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駕到 !(三)

接【格格駕到(二)】
本故事純屬虛構,隨意對號入座

「早安,我的格格~」格格剛一睜眼,發現天已經亮了。這是她第一次到歐洲的第一天,天亮了才醒來。以前因為時差關係,她總是二半夜就醒了,可能是因為昨天舟車勞頓加上時差以及兩次高潮,這一晚,格格睡得格外香甜。「幾點了?」格格不想讓老王看見她早上沒洗臉的樣子,就鑽進了老王的胸膛。加之昨晚的睡姿一定不怎麼老實,半個酥胸都露在外面了,雖然穿著內褲,但是絲質的睡袍早就不知道去哪兒了。留下的格格性感的大腿和沒太癟下去的饅頭讓老王無限遐想。老王已經咽著口水回憶這豐潤的大腿深處,冰清玉潔的玉門關是多麼地引人入勝、緊窄嫩滑(此處【私房自拍】有圖)

「八點半啦,我的小祖宗~你可真能睡呀!」「啊!」格格尖叫著起身看了看手機,確認了下時間,問王總定的這個酒店離展館有多遠。老王說決定參加這個展會比較晚了,羅馬的酒店都定完了,其實我們住的是另一個臨近的城市特爾尼,開到羅馬展館的話大概要1個半小時。「什麼?天啊!那你怎麼不叫我呢?」格格心想以前到歐洲早上有事也不用上鬧鐘,最晚4點也醒了。這可好...到展館10點了,都開展1個小時了,開展前還要檢查搭建。「看你睡得那麼香,誰忍心叫醒你?別想那麼多啦,先吃早餐吧。我幫你叫了送餐到房間,想著我們就不下樓去吃了吧,都是同事。不過現在這個時間,同事們也都走了,你想去樓下吃還是就在房間裡吃了?」大集團的大老闆想得就是面面俱到。「在房間吃吧,吃完我們出發去展館吧~」

老王拿起三明治喂格格,好像格格生活不能自理一樣,格格吃的時候,老王就端著橙汁不帶眨眼地看著格格。吃完早飯,格格起身去洗漱的時候,老王過來緊緊環抱著格格,緊到好像格格洗漱完就要回中國了。臉貼著格格的後背,說要帶格格去佛羅倫斯。「什麼?你不參展了嗎?」格格此次的出差,除了驚喜,還是驚喜。「展會嘛,有其他外貿經理在就行了。我這次的任務就是跟格格出國度個蜜月。」「嗯~討厭!誰跟你度蜜月嘛,那我們當天去當天回,明天去展館工作好不?」格格不想因為貪玩兒把工作丟了,也不想做什麼王的女人,什麼都倚靠老王的資源。「好啊,剛才你還沒起,我把車都訂好了。這個城市太小了,沒有火車能到佛羅倫斯,我就找了個在這裡的中國人,包了他的車。」格格看著體貼的王總,抱以了一個貼胸貼腹的擁抱以及香吻作為感謝。

上了車,兩人坐在了後排,依偎在一起。老王問格格到了佛羅倫斯想吃什麼,格格笑道:「哈哈我剛吃完早餐啊,現在讓我想吃什麼我都想不出來啊。不過我以前去佛羅倫斯的時候知道有家ZaZa牛排和一家意式Pizza,你想吃哪個?」「Pizza沒什麼好吃的吧,必勝客中國也到處都是。如果那個牛排有特色的話,倒是可以試試。」王總常參加展會,一聽pizza就頭疼,因為有的時候展會顧不上吃盒飯,同事就會買來pizza充飢。「也不是,那家的pizza是正宗的那不勒斯pizza,薄底,跟在中國吃的不一樣。」格格解釋道,這時司機也加入了談話:「對哦對哦,這位漂亮的女生說的對。這位先生您應該嘗試一下那不勒斯的pizza的,和您在中國與其他國家吃到的絕對不一樣吼。」老王一聽來了興趣,問怎麼個不一樣法。「你信不信用好的番茄、橄欖油和面,就能做出好吃的pizza來?」格格問老王,老王說什麼叫好吃啊?你說的這幾樣我也會弄。「哈哈哈得了吧!番茄必須要是San Marzano的噢」格格腦海里想了一下老王賣pizza,自賣自誇的樣子,笑不停了。「三馬什麼?」老王顯然沒聽過,只能用中文的諧音問道。「San Marzano我們這裡也不知道中文怎樣翻譯,就大概在義大利這隻靴子的鞋跟處。不過這位女生你好厲害哦,知道正宗的那不勒斯pizza需要那裡的番茄。」司機補充道。「噢,還有這樣一說啊,番茄都要限定區域的?」老王對pizza來了興趣。「那不如我們中午就吃pizza吧,格格你是不是也想吃了?」「嗯,確實很久沒吃那不勒斯的pizza了。你知道嗎?我同事去美國參加pizza展會,回來說一開始還覺得美國pizza挺好吃的,吃完展會上義大利展商做的,美國pizza秒輸啊。」格格也是越說越興奮。

到了佛羅倫斯,格格和老王遊覽了聖母百花聖殿,這個也被翻譯成翡冷翠的城市最有名的地標建築,有著完美的磚造穹頂,由於當時工程工藝水平有限,花費140年才建造完成。格格知道老王喜歡藝術展,就提出帶老王去Uffizi Gallery,老王聽不懂義大利語,問去哪兒「捂痱子」?「哈哈哈是一個美術館啦!你怎麼那麼好玩兒呀?剛才說三馬,現在說捂痱子。回頭你同事一天沒見你了,問你去哪兒了,你會不會脫口而出 - 三匹馬捂出了痱子?」見格格被逗笑了,而且笑得很開心,老王也憨憨地笑了。Uffizi美術館裡的展品可以說為格格和老王講述了如何為城市帶來啟蒙和光明,引領義大利,乃至整個歐洲的發展。

午飯時間到,格格引領著老王來到了她之前提到過的一家那不勒斯pizza餐廳。這家餐廳有個明檔,你可以看到廚師是怎麼從最初的揉麵糰,到烤制pizza出爐的過程。用餐的同時,也觀摩下pizza匠人的手藝。落座後,一位叫Giovanni的帥小伙前來服務,格格看著菜單,只能認識幾個基礎的英文單詞,因為太專業的食品詞彙,哪怕說母語,咱們也有不懂的。格格印象中,她那位叫Francesco的同學點的一份普通Margherita就很好吃,所以她跟Giovanni說就要一份Margherita吧,Giovanni用義大利語問了她一句什麼,她也沒聽懂,就微笑著點點頭。於是Giovanni給她推薦Antica Margherita,她用英語問到有什麼區別,Giovanni心急火燎地一直說a forma di cuore。見格格還不明白,就比了個心給格格,擅自做主下單去了。這時格格給老王講起了那不勒斯pizza跟其他pizza的不同,首先就是面是採用的不同的小麥,強度不同的麵粉會採用不同的發酵方式,消化率、風味都不同,吃起來才有層次感。這個那不勒斯比薩有著嚴格的尺寸,必須是圓形的,非常非常圓直徑是32-33cm,翻邊一定要鼓起2cm。「哇,你懂得這麼多啊,格格。誰給你講的呀?」老王之前只是知道格格知識面廣,不知道還如此之深。「嗯,一個同學啦~」「是不是男同學啊?」老王不知道哪兒來了一股醋意。格格嬌媚地瞪了老王一眼,心想現在人都歸你了,你還管男同學女同學。「你看,那些就是你的三馬番茄」說著,格格給老王指了指明檔櫥窗上的裝飾,形狀果然和一般的聖女果小番茄不一樣。比一般的聖女果要長一些,底下帶一個小尖尖。「這個形狀,好像格格趴下來的時候,垂著的胸部啊。」老王在格格耳邊色色地說道。「討厭」格格給了老王一拳,不好意思地撒起了嬌。老王讓格格到左邊來看這個揉面的大哥,說你看這手法,就是在揉格格的胸啊,底部還要捏起個尖尖麵糰才不會漏氣,這樣吃起來才筋道柔軟。格格越來越聽不下去了,這pizza製作過程,活生生地讓老王說成了一段前戲啊。剛想懟老王,回頭正好碰上老王溫潤的唇吻了過來,這個浪漫的French kiss驚呆了玻璃窗里的廚師們,他們怎麼想也沒想到自己揉了這麼多年的胸。

這時Giovanni招呼著二位回到座位上吃pizza了,端上來一看,居然是桃心形狀的。格格正在不解,這那不勒斯pizza改形狀了?想起當時Giovanni沖自己比心,之前還coppia coppia地問?難道是問couple?格格還衝他點頭微笑了...嗯,都解釋明白了。老王看著這隻有四色的pizza「綠色的羅勒葉、白色的馬蘇里拉芝士、紅色的番茄、烤過的麵粉」居然味道這麼不一樣。之後又點了Gelato冰淇淋,這是格格上次義大利之旅最想念的冰淇淋,在法蘭克福,Mövenpick更多一些。

下午兩點多,格格提出想去Michelangelo廣場走一走,告訴老王那裡有很美的落日,還可以俯瞰翡冷翠城。老王拉著格格的手,一路走到了米開朗琪羅廣場,想像著一會落日餘暉將灑滿這磚紅色的建築群,該是多美的一幅景象呢?他們找個地方坐了下來,格格靠著老王,突然冷冷地問道:「你是把我當你的情人?還是玩物?」該來的總算來了,格格此時能夠把話說明白,也是希望老王日後能給她的明確的方向。「都不是」老王有些沮喪,畢竟剛剛還在憧憬著浪漫的落日,被格格一棒子打回現實。「那是什麼?」格格抬起頭問,難不成還是你的私人導遊加翻譯啊?「我之前一直沒有跟你提起過我的婚姻,是因為已經再走離婚手續了。當然,這一切與你無關的格格,你不要有心理壓力,不是因為你。我跟她去年就在辦理了,只是有些財產還沒劃分明白,孩子也沒想明白跟誰,無所謂了,最後孩子等著判吧,先離開這個家再說。實在過不下去了!沒有共同話題,回家就吵架,就是要錢。」格格不說話,也不知老王說的是真假,但是,跟有婦之夫這麼來往,還是客戶,總是不光彩的。這時老王拿出了跟兒子的微信記錄,確實大半年前,老王就微信上問過兒子,要是爸爸媽媽離婚,你跟誰。格格靠著老王還是不說話。老王安慰道:「好啦格格,我對你不是玩玩的,這個我一開始就跟你說了的。你要相信我啊!」「嗯~」

老王的摟著格格腰的手開始往上遊走,握住了這個鬆軟的麵糰開始揉、開始捏~「哎呀,你幹嘛?廣場上呢,有人看著。」格格不好意思地把老王的手挪開。「哪有人啊?國外就是好,人少。再說了我在和面啊,和面做pizza啊。這裡要捏一捏才不會漏氣~」老王壞壞地看著格格。格格的乳尖也異常敏感,「嗯~唔~」已經隨著老王和面手法的升級,格格的快感也隨之升級了。「這個小尖尖已經硬成三馬番茄的小尖尖啦~」老王知道,格格的小尖尖一旦硬起來,下面也一定濕了。就把手藏在格格的裙子裡面,撥開內褲,一杵「呀,這裡還有馬蘇里拉cheese吶」「嗯嗯~你討厭,壞死了!」格格已經開始閉眼享受製作pizza的前戲了。也顧不得廣場有人沒人了~老王這個時候已經吻向了格格,同時兩隻手也沒有停,一隻手還在和面,一隻手還在獲取更多的馬蘇里拉芝士。

老王讓格格坐到他胯上,格格也不管其他人的眼光了,一個馬步跨上,直接坐實在了老王的巨蟒上,說是巨蟒,不僅粗,還長,格格這女上位這麼一坐,差點兒給頂到嗓子眼兒。「啊~」一個沒忍住就叫了出來。老王像著了魔一樣用舌頭舔著格格的臉蛋、耳邊鬢角、耳後髮根處,吸吮著格格的櫻桃紅唇。一邊用手托著格格的後頸一邊往下吸吮,用手解開了格格的衣扣,格格雪白滑膩、線條分明的雙峰徹底暴露在老王眼前。老王用舌尖去挑逗那隨著呼吸侷促而聳動侷促的櫻桃粉。「不要~啊,痒痒,嗯~」格格來自乳尖的酥麻快感很快隨著神經傳導也到了下面「哪裡痒痒啊?是上面還是下面啊?」老王用食指和無名指在格格兩片幸福肌上慢慢滑動,中指則在格格饅頭的小核上來回攻擊,想刺激出更多的馬蘇里拉粘液。「哈嗯~都痒痒」說著格格抱緊了老王,想讓老王發力了。「想要怎麼解癢呀我的格格?」老王此時已將巨蟒的頭頂到了那柔軟的凹陷處,企圖讓巨蟒頂進這個溫熱的最褶皺處。「啊~啊~唔~呀~嗯~嗨呀不要啊」格格的呻吟隨著老王的節奏,就想要哭出來一樣,嘴上說著不要,但又不希望老王停下來。被格格這個緊窄嫩滑的蛇穴包裹著的感覺實在是欲罷不能,老王的手伸到了裙子裡,從後面抓著格格挺翹軟Q的雪臀,動作更加有力起來。格格嬌嫩的腔壁開始輕咬老王的巨蟒了,巨蟒的每一次進出也都能帶出更多的馬蘇里拉粘液。「唔~啊~哎呀~」格格突然一陣痙攣,雙腿死死夾住老王的腰,將最後溫熱的猛洪噴洒在了老王的巨蟒上。

「格格,你好棒哦。」每次做完,老王都會誇讚格格一番,這麼容易就高潮了。格格每每聽到這個誇讚,就低下頭去不好意思。跟你老王可是什麼都乾了,這也不算野戰了,這是米開朗琪羅廣場啊,大庭廣眾之下啊!「下來吧格格,我們一起等落日。」「嗯」格格雖然應了一聲,但還邁不動腿,在老王的幫助下,算是成功下馬了。可是老王的褲子,老王的褲子可是濕了一整張那不勒斯pizza的面積...剛才沒脫褲子,只是把巨蟒從褲子裡掏出來了,這下可好了,像尿了褲子。格格看著那張深色的那不勒斯pizza,淺淺對老王說「你看,面沒白活,三馬番茄沒白摘,馬蘇里拉芝士沒白採集,現在做成了一張那不勒斯pizza了吧?」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