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性奴是老師 (9) 作者:godopo

簡體

【我的性奴是老師】 book18.org

作者:godopo2020-9-25發表於:SexInSex.net book18.org

(09)三日的賭約3(賭約完結篇) book18.org

「我喊你主人能說明什麼?」柚子狡黠的一笑「早在你花了100G買下我的時候,你就是我的主人了,只要我一刻沒有恢復自由,你就一直是我的主人。這絲毫不能證明我在賭約期間向你認輸。好了,現在3 天期限已過,我鄭重宣布,你沒有能征服我,二貨,是你輸啦。」 book18.org

林天呆了半晌,什麼可愛,什麼俏皮,騙子!統統是騙人的!柚子果然還是柚子,是之前那個腹黑又毒舌的討厭鬼! book18.org

「柚子你這個碧池!」林天震驚的大罵了一句,帶著真心實意地問候。「你他喵的使詐!」 book18.org

「嘿嘿嘿,林人渣,彼此彼此,咱們碧池配人渣,正般配啊。」柚子滿足的伸了伸懶腰,卻不小心扯到了紅腫的下體,疼!但一股暖流也隨之湧上心頭,連身子都幸福得哆嗦了起來。 book18.org

這是獲得自由的感覺! book18.org

林天一陣語塞,他發現自己還是太嫩,處心積慮那麼久,卻從來沒有占到過什麼便宜!不光柚子這個傢伙,連那個叫千夜的,現在看來,也是憋著勁把自己當傻瓜騙! book18.org

一股怒火在他的心頭熊熊燃燒! book18.org

柚子沒注意到林天越來越陰沉的臉色,她依舊在那裡喋喋不休,仿佛要將這幾天的受到的委屈傾瀉乾淨。 book18.org

要你打我!要你用血眼搞我!要你欺負我! book18.org

「夠了!」再也無法忍耐的林天大吼一聲,聲音在密閉的房間裡迴蕩嗡鳴。 book18.org

「你這娘們太可惡了!我要打……我要出氣……!」林天氣的在房間裡團團轉,他抓起散落在房間各處的皮鞭,手銬,以及捆綁用的繩索,利用自己的力氣優勢,不顧柚子的反對,重新將她五花大綁的捆翻在床上。 book18.org

喂,林天,賭約已經結束了!我已經自由了,你不可以這樣啊! book18.org

柚子想譏諷幾句,但看到滿臉怒火的林天,心中不由得一顫,把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book18.org

【似乎把人家徹底惹毛了呢……好可怕的樣子…… book18.org

算了,自己和千夜兩人,可是騙了他好多錢呢,再讓他好好欺負欺負我吧……哎,我怎麼心變得這麼軟了?】 book18.org

想到此,柚子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意。 book18.org

【嗯,那是作為勝利者的寬容!】 book18.org

一道破空聲在耳邊炸響,小麥色的屁股上憑空出現一道血痕,伴隨著疼痛,柚子的笑容也隨之凝固在空氣里。 book18.org

「嘶!~ 」她閉上眼睛,全身抽動了兩下。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被打的多了,火辣辣的痛感並不強烈,反而有一種醉人的鎮定感。 book18.org

剛才的一鞭林天用盡了全力,但柚子的反應並沒有讓他感受到復仇的快意。女人只是悶哼著挺直了腰背,搭配上那道血紅的鞭痕,宛如睡蓮在荊棘中徐徐張開,頗有幾分妖艷的美麗。 book18.org

恍惚間,這份悽美的感覺把林天看呆了, book18.org

「用大點勁啊,今天沒吃飯啊?」柚子突然睜開眼睛,不滿地道。 book18.org

【美則美已,可惜不是個啞巴!】林天咽了口唾沫,鬱悶的狠狠又是一鞭。 book18.org

「嗚!」柚子身體顫抖,黛眉微皺,卻依舊緊咬嘴唇,壓抑著輕聲道:「再來!」 book18.org

「嘿!我這個暴脾氣!」林天爭強好勝的勁也上來了,他掄圓手臂,老子還打不服你了!說什麼今天都要讓你哭出來。 book18.org

不服氣的林天使出吃奶的勁,把鞭子揮得仿佛彩帶一般,一下下抽打在柚子的翹臀上。 book18.org

豐滿的屁股被抽得一片血紅,仿佛兩顆熟透了的桃子,鮮紅得能沁出汁來。 book18.org

但任憑林天如何鞭撻,柚子始終咬緊了牙關,除了低聲嗚咽,一句求饒的話都沒說。 book18.org

揮舞的鞭子停了下來,林天喘著粗氣,因為氣憤沖入大腦的血液漸漸回流,讓他逐漸冷靜下來。 book18.org

柚子她不怕疼嗎?她當然怕!顫抖的雙臀,和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讓林天清楚的知道,她是在苦苦的忍受。 book18.org

是對自由的渴望,讓她如此堅強的嗎? book18.org

【我究竟在幹些什麼啊?都說了願賭服輸,可是輸了的我為什麼還在折磨這個無辜的女孩?我怎麼會變得這麼殘忍?】 book18.org

林天的汗水從額頭上一滴滴的流下,滴落在那遍布猙獰血痕的翹臀上,可能是鹽分較高,滴落的每一滴汗水,都會讓可憐的女孩一陣哆嗦,宛如膝跳反射中用電槍刺激大腿的青蛙。 book18.org

【我真的輸了呢……徹頭徹尾的輸了……】林天想。 book18.org

「我輸了。抱歉,剛才真的是很沒有風度。」林天放下皮鞭,覺得眼前的一切索然無味。 book18.org

「來啊!繼續打呀,你慫什麼?」柚子再次睜開了眼睛,五花大綁的她費力的把屁股扭來扭去。 book18.org

「嗯?」已經被柚子感化的林天,突然覺得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book18.org

「你看,我雖然贏了你,但贏的也不是那麼光彩,不讓你狠狠的出口氣,我就這樣走了,也會覺得心裡有愧的。」柚子試圖解釋自己的立場。 book18.org

「算了,我氣也出的差不多了,沒意思,我也累了。我來給你解開……」被柚子這麼一說,林天更不好意思,擦了把汗,想上來給柚子鬆綁。 book18.org

「喂!你的氣就這麼短嗎?你還是不是男人?是男人起碼再抽我一個小時吧!」柚子急了,剛才林天抽打的時候,不但不覺得疼,反而像是有人在給她癢的地方使勁的撓搔,感覺很舒服,現在林天停下來,屁股反而越來越癢,仿佛被火燒烤著一樣,混合著下體空蕩蕩的失落感,讓她無法淡定。 book18.org

「嗯?總覺的哪裡不太對勁?」林天覺得眼前的場景有些違和,雖然和柚子呆了這麼多天,畫風就沒對過,但現在的違和感太過強烈,以至於他完全無法忽視。 book18.org

「林天你這個孬種!沒有堅持的垃圾!要麼你就別打,老娘走了也就走了。要打就把老娘打舒服啊!現在隨便抽了幾下,把我搞得這麼不上不下算什麼意思!」柚子發現林天真的是不想打了,心中有些著急,準備發揮一下毒舌的優勢,把男人的火氣再給點起來。 book18.org

「等等!」林天終於發現了違和感的源頭,他撓撓頭,奇怪的道「不對啊!我這樣打你你不疼嗎?你忍著不哭也就算了,怎麼感覺還被打上癮了?」 book18.org

一句無心的話,把柚子也說得愣住了,她剛才只是感到被撓得很舒服,期待著下一鞭如何讓自己更快樂,等到林天停下來,又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讓林天重新開打這件事情上,完全沒有思考自己的身體是否有什麼不對,現在仔細一想,似乎…… book18.org

「林天!我的身體有點奇怪!」柚子帶著哭腔喊道,「我怎麼被打淌水了,下面濕的一塌糊塗……」 book18.org

林天順著柚子的提示看了看她鼓鼓的蜜穴,穴口如嬰兒小嘴一般張開,早已經白漿泛濫。他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敢情剛才自己使了吃奶的勁,又被柚子的堅強感動了半天,全都白費了?這丫頭抖的那麼厲害其實是被打爽了啊! book18.org

「你……被我打到發情了?」林天覺得再跟柚子斗,有幾率被她氣死。 book18.org

「我不知道啊!你不是剛乾過我嘛?BTH 的效果不是這樣的啊!我……」柚子的神情也有些異常。 book18.org

她突然想到一種可能:「林天!你這個賤人!又是你在使壞是不是?現在賭約都分出勝負了,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book18.org

「我沒有啊!」林天這次倒是真的委屈,自己真的啥也沒幹。「你別急,我先把你的繩子解了,我們再慢慢找原因好不好?」 book18.org

「你別過來!我都這樣了,你還說沒有!好啊,我原本以為你雖然壞水直冒,但起碼還是個敢作敢當的壞人,沒想到都學會抵賴了!」柚子又氣又急。 book18.org

她的身體越來越熱,目前只能苦苦的忍耐。這個男人還想靠過來!那不是火上澆油嗎?到時候真怕自己在發情的狀態下一不小心又著了他的道! book18.org

「好好好,我不過來!」林天此時也是一臉懵逼,柚子被捆得像個豬蹄似,還不讓自己靠近。但為了緩和氣氛,他只好又向後退了一步。 book18.org

「我對天發誓,我真的沒有使壞啊……這樣好不,我們先把事情理理清楚。找到原因,才能對症下藥,你說是不是?」林天發誓賭咒。 book18.org

「你催眠我了?」柚子狐疑。 book18.org

「我可謝謝你啊,我要是會催眠,我一定把你催眠成一個啞巴!這樣就不會被你的垃圾話氣個半死了」林天回了她一個白眼,這確實是他最想做的事。 book18.org

「你……你滾……」柚子言不由衷的反駁。 book18.org

「一定是你覺醒了抖M 的屬性,才會越打越爽!」林天突然一拍腦門,靈光乍現。 book18.org

「你……你胡扯!抖M 那麼噁心……我最討厭抖M 了……」柚子突然有點心虛。 book18.org

「也是,你是抖S ,而且就算越打越爽,也不應該完全不怕痛……」 book18.org

二人同時沉默,苦苦思索。 book18.org

「你又對我下藥了?還是說皮鞭上還殘留有藥水?」柚子像是想到了些什麼。 book18.org

「沒有啊!皮鞭上次用完我就洗過了。畢竟上面全是血和汗液,放著不洗下次再用很不衛生。」林天又搖頭否認,他對個人衛生工作還是比較在意的。 book18.org

「等等……難道是……」林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又一次衝出了房門。 book18.org

良久,林天才匆匆走了回來,他手裡拿著件東西,望著臉色越來越難看的柚子,結結巴巴地說「這個……有一件事情,你知道了不要生氣哈……」 book18.org

柚子:「老娘又有一種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既視感……」 book18.org

「上次對你用的藥…… BTH信道阻塞1 型,缺貨了……【君臨國際】呃……好心,給我調換成BTH 信道阻塞PLUS++……這個最新型號好像還暫未在網站售賣,所以用的包裝還是BTH1型的包裝,他們在包裝里留了張字條,我用之前比較匆忙,沒注意,哈哈哈哈!」 book18.org

林天看到柚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急忙又解釋了一句:「這不能怪我啊,搞得像說明書一樣,誰用藥的時候會去翻說明書呢?所以我剛剛才看到……」 book18.org

「你在給我說一遍?!」柚子咬著牙惡狠狠的盯著林天,她努力想讓自己平靜下來,但瘙癢感越來越強烈,讓她完全無法冷靜:「你說!你說!這個破藥到底是什麼效果?!」 book18.org

「區別其實也不大……比起1 型,這個Plus++好像只多了一個功能,長時間阻隔痛覺,且阻隔效果不受射精影響而中斷。其實也還好,和1 型差別也不大……」林天擦著冷汗,小心翼翼地說。 book18.org

「尼瑪!」柚子一聽幾乎要跳起來。但受制於全身的繩索,用盡全力,也只能蹦躂幾下,像極了案板上的魚。 book18.org

「林天!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你知不知道人在受痛以後會分泌大量多巴胺用於鎮痛?你現在讓我感覺不到疼痛,大腦卻依舊會大量分泌多巴胺?這是會上癮的啊!難怪我剛才那麼舒服,老娘我要跟你拼了!」柚子面容扭曲,一想到自己的悲慘遭遇,便忍不住在床板上蹦躂起來。 book18.org

眼看著柚子再蹦幾下就要摔地上了,林天趕緊上前扶住這個暴怒的小毒舌, book18.org

「對不起!我錯了!你先冷靜一下!我們再想辦法!」林天態度很好的解開了柚子的繩索,然後一把將她緊緊抱住,此時的林天沒有半點占便宜的想法,完全是害怕此時鬆手,憤怒的柚子會一掌把他拍死。 book18.org

「林天你個混蛋王八蛋!我要殺了你……」柚子在林天的懷裡掙扎了很久,都沒能掙脫。在雄性荷爾蒙的刺激下,她仿佛一口氣喝了十瓶春藥,身體燙的厲害,很快變得色情了起來。 book18.org

真的好傷心啊…… book18.org

柚子覺得自己就是那天下第一苦命人。明明已經自由了,怎麼還又著了這小子的道了呢? book18.org

「嗚嗚嗚……你什麼爛人啊!老娘碰到你真的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先是吃了你的臭襪子,噁心的連隔夜飯都吐出來了。本以為碰到的是一個傻多速的富二代,可以輕鬆獲得自由,結果比狐狸還精!嗚嗚嗚……跟你打賭的這幾天裡,我就沒睡過一個安穩覺。這個破身體被你搞的跟壞了似的,動不動就發情,自慰也不管用。人家心裡害怕的跟什麼似的……嗚嗚嗚嗚……」柚子在林天懷裡哭的梨花帶雨,一邊使勁用小粉拳砸著林天的胸脯,一邊控訴著他的累累罪行。 book18.org

「額……」林天原本想吐槽自己碰到她也是一樣的倒血霉,但臨時在線的情商和用錯藥的罪惡感及時制止了他。 book18.org

「……嗚嗚嗚,就這樣欺負人家還不夠,你還要狠狠抽人家屁股……現在肯定腫起來了……人家的屁股本來就不好看……以後更沒法見人了……嗚嗚嗚……」柚子啜泣著停頓了一會,不解氣地使勁咬住林天的胳膊:「你這麼喜歡周老師你就別纏著我啊……又是給我下套,又是給我下藥,最可氣的是還……還不看說明書……嗚嗚嗚」 book18.org

林天抽著氣看著已經完全長在了自己手臂上的柚子,這丫頭也太狠了!有沒有搞清楚自己咬的是人肉不是豬肉啊!都出血了啊! book18.org

「……嗚嗚嗚說到底,你就是故意的,有哪個白痴會在使用藥物之前連說明書都不看啊!我吃個日常感冒藥還要看看一頓吃幾顆呢……敢情不是在自己身上用藥,別人吃壞了也不心疼唄,嗚嗚嗚」柚子揉著紅腫的眼睛,屁股在床邊不自知地蹭著。 book18.org

終於說到了林天最心虧的事情,他只能幹笑著別過臉去。 book18.org

「嗚嗚嗚……有你這樣的男人嘛?我認識你三天,身體已經要被你搞壞了,算你狠!我認輸還不行嗎!嗚嗚嗚……」 book18.org

「大姐!拜託你別這樣說一半藏一半好不好,什麼叫身體被我搞壞了,說的好像這幾天我全部時間都在……勞作似的。這傳出去多被人誤會啊!」林天覺得即便是認輸的柚子,毒舌也那樣的……有殺傷力。 book18.org

「我只求你一件事,給我解藥吧……我還年輕,我不想多巴胺上癮,我還想保持理智,我不要像千夜那樣,失去自我,一輩子只為主人的雞巴活著。我知道你可能對我不信任,我可以先打電話認輸再拿藥……」柚子楚楚可憐的乞求著,眼神里滿是倉皇與不安。 book18.org

「千夜不是你朋友嗎?你怎麼這樣說人家?」林天有點奇怪的問到。 book18.org

「嗚嗚嗚……你還要羞辱我嗎?那就來吧……用你的全部力氣來糟蹋我吧!糟蹋完了你總該滿意了給我解藥吧?」柚子仿佛像是下定了決心,雙腿叉開,露出泥濘不堪的蜜穴,她緊閉雙眼,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book18.org

「都說了別再說這種讓人誤解的話啦!」林天擦擦頭上的汗,決定還是解釋一下:「按照小紙條……咳咳,說明書上的說明,這玩意應該是沒有解藥的啊……等一兩個月代謝完了就好了。」 book18.org

「什麼!還要等一兩個月?我操!」柚子又驚又怒,她想努力的站起來,撲向林天,卻最終無力的軟倒在林天的胯下,頭恰巧抵在了林天的褲襠前。一股濃烈的雄性氣息飄入鼻中,讓本就意亂情迷的柚子心如撞鹿,純情仿佛十六七歲的處子。 book18.org

「林天!把你的那玩意從我眼前挪開!」 book18.org

「呃……你雖然叫的很響,但你的手能不能別一直扒的我褲子啊……這樣很沒有說服力呀……哎喲……」林天正說著,他的大肉棒已經被柚子熟練地掏出,滾燙的嘴巴很快就貼了上來,對著粗大的陽具又吸又舔。 book18.org

【混蛋,還不是你的藥搗的鬼!】柚子羞憤難當,但被陽具撐滿的嘴巴卻已經說不出話來,她的身體漸漸不聽使喚了,原本就分泌了大量多巴胺的大腦接收到來自雄性的荷爾蒙氣息,指揮著身體開始發情。意識隨著快樂,離開軀體,越飄越高。 book18.org

「柚子……你怎麼了?……」林天被突然發情的柚子推到在地,結結巴巴的問。 book18.org

「操我……」柚子喘著粗氣,不知羞恥的爬行到林天的面前,眼神變得朦朧而迷幻。 book18.org

【嗚嗚……可惡,身體終於被玩壞了嘛?】柚子哀傷的想。 book18.org

「小林天在這兒……」她輕笑著用手套弄起林天的陽具,粉紅的蜜穴因為充血而變得飽滿欲滴。 book18.org

「蹭蹭屄……擦擦槍……」柚子掰著陽具在自己的胯間輕微的摩擦,快感如電光火石般傳遍二人的全身。 book18.org

「啊!!!」柚子渾圓的大腿變得僵直,力氣仿佛從身體里被抽離,豐滿的臀部不受支撐的跌坐在那團堅硬的巨物之上,尚未完全張開的花徑只能被迫營業,匆忙將那團巨物納入閨中。 book18.org

「啊!!好舒服!」柚子媚叫著,燃情的臉龐上寫滿了愉悅的痛苦。 book18.org

【完了,已經完全無法對抗雌性的本能了】柚子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扭動,鼓脹的蜜唇宛如磨盤一樣一圈圈圍著巨物細細的研磨,白漿似的愛液順著肉壁的縫隙向下流淌…… book18.org

「咦!啊!……啊啊!!……」柚子舒服的吐出了舌頭,毫無意義的叫喚著,宛如一頭髮情的母獸。 book18.org

意識離自己越來越遠,在虛幻與現實間輾轉,冥冥中,林天的身形與往日幻想里的肥臉合二為一。 book18.org

「要親親……要抱抱……」柚子不敢置信的聽見自己嬌媚的哀求著。然後……肥宅的臉湊了上來,火熱的舌頭直直地伸進了自己的嘴裡,而自己纖細的舌頭,在強勢的脅迫下被粗魯的強暴著。 book18.org

柚子以為自己會吐,可嘴巴卻只發出了一陣又一陣羞惱的呻吟。 book18.org

她無法理解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但在一陣疾風暴雨般的征服面前,一切反抗,都已變得毫無意義。 book18.org

終於,柚子的意識徜徉在一片溫暖的海水上,舒服得一動都不想動。 book18.org

【算了……我放棄了……】她想。 book18.org

自尊?自我?已經沒什麼值得自己在乎了。她似乎開始有點理解千夜了。 book18.org

放棄掙扎吧……只要能不停的獲得快樂,有什麼不可以拋棄呢? book18.org

意識漸漸向下沉去…… book18.org

【真是可悲的人兒啊,居然還妄想獲得自由……】 book18.org

【掙扎……好累……】 book18.org

【我……安心……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我是誰?我在哪裡?】 book18.org

…… book18.org

跨越善惡,無謂生死,這裡,是我的樂園。 book18.org

我沒有姓名,雖然從有了記憶開始,我的媽媽就叫我「柚子」,可是,我知道,這不是一個正常人的姓名。 book18.org

而媽媽…… book18.org

【柚子,今天乖嗎?】耳邊傳來了那個女人的聲音。 book18.org

我睜開眼,看見了那個身材高挑,卻又色氣十足的女人。那是我的媽媽,聽說是個小明星。 book18.org

在她的身後,一個大腹便便的肥臉慢慢走了上來。我畏懼的向後縮了縮,然而他並沒有在意我的表現,只是一把將媽媽摟在懷裡。 book18.org

【親愛的,當著孩子的面,求求你了,別這樣……】女人的臉別了過去,但我感覺她在笑。 book18.org

肥臉並沒有聽從女人的話,一雙粗大的手在女人纖細的腰肢下用力的揉搓。 book18.org

【啊……】女人嬌媚的癱軟在肥臉的懷裡。 book18.org

【媽媽,你怎麼了……】 book18.org

【沒……沒事的,柚子,你快回屋,不要出來】 book18.org

【今天晚上,你媽媽會很快樂的哦!你要不要也來?】肥臉壞笑著看著我。 book18.org

【求求你!說好了不碰她的!】女人大驚,一邊哀求著,一邊對女孩喊:【快回屋!】 book18.org

【安心,還記得安心嗎?快去房裡找它!一會把耳朵塞住,和安心好好睡一覺就好了!】 book18.org

【切,回去吧,不然一會當著你的面,你媽會放不開的,那樣就不好玩了……】肥宅咬著女人的耳垂,把腥臭的口氣吹在她的臉上。 book18.org

女人的臉上帶著厭惡,卻無法阻止可悲的身體做出反應。 book18.org

【媽媽……很快樂的……你……不要……擔心……快回……屋……記得……捂耳朵……】 book18.org

…… book18.org

屋內,一個玩具小兔對我正露出微笑。 book18.org

【安心!】我摟著它,捂住它的耳朵。 book18.org

【沒事的,一切都會很好的。】我微笑著說 book18.org

屋外,聲音斷斷續續。 book18.org

【怎麼流這麼多水?】 book18.org

【嗚嗚嗚……還不是因為你們……那個手術……把我那裡……那裡搞得好敏感……】 book18.org

【晚上金社長要來,那是我們事務所的大客戶,你可不能掉鏈子哦!】 book18.org

【嗚……嗚……求你放過我吧……我真的好累……】 book18.org

【你流這麼多的水,不就是為了勾引男人的嗎?怎麼會累呢?】 book18.org

【最近……太多次了……嗚嗚嗚……求求你,讓我休息一天吧,我休息好了會加倍努力,好好工作的……】 book18.org

【哎……沒想到把你搞得這麼累……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作為歉意,給你倒杯水吧。】 book18.org

喝水聲 book18.org

【嘿嘿嘿,你的臉怎麼紅了?】 book18.org

【你……你對我乾了什麼?】 book18.org

【沒啥……嘿嘿嘿,這不是看你累了嘛,給你水裡下了點東西……想讓你精神點】 book18.org

【你!】 book18.org

女人的掙扎聲與喘息聲。 book18.org

【把水喝完吧,金社長很快就要來了】 book18.org

【不、不要!!絕對不喝!今天……孩子……在家……我不能……太……】 book18.org

【啊~ 啊~ 求求你!嗚嗚嗚……啊~ 】 book18.org

喝水聲 book18.org

【對嘛……這樣才是可愛的女人……早點乖乖聽話多好?也不用我浪費藥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看來已經完全進入狀態了呢……讓我來看看我們的大明星,在舞台下是多麼的淫蕩,嘿嘿嘿】 book18.org

【啊……主人……請不要……舔母狗那裡!那裡……髒!啊……啊……!】 book18.org

【嘿嘿嘿,你可真是一個噁心的女人哪,被男人舔小便的地方都能爽成這樣……】 book18.org

一聲激烈的呻吟 book18.org

【不虧是事務所調教的母狗,連舔都快要舔到高潮了呢!咦?好像還尿了?嘖嘖嘖……真是夠賤的,是不是呀?我的大明星?】 book18.org

【我是賤貨!求求你干我吧!嗚嗚嗚,我不行了,好癢!好癢!】 book18.org

【嘿嘿嘿,放心,一會金社長來了,會讓你很舒服的。今天晚上,還很長……很長……】 book18.org

【嗚嗚嗚……我忍不住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屋內 book18.org

我緊緊的捂住安心的耳朵,我雖然不知道他們再幹什麼,但我似乎明白,那個女人在做非常丟人,非常骯髒的事情。 book18.org

【安心,沒事的喲!媽媽在和叔叔玩呢……】我微笑著。 book18.org

想吐……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天清晨 book18.org

那個女人面容憔悴的出現在我的眼前。 book18.org

【昨天睡得好嗎?捂住耳朵了吧?】她急切的問。 book18.org

【捂住了】我老實回答,確實,我把安心小兔的耳朵捂得緊緊的。 book18.org

【謝天謝地!】 book18.org

她笑了,但不知怎的,她笑得令我作嘔。 book18.org

【昨晚小便的地方被舔得很開心吧?】我微笑著。 book18.org

笑容凝固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一個星期後,我被送進了孤兒院,陪伴我的,還有那隻安心小兔。 book18.org

聽別人說,那個女人……似乎自殺了呢…… book18.org

死了也好! book18.org

【安心,現在只有你和我了】 book18.org

一滴眼淚慢慢滑落。 book18.org

是誰在哭呢? book18.org

【是安心在哭嗎?】 book18.org

嗯,我在微笑呢,肯定不是我。 book18.org

***************************** book18.org

林天感覺自己做了一場漫長的噩夢,在夢裡,他看到一個名為柚子的小女孩,在經歷一場場夢魘般的遭遇。 book18.org

這真的是……太慘了。 book18.org

【所以,那個安心,就只是她的一隻玩具小兔?】林天若有所思,【難怪君臨國際也沒找到那個人】 book18.org

賭約的3 天,他也沒有閒著,花了2000金幣委託【君臨國際】去找安心,結果卻是查無此人。現在想來,雖然有點心疼,卻也是鬆了口氣。 book18.org

話說回來…… book18.org

理一下設定的話…… book18.org

這不是一本現實題材的小說嗎? book18.org

自己現在是怎麼回事呀! book18.org

為什麼能看到柚子的夢境呀! book18.org

仔細想想,自己是什麼時候來到了這灰霧繚繞,一望無垠的曠野上的? book18.org

不去管柚子,現在自己的狀態才是最可疑的吧? book18.org

【我記得,柚子當時失去了理智,宛如一條瘋狗似的撲到我身上,扯下褲子就坐了上去。那小穴又濕、又熱、又緊……我哪有被美女如此瘋狂求愛的經歷啊,好爽!咳咳……不對,我最開始還挺理智,但射了一次以後自己也瘋了,又反手把柚子推倒瘋狂抽插。】 book18.org

【嗯?雖然在色情類的YY小說裡面,男主能多次射精是默認設定,但我這賢者時間似乎也過短了吧,簡直就像沒有一樣?】 book18.org

正當林天苦苦思索之際,他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句話:【主奴心靈同調首次吻合,同調率50% 】 book18.org

【請在性奴心靈深處留下印跡。】 book18.org

「臥槽!」林天大驚,頭一次說出話來:「這特麼改設定了?現實題材變玄幻了?」 book18.org

伴隨著他的話語,一塊如同蜜桃狀的岩石從地上升起。 book18.org

「這是啥玩意?」林天有些好奇。 book18.org

他看到岩石分為兩股,正中央,有兩個坑坑窪窪的凹穴,忍不住用手戳了戳…… book18.org

這一戳不要緊,四周的灰霧頓時被狂風吹起,林天知道柚子剛剛冷靜下來的身體又被自己撩得熱情似火了起來。 book18.org

那種感覺非常奇妙,林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知道的,反正他就是知道! book18.org

「我擦……」林天咂舌。 book18.org

【請在性奴心靈深處留下印跡。】 book18.org

看樣子不留下點印跡是出不去了啊,林天把心一橫,不管了,也不知道眼前的詭異的情形是怎麼回事,先出去再說! book18.org

可是……留點什麼呢? book18.org

如果按玄幻小說的套路,滴血認主是唯一選擇。 book18.org

但……這血怎麼搞呢?難道真像小說里那幫狼人,咔咔咬破舌尖就是一口血霧噴上去?瘋了嗎? book18.org

林天搖搖頭否定了這個不靠譜的想法。 book18.org

如果按色情小說的調性,留攤精液是最好的。 book18.org

但……剛才柚子已經把自己榨乾了呀! book18.org

望了望低眉順眼的小兄弟,林天嘆了口氣,難道要在這裡呆到不應期結束? book18.org

不行!在這裡呆著夜長夢多,而且精液就像海綿里的水,擠擠總還是有的!想到這裡,林天舉著垂頭喪氣的小兄弟對著那顆蜜桃狀的岩石縫隙就是一陣摩擦…… book18.org

「嘶!要來了!」林天剛面露喜色,卻見一股金黃的尿液噴涌而出,淅淅瀝瀝得淋在了岩石的縫隙里。 book18.org

「完了……尿和射精完全分不出來!而且這炮後尿壓根收不住啊……」林天懊惱的接受了自己的印跡是一泡尿的現實。 book18.org

「不對啊!用尿當印跡的……那是狗吧?」林天滿頭黑線,丟人丟大發了! book18.org

好丟人!好想死! book18.org

「啊啊啊~ 」柚子的幻境又是一陣顫抖……仿佛已經接受了林天的印跡。 book18.org

「呃……」 book18.org

在林天目瞪狗呆之際,發現身形正在慢慢變暗,自己開始脫離柚子的心靈。 book18.org

「該死,怎麼每次碰上她,我的畫風都不對呢!」林天怒罵! book18.org

***************************** book18.org

柚子迷茫的睜開雙眼,她發現密室內一片狼藉,地面上,尿液、以及她的淫汁撒的遍地都是。腫脹的雙腿間還有白濁惡臭的精液汩汩流出——那是林天播撒在她身體里的主權象徵。 book18.org

「你……都看見了?」柚子環視四周,發現林天正坐在床上生著悶氣。小心翼翼的走過去,輕輕的將身體靠在他的腿上。仿佛一隻小狼狗,渴望著主人的關愛。 book18.org

「嗯……」林天點點頭,他還在為剛才的事情生氣:流一滴眼淚作為印跡也好啊,多麼地唯美!怎麼硬是沒想到呢?【大話西遊】真特麼白看了! book18.org

萬一柚子問起來:「你在我心裡留了些什麼啊?」 book18.org

自己說:「沒啥,留了攤尿。」 book18.org

柚子會幹啥? book18.org

完了!不敢想!會死! book18.org

他想到這兒,心虛地瞅了瞅小意靠過來的柚子,發現對方暫時還沒有問這個的打算,長出了一口氣。 book18.org

得趕緊把話題繞開! book18.org

「我能看到你的夢,你居然不驚訝?」林天問。 book18.org

「我其實剛才在夢裡已經驚訝過了,但後來自己找到了答案……」柚子平靜的道。 book18.org

「什麼?!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在你的夢裡?!」原本只是為了岔開話題,隨口問問。這下輪到林天驚訝了。 book18.org

「我在【君臨國際】的時候,其實內部有傳聞,說公司在研究能夠讓人心靈互通的藥物。只不過這個傳聞太過匪夷所思,所以大家都當做坊間流言而已,並沒有什麼人相信。」柚子嘆了口氣,繼續說: book18.org

「而且……當你在我內心深處留下印跡的時候,我就已經很清楚的知道,你將是我的主人……那種感覺……很玄妙,就仿佛,思想烙印一樣。」 book18.org

來了!林天內心狂跳,他略有些歉意的道:「其實……我挺不好意思的……當時如果不留下點什麼,我擔心會被一直困在那裡……」 book18.org

「沒事,主人。」柚子抬起頭,眼睛裡閃爍著快樂地光芒「柚子真心覺得,能夠被主人支配,我很幸福。主人……很溫柔……主人留在奴奴心裡的印跡,很燙。」 book18.org

【是啊!剛出爐的童子尿哎!能不燙嗎?還騷氣呢!能別提這事兒了嘛?】林天的內心開始瘋狂的吐槽。 book18.org

完了完了,自己死定了。 book18.org

「呃……」林天尷尬的抬頭望天。 book18.org

「其實,主人剛才看到的那段記憶……我並沒有印象……」柚子平靜的道。 book18.org

【嗯?因為太痛苦了,所以選擇性遺忘?】林天仔細回想了一下在夢境里看到的柚子,發現她是一個非常扭曲的人。 book18.org

這種扭曲,並不是說她的心靈扭曲,而是說她從小到大,所有的性格都是被扭曲的。童年因為媽媽的遭遇,在潛意識裡產生了受虐傾向。但又因為母親自殺對自己產生自責,從而對自己的受虐癖好進行了自我否定。把自己掩飾成一個正常的女孩。再後來,遇到了一個受虐狂,完全不顧她的真實癖好,不負責任的將她強行調教成了女王! book18.org

【嗯,所以她的最外層是女王,撥開以後是討厭抖M 的普通人,再撥開才是真正的抖M ,以後你也別叫柚子了,改名俄羅斯套柚吧】林天在心理吐槽著。 book18.org

不對!這樣的情況其實非常的危險! book18.org

這就像一棟大樓,地基是三角形,到了地面,填了層土,打了個圓形的底座,過了幾天,來了一個不負責任的施工方,又填了層土,把地面上的建築改成了正方形。這樣扭曲的建築到今日還沒塌,只是歪成了一個比薩斜塔,簡直就是奇蹟! book18.org

【難怪和柚子接觸這麼多天,我總覺得她的精神不太穩定,仿佛隨時隨地都會崩潰一樣。所以,堅強、毒舌的外表,只是用來掩飾內心的殘破和彷徨嗎?】林天有一種直覺,現在的自己……似乎有能力做點什麼,來拯救一下這個可憐的女人。 book18.org

「那現在……你應該已經知道,並沒有一個叫做安心的姐妹了,是吧?」林天問。 book18.org

「是啊,原來並沒有什麼安心……現在想來,念念不忘的安心,只不過是我失憶後,對她的最後一點執念罷了……」 book18.org

林天沉默了,他當然知道,柚子口中的「她」是在夢裡看到的那個女人,也就是柚子的媽媽。【還真是個彆扭的女孩呢,明明就是思念,非要說的跟怨靈附體一樣。】 book18.org

「我……有著她的血脈,自然也是像她一樣的骯髒,色情。」 book18.org

「我一直抗拒著自己的身體,認為那個能從皮鞭下獲得快樂,從侮辱中獲得高潮的人,並不是真正的我。」 book18.org

「但是,我錯了。到頭來,我也和那個女人一樣,是一個渴望被玩弄,被糟踐的骯髒母狗罷了……」 book18.org

「我一直覺得自己比千夜高一等,因為她已經失去了自我,而我……還保留著一絲絲的理智……」 book18.org

「其實,我們都只是一路人……」 book18.org

林天默默地聽著,眼前的女孩,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仿佛一切都已釋然。 book18.org

但是…… book18.org

【救救我!我真的好痛苦!誰能救救我!】 book18.org

似乎是因為心靈印跡的原因,林天可以清楚的聽見來自女孩內心深處的悲鳴,真實的她,正在求救。 book18.org

淚水,一滴、一滴,落在手背上。 book18.org

【是誰在哭呢?】 book18.org

【是安心在哭嗎?】 book18.org

【嗯,我在微笑呢,肯定不是我。】 book18.org

「啪!」一個巴掌扇在了柚子的臉上,把猝不及防的她一下扇在了地上。 book18.org

柚子捂住自己的臉,表情漸漸從錯愕,變得驚訝,變得憤怒。 book18.org

「果然,你還是會生氣的呢。」林天帶著笑意:「被人侮辱的感覺……爽嗎?」 book18.org

柚子的身形顫抖,她克服著心靈印跡帶來的壓制,倔強道:「不爽……」 book18.org

「你當然不爽!」林天抬高了聲音。「你現在這個樣子,我也非常不爽!只要不是畜生,是個人都應該感到不爽!」 book18.org

「林……天?」柚子呆呆的望著林天,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book18.org

「你分得清現實和性愛遊戲嗎?」 book18.org

「什麼?」柚子茫然。 book18.org

「你分得清現實和性愛遊戲的區別嗎?」 book18.org

「在現實中,你是一個人格獨立的人,需要被理解,需要被尊重。我扇你一個耳光,那是對你的侮辱,你當然應該感到生氣。」 book18.org

「而在性愛遊戲中,你有獨特的性癖,需要通過侮辱和抽打,獲得快感。也就是所謂的受虐狂。這其實沒什麼不對,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性癖,唯一的區別在於,有的人願意直面,而有的人卻選擇了逃避。」 book18.org

說到這裡,林天嚴肅的盯著柚子:「逃避或許能安心,但並不快樂。」 book18.org

「逃避……或許能安心……但……並不快樂……嗎?」柚子迷茫的重複著林天的話。 book18.org

「人通過性愛獲得快樂,有罪嗎?沒有性愛,人類怎麼繁衍?所以人類的肉體給了性愛最高的獎勵!而你的性癖只要沒有真正傷害到別人,那就只是你獲得快樂的一種正常方法。憑什麼被認為是骯髒的?」林天最開始還是帶著勸解的念頭,可一想到柚子那扭曲的人生,不知怎地,就變得非常非常生氣! book18.org

這個女人真的是蠢死了!明明已經夠悲慘了,為什麼還要自己折磨自己? book18.org

「只有違背當事人意願的性癖才是骯髒的,而且那也不是當事人的錯誤!像你媽媽,明顯就是受害者!你怎麼還幫著壞人一起指責她?以前你小,不懂事,你媽媽不會怪你,我也不會怪你。但你現在都多大了?怎麼還這麼蠢?」 book18.org

「至於千夜,從最開始我就看不慣了,你口口聲聲說千夜喪失了自我,只會服從主人的命令,如此的看不起她。我一個局外人都替她感到生氣!她怎麼會有你這樣一個朋友?!」 book18.org

「你可能要狡辯,說你的話雖然難聽,但卻沒有錯。錯!你大錯特錯!她勸我買下你,又利用賭約想讓你恢復自由,你覺得很平常嗎?我作為【君臨國際】的VIP 客戶,是有能力讓她徹底完蛋的!你覺得像千夜這麼聰明的人,替你做這些的時候會想不出自己的下場嗎? book18.org

「但她還是做了!因為她關心你啊!她希望你自由到了不要命的地步,卻換來你對她的鄙視?」 book18.org

林天越說越氣,他拽起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柚子,把她像小孩一樣架在自己腿上,對著撅起來的屁股,狠狠就是一下。 book18.org

【肉肉的屁股彈性十足,一巴掌下去,略有些炙熱的脂膩感,讓人簡直停不下來啊……比鞭子,手掌的感覺好多了!】林天暗自驚訝。 book18.org

不去管林天的小心思,此時的柚子已經呆住了……父母雙亡的她,從小到大,沒有人真正管教過她,一切知識,都是偷學的,一切道理,都得靠自己領悟。 book18.org

什麼都不懂的她還能怎麼辦?面對略顯怪異的癖好,她只能埋怨自己的母親好色,只能埋怨自己污穢的思想和骯髒的血脈。 book18.org

因為害怕被人知道,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的內心隱藏的很好,好到連閨蜜千夜也沒能夠看破自己的偽裝。但深夜裡的每一次發情,都是對她內心世界的一場凌遲之刑! book18.org

越是害怕,越是躲避,那種被人鞭撻,被人凌辱的渴望就越是強烈。她一次次地說服自己,那種渴望都是假的,是錯的,但壓制的結果,卻會下一次發情時,更加熾熱的迸發。 book18.org

為此,她連自己的慾望也一起厭惡。她用理智將慾望牢牢的困住。她仇視將自己代入歧途的母親,她看不起沉迷慾望的朋友。卻不曾想過,原來性癖也好,慾望也罷,它們本身並沒有錯!錯的,從頭到尾,都只有她自己! book18.org

【原來……我從沒有真心的笑過】 book18.org

【原來……一直是我……在流淚……】 book18.org

【媽媽……對不起】 book18.org

【千夜……對不起】 book18.org

【柚子……對不起】 book18.org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book18.org

柚子的眼淚再也無法忍耐,如同大壩決堤一樣洶湧而下。 book18.org

「疼啊!」她哭道,這巴掌真的好疼! book18.org

「這巴掌我是替你媽教育不懂事的熊孩子!」 book18.org

林天此時已經聽到了柚子內心的懊悔,但為了趁熱打鐵,他並不想就此停下來。 book18.org

嗯,絕對不是因為手感太好了,捨不得停下。 book18.org

又是一巴掌扇在屁股上。 book18.org

「這巴掌,是我替千夜教育不懂事的傻閨蜜!」 book18.org

【手感真好!咳咳,讓我再抽兩下……我要替她父母教育熊孩子!】 book18.org

「這巴掌,是我替某個不懂事的奴隸打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林天的巴掌打個不停,表面上看很生氣,但心裡卻有點慌張 book18.org

【有道理的話已經講完了……但巴掌停不下來怎麼辦呢?在線等藉口……挺急的。】 book18.org

「這巴掌,是我替我自己打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巴掌,我替安心小兔打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巴掌,我替你閨蜜打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巴掌,我替看門的二大爺打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不知不覺間,痛哭了很久的柚子已經漸漸的平靜了下來,然而林天還在打個沒完。 book18.org

【快停下吧……該停手了!她都沉默了!】 book18.org

【不過似乎沒說啥,那我就再打兩下吧……這丫頭他娘的怎麼營養這麼好?這屁股肥嘟嘟的手感太解壓了!】林天仿佛一個賭徒,一直在在下一把下一把的嘗試著。 book18.org

「林天……你打我屁股,打上癮了吧?」柚子沉默了良久,終於還是開口了。 book18.org

林天找藉口都找到二大爺那兒去了,柚子再裝著看不出來,那就太假了。 book18.org

「咳咳……怎麼可能!我可是在教育你!」林天他委屈!委屈的汗都下來了! book18.org

「打上癮了,就多打幾下吧……」柚子把頭埋得低低地,羞紅了臉:「以後……也天天給你打……柚子的屁股,主人可以打上一輩子……」 book18.org

「臥槽!」林天呆住了。 book18.org

這次和之前不一樣,透過心靈印跡,林天知道,柚子說的是真話! book18.org

【主奴心靈同調吻合率上升,同調率70% 】 book18.org

柚子接受我了?林天感覺內心一陣狂喜,一種甜蜜感湧上心頭。 book18.org

他不得不承認,伴隨著這幾天和柚子的相處,自己已經徹底愛上了SM,在調教柚子時那種支配的快感,讓他的內心充滿了悸動。或許,自己的性癖,和柚子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呢…… book18.org

「賤狗!我想不想打,輪不到你說話!」林天板起了面孔。 book18.org

「是!主人!」被侮辱的柚子也是興奮了起來,期待的渾身直打哆嗦。 book18.org

好幸福 book18.org

「賤狗,給我數著數!看主人到底打了多少下!不准漏數!不經主人同意,也不准高潮!」 book18.org

「是!主人!」 book18.org

被虐待的感覺好開心啊……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一!」柚子面露痛苦與愉悅混合的表情,她高昂著頭,使勁喊道。 book18.org

媽媽,你看到了嘛?女兒快樂的樣子! book18.org

「二!」 book18.org

千夜,我認輸了!卻還沒輸哦! book18.org

「三!」 book18.org

安心,我已經哭著笑了太久,以後,我要笑著哭泣! book18.org

…… book18.org

「五十三!嗚嗚嗚……」 book18.org

「喊大一點聲音,斷了我可就停了。」林天故意用言語刺激著柚子。 book18.org

「五十四!嗚嗚……」柚子咬著嘴唇,無力的搖晃著腦袋。 book18.org

…… book18.org

「七十!」羞恥感,讓柚子泣不成聲,然而她還是堅持響亮的喊出每一個數字,只有她繼續報下去,快樂才會延續,貪心的她還需要更多……更多…… book18.org

「最後三十下,讓我來一口氣打完!」林天的手已經脹的通紅,但他被女人的性感攪的渾身火熱,似乎一點也沒感到疼痛。 book18.org

「七十一!七十二!啊啊!七十三!!七十四!!!啊啊啊啊!」原本已經累的癱下去的柚子被突如其來的快速抽打打得跳了起來。伴隨著劇烈的抽打,大量的多巴胺被大腦分泌出來,快樂成倍的放大。 book18.org

「八十一,八十二!我要來了!八十三!主人,賤母狗可以來嗎?賤母狗已經忍不住了……」柚子嘶啞的哭泣著,狂亂的甩著頭,迎接著女人極致的喜悅!內心的痛苦早已淡卻,女人從身體到心靈,都極度渴望著高潮的解脫。如果一個小時前的柚子看到了這一幕,毫無疑問會感到悲哀,自己居然會被人抽打至高潮!但現在,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 book18.org

「主人許可了。」林天帶著一絲猙獰的笑意。 book18.org

「來了!來了!」柚子用乾涸的嗓音吼叫著,渾身的酥麻感讓她翻上了幸福的天堂。大腿在林天的抽打下如青蛙般蹬了幾下,接著便過篩似的顫抖起來。 book18.org

林天沒有因為柚子的高潮而停下手裡的動作,雙手依舊還在猛烈的抽打著。 book18.org

十秒鐘過去了,仿佛昏厥的柚子再一次長吸一口氣,從失神的高潮中清醒過來,但剛剛高潮過後的身體非常敏感,失神時林天並沒有結束對她身體的刺激,所以稍一清醒,各種快感和喜悅再次紛至沓來,將她重新推向幸福的頂峰。 book18.org

「嗚嗚嗚……別打了,再打又要高潮了……」她慌亂的說 book18.org

然而林天卻沒有理她,繼續瘋狂的抽打著。 book18.org

「我又要丟了!」柚子哭喊著,疼痛裹挾著她的身體,再一次向天堂衝刺。 book18.org

她叫嚷著,淡金色的小便從紅腫的淫屄下漏了出來,這一次的高潮,居然連尿都無法憋住!排泄居然讓恬不知恥的肉體再一次舒服的顫慄起來。 book18.org

林天還不停手,他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意,這是他第一次,將一個女人打到高潮,連續兩次,如果是玩遊戲的話,這時候應該已經跳出一排成就了吧? book18.org

「主人!主人停下來。求求你,我好累!」從高潮中清醒過來的柚子哭的更加厲害了,高潮接連來了兩次,再加上之前的幾次,頻繁的高潮讓她的身體有點撐不住了。 book18.org

「還沒完呢!」林天冷笑著,「我要讓你知道以後該怎麼跟主人說話!」 book18.org

冷酷的大手依舊一下一下的抽打在柚子的屁股上,在早已烏青的屁股上印下片片掌痕。 book18.org

…… book18.org

「不要啊!要死了……」柚子無力的搖著頭,在連續高潮之後,絕頂已經不再是一種享受,而是變成了一種酷刑。雖然從精神到肉體都在抗拒這種痛苦,但自己的身體顯然已經不再受自己意願的控制,變成了會在男人手上隨意高潮的玩具。 book18.org

連高潮的自由都被剝奪,這就是身為性奴的現實。 book18.org

「啊啊!!!!柚子又來了!」在叫喊中,女人的哭聲在一瞬間戛然而止,她的臉帶著痛苦和幸福混合的笑意,一動不動,仿佛凝固在了時間裡,身體卻如同通了電的母狗一樣,無意識得抽搐著。 book18.org

「這是讓你知道該如何服侍主人。」林天抽的興起,他索性掄起袖子,左右開弓。 book18.org

「不要!不要!不要啊!」柚子哭的更加悽慘,她的全身都在如痙攣般抖動著,整個人在高潮過後,顯得更性感,也更淫蕩。「母狗知道錯了,主人!對不起!」 book18.org

「求求主人,母狗已經來不起了!啊啊啊啊!」柚子再一次高潮!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是讓你知道如何跟主人說話!」 book18.org

「嗚嗚嗚!母狗真的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看在母狗是個賤貨的份上……啊!!又要來了!」柚子沙啞的嗓音嘶吼著,臉色突然變得極其可怖。 book18.org

柚子的舌頭如狗一樣的吐在外面,一臉被玩壞了的表情。在第6 次高潮來臨之際,她終於翻著白眼昏了過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深夜,柚子在林天的身上纏好最後一道繃帶。 book18.org

「真是的……打起人來跟只瘋狗似的……嚇死人了……也不管自己的手都腫成什麼樣子了,害人害己。」柚子嬌嗔道。 book18.org

「抱歉……第一次把女人打到高潮,太興奮了……沒hold住。」林天有些歉意的看著同樣被繃帶裹著得柚子。 book18.org

媽哎,這屁股似乎大了一倍啊…… book18.org

還好塗了【君臨國際】的膏藥,應該會很快恢復吧。 book18.org

「嗚嗚嗚~ 羞死了……」柚子一想起自己高潮時的種種賤樣,不由得羞得蓋住了臉。 book18.org

「對了,主人……」 book18.org

「嗯?」林天望著赤身裸體的趴在自己胸脯上的柚子,他忽然覺得,排除掉兩個人身上一圈圈的繃帶,似乎這是一個很唯美的畫面…… book18.org

「你當時給柚子留下的心靈印跡,究竟是什麼啊……」柚子好奇的問。 book18.org

【我收回之前的想法,唯美個屁!是危險才對!】林天面色僵硬。 book18.org

完了!要死! book18.org

該死!林天在心理咒罵道。 book18.org

就不該期待能和柚子產生什麼正常的化學反應! book18.org

【我的性奴是老師】 book18.org

作者:godopo2020-9-25發表於:SexInSex.net字數:16719字 book18.org

*********************************** 哈嘍,大家好,我又更新了。這一次的更新拖了一年多,感覺確實要變成年更了呢…… book18.org

拖得久的原因,其實也挺簡單,就是寫不出來了唄,卡文了。一章作為柚子篇的收尾,難度還是挺高的,要解釋之前埋下的伏筆,要把我原先打算好的一些內容放進去,再埋點新的伏筆,還要清晰的解釋柚子心理轉變的具體原因,幾乎無法做到即緊湊,又全面。我這一年多寫了四五遍,四五萬的文字量,最後刪刪改改,變成了現在一萬四千字,寫出來總體應該說還是滿意的。 book18.org

柚子的靈感,不知道大家看出來了沒有,是來自於【空軌】中的殲滅天使玲。 book18.org

安心,這個人物,其實之前已經有人猜出來了,是一個虛構的人。最開始其實我還挺想按照玲的套路,寫成柚子抖M 的具現人格,找到安心的過程,就是找回柚子抖M 性癖的過程。但後來寫起來發現其實沒有必要,一個經受過童年虐待的人,本身就會有受虐的傾向,還是將其塑造成一個虛擬形象的好。而找回安心的過程,則變成了她重新正視真實自我的過程。如此一來,比單純的雙人格顯得深刻了一些。 book18.org

柚媽的靈感,則來自於那個自殺的韓國女明星張紫妍。寫之前其實還挺猶豫的,因為不管是樂園裡的玲,還是張紫妍的經歷,都顯得過於黑暗了。不太符合前文的基調。但最終我覺得如果將其捨棄不寫,柚子的一切行為都無法得到完美的解釋。 book18.org

最後的轉變也會變得過於突然。所以調整了四五稿以後,但最終還是寫了出來。 book18.org

我當時看到張紫妍的日記就想,這該死的生活永遠比小說還要扯淡。作為一個人,我很同情她,似乎現實中壞人並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那就讓我至少在小說里紀念一下那個女人吧。*********************************** book18.org

(09)三日的賭約3(賭約完結篇) book18.org

「我喊你主人能說明什麼?」柚子狡黠的一笑「早在你花了100G買下我的時候,你就是我的主人了,只要我一刻沒有恢復自由,你就一直是我的主人。這絲毫不能證明我在賭約期間向你認輸。好了,現在3 天期限已過,我鄭重宣布,你沒有能征服我,二貨,是你輸啦。」 book18.org

林天呆了半晌,什麼可愛,什麼俏皮,騙子!統統是騙人的!柚子果然還是柚子,是之前那個腹黑又毒舌的討厭鬼! book18.org

「柚子你這個碧池!」林天震驚的大罵了一句,帶著真心實意地問候。「你他喵的使詐!」 book18.org

「嘿嘿嘿,林人渣,彼此彼此,咱們碧池配人渣,正般配啊。」柚子滿足的伸了伸懶腰,卻不小心扯到了紅腫的下體,疼!但一股暖流也隨之湧上心頭,連身子都幸福得哆嗦了起來。 book18.org

這是獲得自由的感覺! book18.org

林天一陣語塞,他發現自己還是太嫩,處心積慮那麼久,卻從來沒有占到過什麼便宜!不光柚子這個傢伙,連那個叫千夜的,現在看來,也是憋著勁把自己當傻瓜騙! book18.org

一股怒火在他的心頭熊熊燃燒! book18.org

柚子沒注意到林天越來越陰沉的臉色,她依舊在那裡喋喋不休,仿佛要將這幾天的受到的委屈傾瀉乾淨。 book18.org

要你打我!要你用血眼搞我!要你欺負我! book18.org

「夠了!」再也無法忍耐的林天大吼一聲,聲音在密閉的房間裡迴蕩嗡鳴。 book18.org

「你這娘們太可惡了!我要打……我要出氣……!」林天氣的在房間裡團團轉,他抓起散落在房間各處的皮鞭,手銬,以及捆綁用的繩索,利用自己的力氣優勢,不顧柚子的反對,重新將她五花大綁的捆翻在床上。 book18.org

喂,林天,賭約已經結束了!我已經自由了,你不可以這樣啊! book18.org

柚子想譏諷幾句,但看到滿臉怒火的林天,心中不由得一顫,把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book18.org

【似乎把人家徹底惹毛了呢……好可怕的樣子…… book18.org

算了,自己和千夜兩人,可是騙了他好多錢呢,再讓他好好欺負欺負我吧……哎,我怎麼心變得這麼軟了?】 book18.org

想到此,柚子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意。 book18.org

【嗯,那是作為勝利者的寬容!】 book18.org

一道破空聲在耳邊炸響,小麥色的屁股上憑空出現一道血痕,伴隨著疼痛,柚子的笑容也隨之凝固在空氣里。 book18.org

「嘶!~ 」她閉上眼睛,全身抽動了兩下。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被打的多了,火辣辣的痛感並不強烈,反而有一種醉人的鎮定感。 book18.org

剛才的一鞭林天用盡了全力,但柚子的反應並沒有讓他感受到復仇的快意。女人只是悶哼著挺直了腰背,搭配上那道血紅的鞭痕,宛如睡蓮在荊棘中徐徐張開,頗有幾分妖艷的美麗。 book18.org

恍惚間,這份悽美的感覺把林天看呆了, book18.org

「用大點勁啊,今天沒吃飯啊?」柚子突然睜開眼睛,不滿地道。 book18.org

【美則美已,可惜不是個啞巴!】林天咽了口唾沫,鬱悶的狠狠又是一鞭。 book18.org

「嗚!」柚子身體顫抖,黛眉微皺,卻依舊緊咬嘴唇,壓抑著輕聲道:「再來!」 book18.org

「嘿!我這個暴脾氣!」林天爭強好勝的勁也上來了,他掄圓手臂,老子還打不服你了!說什麼今天都要讓你哭出來。 book18.org

不服氣的林天使出吃奶的勁,把鞭子揮得仿佛彩帶一般,一下下抽打在柚子的翹臀上。 book18.org

豐滿的屁股被抽得一片血紅,仿佛兩顆熟透了的桃子,鮮紅得能沁出汁來。 book18.org

但任憑林天如何鞭撻,柚子始終咬緊了牙關,除了低聲嗚咽,一句求饒的話都沒說。 book18.org

揮舞的鞭子停了下來,林天喘著粗氣,因為氣憤沖入大腦的血液漸漸回流,讓他逐漸冷靜下來。 book18.org

柚子她不怕疼嗎?她當然怕!顫抖的雙臀,和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讓林天清楚的知道,她是在苦苦的忍受。 book18.org

是對自由的渴望,讓她如此堅強的嗎? book18.org

【我究竟在幹些什麼啊?都說了願賭服輸,可是輸了的我為什麼還在折磨這個無辜的女孩?我怎麼會變得這麼殘忍?】 book18.org

林天的汗水從額頭上一滴滴的流下,滴落在那遍布猙獰血痕的翹臀上,可能是鹽分較高,滴落的每一滴汗水,都會讓可憐的女孩一陣哆嗦,宛如膝跳反射中用電槍刺激大腿的青蛙。 book18.org

【我真的輸了呢……徹頭徹尾的輸了……】林天想。 book18.org

「我輸了。抱歉,剛才真的是很沒有風度。」林天放下皮鞭,覺得眼前的一切索然無味。 book18.org

「來啊!繼續打呀,你慫什麼?」柚子再次睜開了眼睛,五花大綁的她費力的把屁股扭來扭去。 book18.org

「嗯?」已經被柚子感化的林天,突然覺得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book18.org

「你看,我雖然贏了你,但贏的也不是那麼光彩,不讓你狠狠的出口氣,我就這樣走了,也會覺得心裡有愧的。」柚子試圖解釋自己的立場。 book18.org

「算了,我氣也出的差不多了,沒意思,我也累了。我來給你解開……」被柚子這麼一說,林天更不好意思,擦了把汗,想上來給柚子鬆綁。 book18.org

「喂!你的氣就這麼短嗎?你還是不是男人?是男人起碼再抽我一個小時吧!」柚子急了,剛才林天抽打的時候,不但不覺得疼,反而像是有人在給她癢的地方使勁的撓搔,感覺很舒服,現在林天停下來,屁股反而越來越癢,仿佛被火燒烤著一樣,混合著下體空蕩蕩的失落感,讓她無法淡定。 book18.org

「嗯?總覺的哪裡不太對勁?」林天覺得眼前的場景有些違和,雖然和柚子呆了這麼多天,畫風就沒對過,但現在的違和感太過強烈,以至於他完全無法忽視。 book18.org

「林天你這個孬種!沒有堅持的垃圾!要麼你就別打,老娘走了也就走了。要打就把老娘打舒服啊!現在隨便抽了幾下,把我搞得這麼不上不下算什麼意思!」柚子發現林天真的是不想打了,心中有些著急,準備發揮一下毒舌的優勢,把男人的火氣再給點起來。 book18.org

「等等!」林天終於發現了違和感的源頭,他撓撓頭,奇怪的道「不對啊!我這樣打你你不疼嗎?你忍著不哭也就算了,怎麼感覺還被打上癮了?」 book18.org

一句無心的話,把柚子也說得愣住了,她剛才只是感到被撓得很舒服,期待著下一鞭如何讓自己更快樂,等到林天停下來,又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讓林天重新開打這件事情上,完全沒有思考自己的身體是否有什麼不對,現在仔細一想,似乎…… book18.org

「林天!我的身體有點奇怪!」柚子帶著哭腔喊道,「我怎麼被打淌水了,下面濕的一塌糊塗……」 book18.org

林天順著柚子的提示看了看她鼓鼓的蜜穴,穴口如嬰兒小嘴一般張開,早已經白漿泛濫。他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敢情剛才自己使了吃奶的勁,又被柚子的堅強感動了半天,全都白費了?這丫頭抖的那麼厲害其實是被打爽了啊! book18.org

「你……被我打到發情了?」林天覺得再跟柚子斗,有幾率被她氣死。 book18.org

「我不知道啊!你不是剛乾過我嘛?BTH 的效果不是這樣的啊!我……」柚子的神情也有些異常。 book18.org

她突然想到一種可能:「林天!你這個賤人!又是你在使壞是不是?現在賭約都分出勝負了,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book18.org

「我沒有啊!」林天這次倒是真的委屈,自己真的啥也沒幹。「你別急,我先把你的繩子解了,我們再慢慢找原因好不好?」 book18.org

「你別過來!我都這樣了,你還說沒有!好啊,我原本以為你雖然壞水直冒,但起碼還是個敢作敢當的壞人,沒想到都學會抵賴了!」柚子又氣又急。 book18.org

她的身體越來越熱,目前只能苦苦的忍耐。這個男人還想靠過來!那不是火上澆油嗎?到時候真怕自己在發情的狀態下一不小心又著了他的道! book18.org

「好好好,我不過來!」林天此時也是一臉懵逼,柚子被捆得像個豬蹄似,還不讓自己靠近。但為了緩和氣氛,他只好又向後退了一步。 book18.org

「我對天發誓,我真的沒有使壞啊……這樣好不,我們先把事情理理清楚。找到原因,才能對症下藥,你說是不是?」林天發誓賭咒。 book18.org

「你催眠我了?」柚子狐疑。 book18.org

「我可謝謝你啊,我要是會催眠,我一定把你催眠成一個啞巴!這樣就不會被你的垃圾話氣個半死了」林天回了她一個白眼,這確實是他最想做的事。 book18.org

「你……你滾……」柚子言不由衷的反駁。 book18.org

「一定是你覺醒了抖M 的屬性,才會越打越爽!」林天突然一拍腦門,靈光乍現。 book18.org

「你……你胡扯!抖M 那麼噁心……我最討厭抖M 了……」柚子突然有點心虛。 book18.org

「也是,你是抖S ,而且就算越打越爽,也不應該完全不怕痛……」 book18.org

二人同時沉默,苦苦思索。 book18.org

「你又對我下藥了?還是說皮鞭上還殘留有藥水?」柚子像是想到了些什麼。 book18.org

「沒有啊!皮鞭上次用完我就洗過了。畢竟上面全是血和汗液,放著不洗下次再用很不衛生。」林天又搖頭否認,他對個人衛生工作還是比較在意的。 book18.org

「等等……難道是……」林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又一次衝出了房門。 book18.org

良久,林天才匆匆走了回來,他手裡拿著件東西,望著臉色越來越難看的柚子,結結巴巴地說「這個……有一件事情,你知道了不要生氣哈……」 book18.org

柚子:「老娘又有一種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既視感……」 book18.org

「上次對你用的藥…… BTH信道阻塞1 型,缺貨了……【君臨國際】呃……好心,給我調換成BTH 信道阻塞PLUS++……這個最新型號好像還暫未在網站售賣,所以用的包裝還是BTH1型的包裝,他們在包裝里留了張字條,我用之前比較匆忙,沒注意,哈哈哈哈!」 book18.org

林天看到柚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急忙又解釋了一句:「這不能怪我啊,搞得像說明書一樣,誰用藥的時候會去翻說明書呢?所以我剛剛才看到……」 book18.org

「你在給我說一遍?!」柚子咬著牙惡狠狠的盯著林天,她努力想讓自己平靜下來,但瘙癢感越來越強烈,讓她完全無法冷靜:「你說!你說!這個破藥到底是什麼效果?!」 book18.org

「區別其實也不大……比起1 型,這個Plus++好像只多了一個功能,長時間阻隔痛覺,且阻隔效果不受射精影響而中斷。其實也還好,和1 型差別也不大……」林天擦著冷汗,小心翼翼地說。 book18.org

「尼瑪!」柚子一聽幾乎要跳起來。但受制於全身的繩索,用盡全力,也只能蹦躂幾下,像極了案板上的魚。 book18.org

「林天!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你知不知道人在受痛以後會分泌大量多巴胺用於鎮痛?你現在讓我感覺不到疼痛,大腦卻依舊會大量分泌多巴胺?這是會上癮的啊!難怪我剛才那麼舒服,老娘我要跟你拼了!」柚子面容扭曲,一想到自己的悲慘遭遇,便忍不住在床板上蹦躂起來。 book18.org

眼看著柚子再蹦幾下就要摔地上了,林天趕緊上前扶住這個暴怒的小毒舌, book18.org

「對不起!我錯了!你先冷靜一下!我們再想辦法!」林天態度很好的解開了柚子的繩索,然後一把將她緊緊抱住,此時的林天沒有半點占便宜的想法,完全是害怕此時鬆手,憤怒的柚子會一掌把他拍死。 book18.org

「林天你個混蛋王八蛋!我要殺了你……」柚子在林天的懷裡掙扎了很久,都沒能掙脫。在雄性荷爾蒙的刺激下,她仿佛一口氣喝了十瓶春藥,身體燙的厲害,很快變得色情了起來。 book18.org

真的好傷心啊…… book18.org

柚子覺得自己就是那天下第一苦命人。明明已經自由了,怎麼還又著了這小子的道了呢? book18.org

「嗚嗚嗚……你什麼爛人啊!老娘碰到你真的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先是吃了你的臭襪子,噁心的連隔夜飯都吐出來了。本以為碰到的是一個傻多速的富二代,可以輕鬆獲得自由,結果比狐狸還精!嗚嗚嗚……跟你打賭的這幾天裡,我就沒睡過一個安穩覺。這個破身體被你搞的跟壞了似的,動不動就發情,自慰也不管用。人家心裡害怕的跟什麼似的……嗚嗚嗚嗚……」柚子在林天懷裡哭的梨花帶雨,一邊使勁用小粉拳砸著林天的胸脯,一邊控訴著他的累累罪行。 book18.org

「額……」林天原本想吐槽自己碰到她也是一樣的倒血霉,但臨時在線的情商和用錯藥的罪惡感及時制止了他。 book18.org

「……嗚嗚嗚,就這樣欺負人家還不夠,你還要狠狠抽人家屁股……現在肯定腫起來了……人家的屁股本來就不好看……以後更沒法見人了……嗚嗚嗚……」柚子啜泣著停頓了一會,不解氣地使勁咬住林天的胳膊:「你這麼喜歡周老師你就別纏著我啊……又是給我下套,又是給我下藥,最可氣的是還……還不看說明書……嗚嗚嗚」 book18.org

林天抽著氣看著已經完全長在了自己手臂上的柚子,這丫頭也太狠了!有沒有搞清楚自己咬的是人肉不是豬肉啊!都出血了啊! book18.org

「……嗚嗚嗚說到底,你就是故意的,有哪個白痴會在使用藥物之前連說明書都不看啊!我吃個日常感冒藥還要看看一頓吃幾顆呢……敢情不是在自己身上用藥,別人吃壞了也不心疼唄,嗚嗚嗚」柚子揉著紅腫的眼睛,屁股在床邊不自知地蹭著。 book18.org

終於說到了林天最心虧的事情,他只能幹笑著別過臉去。 book18.org

「嗚嗚嗚……有你這樣的男人嘛?我認識你三天,身體已經要被你搞壞了,算你狠!我認輸還不行嗎!嗚嗚嗚……」 book18.org

「大姐!拜託你別這樣說一半藏一半好不好,什麼叫身體被我搞壞了,說的好像這幾天我全部時間都在……勞作似的。這傳出去多被人誤會啊!」林天覺得即便是認輸的柚子,毒舌也那樣的……有殺傷力。 book18.org

「我只求你一件事,給我解藥吧……我還年輕,我不想多巴胺上癮,我還想保持理智,我不要像千夜那樣,失去自我,一輩子只為主人的雞巴活著。我知道你可能對我不信任,我可以先打電話認輸再拿藥……」柚子楚楚可憐的乞求著,眼神里滿是倉皇與不安。 book18.org

「千夜不是你朋友嗎?你怎麼這樣說人家?」林天有點奇怪的問到。 book18.org

「嗚嗚嗚……你還要羞辱我嗎?那就來吧……用你的全部力氣來糟蹋我吧!糟蹋完了你總該滿意了給我解藥吧?」柚子仿佛像是下定了決心,雙腿叉開,露出泥濘不堪的蜜穴,她緊閉雙眼,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book18.org

「都說了別再說這種讓人誤解的話啦!」林天擦擦頭上的汗,決定還是解釋一下:「按照小紙條……咳咳,說明書上的說明,這玩意應該是沒有解藥的啊……等一兩個月代謝完了就好了。」 book18.org

「什麼!還要等一兩個月?我操!」柚子又驚又怒,她想努力的站起來,撲向林天,卻最終無力的軟倒在林天的胯下,頭恰巧抵在了林天的褲襠前。一股濃烈的雄性氣息飄入鼻中,讓本就意亂情迷的柚子心如撞鹿,純情仿佛十六七歲的處子。 book18.org

「林天!把你的那玩意從我眼前挪開!」 book18.org

「呃……你雖然叫的很響,但你的手能不能別一直扒的我褲子啊……這樣很沒有說服力呀……哎喲……」林天正說著,他的大肉棒已經被柚子熟練地掏出,滾燙的嘴巴很快就貼了上來,對著粗大的陽具又吸又舔。 book18.org

【混蛋,還不是你的藥搗的鬼!】柚子羞憤難當,但被陽具撐滿的嘴巴卻已經說不出話來,她的身體漸漸不聽使喚了,原本就分泌了大量多巴胺的大腦接收到來自雄性的荷爾蒙氣息,指揮著身體開始發情。意識隨著快樂,離開軀體,越飄越高。 book18.org

「柚子……你怎麼了?……」林天被突然發情的柚子推到在地,結結巴巴的問。 book18.org

「操我……」柚子喘著粗氣,不知羞恥的爬行到林天的面前,眼神變得朦朧而迷幻。 book18.org

【嗚嗚……可惡,身體終於被玩壞了嘛?】柚子哀傷的想。 book18.org

「小林天在這兒……」她輕笑著用手套弄起林天的陽具,粉紅的蜜穴因為充血而變得飽滿欲滴。 book18.org

「蹭蹭屄……擦擦槍……」柚子掰著陽具在自己的胯間輕微的摩擦,快感如電光火石般傳遍二人的全身。 book18.org

「啊!!!」柚子渾圓的大腿變得僵直,力氣仿佛從身體里被抽離,豐滿的臀部不受支撐的跌坐在那團堅硬的巨物之上,尚未完全張開的花徑只能被迫營業,匆忙將那團巨物納入閨中。 book18.org

「啊!!好舒服!」柚子媚叫著,燃情的臉龐上寫滿了愉悅的痛苦。 book18.org

【完了,已經完全無法對抗雌性的本能了】柚子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扭動,鼓脹的蜜唇宛如磨盤一樣一圈圈圍著巨物細細的研磨,白漿似的愛液順著肉壁的縫隙向下流淌…… book18.org

「咦!啊!……啊啊!!……」柚子舒服的吐出了舌頭,毫無意義的叫喚著,宛如一頭髮情的母獸。 book18.org

意識離自己越來越遠,在虛幻與現實間輾轉,冥冥中,林天的身形與往日幻想里的肥臉合二為一。 book18.org

「要親親……要抱抱……」柚子不敢置信的聽見自己嬌媚的哀求著。然後……肥宅的臉湊了上來,火熱的舌頭直直地伸進了自己的嘴裡,而自己纖細的舌頭,在強勢的脅迫下被粗魯的強暴著。 book18.org

柚子以為自己會吐,可嘴巴卻只發出了一陣又一陣羞惱的呻吟。 book18.org

她無法理解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但在一陣疾風暴雨般的征服面前,一切反抗,都已變得毫無意義。 book18.org

終於,柚子的意識徜徉在一片溫暖的海水上,舒服得一動都不想動。 book18.org

【算了……我放棄了……】她想。 book18.org

自尊?自我?已經沒什麼值得自己在乎了。她似乎開始有點理解千夜了。 book18.org

放棄掙扎吧……只要能不停的獲得快樂,有什麼不可以拋棄呢? book18.org

意識漸漸向下沉去…… book18.org

【真是可悲的人兒啊,居然還妄想獲得自由……】 book18.org

【掙扎……好累……】 book18.org

【我……安心……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我是誰?我在哪裡?】 book18.org

…… book18.org

跨越善惡,無謂生死,這裡,是我的樂園。 book18.org

我沒有姓名,雖然從有了記憶開始,我的媽媽就叫我「柚子」,可是,我知道,這不是一個正常人的姓名。 book18.org

而媽媽…… book18.org

【柚子,今天乖嗎?】耳邊傳來了那個女人的聲音。 book18.org

我睜開眼,看見了那個身材高挑,卻又色氣十足的女人。那是我的媽媽,聽說是個小明星。 book18.org

在她的身後,一個大腹便便的肥臉慢慢走了上來。我畏懼的向後縮了縮,然而他並沒有在意我的表現,只是一把將媽媽摟在懷裡。 book18.org

【親愛的,當著孩子的面,求求你了,別這樣……】女人的臉別了過去,但我感覺她在笑。 book18.org

肥臉並沒有聽從女人的話,一雙粗大的手在女人纖細的腰肢下用力的揉搓。 book18.org

【啊……】女人嬌媚的癱軟在肥臉的懷裡。 book18.org

【媽媽,你怎麼了……】 book18.org

【沒……沒事的,柚子,你快回屋,不要出來】 book18.org

【今天晚上,你媽媽會很快樂的哦!你要不要也來?】肥臉壞笑著看著我。 book18.org

【求求你!說好了不碰她的!】女人大驚,一邊哀求著,一邊對女孩喊:【快回屋!】 book18.org

【安心,還記得安心嗎?快去房裡找它!一會把耳朵塞住,和安心好好睡一覺就好了!】 book18.org

【切,回去吧,不然一會當著你的面,你媽會放不開的,那樣就不好玩了……】肥宅咬著女人的耳垂,把腥臭的口氣吹在她的臉上。 book18.org

女人的臉上帶著厭惡,卻無法阻止可悲的身體做出反應。 book18.org

【媽媽……很快樂的……你……不要……擔心……快回……屋……記得……捂耳朵……】 book18.org

…… book18.org

屋內,一個玩具小兔對我正露出微笑。 book18.org

【安心!】我摟著它,捂住它的耳朵。 book18.org

【沒事的,一切都會很好的。】我微笑著說 book18.org

屋外,聲音斷斷續續。 book18.org

【怎麼流這麼多水?】 book18.org

【嗚嗚嗚……還不是因為你們……那個手術……把我那裡……那裡搞得好敏感……】 book18.org

【晚上金社長要來,那是我們事務所的大客戶,你可不能掉鏈子哦!】 book18.org

【嗚……嗚……求你放過我吧……我真的好累……】 book18.org

【你流這麼多的水,不就是為了勾引男人的嗎?怎麼會累呢?】 book18.org

【最近……太多次了……嗚嗚嗚……求求你,讓我休息一天吧,我休息好了會加倍努力,好好工作的……】 book18.org

【哎……沒想到把你搞得這麼累……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作為歉意,給你倒杯水吧。】 book18.org

喝水聲 book18.org

【嘿嘿嘿,你的臉怎麼紅了?】 book18.org

【你……你對我乾了什麼?】 book18.org

【沒啥……嘿嘿嘿,這不是看你累了嘛,給你水裡下了點東西……想讓你精神點】 book18.org

【你!】 book18.org

女人的掙扎聲與喘息聲。 book18.org

【把水喝完吧,金社長很快就要來了】 book18.org

【不、不要!!絕對不喝!今天……孩子……在家……我不能……太……】 book18.org

【啊~ 啊~ 求求你!嗚嗚嗚……啊~ 】 book18.org

喝水聲 book18.org

【對嘛……這樣才是可愛的女人……早點乖乖聽話多好?也不用我浪費藥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看來已經完全進入狀態了呢……讓我來看看我們的大明星,在舞台下是多麼的淫蕩,嘿嘿嘿】 book18.org

【啊……主人……請不要……舔母狗那裡!那裡……髒!啊……啊……!】 book18.org

【嘿嘿嘿,你可真是一個噁心的女人哪,被男人舔小便的地方都能爽成這樣……】 book18.org

一聲激烈的呻吟 book18.org

【不虧是事務所調教的母狗,連舔都快要舔到高潮了呢!咦?好像還尿了?嘖嘖嘖……真是夠賤的,是不是呀?我的大明星?】 book18.org

【我是賤貨!求求你干我吧!嗚嗚嗚,我不行了,好癢!好癢!】 book18.org

【嘿嘿嘿,放心,一會金社長來了,會讓你很舒服的。今天晚上,還很長……很長……】 book18.org

【嗚嗚嗚……我忍不住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屋內 book18.org

我緊緊的捂住安心的耳朵,我雖然不知道他們再幹什麼,但我似乎明白,那個女人在做非常丟人,非常骯髒的事情。 book18.org

【安心,沒事的喲!媽媽在和叔叔玩呢……】我微笑著。 book18.org

想吐……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天清晨 book18.org

那個女人面容憔悴的出現在我的眼前。 book18.org

【昨天睡得好嗎?捂住耳朵了吧?】她急切的問。 book18.org

【捂住了】我老實回答,確實,我把安心小兔的耳朵捂得緊緊的。 book18.org

【謝天謝地!】 book18.org

她笑了,但不知怎的,她笑得令我作嘔。 book18.org

【昨晚小便的地方被舔得很開心吧?】我微笑著。 book18.org

笑容凝固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一個星期後,我被送進了孤兒院,陪伴我的,還有那隻安心小兔。 book18.org

聽別人說,那個女人……似乎自殺了呢…… book18.org

死了也好! book18.org

【安心,現在只有你和我了】 book18.org

一滴眼淚慢慢滑落。 book18.org

是誰在哭呢? book18.org

【是安心在哭嗎?】 book18.org

嗯,我在微笑呢,肯定不是我。 book18.org

***************************** book18.org

林天感覺自己做了一場漫長的噩夢,在夢裡,他看到一個名為柚子的小女孩,在經歷一場場夢魘般的遭遇。 book18.org

這真的是……太慘了。 book18.org

【所以,那個安心,就只是她的一隻玩具小兔?】林天若有所思,【難怪君臨國際也沒找到那個人】 book18.org

賭約的3 天,他也沒有閒著,花了2000金幣委託【君臨國際】去找安心,結果卻是查無此人。現在想來,雖然有點心疼,卻也是鬆了口氣。 book18.org

話說回來…… book18.org

理一下設定的話…… book18.org

這不是一本現實題材的小說嗎? book18.org

自己現在是怎麼回事呀! book18.org

為什麼能看到柚子的夢境呀! book18.org

仔細想想,自己是什麼時候來到了這灰霧繚繞,一望無垠的曠野上的? book18.org

不去管柚子,現在自己的狀態才是最可疑的吧? book18.org

【我記得,柚子當時失去了理智,宛如一條瘋狗似的撲到我身上,扯下褲子就坐了上去。那小穴又濕、又熱、又緊……我哪有被美女如此瘋狂求愛的經歷啊,好爽!咳咳……不對,我最開始還挺理智,但射了一次以後自己也瘋了,又反手把柚子推倒瘋狂抽插。】 book18.org

【嗯?雖然在色情類的YY小說裡面,男主能多次射精是默認設定,但我這賢者時間似乎也過短了吧,簡直就像沒有一樣?】 book18.org

正當林天苦苦思索之際,他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句話:【主奴心靈同調首次吻合,同調率50% 】 book18.org

【請在性奴心靈深處留下印跡。】 book18.org

「臥槽!」林天大驚,頭一次說出話來:「這特麼改設定了?現實題材變玄幻了?」 book18.org

伴隨著他的話語,一塊如同蜜桃狀的岩石從地上升起。 book18.org

「這是啥玩意?」林天有些好奇。 book18.org

他看到岩石分為兩股,正中央,有兩個坑坑窪窪的凹穴,忍不住用手戳了戳…… book18.org

這一戳不要緊,四周的灰霧頓時被狂風吹起,林天知道柚子剛剛冷靜下來的身體又被自己撩得熱情似火了起來。 book18.org

那種感覺非常奇妙,林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知道的,反正他就是知道! book18.org

「我擦……」林天咂舌。 book18.org

【請在性奴心靈深處留下印跡。】 book18.org

看樣子不留下點印跡是出不去了啊,林天把心一橫,不管了,也不知道眼前的詭異的情形是怎麼回事,先出去再說! book18.org

可是……留點什麼呢? book18.org

如果按玄幻小說的套路,滴血認主是唯一選擇。 book18.org

但……這血怎麼搞呢?難道真像小說里那幫狼人,咔咔咬破舌尖就是一口血霧噴上去?瘋了嗎? book18.org

林天搖搖頭否定了這個不靠譜的想法。 book18.org

如果按色情小說的調性,留攤精液是最好的。 book18.org

但……剛才柚子已經把自己榨乾了呀! book18.org

望了望低眉順眼的小兄弟,林天嘆了口氣,難道要在這裡呆到不應期結束? book18.org

不行!在這裡呆著夜長夢多,而且精液就像海綿里的水,擠擠總還是有的!想到這裡,林天舉著垂頭喪氣的小兄弟對著那顆蜜桃狀的岩石縫隙就是一陣摩擦…… book18.org

「嘶!要來了!」林天剛面露喜色,卻見一股金黃的尿液噴涌而出,淅淅瀝瀝得淋在了岩石的縫隙里。 book18.org

「完了……尿和射精完全分不出來!而且這炮後尿壓根收不住啊……」林天懊惱的接受了自己的印跡是一泡尿的現實。 book18.org

「不對啊!用尿當印跡的……那是狗吧?」林天滿頭黑線,丟人丟大發了! book18.org

好丟人!好想死! book18.org

「啊啊啊~ 」柚子的幻境又是一陣顫抖……仿佛已經接受了林天的印跡。 book18.org

「呃……」 book18.org

在林天目瞪狗呆之際,發現身形正在慢慢變暗,自己開始脫離柚子的心靈。 book18.org

「該死,怎麼每次碰上她,我的畫風都不對呢!」林天怒罵! book18.org

***************************** book18.org

柚子迷茫的睜開雙眼,她發現密室內一片狼藉,地面上,尿液、以及她的淫汁撒的遍地都是。腫脹的雙腿間還有白濁惡臭的精液汩汩流出——那是林天播撒在她身體里的主權象徵。 book18.org

「你……都看見了?」柚子環視四周,發現林天正坐在床上生著悶氣。小心翼翼的走過去,輕輕的將身體靠在他的腿上。仿佛一隻小狼狗,渴望著主人的關愛。 book18.org

「嗯……」林天點點頭,他還在為剛才的事情生氣:流一滴眼淚作為印跡也好啊,多麼地唯美!怎麼硬是沒想到呢?【大話西遊】真特麼白看了! book18.org

萬一柚子問起來:「你在我心裡留了些什麼啊?」 book18.org

自己說:「沒啥,留了攤尿。」 book18.org

柚子會幹啥? book18.org

完了!不敢想!會死! book18.org

他想到這兒,心虛地瞅了瞅小意靠過來的柚子,發現對方暫時還沒有問這個的打算,長出了一口氣。 book18.org

得趕緊把話題繞開! book18.org

「我能看到你的夢,你居然不驚訝?」林天問。 book18.org

「我其實剛才在夢裡已經驚訝過了,但後來自己找到了答案……」柚子平靜的道。 book18.org

「什麼?!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在你的夢裡?!」原本只是為了岔開話題,隨口問問。這下輪到林天驚訝了。 book18.org

「我在【君臨國際】的時候,其實內部有傳聞,說公司在研究能夠讓人心靈互通的藥物。只不過這個傳聞太過匪夷所思,所以大家都當做坊間流言而已,並沒有什麼人相信。」柚子嘆了口氣,繼續說: book18.org

「而且……當你在我內心深處留下印跡的時候,我就已經很清楚的知道,你將是我的主人……那種感覺……很玄妙,就仿佛,思想烙印一樣。」 book18.org

來了!林天內心狂跳,他略有些歉意的道:「其實……我挺不好意思的……當時如果不留下點什麼,我擔心會被一直困在那裡……」 book18.org

「沒事,主人。」柚子抬起頭,眼睛裡閃爍著快樂地光芒「柚子真心覺得,能夠被主人支配,我很幸福。主人……很溫柔……主人留在奴奴心裡的印跡,很燙。」 book18.org

【是啊!剛出爐的童子尿哎!能不燙嗎?還騷氣呢!能別提這事兒了嘛?】林天的內心開始瘋狂的吐槽。 book18.org

完了完了,自己死定了。 book18.org

「呃……」林天尷尬的抬頭望天。 book18.org

「其實,主人剛才看到的那段記憶……我並沒有印象……」柚子平靜的道。 book18.org

【嗯?因為太痛苦了,所以選擇性遺忘?】林天仔細回想了一下在夢境里看到的柚子,發現她是一個非常扭曲的人。 book18.org

這種扭曲,並不是說她的心靈扭曲,而是說她從小到大,所有的性格都是被扭曲的。童年因為媽媽的遭遇,在潛意識裡產生了受虐傾向。但又因為母親自殺對自己產生自責,從而對自己的受虐癖好進行了自我否定。把自己掩飾成一個正常的女孩。再後來,遇到了一個受虐狂,完全不顧她的真實癖好,不負責任的將她強行調教成了女王! book18.org

【嗯,所以她的最外層是女王,撥開以後是討厭抖M 的普通人,再撥開才是真正的抖M ,以後你也別叫柚子了,改名俄羅斯套柚吧】林天在心理吐槽著。 book18.org

不對!這樣的情況其實非常的危險! book18.org

這就像一棟大樓,地基是三角形,到了地面,填了層土,打了個圓形的底座,過了幾天,來了一個不負責任的施工方,又填了層土,把地面上的建築改成了正方形。這樣扭曲的建築到今日還沒塌,只是歪成了一個比薩斜塔,簡直就是奇蹟! book18.org

【難怪和柚子接觸這麼多天,我總覺得她的精神不太穩定,仿佛隨時隨地都會崩潰一樣。所以,堅強、毒舌的外表,只是用來掩飾內心的殘破和彷徨嗎?】林天有一種直覺,現在的自己……似乎有能力做點什麼,來拯救一下這個可憐的女人。 book18.org

「那現在……你應該已經知道,並沒有一個叫做安心的姐妹了,是吧?」林天問。 book18.org

「是啊,原來並沒有什麼安心……現在想來,念念不忘的安心,只不過是我失憶後,對她的最後一點執念罷了……」 book18.org

林天沉默了,他當然知道,柚子口中的「她」是在夢裡看到的那個女人,也就是柚子的媽媽。【還真是個彆扭的女孩呢,明明就是思念,非要說的跟怨靈附體一樣。】 book18.org

「我……有著她的血脈,自然也是像她一樣的骯髒,色情。」 book18.org

「我一直抗拒著自己的身體,認為那個能從皮鞭下獲得快樂,從侮辱中獲得高潮的人,並不是真正的我。」 book18.org

「但是,我錯了。到頭來,我也和那個女人一樣,是一個渴望被玩弄,被糟踐的骯髒母狗罷了……」 book18.org

「我一直覺得自己比千夜高一等,因為她已經失去了自我,而我……還保留著一絲絲的理智……」 book18.org

「其實,我們都只是一路人……」 book18.org

林天默默地聽著,眼前的女孩,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仿佛一切都已釋然。 book18.org

但是…… book18.org

【救救我!我真的好痛苦!誰能救救我!】 book18.org

似乎是因為心靈印跡的原因,林天可以清楚的聽見來自女孩內心深處的悲鳴,真實的她,正在求救。 book18.org

淚水,一滴、一滴,落在手背上。 book18.org

【是誰在哭呢?】 book18.org

【是安心在哭嗎?】 book18.org

【嗯,我在微笑呢,肯定不是我。】 book18.org

「啪!」一個巴掌扇在了柚子的臉上,把猝不及防的她一下扇在了地上。 book18.org

柚子捂住自己的臉,表情漸漸從錯愕,變得驚訝,變得憤怒。 book18.org

「果然,你還是會生氣的呢。」林天帶著笑意:「被人侮辱的感覺……爽嗎?」 book18.org

柚子的身形顫抖,她克服著心靈印跡帶來的壓制,倔強道:「不爽……」 book18.org

「你當然不爽!」林天抬高了聲音。「你現在這個樣子,我也非常不爽!只要不是畜生,是個人都應該感到不爽!」 book18.org

「林……天?」柚子呆呆的望著林天,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book18.org

「你分得清現實和性愛遊戲嗎?」 book18.org

「什麼?」柚子茫然。 book18.org

「你分得清現實和性愛遊戲的區別嗎?」 book18.org

「在現實中,你是一個人格獨立的人,需要被理解,需要被尊重。我扇你一個耳光,那是對你的侮辱,你當然應該感到生氣。」 book18.org

「而在性愛遊戲中,你有獨特的性癖,需要通過侮辱和抽打,獲得快感。也就是所謂的受虐狂。這其實沒什麼不對,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性癖,唯一的區別在於,有的人願意直面,而有的人卻選擇了逃避。」 book18.org

說到這裡,林天嚴肅的盯著柚子:「逃避或許能安心,但並不快樂。」 book18.org

「逃避……或許能安心……但……並不快樂……嗎?」柚子迷茫的重複著林天的話。 book18.org

「人通過性愛獲得快樂,有罪嗎?沒有性愛,人類怎麼繁衍?所以人類的肉體給了性愛最高的獎勵!而你的性癖只要沒有真正傷害到別人,那就只是你獲得快樂的一種正常方法。憑什麼被認為是骯髒的?」林天最開始還是帶著勸解的念頭,可一想到柚子那扭曲的人生,不知怎地,就變得非常非常生氣! book18.org

這個女人真的是蠢死了!明明已經夠悲慘了,為什麼還要自己折磨自己? book18.org

「只有違背當事人意願的性癖才是骯髒的,而且那也不是當事人的錯誤!像你媽媽,明顯就是受害者!你怎麼還幫著壞人一起指責她?以前你小,不懂事,你媽媽不會怪你,我也不會怪你。但你現在都多大了?怎麼還這麼蠢?」 book18.org

「至於千夜,從最開始我就看不慣了,你口口聲聲說千夜喪失了自我,只會服從主人的命令,如此的看不起她。我一個局外人都替她感到生氣!她怎麼會有你這樣一個朋友?!」 book18.org

「你可能要狡辯,說你的話雖然難聽,但卻沒有錯。錯!你大錯特錯!她勸我買下你,又利用賭約想讓你恢復自由,你覺得很平常嗎?我作為【君臨國際】的VIP 客戶,是有能力讓她徹底完蛋的!你覺得像千夜這麼聰明的人,替你做這些的時候會想不出自己的下場嗎? book18.org

「但她還是做了!因為她關心你啊!她希望你自由到了不要命的地步,卻換來你對她的鄙視?」 book18.org

林天越說越氣,他拽起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柚子,把她像小孩一樣架在自己腿上,對著撅起來的屁股,狠狠就是一下。 book18.org

【肉肉的屁股彈性十足,一巴掌下去,略有些炙熱的脂膩感,讓人簡直停不下來啊……比鞭子,手掌的感覺好多了!】林天暗自驚訝。 book18.org

不去管林天的小心思,此時的柚子已經呆住了……父母雙亡的她,從小到大,沒有人真正管教過她,一切知識,都是偷學的,一切道理,都得靠自己領悟。 book18.org

什麼都不懂的她還能怎麼辦?面對略顯怪異的癖好,她只能埋怨自己的母親好色,只能埋怨自己污穢的思想和骯髒的血脈。 book18.org

因為害怕被人知道,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的內心隱藏的很好,好到連閨蜜千夜也沒能夠看破自己的偽裝。但深夜裡的每一次發情,都是對她內心世界的一場凌遲之刑! book18.org

越是害怕,越是躲避,那種被人鞭撻,被人凌辱的渴望就越是強烈。她一次次地說服自己,那種渴望都是假的,是錯的,但壓制的結果,卻會下一次發情時,更加熾熱的迸發。 book18.org

為此,她連自己的慾望也一起厭惡。她用理智將慾望牢牢的困住。她仇視將自己代入歧途的母親,她看不起沉迷慾望的朋友。卻不曾想過,原來性癖也好,慾望也罷,它們本身並沒有錯!錯的,從頭到尾,都只有她自己! book18.org

【原來……我從沒有真心的笑過】 book18.org

【原來……一直是我……在流淚……】 book18.org

【媽媽……對不起】 book18.org

【千夜……對不起】 book18.org

【柚子……對不起】 book18.org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book18.org

柚子的眼淚再也無法忍耐,如同大壩決堤一樣洶湧而下。 book18.org

「疼啊!」她哭道,這巴掌真的好疼! book18.org

「這巴掌我是替你媽教育不懂事的熊孩子!」 book18.org

林天此時已經聽到了柚子內心的懊悔,但為了趁熱打鐵,他並不想就此停下來。 book18.org

嗯,絕對不是因為手感太好了,捨不得停下。 book18.org

又是一巴掌扇在屁股上。 book18.org

「這巴掌,是我替千夜教育不懂事的傻閨蜜!」 book18.org

【手感真好!咳咳,讓我再抽兩下……我要替她父母教育熊孩子!】 book18.org

「這巴掌,是我替某個不懂事的奴隸打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林天的巴掌打個不停,表面上看很生氣,但心裡卻有點慌張 book18.org

【有道理的話已經講完了……但巴掌停不下來怎麼辦呢?在線等藉口……挺急的。】 book18.org

「這巴掌,是我替我自己打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巴掌,我替安心小兔打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巴掌,我替你閨蜜打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巴掌,我替看門的二大爺打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不知不覺間,痛哭了很久的柚子已經漸漸的平靜了下來,然而林天還在打個沒完。 book18.org

【快停下吧……該停手了!她都沉默了!】 book18.org

【不過似乎沒說啥,那我就再打兩下吧……這丫頭他娘的怎麼營養這麼好?這屁股肥嘟嘟的手感太解壓了!】林天仿佛一個賭徒,一直在在下一把下一把的嘗試著。 book18.org

「林天……你打我屁股,打上癮了吧?」柚子沉默了良久,終於還是開口了。 book18.org

林天找藉口都找到二大爺那兒去了,柚子再裝著看不出來,那就太假了。 book18.org

「咳咳……怎麼可能!我可是在教育你!」林天他委屈!委屈的汗都下來了! book18.org

「打上癮了,就多打幾下吧……」柚子把頭埋得低低地,羞紅了臉:「以後……也天天給你打……柚子的屁股,主人可以打上一輩子……」 book18.org

「臥槽!」林天呆住了。 book18.org

這次和之前不一樣,透過心靈印跡,林天知道,柚子說的是真話! book18.org

【主奴心靈同調吻合率上升,同調率70% 】 book18.org

柚子接受我了?林天感覺內心一陣狂喜,一種甜蜜感湧上心頭。 book18.org

他不得不承認,伴隨著這幾天和柚子的相處,自己已經徹底愛上了SM,在調教柚子時那種支配的快感,讓他的內心充滿了悸動。或許,自己的性癖,和柚子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呢…… book18.org

「賤狗!我想不想打,輪不到你說話!」林天板起了面孔。 book18.org

「是!主人!」被侮辱的柚子也是興奮了起來,期待的渾身直打哆嗦。 book18.org

好幸福 book18.org

「賤狗,給我數著數!看主人到底打了多少下!不准漏數!不經主人同意,也不准高潮!」 book18.org

「是!主人!」 book18.org

被虐待的感覺好開心啊……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一!」柚子面露痛苦與愉悅混合的表情,她高昂著頭,使勁喊道。 book18.org

媽媽,你看到了嘛?女兒快樂的樣子! book18.org

「二!」 book18.org

千夜,我認輸了!卻還沒輸哦! book18.org

「三!」 book18.org

安心,我已經哭著笑了太久,以後,我要笑著哭泣! book18.org

…… book18.org

「五十三!嗚嗚嗚……」 book18.org

「喊大一點聲音,斷了我可就停了。」林天故意用言語刺激著柚子。 book18.org

「五十四!嗚嗚……」柚子咬著嘴唇,無力的搖晃著腦袋。 book18.org

…… book18.org

「七十!」羞恥感,讓柚子泣不成聲,然而她還是堅持響亮的喊出每一個數字,只有她繼續報下去,快樂才會延續,貪心的她還需要更多……更多…… book18.org

「最後三十下,讓我來一口氣打完!」林天的手已經脹的通紅,但他被女人的性感攪的渾身火熱,似乎一點也沒感到疼痛。 book18.org

「七十一!七十二!啊啊!七十三!!七十四!!!啊啊啊啊!」原本已經累的癱下去的柚子被突如其來的快速抽打打得跳了起來。伴隨著劇烈的抽打,大量的多巴胺被大腦分泌出來,快樂成倍的放大。 book18.org

「八十一,八十二!我要來了!八十三!主人,賤母狗可以來嗎?賤母狗已經忍不住了……」柚子嘶啞的哭泣著,狂亂的甩著頭,迎接著女人極致的喜悅!內心的痛苦早已淡卻,女人從身體到心靈,都極度渴望著高潮的解脫。如果一個小時前的柚子看到了這一幕,毫無疑問會感到悲哀,自己居然會被人抽打至高潮!但現在,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 book18.org

「主人許可了。」林天帶著一絲猙獰的笑意。 book18.org

「來了!來了!」柚子用乾涸的嗓音吼叫著,渾身的酥麻感讓她翻上了幸福的天堂。大腿在林天的抽打下如青蛙般蹬了幾下,接著便過篩似的顫抖起來。 book18.org

林天沒有因為柚子的高潮而停下手裡的動作,雙手依舊還在猛烈的抽打著。 book18.org

十秒鐘過去了,仿佛昏厥的柚子再一次長吸一口氣,從失神的高潮中清醒過來,但剛剛高潮過後的身體非常敏感,失神時林天並沒有結束對她身體的刺激,所以稍一清醒,各種快感和喜悅再次紛至沓來,將她重新推向幸福的頂峰。 book18.org

「嗚嗚嗚……別打了,再打又要高潮了……」她慌亂的說 book18.org

然而林天卻沒有理她,繼續瘋狂的抽打著。 book18.org

「我又要丟了!」柚子哭喊著,疼痛裹挾著她的身體,再一次向天堂衝刺。 book18.org

她叫嚷著,淡金色的小便從紅腫的淫屄下漏了出來,這一次的高潮,居然連尿都無法憋住!排泄居然讓恬不知恥的肉體再一次舒服的顫慄起來。 book18.org

林天還不停手,他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意,這是他第一次,將一個女人打到高潮,連續兩次,如果是玩遊戲的話,這時候應該已經跳出一排成就了吧? book18.org

「主人!主人停下來。求求你,我好累!」從高潮中清醒過來的柚子哭的更加厲害了,高潮接連來了兩次,再加上之前的幾次,頻繁的高潮讓她的身體有點撐不住了。 book18.org

「還沒完呢!」林天冷笑著,「我要讓你知道以後該怎麼跟主人說話!」 book18.org

冷酷的大手依舊一下一下的抽打在柚子的屁股上,在早已烏青的屁股上印下片片掌痕。 book18.org

…… book18.org

「不要啊!要死了……」柚子無力的搖著頭,在連續高潮之後,絕頂已經不再是一種享受,而是變成了一種酷刑。雖然從精神到肉體都在抗拒這種痛苦,但自己的身體顯然已經不再受自己意願的控制,變成了會在男人手上隨意高潮的玩具。 book18.org

連高潮的自由都被剝奪,這就是身為性奴的現實。 book18.org

「啊啊!!!!柚子又來了!」在叫喊中,女人的哭聲在一瞬間戛然而止,她的臉帶著痛苦和幸福混合的笑意,一動不動,仿佛凝固在了時間裡,身體卻如同通了電的母狗一樣,無意識得抽搐著。 book18.org

「這是讓你知道該如何服侍主人。」林天抽的興起,他索性掄起袖子,左右開弓。 book18.org

「不要!不要!不要啊!」柚子哭的更加悽慘,她的全身都在如痙攣般抖動著,整個人在高潮過後,顯得更性感,也更淫蕩。「母狗知道錯了,主人!對不起!」 book18.org

「求求主人,母狗已經來不起了!啊啊啊啊!」柚子再一次高潮!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是讓你知道如何跟主人說話!」 book18.org

「嗚嗚嗚!母狗真的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看在母狗是個賤貨的份上……啊!!又要來了!」柚子沙啞的嗓音嘶吼著,臉色突然變得極其可怖。 book18.org

柚子的舌頭如狗一樣的吐在外面,一臉被玩壞了的表情。在第6 次高潮來臨之際,她終於翻著白眼昏了過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深夜,柚子在林天的身上纏好最後一道繃帶。 book18.org

「真是的……打起人來跟只瘋狗似的……嚇死人了……也不管自己的手都腫成什麼樣子了,害人害己。」柚子嬌嗔道。 book18.org

「抱歉……第一次把女人打到高潮,太興奮了……沒hold住。」林天有些歉意的看著同樣被繃帶裹著得柚子。 book18.org

媽哎,這屁股似乎大了一倍啊…… book18.org

還好塗了【君臨國際】的膏藥,應該會很快恢復吧。 book18.org

「嗚嗚嗚~ 羞死了……」柚子一想起自己高潮時的種種賤樣,不由得羞得蓋住了臉。 book18.org

「對了,主人……」 book18.org

「嗯?」林天望著赤身裸體的趴在自己胸脯上的柚子,他忽然覺得,排除掉兩個人身上一圈圈的繃帶,似乎這是一個很唯美的畫面…… book18.org

「你當時給柚子留下的心靈印跡,究竟是什麼啊……」柚子好奇的問。 book18.org

【我收回之前的想法,唯美個屁!是危險才對!】林天面色僵硬。 book18.org

完了!要死! book18.org

該死!林天在心理咒罵道。 book18.org

就不該期待能和柚子產生什麼正常的化學反應! book18.org

【柚子篇完 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