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R? (4)作者:墨龍游雲海

【NTR?】(4)

作者:墨龍游雲海 2022/6/11發表於:pixiv字數:9356

第四章:淫妻母狗變態調教(1)

黃毛的爽文生活第一天。

下午九點,剛吃飽飯的黃毛和淫妻今天也是淫氣滿滿,性慾旺盛。

「主人~要把人家拉到哪裡去呢~」

只見人妻的白頸上套著狗項圈,被面前的黃毛牽著,像狗一樣爬行,慢慢地跟著黃毛。

如果站在人妻的美臀後面,一定能看到一副唯美誘人的畫面,人妻挺著美臀一扭一扭,動感十足,極為性感。美臀下方,水亮亮的私處在不斷地淌出一滴滴的亮晶晶的液體,誘人深入探索。

「主人的大雞巴~一挺一挺的~看起來好好吃啊~」

黃毛手牽著狗帶,朝著後方不停地退。望著人妻這母狗一般的淫態,那仰著頭渴望著疼愛的樣子,因重力而下垂的巨乳搖搖晃晃吸人眼球。流線型的白皙美背,還有隻能看到一半的翹臀,這一副宛如藝術品的媚肉讓黃毛頓時來了性趣。粗大的肉棒直直地懸在人妻的上方,好似像主人拿著大肉腸懸在上方誘惑著母狗。

「騷逼!母狗!想吃主人的大肉腸嗎?想吃嗎?想吃嗎?」

黃毛剛好後退到沙發旁,隨後牽著狗帶,坐了下來,用手把住自己的「大肉腸」,朝著面前爬著的淫妻母狗甩了甩,像是逗狗一般。淫妻很配合的吐出舌頭,像狗那樣喘息,將濕熱氣息噴吐到「大肉腸」上,止不住的香涎下流地滴到沙發上。

「想~母狗想吃~母狗想吃主人的大肉腸~」

人妻跪在地上,保持著伸出舌頭流出口水的淫蕩母狗樣,雙手搭在黃毛的大腿上,眼裡滿是期待。

「他媽的,一點都不像狗!給老子學狗叫!」

黃毛看著人妻那饑渴難耐的垂涎三尺的模樣,把手放到了沙發上,然後怒罵道。

「汪~汪~汪~哈啊哈啊~哈啊~汪~汪~」

只見人妻用非常淫蕩的聲音像狗一樣叫了出來,然後雙眼直勾勾地盯著面前一跳一跳的「大肉腸」,噴吐著淫熱的氣息,那雙眼緊盯肉棒的眼神,那饑渴難耐的變態模樣,像極了一條發情的母狗。

「學得真他媽像啊!真是不知羞恥啊,沒想到你丈夫居然喜歡你這種變態淫蕩下流的母狗!!」

黃毛看著現在淫妻那極度誘惑,極度淫蕩的痴態,樂壞了,隨後笑著對著淫妻辱罵了一番。

「汪~汪~汪~哈啊~哈啊~」

淫妻沒有生氣,被辱罵一番沒有生氣,反而興奮地學起了狗叫。

「真乖真乖,來,把那個撿回來,我就賞你這條變態母狗吃老子的大肉腸!」

黃毛抄起沙發上的吸盤假陰莖,朝著陽台扔了過去。

「汪~汪~汪~」

淫妻轉頭看著假陰莖落在陽台上,扭著屁股繞了客廳桌子一圈爬到了陽台,像狗叼骨頭那樣用嘴巴叼了起來。隨後又爬了回來,叼著假陰莖抬著頭看著黃毛主人,直到黃毛主人拿住假陰莖才鬆口,拿出來後淫妻淫蕩地吐著舌頭噴吐著熱氣,擺出一副順從發情母狗的痴態。

「做得好!獎勵翻倍!這根也給你下面那個流口水流個不停的嘴吃!」

黃毛拿著沾滿淫妻香涎的假陰莖,把吸盤固定在了淫妻後面客廳桌子邊的側面上。那個側面是平的,比吸盤大不少,用力一按,假陰莖就這樣固定在了淫妻屁股的後面,龜頭直直地對著淫妻淌著淫水的淫穴。

「嗯~哈啊~嗚~插進來了~主人獎賞的大肉腸~真好吃~」

淫妻看著背後的假陰莖,把手搭在沙發上,柔軟的巨乳搭在黃毛的胯前,挺起自己白皙軟嫩的肥臀,用一隻手掀開了自己白嫩的大陰唇,將龜頭對準著自己水流不止的淫穴,慢慢地插了進去,直到頂到子宮口為止,最後整個屁股貼到了側面上。保持著這個姿勢像狗一樣吐著舌頭,噴吐著熱氣。

「很好!現在就賞給你主人的大肉腸!」

黃毛挪了挪位置,用雙手把淫妻的巨乳托到自己的肉棒上,然後龜頭衝著淫妻吐出來的舌頭。

「嘶~哈啊~咕唔~唔~」

淫妻伸著粉嫩靈活的舌頭,將頭埋到黃毛的胯部,然後舌尖用力地抵住尿道海綿體,猛地往上擠,把黃毛的前列腺液貪婪地榨了出來,然後仿佛害怕會被搶掉一般猛地含住龜頭,前後反覆地舔著馬眼,貪婪地品嘗著黃毛的前列腺液。

「你這變態母狗!見到主人的大肉腸就忘了下面的肉腸了?扭腰!不要浪費!」

「呀啊!」

「對不起~主人~嘶~啾~咕!」

淫妻的翹臀被黃毛猛地打了一巴掌,頓時火辣火辣的。淫妻被這麼一罵,興奮不已,拚命地扭起腰來,屁股和桌子側面開始激烈碰撞,撞得肉浪滾滾,臀肉凹陷,發出非常響亮而又淫蕩的啪啪聲,刺激著淫妻也刺激著黃毛的性慾。

「咕唔~啾~嘶~嗚~噗咕~」

淫妻為了安撫黃毛主人,一口含住了黃毛的大肉腸,從嘴巴塞到喉嚨里。將吹彈可破的臉埋進了黃毛的陰毛叢里感受酥酥麻麻的輕撫,嘴唇親吻著黃毛的蛋蛋,舌頭和嘴穴又是一番嫻熟看不見但是能感受到的「品嘗」技巧,令黃毛也忍不住呻吟一聲。

「咕!唔!咕~啾~」

前面是摩擦嘴唇的酥酥麻麻的快感和侵犯喉嚨的受虐快感,後面是假陰莖不停地擴開淫穴,用龜頭剮蹭著淫穴壁上的褶皺的快感,兩邊的快感一前一後地湧上來,讓淫妻更加興奮,扭得更歡了。

「咕!」

黃毛看著自己的雙手閒著,再看看面前白花花的巨乳搭在沙發上,就在自己面前隨著淫妻的動作而一晃一晃,仿佛勾引一般。突然手癢難耐抓了起來,五指揉了揉那柔軟無比的白皙巨乳,將手指嵌到奶子肉里,肆無忌憚地揉搓抓弄,乳浪滾滾,愛不釋手。抓出酥癢的感覺引得淫妻一陣顫動。

「嗚~」

黃毛看著淫妻黃豆般大小的粉嫩嫩的乳頭晃來晃去,於是伸出了食指和拇指捏住,撥,捏,揉,扭,不同力度,不同動作,不同刺激,讓淫妻嬌軀亂顫,嘴穴嗦緊。

「咕!!哈啊~哈啊~」

最後用雙指猛地一捏,飛快地將乳頭左右左右地搓起來,非常迅速,那般刺激頻率非常高。這下子,乳頭被指肚迅速搓捏摩擦的酥酥麻麻的快感,嘴穴緊嗦給予的嘴唇摩擦快感,淫穴被假陰莖暴插的快感。三方面的快感融合讓淫妻感到有些頂不住,把黃毛的肉棒吐了出來,隨後大口大口地喘氣著,享受著乳頭被搓捏的快感。

「咿呀!不行~主人~人家忍不住了~要~要~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淫妻自己淫蕩而又粗暴的扭腰,再加上黃毛高強度刺激著乳頭,淫妻實在是忍不住了。在高潮前拚命地扭著腰,忍耐著高潮的衝動感受潮前瘋狂的快感,發出更加響亮的淫蕩啪啪聲,這一用力,把客廳桌子用屁股給撞歪了。

隨著黃毛加大力度和速度猛地一搓,淫妻再也忍不住了,仰著頭看著黃毛,嘴巴一開一合,淫蕩地呻吟著,假陰莖沒能堵住淫妻那已經變成黃毛形狀的淫穴,大量的淫水噴到桌沿上,搞得桌子的一處水亮亮的,淫水順著桌沿流了下來,流到地上。高潮中的淫妻嬌軀痙攣,浪叫不止。

「哈啊~哈啊~哈啊~」

淫妻噴吐著熱氣,仰視著黃毛主人,身體有些疲軟,但看著黃毛那粗大的肉棒,還是忍不住舔吸了幾口。

「你這自私的變態母狗!只顧著自己爽了?」

黃毛對著淫妻那挺翹的還在顫抖的肥臀猛地扇了一巴掌怒罵道。

那白皙的臀肉頓時變得白裡透紅,火辣辣的,可見這次下手比上次狠了不少。

「對不起!咕唔~哈啊~主人~原諒人家這隻沒有教養的變態母狗~哈啊~主人的雞巴~味道好棒~咕唔!咕!嗚!!!」

淫妻伸出舌頭,貪婪地舔舐吸吮著黃毛的大肉棒,非常委屈地道著歉。之後被黃毛猛地摁住了後腦勺,將整根肉棒吞了下去。

「咕噗!啾!嗚!」

黃毛控制著淫妻的後腦勺,讓淫妻吞吐著自己的肉棒,又用雙手猛地抓住淫妻的頭,自己用力扭著腰,用蛋蛋狠狠地撞擊著淫妻的下巴,肉棒粗暴地抽拉著淫妻的嘴,淫妻分泌的大量的唾液因為這一粗暴的動作而順著肉棒全部流了下來,沾滿了肉棒。

「給老子接好了!」

黃毛猛地一撞,又一撞,大量的精液猛地噴射出來,灌滿了淫妻的口腔。

「哈啊~哈啊~」

淫妻感受到黃毛的射精已經停止,於是吐出了肉棒,隨後打開了淫蕩的裝滿精液的嘴穴,鼓著腮幫仰起頭來防止精液流出,同時也是為了讓黃毛看的一清二楚。

「真是一條變態的下賤淫狗!」

黃毛看著淫妻嘴裡滿滿的精液,因為淫妻口交太過投入和專注,上面還飄著自己的一些陰毛,讓眼前這淫蕩的淫妻變得更加變態下流,下賤欠操。

「咕~主人~我還要~」

淫妻把黃毛射出來的大量精液和陰毛一口吞了進去,那股腥臭粘稠的味道讓她興奮不已,發情不斷。消化乾淨後,淫妻張開了嘴,伸出了舌頭,露出非常下流的嘴穴,還有一些沒能吞下去的陰毛點綴嘴角和舌頭上,讓淫妻看上去更加下流和變態。

「真他媽賤啊!想不想讓別人看看你這騷樣?」

黃毛看著淫妻那副淫蕩的模樣,拿起了沙發上的黑色絲襪,把淫妻的雙眼蒙上了,牽上了狗帶,站了起來。

「嗚~主人~看不見了~是陽台還是飄窗呢~」

淫妻一步一步地跟隨著黃毛,因為被蒙上了眼,只能跟隨黃毛的牽引,完全判斷不出自己所在的方位。

與此同時,全裸著又被蒙著眼,微風輕撫都會興奮不已。視覺剝奪下,想像往往十分大膽,淫妻一邊大膽想像著自己在陽台被抱起來,被對面的人看光光,並且在那人的面前非常淫蕩地潮噴出來。

「到了,站起來,彎腰下去!把腿打開!很好,給我站穩了!」

「遵命~」

黃毛指揮著淫妻在視覺被剝奪的情況下調整姿勢,淫妻最終擺成了一個站位後入的姿勢,黃毛用力牽拉著狗帶,維持著淫妻的身體平衡,給予淫妻一個非致命的窒息感,讓淫妻興奮地顫抖起來。

「哈啊~主人~大雞巴~快插進來~嗚!插進來了~哈啊~哈啊~好舒服~」

淫妻感受到黃毛粗大的肉棒頂著自己的淫穴口,這感覺還沒持續太久,一道極為粗暴的擴張和摩擦讓淫妻忍不住浪叫出來。

「主人~人家想被更用力點操~哈啊~咿呀~主人好厲害~輕點~哈啊~不行~」

淫妻配合著黃毛,扭著腰,感受著黃毛那龐然巨物前前後後進進出出,自己已經習慣了這般猛插的速度,開始渴求更加強烈的刺激,於是開口向黃毛貪求道。

「啪!」

「你這天生的婊子!賤狗!臭騷逼!操死你!操死你!」

「啪!」

黃毛聽罷,開始怒罵不休,把施虐的慾望發泄在淫妻的身上。一隻手用力拉扯狗帶,另一隻手猛地拍到了淫妻的臀上,那一瞬間肉浪滾滾,比抽插撞擊產生的肉浪更猛。回彈誘人,不久後白裡透紅,讓黃毛虐待的慾望更加強烈,打得越來越響,白皙軟嫩的美臀也變得越來越紅。

與此同時,每次用力一拉狗帶,用力一拍淫妻的美臀,淫妻的嬌軀都會一顫,淫穴不禁一陣猛縮,像淫妻口交突然猛嗦一般,讓黃毛越干越來猛。黃毛看著交合的地方,因為淫穴變得過於緊緻,在淫妻被乾得浪叫連連淫水四濺的同時,迅猛的抽插牽拉出一小部分淫穴的肉來,那副畫面淫蕩又誘人。

「主~主人饒命~要被操壞了~啊~哈啊~屁股被打得好辣~要壞掉了~」

淫妻現在感受到了黃毛那令人難以忍受的粗暴性交,窒息感讓淫妻更加興奮,淫穴被粗大的肉棒猛插讓淫妻更加舒爽,但那火辣辣的疼痛,淫妻實在是受不了。

好像有些後悔自己剛才的貪求,現在開始扭著屁股,顫抖著嬌軀,大聲地發出求饒的聲音。

「現在就求饒了?!」

黃毛聽著淫妻的求饒,反而越干越狠了,把兩邊本來白皙誘人的美臀打得白裡透紅,淫妻的雙眼不禁擠出幾滴眼淚,這被虐的疼痛超過了淫妻的痛閾,讓她不停地流出痛並快樂著的眼淚。

「哈啊啊啊啊啊~主~主人~不行了~人家要忍不住了~嗚!啊!怎麼是……這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黃毛這樣粗暴地猛干,淫妻終於迎來了高潮。在高潮之前,黃毛扯下了淫妻的黑絲眼罩,淫妻終於看到了眼前的場景,眼前的場景讓她感到羞恥不已,淫妻怎麼也沒有想到現在自己露出做愛的地方是自家門口,在這棟公寓樓的走廊上做愛!淫妻此刻好像恨不得將剛才的浪叫和淫語全部收回去,說不定已經有人聽到或者是看到自己這幅婊子一般的淫態了。這樣想著,高潮的慾望愈發膨脹,直至最後再也忍耐不住,猛烈地噴發出來。

「操死你!你這下賤的淫狗!」

黃毛感受到淫妻那股潮吹出來的淫水,只見幾道細小的淫水流順著肉棒流出,再加上淫妻的淫穴更持久更用力的緊縮讓他更加粗暴地抽插淫妻那高潮中的淫穴。

淫蕩的攪水聲在此時更加響亮,最終黃毛也頂不住淫妻這般淫蕩的肉體,在噴射之前猛地撞擊了好幾十次後猛地爆射出來,將淫妻的淫穴射滿大量的精液。

由於精液淫水混合液的量實在是太多,再加上強烈的刺激之後,強烈的高潮導致了黃毛無法抗拒的疲軟,再也不能保持硬挺。這讓那混合液緩緩地流了出來,沾到淫妻的屁股上,掛到淫妻的腿上,落在地上。

「哈啊……哈啊!哈啊!」

淫妻獲得了十幾秒休息的時間,在這時間裡用大口大口的呼吸緩解剛才高潮帶來的衝擊大腦的快感,那大口大口的喘息讓淫妻的胸脯劇烈起伏,嬌軀仍在止不住地顫抖。

「主……主人……能不能進去再操……這裡…好危險…這裡會被看到的吧……嗚……」

淫妻終於緩過神來,恐懼地看了看周圍,這裡是熟悉的家門口,視線前面說不定哪個同樓層的鄰居會突然開門出來,或者是從中間內側的樓梯口走出來,又或者是從右側的電梯搭乘上來,然後看到她那下流淫賤的狼狽淫態,拿起手機拍照錄像……再可怕的事情就不敢繼續想了。

如果是後面沒有太多遮掩的欄杆扶手,或者是前方遠處的另一棟公寓樓的話還好一些,只能看到大致的交合動作,不能清楚地看到臉。一想到路人和鄰居真的會把自己那自己都覺得變態的淫態給看光光,強烈的羞恥感油然而生,讓淫妻不禁顫抖起來,想趕緊逃離這危險的地方。

「剛才不是叫得挺歡嘛?扭得不是挺騷嘛?現在怎麼想逃了?」

黃毛聽著淫妻羞恥乞求的聲音,看著淫妻那羞恥狼狽的模樣,越來越興奮,不懷好意地笑著反問道。

「嗚……求求你了……咕~主人……放過我吧……嘶……我……您讓我幹什麼都行……求您了……哈啊!不要~不要在這裡~嗯!哈啊!主人~放過我~呀啊!會引來其他人的~」

黃毛看著淫妻轉過身來,跪在自己的面前,用臉蛋去蹭自己的肉棒,然後伸出舌頭將黃毛那水光滿面的沾滿了精液淫水混合液的大肉棒用香涎清洗乾淨,隨後表現出很乖的樣子雙手一上一下地握住大肉棒,然後舔著馬眼乞求道。

但黃毛不會答應的,看著淫妻求而不得的樣子,黃毛興奮到了極點,粗大的肉棒猛地挺起,下一秒,黃毛猛地抱起淫妻順便翻了個面,然後用雙手撐住淫妻的膕窩,擺成了一個站位M字開腿的姿勢,隨後把肉棒猛地塞進了淫妻依然潮熱的淫穴之中。

「嗚!主人的大雞巴~操著人家的騷逼~要是有人來的話……這個姿勢要被看到了~不要~這下流的樣子~嗚!」

淫妻此時的視線被抬得離地面有些高,向前看有些不一樣,彎腰向下看後看到後羞恥地捂住了臉,只見黃毛粗大的肉棒在淫妻的胯下進進出出,乾得淫妻淫水四濺,浪叫連連,一想到被人看到這般淫蕩的樣子,淫妻既興奮又羞恥,要是意外發生了,還是想找個洞趕緊鑽進去再也不出來。

「叫啊!怎麼不叫了?!你這變態的露出狂!騷逼!母狗!操死你!操死你!」

黃毛聽著淫妻因為羞恥而越來越小聲的浪叫聲,有些不滿,怒罵一頓後嘴裡一直嚷嚷著,伴隨著一擊又一擊讓淫妻痛上加痛的拍臀,狠狠地暴操著,激起一陣陣肥臀的淫蕩肉浪。

「不要~哈啊~主!主人!有……有人來了!!停……停下!咿呀!哈啊!完蛋了~」

淫妻被黃毛猛乾的同時,突然看到了面前走廊的遠處一個同樓層門開了,然後看著人走出來,光是那人走出來的這一動作,就讓淫妻羞恥得不得了,淫穴一緊一緊的,真有下面的嘴那味了,不斷吸吮著黃毛的粗大肉棒。

「叮咚!」

只見那人沒有看向淫妻這邊,而是走向了裡面,然後按了某一戶人家的家門門鈴。

「哈啊~嗯!咿呀!屁股不行了~嗯!哈啊!主人饒了我吧~嗚!哈啊!啊~」

在那人等待的那段時間裡,淫妻的心好像一直懸著,生怕他突然看過來,然後發現在走廊幹著這檔淫蕩羞恥的變態行為的她,要是真的發生了自己真的想捂著臉逃掉。

「……」

另一戶人家出來了一個看樣子是人妻的女人,與那人說笑了一番後邀請進了家。

「哈啊!嗯~還好~沒被看到!咿呀!主人~求求~不要再~咿呀~要被撞壞了~哈啊!」

淫妻看著那人走出來關門的時候沒有看過來,與另一戶人家交流的時候也沒看過來,鬆了一口氣。但還是沒敢放開聲音,結果被黃毛用胯和蛋蛋猛撞著已經紅如蘋果的屁股上,又辣又痛的屁股被這樣不停地撞擊,夾雜著一絲快感,感受著這般折磨,淫妻可憐地求饒道。

「裝什麼裝!你這母狗實際上爽得不得了吧?現在開始給老子自慰!沒老子的允許不許停!不許摸魚!聽到沒有?!」

冷酷的黃毛抬了抬淫妻的膕窩,隨後改用手臂撐住膕窩,左右手交叉,把狗帶纏手一圈卷短,往淫妻的後面猛地一提。那種窒息的快感讓淫妻的淫穴再次緊縮起來,黃毛在這般極為粗暴的抽插中命令道。

「遵命~嗚~哈啊~啊~哈啊~嗚!主!主人!電梯門……開了……」

淫妻聽到黃毛主人的命令後動起了閒置的雙手,一手摸到自己的陰蒂上,另一手抓住自己的巨乳,伸出兩隻手指搓捏起來,用快感麻醉自己,希望把痛覺掩蓋過去,突然電梯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淫妻也沒有停下手淫,反而更加賣力了。

「叮咚!」

只見那人徑直地走向了電梯門的正前方,淫妻在搖晃的視線中看清了從門裡出來的人,看衣裝和右手提著的工具箱,很明顯這是一個維修工,維修工就那樣停在了鄰居門前。

「哈啊~啊~啊~不能呼吸了~嗚~哈啊~不要看過來~」

淫妻一邊享受被黃毛的大肉棒用力疼愛的快感和項圈帶來的壓迫窒息感,一邊享受自己自慰帶來的快感,再加上此時羞恥得不得了的猛料帶來的一大堆淫蕩而又變態的幻想,讓淫妻高潮的慾望越來越強烈。

「……」

只見維修工摁了門鈴,然後門開了,與業主交談了一番後走了進去,關上了門。

「呼~還好沒看過來~哈啊~好變態~咿呀~嗯~母狗要壞掉了~哈啊~」

淫妻有些感受明白露出的快感了,在維修工進去之後,開始用力地搓捏自己的乳頭,揉弄自己的陰蒂,有一種偷偷自慰的比正常自慰還要強烈好幾倍的奇妙快感,讓淫妻欲罷不能。

「你說要不要找個修水管的修一下你這水流不斷的騷逼?」

黃毛扯了扯狗帶,看著淫妻如此享受,不禁戲謔道。

「不~不要啦~哈啊~主人現在不就在修人家一直流水的騷逼嘛~哈啊~好舒服~」

淫妻聽著黃毛調戲的一番話,更加興奮了,一會兒看著自己胯下,看著自己的淫穴被黃毛粗大的肉棒狠狠抽插修理的樣子,將這幅畫面當做手淫配菜肆無忌憚地手淫起來。又一會臉火辣辣的看向前方,總有種趁著沒人趕緊放縱自我的露出快感。

「哈啊~嗯~主人~人家忍不住了~要~要噴出來了~哈啊~受不了了~啊!不要啊!有人來了!嗚!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前有自己放縱自慰的舒爽和露出興奮感,後有自己被黃毛猛操的快感,淫妻整個人沉浸在快感之中,最終達到了高潮,在高潮的前一刻,淫妻看到有人從樓梯口處走進了這個樓層,之後自己便忍不住高潮了,完全控制不住自己那大聲浪叫的聲音。

「哈啊~哈啊啊啊啊~」

淫妻在高潮的時候不能思考,但是高潮前的那一幕又讓她不得不思考,於是好像在高潮的時候滿腦子都是「完蛋了」,「人生完蛋」了這類的瘋狂反覆強調的思考。

「哈啊!哈啊!完蛋了……主人……被看到了……」

淫妻在高潮之後,恐懼地念叨著。

「哈!是啊,他不僅看到了,還把你這下流的騷樣全部拍了下來!還罵你是只變態賤狗!」

黃毛只給了淫妻十幾秒的喘息時間,說完這段話,繼續高強度抽插淫妻那淫水滿溢的淫穴,那淫蕩的水聲與淫妻的浪叫有得一拼,非常響亮,聽起來非常催情。

「不……不會吧~哈啊~嗯~真的被看到了~人家這幅模樣~嗚~完蛋了~人生完蛋了~真的完蛋了~」

不知為什麼,得知這樣的消息後,淫妻的恐懼好像反而轉變成強烈的興奮,或許是得知自己羞恥已經沒有用了,於是乾脆魚死網破把自己當成盡情享受在人前露出做愛和自慰的變態,想被人看,想被人拍,想被人罵淫蕩下流的話。

「沒錯!你今後都要作為母狗生活下去!你已經不配作為一個人了!你這條只會浪叫的變態母狗!喲,又有人來了!給老子叫得再浪一點!」

黃毛一邊怒罵一邊猛操,越罵,操得越凶,在「洗洗漱漱」的水聲下,抽插出大量飛濺而出的淫水,感受著淫妻一收一縮的淫穴,看著淫妻香汗淋漓的淫肉,越干越來勁。突然看到了電梯叮的一聲,門開了,扯了扯狗帶,命令著淫妻。

「看吧~看吧~把人家這個騷逼母狗看光光吧~人家是喜歡露出自慰的變態婊子~哈啊~好爽~看過來~看我被主人爆操的樣子~」

淫妻已經是魚死網破的想法了,既然沒法逃避那就享受,大聲地浪叫和更加肆無忌憚地自慰,淫虐自己的乳頭,猛揉自己的陰蒂,放飛著自我,吐出舌頭擺著剪刀手,仿佛要被拍攝淫蕩的婊子照片一樣興奮。

從電梯門出來的是一個衣服上印有XX外賣的男人,只見他往淫妻浪叫的方向看了一眼,驚訝地看了幾秒之後就扭過頭去給同樓層的鄰居送餐了。

「被看到了~被外賣小哥看到了~嗚~人家這幅淫蕩的樣子~真的是好丟臉~哈啊~但是好爽啊~」

淫妻看到了外賣小哥扭頭看過來的樣子,為了迎接這一令人興奮,令人身體燥熱的灼熱的目光,淫妻一前一後地扭著腰,用雙手抓住自己的雙乳,然後捏住乳頭,放肆地揉弄起來。

只見外賣小哥送完餐後為了避免尷尬,斜對著電梯走了回去,然後下樓。

「哈啊~主人~人家被看光光了~淫蕩下流的樣子~太變態了~主人~罵我吧~罵我這條變態的下賤母狗~啊~有人來了~有人過來了~沒有迴避!哈啊啊啊~」

感受著變態露出的快感,淫妻越來越興奮了,甚至乞求著黃毛辱罵她,把她貶得一文不值。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電梯門再次開始,一位穿著休閒服的男性直直地看著她,沒有任何迴避的意思,直接朝她走了過來。

「不要~不要~不要看我這條淫蕩的母狗~不要看人家被主人操得淫水流個不停的樣子~不要看人家自慰得浪叫的樣子~啊~過來了~完蛋了~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淫妻越想越過火,越想越興奮,越來越上頭。結果自己居然興奮得爽到高潮了。

……

「你真是個變態母狗,被操傻了是吧?這是你老公。」

黃毛扯了扯狗帶,把高潮後雙目失神的淫妻拉回了現實,用力地頂了頂淫妻的子宮口,笑罵道。

「老……老公?啊~對不起~老公~人家在和主人玩露出呢~主人的大雞巴操得人家好爽~你看~進進出出的~淫水濺得到處都是~」

淫妻一邊對著心愛的人道歉,一邊擺出淫態讓丈夫看個夠。

「老婆玩得盡興點,主人,您要的東西我買回來了,現在要不要進去試試?」

丈夫看著淫妻玩的那麼開心,微微笑了笑,回應了一句。隨後對黃毛提了提手裡的兩箱東西,問道。

「好吧,來看看都有哪些母狗喜歡的玩具。」

黃毛拔出肉棒,放下淫妻,說道。

「老婆,都勒出紅印了,疼嗎?」

丈夫解開淫妻脖頸上的狗項圈,看著那通紅凹陷的紅印,溫柔地心疼地問道。

「不疼……哈啊~哈啊~」

淫妻搖了搖頭,還在大口大口地喘氣著。

「戴上這個吧,這個不會勒出紅印,能夠保護好你,老婆。」

丈夫拿出一個非常好看的愛心情趣真皮牽引狗項圈,黑色項圈的中部有著一個心形裝飾,在心形下面,用銀色的特殊材質寫著英文的「SLAVE」,非常好看。丈夫將項圈戴到了淫妻的脖頸上,只見那項圈自動調節了鬆緊度,剛剛好鎖住了淫妻的潔白脖頸,隨後伸出了和丈夫手上狗帶差不多的狗帶。

「謝謝老公~好好看啊~」

「怎麼換了?而且這個看起來沒有繩子啊?」

黃毛看到丈夫給淫妻換上項圈,有些不解地問道。

「這是一款很有趣的自調節多風格寵物項圈,看這裡,您可以拉出鏈條狀的牽引帶,也可以拉出皮帶一般的狗帶,或者是不傷手的粗細合適的繩子。」

丈夫打開了項圈後面的開口,先後拉出了鏈條,狗帶,繩子,一一展示給了黃毛,最後切換成狗帶遞給了黃毛。

「不錯不錯,很有趣,我等不及試試你買的玩具了,趕緊的,進來吧。」

黃毛牽拉著淫妻,走進了房間裡,丈夫也緊隨其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