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女滿天下 (23) 作者:zihan98

簡體

. book18.org

【桃女滿天下】 book18.org

作者:zihan98book18.org

2020年9月24日首發於第一會所sis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二十三章 book18.org

「唔……」捲縮在地鋪赤裸著身子的人輕輕抖動了一下,秋明微微睜開眼睛,投過窗外傳來的月光,又是等待主人的一夜。 book18.org

秋明坐直身子,脖子上的狗鏈拴在了床腳,臉頰布滿紅雲,只見下體被一方方正正的貼紙絲毫沒有縫隙的緊緊貼著,她能感受到尿液在尿道口被貼紙堵著,想尿尿不出來,很難受很脹……主人……你什麼時候回來。 book18.org

秋明用手撫摸著貼紙的邊緣,猶豫著什麼,她想起第一天深夜為白雲飛深喉之後,白雲飛為自己打理了身體,又將自己的陰毛全部剃光貼上這個玩意之後就離開了,當自己被尿意醒來之時,撕開後的快意很快被回來的白雲飛懲罰的痛苦不堪,甚至被延長了做狗奴的日子,秋明看著烏黑的房間,靠在床邊,沒有白雲飛的允許,她不能上床不能行走,她清楚的明白,在墊子外,周圍都布滿了白灰。 白雲飛通過這個方法了解到秋明在房間的一舉一動,秋明不敢再一次的放肆,她吃過這個虧,在白雲飛不在的時候,自己摸黑站了起來,很顯然,地板上出現了兩隻腳,而不是手,被發現的她被白雲飛掛在樹上任由白雲飛淫虐,甚至求饒之後不能吃飯,只能喝水,她不能違抗白雲飛,她真的很害怕。 book18.org

秋明看著墊子旁的幾個圓碗中各種自己喜愛的美食水果,趴下身子,舔了舔上面的表面抹著一層白色粘稠物,是精液,自打調教以來,白雲飛每次都會逼迫自己吃下他的精液,似乎能滿足他的惡趣味,一開始自己是拒絕的,可後來實在太餓,白雲飛說只要願意吃下他的精液,便能吃到好東西,她臣服了,不能在出去前餓死,更何況已經不是五天了,因為自己私自撕開貼紙,再一次延長了五天,她在飢餓面前只好低頭,在圓盤中將精液舔乾淨,得到的是白雲飛的誇獎以及美食。每當自己舔乾淨白雲飛的精液,白雲飛都會很開心,會對自己十分的寵愛,她對這種感覺有點上癮,雖然她不能承認,但是她很享受…… book18.org

她享受白雲飛撫摸自己的秀髮…… book18.org

她享受自己的頭枕在白雲飛的大腿上,感受白雲飛的親吻…… book18.org

她享受自己為白雲飛喊自己乖乖…… book18.org

…… book18.org

只要乖乖聽話,白雲飛對自己還是挺好的…… book18.org

她覺得自己十分下賤,她居然對這種荒誕的關係產生依賴,特別是深夜一人在房屋內等待白雲飛,自打開始調教自己,白雲飛總是晚出早歸,自己真的如同狗一般深夜等待晚歸的主人一樣…… book18.org

秋明將圓碗美食表面的精液添了乾淨,不得不承認,她喜愛上這個味道,更喜歡等白雲飛回來之後對自己的稱讚,秋明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著窗,主人怎麼還沒回來呢……快回來了吧…… book18.org

每天秋明都會這樣對自己打氣,她太想念白雲飛了,可能是自己一個人孤獨慣了,她心裡早從最初對女兒木清的挂念,和對木尊的思念早已經灰飛煙滅,心中全都是主人白雲飛帶著自己趁天未亮牽著自己在樹林中散步,讓自己尿尿。她似乎習慣了這種日子,渾然不知時間過了多久。 book18.org

白雲飛會用那粗長的肉棒完完全全的塞在秋明空虛的肉穴之中,那種銷魂滋味從最初對丈夫木尊的忠誠被白雲飛帶來的快感一次又一次的沖刷,她慢慢的對自己妥協,只是做他幾日的母犬,仍由他隨意發泄而已,等日子過去,便回到最初的生活,她一次一次這樣的告誡自己,可每當白雲飛用粗長的肉棒衝刺在自己的體內,二人負距離交叉,不禁讓秋明達到快樂的巔峰,這是丈夫不能給予的,她甚至不害臊的拿木尊短小的肉棒和白雲飛做對比……她被白雲飛的肉棒一次一次的衝撞,自己的肉穴如同白雲飛的占有物,除了出門,幾乎被白雲飛插著,她的肉穴卻每每歡迎著白雲飛的肉棒,哪怕只是看了一眼,摸了一下,親了一口,身下的淫水如同止不住的往外流…… book18.org

此時的秋明咬著嘴唇,原來陰道的淫水也流出被貼紙堵住,她感受到了陰道口和尿道口雙液堵著,手不禁撫摸著貼紙,那貼紙兩處微微吐出,手一摁,那尿液淫水被擠回去,在鬆開,又微微突出。自己的臉早已經憋的通紅。 book18.org

主人……你回來呀…… book18.org

木清披著薄薄的披風坐在書桌前,剛沐浴過的身體散發著誘人的氣味,濕潤的烏髮濕潤了披風。 book18.org

「奇怪……」木清皺著眉頭看著手中的信封,這是上香派來的書信,前段時間因為惦念母親,則派人送了書信,可是手中的書信卻讓木清抓不住頭腦,母親明明已經離開木山快半月,木山離上香頂多三四天路程,為何師奶奶說母親並沒有回派? book18.org

木清一隻手捂著額頭,皺著眉閉著眼,一手卻不放下書信,仔細回想那天母親不見的那一天,奇怪,真奇怪,好似母親離別的時候也不曾告別,一想到父親那無所謂的態度,木清憤憤難堪。 book18.org

木清放下書信,又拿起一封信,那是廬城來的書信,準確的是說是邀請函。 想不到一向對婚姻沒有態度的義妹居然要大婚了。木清難得的露出一絲笑意,辛巳月,甲子日。那就是一個月之後了! book18.org

木清將書信一一收好,正要站起身,房門被打開,來人正是胡克,木清沒好氣的站起身子,把書信放進抽屜,背著胡克。 book18.org

胡克看著美麗的愛妻,頓時咽了口水,加上口氣中散來撲鼻的芬芳如同打了雞血似的心臟不停的跳。即便婚後好幾年,也對著美若天仙的木清不停的幻想。 胡克看著木清慢慢的坐在鏡子前,鼻子覺得發癢不自覺的揉了揉走到桌前坐下倒了杯水一乾二淨將乾澀的喉嚨潤了潤,瞥眼看到木清歪著頭用干毛巾揉著頭髮,那若隱若現的睡衣以及白的發光的腿,另胡克的肉棒急速抬頭,將褲子都撐了起來。 book18.org

木清沒有發現胡克此時的眼神,專心的將秀髮一一揉弄。 book18.org

「清兒……」猶豫許久,胡克忍著下體的急速充血開口道。 book18.org

「嗯」木清有意無意的回應,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book18.org

「額……」胡克又不知道從何說起,額頭都出了汗。 book18.org

「你一個大男人,扭扭捏捏什麼,說了便是」木清通過鏡子看到胡克,沒好氣的怒嗔道。 book18.org

胡克也看到鏡子中木清的眼神,夾雜著怒意和冷意,不禁讓胡克更是腿上發了抖。 book18.org

「你看啊……爹娘年紀也不小了,咱是不是也得要個……」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孩子二字還不曾說出口,便被鏡子前的美人打斷。木清回頭瞪著胡克,胡克低著頭,冷汗也滴了下來。 book18.org

「哼……我當你有什麼事,拿我爹娘做令牌?」 book18.org

「不是的不是的,你別生氣,我這不是和你在商量嗎……」胡克趕緊站起身要走到木清身前,被木清五根秀指打回原地。 book18.org

「我不與你爭論,此事以後再論,現在休想!」說完木清披上披風,打開門「我出去吹風,屋裡頭熱得慌」 book18.org

留下胡克一人傻愣愣的站在屋內。憤憤的錘了桌子。 book18.org

可氣!要不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現在就把你摁在床上辦了!胡克急忙脫下褲子,將勃起的肉棒釋放出來,拿出浴房中偷拿出來褒褲套在肉棒上不停的撫弄。 沒幾秒,肉棒射出幾股精液全部一一射在了木清的貼身衣物上,胡克趴在床上,狠狠的嗅著床上木清殘留的氣味。 book18.org

該死!該死!總有一天要把這女人摁在床上草死! book18.org

回想到婚後幾年,交合的次數屈指可數,更別說接吻了,一想到那紅唇白齒,嬌嫩粉舌。胡克就不停的吞咽口水,那地方不曾被碰過,他好想親吻……吸允那口水…… book18.org

胡克翻了個身子,下身疲軟的肉棒上還包裹著木清的褒褲,木清在床上如同她平日那樣,胡克想到那少的可憐的性生活,在床上,如同死魚一般的木清,即便這樣,插入木清神秘的地方一下子就釋放了自己精華,自己如同個廢物,平日是這樣,在床上也是這樣,但是,不得不承認,還是銷魂!即便只是輕輕碰了一下! book18.org

自己只有在她面前才這樣!若有下次……若有下次,定是重振夫綱之日! 可惜的是,胡克永遠不知道,這美好的願望此生註定不存在的。 book18.org

木清在山頂上,手持佩劍,順著月光舞了起來,若有人旁觀,定是會驚嘆此女如天上來,只聞天下劍客皆男兒,卻不知劍仙為妙女!那飄逸的長髮在木清的舞動下,紛紛起舞,秀指順著劍,細長的雙腿靈活自如,在薄薄的衣物下,飽滿的胸部以及翹臀被勾勒的更是吸引人。 book18.org

舞閉,木清一手持劍背在身後,深深呼吸。卻聽見周圍不遠處有一陣雷鳴聲。 下雨打雷?木清睜開眼看著天,一下子否定,立刻站在山崖邊迅速周圍看了起來,只見在後山處有幾縷火焰。 book18.org

那是?……不好!木山進賊!木清立刻反應過來,後山是世代木山前輩的陵墓,有前人大量的寶物,木清一臉殺氣,迅速提著劍往後山處跑去。 book18.org

「你找死!這麼大動靜!」蒙面男子首先跑出墓陵,身後緊跟幾名男子,紛紛氣喘噓噓。 book18.org

「少主……我也沒想到陵園這麼多暗門啊!咳咳!」身後幾名男子紛紛坐了下來,拿掉了蒙面巾。 book18.org

「沒用的東西!」為首怒罵的男子也拿掉了蒙面巾,順著月光照耀下的淚痣,此人正是白雲飛。 book18.org

「少主你別生氣了,木山的陵園真如外界所傳,詭異的狠,我們探了有五天,卻連陵園正門沒有闖進去,這怎麼辦!」 book18.org

「該死!」白雲飛憤憤不已,他不是沒有踏入陵園,陵園後的山洞,山洞前的一片陵園門不曾闖入,奇怪的是之前有意無意讓木尊帶著自己看了陵園,卻不知曉為何他帶著自己的時候,陵園的機關沒有觸發!怪哉!怪哉!難道到了晚上才自動開啟機關? book18.org

「周陽升!你他娘的在漕棒找點盜墓的過來!」 book18.org

「咳咳咳!」周陽升吸入的灰塵過多,不停的咳嗽,白雲飛看著眼前兩三個廢物直無奈。 book18.org

「少主……」 book18.org

「最沒用的就是你!操」白雲飛上去要打鼠子,鼠子是暗衛里唯一有盜墓盜竊經驗的人。 book18.org

鼠子一下子跪在地上,抱著白雲飛的大腿,忍著白雲飛的重拳出擊「嗚嗚嗚!少主啊!真不怪我啊!我提醒了周兄,他不聽啊!」 book18.org

「操!」白雲飛一腳把鼠子踹了個老遠,看著趴在地上,耳朵對著地的老貓,「你在幹嘛!」 book18.org

「不好!少主,有人來了!」老貓立刻說道。 book18.org

「幾人?」 book18.org

「聽腳步,只一人!輕功了得」 book18.org

一人?白雲飛皺起眉目,「都給我把蒙面巾帶上!火把給我滅了!」 book18.org

「咳咳……少……咳咳主」 book18.org

「別給我廢話!帶上,躲起來」白雲飛一抬腳,便飛上樹枝,鼠子躲在了雜草之中,貓子爬上了樹,只剩下周陽升,周陽升也不知道躲哪,只好順著山路跑了起來。 book18.org

沒一會,木清便來到陵園前,周圍黑暗一片,拿起自己的火把對著周圍看了起來,只見地上雜亂不堪,燒過的木棍幾根扔在地上。 book18.org

「哼,我倒要看是何方鬼怪,膽敢來我木山放肆,活膩了!即便是黑白無常,也讓跪下喊奶奶!」木清憤憤的看著周圍,只見雜草一陣雜動。 book18.org

不好!白雲飛和老貓心裡同時喊了起來。 book18.org

只見木清嘴角一笑,利刃出鞘,持劍飛龍,直線向雜草處擊殺,路徑的雜草各個一分為二,還不等白雲飛和老貓驚訝,在鼠子的正上方飛下一個壯碩的漢子。 是大狗! book18.org

只見漢子手中的大錘抵擋住木清的劍,漢子身後的鼠子已經嚇得尿了褲子。 「嚯,還有幫手?也好,死在陵園前,省的你們買棺材!」 book18.org

鼠子立刻往其他方向逃跑。 book18.org

「哼!哪裡跑!都得死!」木清的速度極快,而大狗的笨重,被木清使了一手環樹落葉,極快的在大狗繞了一圈。 book18.org

好快!白雲飛驚訝道「老貓,下去幫!」 book18.org

老貓點點頭,從袖子中伸出虎爪,從大樹上飛下去,對著木清抓去。 book18.org

「呵!」木清雙耳靈動,回身橫掃,,老貓的虎爪跟木清的劍在空中擊出火花,老貓在空中轉了個身子立在地上,大狗此時也握著大錘和老貓對著木清,木清揮了揮劍,身後一人,眼前二人,「說實話,就憑你們,還嫩了點!」 鼠子看到弟兄都在,也不膽怯了,從靴子拿出自己的雙匕首,對著木清「嘿嘿,小娘子長得真俏,不如……嘻嘻」 book18.org

「哼……等會兒取你狗命的時候,看你是否還能笑的出來!」 book18.org

「阿巴!阿巴阿巴!」大狗憤憤的喊道,原來大狗是個啞巴! book18.org

「哈哈哈!大狗,人家小娘子說的不是你這隻狗,哈哈哈」老貓奸笑道。「等哥哥幫你抓了這小娘子,給你做媳婦兒!怎麼樣?」 book18.org

大狗開心的大笑「阿巴阿巴!唔啊」指著樹上的白雲飛。 book18.org

操……這傻子把自己賣了! book18.org

「額……咱老大可不缺女人……」老貓無奈的說道。這大狗對咱少主真是忠心耿耿,連女人都要讓。 book18.org

「你們說夠了沒?說夠了,就得上路了,你們三個沒意思,喊上你們老大吧」木清用劍指著樹上的白雲飛。 book18.org

白雲飛先是將自己的臉上的面具帶好,飛身下了樹。 book18.org

「你們還有什麼遺言快說,不然等會死了,姑奶奶我就沒轍幫你們了」 白雲飛好想笑,他第一次覺得這眼前冷艷的女人居然如此可愛。 book18.org

「咳咳……」白雲飛試著變個聲音「這位姑娘,我們兄弟幾個只是路……」 「小心!!!」先是反應的是老貓。 book18.org

說時遲那時快,木清的劍直挺挺的往白雲飛襲來,白雲飛轉了個身子,還是遲了,右手臂被劃了一個很大的傷口,鮮血直流…… book18.org

「啊!」白雲飛迅速右手捂住左手臂,若是再遲反應,整個手臂就沒了,這劍劃的很深。鮮血止不住流下。 book18.org

「喲!不錯嘛,下次就沒這麼好運了!」 book18.org

「少主!!!!!,你!你找死!!!」 book18.org

「阿八八八八八八八!!!!」 book18.org

「臭娘們!傷我少主!!!」 book18.org

只見貓鼠狗三兄弟紛紛上前和木清顫鬥了起來。 book18.org

白雲飛吃痛的後退的靠在樹邊,突然身後來了一人,「少主!你受傷了!」此人正是周陽升!「來!我們走!」周陽升撕下自己的衣袖,圍著白雲飛的手臂包紮起來,讓白雲飛的右手圍著自己脖子,扶起白雲飛跑動起來。 book18.org

「哪裡跑!?」木清看到貓鼠狗三人身後的動靜,發現還有一人扶著受傷的白雲飛跑路了,正欲去擊殺二人,被大狗的一個錘子打了回來。 book18.org

「阿八八八八八八八!!!!」(想殺我老大先殺了我) book18.org

「小娘們,你還是投降吧!」 book18.org

「嘿嘿,老貓,我想嘗嘗鮮!」 book18.org

木清看著猥瑣的鼠子流著口水,胃直冒酸水想吐,真噁心。 book18.org

「不陪你們玩了……你們受死吧……」木清憤憤說道。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