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迷途 (28) 作者:兮夜

【嬌妻迷途】(28)

作者:兮夜2022年6月21日首發於第一會所字數:5649

(不得不說各位書友的推理能力極強,尤其是女神最後的一個評價,基本上完全猜對了結局,感謝書友的支持和喜歡,持續更新中,連載至47章……)

第二十八章

這麼多年來,妻子感覺自己從來沒有睡的這麼沉過,床頭的手機鬧鐘響到第三次,妻子才睜開朦朧的睡眼,有點迷茫的看了看陌生的房間之後,沉思片刻才想起來昨晚發生的那些事!

「混蛋!吳鐵軍!」妻子稍微一動就感覺身上陣陣酸痛傳來,尤其是自己的胸口,還有……還有下身!想到昨晚發生的一切,妻子忍不住低吼一聲,卻久久沒有聽到吳鐵軍的回應,他難道就這麼走了嗎?妻子抬起頭環顧自周,可房間裡一片安靜,哪裡還有吳鐵軍的身影,片刻之後妻子無力的垂下頭,屈辱的淚水就忍不住奪眶而出!

說起來這麼多年來,不是沒有人貪圖妻子的美色,想要跟妻子發生點什麼,可妻子面對那些男人從來都是不假辭色冷眼相向,久而久之圍在妻子身邊的那些男人也就都知難而退了!

可自己怎麼就偏偏遇上這麼一個臭流氓啊!面對吳鐵軍這個臭流氓,妻子以前拒絕男人的那些辦法根本沒有一點效果!吳鐵軍這個混蛋,一步步的突破著妻子的堅持和底線,關鍵妻子還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直到現在徹底失身,還被吳鐵軍這個混蛋內射!這麼多年的貞潔,竟然就這麼被吳鐵軍這個臭流氓奪走了!

可自己能怎麼辦?報警嗎?然後弄得沸沸揚揚天下皆知?怎麼可能!先不說自己能不能舍下這張臉,到時候自己的家人同事如果知道了怎麼辦?自己怎麼面對身邊的人異樣的眼光?自己以後怎麼面對自己的老公?想起自己的老公,妻子忍不住一陣心酸,無盡的愧疚感湧上心頭,雖然這一切根本不是自己自願的,但現在自己確確實實失身了!自己以後,以後要如何面對深愛著自己的丈夫啊!

就在妻子思索著該怎麼辦的時候,放在床邊的手機震動一聲,妻子拿起來看了一眼,原來是吳鐵軍發過來的微信,「親愛的丁老師,你起床了嗎?實在是不好意思,我本來應該在酒店陪著你的,但昨晚朋友突然給我發信息說有急事,我看你睡的很濃,就沒忍心打擾你,現在剛剛忙完,你要是還走的話我這就趕回去!」

「吳鐵軍!你混蛋!無恥!臭流氓!」看完信息後妻子扔掉手機,無力的攥著拳頭狠狠的一下一下錘擊在床上,發泄著心中壓抑積鬱的情緒!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妻子才逐漸的平復下來,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雙目無神的盯著天花板,直到手機鬧鈴再次響起,妻子回過神來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現已經七點多了,眼看上班快要遲到的妻子趕緊擦乾眼淚,強撐著從床上爬了起來。

隨著潔白的被單滑落,妻子白嫩的乳房上道道紫紅色的手印,而即將遲到的妻子現在顧不上這些,微微顫抖著下了床,撿起散落一地的衣服,想要穿上卻又感覺自己身上都是難聞的氣味,只能抱著衣服先去衛生間去洗澡……

「哇,丁老師,少見啊,咱們怎麼說也同事好幾年了,我這還是第一次見你遲到呢!」妻子剛走進辦公室坐下,張老師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放下手頭的工作湊到妻子身邊驚訝的說道。

「一邊去,誰還不能有點特殊情況啊!」妻子低著頭整理著自己的辦工桌,沒太敢去看張老師那好奇的眼神,張老師顯然對於妻子的回答不太滿意,對著妻子笑嘻嘻的追問道,「那我親愛的丁老師,你今天早上有什麼特殊情況啊?」

「用你管,大早上的你不趕緊備課,跟我在這兒瞎貧什麼呢!」整理完辦工作的妻子,有條不紊的拿出今天要上的課程開始備課,頭都沒抬的對著張老師說道,「張老師,你要是沒什麼正事就趕緊忙你的去,我還要備課呢!」

「嘿嘿,我又沒遲到,早就備完課了!」張老師笑嘻嘻的說道,說完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突然湊到妻子耳邊小聲說道,「對了丁老師,你說起正事我還真有件事要跟你說呢!你肯定不知道吧,我聽說周主任昨晚被人打了,現在還在醫院裡呢!」

「哦……」早已知道這件事的妻子低著頭隨口答應了一聲,張老師看妻子沒什麼反映,忍不住疑惑的問道,「丁老師,你怎麼一點也不驚訝啊,你難道也知道這件事了?」

「啊?你說什麼?」聽到張老師疑惑的語氣,妻子才察覺到自己的反映太過平淡了,為了不讓張老師繼續追問下去,妻子只能假裝自己剛才沒聽清張老師的話,抬起頭滿臉疑惑的看著張老師問道。

「喂,丁老師,你有沒有認真聽我說話啊!」看妻子疑惑的看著自己,張老師不滿的撅著小嘴抱怨道,剛想開口繼續說周主任被揍的事,卻突然看到丁老師脖頸下有一個鮮紅的痕跡,忍不住又壞笑著跟妻子開著玩笑,「哦,丁老師,我說你今天怎麼遲到了呢,原來是昨晚私會小情人去了啊!」

「呸,張老師,你說什麼呢!」聽著張老師取笑的話語,還不知道怎麼被識破的妻子瞬間臉上一片羞紅,眼神慌亂的說道,「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撕你的嘴!」

「嘿嘿,丁老師,這麼生氣幹嘛,我要不告訴別人!」看妻子俏臉上慌張的表情,張老師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測,捂著嘴笑嘻嘻的跟妻子開著玩笑。

「張老師我告訴你,這種事你可別胡說,要不然我真的生氣了!」妻子知道張老師向來口無遮攔,看張老師還在糾纏這件事,害怕被張老師宣揚出去的妻子,只能忍著內心羞恥嚴肅的盯著張老師說道。

「哎吆,丁老師,我不就是開開玩笑,你至於這麼生氣嘛!」看妻子好像真的生氣了,張老師這才吐了吐舌頭嘴裡嘟囔道,說完之後為了化解尷尬,又對著妻子小聲道,「我剛才跟你說的周主任被揍的事,你真不知道啊?」

「什麼?周主任被揍了?被誰揍了啊?嚴不嚴重?」雖然張老師有點貧嘴,但畢竟張老師是妻子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妻子剛才那麼嚴肅也不是真的生張老師的氣,現在見張老師主動轉移話題,也就裝成第一次知道這個消息一樣,驚訝的接連問道。

「我也是剛聽別的老師說的,不過周主任應該傷的很嚴重,要不然也不至於住院吧!」張老師衝著妻子神秘兮兮的說著,然後輕哼一聲,「不過周主任也是活該,誰讓他整天調戲學校里的女老師,我猜啊,說不定就是咱們學校里哪個老師的家屬打的他呢!」

「好了,別瞎猜了,快點準備準備馬上就上課了!」聽張老師說打周主任的是老師的家屬,妻子不由得的臉上有點發燙,隨口應付兩句打發走張老師後低下頭趕緊備課。

「對了丁老師……」張老師剛離開沒一分鐘,又把頭探到妻子身邊,衝著妻子神秘兮兮的笑道,「嘿嘿……丁老師,你最好把你的脖頸遮擋一下!」

「啊?為什麼啊?」妻子不明所以,抬起頭疑惑的看著滿臉壞笑張老師,張老師指了一下妻子修長脖頸的某個位置,然後對著妻子說道,「丁老師,你脖子上這被男人吮吸的痕跡太明顯了!」

妻子順著張老師指的方向,打開手機自拍功能用手機照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才發現脖頸下方有一個鮮紅的印記,妻子趕緊慌亂的捂住,緊張的解釋道,「你別瞎說!這,這是昨晚被蚊子咬的!」

「嘿嘿……我懂……我懂!」張老師接連說了兩個我懂,然後不待妻子說什麼就收回腦袋,想到張老師那揶揄的眼神,妻子捂著脖子羞憤欲死,心裡恨不得立馬弄死吳鐵軍那個混蛋!

不行,自己絕對不能在這麼下去了!妻子表面上一本正經的趴在桌子上備課,思緒卻早就亂作一團。這麼長時間以來妻子為了弟弟的事,跟吳鐵軍之間糾纏不休,甚至還在昨晚還失身於吳鐵軍,這讓妻子憤怒的同時,心底不由得恐懼起來,妻子害怕再這麼跟吳鐵軍不清不楚的糾纏下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將來會變成什麼樣!

妻子用力捏著手裡的筆,咬著牙發誓自己一定要跟吳鐵軍徹底斷絕這種關係!

但妻子不敢直接刪掉吳鐵軍的微信,不敢跟吳鐵軍玩消失,因為吳鐵軍知道妻子太多的事情,知道妻子現在工作的學校,知道妻子的家,甚至還和自己的弟弟扯上了關係,妻子知道吳鐵軍的流氓習性,害怕自己如果玩消失,吳鐵軍萬一做出一些瘋狂的事,自己根本承擔不了那種後果!

怎麼辦?自己該怎麼辦?妻子不斷的抿心自問,卻遲遲想不到解決的辦法,心急如焚之下竟然硬生生把手裡的筆掰斷了!

「咔……」妻子趕緊緊張的抬起頭看了一下四周,發現辦公室里的同事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異常之後才鬆了口氣,趕緊把斷成兩節的筆扔到垃圾桶里!

此時妻子也沒有心思再備課了,拿著手機隨手刷了幾個短視頻,然後鬼使神差的打開百度瀏覽器,微紅著臉在搜索框里輸入幾個字:「男人喜歡什麼?『妻子之所以輸入這幾個字,是想找一下男人的弱點,然後跟吳鐵軍談談條件。

『男人最愛的三樣東西:錢,權,女人!』瀏覽器確實給出了結果,只不過看到結果後的妻子妻子卻更加氣餒。錢?妻子也想要給吳鐵軍一點錢,讓他不再糾纏自己,可是妻子知道吳鐵軍這個人根本不缺錢,況且自己這種普通家庭,也拿不出太多的錢來!權?妻子更是想也不用想,自己一個普通的教師,能有什麼權利?況且自己有權利的話,也不至於淪落至此吧!至於最後一個,當然是妻子最不願意面對的,如果自己不是為了擺脫吳鐵軍,也不用在瀏覽器上搜這種尷尬問題了。

難道就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難道自己真的就任由吳鐵軍為所欲為嗎?

不!絕對不行!妻子攥緊拳頭眼神堅定,為今之計只能和吳鐵軍好好的談一下,問問他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不糾纏自己,然後把主動權掌握到自己手中!

如果,如果他答應以後不再糾纏自己的話,自己,自己哪怕再答應他一次…

…想到這裡妻子忍不住的臉上一紅,暗恨自己的立場不堅定,剛剛明明發誓自己絕對不會再跟吳鐵軍再糾纏不行的!可是妻子也知道,吳鐵軍不會那麼輕易放過自己,這可能是自己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了!

「哎……」妻子深深的無奈嘆息一聲,甩了甩頭強迫自己不去想那些煩惱的事情,然後慢慢鬆開了攥緊的拳頭,重新拿出一支筆忙碌起來。

整整一天吳鐵軍接連不斷的給妻子發了幾十條信息,擾的妻子煩不勝煩,但妻子一條都沒有回覆過,雖然妻子想要跟吳鐵軍好好談談,但昨晚剛跟吳鐵軍發生過關係,妻子現在心裡既憤怒又覺得有點尷尬,實在不願意搭理吳鐵軍。

不過好在,吳鐵軍雖然不停的給妻子發著信息,但卻一直遵守著之前的承諾,沒有主動給妻子打過電話,吳鐵軍的這種做法,倒是也給了妻子一點點的安全感,讓妻子覺得他還算是個誠信的人。所以第二天下午,再次收到吳鐵軍好多垃圾信息之後,知道再拖下去也不是辦法的妻子,沉默片刻之後拿起手機回復一句,「吳鐵軍,我想和你談一下!」

跟吳鐵軍約定好見面的時間地點,放學之後妻子趕了過去,這次約定見面的地方既不是酒店也不是什麼會所之類的地方,來妻子就在微信里跟吳鐵軍說過,自己只是過來跟他談一下,讓吳鐵軍隨便找個近一點的地方,自己跟他說幾句話就走,吳鐵軍倒也聽話,定位了一個離妻子學校很近的位置。

妻子趕到位置之後,卻遲遲沒有見到吳鐵軍,剛想掏出手機給吳鐵軍發信息,不遠處的一輛路虎攬勝車門打開,帶著墨鏡的吳鐵軍從車裡下來,站在車邊朝著妻子笑眯眯的揮手。

妻子看到吳鐵軍的笑容就來氣,忍不住氣惱的狠狠跺了跺腳,這才無奈的向著吳鐵軍走去。看妻子走過來,吳鐵軍趕緊替妻子拉開車門,只不過對於吳鐵軍的這殷勤舉動,妻子沒有任何的感動,內心反而更加的煩躁,因為吳鐵軍雖然什麼話都沒說,但妻子能從吳鐵軍的舉動中感覺到一種得意,這種得意讓妻子發自內心的羞恥!

「丁老師,前天晚上真的不好意思,我確實是臨時有事……」妻子上車之後吳鐵軍替妻子關上車門,然後自己坐到駕駛位,又變魔術一樣從副駕駛拿出一大束鮮花,扭過頭笑眯眯的遞到妻子面前,「丁老師,希望你能原諒我!」

「你……我不要!」吳鐵軍的這一舉動無疑打亂了妻子的計劃,妻子本來還醞釀著跟吳鐵軍發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憤怒,然後借著那股子憤怒提出自己擺脫吳鐵軍的想法,雖然知道吳鐵軍不會那麼輕易答應自己,但最起碼自己能稍微占據一點主動權。可看著抱著鮮花滿臉堆笑的吳鐵軍,本來就帶著某種目的的憤怒卻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沉默片刻後才憤怒道,「吳鐵軍,我又不是小姑娘,你不用在我面前弄這種花里胡哨的東西,我不吃你這一套!」

「丁老師,我想你肯定是誤會了,我這不是討好你,就單純的為那一晚的突然離開跟你道歉而已!」雖然妻子遲遲未接自己遞過去的鮮花,但吳鐵軍依舊倔強的舉著鮮花,跟著妻子解釋道。

「不用!我找你是有事要跟你說!」妻子擺了擺手,示意吳鐵軍先放下手裡的花,吳鐵軍見妻子實在不願意要依舊沒再堅持,而是隨手把鮮花放到副駕駛後對著妻子說道,「不著急,這兒不是說話的地方,等我找個安靜的地方咱們兩個慢慢談。」

「……」妻子剛想開口說不用找地方,吳鐵軍已經打火開車走了起來,妻子剛剛醞釀差不多的情緒又憋了回去,心中煩悶的不行,只能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開著車的吳鐵軍,心中恨不得他立刻馬上出車禍撞死才好。

吳鐵軍當前做的這一切,肯定也有他自己的目的,對女人的心理琢磨的無比透徹的吳鐵軍,深知自己才那麼強勢的操了妻子,現在她的心中肯定滿腔的怒火,自己現在跟她談無疑等於點燃了炸藥桶,所以吳鐵軍把車上歡快的音樂開的很大,慢悠悠開著車走在路上,慢慢消磨著妻子心中那股憤怒的火焰。

聽著震耳欲聾的音樂,妻子幾次想要開口跟吳鐵軍說話,吳鐵軍卻總是岔開話題跟妻子瞎貧嘴,面對不斷插科打諢的吳鐵軍,妻子也只能無奈的閉上眼,等著吳鐵軍找到地方再說。

「丁老師,你想跟我談什麼?」兜兜轉轉了近一個小時,吳鐵軍終於找到一個在他看來安靜的地方,停車熄火之後扭過頭看著妻子問道。然而這時候妻子最開始醞釀的情緒早就被消耗一空,面對著笑容滿面的吳鐵軍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不過吳鐵軍倒也不著急,只是安靜的等著妻子開口。

「吳鐵軍,我們真的不能再繼續下去了,你想得到的也已經得到了,你就放過我行不行!」當醞釀好的憤怒消失之後,妻子的心裡只剩下彷徨和無助,終於在吳鐵軍面前流露出自己軟弱的一面,有點怯懦的對著吳鐵軍說道,甚至就連說話的態度上也沒有了往日的驕傲和對吳鐵軍的不屑。

只是想到自己已經都被吳鐵軍侵犯了,自己還要不顧臉面的低聲下去求他,妻子的心裡就愈加難受,忍不住的眼淚就開始往下掉,抬起頭憤恨的盯著吳鐵軍噁心的大臉大聲斥罵道,「吳鐵軍,你混蛋,你為什麼非要糾纏著我啊!我都已經結婚了,你這樣做讓我怎麼面對自己的家庭,怎麼面對自己的老公?你只顧了你自己,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啊!」

看著淚流滿面的妻子,吳鐵軍沒有說話,只是推開車門走下車,然後拉開妻子身側的車門,不顧妻子的掙扎反抗,緊緊的把妻子抱在懷裡!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