贖罪的媽媽 (6) 作者:夜無常殤

【贖罪的媽媽】(6)

作者:夜無常殤2022/6/22首發於SIS001

在房間裡經過兩個小時的思索,最終我還是認為應該先解除我與媽媽之間的隔閡……我來到媽媽房間門口,「咚咚咚」我輕輕的敲著媽媽的房門,媽媽沒有立馬回應,於是我又輕輕的敲了幾下.

她隔著門問到:「誰呀?」

「媽媽是我,你可以開開門嗎.」

又過了半分鐘,媽媽才說道:「你等等.」

估計媽媽可能剛洗完澡,又或是要換件衣服,我在門口足足等了5分鐘,終於門被緩緩的推開,媽媽此時早已將白天穿的那身衣服換,現在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絲質弔帶裙,裙子兩旁的肩帶掛住媽媽粉白的香肩上,整個肩膀都露在了外面,裙子的領口也很低,也是一個V字型,大片白花花的乳肉都露在了外面,把胸前的裙子頂了一部分起來.裙擺上繡著一圈紋路,輕輕地搭在她的大腿上,雪白豐腴的一半大腿露出外面,媽媽光著雙腳踩在地上,右腳腳掌點地,放在左腳後面,像是再對我展現小腿上勻稱的線條.

媽媽烏黑的秀髮末端微卷,現在是一個中分髮型,她的臉上有些紅潤,用那雙盈盈秋水的眼眸看著我「洋洋,找媽媽有什麼事嗎?」

「我,可以讓我進去說嗎?」我心裡有些緊張,聲音比以往輕了些.

媽媽像是猶豫了片刻,但最終還是讓我走了進去.一進門我就聞到媽媽的房間裡瀰漫著芳香,我到梳妝檯前坐下,而媽媽則是坐在床前交疊著光潔的雙腿,抬起塗著鮮紅指甲油的可愛小腳丫對著我,等待我說出我要說的話.

「媽媽,對不起,我今天不應該那麼做」我像是個犯錯的孩子,低著頭小聲的說到.

聽到媽媽吸了一口氣,然後語重心長的說:「洋洋,媽媽知道你現在長大了,是個大人了,也怪媽媽疏於了對你教導,上次發現你在衛生間裡,我就該......」

媽媽在這裡停頓了一下,也使得我更加羞愧,我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後又看向地面.

「你該找個女朋友了,我知道你喜歡媽媽,媽媽也喜歡你,但是我們畢竟是母子,只能僅此而已.」

聽到「僅此而已」這四個字時,我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我們之間純粹的感情是不能逾越的.我知道錯誤似的點著頭.

「那媽媽,你能原諒我了嗎.」我有些失望地對著地面問道.

只見媽媽兩隻白嫩小巧的腳丫出現在我的視線里,她一步步走到我的面前,伸出一手摸著我的腦袋,「傻孩子,我可是你的媽媽,怎麼會不原諒你呢.」

媽媽的身子離我很近,她的裙子隨著她的動作微微飄動打在我的臉上,我一下就聞到了媽媽身體散發的芳香,她果然是剛剛洗過澡,我不受控制的一把摟在媽媽的腰間,把臉貼到了她的小腹上.媽媽的腰肢很細,我的手臂交疊在一起十分輕鬆的就將她摟住,感覺到額頭上傳來柔軟的觸感,那是我嚮往已久的地方.

由於媽媽被我摟在懷裡,媽媽的吊裙被縮小了一圈,緊緊地貼在媽媽的身上,我看到媽媽的胸前凸起一顆葡萄般大小的東西,我知道那是什麼,下體一下就變得腫脹.媽媽沒有發現我的異樣,以為我僅僅的得到了她的原諒,便做出這番舉動,也沒有多想,她的手在我的後腦上輕輕的拍了拍以示安慰.

在甜美的夢鄉中迎來了第二天的清晨,下樓後剛好又碰到李海貴帶著他爹李鐵柱要出門,我問「李叔,你們這是要出去走走嗎」

李海貴手裡拿著一袋東西,他一腳踏出了門檻回頭對我說:「啊,今天帶老爺子去醫院複查.」

我「哦」了一聲,看著兩人走遠,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間,離第一節課還很早,於是坐在沙發上一邊玩手機一邊等媽媽下樓,眼見時間都到9點半了,還是不見媽媽的身影,心想她今天可能很早就出門了.

於是我又繼續翻著手機,忽然間又看到了那個軟體,閒的無聊我點開一看,螢幕中原本雜亂不堪的房間此時變得空空蕩蕩,想必阿泰在那天被揍了以後就換了個地方住,而我之前裝在紗窗上的針孔攝像頭他也沒發現.我看一眼李海貴的房間心生一計.

我駕車來到那條小巷子,順著往裡找到了那個被我裝有監控的紗窗,輕鬆的拆下後於是又返回了家中.又心虛的在別墅了巡視了一周,確定媽媽和李海貴父子都出門了才大大咧咧的走入了李海貴的房間,裡面的擺放還和之前一樣,不過沒有任何味道,不像媽媽的房間那樣好聞.

我找了個比較隱秘的地方把攝像頭裝好,然後若無其事的走了出去,打開軟體,畫面里正對著李海貴的床,裡面這各個角落都看的一清二楚,只有一小片死角沒能看見.正當我準備去學校時,忽然又想到了什麼,每次都是李海貴去找他爹說話,想必就算對李海貴進行監控也發現不了什麼又用的東西,於是我又折返回去拆下攝像頭,安裝到了李鐵柱的屋裡.

不過這次我的心中卻有了做壞事的虧心感,這老爺子看著挺和藹的,雖然都是男人不存在偷窺身體那種想法,但是畢竟是偷看別人的隱私,在經過短暫的思想鬥爭後,最終我還在把攝像頭裝在了他的房裡,心想著就當是為了保護媽媽監視李海貴,也算是對自己的一種安慰.

踩著點走入了教室,我在李峰身旁的位置坐下,沒一會鈴聲被敲響老師開始上課.

「你昨天幹嘛去了,一天都不來上課」

見李峰對我的生活十分關心,我笑著答道:「前晚上一夜沒睡,在家補覺呢.」

「哦,你晚上還是別玩通宵了,對你身體不好」

我看著李峰真誠的態度,心中一暖,果然還是沒看錯人,他是這世上少有真心對我關心的人,當然是除了有血緣關係以外的人.

「行,知道」我假裝承認自己真的是通宵打遊戲應著.

接著他又從兜里摸出幾張紅票子遞給我,這次我沒客氣直接收下.之後專心的聽了兩節課,吃完午飯回到了宿舍,躺在上鋪剛閉上眼睛,王鵬就過來打擾我,「洋哥,那事辦的怎麼樣了」

我睜開眼看到那張讓我無奈又嫌棄的臉說道:「不關你的事,別吵我睡覺」

「是是是,不關我的事.」他嘴上是這麼說著,但是人卻沒有離開.

「我聽彪哥說,你讓他們就揍了一個人,多大的仇啊,把人打得這麼狠」

我一聽又立馬想起那事,心中很是不爽,我沒好氣的盯著他,他見我的樣子知道我發火了,於是識趣地離開「好好好,我不問了,我走.」

李峰在下鋪聽到了我們的談話,他站起身露出個半個身子也來問:「發生什麼事了」

我不想再提那些讓我感到侮辱的事情,於是壓抑住了怒火不想對他發脾氣「別問了,都過去了,我想睡會.」

也不知道過了過久,我迷迷糊糊的被人晃醒,睜眼一看是李峰,「起來了,要上課了.」

看了一眼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我捂著臉說:「你先去吧,我再眯一會.」

我睡覺中途被弄醒就再也睡不著了,其他人都早早的出去,此時宿舍里就剩下我一人,我緩了一會,然後拿起手機看李鐵柱房裡的情況,畫面里看不到人,但是能聽見有動靜,他們像是在客廳里弄著什麼,兩人的說話聲不大,於是我把手機音量調到最高.聲音還是很小,不過隱約聽到了幾句,不過都是無關重要的話,只是普通的家常,李海貴問李鐵柱身體還有沒有不適之類的.

見沒有得到有用的信息,我便起身下床朝門外走去,下午只有一堂課,只是不到兩個小時就結束.同學們都收拾好了課本又準備回到宿舍打遊戲或者陪女朋友去逛街.

我也起身想往家裡趕,這是李峰忽然拉住了我的衣角,我問:「幹嘛?」

「我看你今天心情不怎麼好,不然我們也到外面走走吧」他抬著頭看我,等待我的回答.

雖是普通的一句我卻聽著有點怪怪的,主要是現在思想都放的比較開,要是被旁人聽到可能會誤會我倆的性取向.

「好吧,先回去放書」

之後我倆來到宿舍樓下,他搶過我手中的書說道:「你就在這裡等我吧,我一起拿上去.」

我也不客氣點了點頭,不到半個煙的功夫,他就從樓上跑了下來,「走吧」

於是我倆就沿著路一直往鬧市方向走,路上沒有散步的人,此時還有些後悔,這頂著個大太陽的下午到處走什麼呀,我一邊走著一邊看了看身旁的李峰,他髮根里都淌著汗往外冒,心想這人也是傻的夠可以的.

他一句話也沒說,視線一直在前面,我抹了一把汗水又跟著走,他不知疲倦的走了將近半個小時,我也是一直跟在他身後.空氣中的熱浪不斷的向我撲來,終於我看到了前面的商圈,我拍了拍李峰的肩膀氣喘吁吁地說道:「唉,別走了,現在這坐會吧」

他腦門子上也全是豆大的汗珠,但是臉上一點也沒覺著疲憊.

「好」他只說了一個字,我立即轉身到來到了一個奶茶店前,點了被冰鎮的檸檬水,然後問他:「你喝什麼.」

他看了一眼價格表,嘴裡蹦出「我不渴」

不渴就有鬼了,「兩杯冰檸檬」我對店員小姐姐喊道,然後掏錢,李峰還想搶著結帳,但被我按了回去.

我倆喝著檸檬水坐在太陽頂篷下,天還沒黑所以逛商場外邊的人也不多,也可能都躲在裡面商場裡面吹空調.冰涼的飲料喝下肚,身上的溫度降了幾分,我翹著二郎腿舒服地靠在椅背上頭望著天.聽著一旁李峰把吸管吸得發出「咕嚕嚕」的聲音,「真好喝」

我沒去接這等無聊的話,閉目養神.沒過一會又聽到他說「咦,洋哥你看那是不是林阿姨呀.」

「什麼林阿姨」我歇著氣眼都沒睜地問到.

「就是你的媽媽林阿姨呀.」

我一聽立馬睜開雙眼,心想現在才4點鐘媽媽不應該在公司嗎,難道她現在在外面談業務.我順著李峰手指的方向看去,他指著星巴克的大門,「哪呢」我雙眼巡視著,最後通過玻璃看到一個神似媽媽的身影.

我定睛一看,果真是媽媽,只不過是看到她的側臉我就將她認出,她今天沒有穿著平常穿的職業套裝,而是一條黑色的無袖長裙.再一看她的身前還坐著一個中年男人,梳著個大背頭,穿著一身價格不菲的藍色西裝,這人我好像在哪見過,一時想不起來.媽媽此時和那個人有說有笑的,與平常在外高冷女神截然不同.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不過看樣子一定不是在談工作.

我編了個慌對李峰講:「還真是我媽,可能她在跟客戶談業務吧」

「哦,你媽媽真漂亮」

誇讚的言語從李峰的口中說出,我一點都不懷疑他對我媽媽有任何一絲不敬,我知道他是最真誠和最普通的誇讚,我現在只想趕緊弄清媽媽為什麼會在現在出現在這個地方,於是拉著李峰起身,「我想先回去了,你也會學校吧.」

「你不和林阿姨打聲招呼嗎?」

「天天見不用打什麼招呼的」

我催促著他趕緊走,來到路邊他又對我說「我等你打打車我再走吧.」

我心中頓時變得焦急無比,「該你關心的事你不關心!」心裡想著也沒把話說出口,只是不停地跺著腳後跟,等了將近十分鐘,臉上不停的冒汗,也不知是熱的還是心裡急的,深怕時間一耽誤長,媽媽要走離開了怎麼辦.

終於一輛空車從不遠駛了過來,我都懶得和李峰道別就鑽上了車.

「帥哥去哪?」司機師傅在前座問我.

我道:「去XX路」

車子啟動開走,李峰的身影被甩在了後面.車開出5分鐘後我又立馬對司機說:「師傅,麻煩你原路回去,我東西忘了拿.」

「那也要給錢啊」的士司機把方向盤打了個圈就把車頭調轉.

車又停在了那個位置,給完錢後我立即下了車往咖啡店跑去,幸好媽媽還在那裡.我在一旁的小商鋪里買了個口罩,見不是很保險然後又買了頂遮陽帽.於是我便把自己打扮得跟個逃犯,走進了咖啡店裡.在前台點了一杯咖啡然後找了離媽媽較近的位置背對著她們坐下.

咖啡店裡還是有三三兩兩的人聊天,媽媽和她身前的男人也沒把注意力放到我這邊.我把手機從褲兜里拿出但是沒有點亮.媽媽的臉透過光線出現在了漆黑的螢幕上,她今天弄了一個很好看的髮型,大部分的頭髮都盤在頭頂,額頭兩側各有一縷微卷的頭髮掛在眼角旁邊.媽媽的臉上化著妝,秋水盈盈的眼睛上方塗了一層眼影,眼皮邊緣還畫了一根眼線.她高挺的鼻樑加上那雙動人心魄的眼睛,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媽媽精心打扮的模樣,我心中如同小鹿亂撞欣賞著媽媽的美.

平時的她基本都是淡妝出門,今天卻像是故意打扮了一番.也不知那個男人是什麼身份,竟然能讓媽媽如此裝扮的來見他.

「晚點我們再去看電影吧」背頭男開口說話,聽聲音好像歲數不小.我把手機調整了一個角度,然後當做鏡子去偷看他.

和我估計的一樣,他長著一張40多歲臉,給人的感覺十分有精神,他和咖啡時袖口露出的手錶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舉止談吐都顯得有氣質,不像是普通人.

「晚點我還要回家陪兒子」媽媽一手捋了捋秀髮,一手端起面前的被子,輕輕抿了一口,在杯子上留下了一道醒目的口紅印.

媽媽的喝咖啡的動作很優雅,尤其是她剛才的動作,女人味十足.

「美芳,小洋都那麼大了,現在不是也搬回家住了嗎,你每天也都把時間放在工作上,既然你都答應我今天和我約會,不如就好好的休息一天,放鬆放鬆.」說著背頭男就把手搭在了媽媽的手背上,他輕輕的拍了拍媽媽的手臂,等待著她的回答.媽媽放在桌上的手卻沒有立即收回,任由那個男人觸碰.

頓時我的心中醋意涌動,怒視著背頭男,同時腦袋也在飛快的回憶,他知道我的名字,而且還稱媽媽叫美芳,難道他早就認識我的.

我再一次仔細的端詳他那張臉,片刻之後我就想起,在幾年前媽媽的生日聚會上與他見過面,那時我剛剛讀高中,他是某個公司的董事,而且也是追求媽媽的其中一員.

我繼續默不作聲的偷看兩人,媽媽抬頭對他對視,只見她動了動紅唇,同時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好吧,我也好久沒有去看過電影了.」

背頭男露出滿意的微笑,媽媽也輕輕揚起嘴角對視,好似兩人是對恩愛的情侶.見到媽媽這幅樣子對待眼前的陌生男人,我心中又對他多了幾分敵意.曾幻想著媽媽只會對我一心一意,可最不希望的那天終究還是來了.

兩人又閒聊了一會,得知了那個男人名叫王德仁,他從最開始摸著媽媽的手背就再沒離開過,直到站起身時,還十分自然的牽著媽媽的手,「走吧美芳,我訂好電影票了,先陪你逛會接.」王德仁整理了一下西裝把媽媽牽了起來了.

就在媽媽起身時,她身上穿的那件無袖長裙才真正的在媽媽身上得到展示,裙子的領口像是一個項圈掛在粉頸上,只是兩塊像繩子一樣的布料交叉連接在胸口的位置,從而有了中間一個桃心樣的空口形狀,將媽媽的乳溝暴露了一點出來,同時這條裙子的上半部分還顯得十分緊緻,所以使得媽媽胸前的雙乳像是隨時都要呼之欲出.裙子在媽媽的腰間收窄一圈緊貼在媽媽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上,又再沿著往下慢慢展開,兩道完美的S曲線像是把媽媽牢牢地固定在當中,把她完美的身材展現地淋漓盡致.

隨著媽媽的步伐,一條穿著肉色絲襪的長腿從裙子的高開叉口露了出來,豐腴修長的大腿被絲襪緊緊的裹著,在光線的照射下還顯得十分有光澤.媽媽踩著一雙黑色的尖頭高跟鞋,鞋子在腳後跟那裡沒有後套,而是由一根黑色的帶子繞過腳踝固定,腳後跟與足弓足背都露在外面,只是足尖被藏在裡面.

媽媽的絲襪雙足在裙下時隱時現,大腿更是像要迫不及待地展示自己,一直從高開叉口中探出.媽媽被王德仁牽著手,在眾人驚艷的目光下離開.

我的視線一直放在眼角,見兩人走到外面後才起身跟上,即使戴著口罩和帽子,我仍舊擔心被媽媽發現,於是我刻意保留了幾米的距離,跟著兩人走入了商場.

天色漸暗,商場裡的人也逐漸變多,這樣也更便於我跟蹤兩人.由於商場裡的嘈雜我沒聽清兩人的談話,但他們牽著的手自始至終都沒有分開過.從一樓逛到了二樓,他們沒有著急去吃飯,也沒有著急去看電影,而是走進了一家賣衣服的商店,我假裝顧客走了進去.

裡面看衣服的人也比較多,好在店員也沒工夫搭理我,我一邊假意的看著衣服的款式,一邊偷瞄兩人的情況.

媽媽在衣架前仔細的挑選,王德仁緊緊跟在她身邊,像是在給媽媽說建議,他從衣服堆里選出一件裙子,同時他探到媽媽的耳邊,嘴裡念念有詞的說著什麼.只見媽媽聽後捂嘴一笑,然後又伸手拍打了一下他的胸口.

媽媽說了幾句什麼我沒聽清,不過卻拿著那件裙子走進了試衣間.王德仁紳士的在一旁等候,不過多時媽媽就從裡面走了出來,不過衣服沒有換.王德仁結了帳幫媽媽提著裝有衣服的口袋,他牽著媽媽的手把她帶往別處.

從來給媽媽拎袋子的工作都是我來做的,今天換成了別人,我越來越氣,心中不停的咒罵著王德仁.

又跟著兩人兜兜轉轉,先是看著兩人吃完飯,接著他們又到了最頂層的電影院,取了票後就靜靜的等待.我的心情此時變得有些焦灼,因為大廳里等待的人有很多,放的片子又是差不多的時間,我不清楚兩人究竟買的什麼電影票,總不能上前去問吧.

我跺著腳腦中又是一陣飛快的思索,最後我看到了廣告牌的蝙蝠俠,有了!

當然我不是要買蝙蝠俠的影票,而是把這個時間段播放的電影票都買了個遍.沒錯,就如同蝙蝠俠的鈔能力一樣.

心情此刻變得放鬆,然後又有些緊張,都說電影院裡是約會的高地方,那如果王德仁趁此來發展兩人的關係,那.............

媽媽和王德仁隨著人群開始檢票,我也排在他們後面,即將剪票時,我在幾張影票里選出他們要看的那張.順利進入後我繼續隱藏在人群中,最後在他們的後兩排位置坐下.

好在這個影廳的人不是特別多,也沒人特在意自己坐的是幾號位置.隔著中間一排我只能看到兩人的腦袋露在外面.不過好在整部電影放映下來,王德仁都沒有對媽媽作出任何出格的舉動.電影結束後已經是9點,我憋的膀胱疼也沒敢去廁所,深怕自己會錯過什麼.

兩人走在路上,迎著微風閒聊,我不遠不近的跟著後面.直到他們走入了露天停車場才停下.

我蹲著身子又隱藏自己,順著一輛輛車摸到了一處較近的位置開始偷看.

「美芳,真的不用我送你嗎?」王德仁用一種成熟穩重的聲音問媽媽.

「不用了,你也早點回去吧,小洋還在家等我,拜拜」說完媽媽就伸手拉開了車門,就當媽媽馬上要上車時,王德仁一把抓住了媽媽光滑的小臂上.

「等等美芳,我還有話想對你說.」

「你說吧」

王德仁的雙眼與媽媽對視,「很開心今天你能和我約會,不知道下次是什麼時候?」

媽媽捋了捋被風吹得搖曳的頭髮「我也不知道.」

「我追求了你這麼多年,為什麼今天才答應和我進行第一次約會.」

媽媽沒有立即回答,王德仁又繼續說:「我知道你一直是單身,我也離婚了很久.美芳,我對你是真心的,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機會.」

媽媽用那雙眨了眨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又見她的嘴唇微微動了動.

「別答應他!別答應他!」

媽媽聽不到我的心聲,在短暫的寂靜過後,她才說道:「我不知道,不過也許我們可以試著相處一段時間,但是是在不耽誤工作的以及不影響小洋和我的感情之下.」

王德仁聽媽媽這樣的回答,臉上裡面浮現出興奮的神色.可我更是像一個情場上的敗者,灰了心.

在昏黃的燈光下,王德仁摟住了媽媽的腰,把她緊緊抵在自己的胸前,我發現媽媽的臉上出現了緊張,同時深邃的眼眸微微顫抖,目光與眼前男人對視.

就連空氣都變得寂靜,我的手握成了拳頭,手心全是汗,我死死地盯著兩人.

王德仁的臉越靠越近,鼻尖都碰到了鼻尖,媽媽的紅唇微微張動,還泛著些許晶瑩.下一秒王德仁就吻了上去,隱約聽到媽媽「唔」了一聲,接著一雙強健有力的手臂出現在媽媽的後背,王德仁把媽媽往自己身上貼得更緊,媽媽的碩大的胸脯在王德仁的胸前壓扁,兩人呼出的熱氣都碰撞在了一起.

見如此激烈的親吻,媽媽想把王德仁推開,手臂抵在他的胸前卻沒得分開絲毫,王德仁含住了媽媽的嘴唇,像是已經把舌頭伸了進去,只見他專情忘我的閉上雙眼,口中動個不停,同時還手掌還在媽媽的後背上摩擦.

隔著老遠我就像是聽到了媽媽沉重的呼吸聲,鼻息間傳來嬌喘,接著媽媽的嘴像是被舌頭撬開,只見王德仁的勾著媽媽的香舌,只是暴露在空氣中的一瞬間,燈光在兩人口中的液體上反射,刺疼了我的心.

王德仁把媽媽的香舌吸進了自己的嘴裡,像是品嘗什麼絕世佳肴.媽媽的雙手搭在王德仁的肩頭,緊緊的抓著他的衣服,塗著紅色指甲油青蔥般的手指把原本筆挺的西服弄得滿是褶皺.

王德仁把手滑到了媽媽腰間,之後又趁著媽媽動情之時偷偷的摸到了媽媽的豐臀上,見媽媽沒覺察,於是便用那雙寬大的手掌隔著裙子捏媽媽的臀瓣,他手上很用力,手指都要陷入了肉里.

只見媽媽微微皺著眉頭看著仍閉目親吻自己的王德仁,不過她的眼神中出現的不是厭惡,水汪汪的眼眸里竟然是動情!

王德仁雙手揉捏著媽媽的豐臀,同時還將自己的下體和緊緊的和媽媽貼在一起,褲子上隱約出了那根長條形狀的東西,抵在了媽媽的雙腿只見.我看見媽媽的眼皮微微抖動,王德仁此時已經把一隻手探入了裙子開叉口,只見媽媽屁股上的裙子凸起一部分,一直手掌蓋在了她的絲臀上.

媽媽粉頸上冒出了細汗,她的眼神變得有些惶恐,同時自己的香舌也被吸得「滋滋」作響.

王德仁探進媽媽的裙底後,手臂把裙子開叉口大大的分開,媽媽整條穿著肉色絲襪的長腿都暴露到空氣中,就連裡面那條黑色蕾絲內褲上的花紋都被我看的一清二楚,王德仁用力地捏著媽媽的絲臀,把裙擺都弄的在空中抖動,就在我看到王德仁的手指像是在摳著什麼的時候,媽媽的眼睛更是睜大,接著她一把將王德仁推開.

媽媽的胸口上下起伏,嘴角還掛著晶瑩的絲,她的臉頰此刻已是緋紅,媽媽抹掉了嘴角的口水說道:「我要回去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不等王德仁再開口,媽媽就鑽入了車內,發動了引擎,只留下他還在原地回味.

我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雙眼已經布滿了血絲,眼眶裡還有恥辱的東西在打轉.王德仁的臉上仍舊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他用舌頭舔舐著嘴角,把殘留的液體統統捲入口中.他看著剛剛伸進媽媽裙里的手掌,嘴角揚起的弧度更是加重了幾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