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民國當土匪(原名華山風雲錄) (34) 作者:魔雙月壁

【我在民國當土匪(原名華山風雲錄)】 (34)

作者:魔雙月壁 2022/06/21發表於: sis001是否首發:是字數:5,660 字

第三十四章:誤入美母閨房

房間裡的空氣瞬間凝固,母親的反應和我一樣,一對濃眉大眼睛閃爍不定,都有些不知所措。

媽媽剛洗完澡,她披了一身輕薄的睡衣,從繡著牡丹花的屏風後走了出來。

美人出浴,她身上的氤氳水汽,夾著木桶里熱水瀰漫出來的霧氣,讓整個臥房裡充滿了一股特別的胭脂味。母親剛從木桶里出來,睡衣披在身上,卻掩不住一身如描似削的好身材。睡衣的裁剪修身得當,遮住了一身凝脂肌膚,卻掩不住玲瓏浮凸的身體。

真沒想到媽媽剛才是在洗澡,我在想要是早一點推門進來,那豈不是能看到她洗澡的畫面!這讓我頓時產生了一股說不出的衝動。

媽媽是遠近聞名的美人,李婦人說她在華山地區可以排名榜首,這應當不假。

只見沐浴後的她面露桃花,滿含怯雨羞雲情意,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當然最吸引人的還是她繞眉梢的萬般風情,最容易讓人傾倒。

媽媽被我嚇得不輕,我也被她嚇得不輕,面前的出浴婦人,居然是我母親!

試問哪家的兒子,闖進生母洗澡的屋裡會小心臟不砰砰跳的?我知道自己為什麼剛才在外面就心跳的厲害了,也許只有母子之間,才會有這種特殊的感應吧。

媽媽雲鬢散亂,還未來得及打理,一頭烏黑青絲垂在腦後直達腰際。她的睡衣才穿上還沒來得及將扣子全部繫上,領口合的不是很嚴實,胸前微微露出白皙一片。母親離我只有數米遠,視線停在她的胸前,只感到媽媽的大胸脯渾圓飽滿,上身被胸襟隆起一道顫巍巍的山峰,一對雪乳中間是一道深深的乳溝,母親的胸型很美,我被她吸引的眼球怎麼也移不開。

媽媽神色不定,察覺到我的視線不懷好意,她掩了掩胸前的衣服,駐足一動不動,雙眸卻警惕的看著我。我吞咽了下喉嚨,楞在當場,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直到身後又傳來急躁的聲音。

「老爺,二夫人這邊,我們不敢過去。」

「看清楚是跑到這邊來了嗎?」問話的是高華的聲音。

「天太黑,看的不太清楚,所以也不能確定,但是方向是這邊沒錯了。」對方害怕說錯話,還小心翼翼的。

「不好了,老爺,白天抓回來的那個姑娘,跑了!」這個人跑著說話還有些喘,聽聲音像是管家。

高華聞言很不悅,大聲爆呵起來,「跑了?不是有丫鬟看著的麼。」

管家慌忙解釋說,「發現的時候,那兩個下人被人綁了手腳,她們回話說是兩個面生男的混進來,把人救走了。」

「真是養了一群廢物……」高華很生氣,吩咐他們說,「你們在外面等著,我去問問,其他人繼續到別處搜。」

「是,老爺。」

外面的對話,裡頭聽的清清楚楚。已經來不及和這位熟悉而又陌生的美婦說些什麼了,我反身進去關上了門,根本沒心思去想那麼多了。看了看閨房的四周,對面是一張雕花大床,旁邊有衣櫃,但是位置有些顯眼,躲進去保不準會露餡。

再將視線移到母親那邊,除了立著的屏風,視線里只剩下梳妝檯和桌椅。

好像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藏起來,這急得我直冒汗,暈頭轉向的我滿腦子裡都是被抓去會是什麼結果,一定會被鞭子抽到皮開肉綻吧。我想我現在的樣子,在媽媽面前一定非常的滑稽,還很幼稚,完全就是個小屁孩卻想和大人們玩捉迷藏。

原來打算劫持屋裡人的念頭,也被我打消了,我還沒大膽到敢用槍指著媽媽,那樣就真的是大逆不道了。沒得辦法了,我又轉眼看了一下那張雕花大床,床上的紅色棉被子已經攤開,估計是媽媽洗完澡要準備睡覺的。此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咋想的,毛急毛躁的跳著上去就鑽進了被子裡,只留一對眼珠子伸了出來看了看。

這所有的一幕都完全落在了媽媽的眼裡。她也沒想到我會這麼做,表情不定,臉上滿是狐疑和不解。我一定令她感到了困惑,就像個討好的小孩子一樣,不,我這樣子就像幼獸,完全只是本能的,就像是虎仔在呼喚虎媽的保護。

這令我想到了小時後的一次頑皮,被大公雞追在後面,本能的往媽媽身上撲。

這是萬物得以生存永續的法則,哪怕是那些森林裡的豺狼虎豹,哺育幼子的任務也從來都是雌性『媽媽』在負責,當遇到危險時,小獸們總是會第一時間躲在』媽媽』的身後。人類就更別說了,這是本能。

婦人的眼裡有那麼一絲的疑惑,她神情有所動容,眼光卻和那個送我們進來的老者一樣,看的讓我有些發毛和無措。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我想到了貓頭鷹,這種動物以呆萌的表情而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此時的雙眼一定和那幼崽貓頭鷹很像。

這完全就是一場無厘頭的舉動,她要是不配合我怎麼辦?那我也是該有這個下場吧,因為就在前不久,我才玷污了她的清白。

「你是那個郎中?」站在那裡半天,媽媽輕聲的詢問,總算開口說話了。

母親此時怎麼會問這個?我想半天也沒想到緣由,像個木頭人,我不敢回答,其實是害怕答錯。但是外面已經傳來了敲門聲,有些事情該來也許都是要來的,我很快點了點頭。

「亦冉,你睡了嗎?我方便進來嗎?」高華說話很客氣,不過我卻對此感覺到了不舒服。

媽媽沒有立馬回答,她攏了攏頭髮綰到腦後,然後踩著蓮步輕輕走到了床邊,用一種我難以看懂的眼神示意我躺好,接著她動了一下被子,雙腿一抬整個身體也坐進了被子裡。

母親將被子往上拉蓋住了我的腦袋,又小心的推了我一下,使我躺進了她的雙腿中間,然後才朝門外回了一句,「可以進來。」

門嘎吱一聲開了,外面高華走了進來,「外面有賊混了進來,我擔心你這邊不安全,就過來看看,沒想到你都要休息了啊,希望我沒有打擾你……」

他們不是夫妻麼?怎麼說話愈發的客氣起來。

「哦。」媽媽只是哼了一聲算作回應。

我看不到外面的情況,卻能聽到走路的腳步聲,來人好像往裡走了走,逗留了一會又走了過來,接著就聽到了聲音,「你這邊偏僻,沒發現什麼可疑之人吧?」

「剛才只有穎兒來過。」媽媽說話很鎮定,『穎兒』應該說的是高小姐高穎。

「沒有就好,府里上賊了,等會我把雨芳那丫頭叫過來吧,有什麼情況你也有個照應。等挨過了今晚,白天我會拉網巡查一遍……」

媽媽不咸不淡的回了句,「這裡用不著雨芳,你還是去別的地方再找找吧,別讓賊跑了就是。」

高華嗯了一聲,關門出去了。

「去其他地方找,你帶著人,院子裡再搜一遍。」

「是,老爺。」

一陣遠去的腳步聲後,外面人才走,屋裡確切說是床上,卻變得熱鬧了起來。

身下的媽媽終於忍不住,慌亂中掀開了被子,並用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眼神盯著我。

剛才他們還在對話時,媽媽身上的睡衣就被我往上弄到了胸部的位置,裙子也被我掀到了大腿根上,下面只剩一條半露不露的黑色內褲,而我的整個腦袋已經埋首其中,和她的胯腹地帶來了個親密接觸。

是他們之間的那種客氣讓我產生了極端的不舒服,也是他們之間的關係讓我產生了不安,這也沒來由的喚起了我的逆反心態。才升上心頭來的童心一時也變得躁動起來,一種想要去拿回那原本應該屬於我家的東西的衝動,令我變得狂野起來。

她不讓我碰她,雙方拉扯起來,夏天的衣服本就單薄,拉扯中我的手上挨著她的肌膚不斷遊走摩擦,還是占了不少便宜。

媽媽衣袂下的風景一直露在我的眼裡,柔弱的女人掙扎不了,滿眼羞憤和不安,「你可以走了吧。」

好心換來歹意,媽媽怒氣沖沖的注視著我。有那麼一瞬間,我是想下去的,可這時外面卻傳來了下人雨芳敲門的聲音,「夫人,老爺讓我今晚過來保護你。

「你別進來。」媽媽聞言反應很快,回絕的話衝口而出,「你回去吧,這裡沒你的事情。」

媽媽面帶桃花卻面有難色,她是害怕雨芳現在進來,那有些事情就說不清了。

而我如果現在出去,那更說不清楚了,我一想既然這樣,乾脆不走了。

媽媽如羔羊般警惕的看著我,她雙手收在胸前,俏臉漲的通紅,顯得很緊張。

她這個樣子真的很有味道,娘家婦女面對歹人不畏強暴,我瞬間來了興致,可她還算是良家嗎?一想到高華之前來過,我就變得歇斯底里,二話不說朝媽媽身上撲了上去,雙手胡亂的撕扯她的衣服。

「啊……你幹什麼。」啞然一聲,母親顯得有些驚慌失措,她已經顧不上什麼淑女氣質了,伸手抓住裙子的邊緣就要往下拉,不過她的身體卻沒有我的力氣大。媽媽亂蹬著修長的雙腿,不過無濟於事,她的花裙子還是被我脫掉了。

我揮手將裙子扔到了地上,床上一具雪白的肉體因此露了出來,黑色的小內褲堪堪遮住羞處,卻掩不住她姣好的胴體。我又將視線轉移到了媽媽完美的上半身,她胸前起伏的很厲害,顫巍巍的雙峰誘惑著我又壓了過去,伸手去脫她的衣服。

「不要過來。」

媽媽看起來真的很生氣,她雙手死死的護住胸前不放,睡衣一時半會解不下來。我只好伸了一隻手來到媽媽的背後,沿著脊背巡遊,往下滑一會就摸到了她豐滿的臀部。成熟女人的臀瓣又大又軟,摸起來軟彈滑手,好不刺激。

媽媽伸手又來護下面,卻被我反手壓住了她的小手,她想收回去被我死死摁住,這時我的另一隻手也趁機動作起來,一下將她的睡衣掀到了胸部上方的位置。

晚上洗完澡的時候,媽媽並沒有穿上貼身胸衣,一對豐滿的乳房,幾乎是彈跳著出來的。

失去了衣服的保護,媽媽的雪乳露出了廬山真面目。這對大白奶真是太美了,肌膚白皙,形狀豐滿,傲然的聳立在胸脯上,竟然毫無下垂。錢幣般大小的乳暈均勻分散在胸前正中,頂端是一對如桃花般的蓓蕾。

媽媽身上的衣服幾欲被我剝離乾淨,她只能蜷伏著身體來遮住外露的春光,一對美目潸然淚下像是要哭了的樣子,不過母親一向高貴慣了,也就是片刻便收回了幾欲哭泣的神情,轉而雙眼瞪向我,「你到底要怎樣?」

母親身陷囹圄卻氣勢不減,她這倔強的表情還真有點把我鎮住了。不過這時外頭又傳來了雨芳詢問的聲音,「夫人,你在屋裡沒事吧?」

合著她這是沒離開啊!不確定她有沒有聽到屋裡的聲音,但媽媽和我都嚇了一跳。媽媽有些緊張,這不是好事,她深怕被人撞見,這回沒有對雨芳再客氣,她嗔怒道,「我能有什麼事情,叫你回去,你就回去!」

雨芳那丫頭應該是察覺到了什麼,只聽她頂嘴道,「可是?」

媽媽沒有理會那麼多,而是嚴厲的呼喊了一句,「你要是不聽我的話,明天你就回家別回府里來了。」

「夫人,雨芳不敢,我這就走。」雨芳終究是個下人,她這下沒轍了,只能不甘心的離開了。

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名聲,母親是無論如何也不願被人發現。不過她也沒我想的那麼簡單,才把雨芳支走,她就沖我沒好氣的開口問道,「你和高穎認識?」

她一直在看著我的臉,我心中隱隱不安,低下了頭手上卻加快了動作,去脫她的內褲。

「你回答啊!」

媽媽伸手又來護住下體,怎麼也不肯放手,不過我也是使上了蠻力,一掙一脫的過程中,內褲被揉成了一團,已經遮不住內里的春光了。媽媽見狀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恍惚的當口,內褲有所鬆動被我拉下一截,露出了平坦的小腹和一部分三角區。這種半用強的方式侵犯美母確實讓人亢奮,不過再繼續下去,就是發生性關係了,我倒是心心念的很是期待,但對母親來說,她定然難以接受。

「你。」媽媽又羞又急,她漲紅著臉,見我不回答又輕啟紅唇,「你是那個郎中?」

怎麼又是這一句?我一想壞了,肯定是事後高小姐給母親說了上次的事情,也就是剛到鎮上不久開藥方的那次事情。我還以為母親忘了,沒想到她還記得,我有些開心,卻更不敢接話了。

事不宜遲,母親只是懷疑我的身份,但她還不知道我就是她兒子。而且上次在教堂里我強上她的時候,媽媽一直都是清醒的,如果她一開始就知道我的身份,肯定不會是現在這個反應。我還有機會,慾望作祟,我拽著媽媽黑色內褲的邊緣,一咬牙生硬的回了句,「我不是。」

「不過,謝謝你剛才沒有將我交出去。」

這些天以來,我腦袋裡一直亂糟糟的,我來這裡究竟是為了什麼?探一探高府嗎,是的,然後呢?不還是想見一見媽媽嗎。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母親的消息了,我心裡想著她,她的身份,她的容顏和她的身體,我早就蠢蠢欲動,每次夢中的身影都是她。

成熟的婦人眼裡閃過一絲後悔,不過現在為時已晚,我的肉棒在褲襠里早已勃起,並且硬的生疼。這種情況就連我自己也無法阻止了,只想儘快將火熱的雞巴塞進她的肉洞裡去,一隻手勾住了她的內褲邊緣開始往下拉。

媽媽最後的一道屏障就要被脫掉,她此時的反應更激烈,伸手擋住了我的手,嘴裡的喘息聲很重,張開玫紅小嘴裡嗚咽起聲音道,「不行,不要。」

母親這樣子對我來說更是誘人,我哪裡還會放過她。撥開她的玉手,我一下就扯掉了她的內褲,隨手一放落在了床頭。身下一涼,媽媽也知道發生了什麼,她本能地併攏起雙腿,做最後的反抗,嬌軀也羞澀的呈蜷縮狀,身體不自覺的在顫抖著。

「不能這樣,你明明就是那個郎中。」媽媽抓住不放,像是要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我說了不是,我是賊梟。」我不給她機會,急忙的伸手去摸她的大腿,媽媽的腿上雪白滑膩,沿著大腿摸了一會再向上,漸漸往她的腿根處游弋。

母親掙扎的更厲害了,她身上的溫度也極度攀升,幾滴香汗沿著她雪白的脖子流出,都流到了香肩鎖骨處,伴隨著陣陣體香,床上全是她那濃郁的體香味。

母親會錯了意,她想找兒子,可真要是兒子又怎麼敢對她胡來,這種想法確實荒唐。她此時終於認識到剛才幫我的行為無疑是引狼入室,開始鎮定不起來了,「放手吧,不然我要喊人了。」

這還真是麻煩,我急中生智,伸手摸到了內褲,將之塞進了媽媽的嘴裡,不讓她開口。媽媽當然是又羞又急的伸手拿掉,我不氣餒,撿起來又塞過去,她又拿掉。算了,我心想你喊就喊吧,反正這邊偏僻,雨芳又被趕走了,等我得回把你奸的沒力氣了,看你還怎麼喊。

「我不認識什麼高穎,也不是什麼郎中。」

「上次教堂里我救了你,今天你救了我,我倆算是扯平了。」

「真的很抱歉,我也不想這樣的,可是我忍不住啊……」

我是真的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流氓一樣,至少是不想給媽媽留下陰影。聽完我的話,媽媽想說什麼卻沒開口,她剛才只是要嚇唬我才說喊人的,眼看不成就朝我搖了搖頭,眼裡的憤恨更甚。

「高志峰要衝喜,卻抓了無辜的人,這不是禍害人嗎,我看不下去,就混進來把人家姑娘救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還要說這樣的話,可能只是想讓罪惡看起來輕一些,就是這樣的,因為只要一看到媽媽那清明的眼眸,我就感到自己已經罪孽深重,無可救藥……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