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上大人是總裁 (51) 作者:褲襠有刀傘

【我的母上大人是總裁】 (51)

作者:褲襠有刀傘2002年6月22日發表第一會所

第五十一章

我腦海頓時如被雷擊中一般,目光愣愣望著怒氣飆天的秦心媚,急忙坐起來,故作一臉羞恥諾諾解釋道:「我看黃片學的。」

我絕對不會讓秦心媚知道我和陳思婷與納蘭曦上過床,否則被打出屎尿也說不定。

「誰信你啊,給我老實招來。」秦心媚冷眼盯著我,玉手依舊揪著我的耳朵,咬牙切齒道。

見秦心媚怒目質疑,我雙手握著揪住耳朵的玉手,臉上做出故作求饒的神色,望了望嬌軀上兩個雪白的玉乳,不禁舔了舔角,一臉不好意思道:

「上學的時候,我對女性的身體感到好奇嘛,就開始躲在房間偷偷看了,再且說我正直少年的年齡,慾念來了根本抵擋不住啊,所以看這些片子多了,就熟悉了。」

「這麼說來,你出師了?」秦心媚放下揪著我耳朵的玉手,清冷的臉蛋氣怒而笑,伸起玉腿朝我踢了一腳,警告道:

「看這些東西不健康,下次不准看了。」

「遵命,保證不看了。」我見秦心媚相信了我的說話,急忙點了點頭,伸出抱住嬌嫩的玉體,想蹭蹭白皙的臉頰,誰知被一把推開了。

「去去,趕緊洗澡,等下幫忙做晚飯。」秦心媚一臉嫌棄推開我,蹙著眉頭望了一下白液混濁的下體,下床打開衣櫃拿換洗的衣服,見我還懶在床上,不禁嗔聲道:「起來,我洗床單。」

「嘿嘿,我來收床單吧。」我砸了砸嘴,見到床單有一攤濕痕,笑聲道。

秦心媚清冷的臉頰有些羞紅,隨之恢復平靜瞪了我一眼,抱著衣服出了房間。

我趕緊捲起床單,下床拾起衣服,走出房間急忙跟上去,看著秦心媚進了二樓的浴室,我也跟著進去,舔著臉道:「秦心媚,我也一起洗,等下我幫你擦背。」

「擦什麼背啊,你下一樓的浴室,別給我添亂。」秦心媚刻著清冷的臉頰,冷哼撇了我一眼,玉手奪過我手中的床單,隨後將趕我出浴室,「砰」的一聲又關上門。

一起洗澡的希望破滅,我只能抱著衣服回到房間,拿了一身黑色運動褲下一樓了。

我洗完澡換好衣服上樓後,見到秦心媚在浴室還沒有出來,我回到房間想看看時間幾點了,然後準備和秦心媚做晚飯,卻發現陳思婷給我打了三個未接電話和發了一條信息。

一看信息時間,十分鐘前的,陳思婷打了我幾個電話,見我沒接電話就發信息了,我點開信息一看: 「弟弟,你和媽媽回家了嗎,你幹嗎不接電話啊,快來百德街接我回家。」

「姐,你等我一下,馬上過去。」我趕緊給陳思婷發了一條信息。

拿起車鑰匙下樓,不過我想起沒有和秦心媚說,又趕緊上樓,敲了敲浴室的門,不過敲了三下,沒人回應。

「秦心媚,你沒事吧,怎麼在浴室里呆那麼久啊。」我心中一急,以為秦心媚在浴室中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想踹門進去時,浴室中傳出秦心媚氣怒的聲音:「陳青,你個小混蛋煩不煩啊,別吵我。」    

「我出去接思婷姐,估計要一個小時回來。」我聽到秦心媚憤懣的語氣,心中安寧下來。

說完沒等秦心媚回應,我下樓到車庫開車,現在是下午五點了,路上車流有點堵,花了半個小時才來到百德街。

停好車後,我站在街口給陳思婷打了一個電話:「姐,我來到了百德街街口,你在哪?」

「你往商業街裡面走,有一家名叫聖堡披薩店,你上來2樓就可以了,對了,我們在36號卡座。」陳思婷打電話說道。

我有些疑惑,陳思婷不是叫我來接她回家的嗎,怎麼還在吃東西,這小狐狸搞什麼名堂啊。

好不容易在商業街找到聖堡披薩店的招牌, 我上到2樓打開門,見到披薩店內的卡座坐了不少顧客,我目光在各大卡座尋找陳思婷的身影時,便聽到一道清脆歡躍的聲音:「陳青,這裡,這裡。」

經陳思婷一喊,不少卡座上的人目光聚集在一個身著白色圓領T衫,下身穿著淺綠色裙子的少女身上。

我順著聲音望去,只見陳思婷站起來,身材纖美,帶著大黑框眼鏡,清純的臉上盈著笑意,對我不停揮著玉手,身邊有三個青春俏美的少女坐在一起,目光齊聚向於我。

「陳青,別站在那,快過來。」陳思婷又是招手對我喊道。

我對陳思婷那眨了眨眼,心中十分疑惑,陳思婷一般都是喊我作弟弟,秦心媚讓我們以姐弟相稱以來,她從沒有喊過我名字的啊。

行到陳思婷身邊坐下,我剛想開口叫她一聲姐的時候,誰知她一把攬住我的手臂,五個玉指用力攥緊,顯得十分親昵,清純的臉蛋泛著幾分害羞,對三名少女道:「嘻嘻,他叫陳青,是我男朋友。」

說完陳思婷轉頭偷偷望了我一眼,看著有些捉弄人的神色,隨後見我盯著她看,急忙拿起一杯果汁喝了一口,撩了撩耳垂邊的長髮,似乎在掩飾什麼。

我愣愣愣然望著陳思婷,什麼情況啊,只見她黑框眼鏡下的大眼睛不著痕跡眨了眨,玉手抓著我的手臂攥得更加緊了。

坐在卡座對面的三名少女,目光驚愕望著我和陳思婷,隨後三人面面相覷,一副不相信的神色。

「哎,你終於承認我是你的男票了。」我不知道陳思婷在搞什麼,見到三名少女露出質疑的目光,只好配合對三名少女打招呼道:「你們好啊。」

沒拆穿陳思婷的謊言,我想看看這小狐狸在整什麼么蛾子,我心中的捉弄之心也欲欲躍動,抱著她的臉頰親了一口。

陳思婷清純的俏臉一陣羞澀,玉手推開我,隨之低著腦袋,大黑框眼鏡雙眼顯得十分不好意思。

「陳思婷,好啊,竟然偷偷背著我們找了男朋友啊,看不出來啊。」其中一個比較高挑的少女啪的一聲站起來,挑著眼眉,指著陳思婷咬牙切齒道。

這個高挑少女比較大大咧咧,而其餘兩名少女比較含蓄,對我點了點頭,目光卻是帶著滿臉好奇,在我身上打量著。                   

「嘻嘻,我們先走啦,下次再出去玩。」陳思婷拉著我站起來,似乎想急著離開,玉手攬著我的手臂從卡坐站起來,對三名少女揮了揮手。

我覺得陳思婷今天怪怪的,叫我來就是為了在她朋友面前假裝男朋友,凳子都沒坐熱又急著離。

行出披薩店的時候,我的手臂依舊被陳思婷緊緊攬著。

「今天逛了一天,累壞了。」陳思婷鬆開我手臂,對我露出如雲開晴日的微笑,玉手張開,伸了伸纖美的細腰。

「姐,給我說說,我剛才配合演你的男朋友,這是怎麼回事啊。」我拉住陳思婷疑惑問。

「怎麼說呢。」陳思婷玉指點著下巴,狡黠笑道:「我想讓她們羨慕妒忌恨,這麼解釋可以了吧。」

「姐,這理由不成立,當我是三歲小孩啊,你肯定有什麼滿著我。」我將臉靠在陳思婷面前,見她清純的俏臉白皙如玉,光滑得沒有一根絨毛,精緻小巧的瓊鼻晶瑩如玉,嫩唇半薄,想讓人咬上一口。

我的目光透過陳思婷黑框大眼鏡下的那雙眼睛,顯得十分的明亮清澈,看不出什麼異常,反而被她的玉指點了一下額頭,輕輕移開十公分。

「怎麼不成立啊,弟弟不就是用來擋箭和出賣的嗎,你看韓劇和小說也有不少這片段。」陳思婷哼哼道,一臉狡黠,隨後轉過頭,玉手挽著我手臂向百德街的街口行去。

「姐,棒子的片是帶壞人的,你少看啊。」我和陳思婷不快不慢行著,隨之感到腰間的肉被捏了一下。

一看是陳思婷兩個玉指擰著我腰間的肉,用力捏了一下,隨之鬆開,我不禁苦笑道:「我說錯了什麼啊?」

「你沒說錯,是我錯了。」陳思婷咬牙切齒盯著我,清純的俏臉嬌憨一笑:「弟,我今天和同學到處逛了一天,我累了,背我。」

我沒反應過來,陳思婷玉手鬆開我的手臂,轉到我的後背,長裙子下的兩條玉腿一蹬,跳到我背上,我腳步打了一個趄趔,雙腿站穩後,兩個玉臂緊緊攬著我的脖子,一對柔軟的酥胸貼著背後,少女身上散著獨特嬌愜的清新的氣息,撲面而來,滲入鼻孔中。

「你突然撲過來,想摔死我啊。」我只好反手攥著陳思婷兩條光滑的小腿,往上輕輕一托,將輕軟的身體靠得舒服些。

「這點力道怎麼會摔倒人,何況本美少女這麼輕。」陳思婷攬著我脖子,在我背上咯咯笑道:「起駕,回家咯。」

「人多,別這樣喊啊,你不害羞,我覺得羞啊。」我背著陳思婷瞪了她一眼,攥住小腿的兩手隔著衣服輕輕捏了捏一下。

剛才在披薩店裡,陳思婷在同學面前矜持含蓄,說我是她男朋友時,清純的俏臉顯得有些憨態嬌羞,在加上清純的容貌配合著,讓人信以為真。

陳思婷現在到了外面,狐狸的尾巴終於露出來了,也乾脆不裝了。

「弟,你還害羞?你睡了我兩次怎麼說?」陳思婷腦袋伏在我耳邊輕言細語,像是夏日中的冰淇淋,酥得讓人打冷顫。

沒等我回話,頓時耳朵被兩片柔嫩的嘴唇含住,耳垂感覺有些濕潤,頓時傳來一陣輕微的疼痛,又感到一條溫熱的小舌頭舔了一下我的耳朵。

「姐,別咬耳朵,你放過我吧。」我背著陳思婷不慢不快在人群中行著,知道她說累是裝出來的,就算說不是裝,叫我背她肯定也會背。

不過我沒想到陳思婷這麼大膽,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咬我耳朵。

「嘻嘻,就咬。」

「算了,你咬吧。」

不過,沒見陳思婷說話,小嘴鬆開我的耳朵,腦袋輕輕趴在我肩上。

「姐,怎麼了。」我感到陳思婷的思緒有些不對勁,蹙著眉頭開聲問。

「沒事,睏了,我睡一覺。」陳思婷趴在我背上細聲道,兩條玉臂緊了緊我的脖子,語氣有點低沉。

我心中沒理由的一緊,這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韓版少女啊,應該是開朗活,元氣滿滿,清純的臉孔下有一顆小狐狸心的陳思婷。

來到停車後,陳思婷還趴在我背上,我叫了好幾聲才「嗯」的一聲,隨後又沒動靜了,我耳邊只聽到細微的呼吸聲。

我有些無可奈何,陳思婷不肯從我背上下來,剛開始就感到她有些不對勁,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靜靜背著她站在車門邊,在別人眼中看來有些怪異。

等了半分鐘後,陳思婷像是睡醒了般,叫憨的「嗯」了一聲,在耳邊細聲道:「弟,做我男朋友吧。」

我聽到這句話時,頓時懵了一下,以為聽錯了,急忙道:「姐,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陳思婷玉手摸了我的腦袋,從背上下來,站在我面前,目光一眨不眨道:「我說,你做我的男朋友。」

「可是,我們是姐弟啊。」我捏了捏陳思婷的臉頰,望著她清純認真的俏臉和清澈大眼睛,想找到是否有捉弄人的意思。

但卻無可挑剔的認真,看不出虛假成分。

不,我覺得應該是出什麼么蛾子了。

「沒有血緣關係,半路認的,是我媽媽強迫我們相認的姐弟。」陳思婷嘻嘻一笑,黑框下的大眼睛充滿狡黠,像是鉛筆寫錯了一筆,用橡皮擦輕易擦掉一般。

「姐,你到底受了什麼刺激啊,還是想捉弄我。」我再也忍不住摸了摸陳思婷的額頭,卻被一隻纖細柔嫩的小手無情拍開了。

「嘿,你才受刺激,別廢話,我是認真的。」陳思婷撇了我一眼,嘴角泛著一絲笑意,隨後打開車門,清純的俏臉有些囂張哼哼道:「趕緊送我回家,一天吃那些東西沒胃口,現在餓得慌。」

「好,好,回家。」我不知道陳思婷在想什麼,也猜不到她的心思,無奈打開門坐在駕駛座上。

自從今天下午我和秦心媚逛美食節時,打電話給陳思婷時,說不到兩句話就被她掛機了,現在感覺她風雨不定,變化多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