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行 (8)作者:zjr2005

【古道行】(8)

作者:zjr2005 2022年6月22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黃秘書走了,孤無對程老頭問道:「程居士,你是要貧道去做什麼方面的法事?」

這程老頭方才見孤無答應,心中就欣喜若狂,聽到孤無的疑問急忙說道:「孤道長,多謝您答應,不是什麼大場合法事,是凈土法事。」

「凈土法事…?這麼說來,程居士家裡還有一塊寶地了?」

程老頭點了點頭,承認道:「嗯,祖傳下來的一塊風水寶地,平時用來種點吃的,種出來的蔬果是品質上佳,保證了我們一家人身體健康。孤道長你看,我九十多了,卻還身體硬朗的很,就是靠吃那塊寶地種出來的蔬菜做到的。」

「程居士都九十多了啊?沒看出來!如此看來,你家祖傳的那塊寶地,還當真是塊上等寶地啊!!」

程老頭點頭道:「嗯,我家祖傳的那塊寶地,確實是一塊上等寶地。不過在近幾年,不知道怎麼了,種出來的蔬果,質量不是那麼上乘了,我也找過很多法師,可他們看來看去也沒看出是什麼原因。」

「我覺得這不行,得找一個有真才實學的道長,於是我左打聽右打聽,有名氣的那幾個我請了,但都沒什麼用。後來我也就心灰意冷,決定放棄那塊地。但在昨晚和小王他們幾個去喝酒的時候小王對我說自己早年遇到了鬼,是蒼茫山上的道長幫自己解決掉的,這道長現在正好在學校里,可以幫我。」

「我今天來,就想請孤道長你去看一看,究竟是不是土地被污染了,要是被污染了就請孤道長做一場凈土法事,恢復寶地土質。至於報酬,只要此事可成,孤道長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臉不紅氣不喘,看來身體確實非常好。」孤無一邊聽著程老頭的話一邊在心裡暗自的想著。「看起來他對那塊地很在意,正常人看見我的樣子首先是懷疑,但他卻直接相信我了,嗯……凈土法事…他為什麼不去找和尚呢?」

孤無心裡正在盤算,那個程老頭卻快要急瘋了,自己說的很明白,但這個孤道長閉著眼睛靠在門框上,不知道心裡在打算什麼?

「孤道長,孤道長?」程老頭等的急不可耐,輕輕出言問道。「嗯…」孤無睜開眼睛看著面前一臉焦急的程老頭回答道:「程居士,你給貧道留個地址,明天早上貧道自會上門。」

程老頭聽到孤無的肯定的回答,心裡吊著的石頭終於落下,拿出一張紙條說道:「這是我家地址,明天就拜託孤道長了!」說著把紙條遞給孤無。

「嗯,好。」孤無接過紙條:「程居士,你先回去吧。」 「好的,那麼孤道長,明天見。」 「明天見。」

……

次日清晨,孤無按照紙條上的地址找到程老頭的家,是一個很大的院落。二人寒暄一番後,程老頭帶著孤無,前往他們家祖傳的那塊寶地。

兩人來到一處山峰,這裡地勢險峻,山高水陡,孤無看得出,這種地形,是出寶地的好地方。

他們的祖先,能在這座山峰上尋到這麼一處寶地,說明他們的祖先也是能人。

在山峰之上蜿蜒前進,程老頭帶著孤無來到一處天塹。這天塹將山峰硬生生斷開,形成一道一線天,其狹窄剛好只能一人通過。

程老頭對著石壁中那狹窄的裂縫說道:「我家祖傳寶地,就在這天塹之內,孤道長請隨我進去。」

在山谷裂縫之中前行了大約一百米,才走出這道裂縫,看到一個新奇的世界。

只見這裡是大山的一處凹陷峽谷,四面環山,卻豁口很大,陽光充足。在這個峽谷的正中心,有一塊開墾過的土地,不是傳統的四四方方形狀,而是規整的圓形。

這塊圓形土地之上,種植了一些植物,每一棵植物都鬱鬱蔥蔥,長勢茂盛。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知道,這塊土地也不是簡簡單單的圓形,而是嚴格按照太極八卦陣勢布置的一個八卦陣法!

八卦的八個方位,也是嚴格按照方向定位的。

孤無在四處看了看。感覺這塊寶地風水甚好,是一塊上品寶地。和老淫棍開墾出來的那塊寶地,差不了多少了。在尋常人家,能擁有這麼精良一塊寶地,當真是令人驚奇的。

只此一塊寶地種出來的食物,就能保他們一家人長壽健康!

程老頭見孤無方一來到這裡,就在四處看,緊張的問道:「怎麼樣,孤道長,你看出什麼名堂來沒有?」

孤無平淡的說道:「程居士,你祖傳下來的這塊寶地風水很好,是難得一見的寶地。」

孤無又看了眼前的那一塊土地,以及周邊的地形地貌,現這裡四面環山,卻有著天然的豁口,形成一個規整的聚氣陣勢。而這個聚氣陣勢的真正核心點睛之處,在於正東方的那塊轟天巨石。那巨石之大,儼然像是一座石頭小山。

那些天然的豁口,將四周的天地真氣匯聚於此,又因為這裡地勢下沉的緣故,氣流被沉入土地之中。

再通過太極八卦陣法,將這些沉入土地之中的真氣匯聚於八卦之內,一塊八卦靈田,就這麼形成了。

「四面環山,能儲存天地之氣,這山又有豁口,能進天地之氣。一進一存,形成了一個天然的聚氣寶瓶。還有正東方那塊壓山之石,鎮住了匯聚在這山谷裡面的天地之氣,還大幅的吸引周邊天地之氣往此地匯聚。起到紫氣東來的功效!」

「這處寶地之所以能有這等功效,主要還是靠那塊巨石,如果沒有了那塊巨石坐鎮,這處寶地也稀鬆平常,不會是什麼精良寶地。」

程老頭聽見孤無將自家寶地的形成說的一清二楚,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點著頭道:「孤道長,你果然是有高明的道行。你剛才說的那些,每一條都正確,不是真正的行家裡手,根本看不出來這麼多。」

接著急切問道:「那孤道長,我家的這塊地,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啊?」

孤無盯著程老頭的眼睛,緩緩說道:「程居士,你的地沒有問題,之所以種出來的效果減弱,是被外力所干擾。還有,你找貧道過來,恐怕不只是做個凈土法事這麼簡單吧。」

寶地效果減弱無非就是三個原因,其一是風水陣勢被破壞,不過這裡風水保護得完整,並沒有被破壞的跡象。這一條可以排除。「

其二是自天梯被自己打斷,天地之氣漸漸消失,導致這靈田效果減弱。但這是不可逆轉的減弱,非人力能夠挽回。」

其三就是土地長期耕種,已經並不是那麼純凈了,所以必須施展凈土法事,將土地重新凈化。但在孤無看來,這塊土地土質純凈,根本不需要進行凈土法事。

還有孤無看到了地里散落著佛門符篆,還是和凈土有關的符篆後,就明白這程老頭絕對不是單純的請自己做個凈土法事。

果然,那程老頭在聽見此話後臉色大變,慌張了起來。孤無見此情景,繼續說道:「程居士,你不說實話,貧道也無法幫你。」

程老頭聽著孤無的話,閉著眼睛,內心做著激烈的鬥爭。良久,程老頭睜開眼睛,嘆著氣說道:「唉,孤道長真是道行高深,我確實在一個月前,就請佛門僧人來幫我施展過一次凈土法事,但那也只是一時的權宜之計,這邊寶地下面有一隻妖怪。」

程老頭說完,充滿哀求的眼神看著仲陵問道:「孤道長,您道行這麼高深,就求求您幫我捉了這妖怪吧!」說著,程老頭竟嗚嗚的哭了起來。

看著哭著哀求自己的程老頭,孤無無奈道:「程居士,貧道只是一問而已,你為何要哭啊?」見程老頭還是在哭,孤無只好說道:「程居士你別哭了,這隻妖就交給貧道來處理吧!」

聽到孤無答應捉妖,程老頭馬上止住哭聲,瞪大了眼睛問道:「孤道長此話當真?」 「嗯。」孤無點頭回答。

「好哇。」見孤無點頭答應,程老頭當即樂的一拍大腿說道:「只要孤道長能幫我把妖怪殺死,報酬隨便開,老頭子我還會將一份大禮奉上!」

看著一秒變臉的程老頭,孤無搖搖頭不再理會,逕自走到八卦寶地的正中心, 雙手按到地上。

雙掌按地之後,一股柔和的藍光不斷的從孤無的雙手灌輸到地里,慢慢的,偌大的一塊八卦寶地,像螢火蟲的瑩光一樣,整塊圓形寶地都閃爍起淡淡的光芒。

「也不知這是什麼妖怪,還真是沉得住氣。」就在孤無繼續著探查,心中思考這是什麼妖怪時,一道黑影突然破土而出,直奔孤無面門!

「嗯!!」就在黑影破土而出的那一剎那,幽冥行發動,孤無的身體瞬間虛化,黑影穿過虛化的身體飛到了後面。

「還好,差點就中招了。」孤無轉過身,看著地上的妖物輕笑道:「原來是只詭靈獸,怪不得能潛伏的這麼好。」

只見田地上一條蛇首蜥身蠍尾的怪獸趴在地上,張著大嘴看著孤無,口中綠色的液體流在地上,看上去十分噁心。

詭靈獸以真氣為食,平日裡襲擊練氣修士,吸收他們真氣。程家的這塊地中真氣充沛,不幸被這隻詭靈獸發現,比起拼上命襲殺修士吸收他們的真氣而言,安穩的日子自然誰都喜歡,於是這隻詭靈獸就把這塊地當成了家,吸收地里的真氣。田地中真氣不足,種出來的菜就變得不好了。

孤無望著詭靈獸,心中明白這隻詭靈獸呆在程家的田裡,日夜不停的吸食著田地里的真氣,實力不是一般的詭靈獸能比的。便先發動攻擊 「破魂刃。」數十道道藍灰色的光刃,浮現在孤無的周圍,隨著孤無一揮手,直直的向詭靈獸飛射而去。

詭靈獸看著飛來的光刃,揮動蠍尾把一個個光刃盡數擋住,接著四肢踏地,張開大嘴,向孤無飛射過來,孤無以退為進,腳尖點地向後飄去。

詭靈獸的速度明顯快於自己,眼見要咬在自己身上,孤無穩住身形雙手合印拍出,「碰」一聲巨響,詭靈獸飛出數米開外,一頭插在土裡。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孤無不再留手,飛身上前,右手抓住蠍尾,左手陰氣繚繞,以手代刀朝詭靈獸砍去,「噌」的一聲,詭靈獸的身體斷成兩截,當即死亡。

山坡上站著的程老頭看見孤無除掉了妖物,連跑帶跳的跑過來大笑著對孤無說道:「孤道長果然厲害,幾招就幹掉了這妖怪。現在妖怪被你除掉了,我祖傳的這塊寶地,應該已經恢復效果了吧?」

孤無看著程老頭市儈的笑容,淡淡的說道:「程居士,此妖已除,你家這塊地,己經恢復效果了,貧道就此告辭。」

程老頭見孤無要走,忙說道:「孤道長,那報酬還沒有給你呢?」

「程居士,你是王元貴的朋友,貧道不收你的錢。」

程老頭聽到孤無不收錢大喜過望,當即拉住孤無表示請孤道長留下來吃晚飯,自己要好好謝謝孤道長,還有份大禮送上,並反覆笑著強調:「孤道長啊,我保證你這頓晚飯吃的不虧,你若是不吃這頓晚飯,就會虧大了。」

在程老頭的極為挽留下,孤無也想看看他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就決定留下來吃頓飯。

回到程家大院裡,程老頭先請孤無喝茶,自己掏出了手機,打起了電話。

「喂,穎兒,你快點回來,爺爺我這裡來了一位好友,你多買點好酒好菜回來,爺爺要好好招待一下這位客人。這位客人對爺爺來說非常的重要,把你最拿手的幾個菜都做出來吧,是時候表演你多年來培養的廚藝了。」

「哦,好的,爺爺你等一等,穎兒現在就去買菜!」電話裡頭傳來女孩兒酥媚的聲音。

程老頭打完電話,望著孤無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

「孤道長,來先喝茶。」程老頭坐在孤無對面,說道:「剛才我打電話的那個女孩兒,是我的孫女,今年十六歲了,她的父母死的早,所以她是我一手帶大的,感情上我這個爺爺比她和父母還親。」

「嗯,程居士你一個人,還要帶大一個孩子,真是辛苦了。」孤無點頭敷衍。就這樣,在二人的閒聊中,半個小時過去了,程老頭的孫女也回來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