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人妻獵手(李小衛後轉) (10.3) 作者:巴比妥

【催眠人妻獵手(李小衛後轉)】 (10.3)

作者:巴比妥 2022年6月22日發布於第一會所

本文女主:羅茜、丁依依故事劇情:地鐵上,薛天明的要石再次發出光芒,結果遇到了一直上學時欺負自己的丁大力,不僅身居高位,還有隱退的女明星作為老婆。薛天明為他埋下了綠帽癖的種子,計劃讓他親手奉獻自己的妻女。在調查他的過程中,薛天明在丁大力的一張照片里找到了記憶中的古廟,更多的記憶湧現,甚至包括詩決的解讀,與此同時丁大力的美女家人們正在東方千雪的策划下,一個個轉化成為她忠誠的教徒,並不斷給丁大力設局。

====

丁大力猛地摘下妻子內褲做成的眼罩,卻發現他正抱著女兒丁依依的小腳用力地舔。而眼前笑嘻嘻的丁依依已脫去了洋裝,身上僅僅穿著藍色的內褲,另一隻腳下是粉色的小拖鞋。她吐了吐舌頭,「阿偶,露餡了……嘻嘻……爸爸,是我喲!」

「依依,怎麼是你!爸爸我……我剛才……」一想到剛才差點亂倫,一股更強烈的快感竟然噴薄而出。

看見穿幫了,一旁座位上翹個二郎腿的羅茜高傲地說道,「居然被薛先生髮現了。抱歉,人家的女兒也想跟薛先生玩玩,所以就派她先上了。這可是難得的母女井!」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羅茜,依依,你到底是……!」一想到剛才自己正像變態一般地舔著親生女兒的腳,丁大力的心中就湧現出說不出的悔恨,他瞬間清醒過來,「你們究竟要幹什麼?惠文……不對,羅茜,你為什麼把依依也拉進來?」

丁依依雙手撫上了剛剛有些長大的鴿乳,然後雙手下移,口中竟說出了惡魔般的話語,「因為,羅茜阿姨偷偷告訴依依,說爸爸喜歡看別人穿媽媽的小褲褲。所以依依才想給爸爸一個驚喜……」

「難道你現在穿著的是媽媽的內褲?」話一脫口,丁大力就後悔了。

「當然啦。怎麼樣?如果依依和媽媽一起服侍陌生的怪叔叔,爸爸真的會感覺興奮嗎?」

何止是興奮,簡直太刺激了!丁大力感覺到一絲慾火直衝腦門,他雖然曾經心中充滿了疑惑,但是慾望很快代替了他的思考。很明顯,眼前女兒童稚的面容上帶著不符合年齡的性感與誘惑,可丁大力卻無從分辨。丁大力用僅存的理智,艱難地擠出一句話,「依依,這樣是不對的。我們是父女。而且你還只是個孩子。」

「切,什麼嘛爸爸,居然現在裝作一副正經的模樣。」丁依依噘著嘴,做出一副委屈狀,「變態爸爸竟然主動要求媽媽被別的叔叔玩,還管自己叫薛天明。依依剛才都看到了哦!萬一依依說出去,社區的叔叔阿姨肯定就不會讓你再靠近依依半步。這樣的一個變態老爸,現在居然還教育起依依來。羞羞羞!」

丁大力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依依你怎麼會懂……」

「有你這樣的變態爸爸,騷貨媽媽,依依性早熟不是很正常的嗎?這些事情,依依再就知道啦!」丁依依得意洋洋地扭著小屁股,試圖擺出性感的動作。

丁大力整個人呆住了,沒有想到之前羅茜虛構的惡意事實,居然有一部分已經開始實現了!

羅茜不耐煩地打斷了父女兩人的對話,「哎呀依依,你不要再跟你的變態老爸辯解了。之前小姨勾引你爸爸的時候,他也是嘴上拒絕,但是身體卻很誠實。小姨告訴你哈,只要是跟你媽媽沾邊的NTR,你爸爸就無法拒絕。但是一般的挑逗,卻完全無法激起他的興趣,不信你可以試試。」

「是嗎?那依依可要試試!壞爸爸不要動哦。」被惡靈附身的丁依依壞笑道,蓄意挑逗著丁大力的情慾。在丁大力疑惑的眼神中,丁依依輕快地蹲在面前,她張開了小口努力把爸爸的小肉棒含下去。

   

「依依不要,我們是父女,你才多大,不可以的!!!」丁大力想要阻止女兒的行動。但是他卻多慮了,就在丁依依的嘴巴就要碰到肉樟的時候,他的肉棒突然就縮了回去。

鬆了一口氣後,他的內心卻升起了一種遺憾,【身為父親的職責,我不會讓依依這麼做,所以我才痿掉了。對,就是這樣。】

「咦,流浪漢叔叔,你的小雞雞怎麼軟下來了?也許,依依該用媽媽的褲褲試試。」丁依依再次露出了不符合她年齡的嗔笑,將媽媽咖啡色的丁字褲重新套在了丁大力的臉上,讓他無時不刻不能聞到上面的氣味,「叔叔你是叫薛天明吧?請享用我妓女媽媽的內褲。妓女依依穿的也是媽媽的內褲哦。」

說完,丁依依又將正在穿著的藍白條內褲包裹在爸爸的肉棒上面,那柔軟的包裹感立刻讓這根肉樟又膨脹了起來。

在丁依依的誘導下,丁大力瞬間會回到自己「薛天明」的角色里,「啊……惠文的內褲,夫人的味道真棒!」

  

「依依猜得沒有錯吧,果然漲起來了。爸爸真的是變態啊!只要想像到媽媽被被人男人玩弄的樣子,就會無比興奮。你看,肉棒還一跳一跳的,像小蟲蟲似的。嘻嘻,爸爸真的不乖哦。」丁依依像玩玩具一樣,開始握著被內褲套住的肉棒上下套弄起來,沒弄幾下的功夫,她就感到手中的肉棒不停的抖動,一大塊水漬出現再了內褲上面,「爸爸這是什麼啊,臭臭的,白白的,依依可以嘗一口嗎?」

「啊,我們不可以……」

坐在一旁看戲的羅茜繼續引導道,「作為丁大力你當然不能,但如果是薛天明,就可以了,對不對?」

「是的,我不能這麼做……但是薛天明可以,薛天明可以玩依依……對啊,我怎麼才意識到,如果是那個廢物薛天明來了,就可以了……」無法面對被女兒羞辱的現實,丁大力竟然得到了必須把妻女送給薛天明玩弄這樣荒唐的想法。

   

「嘻嘻,爸爸,如果之後還想要舒服的話,可要老老實實聽依依和我的話哦。」羅茜露出鬼魅般的微笑,「只要聽我們的,你扭曲的願望才會實現。」

丁大力真的開始相信羅茜有辦法讓妻子墮落,畢竟女兒依依就是最好的證據,「一定一定!你們說什麼是什麼。」

「笨蛋,你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說,以後我們就是你的女主人了,廢物你聽懂沒有?」羅茜媚笑的笑容收斂了起來,換上嚴厲的表情。

「我聽懂了……我聽懂了。我會聽你們的,女主人。」丁大力的頭頂,「性臣服」的綠色字樣開始閃現。

羅茜知道,控制丁大力的最後一塊拼圖也已經就位,於是她對丁依依使了個眼色。

丁依依心領神會地地點了點頭,然後調皮地挑了挑眉。她嘟著嘴把那個沾滿他爸爸精液的媽媽內褲團做了一團,塞進了丁大力的嘴裡。渾身無力醉醺醺的丁大力感到嘴中傳來一股噁心的味道,不受控制的身體本能的要去嘔吐。

「廢物,不許吐出來!本寶寶現在賜予你一個新的身份。」這時一個頭套被套在了丁大力的頭頂——那是一個綠頭魚的玩具面罩。

被邪靈扭曲心智的丁依依和羅茜嬌媚地對視了一下,然後兩人各伸出一隻腳踩在帶著面罩的丁大力頭頂,羅茜瞳孔釋放出藍色的光暈,她居高臨下地問道,那樣子就像是自帶聖光的女神一般,「丁大力,你是否想讓你的變態慾望實現?哪怕再屈辱,哪怕獻出你所擁有的一切?你仔細想好了,現在可是你唯一的機會!」

「我……想!我想!我願意!!」丁大力乾脆地回答。

丁依依露出了鄙視嘲諷的笑,瞳孔也冒出藍色的光暈,「呵呵,既然這樣,你要宣誓臣服於我們二人。從今往後,在我們三人獨處的時候,你們將放棄曾有的一切倫理關係,你不再是我的父親,也不再是羅茜的姐夫,而是我們的玩物。而作為回報,我們會協助你讓羅惠文屈服。」

聽見這話,丁大力的身體輕微抖動了一下,「這,你們……」

「在我們獨處的時候,你要分別稱呼我們為幼娼娘娘,穢亂娘娘。而身為玩物的你則要自稱「變態綠頭龜」,記住沒有?」羅茜轉了轉腳尖,氣場非常強硬。

「我……我……這是什麼意思啊?依依,爸爸不懂你說的……」

丁依依的語氣里滿是不屑,她用力地踢了丁大力一腳,「廢什麼話,變態綠頭龜!難道你想前功盡棄嗎?信不信我會讓媽媽永遠都不理你,你永遠也看不到我媽媽被別人強姦的時刻!變態綠頭龜!」

「變態綠頭龜」五個字再次在丁大力耳邊響起,讓他心中一陣五味陳雜,有羞恥,有恐懼,也有一種隱隱的期待和高興……這種絕對不屬於父女間的詭異對話讓丁大力異常痛苦。

但對於妻子NTR的依戀與痴迷……讓無盡的慾火在丁大力心中激烈的燃燒著,明知前方是背德的地獄火焰,也心甘情願的飛蛾撲火……在自己如此明確的心意之中,被薛天明修改了屬性的丁大力終於妥協了……

「是的,幼娼娘娘,穢亂娘娘……變態綠毛龜明白了……」

聽見父親低聲的話語,丁依依燦然一笑,笑的無比的天真無邪。她一屁股坐在丁大力的身上,仿佛是兒時騎大馬一般,但又有些許不同,「駕,我的綠毛龜!你要口含媽媽的內褲帶本寶寶轉一圈哦。」

「好的,依依……不,幼娼娘娘!出發咯!」丁大力無比興奮地回應道,看來已經開始進入到自己的身份設定上。

「咔嚓」羅茜也將一根項圈卡在丁大力的脖頸,牽著他說道,「綠毛龜,你也要好好跟我們說說你具體的願望是怎樣的?」

口中喊著內褲的丁大力完全適應了自己的角色,他頗為興奮地回答道,「兩位娘娘,綠毛龜就是希望能親眼看到羅惠文被其他男人糟蹋的樣子,當然最好是她自願的。我不希望惠文受到傷害。」

「然後呢?」羅茜不懷好意地問道。

「然後,綠毛龜最好能在一旁打飛機,再把這一幕錄下來。當然一次NTR是不夠的,最後多來幾次,每次有不同的人。當然也不能是隨便的人,我不希望惠文染病。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

身上騎著的丁依依不滿地揮打著小拳頭,「還想什麼?你可不能對我們有隱瞞。」

「就是,綠毛龜還希望能把我身邊其他的女人,全都獻給別人糟蹋,比如我的秘書,或者我的姐姐之類的。」頭戴綠頭魚面具的丁大力早已陷入了病態般的狂熱之中。

羅茜很滿意地一手牽著丁大力,另一手竟然拿出了一台DV將在這一幕拍攝了下來:頭戴綠色頭套的丁大力像狗一樣牽引著爬行,自稱綠毛龜的同時鎮定自若地說著讓別的男人侵犯妻子的計劃。而她的女兒則半裸著坐在他的後背,對著鏡頭故意比划著剪刀手,調皮地晃動著雙腳。

羅茜知道丁大力已經完了,只要把這個視頻上傳到網上,丁大力一家肯定就社會性死亡了。當然,這正是神女計劃的一部分。

「那你打算如何完成你這些變態計劃呢?」

「當然首先能說服惠文最好了,不行就下藥,下大量烈性春藥。再不濟……就脅迫、強暴她……我公司里有很多人體改造機器。桀桀桀,我倒是不介意讓惠文……」

沒等丁大力說完,只聽「咣當」一聲東西掉在地上。

丁大力嚇得立馬摘下面罩,竟看到女僕加藤雪奈將手中的托盤滑落,一臉的不可置信地捂著嘴,「丁……丁先生,你在幹什麼!!剛剛說的都是真的嗎!」

======================================================================

就在丁大力的邪惡面目即將被拆穿的時候,我們的主角薛天明現在又在哪裡呢?

在成為新一任至尊神女之後,東方千雪便完全掌控了神域。神域裡有一棟華麗的縱橫樑枋的建築是東方千雪的居所,喚做寒月齋。

在寒月齋緊閉的房門裡,頭戴青色鈿頭東與金色玉釵,身著一身淡藍色長袍的東方千雪正款款地端著同心結酒杯。

在東方千雪的對面,是幾分鐘前被東方千雪親自帶到神域的薛天明。薛天明最近被偶爾出現的幻想困擾,所以想要求助東方千雪。

眼前東方千雪的酒杯里盛有透明的藍色液體,她溫婉地低下頭,舉起酒杯,「夫君,互飲一盞,乃謂之交杯。今日夫君不遠萬里恭臨奴婢寒舍,請務必與奴家共飲此合卺酒,以示交心之意。」

「好、好吧。喝完酒,千雪我有事兒要問你……」薛天明豪爽地拿起酒杯和東方千雪二人雙臂纏繞,一口便將清涼的透明美酒飲下。東方千雪卻用長袍的袖口遮住自己的面部,將液體緩緩飲下。

薛天明放下酒杯後,終於將此行的目的說出來,「千雪,我來你這裡,是想問問你丁大力一家調教的事情。我不親自參與他們一家的調教真的可以嗎?丁大力的一些事情,我無論如何也要調查清楚!」

東方千雪靜靜將酒杯放下,只是動作些許搖晃寫。她手指夾住桌上兩個雀牌,分別為「紅中」和「發財」,正散發出淡淡的藍光。東方千雪將雀牌放在臉頰旁,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請大人無需多慮,丁依依和羅茜已經入教……,現在她們二人正在發展新的信徒,很快他們一家都會成為,成為我,成為您忠實的奴僕,我們明月教也會藉此契機……嘻嘻……在丁大力家內部開枝散葉。」

「千雪,你不會是醉了吧?」

「奴家並沒有醉。放心吧聖主大人,丁大力一家無需您多心。」

「有你的保證,我就放心多了。其實,調查丁大力期間我發現了一件事,」薛天明看著微醺而略顯昏沉的東方千雪咽了咽口水,繼續問道,「在看到丁大力的埃及之行的照片後,我腦子裡又出現了……那些回憶,在那些記憶里我,好像有另外一個人生……千雪,你們明月教相信前世輪迴嗎?還是說記憶是……今世真的發生過的事情?」

「在我們的信仰里,哎喲……」東方千雪搖搖晃晃剛想靠過來,卻一個踉蹌倒在薛天明懷裡,薛天明只覺得好像抱住了一團冰塊一般。東方千雪沉醉地一笑,半睜著美目,「抱歉,地面有些晃動,嘻嘻……」

懷裡的東方千雪一副玉山傾倒的迷醉模樣,她緩緩指了指門口案桌上的神龕。薛天明順著她手指的方向, 看到了一尊四張臉,六個手臂,坐在蓮花上的木製佛像,佛像穿著及地的蓮裙。

「嘻嘻,主人,那個叫做「四面六臂聖佛」,是掌管宇宙萬物的至高之神。我們明月教認為,萬物皆在四界、六道之中往復轉生的。若能夠參透四界之奧秘,即可擁有修改世界的力量。」言語間,東方千雪雙頰潮紅,臉上滿是幸福的神情,滴落著口水的性感香舌,每一次都極盡挑逗地在紅唇邊伸縮。

「四界是哪四界?這和我的那些記憶有關係嗎?」

東方千雪拿起酒杯,慢慢靠近薛天明,嬌媚地看向他的褲襠舔了舔嘴唇。她頭上的鈿子發出清脆的「沙沙」聲,嘴裡也吞吐著火熱的氣息。「隻言片語難以解釋清楚,夫君稍安勿躁,不如待奴家親自為你寬衣……我們於床榻之上,淫婦千雪用不知廉恥的肉壺……細細地……為君一一解惑。」

薛天明沒有想到千雪酒品這麼差,僅一杯就醉意闌珊。誰想一眨眼的工夫,她竟然又一飲而盡,而且還要飲下一杯,薛天明趕忙阻止道,「喂,千雪不能再喝了,你真的喝醉了。」

「主人好生聒噪!豈不聞「忽覺佳釀醉春花, 一顰一笑添紅霞」?況且今日良辰美景怎能不多飲一杯。主人,奴家的杯里明明不是酒……而是蕩婦水哦。」東方千雪搖晃著那藍色的液體,接著又喝了下去。

「蕩婦水?」

「是啊……只有飲此蕩婦水,奴家才能重新對性愛產生愉悅感。這是奴家享受女人歡愉的難得時刻。」

原來拋棄了七情六慾之後,東方千雪已經很難動情。現在只有在葉赤月的身邊,或是服用特定春藥之後,東方千雪才能擺脫往日那副冷冰冰的模樣。

在薛天明恍惚間,東方千雪已羅襪高挑。她快速地將湛藍色長袍於玉體上緩緩褪下,只留下內里藍色的肚兜與褻褲。醉酒後的東方千雪言嬌語澀,渾如鶯囀花間,「夫君,你覺得千雪美嗎?喜歡嗎?」

「美、太美了……」

看到薛天明那色狼一般的眼神,千雪莞爾一笑。她隨手將孤燈挑滅,接著雙手環繞薛天明的脖頸。只有月色的房間,與薛天明只有一唇距離的東方千雪櫻桃口呀呀氣喘……星眼朦朧,細細汗流香玉顆。

昏暗的房間之中,東方千雪的肩膀上也反射出一彎新月,兩人就這樣靜靜地望著對方,薛天明似乎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一片無言的寂靜之後,東方千雪柔情似水地問道,「怎樣,君郎莫不是怕了奴家不成?嘻嘻,君郎不是還有事問千雪嗎,那我們趕緊一邊顛鸞倒鳳,共赴雲雨……一邊詳細說來吧。」

「一邊做愛一邊說嗎?」

疑惑間,東方千雪已猴急地將薛天明引到倚紅木麒麟羅漢床旁,三兩下就將他的褲子扒光,一副要強上的架勢,「來嘛,奴家已經等不及了。」

東方千雪用力將薛天明的雙條毛腿抗到自己雪肩上,然後看著他彈起的肉棒不禁驚嘆道,「好精神的雞巴啊!嘻嘻,這裡沒有赤月姐姐,賤妾馬上就能獨享這跟大雞巴咯,要用能盡所及的下流方式哦……嘻嘻,相公沒有見過如此淫亂的千雪吧?」

「千雪你的酒量真的太差了,我今天算是發現了你的弱點。嘶~好涼!」

悠悠間,一雙冰冷的玉手已輕浮那醉人的肉棒,一片冰冷襲過薛天明的全身。東方千雪明媚的雙眸里滿是春意,她櫻桃小嘴張開,盈滿的口水不住的往兩邊嘴角流下,拚命的向薛天明的下體聞去,「嗯啊~就是這個味道,快把主人臭臭的雞巴,塞到千雪淫亂髮情的賤逼里吧。嘻嘻……」

東方千雪顫抖著玉手將褻褲解下,以極為淫蕩的馬步的姿勢蹲到薛天明下深處,半遮半掩地引導薛天明的肉棒戳向自己的美穴,「對了夫君,你在此期間繼續說你的疑惑,不必在意奴家失禮的動作,就權當奴家是……只識陽具,毫無禮數的痴女母畜罷了。」

「千雪你的本性竟然會比赤月那個騷貨還要淫亂?嘿嘿,不過我喜歡你酒後的樣子……哦啊,好涼的美穴哦。剛才說到……白天我在調查丁大力的事情,看過他拍照片的神廟,可那裡我好像……之前也去過那個神廟。」

「那您……您在神廟裡發生了什麼?具體是哪個教派的神廟?安德麗婭所在的天聖教更多是教堂吧。」

「我不清楚,不過在我的記憶里,我還是個什麼所長,有個自己的考古團隊。」

「嘻嘻嘻……大雞雞真舒服呢!主人您接著說您的困惑,至於做愛的事情……就全權交給奴家好了!」東方千雪抓著薛天明滾燙的肉棒在自己穴口磨蹭,這讓她興奮地不住顫抖,那麼熱,那麼有質感,是有生命力的!東方千雪下面的愛液更是泛濫,一滴一滴順著肉棒淌到男人龜頭上,她痴迷地閉著眼睛問道,「那個神廟在哪裡呢?嘶,好燙的雞巴,插進去一定特別舒服!」

「記憶力是在在非洲吧?好像是在埃及?喂,千雪,你有在聽嗎?只顧著玩我的寶貝,你知道埃及有什麼神廟嗎?你們明月教的人有在非洲的嗎?」

「奴家在聽呢,主人一定是多慮了,那些也許不過是……嗯哈……普通的夢境罷了。」

「真的嗎?千雪,其實我懷疑……有人、有人使用血腥瑪麗的力量篡改了我的人生……我覺得自己如今像活在虛假的幻境里。我這麼頹廢,這麼窩囊,是不是有人故意為之?」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嘛!主人你一定是胡思亂想了,來奴家要用肉壁夾擊您大雞巴,好讓好好你清醒過來!!蕩婦千雪衝刺咯哦哦哦哦哦!!」東方千雪舔著香舌,像個驚喜地孩子般讓肉棒對準自己蓬門,接著用力一坐「嘰」的一聲,順滑的一桿到底,那肉棒如回家了般的契合,舒爽的東方千雪咬著嘴唇,爽到發出聲音,「哦哦哦啊啊啊啊~~千雪已經變成這般不要臉的神女咯!!我的信徒們若看見神女這副模樣,一定驚訝萬分。」

服用了淫藥之後,東方千雪這時的身體好像比平時禁慾的狀態敏感了幾倍,舒爽的電流在身體上被划過的地方炸開,緊隨而來的是難以忍受的淫癢,讓她忍不住在地上像一條被丟到岸上缺氧的河魚一樣在薛天明身上扭動起來。

「啊,千雪你的裡面好涼哦!!呼……我覺得那些不是夢,因為我感覺我的人生……是從和張妍同居開始的,之前發生過什麼的事情就好像幻影一般渾渾噩噩。」

東方千雪繼續邊叫床邊問道,「像……像幻影一般?哦哦啊啊啊,撲哧撲哧地抽插吧……」

「千雪我是說……在和張妍同居之前的經歷就像是假的一樣,現在連魔法什麼的仿佛成為了家常便飯,但是這一切不應該是……不合理的嗎?什麼時候我的日常,突然變成了和這些違和的事物打交道?你不覺得奇怪嗎?好像有人給我添加了遇到李小衛之前的記憶。」

薛天明自顧自地說話間,床榻上的的東方千雪卻已經爽到金釵倒溜,神魂顛倒。

「千雪你還在聽嗎?唔……我要內射了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呶呶哈!」說著無意義的呻吟,東方千雪努力讓薛天明粗長火熱的陽物破開嬌嫩的花唇直接頂到了自己花徑的最深處。於是,薛天明的龜頭就被千雪冰冷蜜肉層層疊疊緊緊箍住,用力地榨乾。東方千雪酒後強忍多時的情慾也因此得到了慰藉,仰起螓首發出一聲酥媚入骨的嬌吟,「我……我噢噢噢噢!!好爽啊,蕩婦的大腦已經不能……不能用了……沒有辦法思考!!只剩下做愛啦啊啊啊!!腦子壞掉了……壞掉了!!!」

射精的瞬間,薛天明的陽物灼熱的高溫和滿漲的充實感立刻讓東方千雪立刻就達到一次小高潮。滿足過後,東方千雪也慢慢回復了理智。稍微鎮靜下來的東方千雪倚著薛天明的胸膛,喘著粗氣,「抱歉,剛才奴家失神了。奴婢也知道這種……醉生夢死的感覺。違和感的出現也許是因為有東西讓主人無法接受現實吧?」

「讓我無法接受的現實……」射精後的薛天明也不忙著把肉棒拔出來,而是進入了賢者時間,躺在東方千雪閨房的床上,「那到底是為什麼呢? 我感覺好像我活下去的目標被某個人奪走了,你說這可能嗎?我的現實被人修改了。」

「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現在的東方千雪不再放浪形骸,而漸漸變得有些羞雲怯雨。漸漸酒醒的東方千雪輕輕咬住粉拳努力讓自己不再發出羞人的聲音,但下身還在慢慢研磨使薛天明的肉棒重振雄。數秒後,東方千雪半睜美目,心醉神迷地問道,「所以說夫君……啊……你開始懷疑自己現在的存在,是嗎?那夢裡還記得發生了什麼?」

東方千雪之所以偏愛女上位的姿勢,也是為了能自由掌控交媾的力度和頻率,在這場對話里,東方千雪也起到主導的作用。

「我記得有一個讓人厭惡的胖子,就好像我現在這樣頹廢的性格……後來我記得……他在那個古廟裡用匕首殺死了一個女孩,好像是對我很重要的女孩。我記得那女孩的發梢有一抹淡淡的綠色,她的頭上還總是別著一朵小花。最後那個男人說了什麼,說這個女孩是啟動寶石的關鍵……對了,他還提到了你之前跟我說過的詩決!」

雖然不再像之前那般胡來,但騎著薛天明的東方千雪此刻依舊萬種妖嬈,恰恰鶯聲不離薛天明的耳畔,「那……哈……夢裡那個男人有具體說……阿喔……恩……恩……詩決的含義嘛……?」

「他說女生就是詩決里的「花」。但我不記得詩決里有「花」啊?」

「主人你忘了嘛,詩決第一句就是……啊……風……風花雪月嘛。罷了,容妾身親手為你寫下全文。」東方千雪閉目享受了一會身下的肉棒,雙手用力撐住薛天明的胸膛開始上下聳動翹臀吞吃肉棒,蜜汁春水不住翻湧。

「可是我沒有紙啊?」

「用奴家的身子就好了。」東方千雪莞爾一笑,俯身用食指勾到羅漢床旁的墨寶,用毛筆直接在雙乳上筆走龍蛇的寫下詩決,

「風花雪月,

妖人神魔,

秋春冬夏,

金木水火,

黃綠藍紫,

狂悲漠傲。

主人,您看得清楚嘛?」

「清楚!太清楚了!」看著那麼高貴的潔白神女托著美乳,黑色的墨水從宣紙般的肌膚上緩緩流下,薛天明更加興奮地看向不斷扭動腰部的美人,「千雪的字果然雄渾有力!呼……按他這麼說來,第一句話每個字代表一個人啊。風、花、雪、月……嗯!!難道是!!」

「主……主人是……發現什麼了嘛?」

「你說,那這裡面的雪和月……不會指的是……東方千雪和葉赤月吧!?」

薛天明指向東方千雪粉色的小小乳頭旁邊的那兩個字,而旁邊驕傲的挺立著乳頭就像是小小的逗號一般。

「唔,還……還真是,」剛才筆鋒細膩的觸感讓東方千雪又酒醒不少,她的態度逐漸平和起來——似乎往日的那個冷美人又回來了,她的語氣多了幾分命令的口吻,「夢裡的男人還說過什麼?」

「他說那個被殺的女生五行屬「木」。這正對應詩決里的「金木水火」吧?這是指的五行嗎……那其他句怎麼解釋?比如第二句是「妖人神魔」,這都是什麼意思啊?」薛天明指著東方千雪下乳的文字。

可能是怕癢,東方千雪高挑白皙的裸體不自覺地上下擺動著,一頭及腰的長髮也隨著她的劇烈擺動而飛舞著,但她的臉上不再有更多的起伏,仿佛正與薛天明做愛的和她不是一個人,「妖人神魔應該指的是……輪迴往生的四界。」

「我記得你剛才說,如果經歷了四界就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躺在床上的薛天明看著門口那木雕佛像的四張臉,正對他的臉仿佛正在注視二人做愛。大佛莊嚴寶相的表情,讓薛天明反而有些心虛。

「是的。聖佛的四張臉,傳說中分別注視著妖界、人界、神界與魔界發生的一切。而且,聖佛的每張臉其實各有不同的表情。」現在的東方千雪除了腰部還在無規則扭動一般,又變成了不苟言笑的狀態。

「還真是哎,正中間的臉看我們的那張臉好像很平和,旁邊的卻好像在嘲諷。」

「那是因為聖佛的四張臉那分別對應了四種情感,即狂、悲、漠、傲。我們東方一族祭祀,就要帶象徵「神界」的冷漠臉。」

「雪、神、漠……跟千雪相關的這幾個字不都在倒數第二列嗎?難道說這個詩決必須豎著念!」薛天明右手探到東方千雪胸前那對撩人無比的玉乳間,挨個字比對著,「真的有這麼巧嗎?」

薛天明仿佛明白了什麼,他的手指划過東方千雪平坦的小腹印證自己的推論,「「雪、神、冬、水、藍、漠」果然,這樣一切都能解釋通了!「雪」就是指的東方千雪,你是「神」女。冬的話,你叫「千雪」,漫天飛雪當然只在冬天才有……正所謂冬之千雪嘛!」

東方千雪也看向自己的乳間,「那最後一列的第一個字「夏」就指的「夏之赤月」咯?」

「很有可能。那這樣最後一列也能解釋得通,「月、魔、夏、火、紫、傲」這幾個字明明指的就是魔女赤月嘛!」

「前輩可以操縱火焰,而我原本的元素魔法就是「水」元素,也符合倒數第三句的描述。」東方千雪淡淡地點頭,但卻絲毫沒有減緩下身的動作。

「至於後面的「藍」和「紫」也好解釋:千雪你平時就一身青藍色紗衣,而赤月則老是穿著紫紅色的皮衣,不是嗎?紫色和藍色可以說是你們的代表顏色了。」

「如此,那剩下的兩列是在說誰呢?」

「我還不清楚,但是我敢肯定的是,這四個人就是釋放血腥瑪麗力量的關鍵。千雪你還記得沙貝魯使用血腥瑪麗的時候,有四個活祭的棺材,上面就寫著「春夏秋冬」?是不是與詩決相對應?」

「如此看來,詩決的秘密算是解開了。找到妾身和姐姐在內的四個女孩,就可以釋放血腥瑪麗的力量。」

薛天明冥冥之中知道,第三個要找的女孩,很可能就是夢境中的那個姑娘,可如果那記憶是真的話……那個姑娘不是已經被殺害了嗎?

一想到那個女孩,薛天明心頭便是一痛,好像失去了什麼最重要的東西。這份悲痛,再加上他早就被千雪不帶感情的侍奉,讓薛天明很快就到了極限。他忙抵到東方千雪最深處的花心,一股股濃精被再次大力的噴射出來,馬眼正對著宮頸口,直射進了子宮。

二度射精結束後,東方千雪翩翩地跪在地上用冰冷的紅唇為薛天明清理,但眼神里卻再也沒有熾熱情感的流露,仿佛只是在完成某個日常的任務一樣,「剛才千雪酒後失禮,請聖主大人寬恕。」

可就在此時,緊閉的木門被撞開,一個頭戴高帽的男人慌慌張張地衝進來,看到衣衫不整的男女二人,他意識到不妙立即低下頭,磕磕巴巴地稟報,「抱……抱歉,冒昧打擾到神女大人,事發突然,小的只能……」

「狗奴才,怎敢擅闖哀家之寢宮!」東方千雪此時已經將肉棒舔乾淨。只穿著肚兜的她慢慢站起來,玉手間陡然生成了一把冰做的利刃,強大的氣場讓薛天明都感覺到了恐懼。

薛天明意識到東方千雪又變成了那個冷酷的女人,現在的她一定又動了殺心。他趕忙用盡全身力氣抓住東方千雪的手腕,小聲勸道,「千雪,不如先聽他要稟告什麼,再殺他不遲。」

「哼,天佑,本宮姑且饒你一命。快說,具體何事?」東方千雪不怒自威,言語中充滿了寒氣。

男子趕緊不停地磕頭,「謝、謝神女大人不殺之恩。就在剛、剛才……神域的結界突然被打破了!」

「什麼!竟會有此事!」

東方千雪冷著臉慢慢浮到空中。眨眼間,原本的肚兜與褻褲幻化成了一身藍色的靈裝:靈裝的主體是青藍色的高叉長裙,裙尾分成均勻的六瓣,正逆重力而上露出千雪綁有彩帶的玉腿。而她胸口處是白色的布巾抹胸,雪白的嫩足正踩著透明的尖頭水晶高跟鞋,「本宮倒要看看是誰如此大膽!」

在神域的海岸旁,一道黑色的傳送門被打開,從裡面走出一高一矮兩個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影:高的完全就是一個巨人,足足將近3米高;而矮的卻連他的一半高都沒有。

剛邁出黑暗傳送門,兩人就發現一群武僧已事先將他們包圍住,「此乃神之領域,外人禁入!」

黑色斗篷下的小女孩淡淡說道,「貝格爾米爾前輩,這些蠢貨就由我消滅吧,就當是我捕獲、洗腦神女前的開胃菜。」

黑袍下的巨人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咕嚕聲,似乎表示贊同。於是,女孩掌心處出現了兩枚銅錢大小的裂洞,裡面伸出兩條頂部帶有尖頭的鐵鏈,鐵鏈逐漸從裂縫裡延伸、延伸……直到最後露出大概幾米長的部分,女孩這才緊握雙鞭,大步流星,舞動著地走向那群武僧。

等東方千雪趕到神域前門的時候,那個黑袍女孩的四周只剩下了一群被穿刺而亡的武僧屍體,另一個穿著黑袍的巨人則只是靜靜看著這一切。

「喲喲喲,傳說中的神女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怕得躲起來了呢。」小女孩狂妄地說道。

東方千雪猛地抄起背著的「破魔弓」,布滿了寒霜的弓身對準了兩個人,「你們是誰?為什麼來神域?」

「嘻嘻,我們是「組織」的成員,我是魔王沙貝魯的女兒,名叫安妮希(Anex)。我們是來捕獲你的。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一個另外的目的。」小女孩脫掉黑袍,竟是一個白人小女孩的外貌,一頭金髮,身上穿著鎖子甲,小手抓著沾有鮮血的雙鞭。

「今天你們唯一的目的,就是死在這裡。」東方千雪說完拉滿了弓弦,兩個箭頭直奔那兩個怪人。就在快要射中小女孩的時候,箭矢卻射進了一道突然打開的傳送門。隨後那箭忽然後東方千雪的身後飛出,險些將她射中!

小女孩見狀笑道,「哈哈哈,看來我的能力很針對你啊。弓箭對於我來說沒有用。」

說罷,白人女孩便揮舞著雙鞭,陡然間一聲長嘯,女孩手裡的長鞭向東方千雪襲來。空中的東方千雪則在閃轉騰挪間一邊躲避著隨時從身後冒出來的鞭子,一邊從死角瞄準安妮希。

鞭影之中,一道傳送門悄悄再次打開直通東方千雪的身後,鎖鏈從她的身後擊來,「不好!」

一瞬間,東方千雪在空中側身躲閃,卻被另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鞭子纏住然後拽進了傳送門裡,轉眼她就到了小女孩面前。安妮希嘲諷道,「什麼頂級戰力嘛,不敢相信我爸爸當年會敗在你們手裡。既然打不過,那你不如加入我們!」

小女孩說著拿出一張薑黃色的貼紙貼在東方千雪的頭頂,貼紙發出了一陣金光「嘻嘻,這東西是我們用來控制人心的神器。從今日起,你就是我們組織的僕人了。」

誰知迎接她的是兩記包裹著冰坨的拳頭,一擊打在安妮希的側腹,一擊打在他的心窩。

「你貌似以為我只擅長遠攻哦。」東方千雪包裹著堅冰的右拳忽然長出了鋒利的冰刺,接著無情地插進安妮希的胸膛。

「呃……」安妮希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被貫穿的胸部。

面前的東方千雪悠悠地把貼紙撕下來,「沒有人能洗腦我。」

拔出冰刺後,東方千雪一腳將安妮希踹出數米遠,然後一氣呵成地拉滿冰弓。隨著一陣呼嘯,冰冷的箭刺進安妮希的身體,並伴隨著一陣觸電般的刺痛,「啊啊啊啊啊!!!!」

「破魔弓擁有封印的魔力,你沒有辦法使用能力了吧。」

「啊額……!!」小女孩鮮血直流,她艱難地將酥麻的冰箭從身體里拔出,一抬頭東方千雪竟然來到了她的面前。東方千雪用力地捏著她的喉嚨將她抬到空中,「你們是怎麼找到神域的?」

一陣窒息感襲上安妮希的大腦,「我唔……」

「轟!」忽然村落里傳來一陣劇烈的聲響,東方千雪這才注意到之前那個大高個不見了。她將奄奄一息的女孩從空中扔下,轉頭飛到了村子的中央:只見上任神女圓寂的古廟已經被完全掀翻,古廟裡供奉的四面六臂聖佛也被扔到了一旁。巨大佛像下,居然是當初封印沙貝魯靈魂的泥壇,上面還有初代神女用鮮血寫的封印術式。

東方千雪這才想起外祖母臨死前說的話,【千雪……以後……你就是至尊神女了……沙貝魯靈魂的封印……還有血玲瓏的破解之訣……一定讓魔王不能復活………去找佛,佛像……】

原來沙貝魯的靈魂一直就藏在自己這裡!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身後傳送門緩緩打開,剛才瀕臨死亡的安妮希得意洋洋走到了巨人的身旁接過泥壇,身上的傷竟一瞬間消失,「嘿嘿,這樣魔王爸爸的靈魂就到手了,該回去了。」

話畢,她又打開了一道傳送門在自己和那個巨人中間。

「休想逃!」東方千雪立刻衝到安妮希的面前,本想拉起破魔弓。不料卻被一旁的巨人一把抓住腦袋。

那巨人力量大得驚人!東方千雪從身旁召喚出大量得冰刺,卻將二人震至跌落到傳送門裡,空間裂縫也隨之關閉。

「貝格爾米爾前輩!」安妮希驚訝地大喊道,但看到手中封印魔王的泥壇她又立刻鎮定了下來,「罷了,縱使那個神女再強,也絕對不是貝格爾米爾前輩的對手。把她活捉之後,一定能找到洗腦她的辦法。我現在只要把父親的靈魂拿回組織就可以。」

就在這時她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喂,這裡怎麼這麼亂?寺廟都塌了,千雪到底去哪裡了?」

安妮希嚇得趕緊轉頭,「是誰!誰在那裡!」

不遠處薛天明悠閒地走過來,看著這個抱著泥壇的小姑娘,「你是誰啊?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