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母的荒唐賭約 (104)

第104章 劉宇復仇記
此時天空中突現一道閃電劈向劉宇,而後,劉宇腦海里就多了一段段畫面,分明就是母親被自己幾個同學玩弄,自己又不在場的時候,甚至還有駱鵬私底下跟神秘人的聊天記錄,「艹!狗日的駱鵬,原來全是這傢伙在搞事。」隨後劉宇又發現自己擁有了X教授的超能力,心靈感應。
「媽,你下午去乾了什麼,我都看到了」
郎玉詩大驚「什麼!」『怎麼被他看到了,他們三個傢伙怎麼還通知了小宇』轉而狡辯「怎麼樣,媽媽表現得怎麼樣,夠騷嗎」
「媽,你別瞞我了,我都知道了,以前看你一直不開心,一個人自慰,我想著讓你快樂才拉趙勇進來,你第一次跟趙勇好上的那晚,我就在樓上看著,為了照顧你面子,我沒拆穿,後來你跟駱鵬向曉東第一次3P,我也在監視器里看著,我還是照顧你面子沒拆穿,結果你呢!一次又一次瞞我,騙我!媽!你為什麼要這樣一直傷害我!」
郎玉詩很愧疚「嗚嗚嗚,小宇,對不起,媽媽不是有意要瞞你的」
「我們上次就說過,可以利用漏洞,在駱鵬不知道的情況下把協議告訴我,結果你又瞞著我!而且今天你違約後,反正都違約了,你也可以直接告訴我,但是你還是背著我直接去接受懲罰,反而又騙我說去找同學了,媽,你讓我還怎麼相信你」說完,劉宇直接回房間把門鎖上,開始想接下來怎麼處理後續的事了。
「小宇開門,聽媽媽解釋」郎玉詩在門外哭著乞求劉宇的原諒,同時一邊痛恨那三個傢伙的所作所為,讓自己母子倆變成這樣,一邊痛恨自己淫蕩的肉體,只知道遵循刺激快感,沒把兒子放在心上。接著郎玉詩各種賭咒,發誓,保證。
「媽,你不用再說了,你現在在我心裡一點信用都沒有了,以後咱們就各過各的吧」
聽到兒子要離開自己,玉詩哭得更大聲了,「嗚嗚嗚,小宇,再給我次機會,媽媽以後什麼都聽你的,你千萬不要離開媽媽啊,媽媽不能失去你啊」(回過來看,十六年的母子親情,竟然比不上跟這幾個沒認識多久的小傢伙,真是毒啊)

早上醒來後,體力恢復的劉宇直接去了駱鵬家,等駱鵬開門後,就進去利用心靈感應,將駱鵬一家控制來到主臥。
駱鵬十分疑惑自己不受控制的行為,發現邊上父母也是一聲不響的。
劉宇瞥了他一眼,「這是心靈感應,就是X教授的那種能力,現在你們都被我控制著,只能被動感受,孫姨來,幫我脫下褲子,給我潤潤雞巴」
本不需要劉宇開口,孫施清就會照做,此時他說出來,純粹了是為刺激駱鵬父子,
果然孫施清就發現自己不受控制得走向劉宇,然後跪在地上,拉下劉宇的褲子,開始舔弄他的肉棍。
過得片刻,劉宇又控制孫施清反應神經,讓她下體不斷分泌淫液,
「孫姨,你把自己褲子脫了,讓他們倆看看你的騷逼」孫施清果然緩緩脫下全部褲子, 露出濕噠噠的陰部,以及不斷流出的黏液。
劉宇將肉棍挺入孫施清陰道內,又將其抱起,走到駱鵬面前,將交合處對準駱鵬,就是一頓抽插,百餘下後,直接讓她將尿液撒到駱鵬嘴裡,十數秒後才停止,繼續抽插數十下,倏然抽出肉棍,接著就是一股透明液體噴下駱鵬嘴巴
「你媽的尿跟淫水好不好喝啊,喝了飲料,不如再來點甜品」
說著就將孫施清肛門對準駱鵬嘴巴,孫施清馬上發現自己的肛門括約肌,不受控制得收縮張開,一條黃色大便就落入駱鵬嘴裡。
駱鵬很想吐掉嘴裡的這東西,但現實是自己不受控制地咀嚼吞咽了下去。
接著劉宇又控制駱鵬父親去廚房拿來菜刀,橫在駱鵬脖子上,解開對孫施清的控制,
「孫姨,你去拿把剪刀來把你兒子雞巴剪了,你剪了好歹能讓他保命,你要是不剪,不僅駱鵬要被你老公砍死,你老公進了監獄也會殺了自己,我都給你們編好了一段記憶,你跟駱鵬亂倫,被你老公發現,他一氣之下砍死了自己兒子,結果到了獄中突然懊悔,自我了斷了」
磨了好一會,孫施清終於拿來剪刀,脫下駱鵬的褲子,此時駱鵬發現自己的雞巴突然充血勃起,心中無限恐懼
「小鵬,別怪媽媽,媽媽不想你死,沒事的,等下我們馬上去醫院接上!」
隨即孫施清一剪刀下去,血液直噴臉上,駱鵬直接昏厥。
劉宇馬上控制駱鵬下體,讓其血管傷口直接壞死,就算到了醫院也接不上。
轉而對孫施清夫妻二人記憶進行改動,駱鵬今天起了色心想要強姦孫施清,駱鵬老爸突然出現,憤怒之下對兒子拳打腳踢,甚至要剪了兒子的雞巴,三人推搡之間,孫施清一個措手不及幫老公真剪了兒子的生殖器,濺了一身血。
至於駱鵬,就保持現狀,讓他做個只能被動感受外界,無法做出任何反應的植物人。
事畢,劉宇轉身離開,去找趙勇。
「大勇,咱們不是兄弟麼,我媽給你們玩了,不如你媽也讓我們玩玩?」
趙勇心想,自己又不像劉宇那樣有綠媽癖,自然不會把自己老媽推出來給別人玩,但是都玩到現在,如果直接拒絕說不過去,「行啊,不過得你自己想辦法勾引我媽,」
趙勇打定主意,過程中會假裝配合,但實際上要偷偷搞破壞,然而此時他心裡所想的,在劉宇面前袒露無疑,也讓劉宇決定要好好報復這個婊兄弟,隨即劉宇就跟著去趙勇家。
「張阿姨好」
「是小宇啊,今天來我們家玩啊」
「嗯,張阿姨,我是來玩你的」
「啊,小宇你說什麼啊」
「張阿姨,我要操你」
「哎,真是拿你沒辦法」說著,張紅玉就走了過來,蹲下身子,扒掉劉宇褲子,扶起那個肉棍,手口並用服侍起來,趙勇在旁邊看呆了,「媽,你怎麼回事」張紅玉吐出肉棍「小宇不是要操我麼,我給他含含大,潤潤滑」說完繼續套弄起來,這當然是劉宇利用心靈感應在作怪。
「大勇,你媽真客氣啊!你要不要也來玩玩」
「讓他在邊上看著,我讓你這個客人滿意了先」
趙勇本打算上前阻止了,發現等下自己也能享受母親的侍弄,體會亂倫的刺激,就站在邊上掏出雞巴擼起來。
片刻後,張紅玉吐出劉宇的肉棍,脫下褲子,轉身趴在沙發上,二指夾著劉宇的雞巴,朝向自己的淫穴,「小宇,快來操阿姨」
劉宇直接一桿到底,狠狠衝刺起來,同時在趙勇身上做了點小動作,導致趙勇發現自己的雞巴,越擼越硬,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下體,整根雞巴不似正常的勃起,更像是腫了,想要停手,卻發現整個身體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只聽「啪」的一聲,趙勇就看到自己的雞巴直接炸了,血流不止,隨即休克昏厥了。隨即劉宇又把在駱鵬身上做的手腳,給趙勇也安排上。「張阿姨,你送大勇去醫院吧,這裡我來打掃」

打掃完後,劉宇開始想怎麼處理向曉東了,這狗東西玩起來最狠,一點都不憐惜媽媽,既然他這麼喜歡玩,就讓他好好玩玩。
於是,劉宇直接拉了兩個健壯的同學,去找向曉東,「走,今天我們幾個去你家玩那個調教遊戲」
等幾人都到了向曉東房間,劉宇直接一把心靈控制,讓兩個壯男做攻,向曉東做受,搞起了男上加男。
自己則走出房間,到廚房跟向曉東母親紀容攀談起來。
向曉東的老爸聽兒子房間動靜有點大就過來看看,沒想到開門的瞬間,直接把他震住了,但馬上反應過來,衝進去扭打起來「你這個孽子,你怎麼跟男人搞上了!」
此時劉宇跟紀容聽到動靜也走了過去,劉宇解除對向曉東的控制。
「爸,你聽我解釋,我沒想跟他們搞,我剛控制不止自己身體」
怒火中燒的向爸,此時只想打兒子一頓,四人拉扯之中,向曉東一個不留心直接仰面撲倒,由於角度原因,直接把雞巴折斷了,痛得向曉東直接鬼哭狼嚎,「啊,斷了,斷了,痛死我了,痛死我了」接著直接痛昏過去了。
這當然也是劉宇做的手腳,駱鵬的雞巴讓他老媽剪了,趙勇的雞巴直接擼炸了,向曉東就便宜他點,就單單折斷,給他保留個撒尿的功能,想到前面兩個傢伙都成植物人了,那向曉東就輕點,弄成腦癱低能兒算了。
紀容發現兒子下體異常情況,上去拉住老公,「別打了,別打了,你看看曉東下面,好像真的斷了」向爸也發現兒子沒了反應,想著畢竟是自己兒子,將三個兒子同學打發走,直接帶上兒子去了醫院。
回家後的劉宇,想起今天對向曉東的報復,隨即又想到了不少玩法。
接下來的日子裡,劉宇要麼跟玉詩纏綿,若是把老媽玩慘了,在她休息的時候,就去醫院,當著駱鵬跟趙勇的面搞他們老媽,將屎尿糞都倒在他們嘴裡,兩人苦於無法動彈的折磨,只能在心裡一直痛罵劉宇。
這天劉宇跟孫施清玩的時候,突然對駱鵬說「你也就只能在心裡無能狂怒了,好戲要開場了」隨即打了個響指,讓駱鵬可以說話,而房間外走進兩個大漢,默不作聲直接將駱鵬翻了身
「你們要幹什麼!」
「當然是干你啊!我來搞你老媽,讓他們來搞你,嘖嘖嘖」
「劉宇你個王八蛋,你個綠帽兒子」
劉宇遂就想到玉詩曾被駱鵬虐玩,恨意更漲,又封上駱鵬的嘴,直接控制兩個壯漢,拿出潤滑油就往駱鵬肛門抹上,接著控制駱鵬,讓他跪趴在病床上。
一個男的挺起雞巴往駱鵬嘴裡塞去,另一個男的扶著雞巴頂在駱鵬肛門處,直接給他開菊花。
「以後每隔幾天,我就會找幾個壯漢來伺候你,每次還要把你上一次被伺候的視頻給你看,讓你邊看邊爽,我夠兄弟吧!另外你不是喜歡在外面暴露調教麼,我以後也會滿足你的」
作為好兄弟,同樣的待遇讓趙勇也去體驗了一下,至於向曉東麼,想得起來的時候也帶幾個壯漢去拜訪一下。
而劉宇回家後就跟玉詩纏綿,『這就結束了嗎,當然不!』
之後,劉宇又當著駱鵬跟趙勇的面,跟他們父母建議,既然下面沒了,做不了男人,以後在別人面前都抬不起頭,不如去泰國做變性手術,再整整容,改頭換面去當女人吧。
兩家人聽了覺得也對,便同意了,當然這其中也少不了劉宇對他們思想做了點小動作。
於是劉宇私下裡偷偷對兩人說「你們以後有得爽了嘍」
等駱鵬趙勇完成變性手術後,劉宇就時常在夜裡,控制她倆遊走於城市的各個角落,讓各種陌生男人享受她倆改造後的肉體,通過他們生不如死的痛苦,以及自己在邊上享用她們母親的快感,達到自己精神上的無上滿足。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