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警花美母的噩夢 (7)作者:打車車

【警花美母的噩夢】(7)

作者:打車車 2022年1月6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第七章 發情的小姨

寧阿姨香汗淋漓地躺在凌亂的帳篷里,吹彈可破的水蛇腰上布滿細密的汗珠,兩條渾圓白皙的大腿透著高潮後的潮紅,淫靡不堪。

她精緻的瓜子臉上黏著幾縷秀髮,眼神迷離地望著鏡頭,嫵媚動人,任何一個男人看了都把持不住。

我的手不自覺丟下手機,挪動身體將依舊梆硬的雞雞靠近寧阿姨汩汩留著精液的穴口,正要挺腰插入,卻被寧阿姨伸手擋住了。

「我還想要,讓我插進去……」我急躁不已,胡亂挺腰抽插,不停戳在寧阿姨的柔荑上,「乾媽,你把手拿開好不好?」

「不要,到此為止吧~」寧阿姨擋住我的雞雞,「洺洺,別讓乾媽為難。」

「乾媽,你讓我插進去好不好,你剛剛不是也很舒服嗎?」我可憐巴巴地看著寧阿姨。

「一點都不舒服。」寧阿姨扭過頭不看我,「乾媽現在不想看見你,你快離開這裡。」

我不理會寧阿姨的驅趕,俯身趴在寧阿姨香汗淋漓的肉體上,親吻著她滑膩的瓜子臉:「騙人,乾媽剛剛那麼騷,還一直讓我內射給你,還說不舒服?」

(美女就是不一樣,親起來就是一種享受。)

我瘦小的身子很輕,寧阿姨一隻手就能把我從她的身體上掀翻,可寧阿姨身子顫了幾下後,選擇放任我壓在她的肚皮上。

她轉過頭,我們的鼻子幾乎挨在一起,寧阿姨吐息如蘭:「乾媽只是可憐你是第一次,配合一下你而已,你別得寸進尺。」

「乾媽配合的真好,剛剛下面把我雞雞都快夾斷了。」我吻著寧阿姨的耳朵,在她耳邊呢喃:「乾媽,再配合我一次好不好?」

「啊……」寧阿姨耳朵被襲,本能地驕哼出聲,然後咬著紅唇盯著我,嬌滴滴的模樣讓我心裏面好似有貓兒在撓一樣。

(美熟女害羞起來真的遭不住呀~)

「乾媽,你真美。」我雙掌撐在寧阿姨耳邊兩側,凝視著她。

「乾媽都老了,哪裡能美了?」寧阿姨嘴角上揚,顯然心口不一。

「乾媽一點都不老,我第一次見到乾媽還以為是李萱的漂亮姐姐呢。」我想起來第一次見乾媽的時候,醉了的她嘴裡一直念叨自己不老呢。

我這話夸到寧阿姨心坎里了,她眼裡多了幾分柔情:「嘴倒是會哄人~」

「乾媽你把我魂兒都要勾跑了。」我痴迷地望著寧阿姨美艷的面容,然後附身抱住她的腦袋,動情地吻著她的瓜子臉。

「住~手……不要這樣……」寧阿姨喘息著,被我挑逗出了感覺。

我沒我停手,在寧阿姨下頜舔舐,讓寧阿姨不收控制地仰起頭露出雪白的天鵝頸,我舔過臉頰,然後移動在她的脖子上繼續留下我的口水,仿佛是在標記寧阿姨,讓她成為我的所有物。

寧阿姨仰頭微微張著嘴喘息,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可又覺得被我這個小孩子牽著鼻子走很沒面子,嘴硬道:「舔我一臉口水,噁心死了~」

「誰叫乾媽這麼可愛。」我激烈地舔舐寧阿姨的天鵝頸,最後在她的脖子上種上一顆草莓。

「嗯嗯……你怎麼這麼熟練?」寧阿姨撫摸著趴在她身上休息的我,「要不是你操屄一點技術都沒有,乾媽才不信你是第一次。」

「我當然是第一次,哼,乾媽你這麼騷,給多少男人干過啊?」我伸手捏著寧阿姨堅挺的乳頭,想到這裡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吃過,心裡就一陣酸楚,嫉妒地用力捏著她乳頭。

「我有過多少男人關你什麼事?」寧阿姨有些生氣,打開我捏乳頭的手,「你以為你是誰啊?」

寧阿姨冷冰冰的樣子讓我一下清醒過來,我的話傷了她的心,搞不好以後寧阿姨都不會再理我。

我心一狠,起身跪在寧阿姨身子上方,抬手用力給自己的臉來了一巴掌:「我真該死,我不該胡說八道。」

「住手!」寧阿姨抓住我又抬起的手,眼神卻波瀾不驚,「別打臉,等下你媽看見還以為乾媽欺負你。」

「要打就打屁股!」寧阿姨壞笑著把我按在她的大腿上,抬起手對著我的小屁股來了好幾下。

「乾媽心好狠,要把兒子的屁股打爛了。」我心裡竊喜,乾媽理我就說明她沒生氣了。

「哼,下次再敢胡說,乾媽給你屁股來幾針,看你遭不遭得住!」寧阿姨用手指撫摸我的屁股,哪裡正好是打針的位置。

我屁股肉一下繃緊,大叫道:「我再也不敢了,乾媽別給我打針。」

「噗嗤~」寧阿姨被我的表現逗笑了,「剛剛強姦乾媽的膽子哪去了?」

我趴在寧阿姨腿上,嬉笑道:「給乾媽打針的膽子還是有的。」

突然,我感覺蛋蛋一緊,反應過來蛋蛋已經被寧阿姨捏住,她質問道:「小混蛋,你的膽子真的很大嘛,老實交代第一次來乾媽家對乾媽做了什麼?」

「啊?我……我我……」我像被潑了一盆涼水,所有情慾都被澆滅了。

「說不說?」乾媽收緊手掌,讓我的蛋蛋有些發疼。

「我說我說,我當時趁著乾媽醉酒猥褻了乾媽。」為了保蛋,我屈服了。

「怎麼猥褻的?」寧阿姨追問。

「我隔著褲子吃乾媽的肥屄,把乾媽弄高潮了。」

「我就知道你是個小壞種,當時見你欺負萱萱,我就該把你閹了。」寧阿姨氣沖沖的,但神情卻莫名有一絲放鬆。

(難怪那天我性慾高得可怕,看著女兒被侮辱還想著自慰,這都是乾兒子的錯,不是我這個做母親的錯。)

我靈光一閃,突然想通了一件事:「那天門外讓我差點摔到的水漬原來都是乾媽的騷水呀!」

被我戳穿秘密,寧阿姨臉色有些難堪:「那天乾媽醉糊塗了,加上被你這個小混蛋引發了浴火,才做了錯事,全都怪你。」

「好好,都是我的錯,乾媽你能放開我的蛋蛋了嗎?」我真怕乾媽一激動讓我蛋碎人亡。

「哼!」乾媽放開我的蛋蛋,滿臉羞紅。

「哈哈……原來乾媽早就想吃我的大雞巴!」我得了自由,反客為主撲在寧阿姨身上,用雞雞摩擦寧阿姨的肚皮,「乾媽你比我想像中還騷!」

「阿呀~」寧阿姨被我撲倒,她用大腿夾住我:「你怎麼這麼變態……像個小泰迪似的逮住什麼就開操……啊哈……別戳乾媽的肚臍眼……」

「誰讓乾媽這麼騷!」我抓住寧阿姨的奶子揉捏,性慾勃發,屁股一聳一聳的,「騷貨我好想操你……讓我後入你的大屁股干一次好不好……」

乾兒子猛烈的渴求讓寧秀英騷水直流,可成熟的她還保持著一絲清明:「你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時候……嗯嗯……雞巴好燙………你媽就在外面呢……想讓她進來打死乾媽呀……」

我一想到媽媽暴怒的樣子就打了個哆嗦,漸漸冷靜下來不再摩擦寧阿姨的肚皮。

乾兒子停下動作反倒讓寧秀英難受了,她久旱逢甘霖身子敏感得不行,極度渴求男人的衝擊,她看著乾兒子秀氣的臉龐,突然按下他的腦袋,紅唇迎了上去。

「唔~」我眼睛睜大,不敢相信寧阿姨會主動吻我,我心臟狂跳,激烈回應寧阿姨。

我們的嘴唇相互交合,兩張嘴猶如鉗合在一起交換著彼此的口水。

如果歌染霞此時打開帳篷,就能看見自己兒子纖細的身體壓在高挑的寧秀英身上,兩人的肉體與年紀是那麼懸殊,卻做著背德不純之事。

我與寧阿姨的嘴唇久久沒有分開,直到呼吸不暢才不得不緩慢分離嘴唇,我吐出寧阿姨不舍離開的香舌,唇舌分開時津液藕斷絲連。

「呼~」我長舒一口氣,氣喘吁吁道:「乾媽的口水都是甜的。」

「得了便宜還賣乖,快起來。」

我傻笑著直起身子,離開寧阿姨香汗淋漓的肉體。

寧阿姨跟著坐起來,她看了一眼我黏糊糊的雞雞道:「過來,我給你清理一下雞巴。」

我以為乾媽要給我擦雞雞,移動身體靠了過去。

寧阿姨抓著我的打雞巴微微有些出神,然後很自然地伸出舌頭舔舐起來,用嘴給我的雞雞做著清潔。

「乾媽,你怎麼用嘴啊~」我扶著乾媽的腦袋,爽得不行。

寧阿姨不說話,仔細舔著,將附著在我雞巴上的白漿一一舔進嘴裡吞下,仿佛很美味的樣子。

完事後寧阿姨提起我的褲子穿好,像個沒事人一樣:「你媽估計快洗好菜啦,你先出去,別引起你媽的懷疑。」

「乾媽你也太騷啦~」我看著寧阿姨坐顯得越加挺翹渾圓的大屁股,「下次我一定要狠狠操你的大屁股。」

我注意到寧阿姨的臀肉不自覺跳了幾下,她嬌嗔道:「只想著操屄,就不怕給乾媽搞大肚子?」

說完,寧阿姨蹲著張開腿,露出還流著精液的肥穴,騷浪的姿勢讓我雞巴一跳一跳的。

「哪有那麼容易懷上……」我有些心虛。

寧阿姨抓起紙巾擦拭小穴:「放心,吃完午飯乾媽就去買緊急避孕藥吃,還來得及。」

我鬆了一口氣,又看著寧阿姨的大屁股吞了吞口水:「乾媽,你可不可以撅起大屁股讓我親一口。」

「小變態~」寧阿姨白了我一眼,但還是馬上轉身撅起了大屁股。

寧阿姨肉肉的大屁股豐盈如滿月,菊蕾下方兩瓣肥肉被腿根夾在中間,十分誘人。

我張開手抱住大屁股猛舔,又伸出手指插入屄肉扣弄,模仿雞巴後入大屁股。

「討厭……」寧阿姨嚶嚀一聲,大屁股撅得更高。

***

心滿意足的我地走出帳篷,深深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鮮空氣,征服寧阿姨讓我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我走向遠處的媽媽,此時她正蹲在地上搬著石頭,她的大屁股被牛仔褲緊緊包裹著,兩瓣屁股蛋兒又大又圓。

(真是不檢點的蜜桃臀,誰看了都想狠狠地後入。)

如此大的蜜桃臀如果沒有一雙健美飽滿的大長腿反而不好看,絕就絕在媽媽正好有一雙超模級別的大長腿,兩者完美結合,光是視覺衝擊就讓我渾身燥熱。

我情不自禁胯道:「媽,你身材真好,牛仔褲真適合你。」

媽媽身子一抖,被突然冒出來的我下了一跳,她嗔道:「胡說什麼,快過來幫忙。」

媽媽一個小動作,就讓波濤洶湧的胸脯顫抖不止,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兒子直勾勾的眼光讓歌染霞有些羞惱,她用手臂擋在胸前,可奶子實在太大了,手臂凹陷進乳肉里反而更加刺激到兒子,讓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

「發什麼呆,快搬石頭弄好灶台,媽媽去拿木炭生火。」歌染霞站起身惱怒道。

「媽,你站著別動,我從來沒見過媽媽穿牛仔褲,我要拍張照紀念一下。」

「真是的,牛仔褲有什麼特別的?」媽媽低頭看了看下身的牛仔褲,突然臉色一紅,然後急沖沖向著帳篷跑去。

歌染霞因為身子豐腴,基本不穿緊身類的褲子,這條緊身牛仔褲還是妹妹送給她的,一直丟在衣櫃吃灰,她想著不穿一次挺可惜,就趁著野營沒外人拿來穿一次。

可沒想到這幾年身體又豐滿了一些,這條當時還算合身的牛仔褲現在穿在身上實在勒得緊,不僅前面勒出了駱駝趾,後面屁股上更是浮顯出內褲的痕跡。

歌染霞站在帳篷里滿臉緋紅,她扭身看著大屁股上勒出的內褲痕跡臉就臊得慌。

「臭兒子,明知道媽媽出醜還想著拍照。」

歌染霞伸手去解牛仔褲的紐扣,可低腰牛仔褲被大屁股繃得太緊,一時解不開,她試著收腰提褲,試了幾次都沒成功,反倒讓下體呈現的駱駝趾越加明顯了。

「這麼羞人的地方不僅被兒子看進了眼裡,他還想著拍照!」歌染霞又羞越氣,「以前拿我的內褲自慰沒找他算帳,反倒讓他越來越過分了。」

***

我搭好灶台,等了半天媽媽也沒回來也就不等了。

我溜達到譚邊,看著穿著熱褲的小姨兩眼放光,剛剛沒有拍下媽媽誘人的駱駝趾讓我有些遺憾,我要用小姨的大白腿來補償補償。

小姨見我過來,招呼我蹲在她身邊,她拿起手中正洗著的警裙,意味深長道:「太陽這麼大,晚上就曬乾了。」

我的雞雞一下就立了起來,小姨太會折磨我了,我偷偷伸出手撫摸小姨渾圓的大白腿,滑滑膩膩的,既有熟女的豐滿,又有年輕女子的緊實q彈,手感超好。

「萱萱,剩下的我來洗吧,你把洗乾淨的拿去晾曬好。」

「那就麻煩乾媽啦。」早就不想洗衣服的李萱麻利地走了。

我見小姨支走了李萱,小手立馬順著她的大腿深入摸到熱褲包裹的肥穴上,小姨端莊的表情瞬間迷離起來,她夾緊大腿,享受著我的撫摸。

(要是媽媽也像小姨和寧阿姨一樣騷浪就好了。)

「呀哼……」小姨驕哼出聲,大腿不自覺夾得更緊,我感覺到她的肥屄鼓鼓的,陰唇興奮到充滿血了。

「小姨,你出水了嗎?」我挑逗著發情的小姨。

「你自己摸呀~」小姨張開健美的大腿,超短的熱褲猶如內褲,羊子窩都露在外面。

「哇~小姨,你的大陰唇都側漏出來啦~」我把手指順著羊子窩伸了進去,摸到小姨肥厚的大陰唇上,上面濕漉漉的。

我拔出手指,看著上面的粘液道:「小姨的騷水跟乾媽一樣多。」

「嗯?洺洺,你怎麼知道你乾媽水多?」小姨狐疑地看著我。

「我不僅知道乾媽水多,還知道她的肥屄很緊勒。」我十分得意地摸出手機遞給小姨,「小姨,你點開相冊看看。」

小姨接過手機翻開相冊,只見寧秀張赤裸著躺在帳篷里,大腿張開屄里留出精液,顯然經歷了一番激烈的性愛。

「你把她操了?」小姨沒有抬頭,只不過抓著手機的手在顫抖。

我自豪道:「剛剛操的,我厲害吧,不用小姨下迷藥就操了乾媽。」

「你把第一次給了別人!」小姨猛地抬頭看著我,眼中殺氣騰騰。

我嚇得差點摔倒,支支吾吾道:「我以為小姨不會在乎這些,我我……」我心中忐忑不安,低下頭不敢看小姨的眼睛。

「噗嗤~」小姨笑出聲,她抓住我摸她饅頭屄的手指含在嘴裡,媚眼如絲:「洺洺知道操女人了,弄得小姨心臟噗噗跳呢~」

小姨滑嫩的舌頭在我的手指上打轉,我試探道:「小姨,你不生氣了嗎?」

「這麼刺激小姨才不會生氣呢。」小姨伸手撫摸我的雞雞,「我要吃洺洺操過屄的大雞巴。」

「小姨,你好騷啊~」我雞巴直接梆硬。

「小姨只對洺洺發騷呢~」

小姨起身把我拉進小樹林,把我按在一顆大樹上扒下我的褲子,將整張臉都埋在我的雞巴上,猶如犯了毒癮一樣陶醉地聞著雞巴上面的氣味。

「小姨,你比寧阿姨都要騷。」我用雞巴摩擦小姨的美人臉,猥褻美人的既視感讓我雞巴一跳一跳的。

「小姨現在是洺洺的騷母狗,只會對洺洺發情的騷母狗。」小姨嗅了嗅我的龜頭,然後張嘴輕輕咬住包皮剝開,將整個鵝蛋大的粉紅龜頭剝了出來。

「不要現在,我要小姨以後都是我的騷母狗。」我痴心妄想道。

「想得美,小姨以後還要欺負洺洺呢~」小姨露出淺淺的梨渦,本就跟黎姿有七分相似的容貌馬上達到九分相似,把我迷的頭暈眼花。

「小姨想怎樣欺負我都可以,我是小姨的小狗狗。」小姨絕美的容顏讓我只想順從她。

小姨跪在我的腳下,用美人眼直勾勾地看著我,張開紅唇吐出香嫩舌頭,猶如一條小母狗等待著我侵犯她的小嘴。

我甚至能看到小姨的扁桃體,我渾身顫抖著將雞巴慢慢插進小姨的嘴裡,龜頭擦過嘴唇,滑過舌頭,一點點深入,最後抵在扁桃體上,濕熱的口腔讓我雞巴酥麻,舒服極了。

「唔唔~」小姨含住我的大雞巴不放,翻著眼珠看著我,腦袋不住向前挺。

「哦哦……小姨……我要繼續深入啦……」我一下就明白了小姨的請求,我抓住她的腦袋用力挺動屁股,將雞巴生生擠進小姨的喉嚨里,直到小姨的嘴唇抵在我的恥骨上。

「唔~」小姨雙眼留著淚水,一副既痛苦又享受的表情,她搖著大屁股,真如一條發情的騷母狗。

「哦哦哦……操死你個騷母狗……」我把小姨的嘴當做自慰套,猛烈抽插,小姨的秀髮散亂飛舞,我的雞巴進進出出。

「噗呲噗嗤……」深喉口交的聲音響徹小樹林。

我仰著頭爽的翻白眼,巨大的刺激讓我僅僅堅持了半分鐘就到了極限:「小姨的小嘴太舒服了……要射了……要射了……」

「唔唔~」她翻著白眼望著我,仿佛再說:「射出來……直接射在小姨喉嚨里……」

「哦哦哦……射了……射了……射精液給騷母狗吃啦……」我扯出沾滿口水的大雞巴,然後猛地挺腰將雞盡根沒入,精關一鬆開始噴射,一股股射進小姨的喉嚨。

「唔~」小姨眼睛大睜,眼淚直流,勉強忍了十幾下後終忍不住嗆著了,吐出正在射精的雞巴劇烈咳嗽,嘴裡鼻子都噴出粘稠的精液滴落在地上,狼狽不堪。

我爽得癱坐在地上,也沒有多餘的精力安撫小姨,抽搐的雞巴將最後幾股精液射在了小姨的大腿上。

「小姨的屄屄好癢啊……洺洺快幫幫小姨……」緩過來的小姨又開始發浪,

我抬頭看去,兩條渾圓豐滿的大長腿豎立在我眼前,大腿內側流淌著淫水,正面還有幾處掛著我的精液。

「小姨你下面發洪水啦……」

我扶著小姨的大腿跪在地上,伸出舌頭舔舐大腿內側的淫水,淡淡的腥臊味讓我陶醉,我一點點向上舔去,最終舔到羊子窩處。

「啊哈……我的好洺洺……」小姨抓住我的腦袋按在她的饅頭屄上,急不可耐地用褲子包裹的肥屄摩擦我的小臉。

「……」

我頂著小姨的蹂躪艱難地解開小姨熱褲的紐扣,拉開拉鏈扒下熱褲,露出小姨濕透了的蕾絲內褲,粉嫩的白虎饅頭屄在透明的內褲下看的清清楚楚,肥厚的屄肉飽滿誘人。

「小姨……我終於可以親口吃到你的饅頭屄了……」

我含住小姨的饅頭屄,猶如品嘗世上最美味的點心,舌頭舔過濕濕的內褲,將小姨緊閉的屄縫擠開,然後將舌頭伸進去隔著內褲舔舐屄肉,腥臊味讓我陶醉。

「哦……啊啊啊~~~~」本就高潮邊緣的小姨受不了刺激,挺動幾下胯部就泄了出來,她的陰道深處湧出淫水與陰精,小姨潮噴了。

我含住噴水的屄口吸吮,將小姨噴出來的淫水和陰精透過內褲全都吞下肚子,腥臊味瀰漫鼻腔,太棒了。

良久,我的小嘴才戀戀不捨地離開小姨的饅頭屄,看著隔著內褲的饅頭屄,我有一丟丟不滿:「小姨你泄得太快,我還沒撥開內褲舔呢。」

滿臉潮紅的小姨將我拉起,然後抱著我,讓大奶子夾住我的小臉,動情道:「今晚小姨讓洺洺吃個夠,在你媽媽身旁吃喲。」

我聞著小姨的奶香,興奮不已:「今晚小姨就要下藥嗎?」

「小姨忍受不住啦,今晚就與姐姐一起雙飛乖洺洺。」小姨擺動奶子摩擦我的小臉,「洺洺今晚要了我吧~」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