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的謊言 》25-27 作者:潛龍

《魅惑的謊言》 作者:潛龍

第25回:驚情

卓文聽得允霖這一聲嬌啼,婉約綺媚,渾身都亢奮起來,五指抓緊下身的陽 具,擼得星馳電走,幾乎便要把持不住。

看見國柱舔拭一會,抬起頭望向允霖,邪邪笑道:「你今天的水量真足。」 邊說邊併攏雙指,扣關直闖,微微聽得「吱」的一聲,手指已被水屄包裹住。

「啊……」允霖仰頭張嘴,輕輕喚了一聲,柳眉已聚成一團,一對大腿分得 更開,把個嬌嫩的花房高高仰起,任其兄長蹂躪。

國柱才掘得十來下,漸見水聲四響,淫汁不住往外涌,洪淋淋的,淌得床單 盡濕。

「不……不行了!二哥,不要……不要舔那顆東西,再舔下去,允霖會…… 會樂死的……」見她聲如哀號,腦袋越仰越高,整個嬌軀都抖動起來,顯然已接 近極樂的頂峰。

直到此刻,卓文方知這個美女的名字。「允霖!」,果然人如其名,確實是 個相當好聽的名字!驟然,腦海里浮現出一個人:「咦!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 過?呀!對了,那個追求俊賢的女孩子,不就是叫允霖麼!」他不認識那個允霖 ,亦從來沒有見過她真人,對她的一切,全都是從俊賢的朋友口裡得知,此刻聽 著這個名字,叫他怎能不驚訝。

卓文回心一想,想到同名同姓的人多的是,又怎可能會如此巧合。他雖然是 這樣想,但心裡終究難以撇下來。卓文甩一甩腦袋,索性不再多想,慢慢移近身 子,直接趴到床上去,探著腦袋,近距離瞧著眼前的活春宮,雙眼只盯著允霖的 下身,只見國柱吞吐著舌頭,舔著美人的小豆豆,一雙手指卻越弄越快,淫水不 住飛濺而出,幾乎便要濺到卓文的臉上來。

就在卓文全神貫注之際,猛聽得允霖「噯啊……」一聲,用手掩緊嘴巴,長 長送出一聲滿足的呻吟,身子同時繃緊起來,腿心撲簌簌的不住地顫抖,顯然是 到達高潮。

饒是這樣,國柱並沒有停下來,竟將個腦袋湊上前,嘴唇牢牢蓋住陰戶,大 口大口地吸吮。

「啊!二哥……」難以形容的快感,一浪接住一浪湧向允霖,讓她的高潮只 起不落:「呃……妹子真的要死了!二哥,快……快來給妹妹,人家好想要你……」 強烈的美意,叫她只能使力抓緊男人的腦袋。

國柱聽後一笑,掙開允霖的羈束,一望下身的陽具,發覺還稍稍欠了些火候 ,敢情是剛才只顧取悅妹妹,導致彼長我消,當下笑道:「再給我舔一會,弄硬 了才好辦事。」

允霖淫心正熾,二話不說,見她玉手一伸,已抓住二哥的陽具,其勢雖是半 硬狀態,但仍有巴掌般長短,允霖心中又是一盪,當即握緊在手,著情擼動幾下 ,國柱登時爽歪歪的噓了一聲,接住一個跨腿,單膝跪到妹妹跟前,架起一條大 腿,將一條玉龍直送到允霖的嘴前。

允霖看著眼前這根熟悉的大陽具,整個人都滾燙起來。她天生麗質,美貌過 人,追求者數不勝數,在她享受過的陽具中,粗長肥短,實不下十根,但掂斤估 兩,終究沒有一人能夠和這個二哥相比!多年以來,這根龐然大物,總是讓她持 不舍手,依戀難棄。允霖心中清楚,恐怕將來自己嫁了人,也未必能夠收心養性 ,斬斷這份曖昧的兄妹情結。

允霖瞧得慾火難禁,只見她櫻唇啟張,一口便將龜頭含住,使勁吸吮。

國柱喊得一聲妙,挺起腰板忘情抽插,不覺越插越深,竟能送進大半根陽具。

卓文簡直看傻了眼,暗道:「這樣深投猛搗,顯然已經頂到喉頭,真是難為 這個大美人了!」

眼見百來抽過去,國柱終於拔出巨龍,說道:「想要就給我好好的臥著。」

允霖送他一個嬌媚的笑容,匆匆仰臥在床,主動架開兩條美腿,伸出雙手撥 開兩片花唇,展露著紅灼灼的桃源洞:「二哥你快來吧,人家受不了!」

國柱一笑,把個龜頭在嫩肉磨蹭一會,對準門戶,沉腰使力一送,實時送進 了半根,頓覺已被一團溫濕浸泡住,真的受用非常:「濕得很厲害,看來你真是 憋了很久。」接著再猛然一捅,終於齊根沒入水屄中。

「啊……」允霖美得拱腰仰頭:「要死了,插得好深,好大……人家要給你 撐壞了……」

國柱盯著漂亮的妹子,下身急速晃動,立時大出大入衝殺起來:「你這個小 淫娃,今回就讓二哥喂飽你!」

「來吧,今晚就好好滿足你的妹妹……」抓住國柱一隻手,蓋在自己乳房上 :「不要忘記它們,摸我……」

國柱拿捏著一隻美乳,使力搓揉,下身卻沒一刻停頓,乾得「啪啪」直響, 花露四濺,嘴裡問道:「我近日聽人說,你和光輝企業的馬安傑走在一起,是真 的嗎?」

「嗯!」允霖挨著一下接一下的抽插,正美在頭上,耳里雖聽著國柱的說話 ,但那有心思回答他,只是順口敷衍了一聲。

卓文聽見光輝企業這四個字,不由心頭一動,暗忖:「這個混蛋所說的光輝 企業?莫非就是舒雅父親的公司。」

思念未落,又聽見國柱道:「你要小心馬安傑這個人,聽說他是個花花公子 ,外面的女人多得很。據我所知,他正在向孔日輝的女兒打主意,對她展開猛烈 的追求。」

「馬安傑是……是花花公子,難道二哥你……你就不是……」說到這裡,忽 地挨了一下重戳,幾乎連花心都要給他捅碎:「啊!你……你好狠心,真想弄死 你妹妹嗎?」

卓文聽到這裡,終於得到證實,國柱剛才所說的光輝企業,果然就是孔日輝 的公司,暗想:「孔日輝的女兒?他要說的人不會是舒雅吧,若不是舒雅,就是 舒雅的妹妹孔昕昕了!如果這個混蛋知道舒雅是孔日輝的女兒,相信肯定嚇了一 跳!」

「我和你說的是正經事,你竟敢來挖苦我。」國柱邊說邊狠命疾搗,記記直 闖深處花宮。

「二哥你……你好棒,不要停,允霖快要……去了……」

國柱正在殺得興起,哪肯停下來,只見他突然雙手齊施,抓著妹子兩隻美乳 ,下身抽送個不停,叫道:「來吧,想泄就泄出來,讓二哥送你上天堂。」一語 說畢,果見允霖已撐持不住,身子連番抽搐,終於大丟起來。

經過剛才一輪狠命的廝殺,國柱亦微見疲累,乾脆趴在允霖身上,雙手抱緊 身下的妹子,一面愛撫,一面稍作回氣。

允霖用力摟住國柱的頭頸,身子仍是不停地抖動,直泄得死去活來,足足過 了數分鐘,她才慢慢平復過來,發覺自己的小屄里,還緊緊包裹住兄長的陽具, 況且熱烘烘的,異常堅硬,而那個肥碩的大龜頭,正好抵著花心的肉芽,害得她 淫心又起,輕輕晃動纖腰,用那緊濕的水道吞吐著男人的肉棒,並在國柱耳道: 「二哥你真的很厲害,到現在為止,就只有你能夠讓我如此痛快。」

國柱嘴含笑意:「瞧來那個馬安傑仍未能滿足你,對吧?」

「他又怎能和你相比,論樣貌沒你英俊,論身材沒你壯健,論肉棒沒你粗長 ,你是我見過最滿意的男人,假如你不是我的親二哥,允霖一定會嫁給你。」

「相信未必,還有那個何俊賢呢,我雖然不認識他,但憑你一向擇男的眼光 ,他肯定是個大帥哥,要不你又怎會如此緊張他。」

在旁的卓文聽見,實時呆一呆:「果然……果然就是她,原來她就是方允霖 ,世事可真巧!」

允霖黯然一笑:「俊賢的外表確實很不錯,但很可惜,他已經有了新對象, 全沒將我放在心上。」

國柱聽後微微一笑,他知道允霖身邊從來不缺乏男人,多一個和少一個,對 她而言實在無傷大雅:「沒想到我這位大美人也會碰壁!」

「可不是麼!」允霖心中不忿,說道:「我到今時今日,可說是最窩囊的一 次了,實在很不甘心!」

「感情這檔子事,本來就很難強求。再說,你身邊的男人多得很,又何必在 乎一個何俊賢,依我看你還是早些放棄他吧。」

「人家就是捨不得嘛,所以才不甘心。」允霖嘟著嘴巴,噘嘴道:「二哥, 我今晚來找你,就是要你幫我一個忙。」

國柱顯得茫然若迷,問道:「要我幫什麼?」

允霖作出一個詭詐的微笑:「人家想……想你施展一下男性魅力,借著俊賢 和孔昕昕的感情未深,你去將那個孔昕昕奪了過來,我敢保證,只要她嘗過你這 根大東西,肯定會對你死心塌地。」

國柱眉頭一緊:「孔昕昕?就是和俊賢交往的女孩子?」

允霖點頭道:「就是她,可能你還不知道,那個孔昕昕就是孔日輝的女兒。 而最重要的,孔昕昕還是一個大美女呢,一定會令你滿意!」

「什麼,她是孔日輝的女兒!」國柱大出意料之外:「這個孔昕昕倒也厲害 ,除了俊賢,還有那個馬安傑,二人竟然都和她扯上了關係,很不簡單?」

「怎樣呀?可以幫我這個忙嗎?」允霖一臉懇求之色盯著他。

「有點不對!」國柱搖了搖頭,說道:「我先來問你,你這樣做究竟是為了 那個俊賢,還是為了馬安傑?據我知道,馬安傑正在對孔昕昕展開熱烈的追求, 若然馬安傑追求成功,孔昕昕成為他的女人,對你來說,這一切不是解決了麼, 又何須找我混這趟禍水!如此來看,你這樣做恐怕不是為了俊賢,而是為了馬安 傑,擔心他把孔昕昕追上手而放棄你,對不對?」

「才不是這樣呢!我和馬安傑雖然不時上床,但都只為性需要而已,根本就 說不上那個『愛』字。」允霖又道:「其實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馬安傑確實 很想把孔昕昕弄到手,但馬安傑的實力如何,我是非常清楚,他根本不是俊賢的 對手。我不妨對你說,其實馬安傑和孔昕昕早就得到家長同意,自小便訂下口頭 婚約,但孔昕昕仍是沒將馬安傑放在眼裡,這就可想而知。我相信馬安傑再怎樣 努力,都只會徒勞無功。」

國柱聽後一笑:「原來有這種事。但很可惜,我對這個孔昕昕沒有興趣,恕 我無法幫忙你。」

「二哥,人家再求求你了!」允霖拿出撒嬌本領,用力摟住國柱的頭頸,在 他的俊臉上又親又吻:「你就幫允霖一次好嗎,只要你肯幫忙,妹子天天來你房 間讓你抱、到時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我還是不幹!」國柱搖頭道:「要是我幫了你,讓你得到了俊賢,到時你 還理會我這個二哥麼,這種生意沒什麼看頭,還是不幹為妙。」

「不會的。」允霖加多幾分力,使力抱住國柱的脖子:「允霖便是嫁了人, 我都不會忘記二哥,只要你想要,我都會給你。」說著晃動纖細的腰肢,一下一 下套著國柱的陽具:「啊!好粗大,人家又……又想要了,二哥你動一動吧,快 用你的大肉棒插你妹妹!」

國柱給她套得幾下,頓覺暢然美快,當下也不打話,提槍疾刺。

允霖才挨得近百下,已美得抓床挺腰,不住口地呻吟:「啊,啊!二哥…… 允霖愛死你了,怎會……怎會弄得人家這樣舒服,你叫我怎能沒有二哥……」

「你不用賣口乖!」國柱腰股加力,使勁疾刺:「裡面真的很多水!沒想到 你天天讓男人插,裡面仍是這麼緊!」不由又想起舒雅的小蜜穴,那股豐腴和緊 淺,實在無人能及,確比身下的允霖還要緊窄幾分!

「你……你不要冤枉我,我才沒有天天給男人……啊!你……你捅到我的心 口去了,要插穿了……真的要穿了……」允霖張著水汪汪的美眸,俏臉露出一副 既難耐又滿足的表情,痴痴的只盯著國柱看。

在旁的卓文看見允霖的誘人模樣,越覺她嬌美動人,心想:「外表這樣斯文 漂亮的女孩子,真沒想到她會如此開放淫蕩!」霎時間讓他想起一件事:「糟糕! 若然給他看見孔昕昕,發覺她的樣貌和舒雅一模一樣,這個混蛋豈會輕易放過她。 不行,我絕對不可以讓這種事情發生!但……但我應該怎樣做才可以阻止他?」

「二哥!允霖快……快要不行了,狠狠的用力肏我,讓妹子泄給你……」

「你這個小不點,越來越淫蕩了,真不知你將來的老公怎樣應付你……」國 柱直起身軀,雙手握住允霖兩條小腿,朝天高高豎起,把她整個花房儘量展開, 一根粗壯堅挺的陽具飛快地在小穴進出,夾著美女豐沛的淫水,不住「咕唧咕唧」 亂響!

卓文在旁見著如此慆淫無度的情景,直瞧得心跳耳熱,只好握緊下身的陽具 ,拚命疾擼,心下卻妒忌萬分:「這個小子果真艷福不少,不但弄得舒雅癲頭癲 腦,甘心情願和他上床,便連這個漂亮的親妹妹,亦主動向他獻身,看來其他的 女人必定不會少,這樣一個胡天胡地的浪子,怎可以讓舒雅再沉迷下去!不行, 不管怎樣,我都要想辦法阻止二人繼續來往!」

這時,只見國柱的衝刺越來越猛,把個允霖乾得不住嚘嚶嬌啼:「啊,啊, 二……二哥,人家受不住了,快……快射給允霖,求你射給我……」

「我要來了……」國柱上氣不接下氣道:「接住吧,要……要射了……」

「用力射出來,灌滿你的妹子……啊!好熱好燙,人家要升天了……」

卓文瞬也不瞬的盯著那交接處,卻見國柱把整根陽具全捅了進去,緊緊抵住 美人深處,下腹連連抖動,正自射得痛快淋漓!而允霖卻一臉眼餳魂盪,香肌不 停戰慄抖動,敢情已到達愉悅的巔峰。

國柱待得精液射盡,徐徐抽出粗長的肉棒,接著跨到允霖的頭上來,二人似 乎早已有了默契,允霖對住眼前水淋淋的肉棒,竟然想也不想,張開櫻唇一口含 住整個龜頭,還用手使力擠捋,像要把最後一滴精液都要榨出來!

卓文呆呆瞪大眼睛,這種只會在色情片子才出現的情景,竟然真真切切的呈 現在他眼前:「好一對淫亂的兄妹,但話又說回來,這個允霖確是個明艷動人的 絕色尤物,由外表到身材都是如此完美,在我認識的女子中,就只有舒雅兩姊妹 能夠和他媲美!」

好長的一輪舔拭,直到陽具自口腔里軟卻,允霖才肯讓國柱抽出來。

看見國柱渾身舒爽的臥倒床上,但允霖依然不放過他,將半邊身子趴在他身 上,一隻豐滿的玉乳牢牢壓在他臂膊,玉手探到男人的胯處,把玩著那根仍是充 滿分量的肉棒,柔聲細語道:「你這根寶貝實在太厲害了,剛才幾乎要給它弄死。 不過人家很喜歡,直到目前為止,就只有它能夠令我不住高潮。」

只見國柱側過頭來瞧著她一笑:「你這個大淫娃,假若你嫁了那個何俊賢, 但他下面又無法滿足你,到時真不知你怎樣過日子!」

允霖嫣然一笑:「人家才不擔心呢,若然他如此不濟,中看不中用,你妹子 我才不會嫁給他!但如果他有你一半的本事,那就不同了,到時我一定會晚晚纏 住他,讓他享盡人間的艷福。」

「就只怕他吃不消,弄得命兒都不長!」

「這個不用你擔心,人家會看著辦的。」允霖挪一挪身子,把整個上身壓到 他胸膛上:「二哥,你是答應幫忙我了,對吧?」

「我何來答應過你。」國柱合上眼睛,不再去理她。

允霖當然不肯就此罷手,握住手中的陽具又拉又扯:「不要這樣嘛,如果你 不答應我,今天你休想可以睡!」

「不要再囉唆了,我要考慮一下,現在你先回房間睡覺。」

「我不要,你不答應我,我就不離開。」允霖道:「況且明天我要到光輝企 業商談一筆生意,早就預約了和俊賢見面,但我想你陪我一起去,先讓你和孔昕 昕打個照面,若然發覺她不對你胃口,你再拒絕我好不好。」

國柱緩緩張開眼睛:「看你挺有把握似的,莫非那個孔昕昕長得天仙化人, 比我的妹子還要漂亮?」

允霖微微一笑:「她當然比不上我,但她也說得上是個大美人,你不相信, 大可以明天去看一看。」

國柱從嘴角綻出一個邪邪的微笑,在心中笑道:「世上的女人都是一樣,只 要說到樣貌,總是不肯輸給別人!允霖憑著自己的美貌,一向自負不凡,時常夸 口說,從來沒有一個男人能逃得過她的美色,但今趟似乎有些不同,她竟然對那 個孔昕昕顯得特別緊張,莫非那個孔昕昕真是她的一個大勁敵?」

卓文聽見二人的對話,心下不由大急起來:「出事了,若然給這個混蛋和孔 昕昕見面,真箇後果堪虞,絕對不可以!」

國柱又想:「其實我已經夠心煩了,還管他作什麼!幾經艱難我才被舒雅接 納,現在她的前男友出了事,看她剛才那副緊張的模樣,真不知舒雅會是怎樣想! 唉,算了吧,就算那個孔昕昕如何美貌動人,亦與我無關,相信她再美,也勝不 過舒雅!但允霖又如何解決,若不答應她,肯定會無日無終被她纏個不休……」

「二哥,你就答應我先和她見一面,好麼?」允霖仍是不肯放棄。

國柱無奈,說道:「見她可以,但我未必會答應幫你,到時不要怪我。」

「不怪,不怪,只要你肯見她,我敢保證你一定會被她迷住。」

「看你真的很有信心。」國柱瞧著她一笑。

「我當然有信心。」允霖在他臉上吻了一下:「今晚你就好好睡一覺,明天 我再給你電話。」

國柱點了點頭:「你快回去睡吧,不要再煩我……」

允霖一笑,突然趴到他下身,在他的龜頭親了一口,才跳下床道:「那明天 見囉!」接著穿回衣服離去。

卓文呆在一旁,一時又想不出辦法阻止他和孔昕昕見面,現在唯一能做的, 就只有留在國柱的身邊,到時見一步走一步好了。

第二十五回完

**************************************

魅惑的謊言~第26回:附身

作:潛龍

國柱這一睡,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被電話鈐聲吵醒,來電者正是他的妹子允 霖,叫他駕車到公司大門口接她,與他一起前去光輝企業。

卓文在旁聽見他在電話的對答,已猜上了三分,心下發慌起來,一時間又想 不到應付方法,要是讓國柱看見孔昕昕,見她樣貌和舒雅長得一模一樣,這頭大 色狼怎肯輕易放過她,一定會想盡辦法去引誘她,到時真的不敢想像下去!

走出方家大門,卓文緊緊跟隨其後,也不待國柱打開車門,他那個魂魄之身 已穿車而入,坐到助手席上。

行車途中,卓文一直打量著身旁的國柱,他不得不承應,眼前這個男人確是 有股迷人的魅力,個子高大,樣貌雋拔,再加上天賦異稟,生就一根粗大雄壯的 肉棒,如此卓絕的男人,怎能不讓女人神魂顛倒!

但國柱越是優長,卓文越感不安,回憶當日他和舒雅做愛情景,舒雅不但投 懷送抱,還不時作出主動,為這個男人吹含送穴,顯然已對國柱動了真情,假若 再不阻止二人,日子長了,想要舒雅回心轉意,恐怕並不容易!

他光是要阻撓舒雅,免得她愈陷愈深,已令卓文頭痛不已,若然再加上一個 孔昕昕,情形就更加複雜,可他又不能束之高閣,置之不理,但要如何扳回眼前 的形勢,一時間又想不出法子來,確讓卓文越想越感憂心!

不用半小時車程,車子已來到中區雪廠街,卓文看見允霖已站在新顯利大廈 門口。

當國柱駛近停了下來,卓文暗叫一聲不好,才想起自己是坐在助手席,一旦 允霖坐進來,他實不知自己的魂魄能否穿透她身體?就在卓文惶惶無措之際,車 門已經打開,卓文更是一驚!接著,一陣香噴噴的芳香直撲了過來,只見允霖的 身軀已壓在他身上。

卓文摸一摸自己的身體,卻無異狀,而允霖亦沒有任何反應,他終於能夠松 一口氣。

「我以為你心急去見俊賢,今天會一早吵醒我,還好你懂得體諒你二哥!」 國柱邊說邊駛離雪廠街。

「才不是。」允霖道:「若非俊賢早上有事情不在公司,要到醫院探一個朋 友,我早就來吵醒你了!」

「真巧,我們辦妥俊賢的事後,一會我也要到醫院走一趟。」

卓文聽見微微一怔:「這頭大色狼莫非是想到醫院探問我?呸!他巴不得我 立即死去,哪有這麼好心!」再細心一想,頓覺有些不妥:「不對,難道他到醫 院是……是要去見舒雅,不會有錯,一定是這樣。」

允霖道:「我忘記了一件事,前時我在光輝企業門外碰見俊賢和孔昕昕,又 見二人舉止親熱,一氣之下,便用手機拍了下來,你要不要看看他們的樣子?」

卓文聽見大吃一驚,整個人都跳了起來,叫道:「不要!不要給他看……」 誰知這一個驚嚇,卻驚出個大事來,只覺身子倏然一顫,四下靈光閃現,整個身 子像鑽進一個物體之中。卓文更加驚恐,不由衝口而出:「我……我究竟做什麼?」

身旁的國柱笑道:「我怎知道你做什麼!相片呢,不是說要給我看嗎?」

卓文登時呆楞住,心想:「剛才我的說話,怎會……怎會從允霖的口裡說出 來,莫非我的魂魄已附到她身上?」一想到這裡,卓文立即揮一揮手,果然不出 他所料,眼前揮動的手,竟然又白又嫩,這不是允霖的玉手麼!

「你又做什麼呀,有蚊子嗎?」國柱側過頭瞧著卓文。

「好……好像是……」卓文硬著頭皮應了一聲,而嘴裡發出的聲音,卻是允 霖又嬌又脆的說話聲,這回他終於證實了,自己確已附身到允霖身子裡。

國柱催促道:「快點拿相片出來,我也想看看二人是怎個模樣。」

卓文無奈,只好打開允霖的手提包,一眼就看見手機放在顯眼處,掏了出來 進入相簿,假意尋找了一回,搖頭道:「找不到,可能是前陣子刪去了。」

只見國柱搖頭一笑:「你不是要留著俊賢的相片欣賞麼,竟然會刪掉!」

卓文微微一笑:「前幾天我清理相簿,或許不小心一起刪除掉!」他口裡說 著,心裡卻想著另一件事:「既然我已附身到允霖的身體,要阻止他去見孔昕昕 ,相信現在正是個大好機會了!」

幾番琢磨,終於給卓文想到一個法子,卻見他再打開手提包,尋找了片刻, 佯作一驚道:「不好,我……我忘記拿文件!快回頭,馬上載我回公司。」

「什麼?你不是說笑吧……」國柱皺起眉頭,顯得極度不滿。

「誰和你說笑。」卓文假裝按電話,向國柱道:「我先通知俊賢,說我遲一 點到。」拿起手提放在耳邊,假意和俊賢通電話。

過了一會,卓文收回電話,說道:「不用回去了,俊賢有要事外出,改日再 見面好了。」

「胡混了半天,終於弄成這個樣子!」國柱無奈地搖了搖頭:「現在我先送 你回公司,我還要到醫院去。」

卓文突然想起來,當初那個鬼差曾經說過,若然附在他人身上,時間絕對不 能超過三小時,但他卻沒有教我如何脫離別人的身體!只有三個小時,瞬間就到 ,到時若無法離開允霖的身體,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情來?

他越想越害怕,連忙道:「你要去醫院,橫豎我閒著,我和你一起去。」

「不!」國柱驚道:「你不能去。」

「為何我不能去,莫非你是說謊,根本就不是去醫院探朋友?」

國柱怎能和妹子直說,其實自己是去看舒雅,當下道:「不行就是不行!我 確實是要去醫院,但不方便和你一起去。」

卓文靈機一觸:「好吧,你就載我到醫院大門,將車匙留給我,我有地方要 去,想借你的車子用一下。」

國柱只要能夠擺脫這個磨人精,確實什麼都會應承,嘆道:「真是沒你辦法 ,你想怎樣就怎樣吧。」

卓文一笑,再沒有出聲,直到醫院大門口,接過國柱遞來的車匙,便坐到駕 駛席,看著他走進醫院大堂後,方啟動引擎,找了個車位停下。卓文恐怕國柱仍 在大堂會碰見他,便在車上待了數分鐘,才走出汽車。

當卓文一走進醫院,遠處一個熟悉的臉孔躍入他眼帘,不是那個鬼差還有誰! 卓文大喜,連忙走了過去,一臉堆歡道:「鬼差大哥,認得我嗎?」

「又是你,今回又想問我什麼?」接著由上往下打量著他,搖了搖頭:「看 來你肯定是個風流種子,這個女孩子很不錯噯!」

卓文一笑:「這裡人來人往,借一步說話好麼?」

「你跟我來。」鬼差回身便向前走,卓文緊跟其後,左轉右轉,一連拐了好 幾個彎,來到一個偏僻而清靜的角落,鬼差問道:「說吧!」

卓文就將剛才發生的事,一一向他說了,再問道:「現在已過了半小時,還 有兩個小時多一些,我就到了時限,但我不曉得怎樣離開這個身子,想麻煩鬼差 大哥指點下。」

只見鬼差木著嘴臉,徐徐道:「方法有很多種,一種是你再走到街上,找輛 高速行駛的汽車,再被車當頭撞一次……」

卓文沒待他說完,趕忙搖頭道:「這個萬萬使不得,她豈不是要被車撞死!」

「也說得對。」鬼差又道:「可以找塊石頭在腦袋砸一下,只要一痛,你的 魂魄就會從她體內飛出來。」

「這個……這個似乎行不通。」卓文搖頭道:「假若我用力不足,自然無效 ,但用力太猛,又怕將她砸壞!除了這兩個方法,還有其他辦法麼?」

鬼差有些不耐煩道:「你這個人真麻煩,這個又不好,那個又不行。如果你 能夠操練到自出自入,就不用這麼煩人了!」

卓文心想:「你以為是肏穴麼,自出自入!」

鬼差搖了搖頭,接著嘆道:「好吧,你可以用這個方法試一試。」說罷,鬼 差從口袋裡掏出一包藥丸:「這個是醫院裡的口服麻醉劑,服後大約一小時便會 清醒。」

卓文接過藥丸,問道:「這個有什麼用途?」

「當然有用。你的魂魄想要脫離這個美人兒,就給我閉起嘴巴,好好聽清楚。 首先,你要去買一瓶辣椒油,而且一定要足夠辛辣。第二步是服下迷藥,好讓她 的肉身先行昏迷過去,緊記只須服一片,千萬不能過量。」

「服了迷藥,我會不會同樣昏迷過去?」

「你大可以放心,迷藥對你的魂魄是完全沒有效用,你依然會清醒。接下來 第三步,你要喝兩大口辣椒油,保證你的魂魄馬上彈飛而出,萬試萬靈。」

卓文簡直聽傻了眼睛:「這個……這個!我……我最怕是吃辣,恐怕……」

「我就只有這個方法,試不試就由你,再見!」話後頭也不回,轉身就走。

卓文手上拿著那包藥丸,眼巴巴的看住鬼差遠去,心想:「這個鬼差肯定知 道我會去找他,所以站在醫院大堂候我來,還預先為我準備了麻醉劑,看來我什 麼事都難以瞞他!」

按照鬼差的吩咐,卓文駕車找了一間超市,買了一瓶辣椒油,再回到醫院的 停車間,掏出藥丸服下,沒想此藥相當厲害,只消數分鐘時間,允霖的肉身已昏 昏沉沉,而卓文自己卻如在夢裡一般,但還懂得用手撬開牙齒,灌了一口辣椒油。

霎時之間,口腔猶如火燒一般,眼淚鼻涕登時齊流,卓文握緊喉嚨大叫一聲 ,整個人都跳了起來,趴伏在方向盤上不住喘咳,久久無法平服過來。

待得稍稍平息,已是十多分鐘後。卓文回頭一看,只見允霖滿臉通紅,但依 然昏睡不醒,方知道自己已脫離她的身體,心頭一喜:「成功了……」

看著允霖的睡姿,見她面貌清麗脫俗,如何看也不像個淫蕩的女子,直到此 刻,卓文才明白到『人不可以貌相』的道理!他的目光接著往下移,來到她高聳 飽滿的胸部,不禁令卓文嘖嘖叫絕,暗忖:「光是這副身材,已叫人難以抵擋!」

忽地,卓文突然想起一件事,立即後悔起來,暗罵自己一聲蠢貨:「剛才我 附身在她體內,正好是一個大機會,為何不懂得找個隱蔽的地方自撫一番,將她 整個身子摸個透澈!現在已脫離了她的身子,恐怕再難有這個機會了!」

卓文在車廂里四下打量一會,看見那瓶辣椒油仍放在擋風玻璃前,但他自知 已回復為一個魂魄,全無能力拿起或移動任何東西,只得索罷,便任由辣椒油放 在那裡,就算允霖醒轉過來起疑,也是沒有辦法。他目前最重要做的事,就是馬 上去看舒雅,心想:「醫院是公眾地方,相信那頭大色狼不會向她打主意吧?」

□ □ □

舒雅整個晚上雖然臥在床上,但直到天亮依然難以入眠,一時想著卓文,一 時又想起國柱,腦袋裡思潮起伏!

到了早上,昕昕前來敲門。

「姊,你……你什麼事呀,雙眼滿是紅筋,沒有睡嗎?」昕昕見她這副憔悴 模樣,劈頭便問。

舒雅卻沒有回應她,只道:「送我到醫院好麼?我想看看卓文。」

昕昕知道她擔心卓文的安危,點頭道:「好、好。但你整夜不睡,我反而更 擔心你,要是弄壞了自己就麻煩了……」

「我沒事,不用擔心我。」舒雅連忙脫去身上的睡衣,昕昕在旁看見,亦只 得搖頭一嘆。

當二人來到客廳,卻見俊賢已坐在沙發上,看見他們,便站起身道:「現在 還早,你二人為何不多睡一會?」

昕昕反駁道:「你呢?只懂得說別人,卻不懂得說自己。」

「我……」俊賢昨晚同樣難以入睡,整夜輾轉反側,將近天光才睡了一會, 又立即醒轉過來。

昕昕道:「不要又我又你了,吃過早餐,我們立刻去醫院吧。」

□ □ □

三人走進深切治療部的房間,竟然看不見卓文的蹤影,三人吃了一驚,這一 嚇當真非同小可,立時你眼望我眼,心裡均想:「卓文會不會是……」一念及此 ,舒雅連忙衝出房間,卓文和昕昕直追其後,來到櫃位一問,方知道卓文換了房 間,移到頂層的私家病房,三人才鬆了一口氣。

原來昨天醫生曾經和孔日輝商量,醫生認為卓文只是昏迷過去,一時未能蘇 醒而已,假若再經過仔細觀察檢驗,確定傷勢已無大礙,可能會移到一般病房去。 孔日輝聽後,便自作主張要求入住私人病房,好讓舒雅和卓文的父母能夠隨時看 他,免去了限時限日探病之苦,才會弄出今次這件事情來。

舒雅三人圍在卓文病床邊,見他仍然昏睡不醒,顯然還沒有多大進展,不禁 人人面帶憂容。三人候到中午時分,因為今天俊賢仍有重要公事要辦,正是要和 允霖簽署廣告合約,必須要趕回光輝企業。

昕昕本想留下來陪舒雅,卻被舒雅連番推拒,亦只好跟隨俊賢一起離去。

□ □ □

卓文走進病房,竟不見了自己的肉身,急得跳腳起來,可惜他只是一個魂魄 ,無法向人查問,幸好又遇上那個鬼差,才曉得自己已換了房間。

當他來到病房門口,隱隱聽見房間內傳出對話聲,卓文心想:「莫非那個混 蛋在裡面?」當即穿門而入,果然看見國柱正在房間,二人面照面的站著,而國 柱還握著她的玉手。

卓文看得腦袋轟然作響,再看一眼自己的肉身,依然直挺挺的睡在床上,更 是怒火中燒,罵道:「反了,反了,竟敢在我床前卿卿我我,簡直豈有此理!」

只聽國柱氣急敗喪道:「你……你剛才說的話都是真話嗎?到底你想清楚沒 有!」

舒雅點了點頭:「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今次的意外主要因我而起,我不能眼 睜睜瞧著卓文這樣。國柱,我們的關係就到這裡為止了,好麼?」

卓文立時打起精神來:「到底發生什麼事?突然會三百六十度大轉變!」

國柱大急起來:「舒雅你不能嫁他,聽到沒有,我不准許你這樣!」

「對不起,已經太遲了!在你還沒進病房前,我已經向天許了誓言,只要卓 文今次闖過這一關,能夠甦醒過來,我會嫁給他。」

卓文大喜過望,幾乎便要跳起來高呼:「舒雅你這個決定十分對,絕對要和 這個混蛋一刀兩段。這個無恥下流的混帳東西,連自己的妹妹都不放過,你怎能 和他在一起!」

國柱握緊舒雅的手,用力搖頭道:「不可以,難道我對你是怎樣,你都不知 道!」

「真的對不起。」舒雅滿目柔情的看著他:「你就忘記我好了……」

「叫我怎可能忘記你!你是我遇過最理想的女子,我又怎能忘記。」國柱長 聲一嘆:「沒錯,我以前確是個花花公子,身邊從來不乏女人,但這些都是過去 的事,自從我碰見你後,我已不再作他想了,只是一條心想和你好,愛你、疼你 ,你知道嗎?」

卓文在旁叫道:「不要聽他的說話,這個人絕非好料子,千萬不要再被他欺 騙。」

「國柱,你聽我說……」怎料一話未完,國柱手上用力,已將她拉近身來, 緊緊擁抱住她的身子。

站在身旁的卓文發急起來:「喂!你想怎樣?快放開手……」

國柱便是聽見,他又怎肯放手,頭一低已吻住舒雅的小嘴。只見舒雅「嗯」 了一聲,想要推開他,但以她的氣力,真如蚍蜉撼大樹,哪裡擋得過他!

舒雅無奈,想要扭頭避開,卻被他的大手固定住頭頭,只好伸出拳頭輕輕捶 打他。但舒雅似乎太高估自己的定力了,莫說眼前這個男人曾經和她發生過關係 ,光是那股濃烈的男兒氣息,足以令她昏頭搭腦。

卓文簡直看得頓足捶胸,眼見舒雅的反抗越來越弱,自己又無法幫上半點忙 ,只得在旁干瞪著眼睛,教他怎能不急躁!

「唔……」一聲細膩的呻吟忽然從舒雅口裡綻出,原本抗拒的玉手,已慢慢 移到男人的頸後,一根甜膩膩的香舌不住在男人口腔撩撥,竟然和國柱舌戰起來。

國柱得勢不饒人,手掌已來到她高聳的玉峰,五指一緊,隔著衣衫將整個乳 房拿在手中。

「啊!國柱……」舒雅輕喚了一聲,把男人抱得更緊,靈動的舌尖不住挑逗 他的情慾。這一個熱吻,足足有半個小時,國柱才緩緩移開唇舌,盯著眼前的舒 雅道:「我不捨得離開你,但我知道,你也是捨不得我,對嗎?」

舒雅滿目含情看著他,接著輕輕點頭:「人家確實捨不得你,很想像現在一 樣,永遠讓你抱在懷中……」

「這樣說,你是不嫁他了?」

「對不起?」舒雅徐徐搖頭:「我既然向天許過誓,就不能反悔,我喜歡你 和我嫁給卓文,是兩碼子的事,知道麼。」

「這樣你叫我怎好?我可不能看著你嫁給別人!」國柱仍是握緊她一個乳房 ,徐緩搓揉。

「求你不要這樣!」舒雅給他摸得甚是難過:「你這樣我會受不住,求你放 手,不要再摸好嗎?」

卓文聽著二人的對話,整個心都冷了一截,他確沒料到,舒雅對這個男人竟 會如此投入!不由在想:「舒雅口裡雖然說嫁給我,但她的心是願意嗎?得到她 的人卻得不到她的心,我依然只是一個失敗者!」接著搖頭一嘆,轉身向房門走 去,只覺眼不見為乾淨!

這時國柱的說話從他身後響起:「如果我不放手,一定要繼續摸呢?」

「這……這個我也沒法子,只好……只好由得你!」舒雅瞧著他,放低聲線 幽幽道:「吻我,人家想你再吻我……」

卓文字字入耳,心中一陣絞痛,正要穿門離去,但他卻沒想到,病房門忽然 被人打開,一個肉身已穿過他的魂魄,緊接而來,便是昕昕的說話聲:「姐,我 來了!」

只見昕昕牽著俊賢,徐步走進房間。

第二十六回完

***************************************

魅惑的謊言~第27回:告白

作:潛龍

國柱和舒雅聽見昕昕的說話聲,二人馬上分開,他們反應雖快,但仍是慢了 半秒!昕昕看見眼前的情景,不由自主停下腳步,而在她身後的俊賢,卻緊蹙眉 頭,雙眼緊緊盯住國柱。

卓文在旁看見,心中叫苦不迭:「這回可真糟糕了,要如何收科才好!」

昕昕聚起柳眉望向國柱,向舒雅問道:「姐,他是……」

舒雅早就嚇得臉紅心跳,只好逞著勁兒,勉強撐持道:「他是我的朋友方國 柱。」接著向國柱介紹:「她是我妹妹孔昕昕,這位是昕昕男朋友何俊賢。」

國柱萬沒料到,自己竟然會在這個場合遇見他們二人,尤其看見昕昕時,不 由看呆了眼,心想:「二人連姓名都不同,她怎可能是舒雅的妹妹?而且兩人長 得和模子一樣,簡直就是同一個人。」國柱一時也理不清是什麼一回事,腦里這 樣想著,口裡連忙道:「你好!大家第一次見面,就已經令我吃了一驚,你們姐 妹二人實在長得太相似了!」

「是麼!稍為對我和姐姐相熟的朋友,無一不知道我們是雙胞胎姐妹。但聽 你這樣說,看來我姐還沒有和你說起我吧,對不對?」昕昕向來牙白口清,能言 善道,嘴裡更是不饒人,一句說話就令國柱啞然難語。

國柱無奈,只好微微一笑。昕昕轉向舒雅道:「現在卓文怎樣,醫生可有來 看他?」

舒雅搖了搖頭,往臥在床上的卓文望去:「都已經一日一夜了,到現在還沒 醒過來,希望他不要有事才好!」心裡一想到因為自己而令卓文受傷,忍不住雙 眼泛紅,淌出淚水來。

昕昕連忙走到她跟前,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你不用太過擔心,卓文一定不 會有事。」

國柱待在這個尷尬環境,確實有些坐立不安,便道:「對了,我還有點事情 要去辦,先要告辭!舒雅,他會好起來的,你不要想太多,自己身體要緊。」

舒雅向他點了點頭,昕昕卻在旁道:「卓文還沒有眼閉,又怎捨得丟下我姐 姐而去,他當然是會好起來!」一句冷嘲,聽得國柱好不是味道。

俊賢看著國柱走出病房,不禁心緒如麻,整個腦袋都紊亂起來:「這人和舒 雅到底是什麼關係?現在卓文還臥在病床不省人事,二人竟然在床邊……」但當 他想到舒雅為人溫婉,素來行己有方,應該不會做出對不起國柱的事才對,可是 剛才的情景卻又擺在眼前!俊賢越想越是想不透,令他更加感到不安!

昕昕向舒雅問道:「姐,我肚子有點餓,你吃過午飯沒有?」

舒雅給她一語提醒,才想起自己仍沒吃午飯,但仍是搖了搖頭,說道:「還 沒有,但我不覺得餓。」

「你怎可以不吃飯!」昕昕回過頭來,向俊賢微笑道:「麻煩你了,幫個忙 好嗎?」

俊賢知道昕昕是要使開自己,想找個機會和舒雅說話,當下一笑:「其實我 都有點餓,倒不如我到外面買披薩回來一起吃,你們認為怎樣?」

昕昕點頭道:「我沒有意見。」心想俊賢果然道頭知尾,跑遠一點買東西, 好讓我有多些時間和姐說話!

這時的卓文正站在三人身旁,怔怔的看著舒雅的俏臉,見她雖然顏色慘澹, 一臉愁雲漠漠,卻掩不了她的絕色臉容,不由越看越感不舍,心想這樣一個大美 人,自己又怎能輕易放棄,就算她的心已被其他男人闖進去,但只要她對我仍有 少許情意,我都不應該絕望,必須要繼續爭取下去。

俊賢離開病房後,昕昕向舒雅道:「姐,那個叫國柱的男人,究竟和你有什 麼關係?看來姐和他並不是一般普通朋友!」

舒雅早就料到昕昕會有此一問,但她實在難以啟齒,搖頭道:「我和他確是 朋友,並無其他,你不要想太多。」

昕昕聽得皺起眉頭:「姐為何還要瞞我,若然是普通朋友,你二人又怎會接 吻,而他的手還放在你的胸部!」

舒雅心裡叫了聲糟,原來全都給她看見了,不由得粉臉飛紅,期期艾艾道: 「你……你都看見了!」

昕昕用力點下頭:「姐,說罷,你不要再瞞我了,就算你是喜歡他,亦不是 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我只是覺得奇怪,你和卓文不是很好的一對嗎,又怎會突 然冒出一個男人來。」

舒雅知道很難再隱瞞下去,只好握住昕昕的手,低聲道:「我……我其實連 自己都很亂……」接著把卓文如阿用藥得了她的身子,國柱和李小筠如何使計誘 奸她,直說到自己對國柱漸漸開始動情,都全部和昕昕說了。

昕昕那曾想到舒雅經歷過這麼多事,簡直既曲折又離奇,不禁聽得呆住了, 待得舒雅說完,只見昕昕搖頭一嘆:「到目前為止,姐似乎還沒弄清楚自己,到 底是喜歡卓文,還是喜歡那個國柱,對不對?」

舒雅點頭道:「也可以這樣說。我和卓文自小便相識,如果我說對他沒感情 ,那是騙你的。但當我和國柱在一起,又會自自然然被他吸引住,很想和他親熱! 而最可怕的事,我每和國柱上床一次,我對他就更深陷多一些,讓我無法自拔, 總希望能夠時常看見他,能夠和他在一起!」

昕昕道:「國柱確實是個很帥氣的男人,亦難怪姐會這樣,但他的為人,恐 怕就很一般了,光是他使計誘姦你,就可以看出此人的品德,依我來看,姐還是 對他小心點好。」

卓文聽見昕昕的說話,不由大聲叫好:「都是昕昕有眼光,一下就看出那個 傢伙不是好人!舒雅,你在這方面就比不上昕昕了。」

舒雅低垂著頭道:「其實我都有想過,但我對國柱總是硬不起心腸,在他面 前老是失去抗拒能力,反而令自己越陷越深!後來我經過多番思量,尋求個中原 因,終於給我找到些許答案,原因其實很簡單!」

昕昕張著明亮的眼睛看著她:「究竟是什麼原因?難道他懂得魔法不成。」

舒雅淡然一笑:「你的說話可能是對,或許國柱真會懂得魔法也未可知,若 不是這樣,我又怎會對他不能自拔!」

昕昕道:「你不要和我說笑了,到底你發覺是什麼原因?」

舒雅凝視著昕昕,心裡暗想:「女人迷上一個男人,無非是給金錢、權位、 樣貌和床上功夫所迷,難不成昕昕連這點道理都不明白?」不禁輕輕一嘆,說道 :「當初卓文用藥得到我身子,那時我還是處女,當他進入我身體時,就只覺得 有點疼痛,對性行為還沒有強烈的反應!但自從和國柱好過後,終於讓我感受到 什麼是性愛。其實你也是過來人,應該聽得明白我話中之意。」

昕昕一笑:「我是有點明白,但我並不是過來人,姐你就說清楚點吧。」

舒雅聽見昕昕的說話,不由瞪大眼睛,怔怔的看著她,一臉疑惑道:「莫非 ……莫非你仍是處女,從不曾和俊賢或男人做過?」

「對呀!」昕昕道:「我念書的時侯,確實有很多男生追求我,但都給我全 部轟走掉,就是認識了俊賢,都不曾和他上過床,我多次引誘他和我好,但他就 像木頭人一樣,不肯領我的情!」

舒雅微微一笑:「這點你就有所不知了,俊賢這個人確是有點兒木訥,為人 質樸近仁,這點我最清楚不過。我不妨和你說,在我還沒和卓文好之前,我知道 俊賢很喜歡我,可是他一直都不敢向我表示,他為人如何,這樣就可以看出來了!」

昕昕點頭道:「你說他木訥,我說他是遲鈍才對!記得有一晚,俊賢駕車送 我回家,來到我家門口,我們就在車子裡親吻起來,誰知他嘴裡吻著我,雙手卻 沒有任何動作,只是緊緊用力抱住我身子,竟然摸都不摸我一下,你說世間上有 這樣的男人麼!再如此下去,總有一天我會忍不住,強姦了他。」

舒雅掩口「噗哧」一笑,而隱身在旁的卓文,更是笑得彎了腰:「俊賢這個 小子向來就這樣,做任何事都是有板有眼,沒想到連這方面都是一樣!」

昕昕接著問道:「關於俊賢喜歡你,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我和他認識,就因 為他把我當作是你才開始,關於我和俊賢的事,打後有空我再慢慢和你說!現在 我們不再談這個,先說回那個國柱吧,他在床上是不是真的很厲害?」

舒雅笑道:「我便是和你說了,反正你都不會明白,個中感受,不是你這種 全無性經驗的人能夠了解,倒讓我教壞了你。我反而覺得,而且又令我感到驚訝 的是,你竟然是個這樣保守的人,從外表一點都看不出來。」

昕昕嘟起小嘴:「這不是保守,這叫做純情。姐你還不是一樣,據我所知, 你和卓文是近日才交往,也早不了我多少,不要只懂得數說我。」接著又道: 「你快說給我聽聽,我對於這種男歡女愛的事,在書本和光碟就看多了,就是沒 人和我認真交談過。」

舒雅搖頭道:「我不說,當你和俊賢做了,到時你自然會知道。」

昕昕是聰明人,知道直接問舒雅,她必定不會和自己說,便道:「我曾經在 網上看過一些色情片,看見外國男人的東西又粗又長,弄得那些女生喊生喊死, 到底她們是痛還是舒服?況且我們下面只是一個小小的穴眼兒,只是幻想一下, 都感到匪夷所思,那裡怎可能容得下這般粗大的東西!」

「應該是舒服吧。」舒雅道:「我們女人下面的包容度相當強,伸縮擴張性 也很好,只要長度不是太誇張,基本上都可以容得下。其實中國人一般都比外國 人細小,當然也會有例外。」

昕昕嫣然一笑:「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個國柱肯定是個例外,若不是這樣, 又怎會令你對他如此入迷。快對我說,他是否弄得你很舒服呢?」

舒雅臉上一紅:「他確實……是有點大,而且十分長,但主要原因並不是這 個,而是他很懂得疼愛人,該溫柔時溫柔,該粗暴時粗暴!其實男人床上功夫的 好壞,才是一個關鍵,時常聽人說,陰道就是愛情的通道,只要男人能在床上讓 女人滿足,確實是可以增加彼此的感情。」

卓文在旁聽得甚為氣餒,舒雅這句說話,分明是說自己比不上國柱,所以才 會迷上他,一而再,再而三和他上床。

昕昕漸感興味盎然,徐徐道:「這樣說,你是喜歡他的人,還是喜歡他的大 東西?」畢竟她仍是處女,對性這個問題早已幻想了多年,自從認識俊賢后,就 變得更加帶勁,不時想著俊賢的陰莖是怎生模樣,是大還是小,是長還是短,若 是給他的陰莖插入自己陰道,那種感覺又會是怎樣?種種色情的遐思,近日總是 圍繞住她!

舒雅聽她這樣問,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明知他是個花花公子,身邊女 人無數,可是我一看見他,再給他輕輕一碰,我整個人就無法把持得住!」

昕昕道:「姐,你可不要忘記,這樣做你是背叛了卓文,除非打算和他分開 ,否則你必須要想清楚。」

「其實卓文早已知道國柱這個人了!」舒雅道:「自從我知道卓文用藥後, 一氣之下,便將我和國柱的事,全部都與他說了,我當時還說要和他分手,但卓 文如何都不肯分手,我無計可施,只好再給他一次機會!但我沒想到,自己竟會 對國柱動起真情,終於……終於便弄出今次的意外……」

昕昕怔了一怔:「你說卓文這次出事,全都是因為你和國柱?」

「昕昕。」舒雅輕輕嘆了一聲:「我……我真不知該怎樣做才好,卓文今次 這樣,主要是因為我而起,當我知道其中原因後,我真是後悔得想死,便是卓文 今次能夠甦醒過來,我實在不知道如何面對他!」

昕昕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可以說給我知嗎?」

舒雅「嗯」了一聲,徐緩道:「當日卓文在帝都酒店門外出事,很有可能是 看見我和國柱進入帝都酒店,相信他當時是為了阻止我們,所以才會……才會給 車撞倒。」

「你……你是說真的嗎?」昕昕頓感愕然:「若是這樣,今回你真是闖出大 禍來了!」

「我都知道,這一切全都是因為我!」舒雅握住昕昕的手,又道:「我昨夜 想了一晚,已經想得很清楚,只要卓文能夠醒過來,我會嫁給他,這是我唯一能 夠贖罪的方法。」

卓文聽見,不禁搖頭一嘆:「嫁給我只是為了贖罪,這個又何苦!你心裡既 然沒有我,只有那個國柱,就算我得到你的人,卻得不到你的心,只會令我更加 悲慘,我倒不如不要!」

昕昕搖頭道:「姐,你認為這樣做會好嗎?如果你仍然愛卓文,我當然不會 反對,但如果不是,我可不同意你這樣做。」

舒雅嘆道:「或許你仍不明白,我又怎會不喜歡卓文,我和他的感情,畢竟 是非比一般,而且他又是我第一個男人,如果我不愛他,當日我根本就不用給他 機會,乾脆和他分開就是。只因為我心中仍有他,才不想自己將來後悔。」

在旁的卓文聽到這裡,整個人都來了精神:「原來……原來舒雅心裡還有我 ,那實在太好了!不過話說回來,便是舒雅不喜歡我,我也不能讓舒雅和那國柱 在一起,這樣一個大混蛋,怎可以讓舒雅跟他!」

昕昕問道:「那個國柱呢,你又打算怎樣?」

舒雅道:「我已經想過,雖然要我立即離開他,開頭可能有些困難,但我會 努力慢慢疏遠他,以他這個花花公子的性格,又怎可能會忠於一個女人,只要他 玩膩了,便是你不想和他分開,恐怕也很難!」

「確有這個可能。」昕昕點了點頭,接著問道:「姐,關於你和國柱的事, 我可以和俊賢說麼?剛才他都看見了,心裡一定感到很疑惑,我怕俊賢會問我。」

舒雅想了一想,說道:「俊賢倒沒有問題,但最好不要讓爸媽知道。」

昕昕點頭道:「我明白的!除了俊賢,我不會向其他說。」

卓文從二人的對話中,得知舒雅的心事後,無疑是給他打了一個強心針,他 望向病床,看見自己依然動也不動的臥著,又是感到一陣頹喪,兀自罵道:「鬼 差教我的法子為何總是不管用!我記得他曾經說過,叫我要有自信心,只要多試 幾次,必定會行。莫非我前幾次因為信心不足,所以才沒能成功?」

想到這裡,卓文走到病床邊,怔怔看著自己的肉身,自言自語道:「我能夠 附身到那個大美人身上,已證明附身確實是可行。好吧,借著現在信心十足,我 就再來一次,希望今次能夠一舉成功。」

只見卓文立即跳上病床,先是定一定神,培養信心,再深深吸了一口氣,大 叫一聲:「我來了……」整個人直撲向自己的肉身,怎料突然眼前一黑,竟然昏 暈了過去。

便在此時,俊賢正好推門而入,手上提著一大盒披薩,另外還有三罐飲品。

三人正吃得津津有味之際,俊賢忽見卓文的手指動了一下,心裡一陣狂喜, 立即彈起身來,伸手指著病床道:「卓文……他……他……」

二女看見他這個驚訝模樣,也自一驚,不約而同望向卓文,只見他仍是安然 臥著,昕昕向俊賢問道:「你做什麼呀?」

俊賢道:「剛才我……我看見卓文的手指動了一下。」他邊說,邊走到卓文 身旁,仔細地盯著他。

二人聽見不由大喜,同時走到俊賢身邊,目不轉睛的看著卓文,但過了十多 分鐘,仍不見卓文有任何動靜,昕昕抬起頭來,看著俊賢:「你敢情是眼花了……」 孰料一話剛完,忽聽得卓文輕輕「嗯」了一聲。

三人都同時聽見,俊賢首先叫出聲來:「你們可有聽見?是卓文……卓文的 聲音!」望向身邊二人,只見舒雅瞪目掩嘴,早就高興得難以出聲,而昕昕卻不 住向俊賢用力點頭,露出一臉喜容。

俊賢不敢耽遲,連忙按響床頭的急救呼喚鈴,沒過多久,一名護士走進病房 ,俊賢連忙告訴護士:「他……他有反應了。」接著將剛才的情況說了一遍。

只見那名護士翻開卓文的眼皮看了一下,再把住他的脈門聽了一會,向三人 道:「我立即通知醫生,你們留意著他還有什麼反應,一會告訴醫生。」

三人應了,待得醫生和兩名護士走進來,從頭再問一次俊賢剛才的狀況,醫 生聽後,便向俊賢道:「你們先在外面待一會,我要為病人檢查。」

才一走出病房,舒雅已經忍不住,掩著嘴巴哭了起來。昕昕連忙上前擁抱住 她,安慰道:「卓文醒過來是件好事,你應該高興才對呀。」

俊賢笑道:「她是因為太高興才會哭。」接著又道:「目前不知卓文的情況 怎樣,現在有醫生在旁,不知能否將他弄醒過來!」

昕昕道:「是呀,我今次很有信心,卓文一定很快會好起來。」

轉眼一小時過去,醫生護士才走出病房,三人立即走上前去,醫生向三人道 :「沒事了,他已經醒過來,我為他徹底檢查過,因為頭部曾經受過重創,短期 內可能會有些頭痛的情況,但記憶力並沒有消失,暫時相當正常。從表面上來看 ,他的情況還不錯,為了慎重起見,還需要觀察多幾天才行。」

三人聽了醫生的說話,當場放下心頭大石。

俊賢連忙問道:「我們可以進去看他嗎?」

醫生點頭道:「可以,但不要太久,儘量給多一些時間讓病人休息。」

俊賢向醫生說了聲多謝,偕同二人走進病房,只見卓文仍是仰臥在床,但一 對眼睛卻是大大的張著。

第二十七回完 貼主:affa19於2022_06_22 5:41:53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