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煩惱 (修訂版) (8) 作者: orchid326

【媽媽的煩惱 (修訂版)】(8)

作者: orchid326 2022/06/21發表於:sis字數:7,972 字

第八章:危機平息

可能是昨晚給媽媽蓋被子,又給她關上窗簾,而後自己又洗了澡,弄到最後直到很晚才睡,所以早上我躺到很晚才醒來。穿上衣服走到窗戶邊,拉開窗簾打開窗戶,下了一夜的雨早已停了,外面微風和煦空氣清醒,風吹在身上很舒服。

看了一下手機時間已經快九點了,便要去衛生間洗漱,路過媽媽臥室的時候,沒有聽見裡面有動靜,我不確定她有沒有醒來,心裡有點忐忑,有點擔心。想著媽媽昨晚喝了那麼多酒,又被折騰到那麼晚,多睡會也正常,就徑直走向浴室想刷牙洗臉,不過當開門的時候卻沒有打開。

「是小瀟嗎?」

是媽媽在喊我,我不由得心裡咯噔了一下,想到昨晚趁著媽媽醉酒侵犯她到半夜,我就非常的揪心。媽媽是否還記得昨晚的事情?媽媽會不會追究打我一頓?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只是下意識朝門走近了一步,當聽到嘩嘩的聲音,才發現原來媽媽在浴室里洗澡。

昨晚折騰了那麼久,我在媽媽身上沒少留下體液,當然這其中也有她自己的,一向愛乾淨的她起床後一定會受不了,所以才選擇一大早洗澡的。沒讓媽媽久等,我帶著不安朝里回了句,「嗯,媽媽,是我。」

「兒子,媽媽今天起來的有點晚了,沒來得及做早飯,要不你先下樓去買早飯上來吧。」媽媽說話時的聲音顯得不是很好,可能她洗澡還得一會才能好,又或者是不知道怎麼面對我,所以才叫我先出去買早飯。

「嗯,媽媽想吃什麼?」做了那樣的事情,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面對媽媽,只能順口朝里問了一句。

「買你自己吃的就行了,媽媽不餓。」媽媽只是不耐煩的回了我一句,裡面嘩啦啦的水聲一直沒有停,可見媽媽清洗的有多麼仔細。

「好,我現在就下去。」我知道媽媽是故意要把我支開一會的,我就先來到了客廳,發現沙發上還留著媽媽的衣服和胸罩,就連地上也是一攤顯眼的白濁液。我看看衛生間的方向,又看看沙發,心想估計是媽媽還沒來得及打掃。我搖搖頭,沒有刷牙,走到廚房洗了把臉我就出去了。

雖然差不多是九點鐘了,但是推著車子賣早餐的阿姨還沒有收攤,這種一般是面向上班族,比較方便價格也實惠,但是媽媽一向不讓我吃這種。媽媽是有潔癖的人,她覺得路邊的小攤販特別不幹凈,偶爾吃過其實我覺得路邊的味道還行,不過不想被媽媽批,我還是選擇了路邊的蒸小皖。

油條、雞蛋、豆漿,我要了兩份又給媽媽加了一碗養顏的小米粥,才拎著打包好的飯食回去。為了給媽媽留時間收拾客廳和她的臥室,我上樓前還故意耽擱了點時間,當感覺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我才上了樓。

到家時,媽媽已經洗好了。而且不出所料,客廳有被清理過,沙發上的衣服已經不見了,地上的污跡也被擦過。穿著上,媽媽今天也一改裙裝樣式,換上了有點保守的衣服,上身是一條白色襯衫,反常的就連最上面一顆扣子也沒有解,下身是一條米色長褲。

衛生間的門已經打開了,媽媽對著鏡子,手上拿著毛巾搓著頭髮。當從鏡子中發現我買好早飯回來,媽媽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放下手上的東西想和媽媽說話時,她卻先一步匆匆的回屋了。

幾乎可以肯定,媽媽知道我們母子發生了關係,畢竟那些被脫掉的衣服和做愛後留下的痕跡都是證明,她昨晚雖然是喝醉了,但人在那種狀態並不是完全沒有記憶的。而且,昨晚起初是她主動的勾引了我,在我面前說了一些特別大膽的話,至少是不該在兒子面前說的話,所以媽媽這會確實有夠尷尬的。我知道媽媽這樣一定是不好意思,她還沒想好要怎麼面對我,所以才選擇了躲避。媽媽這樣我也沒敢打破,因為我明明知道媽媽當時只是醉酒加上婚變的打擊,才變得那樣不堪的,而我當時卻沒有推開她,甚至還在慾望的驅使下,一而再的要了媽媽兩次。

我自己一時也沒想好怎麼面對媽媽,就很快的刷完了牙,獨自吃了點早飯,喊了媽媽幾聲,要她趕緊出來吃,當然為了避免尷尬,我給自己隨便找了個理由,告訴媽媽有事,我就也不好意思的出門了。

出了門其實我並沒有什麼去處,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想著家裡發生的事情,心中甚是苦惱。一方面別的同學因為高考中榜而喜悅,而我卻因為爸爸和媽媽離婚的事情而感到惆悵;另一方面,這個節骨眼上,我居然又和媽媽發生了關係,雖然我平時對媽媽有難以啟齒的旖旎之念,但真的發生了還是讓我產生了莫名的罪惡感,一通好心情就這樣沒了。

人說酒後亂性,看來是真的,都怪我和媽媽多喝了酒。「該死的,誰讓你喝那麼多的。」走在路上,我犯起了嘀咕,慢慢把責任推到了喝酒上,好依此來安慰自己。路上看著三兩行人,腳下不經意踢著踩到的石子,心不在焉路過一條十字路口,走著走著碰到了同學舒展顏。

「李俊瀟。」

好像聽到有人在喊我,望了望又覺得不太可能碰到熟人就繼續低頭走著。

「李俊瀟。」

這下聽清了,還真是有人喊我,當扭頭轉過臉的時候,一個衣著青春靚麗的女孩已經走到了我面前。

「李俊瀟,沒想到還真是你啊。」

「呃,舒展顏。」才一段時間沒見,她又變了模樣,脫去了學生裝,穿上流行的衣裙服飾,整個人都變得大大落落的。

「你還真是的,是不是畢業了,連老同學都不認識了。」舒展顏剛才應該是著急趕路,夏天的小臉紅撲撲的,還習慣性的拿手在面前扇了扇,她嬌俏的模樣,來到面前就數落了我一下。

「怎麼會,我剛才沒注意。」我被說的有點不好意思,連忙解釋了一下,不過因為心事崇崇,我對她有點心不在焉。

「呵,當你說的是真的嘍……不過看你一副愁眉苦展的,是不是碰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女孩的眼光還真是縝密,可能是出於同學之間的關心,舒展顏皺眉一問。

「哪有啊。」這事哪能讓外人知道,說完為了掩藏那份愁緒,我還對她強行擠出了一個笑容。

見我不想回答,慧心的舒展顏也不在這個問題上做多問,而是轉而聊起別的來,「對了,聽說你高考成績考的不賴啊……」

「你考的也不差吧!」

舒展顏同樣是我初中就認識的同學,但是升高中的時候卻分配進了我所在的隔壁班。我們雖然不在一個教室里,但代課老師都是一樣的,一層樓一個走廊下,平時經常見面打招呼的場面還是挺多的。聽說她家裡,父親過世的早,只有母親一個人照顧她。但是這個舒展顏的成績卻一直很好,是我所不能及的,高考的校級前一百名榜上就有她,所以我是真的佩服這個女同學。

誇她的人可能已經太多了,她只是笑笑,轉臉就說道,「放假了,有沒有興趣,陪我一起學開車?」

「考駕照嗎?」我此時才確定,今天碰見她是因為她要去學駕照,不過我自己現在這情況,說實話並沒有興趣,但還是說了一句,「有點早吧。」

「早嗎?反正肯定是需要的。現在學校門口有報名點,聽說畢業生優費,你不想大學開學前拿一個駕照在手嗎?暑假練車時間非常多,現在拿證很快的,要是等到上學可能就沒時間了。兩個人一塊報名的話,還減免學車的空調費,很划算的……」舒展顏耐心說的頭頭是道,大有慫恿我的意思,「老同學,就當幫我個忙吧,大不了我請你吃飯。」

我不太會拒絕人,又一想本來從家裡出來就是漫無目的,乾脆報名就報名吧,考一個駕照在手確實會方便很多,之前的暑假老爸一直有給我說過這件事,但當時都是年齡太小就沒學,現在我已經高中畢業了,拿一個證並不多餘,以後肯定都能用的著。

在舒展顏期待的目光中,我點點頭答應了,但考慮了一下,我還是臨時給羅婉發了一個信息,想要她也跟著過來學,可是她回復的卻是說有我會就夠了,有車了我負責開她負責坐。說的好像也不是沒有道理,於是我又打電話問老爸要了錢,他也很爽快,覺得我主動學車是上道了還誇了我一下,掛掉一會,微信上就給我轉了三千塊錢。

報名的流程就很快了,交了錢簽字,相約辦理材料的時間,這種主打學生對象的都是一條龍服務,聯繫了場地和教練,留了手機號碼不到一個小時就全部搞定了。

見我很爽快,舒展顏也很高興,快中午了,她又要帶我去參加幾個老同學的聚會。她還提到了老周、雨柔、莊濤和老梁也在場,這幾位都是我初中時非常要好的朋友,聽她這麼一說,我想反正這麼快回去也有可能是不太好意思和母親相處,還不如讓媽媽緩一緩情緒,於是欣然應約。

初中時,周瑋珊和封雨柔是坐在我後面的兩位女同學,而莊濤和梁敬友則是坐在我前排的兩位男同學,我們幾個再加上舒展顏和羅婉,可以說是那時候最好的小圈子了,因為周瑋珊和梁敬友是年齡中大一歲,所以我們平時喊他們老周和老梁。升高中時,因為片區報考的原因,老周、雨柔和老梁去了六中,而我們剩下的三個去了八中。

年少的人最沒有是非,大家彼此見面就是一陣寒暄,說著以前的舊事,談論著當下和未來。因為當時都在一個班級里,所以學習成績都差不多,至於我暗戀羅婉的事情,他們也肯定知道一點,所以他們一見面就問我和羅婉的事情,可也夠八卦的。我這人不太喜歡張揚,都是支支吾吾的搪塞過去,好不容易大家聚一次,他們想把羅婉也叫來,不過我想著羅婉可能不太喜歡這樣,所以就沒叫,而且有她在,我感覺自己不一定放得開,最終還是作罷沒叫她。

因為有女生在場,只叫了啤酒和飲料,其實也沒有喝多少吃多少,我們大多是聊了彼此的見聞和選校等等事情,就這樣還是一直到了下午三點鐘才走出飯店。

難得一聚,大家都太高興了,艷陽高照回去的太早了,嫌聊的還不夠,於是吃了飯有人提議去了KTV。別看我已經十八歲了,其實來這種場合的次數並不多,不過一下子還是被那絢麗的燈光和悠揚的重低音吸引了,年輕人都是能夠接受新鮮的。以前在學校里就參加過一些子元旦慶祝相關的活動,他們都知道我能唱,我們點了青春勵志的歌曲,當然也有你儂我儂的流行調子,一幫子青春少年,彼此歡笑的相處融洽,又揮斥方遒的談天嗨地。

平時都是乖乖學生,城裡人又被父母管得嚴,難得放鬆一次,所以我們都是一直瘋到很晚才回家。到家時,發現媽媽坐在沙發上,該來的好像真的會來,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打開門後低著頭進去,抬眼就見到媽媽扭頭看著我,她像是在等我。

「媽媽,你還沒睡啊——」怯怯地喚了一聲,我感覺如芒在背,換好鞋後關上了門。

母親倚在沙發上,纖嫩的素手閒散的放在腿上,她的兩眼微眯,一眨不眨地盯著我,一對柳眉微微蹙著,兩片粉唇緊緊的抿著,臉上如同出神了一般。見媽媽這種樣子,我還是有點不安的,媽媽絕大多數時候是溫柔若水的,但是當她生氣的時候,那可比老爸厲害多了。雖然媽媽好像也不曾打過我,可她身上的那種母上氣勢,有時候也著實會令我害怕。

我頭勾了勾,偷偷瞄了母親兩眼,見她好像有些發獃,可能是在組織著語言,不確定她是生氣還是什麼別的,我也不敢主動和她搭話,像是等待發落的犯人一樣。

停了一會,母親還是沒有說話,我鼓足勇氣的抬起了頭,看到她高聳的胸脯依舊起起伏伏。媽媽今天穿著一套合身的白色襯衫和米色長褲,莊重正式中又顯出休閒,可能剛看了會電視,濃密的波浪卷髮披散在腦後,頭頂一束紅色針織蝴蝶結,窈窕的造型亮眼得很。媽媽身材好,穿什麼都好看,俏臉略施薄妝,嘴角和眼睛像月牙兒似的彎起來,小嘴紅嫩嫩、粉糯糯的。其實一回到家,我就被母親美麗的倩影吸住了眼球,只不過不敢去多看她就是了。

「小瀟,昨晚……」我還在發愣中,媽媽先開口了,只不過她的樣子顯得有些扭捏,還有些難為情,輕啟紅唇有點難以開口。

「媽媽,對不起,昨晚都怪我。」媽媽一句話還沒說完整呢,我撲通一下率先跪在了地上,「媽,我禽獸不如,我不是稱職的好兒子,媽媽,你打我吧罵我吧,都是我不好。」這種情況下,我不能不主動承認錯誤,媽媽是女人又是母親,這種身份最講究的就是面子,如果不主動低頭,降低媽媽心中的那個坎,我真怕會傷了母親的心。

「小瀟,你先起來聽我說。」媽媽見我跪著又不敢抬頭看她,她先是拍了拍我,不過我沒有動。媽媽停頓了片刻才說,「唉,這事也怪媽媽昨晚喝多了,可能是腦子壞了,就給你說了那些不應該的話,還主動脫……」

媽媽真的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她估計是想說是她自己主動脫衣服的,但是那太讓她難為情了,所以沒說下去。媽媽撇了撇嘴繼續說,「後來,後來讓你看到了媽媽難堪的一面,而且,而且我居然和我的兒子發生,發生了……媽媽希望沒有對你造成困擾……」媽媽的語調到了這,變得有些顫,微微帶了哭腔,雖然話說的不完整也足以讓我明白她要說什麼,看得出媽媽很煩惱,手上還不自覺的揪著自己的頭髮不放,「抱歉啊兒子,媽媽也不知道為什麼……媽媽真的不稱職……媽媽什麼都不記得了,也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媽媽還是你的媽媽,我們都是喝了酒才那樣的,兒子,忘了昨晚好嗎?」媽媽斷斷續續的,她的心情不好,說話也語無倫次的。但是卻沒有提之後我把她抱進房間裡的事情以及在床上發生的事情,不知道她是忘了還是不好意思提。

不過我還是聽得如同心被捏了一把一樣難受,抬頭看見媽媽眼圈和小鼻頭都紅了,自己鼻子也酸了一下,媽媽一直那麼照顧自己,多麼辛苦啊,可我竟還對她做了那樣的事情,多麼不該啊。想到這我有些愧疚,忍不住跪著來到了媽媽的跟前抱著她的雙腿繼續認錯道,「媽媽是我錯了,對不起。」

這句話是真誠的向媽媽坦誠錯誤,畢竟要是當時我能主動推開媽媽,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了,說到底,其實是我自己被慾望沖昏了頭腦。而現在媽媽不僅沒有追究我,還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我無法不無動於衷,怕她會不好意思,我又趕忙抱歉道,「媽媽,昨晚我自己也喝多了,所以我也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說話的時候眼神清澈無比,媽媽看著我那乖巧的眼神,知道母子兩的這個坎總算能過去了。不再糾結於這個問題,但媽媽心裡還是生出一些歉意來,可能是想到了自己失敗的婚姻即將影響到我的人生,或者又是別的,只感到媽媽伸出柔滑的手摸了摸我的臉,吐氣如蘭,「唉,昨天真怪媽媽不好,明明不會還喝了那麼多……」

媽媽的手輕撫在我的臉上,直覺得那感覺像春風和雲朵,她的玉手柔若無骨滑膩溫潤,將我的心都要摸得化成水了。我舒服的兩眼一眯,呼吸變得悠長,頭也不由自主地抬起來,露出結實的脖頸,撒嬌似的臉在媽媽溫暖的掌心蹭來蹭去,「媽媽,爸爸是不是都和你說了。」

媽媽能變成昨晚那樣,終歸原因還不都是怪老爸所賜,他們要離婚已成定局,反正這是個逃不開的話題了,早晚要提,還不如趁著現在氛圍說出來,我是無所謂了,也好讓媽媽有個適應的過程。畢竟這麼大的事情一致憋在心裡,可太難受了,我要理解媽媽,我要安慰媽媽,便裝作漫不經心的提了出來,好讓媽媽不那麼緊張。

「嗯,媽媽也沒想到事情會鬧到這個地步,昨晚你爸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還以為他回心轉意了,沒想到他卻對我說了離婚的話……」媽媽的語氣里充滿了埋怨,還微不可查的抹了抹鼻子,不過她也沒有一直憤然下去,害怕影響到我,片刻就從窘迫中回復過來,「雖然不幸,但媽媽也不是個自怨自艾的人,只是媽媽讓兒子你看笑話了……」

「媽媽說的哪裡話,我怎麼會笑話你呢,我只是為你不平,老爸太不是個東西了。」我只是想安慰媽媽,老爸我可真不是要說你的啊,可心裡一想,能把娘兒倆晾在家裡,還鬧出了事情,這樣一想,老爸好像確實不是個東西,至少對女人是這樣。

媽媽當然也只是自嘲的隨口說說,並不是真的要來挖苦我,不過她還是帶上了點怨念對我道,「你早都知道了吧,也不提前和媽媽說一聲……」

媽媽說完還對我輕聲哼了一聲,心中似有怨氣,不過這些話她如今也只能對我訴苦了,我便開口道解釋起來,「我不是怕媽媽你難過嗎,而且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和你開口,所以就沒說,只是我,我也沒想到老爸……我也沒想到他會在那個時候和你說這件事情。」

在成熟的母親面前,我畢竟還是個孩子,可能是我那憨憨的表情在她眼中太可愛了,而且還能對她說出這麼體己的話,還是令媽媽心中瞬間溢滿了母性,只見她眼裡泛著慈祥的光,紅唇輕啟道,「沒想到我的小瀟都這麼體貼了,唉,媽媽活了半輩子是沒什麼,只是以後要苦了我的兒子了……」

母親泛出無限惆悵,但又深怕情緒影響到我,她就和天底下所有的慈母一樣,為了緩解情緒,故作輕鬆的拉了拉我的手,自己坐在沙發邊上雙膝併攏,示意我躺在她的大腿上,「來,兒子……」媽媽挺直背,整理了一下衣服,眼裡泛出寵溺的慈祥。

還記得小時候的我,每每睡覺前都要讓媽媽撫摸一番才肯入眠,自己好像很久沒享受過這樣的待遇了。我有些受寵若驚,但為了滿足她的母愛泛濫,還是靠了過去。母親的大腿渾圓結實,將長褲繃得鼓鼓的,儘管被褲子覆住,依舊能夠描繪出那藏在褲子裡的美腿應該是合攏著閉得緊緊的,充滿女性的神秘感和吸引力。

我將腦袋挪好位置,卻被媽媽突然的溫柔沖得暈乎乎的。腦袋緩緩地枕上去,媽媽的大腿暄軟而有彈性,帶著媽媽獨有的體溫,比最好的枕頭還要來的舒適,動動頭找到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即使已經長大了我還是露出一臉滿足的神態,這時鼻中也聞到了媽媽溫馨而熟悉的體香,幽幽的縈繞著我的鼻尖,讓我心舒神爽。

媽媽那寵愛的神情令我動容,我就躺在她的腿上,睜眼看著媽媽,嘴裡朝她說道,「媽媽,要不我跟爸爸說一下,求他讓我以後跟著媽媽你吧……」我也不知道爸爸會不會同意,但不管怎樣,我此時都應該表達出和媽媽一心的態度。

就在我還想表達什麼的時候,不過媽媽卻拒絕了,「不不。小瀟能這麼說,媽媽很欣慰,平時沒白疼你,不過你以後上學出國啥的都需要錢,跟著你爸,他還不至於會虧待自己的兒子,而且你將來也會有很好的發展,如果跟著我,恐怕會毀了你的……」媽媽說著,臉上一怔,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我一聽就感覺到不對,媽媽說的比較堅決,但我還沒和她最後確定要不要留學呢,媽媽為什麼要這樣說呢?我趕緊回道,「媽媽,我不打算出國留學了,就讓我在家陪著你吧。」

我想據理力爭,媽媽卻用堅定的目光看著我道,「別在提了,留學這件事情,媽媽已經想好了,到國外鍍鍍金,對你只會有好處。」媽媽說著還伸出兩根蘭花玉指檔住了我的嘴巴,接著她又對我搖了搖頭,張開櫻桃小口道,「你的心思媽媽已經懂了,但媽媽不希望我的兒子將來不好,你能明白媽媽的意思嗎?」

我似懂非懂,可這是母親作出的決定,我了解她的性格,別看媽媽小家碧玉柔情似水,其實她的性格中有溫柔也有剛毅的一面,作出的決定不是輕易能夠改變的。唉,我嘆了口氣,卻也沒說話了,客廳中兩人一時沉默了片刻。

不過也只是過了片刻,再望向媽媽時,只見她眼裡泛著亮亮的柔波,紅菱小嘴掛著迷人的嬌笑。可能是被我和年齡不符的嘆息逗了一下,媽媽一時又母性大發,纖白玉手在我的臉上下巴上輕輕婆娑,或是梳理著我那短長的黑髮。

「媽媽只是和你爸爸離婚,又不是和我兒子斷絕關係,不管你去到哪裡讀書,只要你回來,媽媽不還是一樣的會疼你嗎,你說你呀,還嘆什麼氣……」媽媽痴痴地看著我,又將我的頭輕輕移動,讓我在她腿上從仰臥變成了側躺臉朝著她,說完還用指尖點了點我的額頭。

「呃。」

媽媽時不時就有這樣鄰家大姐姐的一面,可能經過這一番談話,媽媽確實穩定了不少情緒,並且一掃煩惱,變得靈動起來。我的目光所及,是她那顯得慵懶嫵媚的俏臉,還有那身著白色帶點蕾絲的女衫。媽媽小臂雪白無暇,襯衫的底部扣到塞進了褲腰裡,小腹部露出閃亮的長褲系扣和褲子拉鏈的部位。衣服雖然保守,但媽媽這種穿著樣式,令她的蠻腰和胸前都十分搶眼,那盈盈一握的蜂腰和那飽滿的胸部曲線遙相呼應,極其吸引人的眼球。還有那高挑的米色長褲,也讓人覺得唯美,別致的設計顯得細膩修身,表現出簡約又能襯托女人的氣質,緊身的褲子勾勒出完美的曲線,媽媽原本就曲線美好的豐臀更收緊了,顯得更加挺翹。

媽媽身上籠罩著的特殊氣味也很好聞,那絕不只是女人噴洒的香水味,而是她身上一種獨有的體味,那味道很難形容,充滿異性和神秘,又有母性詳和溫柔,讓我有一種迷戀般的歸屬感……

媽媽真漂亮,但我卻不能再看再遐想了,我將頭枕在媽媽的腿上,輕閉著眼享受著,媽媽摸著我的臉摸了一會,不知怎滴就提出了想見見我的女朋友。

「留學是和你的小女友有關係吧,回頭你抽時間約一下你的小女朋友,媽媽想做客請她吃個飯,順帶也給你把把關……」媽媽說話時還是那樣摸著我的頭和臉。

媽媽是見過羅婉的,不知道她為什麼又要提出來見一見,不過轉而一想也就明白了。媽媽肯定是覺得她離婚後,以後機會就不多了甚至都沒機會了,見家長這是能給我加分的事情,也是她作為母親最後能幫我的事情了,媽媽果然心細聰穎。

我枕在媽媽的腿上看著媽媽,心寧神安,似睡未睡間就很爽快的答應了媽媽。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