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屋 (5)作者:月月鳥

【百鬼屋】(5)

作者:月月鳥2022年6月19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五章

「叮鈴鈴」

放學的鐘聲敲響,一大群背著書包的少男少女們活蹦亂跳的朝校外跑去。

「啊呀,這麼多天連個鬼毛都沒看見,該不會是那幾個小丫頭的惡作劇吧?」小花一臉沮喪的喊到。

此時夏蟬三人依舊站在學校屋頂,這已經是他們守在這裡的第三天了,每天看著學生們上學放學,一點異常都沒有發現,難怪小花會抱怨。

夏蟬正準備教訓小花幾句,突然下方傳來小女孩清脆的童音。

「夏蟬哥哥,小花哥哥,晴依姐姐,你們要喝水嗎?」低頭看去,是那個叫千千的小蘿莉,正端著水壺沖他們天真的笑著。

「好,謝謝千千,你怎麼還不回家啊?」三人跳下屋頂,夏蟬摸了摸千千的腦袋,這幾天千千經常來看他們,他們也喜歡上了這個天真無邪的小丫頭。

千千伸出小手整理了一下頭上被弄歪的蝴蝶結:「給你們送完水就回去了,謝謝你們這幾天一直在保護我們,那個鬼都不敢來了。」夏蟬說了句「應該的」,然後回頭瞪了一眼小花,像是責怪他不該懷疑這麼單純的女孩。

晴依蹲下來溫柔的給千千整理了一下衣服,笑著說道:「天不早了,趕緊回家吧,別讓爸爸媽媽擔心,沒有小夥伴和你順路一起嗎?」平日樂觀開朗的千千聞言,少見的露出難過的表情,低聲說著:「我沒有媽媽,家裡只有爸爸和我兩個人。」

夏蟬三人聞言都有些黯然,又是一個身世可憐的孩子。

晴依心疼的抱了抱千千,柔聲道:「那也不要讓爸爸擔心好嗎?路上要注意安全,快回家去吧。」

「嗯,那我走了,哥哥姐姐再見。」千千努力擠出一絲笑容,沖三人揮手告別,轉身回家去了。

看著千千孤單落寞的背影,夏蟬和晴依都有些感嘆,一旁的小花卻突然「噗嗤」一笑:「怪不得不跟小夥伴一起回家,原來有小男朋友在等她。」「你說什麼呢?」晴依有些責怪小花這個時候還能笑出來。

「你們沒看到嗎?剛才千千走的時候,校門口有個小男孩跟她一起走了,不是等她在幹嘛。」小花指著千千離開的方向解釋道。

夏蟬和晴依疑惑的看去,千千早已經消失在拐角處了。

「你說清楚,哪裡有小男孩?我只看到千千一個人走的,晴依,你有看見嗎?」夏蟬慌忙問道。

晴依搖頭:「我也只看見千千一個人。小花你眼花了嗎?」小花這時有些緊張了,但還是很肯定的說道:「我肯定看到了,那小男孩一見到千千走了就跟上去的,還穿著紅……糟了!紅衣服!是那個鬼!」夏蟬一驚,一把拎起小花朝著千千消失的方向追去,晴依也急忙跟上。

三人跑到大街,可哪裡還有千千的影子,夏蟬和晴依同時掏出靈盤和小旗,一頓施法,然而從他們的臉色就能看出來,並沒有任何效果。

「我早該想到的,那童子的目標是千千她們,而不是非得在校內出現,都怪我先入為主了。」一向滿不在乎的夏蟬這時也很是懊惱了。

「用你的紅針找她啊,那不是專門用來尋人的嗎?」小花著急的說道。

夏蟬搖頭:「西京城內靈氣雜亂,到處都是修行者,在學校里還能控制範圍,現在三色針都在不停亂轉。這樣,晴依你回去問下稻邊老師千千家住哪裡,我帶著小花先四處找找。」

晴依點頭轉身朝學校跑,夏蟬則拎著小花選了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我們分頭找吧,你跑的還能快一些。」小花提議道,夏蟬跑的飛快,他就像被拖著走一樣。

「不行,我大概有了一個猜想,那個鬼物只有你和千千這樣的孩子才能看見。」夏蟬一口回絕。

小花不說話了,任由夏蟬拎著在西京街上狂奔,行人紛紛駐足議論,夏蟬時不時停下詢問有沒有人見過千千,但是放學回家的學生太多,沒人能給他們有效的線索。

好在似乎認識晴依以後,他們的運氣變好了,經過一處偏僻的小巷時,小花激動的大喊:「快停下,在這裡!在這裡!」

夏蟬差點跑過頭,原地一個迴旋穩穩的停下,朝著小花指的地方看去。

千千果然在巷子裡,似乎在和什麼人說著話,但在夏蟬的視角里,千千面對的方向空無一人。

「千千,躲我後面!」夏蟬三步並作兩步,一把上前將千千護在身後,朝著小花喊道:「你看見他了嗎?」

「看見了,他沒動,咦?他好像……」

「好像什麼?快點說!」夏蟬著急的呵斥了一聲,背後長劍已然出鞘握在手中。

這時千千卻突然從夏蟬身後跑出來,張開雙臂擋著夏蟬身前,像是在保護著什麼東西。

「千千,你這是幹什麼?這有危險!」

「夏蟬哥哥,他不是壞鬼,他沒想害我,你不要傷害他,他已經很痛苦了。」千千怯生生的說著話,嬌小玲瓏的身體卻堅定的擋在夏蟬面前。

「沒錯蟬哥,他看起來確實很不對勁。」小花在一旁附和道。

「你盯著他,有任何動作立馬通知我,我試試能不能看見他。」夏蟬吩咐小花一聲,從懷裡掏出一把造型古樸的玉制匕首,輕輕的在自己的腦門上劃出一道豎線,一縷鮮血滲出,隨後扎了個馬步,一邊不停的跺著右腳,一邊手上掐著九字真言手印。

「請老祖借天眼一用!」

隨著一聲大喝,一道金光從夏蟬頭頂灌入,額頭上的血印也隨之發出微光,像是長了第三隻眼,這是華夏的請神術。

夏蟬對流國的鬼物都是從書上了解到的,這是第一次面對面的打交道,心裡也沒底到底能不能行,好在華夏的法術在流國來說是祖宗,金光閃過,夏蟬清楚的看見了那個「鬼」。

確實是個童子模樣,一身紅色袍子,清秀的臉上滿是痛苦之色,怪異的是他的眼睛,瞳孔一隻是正常的黑褐色,另一隻卻不停閃爍著詭異的粉紅色光芒。

「看來的確不是酒吞童子,你是?……座敷童子?」夏蟬驚疑不定的看向這隻鬼物。

童子好像很艱難的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顯然他是有靈智的。

座敷童子嚴格來說並不算鬼,而是流國的一種妖精,喜歡穿紅色的衣服,而且只有小孩子才能看見。甚至有人認為他們是神,且是善良的福神。因為有他們出現的地方,通常會變得繁榮昌盛。

夏蟬之所以不敢確定,是因為書上說座敷童子一般是以小女孩的形象現身,而且只在家宅裡面才會出現,眼前這個顯然又是一個異類。

「啊!—— 」

正在夏蟬觀察他時,他突然抱著頭髮出一聲慘叫,夏蟬一把將面前的千千拉了回來,千千也被這變故嚇了一跳,沒再反抗,幾人一起謹慎的看著座敷童子。

他好像極度痛苦,叫聲久久不停,再抬頭時,只見他的一隻瞳孔已經徹底變成了那種詭異的粉紅,另一隻原本正常的眼睛也開始閃爍著粉光。

「咕……哇尼……木,哩……嘰……呃啊!—— 」座敷童子的聲音聽起來很蒼老,與長相毫不相稱,似是在竭力保持著最後一絲清明,他指著千千斷斷續續的說著一些聽不懂的語言,隨後毫不猶豫的用雙手狠狠拍向自己的胸膛。

「!?」

在夏蟬三人驚疑不定的注視下,座敷童子突然化成四散的螢光,這時的他反而好像正常了,年幼的臉上卻露出不該有的慈祥神色看向千千,嘴唇張合著仿佛在說著再見,隨後慢慢的消散開來。

「啊!不要,你去哪?」

千千見狀立即掙脫夏蟬的束縛,跑上去想要拉住他,結果只有點點螢光從她的指縫溜走飄灑升空,千千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

一切顯得莫名其妙,夏蟬也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他嘰里呱啦的說啥了?怎麼就突然不見了?」小花疑惑的問道。

「應該是鬼語,或者妖精語,看他的狀態好像是自我了結了,類似高僧圓寂,徹底的消散了。」夏蟬思索了片刻,臉色凝重的說出自己的推斷。

「他說……他說控制他的力量突然變強了,他已經抵抗不了了,只有這樣做才能保護我。」坐在地上的千千哽咽著說道。

夏蟬驚訝的看向千千:「你能聽懂他的話?」

千千抹著眼淚,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了。

「千千,他都跟你說了什麼?」

夏蟬沒空去細究千千為什麼能聽懂,他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妙,儘量控制情緒溫和的問著千千。

千千邊哭邊說著,好半天才讓夏蟬和小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剛才的座敷童子本就是居住在學校里的妖精,而且心地善良,也從不主動現身嚇唬別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學校也會因為他的存在而日益繁盛。

但是有一天突然出現一個人,按千千的話來說,那是個壞人,想要害千千,座敷童子發現以後便和那人交手,雖然暫時打退了那人,但是自己也中了某種法術,他發現自己的神智在逐漸的喪失,於是好幾次現身想要向千千示警,卻都被那種法術控制張不了口。

至於為什麼全是女孩看見他完全是個巧合,是因為另外幾個女孩經常和千千在一起玩,所以才碰巧看見。

座敷童子知道,一旦自己被徹底控制心智,那麼千千就會遭遇不測了,他能控制自己的顯形,但是卻只能被小孩子看到,這份奇異之處反而成了他無法求救的弊端。

心急卻又無計可施之時,轉機出現了。自從夏蟬三人出現後,那股控制好像減弱了些,直到今天,他甚至能離開學校跟著千千一起走,這在以前是從沒有過的,只是依舊不能說話。

而隨著離學校越來越遠,那股控制力也越來越小,直到在這裡,一心保護千千的座敷童子才終於暫時擺脫控制,並告訴了千千一切,完成了他的使命。

聽完千千的話,夏蟬和小花不禁有些唏噓,但是很快,夏蟬就想到了什麼。

「學校?晴依有危險!」兩人對視一眼,都如遭雷擊。

「小花,你送千千回家!」

丟下一句話,夏蟬就瘋了般的往外衝去。

「不可以!絕不可以再讓晴依受傷害了!」

……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