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在仙途 (3) 作者:粗又黑

簡體

. book18.org

【淫在仙途】 book18.org

作者:粗又黑book18.org

2020-9-22發表於S8 book18.org

第三章:大鬧醉月樓 book18.org

王玉石下了床,拿其茶壺,灌了一口,含在嘴裡,來到床邊,對著秦嫣一口噴了過去。 book18.org

秦嫣一下子驚坐起來,抹了一把臉,胭脂都花了,白嫩的肌膚上掛滿了汗珠。秦嫣掙扎著想起身,但下一刻又軟綿綿的躺了下去,王玉石過去扯過被褥,蓋在了她的身上。 book18.org

「你感覺怎麼樣?」王玉石著急的詢問道。 book18.org

「我……感覺渾身無力,發冷,四肢酸痛……你對我……做了什麼?」秦嫣皺著眉蜷縮著身子,有氣無力的問道。 book18.org

「嚇我一跳,我說應該不會有大問題的,你好好休息一陣,調養調養就行了。」王玉石這才放下心來。 book18.org

根據師父徐中陽的解釋,陽氣與陰氣分別存在男女體內,是男女體內最基本的能量,也造就了男女間的差異。陽氣與陰氣如果不全部散失,是不會造成什麼實質性傷害的,經過調養,能夠自行慢慢的恢復。太上純陽功中的卸陽,只不過是王玉石調動秦嫣體內的陰氣,利用陰氣將自身體內的陽火逼出,並不是吸收陰氣。但看秦嫣這幅模樣,一個人的陰氣還是太稀薄,就他現在的修為境界,勉強可以卸陽。怪不得徐中陽動不動就御十女,看來並非空穴來風,看來下次也要效仿他才行了。 book18.org

「哼!你把我弄成這樣,不知多久才能恢復,耽誤了我接客,加上湯藥費,你得賠我。」秦嫣盯著王玉石,憤憤的說道。 book18.org

「實在對不住,我出雙倍怎麼樣?」王玉石自知理虧。 book18.org

王玉石說完,拿起一旁的衣物,穿了起來,手伸進袖子裡,打算拿些銀兩齣來,將秦嫣給打發了。自己剛才感覺有陣靈光閃過,不知是不是領悟了什麼,得找個地方,抓緊時間趁熱打鐵。 book18.org

「那可不行,我這起碼一個月不能接客,按照我平時來算,加上湯藥費,怎麼也要賠五十兩黃金。」秦嫣獅子大開口的說道。 book18.org

「五十兩黃金?你搶錢啊?」王玉石難以置信的說道。 book18.org

其實徐中陽給他留了不少錢,但這一年裡,王玉石按照徐中陽的囑咐,購買了各種名貴藥材,熬成湯藥服用,能輔助修煉,所以徐中陽的那些遺產,已經花出去大半了,如今哪裡拿得出五十兩黃金。 book18.org

「你賠不賠?」秦嫣逼問道。 book18.org

「我想賠也沒那麼多錢啊。」王玉石無奈的說道。 book18.org

「不給是吧,來人啊,出事啦!快來人啊!」秦嫣扯著嗓子喊道。 book18.org

這時,門一下被推開了,進來一個壯碩的大漢,其面目猙獰,渾身筋肉,讓人看了不禁有些害怕。一般情況下,青樓這種風月場所,那些娼妓不免會與客人發生些爭執,於是在廂房外都有幾個打手,專門負責維護秩序,對付一些突發情況。 book18.org

「秦姑娘,怎麼回事?」大漢看了看屋裡的場景,粗聲粗氣的問道。 「這個人把我弄傷了,恐怕要療養個把月,我要他賠錢,他說沒錢,我看他分明是想賴帳。」秦嫣見了大漢,委屈的說道。 book18.org

「你小子,竟敢在醉月樓放肆?」 book18.org

大漢氣勢洶洶的說著,吹了個口哨,不一會,那老鴇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另外兩個大漢,他們手持棍棒,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將門口堵了起來。 book18.org

「喲!公子這是把我們秦姑娘怎麼了?」老鴇見狀,質問道。 book18.org

「哎喲……哎喲……這小子下面壯碩如牛,不知道使了什麼法子,弄得我疼死了,生平還是頭一遭……如今渾身還打顫,四肢乏軟無力,賠個五十兩黃金算便宜你了。」秦嫣痛苦的說道。 book18.org

「她沒有大礙,只是陰氣失調,我保證她休息幾天就好了,哪裡用得著一個月?」王玉石急忙解釋道。 book18.org

「你看,秦姑娘都這樣了,你還狡辯,你拿不出錢,別想踏出醉月樓。也不打聽打聽我們醉月樓在清河縣是誰罩的,乖乖把錢賠了,要不然白受一頓皮肉之苦。」老鴇板著臉說道。 book18.org

想不到這老鴇蠻不講理,王玉石無心糾纏,伸手進袖子裡掏了掏,掏出了一小錠金子和幾錠銀子,擺在了桌面上。 book18.org

「你們看,我全身家當就這些了。」王玉石指了指桌上的錢說道。 book18.org

「哼!你這連一半都不夠,給你兩個辦法,要麼讓人送錢來,要麼在這醉月樓做苦差償還。」老鴇趾高氣昂的說道。 book18.org

「別欺人太甚,我選第三,就這麼多,愛要不要。」王玉石看懂了,這老鴇分明就是搶錢。 book18.org

老鴇見狀,朝三個大漢使了個眼色,轉身便出去了。三個大漢似乎輕車熟路,看樣子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了。 book18.org

「敬酒不吃吃罰酒,我鐵牛好久沒活動拳腳了,今天拿你練練。」為首的大漢掰了掰手指,弄得咯吱咯吱響。 book18.org

話音剛落,那叫鐵牛的大漢沖了過來,兩隻大手一把鉗住了王玉石的肩膀,腳下一個絆子,王玉石便被放倒了。鐵牛得意的笑了笑,抬腿便朝王玉石面門踩去。王玉石剛才沒反應過來,吃了些虧,此時見腳板朝臉落下,雙手急忙一把抵住,僵持在半空。鐵牛眼裡閃過一絲詫異,沒想到眼前這個不起眼的男子,居然能輕易的襠下自己的踩踏。王玉石推開鐵牛的腳,就地一滾,爬了起來。 「你們欺人太甚,我對你們不客氣了!」王玉石氣憤的說道。 book18.org

王玉石雖然不會武藝,但自己好歹也是個修士,雖然只有練氣三層的修為,不過肉身的強度可不是這些凡夫俗子能比的,對付這些三個大漢,不成問題。那三個大漢見王玉石大放厥詞,相互看了看,一起撲了上去,打在了一起。 那老鴇氣沖沖的下了樓,來到了鍾少爺的身邊,倒了杯酒,敬了起來。 「發生了點小事,鍾少爺勿見怪,今晚要寵幸哪位姑娘?」老鴇喝完酒,問道。 book18.org

「嗝……今天爺高興,四個都要……」鍾少爺喝得滿面通紅說道。 book18.org

「好勒,鍾少爺可要注意身子骨,別累壞了,要是我這幾位姑娘將鍾少爺榨乾了,可概不負責。」老鴇一聽,頓時眉開眼笑的打趣,想著今晚又撈了一大筆。 book18.org

「那種事……不存在……咦?怎麼樓上吵吵鬧鬧的?」鍾少爺說著,抬頭看了看。 book18.org

「只是小事一樁,有個外地來的犢子,行房的時候把秦嫣姑娘弄傷了,又沒錢賠,這不鐵牛正在教訓他。」老鴇回道。 book18.org

「喔?居然有如此威猛之人?我倒想看看是什麼人。」鍾少爺眉頭一挑,來了興趣。 book18.org

「是個毛頭小子,聽秦嫣姑娘說,這小子在行房上非同尋常,才會被他弄傷了。」老鴇說道。 book18.org

「這種事爺不信,除非一會將那小子褲子扒下來,我才信。」鍾少爺搖頭說道。 book18.org

這時,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從樓上傳出,廳堂的眾人聞聲看去,只見那鐵牛掛在欄杆上,身後的門早已稀巴爛。一聲慘叫傳出,又是一個大漢滾了出來,一頭撞穿了欄杆,掙扎了一下,便不動了,似乎昏死了過去。隨後,兩個人影滾了出來,只見第三個大漢和王玉石扭打在一起。那王玉石胡亂揮拳踢腿,竟將大漢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抓住空當,轉身便逃走了。在廳堂一片譁然聲中,王玉石整了整身上破爛的衣服,背著包裹,踩著一地的殘渣,往樓下走去,一路上的人紛紛避讓,廳堂的人魚貫而出,生怕惹上麻煩,不一會,沒剩幾個人了。 「這……這……這小子居然……」老鴇看見這一幕驚呆了,結結巴巴的說道。 鍾少爺也是一臉驚奇,仔細打量著王玉石,隱隱感覺他不像普通人。 「這就是弄傷秦嫣姑娘的人?」鍾少爺朝老鴇詢問道。 book18.org

「就是他,沒想到這小子那麼能打,難道是武林高手?惹不起啊。」老鴇戰戰兢兢的說著,起身就要溜。 book18.org

「有我在怕什麼?不必驚慌,我來會會他。」鍾少爺一把壓下老鴇,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book18.org

王玉石快步來到老鴇面前,拿出之前那錠金子,朝她扔了過去,那老鴇急忙伸手接住,但是卻像燙手一般,又扔在了王玉石面前的桌子上。 book18.org

「怎麼?不要賠償了?」王玉石大氣都沒喘,平靜的問道。 book18.org

老鴇不敢說話,轉頭看了看鐘少爺,只見鍾少爺擺了擺手,示意她退下。老鴇急忙起身,邊鞠躬,邊往後退去,其他人見狀,也紛紛跟著走了,廳堂便只剩了王玉石於鍾少爺兩人。王玉石不知道這鐘少爺葫蘆里賣的什麼藥,不過事已至此他也沒什麼顧忌的了,要是敢阻攔他一樣揍。 book18.org

「在下鍾宇凌,敢問道友尊姓大名?」鍾少爺站了起來,雙手抱拳問道。 王玉石一臉驚訝的看了看鐘少爺,不知道他是怎麼看出自己的身份的。不過修為達到築基期之後,便可釋放神念,探知周遭事物,難道眼前的男子,是築基期以上的修士? book18.org

「什麼道友,不懂你在說什麼。」王玉石裝傻說道。 book18.org

「嘿嘿,想必道友是頭次下山歷練,這凡人中哪有如道友這般鋼筋鐵骨之人,以一敵三,還氣定神閒的。雖說武藝馬馬虎虎,但對付幾個大漢也綽綽有餘,這除了修士,還有凡人能做到嗎?」鍾宇凌微笑的說道。 book18.org

「原來如此,我叫王玉石,確實是初出茅廬的修士。」王玉石撓了撓頭說道。 「王兄,幸會幸會,在下師從七峰山玉星觀玄靈真人,如今是練氣期第五層,因瓶頸久久未能突破,便下山歷練。在下聽說進行男女交合之事,有助突破瓶頸,於是便來了這煙花之地,以期能起些作用。」鍾宇凌請王玉石坐下說道。 「我嘛……我現在堪堪練氣三層修為,師父乃不知名的散修,這次是遠行辦點事。」王玉石眼睛一轉,胡編了一套說辭。 book18.org

鍾宇凌看著王玉石,笑了起來,讓老鴇給王玉石倒上酒,舉起酒杯敬了起來,兩人相聊甚歡。王玉石除了與師父徐中陽,還沒與其他修士碰過面,沒想到在這青樓讓他趕上了,恰好這鐘宇凌熱情好客,於是很快便熟絡了起來。 book18.org

「王兄,以你的肉身強度,在練氣三層中實屬少見。不過王兄練氣三層,不知為何會造訪這煙花之地?」酒過三巡後,鍾宇凌笑眯眯的看著王玉石問道。 「我只是……」王玉石想解釋,但一時找不到理由。 book18.org

「嘿嘿,其實在下隱約能猜到一些,不知當講不當講?」鍾宇凌眉毛一挑,意味深長的問道。 book18.org

「道友但說無妨。」王玉石倒要看看他要說什麼。 book18.org

「王兄沒有自報師門,又來這醉月樓,想必王兄對那奇淫密術頗有研究。」鍾宇凌說道。 book18.org

「沒有沒有,我來這青樓只是一時興起而已。」王玉石辯解道。 book18.org

「這樣可說服不了在下,修仙之人講究心境,特別是一些名門正道,最忌動淫念,若不是被瓶頸卡住,是不會像我這般,鋌而走險的。」 book18.org

王玉石插不上話,那鍾宇凌頓了頓,繼續說道。 book18.org

「在下自幼便上山修煉,但資質欠佳,被這瓶頸卡了十多年,無法得到突破。所以才會聽信那些旁門左道,但如今深陷這淫海,無法自拔,在下想求王兄傳授些奇淫密術,以期突破這瓶頸。」 book18.org

王玉石愣了愣,原來這鐘宇凌繞了半天,就為的是這個目的。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