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媽的不倫親情 (20)作者:supersavage(佛系特攻)

簡體

               第二十章 book18.org

  門鈴響得如此突然,我差點把手裡的杯子丟出去。於媽媽那邊好像關掉了水, 似乎是在確認聲音。 book18.org

  舅媽和我分開才不到20分鐘,應該不會是舅媽了。我躲回自己房間,留著 點門觀察。只見於媽媽披著浴巾出來開門,大聲地問舅媽和我的名字,打開門, 是拿著果盤和報紙的客房服務員。於媽媽接過來放在客廳茶几上,扭著身體又回 去了。 book18.org

  我趕緊輕手輕腳出門然後刷卡回來,把聲音弄得很響。於媽媽聽到有人刷卡 進門,用顫抖的聲音問,是莉莉嗎?還是小一。我簡單回應了她,就到自己房間 去了。 book18.org

  蘭姐在不停地給我發微信,讓我別忘記了晚上有約。我回覆說看樣子晚飯時 間趕不到了,難道晚上再去酒吧?蘭姐說敏華從不去這種地方的,只是見面認識 而已,找個咖啡館就好。我說人家有婦之夫,大晚上跑出來跟其他男生約會。蘭 姐說你笨死了,只是見面聊天而已,又不是約會,何況是兩女一男,她有什麼好 怕的。 book18.org

  敏華的先生和蘭姐去世的前夫是大學一個班級的同學,只不過蘭姐一畢業就 結婚了,敏華是去年才結的。我總懷疑以蘭姐的性格,搞不好去勾搭過敏華的老 公,未遂還是已遂就不太清楚了,或許也不重要了。 book18.org

  舅媽一副筋疲力盡的樣子回來後不久,於伯伯起來了,看上去神采奕奕的, 但眉眼間總覺得有點心事的樣子。這是我第一次從於伯伯這麼豁達和淡定的人表 情里,看到一絲的惆悵和無奈。作為略知內情的我,很快就把中午的事聯繫起來 了。 book18.org

  我們退了房,到酒店的茶餐廳去喝了頓還算不錯的下午茶。這個位置的景觀 視角很好,可以把整片海灘盡收眼底,今天天氣出奇的好,能見度高,可以遠遠 望到遠海行使的船隻。沙灘上玩鬧嬉戲的人少了,只有一些小孩子在人工沙灘的 地方不知疲倦地堆著歪歪扭扭的沙雕。四個人好像都各有心事,桌上一直是莫名 的安靜和沉默。平時很會經營聊天氣氛的於媽媽今天也沒有什麼話,只是一直在 看手機。舅媽好像之前有點消耗,吃了很多點心,一口氣喝掉了一大杯果汁,她 又點了杯咖啡,用勺輕輕在杯里攪著,出聲問我「小一你最近工作怎麼樣了啊, 好像挺清閒的誒」 book18.org

  「哦」我的思緒從今晚的故事裡拉回來,回答說「我們學院的書記派下來了, 也算是我的熟人了,現在有人一起做事,不用那麼忙了」。 book18.org

  於伯伯好像對我們的對話產生了興趣「小一啊,上次和你說的事情,我這邊 可是有眉目了啊,你們院長好像挺有能量的,在上下活動,希望把這個項目落地 到你們學院去。」於伯伯呷了口茶,話鋒一轉,「不過呢,我們這邊企業的考察 和對接還沒結束,市裡領導也表態說企業是長期擔任場地,資金和人力配套的, 學校只是科研配套,所以要認真聽取企業的意見」 book18.org

  我有點沒好氣地說,「我對我們院長沒有看法,既沒有好的,也沒啥不好的。   您就當我這個人不存在,來做您的戰略規劃和決策吧。」 book18.org

  於媽媽這時插嘴說,按說上海在汽車工業領域專業,那肯定是T大了,不過 T大近些年來一直走下坡路,何況裡面相關的汽車主題合作項目從中央到地方, 從改開到現在,也給配套了不少了,沒幾個能跑出來的。 book18.org

  於伯伯讚許地看了於媽媽一眼,說:「沒想到你也這麼有研究啊,看得挺透 徹。」於媽媽做了個鬼臉說,你知道我上禮拜一被放鴿子的董事會是什麼公司嗎?   做新能源配套的,管理層一水兒T大的。 book18.org

  於伯伯繼續說「所以,基本這個項目不會再給T大做,你們學校吃下這個項 目來是大機率事件了。一定要說有不確定性呢,那就是新起一個學院還是和你們 現在的學院合併更名之類的,還沒定」 book18.org

  舅媽不知道哪裡找了一堆瓜子和堅果,像松鼠似的一邊嗑瓜子啃堅果一邊吃 瓜群眾似的旁觀我們,「小一是學IT的,你們找他研究什麼汽車,什麼國際的, 不都是對牛彈琴了嗎?」我也附和地點點頭。 book18.org

  於伯伯搖搖頭說,專業只是個起步,行業才是重點。在一個行業里需要很多 專業的人才,很多專業人才也是需要跨行業的磨鍊,我只是看能不能給小一一個 起點比較高的學習磨鍊機會。 book18.org

  我其實覺得內心很觸動,我覺得甚至我爸我媽都沒有這麼認真思考和規划過 我的未來。這也許源於他們對當代產業和服務業的知識了解比較貧乏造成的。但 於伯伯也不光是專業和愛護,我覺得他對我是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對自己孩子般 的愛護和珍惜。於伯伯一生坎坷,靠自己的努力從一個普通人拼到了今天的地位, 豈是不容易三個字所能概括的。 book18.org

  其實之前姥姥和我聊天的時候說過,說舅舅舅媽結婚的時候,於伯伯非常樂 意把舅舅調到上海加以栽培。但當時的舅舅不願意放棄公務員的位置(從外地調 到上海繼續做公務員難度之大無法想像),後來又堅持要自己下海做生意,同時 出於北方男人的自尊心,對這個岳父泰山的意見不以為然。 book18.org

  然而想到這裡我又有點傷感和愧疚,雖然舅舅這個人渾身缺點無數,但這一 分傲氣和傲骨還是讓人佩服的。反觀如今的我,靠自己的打造的成就基本沒有, 反而是不停地往各種坑裡掉,要靠今天桌上的這善良一家人拚命把我往起拉。想 到今晚還有個碩大的帶毒的坑等著我,我的心情一點輕鬆不起來。 book18.org

  大概看我表情有點凝重,於伯伯哈哈大笑著說,小一你不要有壓力,我也不 是那種任人唯親搞裙帶關係的人,一切還是要靠你自己闖,我們老一輩馬上要退 出社會舞台了,能提攜提攜年輕人,就心滿意足了。 book18.org

  我憨厚地笑笑,腦海中另一個問題卻如同一道閃電般瞬間劃破黑暗,於伯伯 年紀不小了,再工作幾年就會退下來。雖然他是供職國企,但按不成文的先例, 組織上到時候會安排他到一個事少錢多的肥差和小產業上去,讓他生活無虞。但 不管他自己的政治,人脈或未來經營的小產業,要靠於媽媽和舅媽接班或者其他 就有點扯了。如果我的猜斷大概不錯的話,於伯伯還是對我一定程度上暫時承接 和繼承他一部分多年積累的政治和人脈遺產是抱了一定的希望的。 book18.org

  與此同時,我也飛快地理解了於媽媽中午的那句話:「老於,我們要個孩子 吧。」於媽媽就算立刻懷孕生子,小孩也不可能迅速長大接班,但這會嚴重鎖定 於媽媽和孩子的地位與相應的財產份額從而防範未來可能的圖窮匕見的糾紛。   我偷偷看了一眼面無表情好像自顧自看手機嗑瓜子的舅媽,不知道舅媽到底 是這個局裡最清楚還是最不清楚的那個人,但我現在已經儼然成為了知道各方不 知道的事情最多的人。 book18.org

  正事談過,於媽媽開始關心我有沒有女朋友的事,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 是說有個學校的小女朋友們,一般地在處著。於媽媽顯然對這個回答有些詫異, 但她很快掩飾了自己的態度,她故作驚奇地問學校不是嚴令禁止師生戀愛嗎?我 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沒有發聲。好像舅媽非常不被人注意地沖我翻了個白眼。   於媽媽和舅媽隔著一層,顯然不能直接問,於伯伯像是在勸說,又像是在自 言自語地說,莉莉離婚自己帶個剛斷奶的孩子,這個對象恐怕不太好找啊,現在 未婚的條件好的姑娘都一大把,我們家莉莉也是眼睛長在頭頂上的,不願意往下 看的。舅媽哼了一聲,說我的事你們不用操心,能嫁就嫁了,實在嫁不了就一個 人過,也沒什麼不好。於媽媽搖搖頭,說一個人過日子的難處是很多很多方面的, 沒有說起來這麼簡單。 book18.org

  我覺得今天下午大家的聊天風格很奇怪,仿佛都是恨不得要把這個天聊死的 意思,難以為繼。好在這時於伯伯的司機到了,大家開始往外走,於伯伯招呼舅 媽把我送一下,就和於媽媽上車回了。 book18.org

  舅媽在送我回去的路上一直面無表情,沉默不語。我不知道該怎麼讓她開心, 也是暗自著急,沒有法子。下高架後在左轉道等紅燈的時候,我們的車被一輛邁 騰給追尾了,舅媽下車查看了車損,感覺問題不大就打算上車走了,但後車上的 一對小夫妻,不僅沒有絲毫感恩之情,反而指指點點,無端指責舅媽開車太猛導 致它們追尾,因為他們的所謂神車損失有點厲害。舅媽坐在駕駛座上很生氣,但 又一副不願意和他們計較的樣子,咬著牙等紅燈亮可以擺脫這兩個孫子。 book18.org

  我心頭卻是一股無名邪火升起,我下了車走到後車前,讓他們少說幾句。那 個整容和打扮得像個網紅似的女人,輕蔑地看著我,嘴上意思我舅媽開個破Po lo,竟然也養小白臉。我見她說得難聽,又不願動手打女人,警告她閉嘴,這 時車上兩個男人下來了,奇裝異服像殺馬特。三個人在馬路上扭打推搡,一對二 真的很被動,雖然兩個貨都不是什麼強壯的主兒,但我打倒他們的代價是挨了不 少拳腳,額頭也被一個孫子的戒指還不知什麼給刮破了。 book18.org

  我們幾個被帶到了派出所,警察故意晾著我們,先找舅媽和那個女司機問話。   我們三個蹲了足有兩個小時,才被叫過去做筆錄。警察問什麼工作單位,我 老實回答了,兩個逼貨都回答的無業或個體。警察當著我們三個回放了監控錄像, 宣布是雙方互毆,但都沒受傷,所以交通事故後車全責,鬥毆事件雙方對等責任, 醫藥費各自承擔。 book18.org

  那兩個貨出去後,那個女警察問我和司機什麼關係,我幾乎脫口而出那是我 舅媽,不過話沒出口,看了他們一眼說,這個我可以不回答麼?警察點點頭說, 當然可以,處理已經結束了,我只是了解一下。對方司機處理完就有事先走了, 你車司機還在外面等你呢,你去吧。另一個男警察卻開玩笑地跟我說,看你高高 大大,渾身肌肉的,打起架來不如兩個小混混,按你的身板兩拳就把他們打趴下, 你這半天把自己弄得窩囊死了。我臉紅了一下,沒有回答,心裡想要麼改天去上 個跆拳道還是散打拳擊的班補習一下打架技巧得了。 book18.org

  發還了手機給我,一看時間已經快7點了,蘭姐在半小時前給我發了個咖啡 館地址。我算了下,這個時間點過去得一個多小時,如果回家繞一趟,得多花一 個小時以上。我出派出所看到舅媽坐在駕駛座上玩手機,舅媽看我出來了,拿了 個大概是剛買的創可貼,細心地把我額頭上破皮的地方貼上。舅媽問要麼去哪兒 吃個晚飯?我支吾了一下,說我晚上約了同學,時間也差不多,就不過去了,要 麼你自己回吧,我打車過去。 book18.org

  舅媽的眼神有點黯淡,她沒有再多問什麼,把我的背包從車上拿下來遞給我, 自己開車走了。這一瞬間我心裡有點難受,覺得對不起舅媽專程送我回來,還苦 苦等了兩個小時。但手上這狗屁倒灶的事,它也是個事兒,我趕緊打了一輛車, 直奔目的地而去。 book18.org

  蘭姐找了一個在舊式上海洋房裡開的一間小型茶館,整個裝飾十分精緻細微, 一個不大的院子裡,種了些簡單的花花草草,一樓大廳里一名古裝的姑娘在焚香 彈琴。我迎到了樓上,一間面積還挺大的包廂,包括蘭姐,裡面已經有四個少婦 在了。裡面一位相當漢服中國風的少女在給四位少婦沏茶。大家對我的到來沒有 太大的震動,都禮貌性地微笑了一下。蘭姐向大家介紹我是她的表弟,大家一起 起鬨表示不信,意思是認識這麼久知根知底的閨蜜了,怎麼從來沒見過這個什麼 所謂的表弟。蘭姐懶洋洋地說,反正你們信也罷,不信也罷,就算是表弟,也是 很遠房指不定沾不沾親的,可以隨意推倒的那種。大家都大笑,華姐抿著嘴在笑。   華姐今天穿一件蠟染青花的旗袍,身體裹得緊緊的,顯得身段很苗條,但脖 子以下部分都不露,很保守的樣子。我偷偷觀察了下旗袍的分叉,也不算很高, 只開到大腿一半的地方。 book18.org

  其實我對這種偏小資,矯情的場合是無感的,尤其是這種所謂的閨蜜聚會, 我覺得我完全是個多餘的人,我訕訕地找了個座位坐下,正好坐在了敏華的身邊, 聞到一股淡淡的如少女般的清香襲來。 book18.org

  桌上除了敏華,其他三個都挺能聊的,敏華大部分時候都是安靜地聽著,偶 爾加入話題說兩句。從聊天裡知道敏華父母家在松江,工作也在松江,結婚後買 了市區的房子住著,但每天還是要到松江去上班,家裡人勸她辭職在家做全職太 太,但敏華自己似乎不願意,覺得太年輕了坐在家裡無趣,就這麼每天來回奔忙。   蘭姐把話題引到我身上,說我也是住市區去松江上班的,到時刻可以拼車一 塊走啊。我趕緊擺手說市區房子臨時住住的,開學了多半會還掉回學校住教師公 寓。 book18.org

  蘭姐批評我太雞賊不像個男子漢,大家鬨笑,我只好答應下來,能拼一天是 一天咯。 book18.org

  蘭姐說自己入股了一家新開的健身房,就在她住處不遠,邀請我們去一起健 身。除了敏華和我,其他人顯然都太遠推辭了,蘭姐還是讓她們周末有空來,然 後強烈安利我和敏華下班後可以去先健身再回家,敏華挺爽快地答應了,說她先 生每天忙工作回家很晚,正好健健身回家正好,不然就成了沙發土豆了。 book18.org

  局散了後,蘭姐開車送我和敏華回家,其實敏華家裡離我家和蘭姐家都不算 遠,類似一個邊長3- 5公里的等邊三角形。在一個豪華小區門口放下敏華後, 不顧我的反對,蘭姐執意開車直接把我拉到了她的花店。下車的時候我很無奈地 說,蘭姐我明天要上班,今晚早點放我回去行不行? book18.org

  蘭姐一臉不屑的樣子,說我就受不了你這個慫樣,一個大男人,一副處處受 欺負不情願的樣子。你放心,你的皮囊我已經驗過貨了,小身體還行,但腦子裡 面不是稻草就是滷煮,這種人也虧得有人能看得上。我今天找你,不是要你咋咋 地,是和你說事。 book18.org

  蘭姐打開大堂的燈,讓我做在一個凳上,從接待台後面取出一個小藥箱,揭 開我額頭上的創可貼,然後用酒精棉球開始擦洗我的傷口,一陣火辣辣的疼傳過 來,我咬緊牙關沒吭聲。 book18.org

  「小樣還挺能忍啊」蘭姐其實手法已經很溫柔了,這一瞬間我內心溫暖了一 下,覺得她也還是把我當一個弟弟般對待的。滿是關心和愛護。 book18.org

  「你這是被什麼劃了的啊,有塊皮都翻起來了,姐幫你處理下」蘭姐拿出一 柄小剪子,用酒精消了消毒,去剪我的傷處的一塊死皮。痛得我身體晃了一下, 周邊沒什麼可以趁手的,我一下抓住了她的細腰,感覺都摸到了她突出的胯骨。   蘭姐笑眯眯地點了下我的額頭,你真是色膽包天啊,這時候還不忘記吃豆腐。   我趕緊鬆手。 book18.org

  蘭姐把我的傷口清理乾淨,弄了塊紗布蒙上,然後用橡皮膏貼了兩道。她一 邊收拾一邊嘴裡說,你可別嫌丑啊,紗布比創可貼的透氣性好,也衛生。你在學 校上班,明天自己去校醫院把藥和包紮換一下,快的話兩三天就沒事了。 book18.org

  我對著鏡子看了下,說蘭姐你的手藝可以啊,看上去像專業的似的。蘭姐微 微笑了,說我當年勤工儉學,在校醫院裡幫過忙,這種初級護理的事還是乾得熟 練的。 book18.org

  蘭姐從冰箱裡拿出一聽冰鎮可樂丟給我,自己開了一罐啤酒,說剛才在茶館 把你憋壞了吧,我知道你不愛喝茶,我也不喜歡,這幫小娘子們注重養生,沒轍。   她挨著我坐下,背靠著沙發,說敏華算是我的閨蜜了,但我接的活是給她挖 坑,你說我是不是混蛋啊。 book18.org

  我點了點頭,說蘭姐這事咱們能不做了嗎?我覺得荒唐得很,不管誰要針對 華姐,以他們的能量,辦法多得是,何必找這種笨得要死費時費力的辦法呢。蘭 姐心事重重地看著自己的酒說,這件事裡面牽扯到的關係之複雜遠遠超過你想像, 你華姐還是我這家花店的股東,你知道嗎? book18.org

  我大驚失色,說這店不是李老闆的嗎?蘭姐說,李總很少用自己的名義置產 業,都是用自己的親戚出面。華姐是李總的親弟媳婦,這家店的名義股東就是華 姐。 book18.org

  我愣住了,大伯要陷害弟媳婦?就是小說,也不敢這麼寫呀。蘭姐把喝光的 啤酒罐捏扁了扔在桌上,長出了一口氣說,華姐的丈夫背著華姐找了其他女人了, 愛得要死要活,打算離婚娶她了。華姐家裡有錢有勢,他們得罪不起,真要離華 姐的家裡也不會客氣,李總的產業好多登記在自己弟弟名下,這下要惹出事來, 必須弄華姐一個有責任在身,自行出局。 book18.org

  我說那李總不會勸下自己弟弟嗎?這事搞得這麼魚死網破的,何必呢。蘭姐 嘆氣說,可不是嘛,打也打過罵也罵過,他兄弟就是不肯回頭啊。我又問,那這 事華姐知道嗎?蘭姐搖搖頭說,她能感覺到她老公有點問題,但還沒有知道得這 麼深。我繼續問,那華姐還愛她老公嗎?蘭姐冷笑了一聲,說當年也是如膠似漆 地愛過的,不然怎麼會結婚。但雖說是新婚,這一年多下來,已經折磨得麻木了。   我撓了撓頭說,你看你們這成年人世界水這麼深,我這個傻白甜的腦子不夠 用了啊。就是大家合夥挖個坑把華姐推進去唄。我這個外人也就算了,認識她才 不過區區1小時而已,你這多年閨蜜的,下得了手嘛。蘭姐一下把頭低下去了, 又昂起來說,我在乎不在乎做惡人呢,我只不過被人使的槍而已。扳機又不在我 身上,我什麼狀況你也了解,雖然生活得這麼光鮮,我只是木偶,得聽主人的吧。   她斜眼看我說,你也不一樣嗎,你也是有求於人,才答應做這種事的吧。   我內心天人交戰,十分糾結。蘭姐又幽幽地說,你也別自責,這事就是個過 程而已,到時候一別兩寬,真的想明白了,未必會責怪我們。敏華是個非常優秀 的人,離開了這個破坑,指不定有更好的歸宿在等著她。罷了她又自責地說,其 實都是我多嘴,扯這些沒邊的犢子,告訴你越多,這事就越難辦。 book18.org

  我嘆了口氣,靠在沙發上,說,那我打不了包票啊,你讓我去干這事,我也 有幹不成的時候。蘭姐冷笑了一聲,幹不成你就得自費你家小薇的戒毒費用,你 準備籌錢去吧。我憤憤地說,拿這個要挾我算什麼本事,十幾萬我分分鐘拿來你 信不信。蘭姐玩著自己的手指甲,說我信,我當然信啊,那你快去辦啊。這樣咱 倆不用在這假惺惺地說了這麼一晚上虛偽的真心話唄。 book18.org

  我一下語塞了。蘭姐卻蹭地一聲跳到我我懷裡,側著身子坐在我大腿上,摟 向了我的脖子。我推了她一下,她不僅沒下去,反而就勢扭了一下,說你看我今 晚好看嗎? book18.org

  我裝作正眼認真地掃了她一眼,其實也就是穿了一身有點懷舊民國文青范兒 的連衣裙而已。我說好看是好看,不過既然聊完天了,我就先走了吧。又推辭說, 今晚聊了這些,我心情挺壞的,沒什麼其他的興致。 book18.org

  蘭姐卻摟得我更緊了,把臉緊緊貼著我的臉,喃喃地說,就是因為世事無常, 太多悲歡離合,所以才要及時行樂呀。我知道你今天不開心,要麼姐姐今天連身 子帶這顆心都是你的,你隨便拿去出出氣,好不好? book18.org

  我感覺到蘭姐的滑嫩的大腿坐在我赤裸的多毛的大腿上,肌膚在緊密接觸, 她用大腿的嫩肉不停摩擦我的腿部,還故意去刮擦我的襠部,說不刺激是不真實 的,我的下身開始充血勃起了。 book18.org

  我儘量讓自己不要被誘惑到失去理性,我試圖把蘭姐抱開,蘭姐卻緊緊摟著 我,甚至乾脆分開雙腿,跨坐在我的腿上,還促狹地用她的下身去擠壓我的下體。   她兩隻手像變戲法似的從連衣裙袖子裡伸出來,然後把自己的裙子向下一拉, 一對紫色蕾絲半罩杯胸罩遮蓋下的乳房出現在我的面前。蘭姐用力地抱起我的頭, 把我的臉貼在她的胸口乳溝位置。我為了保持平衡,只好伸手去摟住了她的腰。   蘭姐讚賞地對我說,剛才你小子假裝頭暈去抱我的腰,結果抱在我的胯上, 挺會來事的啊。我抬頭要辯解,蘭姐緊緊抱住我不讓我出聲,嘴裡喃喃地問,我 的骨盆寬不寬?我埋在她胸前,點了點頭。蘭姐說,骨盆寬適合生養,要麼我趁 年輕,生個娃吧,身邊也有個人陪著。 book18.org

  我抬起頭,鄭重地對蘭姐說,蘭姐你認真找個人,嫁了吧。蘭姐露出有點落 寞的神情,說不計較我過去願意娶我的人,肯定不會是我能看上的人。既然已經 是這樣了,我都做了一個人過的打算了。我沒法說什麼。蘭姐挑逗地看著我,說 幫姐姐把胸罩脫了吧。 book18.org

  我解開了她背後的胸罩掛鉤,蘭姐拿著胸罩在我臉前晃,說要不要聞聞姐姐 的胸罩香不香?我禮貌地聞了聞,說好香啊,這句倒不是虛言,蘭姐身上有一種 非常濃烈而誘人的體香,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而就是一種荷爾蒙的瀰漫,這股 瀰漫的體香對我的刺激更大了,我呻吟了一下,把下身被褲子繃住的硬體挪了下 角度。蘭姐一隻手捧著自己的乳房往我的嘴裡喂,另一隻手摸索著伸進我的短褲, 開始輕輕地撫摸我的龜頭和肉棒。 book18.org

  蘭姐從我身上下來,跪在地上,赤裸著上身開始給我口交。我有點擔心地看 了周邊的窗戶,發現百葉窗都已經自動放下來了。蘭姐的口交功力是超一流的, 各種舔,吸,吞吐都拿捏得恰到好處,我舒服得呲牙咧嘴。蘭姐看到我舒服的樣 子,吞吐得更起勁了,一邊用另一隻手用心地撫摸著我的陰囊和蛋蛋,還時不時 地用手指甲刮擦下我的會陰靠近肛門的位置,我的雞巴在這樣的刺激下高高勃起, 在她的嘴巴里進進出出。 book18.org

  蘭姐吐出我的肉棒,凝視著我的被舔得濕漉漉的肉棒說,你這個笨腦子的家 伙,這個玩意兒倒是好用的很,姐姐還真捨不得把它讓給了別人。說罷,她站起 身把自己的內褲從裙子裡脫下,把自己的頭髮紮起,坐到我的懷裡,用手扶著我 的肉棒,緩緩地用她的陰道吃了進去。 book18.org

  雖然已經調情加口交了這麼半天,但我感覺她的裡面還是不夠濕潤,我怕刺 痛了她,就緊緊摟著她的腰,控制著進出的節奏。蘭姐臉紅撲撲地,喘著粗氣在 我耳旁說,不要憐惜我,狠狠地艹我。我遵命加快了速度,蘭姐的臉上露出痛並 快樂著的神情,自己昂著頭,不停地在我身上聳動著。很快她的裡面就水流成河 了,蘭姐大幅度地上下扭動著屁股,每次肉棒捅到深處的時候,她都要顫抖著驚 呼一聲,一臉舒爽的樣子。我們交合的部位開始發出吧唧吧唧的水聲,蘭姐的浪 水從陰道里不斷湧出,澆在我的陰部,把毛和蛋蛋都打濕了。 book18.org

  這樣動作持續了不知多久,蘭姐喘著粗氣說不行了,她做不動了。她把我放 倒在沙發上,然後背對我著側躺在我懷裡,抬起右腳對我說,你從這裡進去下。   側躺進入的體位我是頭一次,但只要找對了陰道的角度,就可以無師自通地 行動了,這倒是難不倒我。這個姿勢挺省力的,我只要自己的屁股一聳一聳地往 她的陰道里送就好,上身撫摸乳房和奶頭的角度還更加的舒服。 book18.org

  我讓她趴在沙發上,我用後入式又狠狠來了幾百下,後入式特別方便用力, 我端著她美白嬌嫩的屁股,用堅硬的肉棒狠狠地捅她的陰道,這樣進入特別深, 也摩擦得特別到位,加上我特別給力的高頻和深度的抽插,蘭姐在這個體位下高 潮了好幾次,一直到無力到不能跪,才停下。我覺得我都快要射精了,蘭姐卻掉 鏈子了,有點不爽,我把她翻過來,讓她分開雙腿面對我,我狠狠地又插進去。   蘭姐一直流著眼淚緊緊地抱著我,下身拚命地夾緊我的陰莖。我不停地抽插 一直插到臨界點,我問蘭姐要不要射進去,蘭姐哭喪著聲音說最好不要,我問那 你哭啥呢,蘭姐抹著眼淚說,可是我又很想要,卻不能要。 book18.org

  我心軟了,拔出來她用力幫我擼和舔龜頭,最後我滿滿地射了她一臉和一胸 口,頭髮,臉蛋,奶子上都是牛奶般的精液,蘭姐被多次襲來的強烈高潮刺激得 渾身無力,喘著氣癱在沙發上。 book18.org

  我自己去浴室清洗了下,然後拿了塊毛巾擰濕了出來,細心地給她擦了全身, 又把一塌糊塗的陰部用力擦洗了下。其實蘭姐的花瓣和花唇還是很好看的,有點 粉嫩小巧的感覺,不是想像中的黑木耳,和周邊雪白粉嫩的肌膚一起,顯得特別 漂亮宜人,我都忍不住把嘴巴湊上去吻了一下。 book18.org

  蘭姐柔若無骨般地倚在我懷裡,問我今天怎麼那麼生猛,我說我是照你說的, 把一腔鬱悶都發泄到你身上了嘛。蘭姐痴痴地看著我的眼睛說,你今天厲害得簡 直不像你了,上次像個木偶一樣,我說什麼你做什麼,今天完全是你在操我,操 我到臣服,操我到心甘情願為你,操我到恨不得把心摘下來給你。我笑了笑,做 個愛不至於吧。蘭姐柔柔地摟著我的腰,說男人就是要這樣,你這樣對我,說明 你需要我,你的身體和心都需要我,我就是死了,也是值了。 book18.org

  我心裡十分奇怪怎麼做個愛,蘭姐就像轉了性似的,我一邊應承著一邊穿衣 服。蘭姐摟著不讓我走,想勸說我留下。我婉拒了,臨出門的時候蘭姐把茶几上 的寶馬車鑰匙丟給我,說你別忘了明天帶敏華上班啊。我都差點忘記了還給我配 了部車的,猶豫了一下,還是收下了。 book18.org

  回到家有點晚了,我想起忘記和敏華約時間了,就發了條微信意思是明早7 點半我到她家等她一起上班,她沒有回覆。 book18.org

  第二天早上是周一,我六點多就起來了,收拾好下樓的時候收到敏華的微信, 意思是不用了,昨天會上大家是開玩笑來的,她自己上下班就好,不用麻煩我, 謝謝我的好意云云。 book18.org

  這禮拜是開學前的最後一周了,按規定老師們必須全部報到了,學院的那層 樓人山人海,我陪著院長和書記開了一早上會,然後下午開始為新調來組建專業 的老師辦手續。劃撥過來的兩個系四個專業,人家都自帶教務助理什麼的,手續 不從我這兒走,直接辦好了去給院長審批的。有幾位外聘教授是今天才趕到的, 還在盯著合同怎麼簽的事,可把院長給愁壞了,只能一再說明合同是制式的,學 校的,改動空間餘地不大。早點辦好合同,開始接轉關係了,就可以立即安排住 房,不用住賓館了。新學期的學生助管也到崗了,我看了下女多男少,真是愁死 我了,新學院需要的是大力士男生,這幾個嬌滴滴的女生怎麼幹活呀。 book18.org

  雖然是分管人事的,理論上都要忙到爆炸的,但吳梅書記非常淡定,她耐心 地一個人一個人地談話,整理檔案,辦手續。我把兩個機靈的助管給了書記,自 己帶著唯一的男生去四處給教授們搬箱子,接送人。這一天忙下來,等到消停點 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快8點了。 book18.org

  我給書記和院長點了麻辣香鍋,三人份的,三個人圍在會議桌上吃麻辣香鍋 當晚飯。院長感慨說出國了一段時間,感覺吃的都他媽是豬食,就這個麻辣香鍋 就可以秒洋鬼子幾光年的距離了。吳書記比較矜持了,只是誇讚我的手藝好,選 的店好,點的菜也不錯,我很受用。吳書記跟我說,說是校內的單身教師公寓這 次改造後還是供應不足,想住進去還是要按資排輩,住不進去的單身教師建議院 系予以經濟補償,讓他們自己找地方。吳書記頓了頓,意味深長地說,這個經濟 補償標準,肯定是吃大虧,跟沒有一樣的。我知道他們在說我,我很沮喪,心想 得拿著三五百塊補助去租三千塊的房子,這特麼的太忽悠人,連胃口都沒有了。   我放下筷子開始玩手機,把麻辣香鍋的照片隨手發了個朋友圈。 book18.org

  院長也停下筷子說,怎麼,小一你鬧情緒啦。我忙說沒有沒有,我發朋友圈 呢。院長和書記對視了一眼說,既然學校有困難,那我們也不能給學校添亂增加 負擔,按資排輩的事是難做手腳的,我和吳書記商量了一下,你算是學院的創始 團隊一員了,非常辛苦。這次學校補貼我們供外聘專家和教授的房子呢,我們該 分的分該租的租也差不多了,學校同意我們手上機動2- 3套的,給短期進修學 習的外國專家或教授來華期間使用。我聽他們說這個冠冕堂皇的話,也沒什麼興 趣聽下去,只是嘴裡嗯幾聲。吳書記看到了我的冷漠,就笑著說,給你挑明了說 吧,之前不是說開學了讓你退了房子回校內住教師公寓嗎?現在不需要了,你就 一直在那裡住下去吧,雖然你的級別是不到的,但我們學院整體已分配和機動待 分配的指標,你就負責管理和服務,你住在那裡也好,有點啥事不用來回跑。   我鬆了一口氣,原來是把這套超標的房子暫時送我住的意思啊。那就Oka y,我表態感謝兩位領導關懷,並發誓今後工作肝腦塗地奮勇向前。 book18.org

  這時華姐突然發來微信,說看了我的朋友圈,問我是不是還沒有下班回家?   我回答說是啊,還在陪領導吃晚飯呢。華姐又問我如果待到9點半的話,可 不可以搭我的車回市區。我滿口答應了。 book18.org

  飯後院長和書記繼續開會,逐項核對今天報到的教師名錄,核到兩個調撥來 的系的時候,發現很多資料不全。我攤手表示人家系自帶教務助理,是直接把手 續辦好了叫到院長你手上的,沒有經我的手,院長和書記都有點皺眉頭,院長說 反正這兩個系都要打散或者取消了,不如早點宣布了重新整合一遍人吧。書記搖 搖頭說,一個系主任是10月多份退休的,要給他辦了光榮退休,再動他的系, 不然提前宣布了取消編制,這個面子下不來,退休退不好會恨咱一輩子指不定干 出什麼事來。另一個系主任組織上已經安排了,但調令最早也要9月中才到。這 一個多月兩個月就讓著他們點,等11月做迎評創優的時候,我們是新學院考核 指標少,正好可以把機構改革重組的事情作為工作的一部分納入到板塊中去。院 長連連叫好,直夸吳書記不愧是黨的好乾部。 book18.org

  一轉眼收拾停當也就9點多了,我告辭了出來,直奔華姐的單位,華姐是個 挺有實權的事業單位的公務員,聽說已經是正科了,我也是蠻佩服的。他們單位 非常氣派,門口的廣場比我們學校的還要威風,占地面積很大。華姐已經站在那 里等了,一身職業套裝,下半身似乎是那種包臀的裙子,隱約有看到穿著絲襪的 樣子,裊裊婷婷地站在那裡。 book18.org

  華姐其實話很少,一路上我目不斜視,心事重重地開車。華姐自己玩了會手 機,試探地問了問我的工作,我就硬著頭皮把自己的事說了一遍,順便發了兩句 牢騷。華姐聽了卻嬌笑不已,我尷尬地陪著乾笑兩聲,不知道她在笑什麼。華姐 正色說,剛工作遇到這樣的事再正常不過了,現在聽下來你有院長和書記撐腰, 根本算不上工作難做。比這苦得多,鬱悶得多的事情還在後面呢。我這兩天被於 伯伯,於媽媽,今天又被華姐反覆說未來道路坎坷,說得我有點心煩意亂。華姐 見我並不開心,也沒往下說。只是說,這禮拜如果你要是上下班時間湊巧,我就 搭你的車,姐幫你做個參謀,陪你聊聊,幫你分析和出出主意可好。我點頭同意, 又奇怪地問華姐,你怎麼不自己開車上班呢……華姐笑著說,我有點色弱,駕照 是有,一般不太敢開。 book18.org

  在接下來的一周里,華姐早晚都搭我的車上下班,慢慢地聊得也多了一點, 但也還都比較淺比較表面化。其實華姐是個非常蕙質蘭心的女孩,跟我見過的其 他女生不同,我其實在心裡非常欣賞她,信任她。有時候到家晚了點的話,我會 和她在附近順便吃點麵條什麼的,每次都是她搶著付錢。我沒敢問她的工作和生 活,華姐有時候自己會透露一些,比如她老公工作忙,出差多回來晚等等,但也 沒有細說,也沒有什麼明確的感情色彩。 book18.org

  周四中午的時候,我意外接到了小薇的電話,小薇電話里的聲音有點憔悴, 但好像情緒很好,她意思是最近幾天忙壞累壞了,一切都很好。醫生說再鞏固個 兩到三周就可以出院了。小薇說在這種封閉環境下靜心過了這麼兩周,感覺也很 不錯,但還是很想念我,覺得除了我沒有什麼其他牽掛,就盼著早點結束回來見 我。我問她說跟家人怎麼交代的,我統一一下口徑,小薇說忽悠家裡說出國了, 開學了才回來,叮囑我搞定學校這邊別因為找不到人聯繫家長就行。 book18.org

  我放下電話,看看時間離老生報到只剩三天了,新生是10天以後,再往後 就開始學籍註冊了,最多只能拖15天,撐到天20天,登時覺得一籌莫展。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0 銀元!

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