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們和主人的回憶錄 ( 21 - 22 )

第二十一章

本文於2022年6月22日首發于禁忌書屋、Pixiv作者:瘋鬼狐

斷了一個月的更新真不好意思,實在是太忙了......希望各位看完順便送小弟一個贊來給我的動力爐加點柴......

—————————————————————————————————————————

林晴、林眉和白代幾女在跟家裡人聊過一會後,便朝車輿那邊走回去。幾女的身段本就玲瓏有致,如今在雪地上漫步著,那對美臀伴隨著步伐扭動著,即便下半身穿著襦裙,連一雙修長美腿也沒曝露出哪怕一片雪白來,但渾圓的玉臀形狀清晰可見,在幾女身後的眾多男子也是看得眼冒慾火。

那些男子們投來的視線如狼似虎,哪怕是尋常女子也不可能感覺不到,更何況是感知能力比常人要強的林晴幾女,三女都被看得有點不自在,林眉走遠那群餓狼們十來步後,才一臉羞恥地用不會被他們聽見的聲線低聲說道:「姐姐,剛才那些男人看過來的視錢好討厭哦!」

「我的好妹妹平常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似的嗎?怎麼?現在還會羞恥著了?」林晴聽見妹妹的話,打趣林眉咯咯笑道。

雖然林晴也抱著跟林眉相同的想法,只是她原來的外貌就比林眉更加嫵媚和性感。以前在村裡頭的時候,林眉雖然也是一個美人胚子,但身段還沒長起來,林晴卻是年紀稍長,身段早就長開了,一身美肉誘人得很,別說這些還有點羞澀的少年,連那些中年男人也忍不住多看兩眼,幾年來但凡從家宅門前踏出,一路上被眾多男子直視不諱的視錢她也忍受過來了,如今自是沒多大感覺。

「可是晴姐,這裡都打開給別人看了,總感覺......好羞恥哦......」另一側的白代指著胸前因為領口敞開而露出來的雪乳說道。白代平常就比林眉更加膽小,加上白代長得更為清純,美乳和玉臀也比林眉更加豐滿,不少人看著林眉還帶著點欣賞,但看向白代的卻是赤裸裸的獸慾了,以白代的薄臉皮怎受得住。

「咯咯咯!......你們就想一下,那些又髒又臭的小戶子弟,看得著又吃不著。反正公子爺就好這口,他們要看不就讓他們看好了,難不成你還要砍了他們不成?姐姐我啊,還要故意讓他們看,讓他們自己憋著好了。」林晴聽著兩個臉皮薄的妹妹一臉羞恥地說著,便跟她們說一下自己是怎麼解決的。

「公子爺......姐姐這麼快就習𠍿了跟從他了?......」林眉聽見林晴的話里就依著慕辛的意思,尚未適應當下的林眉不解地說道。

「今早醒來的時候我就想過了。爹爹把姐妹幾個賣了給人家,現在身份是別人家的婢女,要殺要剮都是隨人家便,你能不聽話麼?再說了,男人的功名利祿,女人的德言容功,求的什麼?還不都是求個榮華富貴和疼自己的伴侶?公子爺還要是年輕強大又富有的修士,從了他又怎麼了?」林晴毫不猶豫地說道。離村人有幾十步遠了,離車駕也尚有一段距離,眼前是自己最親的妹妹,林晴自是不怕跟她實話實說。

「可是......」

林眉完全無法反駁姐姐的說話,但又有點掛慮,還想說點什麼,但旋即便被林晴打斷了:

「姐姐知道你還想著你的雲哥,可是人家就已經有家室了,咱們家跟他可是門當戶對,你難道還要去作小的嗎?再說了,現在你都成武士了,差那麼一步就能踏上修途了,他哪還配得上你?要是被公子爺知道你還三心兩意,怕就不是一頓鞭子可以了事的了,到時候我可不管你。」

林眉一聽見鞭子便打了個哆嗦,見一旁的白代也是低下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她自己也是思緒亂得很,便不再回應林晴。林晴見妹妹那般心亂如麻,也不好打擾,只能祈望妹妹能自己想通。幾女走著走著便靠近了馬車,三女拍了拍襦裙、理了理衣裳,免得方才坐在布帛上沾到髒物弄污了馬車。

幾女才一上車,便瞧見慕辛半躺在大床上,被兩側林佩和林靈喂著一些不知名的水果,兩手摟著白冰和白雪,林月趴在慕辛身上,她們三人也沒做什麼,就這麼依偎著慕辛。其他眾女各自在地氈上打坐修煉著,林晴幾女看見康柔和蕭琴韻施展靈技時更是一臉羨艷。再往內看去,卻發現袁凌青不知為何赤裸著嬌軀被綁在車輿的角落。

「公子又使壞呢!~~」林晴幾人從車輿門朝床邊走去,便聽到白冰的嬌嗔聲。慕辛本來只是摟著白冰和白雪,不知怎的覺得不過癮,把手伸進上衣之內揉了兩揉那一雙渾圓,本來在溫存著的白冰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弄得一陣騷癢。

「誰讓我的好冰兒這麼美,讓我怎麼捨得放手」慕辛一臉奸笑對著白冰回道。

「嗯哼~~......唔唔......」白冰被慕辛用力捻著乳首,慕辛又低下頭吻著她的櫻唇,白冰腦內一片空白,嬌軀攤軟,只能發出嬌柔的鼻音。

「哼!阿冰美,姐妹們就不美了嗎?公子偏心!」一旁的林月聽見慕辛獨誇讚白冰,頓時一臉不滿嬌嗔道。

「對啊!奴家跟姐姐分明長得一模一樣,公子咋就只贊姐姐?」白雪也鼓起俏臉佯裝怒道。

女子對自己的容貌都特別愛爭強好勝,尤其是在自己的男人或是心上人面前,如今慕辛只顧著白冰,連白雪也忍不住了。慕辛見自己犯了眾「怒」,連忙打著哈哈說:「哪有哪有,你們都漂亮,要不然我怎麼會接你們上來呢。」

慕辛忽然感覺到下體被一陣柔軟的物體擠壓著,低頭一看,林月用她的美乳壓在慕辛跨下揉動著,慕辛穿著的勁裝跟林月穿著的深衣一樣極為輕薄和柔軟,被林月擠壓磨擦著,那對美乳的觸感清晰地越過兩片布料傳來,慕辛跨下的巨根又不禁硬直起來。

慕辛的手被林月抓住,引到她上衣之內,又見林月用手隔著勁裝上下輕挲著慕辛的陽物,一臉狡黠地笑道:「是嗎?嗯哼~~......可是公子剛才都......呼呼~~......只顧著撫著阿冰......唔嗯~~......來嗎~~......也愛一下月兒好嗎?......」

林晴幾女跪了在床邊好些時間了,結果完全沒人理會她們,周遭的女子都在顧著自己的事情,慕辛和床上眾女都在享受著淫戲,更加沒空留意她們,寥寥幾人有注意到三女進來,卻也不好意思上去搭話,直到慕辛跟林月和白雪舌吻到兩女絕頂為止,抬頭一看才留意到林晴三人。

「喲!回來了?」慕辛見幾女回來,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就隨口打了個招呼。

「婢子可進來好一陣子了,公子這才看見呢?」林眉聽見慕辛的問話,又慣性使然地撇了撇嘴慫了回去。但她才剛說出口便後悔了,林眉兩旁的林晴和白代乜好,眼前的慕辛也罷,都是驚訝地看著她。

林眉想到早上的懲罰,從慌亂漸漸變成恐懼,跪在地上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慕辛看著她不禁覺得有點好笑,但沒有立刻答話,他板著臉瞪著林眉,想要看一下林眉接下來的反應。林眉見慕辛板著臉怒瞪自己,想來是十分生氣了,她也沒料到自己眼睛逐漸變得蒙糊起來,淚水隨時都要掉下來的樣子。

慕辛把袁凌青吃的那幾種丹藥拿了出來,伸手放在林眉面前,對著林眉命令道:「吃下去」

林眉看見慕辛把手向她的臉頰,還以為要被掌嘴,嚇得她緊閉雙目。林眉像是等了幾個世紀一般久,但那預想之中的痛楚並沒有傳來,直到聽見慕辛的話,她才緩緩睜開眼,看見慕辛攤開的掌心上托著幾顆不同顏色的丹藥。慕辛讓她把丹藥吃下去,可林眉卻遲遲沒有動作,弱弱的問道:「這是毒藥?......」

林眉問完便覺得這問題有點笨了,慕辛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道:「就算是又怎樣?你不吃我就把你脫光衣服丟到外頭去,讓那些男人好好看一下你這身嫩肉......」

「我吃!我吃就是了!」林眉聽見慕辛要把她脫光給外面那些人觀賞她的身體,立刻就舉手投降了。林眉可是很看不起那些農村小戶的男人,又髒又丑,林眉給慕辛看光身子甚至交合也不過是羞恥而已,可要是給外頭那些男人看光自己......想想都覺得噁心。

「啪!——......」

「啊!——......」林眉把頭伸上前,可小嘴還沒碰到慕辛手上的藥,臉頰卻跟慕辛的另一隻手來了個親密接觸,這一巴掌打得林眉像是腦子深處被重擊了一般眼裡冒星,她吃痛驚呼一聲,慕辛那一巴掌打得她側身往地上倒去。

慕辛一腳踩在林眉的巨乳上,這時候林眉正側躺在地上,慕辛能一腳同時踩到林眉的兩顆大白兔,感受到腳下那一大團柔軟的物體,慕辛享受似般用扭動腳掌多踩了兩下,才微笑著對林眉道:「我什麼我?柔兒才教了你沒半天,這麼快就忘了你是被送來的一個婢女了?喂喂......別擅自給我爽起來啊你這淫女......」

「嗯哼~~......好舒服哦~~......公子的腳一點瑕疵都沒有......怎麼看著比我的腳還滑?......嗯嗷嗷!~~......裡面......胸脯裡面被踩到了!~~......公子再多用力一點啊~~......」

林眉被慕辛用力踩著自己的一對美乳,乳腺隨即傳來一陣舒爽的感覺,舒服得林眉在腦海里歡呼起來,被包裹在裡面的性感帶被人擠揉著,才剛被擠壓了一下,林眉便嬌吟出聲,臉上的痛覺尤在,卻被胸前傳來的快感掩過了,倒是成了她自己在享受。又聽見慕辛的教訓,便向他回應道:「嗯嗯~~......婢子知錯了......公子饒了婢子吧......嗯哼~~......」

林眉被玩弄奶子便露出這副淫態,慕辛看在眼裡,只覺得十分有趣,把丹藥喂給林眉,然後著白冰和白雪把她也一拼脫光衣服、綁起四肢綁在袁凌青旁邊。慕辛把腿收回來時,林眉還露出一臉不舍的樣子。

林眉見自己也就只是被脫光衣裳綁在一旁,不解地想著:「這就完事了?被脫光綁在車上,雖然......是羞了一點,但這裡的人都已經坦誠相見了......,倒是算不了什麼啊?......那懲罰莫非是那幾顆藥?......」

—————————————————————————————————————————

當天夜裡,暴風雪依舊在肆虐著遼州大地,魔狼群和馬車徐徐在樹林中行進著,後方跟著上千數逃難的北村村民。

一眾逃難者都是咬緊牙關往前走,如今天空一片漆黑,沒有了陽光的照射,又沒有足夠的火把,走動了大半天的逃難者都是又冷又累,甚至有幾人在途中倒下了,親友抱著他們的遺體痛哭,但哭喊聲卻被狂暴的大風雪掩蓋住,眾多村民哪怕有想伸出援手的,都因為自顧不暇,只得默默為冷死累死的人們哀悼。

即使又冷又累,但卻沒有人敢停下腳步,因為前方那輛由巨狼拉動和保護著的車駕沒有停下來,比起冷和累,他們更害怕被丟在這荒山野嶺,要是跟不上而落單了,哪怕是密林好手的獵戶們,也肯定是九死一生的局面,只有緊跟著巨狼和逃難者的隊列,他們才有一線生機。

和外頭抵受著寒風的逃難者們不同,慕辛所在的馬車裡和暖非常,加上移動都是靠魔狼拉車,車輿內的眾人完全沒有勞累的感覺。至於拉車的四頭魔狼,雖說是隨行的成年魔狼裡面最弱的其中幾頭,但也是四階靈獸,實力堪比金丹修士,能整月不吃不喝,巨狼的力量本就不俗,被靈力淬鍊和加護的魔狼更是可以跑上三天不休息。

只是慕辛難得地沒有跟任何人交媾,只是摟著蕭琴韻和林月,胸腹之上躺著康柔,幾人躺在床上休息著,其他女子要麼在修習功法、要麼躺在床上或是地氈上睡著。唯獨林眉和袁凌青兩女被綁在火靈石柱旁,兩人渾身上下的雪白膚肌這時都從內里浮現出來一陣粉色,她們不斷扭動著身軀,櫻唇微張,流著唾液嬌喘著,蜜穴處還不斷流出來一絲絲晶瑩的蜜液。

全身上下都像是被輕挲著一樣,蜜穴和乳首更是一陣陣痕癢感傳來,這種感覺讓兩女很想要盡情蹂躪自己的性器,偏偏雙手雙腿都被綁住,一對美腿還被拉扯得無法合攏,連磨擦腿間都做不到。被折磨得快要發瘋的林眉率先哭著嚮慕辛求饒道:「公子......婢子受不了了......求求你......摸一下......嚶嚶......就摸一下婢子好了!......婢子那裡......那裡好癢哦~~......嚶嚶......」

雖然美婦們一看便能猜出兩女是發情了,眾多開苞沒兩天的少女不知道她們身上發生了什麼,少數久經人事的美婦也沒有見過這種情況,只是憑過往見聞猜出來。半躺在慕辛一旁的林月好奇問道:「公子,她們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因為早上那幾顆藥丸?......」

周圍沒在修煉或者睡覺的眾女聽見林月的問題都十分好奇,把耳朵豎了起來等著慕辛的回應。慕辛本來饒有興致地看著林眉和袁凌青的痴態,聽見林月問到早上給林眉兩女吃下的藥品,便把那幾款藥拿了出來,咧嘴笑道:「月兒想知道?你自己來試一試不知清楚了?」

林月看著慕辛手上大小色澤各異的不同丹藥,不由自主幻想到自己像林眉和袁凌青一樣露出那般痴態,變得嬌羞起來,連忙往床邊退走了幾個身位,對著慕辛嗔道:「才不要呢!公子又欺負人,哼!不愛說就拉倒。」

慕辛也不氣惱,把林月拉回自己身邊,哄著她道:「別走別走,我就是喂了她們吃點催情藥而已,像合歡散、媚幻丹、和合散之類的,最厲害的還是這款易靈丹,專門針對修士的,凡人吃了的話,瞬間便會變成腦子只有交合的蕩婦,修士吃了的話只要體內有靈力流動,一部分就會變成克制本人的催情藥,可惜的是金丹境以上就能靠體內的金丹封印住效力......」

慕辛說到易靈丹時,特意把那顆表面光滑、反射著一陣陣彩光的紫紅色丹藥抽了出來跟林月解釋道。慕辛還一邊說著、一邊把丹藥往林月那邊推進著,說完「力」字之後那顆易靈丹便已經貼到林月的嘴唇。林月注視著慕辛那帥氣的臉龐看得入神,又留心聽著慕辛的話,一時沒察覺,感覺到一股清涼感從唇邊傳來才發現,嚇得她嘩啊一聲又一次往後退去,可是這次被慕辛摟住了纖腰,讓林月動彈不得,因為驚嚇而張大了嘴巴的林月一不小心把就吞了進去......

「唔哼?......公......公......公子?......這這這這!......」察覺到自己也強效媚藥吞了進去的林月,瞪大雙眼慌亂地看著慕辛,連話也說不完整,只能支支吾吾說著幾個單字。眾女也是目瞪口呆地看著林月,她們也沒想到林月居然把那顆易靈丹吞了下去。

「啊這......月兒你怎麼真把藥吃下去了?......」慕辛這時也是一臉尷尬,他本來不過是想作弄一下林月,卻沒想到林月動作那麼大,一不小心就把藥推進她的口裡,然後林月又剛好沒含住,光滑的丹藥順著那嫩滑的口屄滑了進去......

林月這下又急又氣,像憋氣一樣鼓著雙頰怒視著慕辛,林月這時急得快要哭出來,也不顧什麼禮儀什麼矜持,揮著粉拳用力地打在慕辛身上,當然慕辛根本不可能被打痛,只是一臉訕笑著。

「咕嗚......公子怎麼喂人家吃這種藥!......奴家不要啊!......嗚嗚......公子要怎麼負責!......」

「吃了媚藥不是很容易解決嗎?......」

「公子你還說!......讓你說!......讓你說!......嗚嗚......」

—————————————————————————————————————————

第二十二章

本文於2022年6月22日首發于禁忌書屋、Pixiv作者:瘋鬼狐

「哈~~......好熱......好痕......呼~~......好奇怪哦......嗯哈~~......身體......月兒全身都好熱......」不小心吞下了易靈丹的林月坐在床上,吃下媚藥後沒隔多久便渾身發燙,林月感覺自己腦子像發燒一樣,皮膚從內而外浮現著一陣粉色,蜜屄更是癢得發痛,一陣空虛感讓林月幾近不能思考,忍受著這種折磨的林月不停低喘著,靠雙手支撐的上半身不過十幾個呼吸便變得無力,往前靠嚮慕辛的胸膛。

「啊......那個......月兒?......你還好嗎?......」慕辛一動不動看著林月一臉不好意思地問道。本來慕辛就只是想拿林眉和袁凌青試驗一下藥效,林月把藥吞下只是一個意外。雖說慕辛想要的話,拿在場任何一女隨便玩弄都可以,但慕辛讓林眉和袁凌青把幾種藥吃下去,是用懲罰的理由,林月可是受了無妄之災。

「呼......呼哈......哈啊?你......你看我這樣......唔嗯~~......是哪裡好了?......嗯哼~~......咕唔......人家全身都好熱......哈~~......那裡好癢哦~~......」林月聽見莫辛那問話便氣上心頭,也就因為這個刺激,讓林月氣血上涌,易靈丹的藥效流動得更快,林月本就因為藥效而思緒錯亂,現在更是腦海一片空白。

想當然慕辛是知道媚藥的藥效應該怎麼解除,可少年被讓自己心動的少女這般嬌嗔,就變得像一個不小心做錯了事的小孩子一樣,一臉慌亂。馬車正在徐步前進著,車箱剛好微微搖晃了一下,林月隨即往慕辛胸前靠去,他便下意識抱住林月,才剛隔著上衣環抱林月的玉臂和腰肢,林月的嬌軀便一陣顫抖,蜜液止不住流出來。

「嗯哈~~......呼......好熱......快點......嗯哼~~......把那個......插進來嗎~~......」林月被慕辛這樣一按,不單是立刻絕頂,還控制不了自己,一雙美目迷離地注視著慕辛,嘴角流出來一絲唾液。

林月這般淫亂的哀求,慕辛哪還意識不了自己該做什麼,本來還在想著享受一下片刻安寧,卻被自己的惡作劇弄得又要提槍上陣。林月被慕辛抱在胸前,身上衣裳半脫不下,肌膚緊貼著慕辛身上的長袍上,胸前一對白瓜壓在慕辛胸前,哪怕只感覺到慕辛的呼吸起伏,極為敏感的乳肉也被刺激得出現一陴痕癢感,慕辛不過稍為挪了挪身體,那一陣按壓也直讓林月絕頂了。

慕辛掏出那根大肉棒,林月便雙眼冒光朝那陽物一臉渴望地死盯著,連喘息聲也大上幾分。慕辛把肉棒抵在她蜜屄口處,還沒插進去,便感到一陣濕潤感,從馬眼往下流到前列腺,最後落到床上去。一看便察覺到林月又一次絕頂,把頭埋到慕辛的胸膛上,一道道愛液隨著蜜屄的張合流出來。

慕辛也不好讓林月被折磨太久,趁著她的高潮還沒過去,把巨根插進那開門迎客多時的濕潤嫩屄,一進到底。還在享受著那絕頂的林月突然被慕辛這般侵犯著下體,兩輪快感一同湧上來,腦子本來也被性慾攻陷得無法思考,這下腦海又變得一片空白,除了感受那滿足和充盈的交歡之外,什麼也感知不到了,只能嗯嗯啊啊地浪叫著,這刻連自己姓甚名誰也忘掉了。

在林月被一身無法解放的性慾折磨著時,比她更先被喂下易靈丹的林眉和袁凌青表現自然更加不堪,兩女被綁住手腳,反弓著身體,兩對美乳不可避免地向前挺去,雙腿被綁得往外叉開到剛好無法合攏的距離,慾火焚身的兩女下體癢得讓她們幾近發瘋,卻連合攏雙腿磨擦緩解都做不到。

「呼哈~~......好癢......那裡好癢......哈~~......胸也是......嗯哼~~......好想被公子抱著......呼......呼......人家真的好想要!......好想被他侵犯!......啊嗚......嗚嗚......被綁住了摸不到......好想要......連舌頭都要發癢了......」

因為袁凌青體內的靈力比林月和林眉都少,易靈丹將靈力轉化成媚藥的效用發揮得也比較慢,沒有像林眉一樣發瘋了一樣哀求著慕辛肏弄她。本來腦內一片空靈,周圍的聲音被腦內的喊叫掩蓋過去,隔了一會,卻極為清晰地聽見一陣叫床聲,抬頭一看,慕辛開始紓解著林月的性慾,林月那一聲聲舒暢和滿足的呻吟讓袁凌青聽得幾近發瘋。

充斥著性慾的袁凌青雙目迷離,上下兩張嘴一同張開,各自流著透明黏液,渾身上下都被唾液、汗液、蜜液浸濕,放下來後及腿的一頭青絲也因為沾上了各種體液而黏在了身上,這刻的袁凌青像是剛從浴池裡起來,如出水芙蓉一樣。停下了叫喊的林眉狀態也差不多,只是神情跟袁凌青有很大落差,這刻的林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一般,嬌軀因為性慾而顫抖著,一雙美目更是被淚水淹沒過去,鼓起臉頰無聲地低泣著。

車輿上眾多女子中,最是擔憂兩女的自然是林晴和白代,她們也不過是昨晚才經歷初夜,哪猜想得到林眉和袁凌青此時此刻的煎熬,可看著兩人的姿態,肯定不會好受,雖然她們也想幫一下受罰的兩女,但更怕自己擅作主張之後,也被慕辛這般責罰,只得待在一旁,時而嬌羞地看向床上交合著的主人,時而擔憂地看向姐妹。

林眉在這種煎熬下等了很久很久,像過了幾年一樣,直至察覺到慕辛走到她們面前,才反應過來。慕辛這時挺著裸露出來的肉棒,站在兩女前方。肉棒抵在兩女額頭前方不遠處,是她們剛好碰不到的距離,但濃厚的雄性氣息、和表示著剛交媾過的愛液與先走汁的味道環繞在在巨根周圍,薰得兩女一臉呆滯,死盯著眼前那根自己極其渴望的陽物,連蜜屄也連連張開、淫液長流。

慕辛面對面抱起林眉,把肉棒抵在林眉的蜜屄前,林眉的愛液就將巨根上原來的黏液覆蓋過去,林眉腦里瘋狂地叫喚著、渴望著抵下體的大肉棒插進去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可是慕辛卻偏偏一動不動,連素股的動作也沒有,就這麼放著,林眉這時依然是雙手雙腳被綁在後面,全身重量都是依靠慕辛抱著她大腿的雙臂、和被一對巨乳壓住的胸膛支撐著,林眉很想把身體壓下去,卻偏偏動彈不得。

「很想要?」等了半天的林眉等來的不是捅進下體的男根,而是慕辛帶著戲謔的笑容所問的一句話。

「想!想要!」林眉用接近喊出來的聲量下意識地回答慕辛的問話。受藥效影響的林眉無力活動身體,還要被綁著四肢,本該一動不動任人擺布的林眉,這時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在輕力扭動著屁股,像是試圖讓那根大肉棒進到自己體內一樣。

「想要什麼?好眉兒不說我怎麼知道呢?」慕辛用著比原本更陰險的笑容說道。

「想要公子的那個!眉兒想要公子的大棒放進來!」林眉被那股空虛感折磨得把平常的羞恥心拋諸腦後了,一心只想儘快讓自己的慾望得以釋放的林眉顧不上周圍有那麼多人看著,立刻說出自己心底里的渴求。

慕辛聽見林眉的淫語,總算是心滿意足地......把林眉放了回去,狡黠地笑道:「你想要?可是我不想給啊!」

「欸?......」林眉被慕辛放回到地上,一臉懵然,直至聽見一旁袁凌青的嬌吟,弄得她那陣空虛感被放大了數倍,性感帶都癢得她受不了,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嗯哦哦哦!~~......進來了!......嗯~~......好舒服......公子的肉棒......啊~~......插得奴家好舒服~~......要......要丟了!~~......嗯啊!~~......」

慕辛放下林眉之後,在兩女都沒反應過來前,便抱起了袁凌青,讓巨根進入到袁凌青體內,由蜜屄口處開始一插到底,直讓袁凌青浪叫起來。才沒抽弄過幾下,袁凌青便絕頂過兩次了。

「哈......哈啊......這......公子......嗚嗚......為什麼啊!......給我......求您了......讓人家去......公子!......公子!.......嗚嗯......奴受不了了!......嚶嚶.......把公子的肉棒給奴吧!......嗚嗚......」林眉被那越加強烈的癢感弄得不斷微微扭動著被綁住的嬌軀,可這根本連一絲性慾也緩解不了,林眉發瘋了似的一邊哭喊著、一邊哀求著。

可慕辛卻尤如未覺,只顧著和袁凌青交合。袁凌青跟林月一樣,沒被肏過半刻鐘,便被弄得絕頂過數十遍,只是袁凌青的愛液分泌得更多,下方的純白地氈被浸濕了一大片。袁凌青本就長得比較嬌小纖瘦,這時更渾身無力地軟趴在慕辛懷裡,那粗壯異常的十吋巨根在她下體內進進出出,把她肚子都頂了起來。

「怎麼又暈過去了......」慕辛肏著肏著,發現袁凌青嬌吟低喘的聲音停了下來,一看才發現她絕頂到脫力昏睡過去,本來在不斷收縮的蜜屄也變得放鬆起來。

慕辛這刻臉上露出來了一點不耐的神情,林月和袁凌青兩女都是被肏了不過半刻鐘便昏睡過去,易靈丹將體內靈力轉化成媚藥的效果太強,兩女被慕辛的大肉棒磨擦到屄肉皺褶便絕頂了,被狠狠捅上蕊心時更是爽得翻白過去。不間斷的快感讓兩女精神和體力都負擔不了,加上慕辛天賦異稟,早上又在不停交合,一刻鐘下來也射不了一次。

慕辛把昏過去的袁凌青丟到床上,暗想道她們兩是爽了,自己卻被搞得七上八下,慕辛卻又不想在其他女子上洩慾,開了一個頭別的又會嚷著要了,剩下的選擇只有林眉一人。慕辛又走到還在跪著的林眉面前,把肉棒放在她臉上道:「想要就先給我口出來」

慕辛還沒把話說完,林眉便開始舔弄著那根大肉棒,只是她被易靈丹弄得神志不清,她的小嘴也只能包住那巨根的前端,結果林眉只好伸出香舌上下舔舐。沒舔個幾下,慕辛便不耐煩起來,抱著林眉的頭,往前挺腰把那十吋巨根一下子捅到最裡面,林眉的脖頸和嘴巴被慕辛的肉棒以極為駭人的程度擴張開來。

「唔......唔唔唔......」也許是口屄變得更敏感的緣故,本來應該極為痛苦的林眉此時卻從喉嚨里感受到快感,慕辛才剛把肉棒一插到底,林眉便翻著白眼高潮過去了。

「咳.....咳哈......哈......哈......」慕辛見林眉自顧自的爽著,便把肉棒一下子抽出來,幾乎窒息過去的林眉立刻大口喘著氣,但蜜屄處的高潮卻停不下來,愛液不斷從那一閉一開的蜜屄處流出來。

「噼!......啪!......」林眉還沒把呼吸調順,便被慕辛拿肉棒扇了兩下她的俏臉。慕辛的肉體強度可是比隕鐵還要堅硬,要是慕辛用力的話,林眉就不只是臉頰浮紅了,但被打得發痛的林眉卻像沒事人一樣,嘴裡還讓著要慕辛的肉棒。

慕辛又重複一次把肉棒捅林眉的口屄里去,這次卻沒再抽出來,而是把林眉的深喉口交當成洩慾手段猛力抽插著,在林眉的口屄里發泄過兩刻鐘、陽精射得她連胃裡都塞滿了,才把那兇器從她嘴裡抽出來。

在這兩刻鐘里,林眉的嘴角和喉嚨被慕辛一次又一次猛力肏弄得撕裂流血、一次又一次被淫魔聖符修復著傷處,結果林眉被使用著口屄時不但沒有感到多少疼痛,反而還享受到更大的快感,抽出來時林眉還依依不捨地緊吮著慕辛的大肉棒,像是要把陽物裡面的陽精也吸出來。

慕辛把將林眉繹在火靈石柱上的繩子扯斷,把林眉抱到床邊,甩手把她丟到林月和袁凌青的旁邊。在慕辛這一輪粗暴的操作下,林眉也不知道在他懷裡丟了幾次,背貼上床褥的瞬間還有一道蜜液噴了出來,弄得慕辛的袍子也濕掉了。慕辛還沒等林眉的高潮過去,便把跨下巨根肏進她那早已做好準備的蜜屄深處。

林眉都忘了自己是怎麼不斷高潮迭起,腦子也不知道哪時候開始由渴望被雄性侵犯、變成只有快感湧進到一片空白,自己像蕩婦一樣瘋狂浪叫,然後漸漸失去了意識......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