命。 book18.org

這故事在我們同學圈子裡至少傳了有四個版本。而正是因為這種可怕的討論氛圍,在那次升學宴之後,我便徹底離開這個圈子。因為我不願意看我的故事被以什麼樣的版本在同學們口中傳播。 book18.org

「草,這麼墨跡,是不服啊還是怎麼著?」他一把抓住我的頭髮把我往下按。他比我矮上一個頭,應該是想借這個動作來凸顯他矮個子的尊嚴。 book18.org

「我就在這兒問了。敬兒身上那些傷,是不是你弄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你他媽說話!」他一拳打中我的肚子,那毫無保留的力道讓我明白——他是玩兒真的。 book18.org

「是的。」我緩了好一會兒才虛弱的回答。 book18.org

「你他媽跟我走。」他轉過身,背過手抓著我的頭髮把我往外拽。我心裡默數了三秒,在一腳踏過教室門檻的時候快速抬起右手死死握住他拽我頭髮的手,同時左手高舉用手肘壓住他的胳膊,身子向下狠狠一沉。 book18.org

「草!」他痛得失力,鬆開我的頭髮,我右手手腕使勁一擰,同時一腳踹中他膝蓋後側的軟骨,他渾身疼的扭曲起來,一隻腳跪在地上,就這樣被我用只手制住。跟在他身後的小弟向過來幫忙,我右手再次發力,逼他發出慘叫。 「你倆過來的話,他手就斷了。」 book18.org

「草,你們給我打,把他往死里!」咔嚓。我將他的手彎向一個看著就挺彆扭的角度。接著他發出殺豬般的嚎叫。整個走廊的學生都因此走了出來。我鬆開他,後退一步回到教室里。他疼的幾乎失力,滿身是汗。兩個小弟見此情此景竟都不敢向前。 book18.org

「啊,對了,這是你的煙吧。」我將常玉紅好說歹說塞進我衣兜里的軟中華丟給他。 book18.org

「剛剛掉在教室里了。快收好,別讓老師看見了。」我知道,這麼大的動靜肯定已經有好學生去辦公室喊老師了——曾幾何時,我就是那個去辦公室喊老師的人。 book18.org

「你倆扶他去醫務室吧。看著挺難受的。」我對他的小弟使了個眼色。他們表情怪異的看著我,剛準備一左一右攙起李洋時,他突然又嚎了一聲,想來是骨頭沒復位,給碰著了。 book18.org

「哎……」我嘆了口氣,剛準備再次走出教室,一位眉頭緊皺的男老師正巧趕來。 book18.org

「幹什麼呢?幹什麼呢?有什麼熱鬧好看的?一個二個,不學習了都?還想不想考高中?」在那位男老師的斥責聲中看熱鬧的同學們紛紛回到教室里。而我卻逆著人流走出教室。 book18.org

「李老師。」 book18.org

「小顧啊,這是什麼情況啊。聽說有人找你打架?」我畢竟是江漫鈴的兒子,一直以來又是悶著頭只顧學習的好學生形象示人,所以辦公室老師自然是偏向我的。 book18.org

「你昨天還逃課了。怎麼搞的?是不是因為你江老師平時把你逼的太緊了。」 「哎……」我嘆了口氣。 book18.org

「謝謝李老師關心……我,我也不知道我這是怎麼了。就是心裡總是很亂。這事情我媽已經和我好好聊過了……我現在好多了。」 book18.org

「那他們是?」 book18.org

「剛才在走廊瘋趕打鬧的時候李洋同學不小心撞到我了,估計是把手撞壞了吧。」我說著走向李洋。他盯著我,敢怒不敢言。 book18.org

「你,你小心,他不是個好學生。」李老師是個大慫瓜。他們班,也就是李洋所在的班,是整個學校紀律最差的。他也不敢管,成天只會說些無用的大道理。 「同學,你沒事兒吧。」假借關心我輕輕地抓住他的胳膊。 book18.org

「好像是這裡的骨頭……」 我找准方向,準備開始使勁兒。 book18.org

「是男人就忍著。」我用只有他聽得見的聲音說了句。同時,喀的一聲將他脫臼的胳膊復位。他緊咬著牙,一絲血從牙冠流下。 book18.org

「口腔健康也得注意啊。」我拍拍他的肩,將他扶起。 book18.org

「老師,馬上要上課了,要不您送他去醫務室看看吧。」 book18.org

「啊?李洋,你自己能去醫務室嗎?」 book18.org

「不用。我沒事兒了。」 book18.org

「你,你跑四班來是準備幹嗎?我告訴你,現在是初中最關鍵的時候,你別打擾那些想認真學習的學生。」 book18.org

「哎……知道了,知道了。」他將雙手插進兜里,我聽到我的軟中華被擠壓的聲音。 book18.org

「那李老師,沒什麼事兒我就回去自習了。」 book18.org

「哦,好,好。對了,你也別太大壓力,江老師是覺得自己要以身作則才對你這麼嚴的。」 book18.org

「恩,我知道。我媽是對我好才這樣。」我露出乖孩子的微笑。李老師確實一愣。似乎是很少見我能這樣笑出來。我鬆了口氣,回到教室。這時一群人涌到我的桌子前。 book18.org

「臥槽,顧學自,你也太帥了吧。」 book18.org

「你寒假回去練功夫啦。」 book18.org

「你昨下午跑哪兒去了啊。」 book18.org

……明明就不是多熟的同學,真有事兒的一個來幫忙的沒有,事情結束一樣就像看動物園裡的猴子一樣圍過來嘰嘰喳喳嘰嘰喳喳。我儘量收斂內心的急躁情緒,努力保持笑容。 book18.org

「同學們,同學們。」我揮動雙手。 book18.org

「馬上要上課,有什麼事情下節課再說好麼?」大多數人都架不住我這股做作好學生的說話方式,覺著沒勁兒便都散去。唯有一個人,靜靜地杵在我的課桌前面,看著我,也不說話。 book18.org

「那個……喬班長,還有什麼事情嗎?」 book18.org

「顧學自同學,你怎麼了?最近遇上什麼事情了嗎?」不是責備,也不是疑惑,這句話的語氣里,竟滿是擔憂。 book18.org

「最近……可能壓力大了點。」 book18.org

「……不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就是,你給人的感覺變了。」 book18.org

「人總會變的……」一個平日裡滿臉嚴肅的人可以充滿嫵媚的躺在一個和自己兒子同齡的男人的胸膛,還有什麼是永恆不變的呢……這時,我想到了她,就連我和她的愛情,前一秒還能毫不猶豫的為彼此獻身,後一秒那炙熱的感覺竟蕩然無存了…… book18.org

「你昨天去哪裡了。」 book18.org

「我提前回去了。」 book18.org

「……」她點點頭,有些愣愣地轉身離開。 book18.org

幾個老師都知道了我的事情,但大多對我都是報以某種同情而不是覺得我學壞了。可能即使是他們也覺得江漫鈴平日裡對我有些過了。這節數學課,數學老師見我沒有一蹶不振反而一臉精神,還很高興的借著講題目點了我幾句,又讓我回答了幾個問題。我則一邊應付老師,一邊復盤剛剛發生的事情——是不是做的有些太過了?是不是因為沒事兒裝的這個逼吸引了太多沒必要的注意,我那包軟中華能起到作用嗎?會不會出門就被一群人堵在校門口一頓打?要不晚上還是翻實驗樓那邊的後牆出去? book18.org

下午放學。事情的噁心程度卻超過了我的想像。 book18.org

「顧學自!過來,給張敬同學道歉。」 book18.org

我直接被氣的樂了。嘆了口氣,搖搖頭,剛準備起身賴著臉皮受這胯下之辱時,一個女孩突然攔在我的面前。 book18.org

「江老師,即使顧同學有做錯的地方,我認為張敬也不該找一班的混混來我們班堵人。」 book18.org

「喬雪同學,你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book18.org

「您當時在我們班上課吧,顧同學離開教室的時候您甚至都沒有出去阻攔,您也一樣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book18.org

「喬班長。」我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book18.org

「顧同學。你傷到了這位張敬同學,確實應該道歉,但我不認為應該以這種方式,我也不認為你是那種會隨便欺負人的人。而江老師,您作為老師,從一開始就沒處理好這件事情。」喬雪和江漫鈴的對峙再次惹得一干人等圍在一起。班裡本來說說笑笑準備回家的同學這時也僵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book18.org

「好!好!好!顧學自,你真是翅膀硬了,你不是有能耐嗎?那你今晚……」 「江老師!從剛才開始,就是我在和你說話!」喬雪的聲音徒然高了八度,竟一下子讓全場徹底安靜。 book18.org

「顧學自,你有能耐就別回家。」 book18.org

江漫鈴連張敬都不顧,轉身便走。我則盯著張敬,他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book18.org

「呼~呼~」在一片肅穆的氛圍中,竟不知何處傳來了小口小口的喘氣聲。 「那個……喬班長。」 book18.org

「恩?」她有些神經質的轉過身看向我。雪白的肌膚一片通紅。已經發育出形狀的胸脯正激烈的上下起伏。她一隻手按在胸口,一隻手握拳,不知何處安放般地上下擺動。 book18.org

「你……你緩一點,別過呼吸了。」 book18.org

「我…我…」她眼淚都擠出來了,小拳頭揮動的幅度越來越大。胸口的起伏頻率也越來越快。 book18.org

「你,你你你,你看著我。」我一把抓住她的拳頭,在她面前吸氣——呼氣——吸氣——呼氣——吸氣——呼氣—— book18.org

漸漸的手中小拳頭掙扎的力度開始變小,胸脯的起伏漸漸放緩,終於,滿面的紅光褪去。汗珠從額頭邊流下,划過臉頰。最後,她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我則從抽屜里翻出一包衛生紙遞給她。 book18.org

「啊,謝謝。」 book18.org

不知道哪個閒的蛋疼的同學在此時鼓起了掌。接著,所有還留在教室同學都開始鼓掌,然後,就連外面圍觀的外班同學都開始鼓掌。我和喬雪被圍在中間,不知所措。 book18.org

「那個同學們,同學們。」我帶著乾癟的笑容。心裡嘀咕了句,看來我媽是真的挺遭人恨的。 book18.org

「大家都冷靜一下。」 book18.org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不僅沒冷靜,反倒向著更加扯淡的方向起鬨了。 book18.org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book18.org

「你們這樣會讓喬班長很為難的。」 book18.org

「顧學自,人家都這樣對你了你還不表示一下啊!」一個女生說道。 book18.org

「都美救英雄了你還想怎樣啊!趕快以身相許啊!」一個男生說道。 book18.org

我右手扶額,無奈的嘆了口氣。 book18.org

「你,喬班長,你別又過呼吸了。」我看著臉頰再次燒起來的她,小聲說了句。 book18.org

「恩……」她輕輕點頭。 book18.org

「那你今天晚上怎麼辦。」 book18.org

「……找個網吧包夜吧。」我心裡想的是再在常玉紅那兒將就一晚上,雖然走的時候才說最早兩天後過去,但是,也就折個面子的事兒,也沒什麼。 「要不你來……來我家吧。」 book18.org

哈? book18.org

得虧她聲音小,周圍起鬨的聲音大,也就我聽到了她的話。 book18.org

「總之,先回去吧。那個……同學們,大家先回去吧。留我倆單獨聊聊行不。」 眾人一起以「喲——」的一聲作結,終於不再起鬨而是彼此吵成一團。 「走走走,別耽擱人家的人生大事。」 book18.org

「哎,別推我。」 book18.org

「走啦,放學嘍。」 book18.org

「好精彩啊剛剛。」 book18.org

人們很快離開教室,竟真的就留下我和喬雪。 book18.org

「那個啥,你家住哪兒啊。」 book18.org

「不遠……」她說。 book18.org

我收拾好東西,背起書包,她小步移到旁邊給我讓出位置。 book18.org

「住你家?你就不怕我對你怎麼樣啊。」 book18.org

「我覺得你不會的。」 book18.org

「你不是說我變了嗎?」 book18.org

「有些東西是不會變的。」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