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OL (22) 作者:yanmaoder

簡體

. book18.org

【地球OL】 book18.org

作者:yanmaoder2020/7/16首發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二十二章 受孕 book18.org

「一二,一二……」活動著身體,蘇芸日常的做著健美操。 book18.org

一身白色緊身衣勾勒出她大張大合的身材,緊貼身體碩大的圓球在緊繃的衣服下勒出完美的球形,挺翹圓潤的桃臀,夾出一道深溝,白色的純潔根本掩飾不了她身體的淫蕩,一雙筆直飽滿而豐盈的美腿勾人心魄。 book18.org

「呼呼,哎呀……」做完運動的蘇芸毛巾擦擦自己額頭的細汗,然後就被我餓虎撲食的按倒了。 book18.org

「老婆,你咋那麼性感。」抱住這發熱的嬌軀我忍不住親了兩口嬌容,手抓著大咪咪揉了又揉。 book18.org

本來照理沒那麼饑渴的,可是被家裡的小公主折磨的夠嗆,今天她媽帶她去龍家我才得以安逸一點,雖然不知道龍戰是啥感想,但是起碼我現在是解脫一些了。 book18.org

「少來這套,起來我給你口交。」蘇芸白了我一眼,推開我說。 book18.org

「我要肏你嘛,老婆。」我再次貼上去,嗅著她分泌的汗香,對著她粉嫩的紅唇親吻著說。 book18.org

「水都分泌不出來你真的是,錢慈惜在的時候你不搞。」蘇芸受不了我說,她體質天生就對男性不感冒。 book18.org

「有潤滑油嘛,好姐姐讓我射一個。」我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潤滑油,欺負警花姐姐的感覺真的好,後入抱著這麼一個豐碩的美臀,女性姣好的身段讓人慾罷不能。 book18.org

「好吧!」蘇芸到底是我老婆,抱著我難以拒絕我的要求。 book18.org

「嘀嘀……」就在我興奮的要扒她衣服的時候,蘇芸電話響了。 book18.org

「嗯,知道了,我馬上過來……」 book18.org

「抱歉啊,老公,市裡面領導要過來檢查,我是副局長,我要馬上過去……」蘇芸抱歉的說。 book18.org

「哈……」我頓時沒了好多興致。 book18.org

「嘛,晚上,你想玩什麼嘛,我都陪你……」蘇芸也感覺非常抱歉,於是雙手合十哀求說。 book18.org

「哼,去吧,我去找野女人,對了晚上床上給我洗白白的。」對於女人工作我是非常寬容的,我喜歡職業女性。 book18.org

「找什麼野女人,陪我逛街!」正巧安蕾走了進來,今天的安蕾異常的漂亮,捲曲的短髮,素凈的美顏,身上清涼的上衣白凈的手臂亮眼,夾克清爽帥氣,性感的肚臍纖細的柳腰馬甲線清晰可見,熱褲下筆直的美腿和翹臀構成誘惑的曲線,小腿到腳踝帶著裝飾用的金環,涼高跟將她修飾的高挑逼人,小腳足底帶著粉潤的紅色,與上層的潔白構成美妙的風景。 book18.org

「好吧,去逛街。」我應承說。 book18.org

「混蛋,不是應該提和我做愛嗎?你是不是嫌棄我?」安蕾生氣的說,她進來就看我纏著蘇芸。 book18.org

「唉,這不是順應你的要求嗎?我哪敢嫌棄你,好寶貝,我不是怕惹你生氣嘛,罵我一天腦子裡只有精液。」我疑惑的說,隨即明白了什麼,一把把高挑的安蕾抱在懷裡,踮起腳尖狠狠地親了兩口。 book18.org

「真的?」安蕾臉色好看多了,在一群巨乳美婦中間,貧乳的她還是有些自卑的,特別是我本人就是越大越好那種。 book18.org

「當然是真的,寶貝你想想做愛,那我就不客氣,憋死我了。」手指不規矩的摸向熱褲,對著她的挺翹的圓臀搓了搓,彈性十足。 book18.org

「一天腦子裡只有精液,今天先陪我逛一下街,憋死你先。」安蕾推開我,嫌棄的說。 book18.org

「……」要不是打不過你,我真想把你按在地上狠狠地肏。 book18.org

「你們好好玩,我先走了。」蘇芸偷偷溜回臥室。 book18.org

「好吧,逛街。」我垂頭喪氣的說。 book18.org

「嘻嘻,老公強勢一點嘛,你來搞我我也不會反抗啦。」安蕾嬉笑著,摸著我的頭。 book18.org

「少來釣魚,上次你把我摔在地上我還沒說呢。」一個武力值高的老婆難搞,要是司馬琴心和錢慈惜這種軟綿綿貴婦,可以毫無顧忌的按在胯下,她們的反抗也就是調味劑,但是安蕾就算了。 book18.org

「對不起啦,我請你吃大餐嘍。」安蕾帶著歉意說,她抱著我的手一副乖巧的模樣。 book18.org

其實我已經很滿足了,這妮子能從當初的出口成髒到現在小姐脾氣,進步不小,以至於我去安家的時候,安父都滿意得不行,甚至安老爺子的態度都好了不少。 book18.org

「大餐不行,我要吃你,今天給我穿灰絲襪。」我仰頭說,漫無目的的提著要求。 book18.org

「那也得買不是?今天你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我都穿。」親親我的臉,安蕾還是要拉我去逛街。 book18.org

「真是的,晚上不許在上面,每次都顧你自己爽。」我拍拍她圓臀已經有了買東西的想法。 book18.org

給琴心老婆買身古裝,上次翁嫻雅肏爽了,慈惜老婆也要搞一波,還沒見過她穿旗袍,胡藝雯的絲襪該換了,給她搞點網襪,老師呢,還得給她白絲襪,好好的玷污她一番,上次沒把她搞懷孕,太遺憾了。 book18.org

「知道了,知道了,都依你,今天大被同眠都依你。」安蕾眯著眼笑嘻嘻的說。 book18.org

「今天還做不到大被同眠呢,律師姐姐工作狂喜歡加班,琴心老婆要回龍家,慈惜老婆不知道有什麼事,蘇芸老婆今天去應付視察,老師回家看孩子去了,就你最閒。」我無語說,都有些懷疑是不是安蕾的陰謀。 book18.org

「那就明天後天嘛,總是有機會的對吧。」笑嘻嘻的安蕾安慰我說。 book18.org

氣候進入十月,天氣還是那麼燥熱,美女們的大白腿白花花引人注目,出來逛街倒是讓我裝了一個好逼。 book18.org

安蕾又高又漂亮,一雙美腿是又白又直,多少色狼頻頻轉頭,看到我的身高又是羨慕又是嫉妒的,特別是安蕾動不動就喜歡貼上來親我一口,粘人的樣子絲毫不在意外人的看法。 book18.org

「先去首飾店給司馬姐姐,胡姐姐他們買點首飾。」這話不是我說的,是安蕾說的。 book18.org

「你沒發燒吧,居然想要給琴心姐買首飾?」我驚愕說,牽著安蕾的手都有些不敢相信。 book18.org

「大婦總要照顧好姐妹們,給司馬姐姐買珍珠項鍊吧,配合她潔白的柔軟的胸部……」安蕾淡淡的解釋說。 book18.org

「真的,那我替她們謝謝你了……」大婦這個詞蘇芸最有發言權,不過蘇芸是安蕾的狗腿子,安蕾說了估計也沒人反駁。 book18.org

司馬琴心和錢慈惜懶得爭,胡藝雯人微言輕,社會地位根本搶不過安蕾,只會沉默。 book18.org

「安蕾,你怎麼會在這裡!」一個略顯的尖銳的聲音打破了我興致勃勃幫老婆們挑首飾的興致。 book18.org

「誰啊?原來是阿婆,阿婆你也在這裡選首飾啊。」安蕾鎮定自若,挽我的手挽的更緊,我幾乎是被她扭過來到了一個美婦面前。 book18.org

約莫三十六七歲的樣子,波浪的斜劉海,容貌生的極其魅惑,眼睛是彎彎的鳳眼,但是卻沒有不怒而威的氣勢,反倒是濃密的睫毛有種桃色嫵媚的感覺,嘴唇極薄,抹上大紅色的口紅,也感覺到她人的刻薄,一身銀色鱗光的銀片上衣,黑色的披肩自信優雅,黑色的魚尾長裙身材上凸下翹延展處美腿也是修長曲線飽滿,讓人想要一探究竟,尾部的白色細足帶著迷人的誘惑,寶石點綴的高跟小腳纖白,隱隱能看到血絲。 book18.org

在她的旁邊是老熟人翁嫻雅和他女兒劉詩依,打扮的中規中矩,或者說有些土,一身長裙結束也沒什麼過多的點綴,像是不和貴婦搶風頭一樣。 book18.org

「他是誰!」貴婦帶著審問的口氣,我直觀的感受到了她的惱火。 book18.org

「我養的小丈夫,怎麼樣,很可愛吧。」安蕾彎腰親親我的臉,帶著炫耀的口氣說。 book18.org

不愧是安蕾,那麼明目張胆膽大包天的事情都敢承認,我是感覺尷尬的有些不知所措,明明是在女人堆里摸爬滾打的。 book18.org

「安蕾,你!」貴婦顯然沒意料到安蕾居然騎臉輸出,大大方方就承認沒有半點羞恥感。 book18.org

「我什麼,找個小老公不是常規操作嗎?阿婆你沒有找嗎?」安蕾迷惑的說,歪著頭又親了親我,我反正感覺臉上燙燙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同時忍不勾起了一個嘴角。 book18.org

「我才沒那麼下賤,你知不知道已經是我家的兒媳婦了。」貴婦咬牙說,臉上的怒意已經掩蓋不住了。 book18.org

「那你想咋樣嘛?阿婆你叫李季和我離婚吧。」安蕾忍不住笑了,把我摟在懷裡,一時間我覺得我才是少女那種感覺。 book18.org

「你!」雙目瞪圓了,貴婦胸脯起伏。 book18.org

「你們又不敢,要借我家影響力嘛,我懂的,我懂的。」安蕾用鋼板壓著我的臉,我餘光掃到美婦,臉上已經憤怒的發紅,咬牙切齒的一點風度都沒了。 book18.org

「你們安家是這麼教人的嗎?」貴婦無法接安蕾的話。 book18.org

李家人口眾多,又是夕陽產業,競爭很激烈的,和安家獨女離婚,那這一支的命運不用說了。 book18.org

「呵,瞧不起我們安家就離婚嘛,我覺得也高攀不起你們嘛,不敢嘛,你家除了太監還有什麼。」安蕾不屑的說,囂張到了極點,我仿佛感到當初那個混混小太妹又回來了。 book18.org

「我要和你媽媽談談,她到底教了怎麼樣的女兒。」貴婦身體發抖,大庭廣眾之下,未來兒媳和親家面前,她老臉都丟光了。 book18.org

「你去找她唄,說我找了小老公,老公比你那廢物兒子又強又大,你兒子是個廢物太監,讓我們離婚,正好當時也是他們逼我結婚的。」安蕾沒臉沒皮的說,一副大不了就離婚的架勢。 book18.org

「你笑什麼,小賤種,哪裡來的不知所謂的野狗,以為攀上高枝就變鳳凰了,不過是被人隨用隨丟的紙巾。」惡毒的語言從貴婦嘴裡吐出來,她看向我極盡貶低還帶著盛氣凌人的氣勢,似乎拿安蕾沒辦法拿我開刀。 book18.org

「哈?」我被懟的一愣一愣的,我笑了嗎? book18.org

「說的就是你,不就是為了錢嗎,我見過太多你這樣的人了,等她玩膩了你就是沒人要的野狗,現在就敢那麼明目張胆,以後有你好果子吃。」自以為是的貴婦鄙夷的看著我,自顧自的建立了一個刻板映像。 book18.org

「我……」我不知道該說啥,想要還擊,我也不知道還擊啥,理論上好像沒問題,嘴髒了一點。 book18.org

「少來了,婆婆,現在我給他的錢都夠他包幾個小蜜了,沒了我他更舒服!」故意擠兌著貴婦,安蕾陰陽怪氣邪惡說。 book18.org

「安蕾,一個下賤的男人你也護著,你和他一樣賤嗎?」貴婦冷哼說。 book18.org

我倒是氣不起來,因為安蕾的話更惡毒。 book18.org

「下賤我倒是不知道,比起太監能勃起倒是真的,阿婆你要不要試試,我免費給你用用,比起你家那些沒卵的男人好用多了。」 book18.org

「不要臉,不要臉,男的是個賤種,女的也不要臉。」貴婦身體劇烈顫抖,好不容壓抑的怒火又被挑動起來。 book18.org

「再不要臉也沒您不要臉,拒絕了還死纏爛打,阿婆你的臉是不是長城,草原人馬都沒了也翻不過。」安蕾老祖安人了。 book18.org

「安蕾你不要太過分!我是你阿婆。」婆媳對撕,貴婦明顯不占據優勢,她現在只能用長輩的資格壓制安蕾了。 book18.org

「是啊,阿婆就能對我和我家小老公評頭論足了?美得你,你是不想要我這個兒媳你直接說,我不稀罕你家那垃圾場。」明明沒道理卻非常理直氣壯,痞氣十足,潑辣的味道辣的貴婦哆嗦著嘴實在說不出反駁的話。 book18.org

「小賤種,噁心的孽畜,你會付出代價,勾引我們李家的媳婦!」惡狠狠的看了我一樣,實在懟不過的貴婦落荒而逃。 book18.org

留下一臉懵逼的我,我怎麼就成頭號敵人了,安蕾侮辱的你啊,這算是背鍋嗎。 book18.org

「好好學怎麼當李家的媳婦,大嫂。」安蕾還對著緊跟貴婦的劉詩依教授經驗,氣炸的貴婦又是陰惻惻的看了劉詩依和翁嫻雅一眼,看的兩人心驚肉跳。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哎呀,老公你打我屁股幹嘛?我可是給你掙了好大的面子。」安蕾不解的看著我。 book18.org

「通姦的面子嗎?你就不能消停一下嗎?」我頭疼的說,這個惹禍精。 book18.org

「怎麼消停,那個女人就是個得寸進尺的貨色,我不強硬點你信不信她話更難聽,明明幫你你還打我。」安蕾嘟著嘴,斜著眼睛看我,一副我生氣了的表情。 book18.org

「好了,知道了,我錯了,給你揉揉,項鍊我是沒心情買了,我們去吃吃飯看看電影吧。」我摸著翹臀說,還是挺喜歡安蕾維護我的。 book18.org

假生氣的安蕾扭開腰罵了一句:「討厭,就會占便宜,電影新午夜凶鈴怎麼樣。」 book18.org

「我有點虛恐怖片嘞。」我搖搖頭說。 book18.org

「這不是剛好嗎?害怕就往我懷裡鑽唄。」安蕾笑嘻嘻的說。 book18.org

安蕾和其他女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其她女人非必要的事情都會遷就我,安蕾則是喜歡壓著我做些小事,大事都依我。 book18.org

「話說你婆婆真年輕,我發覺你們有錢人都保養的很好呀。」我想一想李誼和李季的樣子,再看看他們母親,說是他們姐姐都有人信。 book18.org

「怎麼想干她,我給你想想辦法。」安蕾摟住我的脖子,在我耳邊輕聲說。 book18.org

回憶起貴婦美好的身段和嫵媚誘人的嬌容,我雞巴倒是一硬,但是還是義正嚴詞的說:「你又在胡說了,尖酸刻薄的我躲都來不及。」 book18.org

「是嗎?我還以為你想用雞巴讓她閉嘴呢,豪門貴婦不喜歡嗎?」安蕾的語氣中帶著神秘的誘惑。 book18.org

「別鬧了,我用雞巴也是先讓你這個壞東西閉嘴,那麼尖酸刻薄的,我剛才都想刪她臉。」我抱著她故意用勃起的肉棒隔著衣物摩擦著她的白大腿。 book18.org

「大壞蛋,先補充營養吧,今天我要把你榨乾。」安蕾也不羞惱,用手隔著褲子安撫著肉棒說。 book18.org

高級餐廳吃完晚飯,大包小包的東西先寄放,摟著安蕾的細腰進了電影院,看電影的體驗啊,極為惡劣,本來就對恐怖片不感冒,安蕾讓鑽她懷裡,平板的身材沒有半點安全感。 book18.org

不過安蕾開心就好。 book18.org

「壞女人,你真是惡劣極了。」我啃著她的鎖骨,種出一枚枚草莓印。 book18.org

「那就用雞巴教訓我嘛,附近的情人旅館不錯哦。」安蕾渾然不在意,反而身上被中上草莓印還感到光榮。 book18.org

「去吧,今天我不讓你好過。」我想起電影院遭受的驚嚇,現在恨不得把她吊起來肏。 book18.org

安蕾似乎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變不成賢妻良母,所以現在又變回一開始的樣子。 book18.org

一開完房,我就把她壓在床上,去舔啃她的脖頸。 book18.org

「猴急,你不是要看我穿灰絲襪嗎?」安蕾睡在床上也沒有反抗,反倒是摟著我的脖子讓我整個人壓在她身上。 book18.org

「等不了,憋太久……」上下其手,摸著光潔的玉腿,準備把這長腿大美女送上天。 book18.org

「開門,掃黃!」 book18.org

…… book18.org

我不明白我啥心情,反正挺複雜的。 book18.org

話說我們這算是嫖娼嗎? book18.org

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在線等,有點急。 book18.org

推開門,是民警查房。 book18.org

「老公?」一身警服巡視的蘇芸發現了我,頓時各種亂七八糟的目光就涌了上來,表達出了各種意思。 book18.org

「蘇局的老公?這麼年輕?」 book18.org

「背著蘇局來情人旅館,可以的啊。」 book18.org

「……」 book18.org

奇怪的目光在蘇芸掃了一眼後都收斂起來。 book18.org

「蘇姐姐,你咋來了,不是領導檢查工作嗎?」安蕾歪出一個頭,手搭在我的肩頭。 book18.org

頓時場面陷入一絲窘境,不知道該說啥好。 book18.org

「你們怎麼了。」一個略顯肥胖的男人走了過來,是分管公安的領導。 book18.org

「噫,安小姐,你怎麼會在這裡?」對比民警們關注我,領導倒是一眼看到了脖子上滿是紅印的安蕾。 book18.org

「你好,我們認識嗎?」安蕾腦海里對領導也沒什麼印象。 book18.org

「我參加過你的婚宴,算是認識安市長,也算你長輩了。」領導笑著說,嘮家常的那種親切。 book18.org

「叔叔好,你們是在掃黃嗎?」安蕾乖巧的說,不懟人的時候還是挺有禮貌的。 book18.org

「嗯,安小姐你怎麼會來情人旅館呢?」看安蕾也不是喝醉的樣子,不存在被灌酒。 book18.org

「和朋友玩累了,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安蕾面不改色的說。 book18.org

我鬆了一口氣,真怕她口又無遮攔的,到時給蘇芸添麻煩。 book18.org

「這樣啊,那我們就不打擾你了。」領導很識相的說。 book18.org

「嗯,維護治安辛苦了,蘇姐姐你們加油。」安蕾像蘇芸比了一個大拇指,怎麼看怎麼怪異。 book18.org

「蘇芸和安小姐是朋友嗎?」走開後,領導隱隱約約聽過蘇芸的背景,到不怎麼奇怪,只是好奇的一問。 book18.org

「嗯,我老公和安小姐是好友,就是剛才房間裡那個。」蘇芸直言不諱說,反正周圍的大家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她,就連領導也是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同情的表情。 book18.org

「今天蘇芸你檢查工作也累了,去休息一下吧,遇到不順心的事要堅強!」領導給蘇芸放了一個假。 book18.org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蘇芸頭頂青翠的綠意,找關係不丟人! book18.org

「我……知道了。」蘇芸覺得還是不解釋好了,當時就不該喊出那句老公。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下蘇姐姐慘了,全警局都知道她老公出軌。」我嘆嘆氣,來什麼情侶酒店,家裡是不寬敞嗎? book18.org

「說不定還是好事呢,你出軌的可是我啊。」安蕾嬉笑著說,坐到了我的懷裡,扭動著圓臀,把我抱的緊緊的。 book18.org

「嘁,走開了,沒心情了。」我推不開安蕾。 book18.org

「真的沒心情嗎?我阿婆你覺得怎麼樣。」安蕾親著我的額頭,香舌舔著我的眼角。 book18.org

「提她幹嘛。」我趕緊刪掉貴婦人在我腦海的印象,雞巴勃起可就丟人了,我對美婦一直為沒什麼抵抗力。 book18.org

「很尖酸刻薄對吧,她罵你你不生氣嗎?」安蕾脫了我的上衣,又過來解我的皮帶。 book18.org

「生氣啊,但是也沒辦法,她是你婆婆我也報復不了她。」我其實沒多大生氣,畢竟乾了人家兒媳婦。 book18.org

「怎麼報復不回去,肏我啊,讓我懷孕不就是最大報復。」安蕾眨眨眼,隔著褲子撫摸著肉棒。 book18.org

「???」 book18.org

「你不是有懷孕卡嗎?我要懷孕。」安蕾脫下褲子握住肉棒。 book18.org

「別吧,孩子好難帶。」我拒絕說,抱有感情的幾個女人我都不想讓她們懷孕了,太磨人了,懷孕生下的小惡魔。 book18.org

要是單純圖爽的,像那一天姦污的日本美人,不用管,有接盤俠我倒還能興奮。 book18.org

「哼,你就不想氣氣我阿婆?」安蕾嘟著嘴說,看到司馬琴心一天抱著孩子使喚我,她也感到羨慕,非常羨慕。 book18.org

「不想,再搞出一個小惡魔我不得瘋了,錢慈惜我都沒答應呢。」我搖頭很堅決的說。 book18.org

「你不同意我就把你關起來,天天只能肏我一個人。」安蕾發狠說,一口咬住肉棒,牙齒在上面磨。 book18.org

「疼疼,瘋女人,快住手,我答應你。」我妥協說。 book18.org

大事上克制我的是胡藝雯,小事上克制我的是安蕾,有種和她計較吃虧的感覺。 book18.org

話說回來,安蕾的口技也是大有長進,在我同意後,貝齒放鬆,一邊用香舌一邊用黏膜的側壁反覆攪動龜頭,在她的俏臉上捅出一個鼓起,看起來很是有趣,雞巴被舌頭按摩的舒舒服服。 book18.org

「叮咚!」 book18.org

這次又是誰? book18.org

「又來掃黃嗎?」安蕾迷惑的眨眨眼,松嘴直接就去開門了,我則趕緊提起褲子。 book18.org

「蘇姐姐,你咋又來了。」安蕾疑惑的說,不是都去維護社會和平穩定了嗎?來破壞自己的好事? book18.org

「誰是你蘇姐姐,叫我蘇警官,請出示你們的身份證,我懷疑你們在進行性交易。」蘇芸剛正不阿的說,英氣十足的臉龐,帶著十足的威壓。 book18.org

「給你身份證。」我老實的交上身份證,然後打量著從未見過的蘇芸警裝。 book18.org

寬沿警帽,梳理的一絲不苟的秀髮把光潔的額頭露了出來,寬大的警服極為貼身,但是只能襯托她挺拔的後背與細腰,豪乳的巨胸反而像是被壓制了勉強看得到一個凸起,下身看起來就跟不用說,寬大的長褲完全看不到她修長的美腿。 book18.org

不過很有味道,制服的味道,司法機關威嚴的味道,英氣威嚴並存。 book18.org

「嫖娼,行拘十五天。」隨便一看,蘇芸板著臉說。 book18.org

「啊哈,憑什麼,我什麼都沒幹。」我到不信蘇芸會真的拘留我。 book18.org

「安小姐才是行拘,你老婆舉報你買屁股,你是要坐牢。」蘇芸坐在床上,翹著二郎腿,拿出手銬放在床上,美腿的曲線才嶄露出來。 book18.org

「我要找律師,你這是亂執法。」我氣憤說,目光看向安蕾。 book18.org

「找律師?先和我到所里再說。」蘇芸拿起手銬,一個手銬拷在自己右手,然後示意我帶上,想玩羞恥play。 book18.org

「咔。」搶先一步,安蕾把蘇芸扣住了。 book18.org

「唉?」我看看安蕾,再看看雙手被拷的蘇芸,乾的漂亮。 book18.org

「想抓我們,想得美。」安蕾直接掀桌子說,角色扮演到了奇怪的地方。 book18.org

「你們這是襲警!你們知道後果不。」蘇芸皺眉嚴肅的說。 book18.org

「警察姐姐,襲警有什麼後果。」我還想再玩玩的,坐在她的旁邊,親著她的臉。 book18.org

「住手,你想被判無期還是死刑。」蘇芸呵斥我說。 book18.org

「我想判無期啊,你來關押我!」我隔著警服摸著她姣好的身材,有些興奮呢。 book18.org

女警姐姐可沒穿過工作裝讓我干過。 book18.org

「是呀把你槍斃,嗚……」我一口吻住美麗英氣的人民警官,她這身帥氣的制服我想染上我精液的顏色。 book18.org

「惡徒,你嗚嗚……」蘇芸香舌把我的舌頭推出去,然後我又伸進去,反覆搏鬥著,不像是抗拒反而還像誘惑我。 book18.org

「真是下流的胸部。」安蕾嫉妒的扒開紐扣,抓著蘇芸的大咪咪就開始揉捏起來,很用力那種,乳肉順著指縫擠壓出一個個飽滿的光滑小弧。 book18.org

她也好想有這種大咪咪啊,酥軟又有彈性,那個男人不喜歡。 book18.org

「不要,不要這樣……」蘇芸搖擺著頭,想要躲過我的親吻,我捧著她英氣的臉龐,讓她無處躲閃。 book18.org

「叫你壞我好事!」安蕾不忿的咬上了蘇芸的粉色葡萄,這可要了蘇芸老命,蘇芸身體在女人面前就特別誠實,安蕾摸一摸感覺就來了,酥麻觸電的感覺湧上心頭,挺拔的身子變得嬌軟。 book18.org

「說,我老婆怎麼舉報我的。」交換了津液拉出一條銀線,我又親回去,上下觸摸她香甜的齒舌。 book18.org

「我才不會出賣舉報人,還有你,暴徒,我要把你抓到局子裡槍斃。」蘇芸仰著頭,目光堅定的看著我。 book18.org

「哼,冥頑不靈。」我手摸到蘇芸挺翹的圓臀。 book18.org

寬大的西褲抓住圓臀還隔了一層內褲,手感是沒什麼手感的,但是制服卻讓人興奮,這可是暴力機關的代表,我在暴力機關面前明顯的犯罪,太讓人亢奮了。 book18.org

「暴徒,你會後悔的,你只一時獲得我的身體,監獄裡安排的可是你的人生。」女警姐姐大無畏的說,前腳抵後腳,扭動著身體朝後退,雙手被安蕾舉到了頭頂。 book18.org

「女警我可還沒玩過呢,話說監獄裡也是你這樣的美女做看守嗎。」我拍拍安蕾的肩,安蕾非常懂行,在欺負女警姐姐這件事上,我們老有默契了。 book18.org

安蕾停下抓揉蘇芸的巨乳,笑嘻嘻的順著豐碩的胸部摸到西褲的皮帶。 book18.org

我則接手了,被揉的堅挺粉紅大饅頭,安蕾的誕液還粘連在上面,看起來水潤有光澤,特別是挺翹的乳頭,螢光閃閃,可愛極了。 book18.org

不客氣的啃上去,上下齒唇摩擦,舌頭環繞著粉色的乳暈,膨脹的巨乳一顫一顫,隱約能看見噴張的血管。 book18.org

蘇芸對我倒是沒什麼感覺,可是耐不住下面還有一個安蕾啊,安蕾解開皮帶,手就不講究的玩弄起了蘇芸的豆豆,玩蘇芸的同時還伸進自己的熱褲,雙線操作,比我還敬業。 book18.org

被女性玩弄,蘇芸的刺激感就像是被開了增幅器一樣,她蜷縮著腿,廝磨著難以忍受安蕾熟練的挑逗。 book18.org

安蕾對蘇芸的敏感點比蘇芸自己都清楚,蘇芸鬆軟的長腿隨著安蕾的挑動而變得緊繃,健美的身體居然顯得有些嬌弱。 book18.org

「不要,呃,呃……」手指深入,安蕾熟悉的找到蘇芸最受刺激的點。 book18.org

「不要,不要……」扭擺著身體想要擺脫身上兩人的欺負,蘇芸只能感嘆手用不上力,想要推開我,力氣都沒了。 book18.org

我抓著巨乳,一會親親她的嬌靨,一會抱著美乳啃,還交換她甜甜的津液,蘇芸的表情就逐漸崩潰了,因為下面安蕾的手指摳挖速度加快,加強版的快感像是波濤拍擊著無助的她。 book18.org

「要來了,要來了……」蘇芸緊抿著嘴,眼神陷入迷離,看來是被安蕾給搞爽了。 book18.org

顫動的身體,白色的粘液沾滿了安蕾的中指,她塞進還在餘韻的蘇芸的小嘴,蘇芸惡狠狠的看著我:「強姦警察,從嚴判決。」 book18.org

「明明搞你的是安蕾,憑啥要判決的是我。」我從撐著胸部去咬她的耳朵。 book18.org

「因為女對女沒有強姦,你給我乖乖的背鍋!」蘇芸手下放,環住我的後背,把我夾住。 book18.org

「我才不要背鍋,你說我強姦了你,我就得真幹才行。」我打算解開褲子,往下準備干她。 book18.org

「哼,想得美,就你也想強姦我?老實點。」女警不屑的說,夾住我的腰和手臂,我手伸不下去。 book18.org

「老公,我幫你。」安蕾給我脫了褲子,扶著我的雞巴抵在她剛剛玩弄的穴口。 book18.org

「混蛋,不要插進來,你在襲警你知道嗎?」女警姐姐扭捏著身體,可是雞巴總是在安蕾的引導下來到她的穴口,並且在花瓣間輕輕摩擦。 book18.org

「反正都是死刑和無期,干一干又怎麼樣。」我往下壓了壓進入了熟悉的世界,隨著軟肉的擠壓粘液連結我們的身體。 book18.org

和往常那種感覺不同,今天更加亢奮,因為身下的是代表暴力的警察,這種征服的慾望讓我無視蘇芸的叫喊,奮力抽插起來。 book18.org

「暴徒,嗚嗚,嗚……」被肏蘇芸還是有感覺的,皮鞋踢著床,做足了反抗的模樣,其實只要她腿一夾,我肯定會就投降了,但是女警姐姐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任由雞巴在她體內馳騁,並且玷污著人民警察的身份。 book18.org

分開的長腿就像是大開的城門,任由地痞流氓進進出出,帶出可憐的軟肉,蘇芸的身材高挑健美,小穴卻勉強只能容納我的肉棒,因為這是我開闢的土地嘛,裡面自然對我這個主人百依百順,壁肉褶皺梳理著肉棒,相互摩擦增進快感。 book18.org

「暴徒,快拔出去,拔出去我可以假裝今天什麼都沒發生過。」蘇芸鬆開了我,我卻抱緊了她,牢牢的抱緊,只有屁股在聳動。 book18.org

「不要,你們最會釣魚執法了。」嗅著蘇芸的汗香,我越發興奮,臉埋在她白皙的玉頸側,像是動物交配那樣咬著美女警察,警帽隨著抽插晃動掉落在一旁,紮好的頭髮讓她看起來英姿颯爽,又有些可憐楚楚,這麼一個大尤物被我肏雞巴興奮極了,頻率加快上上下下。 book18.org

彈簧床也被我激烈的動作搞出吱呀吱呀的聲音。 book18.org

安蕾則是一旁做些輔助,親親我了,又親親蘇芸,咬蘇芸和我的耳朵,像是忠誠的工具人。 book18.org

但是很快我腰受不了,做愛這種類似伏地挺身的姿勢,對一般人難度還是太大了,蘇芸身體再軟,彈簧床再省力,要我做幾百個伏地挺身我也做不到啊。 book18.org

「起來,起來。」乘著還有力氣,拉著腳步不穩的蘇芸,半裸的警服怎麼看都沒有了嚴肅威嚴的味道,被扒開的胸衣,推到膝蓋的白絲蕾絲內褲,倒像是個cosplay小姐。 book18.org

「最喜歡站著干蘇老婆了。」捏了一把,把肉棒再擠進去,抱住她腰。 book18.org

蘇芸半屈著腿,感受到屁股帶來的撞擊:「誰是你老婆,現在我是人民警察,你給我正經一點。」 book18.org

高挑的身姿如風中荷葉,搖曳著隨著受力而擺動,上身倒在了安蕾懷裡,被安蕾襲胸,後面被我啪啪啪的抽插著,前面被安蕾抓著美乳玩弄,安蕾給她戴上帽子,歪歪扭扭的,極具侮辱性,然後和她交吻在一起,場面淫靡而和諧。 book18.org

我才是最爽的,這個姿勢絕對排得上我最喜歡的姿勢的前三,後面插干高挑的女人,她們屈腿屈就我讓我姦污,緊繃的美腿搭配緊湊的美穴,撞在粉臀上就像撞擊在她們的心尖上,特別是蘇芸的美臀特別酥軟,撞起來一彈一彈極為可愛。 book18.org

「換個姿勢,腳麻了。」從安蕾的唇舌中擺脫出來,蘇芸扭頭哀求著我,歪斜的警帽下,英氣美人的哀求,差點讓我忍不住射了,不過我還是忍住了。 book18.org

「嗯,不要,除非你告訴我老婆怎麼舉報我的,她咋發現我出軌的。」頭埋進蘇芸的挺拔後背,雞巴牢牢嵌合進小穴,繼續姦污著讓人尊敬的人民警察。 book18.org

「因為你老婆是警察,抓到你和別的女人開房了。」蘇芸扶著安蕾的肩膀,維持屈腿的動作實在是太難了。 book18.org

「這樣啊,乖老婆,就不能放老公一馬嗎?」我朝前和安蕾一起抓揉著乳球,兩顆大大的奶球四隻手抓不完。 book18.org

「不可以,今天大家都知道我老公出軌了!你叫我以後警局怎麼混。」蘇芸冷哼說。 book18.org

「要不請個產假緩衝緩衝?」把蘇芸推到床上,騎在她粉臀兩側,像是交配的蛤蟆,交配的動作沒有停止,肉棒忠實的摩擦著肉壁。 book18.org

「請什麼產假,嗯,嗯,你該不會要用懷孕卡嗎?嗚,等等,你不是說暫時不想要孩子嗎?」蘇芸有些驚恐說,撐起腰搖頭看我,。 book18.org

「可是今天某個壞女人雞巴都給我咬斷了,要我用。」拍拍安蕾的翹臀,壓制著蘇芸,我感覺也快到了極限,伏下去,按住蘇芸的香肩 book18.org

「不可以,老公,我還沒有懷孕的準備,別……」來不及了,精液湧入蘇芸的陰道,然後灌注到了子宮,蘇芸手被拷住根本無法掙脫。 book18.org

「警察姐姐,強姦警察懷孕判幾年。」雞巴還在射,我低聲詢問說,感覺更射得多了。 book18.org

「無期,混蛋,我還沒想好當媽呢。」蘇芸臉上倒沒有多少怒氣,反而是一種無可奈何,完全放鬆了身體,任由自己身穿神聖的職業服懷孕。 book18.org

「該我了,蘇芸姐姐到時候可要照顧我的孩子,畢竟他媽媽可沒那麼多奶水。」安蕾一口咬住剛射完,滑出來的肉棒。 book18.org

「那你剛才還恨不得把她抓爆。」蘇芸現在還隱隱感覺到胸部的疼痛,剛剛安蕾抓的太用力了。 book18.org

「誰叫就我沒這玩意,顏秀他按摩了那麼久也不見長進。」安蕾撇嘴說,然後紅唇從下往上梳理舔乾淨了雞巴。 book18.org

「親愛的,快過來。」張開大腿成一個m,拉開拉鏈,安蕾邀請我說。 book18.org

「你這是要把我累死的節奏啊。」我搖頭說,肉棒倒是興奮了,但是身體還想抱著女警老婆休息。 book18.org

「怎麼了,女警老婆乾得我就干不得,虧我還給你當了那麼久的輔助。」安蕾生氣的說。 book18.org

「哪裡,哪裡就是有點累,要不你騎上來?」我翻身仰躺說,雞巴高高聳起。 book18.org

「真是,男人怎麼能說不行!」嘟囔著嘴,不情不願安蕾還是騎了上了,她也沒脫高跟,修長的美腿跪在床上,弧線美極了,說起來安蕾除了胸部不讓我如意外,其他的我還是挺滿足的,一雙白大腿不知道壓榨過我多少精液,翹臀撞起來也很有質感,還是被我破處的處女,臉上也不差,雖然不是我喜歡的那種溫婉型但是絕對是個大美人。 book18.org

「因為我是安蕾你的小老公啊,小一點,不應該照顧我一點嗎?」我看著她緩緩坐下,吞沒我的肉棒後說。 book18.org

「才小多少,你乾了多少可以當你媽媽的女人了,還賣小。」安蕾短暫的享受了肉棒充盈的感覺,按著我的肚子開始微微起伏。 book18.org

「不知道嘞,太多了。」我也沒數過,但是日本絕對超過一百個了,那是一段荒淫到好笑的日子。 book18.org

「變態,我咋會看上你呢,你怎麼會有勇氣救我呢。」安蕾可能是所有女人中最享用我雞巴的女人,情人眼裡出西施,身體又是我開發的,不像其他女人,安司馬琴心的說法我的肉棒沒有龍戰大,把我打擊的,雖然她說做愛比龍戰舒服。 book18.org

「我咋知道,下意識的就乾了,現在放手我也不會讓你走了。」我摸著光滑的大腿說。 book18.org

「我想走你還能攔我不成?」安蕾不屑說,像是貴族騎馬一般,優雅莊重遊刃有餘,裡面的水真的多,我抽插著幾乎沒什麼障礙。「你能去哪,你去哪裡我都會把你搶回來。」我握住她的手腕。 book18.org

有幾個女人是我的珍寶,安蕾現在算一個。 book18.org

「凈吹牛,等我找一個比你強的人你怎麼把我搶回來。」安蕾逗我說,她彎下腰,直視著我的眼睛。 book18.org

「不許找,你都是我的私人物品了,你怎麼能找其他人。」我佯裝生氣說,用力捅捅雞巴,讓安蕾身子搖了搖。 book18.org

「老娘怎麼成你的私人物品了,老娘很自由的,想幹嘛,幹嘛。」安蕾上下跳動著美臀,雞巴在她的肉穴摩擦中越發堅硬。 book18.org

「你怎麼不是我的私人物品了,你可是我孩子的媽媽。」抱住安蕾犯了一個身,休息好的我把美腿抬到我的肩膀,像是打樁機一樣狂風驟雨的抽插起來。 book18.org

「才不是,才不是,讓我懷上再說。」安蕾倔強的的說,她陷入和我鬥嘴的快樂里。 book18.org

「這是啥玩意,磨人。」幹著安蕾有些不舒服,腿上的圓環左右搖動倒是挺有情趣,但是熱褲讓我和她有阻隔我就不舒服了,感覺插不深,我抽出雞巴打算把熱褲脫了。 book18.org

「別脫,不許脫。」安蕾突然想到什麼著急的說。 book18.org

「為什麼?」我手放在熱褲上。 book18.org

「就是不許脫,隔著褲子干有意思點。」安蕾也找不出什麼理由。 book18.org

「有意思個屁,又不是什麼制服。」不聽她的,連熱褲帶內褲一起脫了。 book18.org

「不就是一個淫紋有啥好羞澀的。」我看向子宮位置的淫紋有些好笑說,重新插進去,一遍親她溫潤如玉的小腿,一邊挺著腰,我對淫紋不是我的性癖。 book18.org

作為一個全控,女人的大長腿也是我喜歡的點,白雪的玉腿精心保養,滑滑嫩嫩的像是果凍。 book18.org

「等等,這是什麼?」我抬起安蕾的長腿才發現安蕾圓臀上居然有字。 book18.org

「嗯嗯,嗯嗯……」比起難伺候的蘇芸,安蕾只要騰出一隻手去按摩她敏感的胸部就可以讓她快感翻湧,說起來也是可憐,胸罩都沒有。 book18.org

「什麼都沒有,你干你的注意什麼字。」安蕾壓下腿,想要隱藏。 book18.org

「讓我看看,讓我看看!」這樣我更好奇了。 book18.org

「都說不要看了,你這人好煩啊!」安蕾踢開我,蜷縮起來,把圓臀下的字藏的嚴嚴實實。 book18.org

「蘇姐姐,幫幫我!」我給蘇芸解開手銬。 book18.org

「你這傢伙是把我當工具人吧。」蘇芸冷哼一聲。 book18.org

「你就不想和我一起干安蕾嗎?」這是無法拒絕的條件。 book18.org

「你個壞女人,你剛才被干我都沒插手,我做愛你來幹嘛?」安蕾不忿說,有些惱火,但是也只能縮在床腳,看著我們接近。安蕾打架我肯定打不過,但是她也不會真打我,我們兩個人封住她的位置,一番掙扎後,安蕾總算被我壓下去了。 book18.org

「顏秀專屬?」我讀出上面的字,有些錯愕。 book18.org

安蕾倒在床上,頭埋在床單里,顯然羞恥到爆炸了。 book18.org

「你還說你不是我的,你屁股上都刻了我的名字了!」怎麼說呢,有種被愛心擊中的感覺,被這種做法給浪漫到了。 book18.org

「要笑就笑吧,老娘就是口是心非了。」安蕾悶聲說,剛才還鬥嘴挺厲害。 book18.org

「啪啪啪。」抱住紋著我名字的翹臀,毫不猶豫的啪啪抽插起來。 book18.org

「笑了什麼,我老婆這麼愛我,我好感動啊。」我抓揉著挺翹的圓臀,心裡美滋滋的。 book18.org

「哼,也就十幾天,自然就會掉色,你感動個屁。」安蕾抬起頭,臉上沒那麼燙了,嘴硬又回到了她身上。 book18.org

「那我就去干別的女人了。」蘇芸老婆也不能放過。 book18.org

「唉,嗚……」蘇芸剛想解釋自己只是過來打個下手,就被我按住美臀肏進去了。 book18.org

」混蛋,你……」安蕾剛想發火我又插回來,把她們儘量疊放在一起。 book18.org

四條美腿之間交叉著,脫了西褲,蘇芸傲人的美腿就顯得一枝獨秀了,兩個肉穴之間貼的很近,方便了我在裡面左右串門。 book18.org

「怎麼了,生氣了,我的專屬老婆。」我捏著圓臀,持續挺動著腰部。 book18.org

「才沒生氣,我和你一個花心蘿蔔生生什麼氣。」安蕾吃著飛醋,揉著蘇芸的大咪咪滿是不甘,蘇芸也沒有慣著安蕾,直接對上安蕾親吻起來。 book18.org

「我的好老婆,我好喜歡你們啊。」抱緊兩人,身體廝磨,肉棒的快感竟然沒有撫摸給我帶來的大。 book18.org

「哼,誰是你的好老婆,我是別人的老婆。」安蕾心情明顯轉好,直球對她最有用,她調整蘇芸讓我能更好的肏她們兩個。 book18.org

「別人的老婆就不能是我老婆,我最喜歡別人老婆。」手指貫穿藕臂的縫隙,抓揉安雷平平無奇的飛機場。 book18.org

「變態,禽獸……真不怕人家把你打死。」安蕾心情非常舒暢,甚至拍拍我的腿示意我去肏肏蘇芸。 book18.org

「我老婆一個是公安局長一個是富家小姐,誰敢打我。」嬉笑著插入蘇芸體內。 book18.org

「你小聲點,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在和警察玩3p嗎?」蘇芸白了我一眼,主動容納還用力夾了夾肉棒。 book18.org

「嘶,差點射了。」我狠狠的抽插兩下教訓著戲弄我的蘇芸。 book18.org

「不能射,我還沒得呢。」安蕾頓時慌了,人又湊上來。 book18.org

「放心吧,這波是你的,快給幫我教訓蘇大警官……」我親親她的臉,安撫說,下面繼續猛烈撞擊著蘇芸的陰阜。 book18.org

「大膽蘇芸,老娘的口糧你也敢搶!」安蕾訓斥著蘇芸,被蘇芸抓住敏感的點軟了。 book18.org

就這樣抽插的在兩個女人之間,快感反倒不怎麼重要,兩人的臉是被越肏越紅,溫暖的氣氛蔓延在三人之間。 book18.org

分分合合,貼近到分開,最後變成安蕾坐在我大腿上的姿勢,蘇芸則在我的後面用被折磨好久的巨乳按摩我的腦袋。 book18.org

「小老公,快射吧,我要來了。」涼高跟墊著腳尖,一上一下的吞吐著肉棒,香汗淋漓的安蕾已經做了這個動作五分鐘了。 book18.org

肉棒也在穿梭兩個高挑大美人的過程積累了太多精液。 book18.org

「射了,誰給我最喜歡的人妻!」我不再忍耐。 book18.org

「其實我是害怕懷孕生產的時候被醫生笑才用這種時間褪色的紋身的。」精液在陰道竄動,一波波,安蕾完全放鬆的坐在雞巴上,高潮的淫水混攪著精液被雞巴堵在子宮。 book18.org

小聲的語氣像是給我解釋,又不想丟了自己的銳氣。 book18.org

「嗯,紋不紋身沒什麼意義。」我手摸著她纖細凝實的柳腰,向後一躺,和蘇芸滾在一起,把兩個美人兒摟在懷裡。 book18.org

「因為,你們本來就是屬於我的東西。」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