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人君子大師兄 (7) 作者:異世界管理員

【正人君子大師兄】(7)

作者:異世界管理員 2022/6/10發表於:pixiv字數:6267

第七章 初試雲雨

第二次看見師母如雪的肌膚,牧浩然依然有種舊魂不守舍的感覺。

眼前雪白的肌膚上兩團高聳的雙峰上點綴這兩點誘人的嫣紅。也許是因為緊張,也許是因為羞恥,那團柔嫩的肉團微微的顫動著。

咽了咽嘴裡泛出的涎水,牧浩然跪倒在師母的面前默默地磕了一個頭。

心中懺悔道:「弟子不孝,為了救師母於水火還請師傅原諒徒兒的不義之舉。」

柳如煙手掐法訣不能擅動。她必須全身心地維持自身靈力的有序運轉,否則隨時可能走火入魔。

被蒙面的柳如煙感覺對面的男人退後了幾步,難道他要罷手?心懷忐忑地問道:

「你究竟是何人?你休要胡來……不然……我就要叫了!」

牧浩然顧不上師母對自己的試探,師妹昏睡的時間大概在十二個時辰,自己雖然布置了諸多法陣在外面,但多花一分時間就多一分的風險,他必須抓緊時間和自己的師母雙修。

「我已經在外面布置了隔音法陣,就算你用結丹境的功力吼破了喉嚨也沒人會來的。」

牧浩然說這些話還是希望師母能夠好好的配合他,他掰開師母緊緊閉合的雙腿,向著深處探去。

修長潔白的玉足猶如悠長的林間石徑,在路的盡頭一團濃密黝黑的草叢裡泛出一朵嬌羞紅艷的花朵。

「陽火入陰,水火交融,極樂大道,身隨心動,玄宇衡平,陰陽躍升……」

心中默念第二層法訣,牧浩然握著已經漲紅的肉杵,隱隱覺得有些脹痛,這功法真的沒有問題嗎?管不了那麼多了,此刻的他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撥開濃密的陰毛,紅色的陰唇竟然因為興奮已經充血,像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般。

「好美!」

這就是女人的花巢嗎?第一次見到的牧浩然不禁感嘆出來。

「無恥!流氓!你是掌門師兄對不對」

聽到這句話牧浩然原本正要的蓄勢待發的動作為之一愣,師母這是把我誤認為掌門了?也對,那日他們私下密會就能看出來他們關係非同一般,想到這裡牧浩然又解釋道:

「不是……你不要驚慌我的確是來幫你突破晉級的。」

「你我師兄妹一場,你何來的什麼雙休功法?你要只是想在我死之前與我纏綿一場直接與我說了便是,你我舊情一場我也未嘗不可答應你,你何須用這等下作手段。」

沒想到師母非但不信自己不是掌門,反倒說出這等不知廉恥的話來。也許她是為了讓自己顧忌情面停下手來,但多少也說明她內心深處還存著對掌門念念不忘的情愫。牧浩然的心裡生出一股怨氣來,多年來師傅和師母恩愛有加,溫婉端莊的師母竟然也有這一面,今日我就替師傅出一口惡氣。

「你只管好好配合,你自會知道我這雙修法門的真假。」牧浩然再沒了剛才好言好語的態度,在不遲疑胯間那根燥熱難耐的肉杵對著花徑就刺了進去。

「啊……」

粗大炙熱的肉杵讓沒有思想準備的柳如煙一聲驚叫。

怎麼這麼粗?柳如煙心中驚嘆,自己的掌門師兄並不是體修啊,這般強壯倒是和他那單薄的身子有些不符。難道他真的私下裡修煉了什麼雙修的法門?

心思混亂間自己的靈力波動越發得不穩。

「斂住心神,待我注入陽氣,你融匯靈力……」牧浩然及時提醒道。

自己胯間用力,開始帶著自己的肉棒不斷的抽送起來。

這肉穴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淫水連連,自己腫脹的肉棒立刻被這春水包圍,原本的脹痛感竟然隨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舒爽。

這就是被正道唾棄的雙修?怎會如此玄妙。

同時柳如煙也被這玄妙的功法震驚,這雙修功法也許真的可以幫助自己晉級。她的丹田的靈力漩渦在之前的強行衝擊突破中已經虧損,如果不能修復自己的下場只有身死道消。柳如煙感受到了小屄里那根堅硬的肉杵非同一般,自己的花穴里四溢著一股暖流,一股溫潤的靈力正在滋潤著自己。這外來的靈力不但沒有被自己的身體排斥,反而幫助自己體內的靈氣漩渦修復壯大。

柳如煙察覺到這一變化後立刻放棄了雜念,身體漸漸開始配合起來。

「嘶……」

牧浩然一聲低吟,怎麼突然感覺師母的花穴像是活過來一般,褶皺的肉壁開始蠕動,死死的纏繞在自己的肉棒之上,自己的靈力飛速的被吸食。

「啊……」

牧浩然只覺得自己的肉棒一陣酸爽,自己的靈力精華止不住地從馬眼裡噴射出來。

這就射了?柳如煙還在納悶,自己這才剛剛準備開始師兄就完事了?這是患了早泄之症?

她自然不知,騎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幾息之前還是個童子之身,哪受得了她這般榨取。

「你……你沒事吧?」柳如煙婉轉地問道。

這種問題總歸要估計男人的顏面。

牧浩然收了收心神,自己剛才這是怎麼了,竟然這般容易就泄了功力。他調整了一下狀態,再一次開始全身心地運轉陰陽輪迴絕。

「沒事,一時大意,再來……」

「嗯……」肉棒再次開始了抽插,柳如煙嘴角露出一絲輕哼,不知道是在回應牧浩然的言語還是沉醉在突如其來的快感中。

那根肉棒噴射之後竟然沒有半分的柔軟,反倒感覺好像更大更硬了幾分。這到底什麼情況?

柳如煙清晰地感受到那肉杵的衝擊比之前更加深入了幾分。

「啊……你輕點……啊嗯嗯……」柳如煙輕聲討饒道。

原本僵硬的身體像是化了的冰一般,在牧浩然的衝擊下越發的嬌媚迷人起來。

牧浩然哪裡看過這樣的師母,嬌滴滴的淫叫聲讓牧浩然幾乎又要射出自己的精華。

「不行,斂住心神……斂住心神。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牧浩然運轉清心訣,止住將要泄的頹勢,好不容易才堅持住沒有再次敗下陣來,雙修之法乃是兩個人的靈力交融,自然不能只是一個人的付出,何況他的實力還要比自己的師母差上一大截。

牧浩然完全不顧柳如煙的嬌淫,自顧自地猛打猛衝。肉棒好像又長了幾分,越來越接近自己的宮口,整個花穴里被那根肉棍攪得春水泛濫。

「啊……」

一聲清涼的哀叫,花穴中泛出大量的花汁。

柳如煙兩腿酸麻,雙腿不自覺地併攏想要抵抗這野蠻衝擊。

這一夾卻又使得牧浩然吃不消,肉穴突然被擠壓得狹窄緊緻,他的肉棒又是一陣酸麻……又射了出來。

潔白的精華在肉穴中四溢開來,柳如煙只覺得那股溫暖的熱流慢慢被自己吸收,自己的靈力又比剛才增長了許多。

這一次的時長比之前一眨眼的功夫好上不少,但也說不上長久。

這自然和牧浩然是個處男關係密切,而且他也只是剛剛修煉這門功法。不過他作為烈陽之體的天資確實他最大資本,射了兩次雖然虧散了諸多的陽氣,但是他發現只要不射自己的虧空很快就能夠在雙修中迅速地彌補回來。

「陽火入陰,水火交融,極樂大道,身隨心動,玄宇衡平,陰陽躍升……」

牧浩然默念心法,雙手掰開柳如煙的玉足,將她的修長雙腿平壓在兩側,自己全神貫注,體內的烈陽真氣匯聚丹田。那根肉棒像是一個木樁一般向下衝擊而去。

啪啪啪……

堅挺的肉樁像是攻城錘一般每一次都狠狠地撞擊在柳如煙的宮門上。

「啊……你……你弄疼我了……」

「陽火入陰,水火交融,極樂大道……」

柳如煙的身體在猛烈的衝擊下猶如暴風中的孤舟,兩個挺傲的奶子不斷地在他眼前搖曳。

「不聽,不看……」

牧浩然放棄了眼前絕世的美色,全身心的運轉功法。

這次的時間大大出乎了柳如煙的預料,居然比自己的夫君還要持久,前兩次是在拿自己開心嗎?

整整一個時辰的猛烈撞擊讓柳如煙靈力漩渦已經修復了大半,如果再……

噗呲……

牧浩然虎軀一振,自己又一次繳械投降了,雖然按照常理來看他這次的時間已經不錯,不過用烈陽之體加上陰陽輪迴絕的標準他這隻怕還是不及格水準。

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正在他思量的時候,就發覺那雙被自己鬆開的玉腿此刻竟然盤上了他的腰,師母此刻撅起自己纖細的腰肢,居然開始主動地應和自己那根漸漸鬆軟下來的肉棒。

以前牧浩然一直不太明白自己下山歷練時聽到的一句話「人妻裙下折金槍,寡婦胯下留枯骨。」

今天他總算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

牧浩然已經完全繳械了,但是師母好像並不打算放過他。那渾圓飽滿的嬌臀開始主動地掌握節奏。

「等等……休息一下……」

牧浩然可以說是技巧經驗全無,一味地只知道硬幹。

這樣吃了苦頭的柳如煙竟然也有了想要「報復」的壞心眼。聽著對面男人的告饒,柳如煙露出一抹壞笑,「讓你剛才那樣蠻勇,讓你不知道憐香惜玉。」

軟趴趴的肉棒在充滿精液的肉穴中來回地摩挲,原本鬆軟的肉棒在粉穴的刺激下慢慢地再次次挺立起來。

牧浩然想要推開自己的師母,雙手鉗住對方的柳腰想要推開對方。

嗯?自己居然推不開?師母的雙腿死死的鉗住自己的腰,她雙手雖然要結印沒法輕易動彈,但是她的實力畢竟高過自己,自己一時間竟然完全無法擺脫。

不光如此,自己的靈力,體力就如同決堤的大壩正在急速的被師母吸干抹靜。

不行,這樣下去我還不被吸成人干?

危機時刻,牧浩然反倒漸漸冷靜下來,全力運轉陰陽輪迴絕第二層。

身體開始瘋狂地吸收周圍的靈力,體內的陽氣也逐漸地得到了補充。

但這樣下去也只是重蹈覆轍罷了,兩個人的實力終究差得太多。

不等他多想師母已經開始了貪婪的吸收。

腰肢在牧浩然面前亂顫。

肉壁和肉棒摩挲帶來的舒爽很快就吞噬了牧浩然的憂思。不管了,是男人絕對不能說不行!

牧浩然握住師母的纖纖細腰,重新奪回了主動權。

「啊……師兄你怎麼又……嗚嗯嗯……」

柳如煙顯然沒有猜到自己的「師兄」這麼快就重振雄風了。牧浩然的肉棒再度堅挺殺了一個回馬槍,攪得花穴一陣翻騰。柳如煙「報復」的小心思頓時變成了讓自己欲仙欲死的監牢。

聽聞師兄二字,牧浩然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我都說了幾遍自己不是你師兄了,這麼喜歡你的掌門師兄嗎?牧浩然心裡替師傅感到委屈,但這也怪不得柳如煙,如今知道她最近要強行突破,並且有實力潛入進來的人選除了她的師兄她實在想不出第二個人選來。

牧浩然這會兒根本沒有心思思考其中緣由,只覺得自己師母並不像是平日裡看到的那般端莊,骨子裡其實就是個下賤的女人。

「小騷貨這麼想要嗎?好好好……到要看你能受得住不……看我不插爆你的小騷逼。」

牧浩然一撇平日裡對師母的尊敬,這會兒眼前的女人褪去了師母那孤高的光環,只剩下火辣撩人的嬌軀。

「你……無恥……快停下來……」

柳如煙這才發現自己的玩笑似乎開過火了,對方竟然開始折辱自己,她堂堂一位結丹後期強者何曾被人叫過小騷貨,真是豈有此理!

牧浩然自然不肯聽柳如煙的求饒,撈起柳腰讓師母半個身子懸在空中,毫無借力點的師母就如同獵人手中攢著的獵物,被死死的拿捏。

「啊……爽不爽……爽不爽……」

牧浩然怒髮衝冠,此刻仿佛有使不完的力量,這種力量讓他瘋狂,讓他失去了平日裡的理智與謙遜。此刻在胯下征服眼前這個哇哇淫叫女人的快感竟然比自己往日修仙進階的喜悅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錯了……你放我下來……」

快感如同洪水過境,讓柳如煙漸漸陷入了迷離。她咬了一下舌頭才又恢復了些許清明。屄穴中的陽剛靈力瘋狂地湧入,已經超過了她吸收的極限。

「這到底是什麼雙修的功法,這也太……」柳如煙心中來不及驚嘆,自己全身一陣顫抖。

不僅是她粉嫩的花穴噴濺出大量的淫水花汁,就連她那早已斷奶的乳頭也濺射出乳白的奶水。

此刻的牧浩然靈力瘋狂地流失,嫉妒危險的情況終於讓他恢復了一些理智,可是現在覆水難收,再這樣下去今天恐怕是要在這裡玩完了!

怎麼辦?怎麼辦?

正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柳如煙的乳白奶水濺射在他的臉龐上。

「陽火入陰,水火交融?」

「水火交融!」

牧浩然突然領悟了法訣其中的玄妙,既然是雙修,那既要有付出也要有索取,這樣才能夠陰陽平衡啊……

牧浩然興奮地撲到自己師母的胸口,大口地吸吮起來。

「你幹什麼人?」柳如煙驚呼道。感受著胸口被貪婪吸食的觸感,她面頰羞紅,除了自己的女兒,就是自己的夫君都沒喝過自己的奶水,這可真是……真是羞死人了……

帶著濃郁奶香的奶水中飽含著女子的陰性靈力,果然陰陽屬性在體內中和後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靈力竟然翻倍的增長。

一點通悟,法訣中原本似懂非懂的要點也都迎刃而解。

「極樂大道,身隨心動……」

牧浩然將高潮後有些虛脫的柳如煙抱在懷中,一改之前的魯莽的技巧。開始嘗試著用更溫柔的方式來雙修。

身隨心動,牧浩然不在避諱看著師母迷人的身材和貓叫般的呻吟,反倒是開始感受對方的快感。舌頭輕輕的在師母的身體上划過,肉棒在抽插中時不時的改變節奏。

小小的舉動卻讓靈力地流轉更加通暢起來。

被人抱在懷裡吃奶柳如煙羞惱難當,肌膚上感覺到對面鼻尖噴出的炙熱氣息,對方的舌頭一路而上小時在自己的玉頸處,憑藉著神識她感覺到對面的男子正在用炙熱的眼神正在死死地盯著自己。

「哎呀,師兄你盯著人家作什麼?」

嬌羞的柳如煙將頭埋進牧浩然的胸膛。

一而再,再而三師母居然還在叫我師兄牧浩然心中莫名的居然有些醋意大升。

「別再叫我師兄了。」

「那叫你什麼?」柳如煙卻全然不知對面是自己的徒弟,心中揣摩著掌門師兄已經和自己雲雨之歡,自己依舊用師兄相稱怕他是有些不悅了。

牧浩然想了想,夫君這個詞剛要脫口而出,師傅的畫面立刻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中,這是對師傅的大不敬,立刻又改口道。

「叫我夫……郎君,如何?」

「郎君?」

柳如煙倒也沒覺得這稱呼不可,正欲答應時忽然感覺花穴中一陣酸痛。自己這才歇息了片刻對方居然又忍不住開始騷動起來。

只不過這動作不像之前那般硬來,肉棒在肉穴里打著轉兒,沒想到這輕柔的攪動更讓人情迷意亂。

「啊,你怎麼又……什麼郎君,我看你就是一隻餓狼,大餓狼……嗯嗚嗚……」

話還沒說完就變成嗚咽的淫呢。看著懷裡如貓叫般的師母,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端莊秀麗的女人嗎?

「大餓狼?大餓狼也不錯。看我這頭大餓狼怎麼吃了你,」

牧浩然抱起柳如煙胯間用力一頂,那根肉棒狠狠地撞在柳如煙的宮門上。

「你壞死了!」

「那你倒是喜不喜歡我這麼壞呢?」

「不……不喜歡……」

牧浩然將肉棒抽出花穴,濃密的精華瞬時傾瀉了一地。

「怎……怎麼了?」

柳如煙頓時覺得失了魂,覺得身體空空如也,抽出去的不僅僅是一根肉棒,甚至還有她的魂。

「我也給你起一個愛稱吧。總不能只有你叫我大餓狼占我得便宜吧。」

牧浩然其實是覺得自己總不能你你你的稱呼自己的師母,當然也不可能直接叫師母又或者師妹,那叫什麼好呢?

「嗯,你倒是說說看,不好聽我可不答應。」

自己給別人起了一個大餓狼,對方怕不是要給自己取一個小騷婦什麼的,她才不要。

正在尋思時,牧浩然就看見自己的師母那雪白的雙乳在自己的面前晃動,上面還殘留著淡淡的奶香味。

「有了……就叫你小乳豬吧。」說完還立刻狠狠地咬了一口雪乳。

「小乳豬,才不要,難聽死了。」

牧浩然的肉棒在陰唇上來回地摩挲,牙齒咬住聳立的奶頭,輕輕一咬。

「同不同意?我的小乳豬。」

那根肉杵在外面只蹭不進讓柳如煙的小穴如同被千百隻螞蟻咬了一般瘙癢難耐。原本還想要再抵抗一陣的柳如煙,在被頂到陰蒂之後身體就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大餓狼,臭餓狼……你吃了我吧……」

「那你這是同意了嗎?」

聽見師母答應,牧浩然心底升起一陣莫名的喜悅。面前這個女人展現在自己面前從未有過的嬌羞和嫵媚讓他有了想要徹底占有她的衝動。

「我是你的小乳豬……小騷豬……郎君快插進來吧……」

聽聞師母淫蕩的哀求牧浩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拔槍再一次衝殺而入。

「看我怎麼吃了你。」

牧浩然胯下金槍來回衝殺,上半身也沒閒著,一張大口堵住了柳如煙的檀口,兩個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粘稠的甜津被牧浩然吸入口中,世上居然還有如此佳釀,簡直比平日裡自己尋得那些仙釀好上千倍百倍。

柳如煙被吸的喘不過氣來,小嘴裡發出嗚嗚的求饒聲。

「哦嗚嗚……」一聲聲嬌媚的淫叫迴蕩在密室之中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