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歡喜佛寶欲 (2) 作者:愛媽媽

【歡喜佛寶欲】(2)

作者:愛媽媽 2022年1月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涉及女主:

1……明後:王夫人,寶玉生母,王月蘿,後宮之主,本命伴侶,二者合一才是完整歡喜佛

2.鼻明妃:賈敏,醫明妃,可識天地萬藥,身帶異香,瓊鼻誘人,培育鼻識

3.身明妃:賈母,史翠翠,真蓮寶體,為歡喜佛築基,身姿美妙,玉體絕倫,身識。

4.天人道:天道妃,王熙鳳,掌管歡喜佛宮,歡喜佛侍之人

正文:

二、六明妃之鼻妃:賈敏

賈寶玉坐在家裡的書房裡,距離第一次和賈母通姦已經過去了三個月,這三個月里賈寶玉幾乎讀完了所以賈府的書籍,也更完整的勾畫了自己的前進道路。當然三個月也少不了和賈母的通姦,只不過受身體所限,寶玉也一共也只在賈母身體里射過十次,也只是和賈母正常性交。十次里寶玉吸乾了賈母的氣運值,明妃受歡喜佛庇護,也無需氣運一榮俱榮,也讓寶玉有了更充裕的氣運值可以行事,特別是接下來的目標,賈母的女兒,林黛玉的母親賈敏。

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賈寶玉慢慢思考著,這個世界是個普通世界,所謂的超凡、仙人其實都是上位面而來,所以不顯於世,也僅有少數高人,世界對於賈寶玉的威脅接近於無,十多年後的賈府侵覆對於自己來說毫無壓力,到時候皇帝是誰都不一定,賈寶玉的層次早就不可同日而語了,所以擺在他面前最大的問題就是自己的發展。

佛教講究信仰,和平的世界才好收割諸生,不然統一世界,憑武力和洗腦不更方便?但是教化獲取信仰肯定不能如此,不然洗腦首領威逼眾生,洗腦的話費得多少信仰來消耗,世人心裡的畏懼又怎麼會皈依呢?所以和平來徐徐圖之才是正道。

身為歡喜佛子,但是自有六歲,需要做愛提升的需求和自身一月三次的現實形成了現在最大的矛盾,而有一種方法可以完美解決這一點,就是找到屬於自己的鼻明妃。

眼耳鼻舌身意,六識六妃中鼻明妃又稱醫妃,每一位醫妃都有一個美麗動人的鼻子且都身帶異香。她們擁有分辨靈藥的鼻子,是天生的醫仙,也是歡喜佛成長的捷徑,她們的身體可以促進歡喜佛的成長,可以最好孕養歡喜佛,讓他時刻保持完美的狀態,自己的醫術可要調製各種藥物滋補和幫助歡喜佛各類需要。讓歡喜佛能擺脫身體缺陷,才能不斷做愛,不斷雙修,常常修煉歡喜佛功法,不能雙修的歡喜佛不也搞笑嗎?有了實力和氣運值他也可以開始自己的計劃了。

而醫妃也不同於多數明妃可以由歡喜佛自己決定傳經即可,醫妃必須經歷向死而生,領會生死的意義才能領會《鼻妃經》的真諦,成為醫妃。在沒有辦法情況下,可以自己創造,但是人造哪有自然好呢?而紅樓里這時候正好有一個女人滿足這個條件,而她更是自己的血親:賈敏。

賈敏是賈母的小女兒,林黛玉的母親,作為丈母娘,對於歡喜佛來說,那必定是後宮一員,更不用說她還是自己的姑姑,收入後宮還可以避開她馬上到來的死劫,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歡喜佛也是佛陀,佛陀嘛,救人不寒磣!

想到這裡賈寶玉立馬就得行動了起來,賈敏身死就在賈寶玉七歲,林黛玉六歲左右,這時賈敏身體就應該有恙,這時只需賈母請賈敏入京治病,即可在賈敏死去之際,向死而生傳授《醫妃經》,用著陣法儀式救活賈敏,讓她成為明妃之二。

賈寶玉立刻就前往賈母的住所,這段時間府里的人明顯感覺到了賈母對寶玉更上一層樓的愛護,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寶玉可以直接進入賈母住所不用通傳,雖然引起賈政不滿,但是孝為天的時代,他雖然也沒給寶玉好臉色,但也不能多言。

走進房間,看到賈母正在小憩,金鴛鴦正在旁邊扇著扇子,只見賈母明顯年輕許多,臉蛋上透著滿滿的膠原蛋白,半白的頭髮已經慢慢全白但是卻不是那種凋零的白色,而是一種充滿美感的白色,也就是俗稱的白毛控的那種白色。賈寶玉輕輕坐在賈母的床邊等待她的醒來,就像一個普通孝子賢孫一般。

雖然賈母這段時間明顯年輕了許多,但是都以為是保養得好,和寶玉哄得祖母開心顯得年輕起來,就算有人有懷疑,但誰敢對賈府最大的老祖宗質疑,誰敢開口?畢竟誰也不會懷疑六歲的孩子和祖母通姦了吧,誰也不敢因為好奇就挑釁權威。

寶玉一坐到賈母身邊,賈母就醒了過來,這是出於歡喜佛與明妃的感應。賈母用白皙嫩滑的小手抓住了寶玉的手「我的心肝,找奶奶幹什麼」也許是潛移默化,賈母的丫鬟都已經習慣賈母寶玉之間有別於時代的稱呼,賈母看到了寶玉的眼神,說到「鴛鴦你們出去吧,我想和寶玉單獨說說話」也許是習慣了寶玉和賈母之間的單獨見面,丫鬟們熟練的撤了出去,也沒人多想,只以為祖孫二人有話要說,有誰會懷疑六歲的孩子呢?

賈母把寶玉抱到懷裡,兩人立馬就接吻了起來,賈母的《身妃經》已經初有成效,這具身體已經往著最適合歡喜佛的方向發展了。賈母的嫩舌和寶玉糾纏著,他們互相交換著口水,都想著把對方的舌頭吸到嘴裡慢慢品嘗,直到互相都透不過起來,兩人才分開了唇,拉起一道銀絲。

寶玉玩弄著賈母慢慢發育起來的奶子,三個月來賈母已經從b到了c ,這還是寶玉神功未成怕引人注意克制之後的結果。

「翠兒,醫妃,也就是鼻妃,我有人選了,就是咱們的女兒」

賈母聽到這話漂亮的白眼一翻,自從這小子看書以來,心智的確是成長了,但是對自己態度越來越不尊敬。史翠翠,也就是賈母,捻住寶玉的雞雞教訓到「臭小子,奶奶就是和你上床了,也還是你奶奶,不叫奶奶就算了,還叫翠兒,還有什麼叫咱們的女兒啊,那是你姑姑」

賈寶玉哈哈一笑,打了個馬虎眼,回道「好,姑姑,好老婆你給姑姑寫信,說京城大夫醫術高明,現在府里來了神醫,讓她到京城裡來治病」

史翠翠對乖孫耍無賴也沒有辦法,只好無視他的口花花,對於知天命的老太太也無法快速接受現代社會的夫妻親熱話語,但是她還是有種不祥的預感,這段時間寶玉操屄時候總想讓她喊爸爸!史翠翠於是無奈放下,回到「好,奶奶等會就吩咐鴛鴦給你姑姑寫信,讓她到賈府來,行了吧,反正我知道家裡女人,你一個不會放過的」

賈寶玉捻起奶奶的一個奶頭說到「奶奶難道以為我是貪圖姑姑?家裡現在還有那麼多女人我沒得手,論親近刺激程度,也輪不到姑姑啊。翠翠,不瞞你說,姑姑只有不到半年陽壽」

賈母 史翠翠聽到這話立馬神色一變,著急問道「寶玉,你說的可是真的,你不能不管你姑姑啊」

賈寶玉搓揉著奶奶的奶子,笑到「奶奶別急啊,我不是說了要讓姑姑當做醫妃,怎麼會不管姑姑啊,不過還有些事需要奶奶幫忙」

史翠翠白了寶玉一眼,把寶玉勃起的雞巴擼一擼,說到「怎麼,奶奶手裡都拿著你這玩意?你還給奶奶這麼生分?」

賈寶玉嘻嘻一笑「不和奶奶開玩笑了。奶奶,佛家講究普度,奉行教化,需要信徒,信徒供奉對你我夫婦二人幫助極大,更兼行事需要忠心人手,我需要度化一些佛徒佛侍,等到根基深厚,一應歡喜佛殿眷屬更要齊全。但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就我們這十天操一次,想做什麼得到猴年馬月了」

史翠翠面露遲疑「寶玉,我們之間奶奶也不想說些冠冕堂皇的話,就歡喜佛徒佛侍還有幾分似人,佛奴佛徒肯定要被你度化,是非不分,意志不存。奶奶對賈府上下多少有些香火情,這般行事,奶奶心有不忍」

賈寶玉輕輕抱了抱史翠翠,安慰道「奶奶,寶玉也不是無情之人,但寶玉收集了些消息」說著便遞給賈母一些帳本「這是一些家裡管家的帳本,貪污到了一定境界啊奶奶」

賈母瞟了瞟帳本,沒去翻,說到「寶玉,奶奶知道的,但是誰家的下人不幹這些呢?」

看到賈母不以為然的樣子,寶玉嘻嘻一笑「是嗎?奶奶,你知道他們貪了多少嗎,賴家的院子比賈府都不輸,城外的地比賈家還多,打著賈家幌子的生意印子錢,做的缺德事數不勝數,奶奶,寶玉也知道水至清則無魚,但是貪的也是太多了啊,賈府帳面上都拿不出五萬銀子,都快要靠奶奶私房錢貼補了,賴家兩房可家家都拿的出,這還只是一家管事啊,其他的就算沒那麼多,加起來有多少呢?奶奶,你眼裡的府里老人,可沒給賈家有半點情,他們可要把賈家搬空了啊,要不是我用法術拿到這些東西,誰又能知道呢?」

賈母臉色一變,接過寶玉手中的帳單,不禁臉色難看起來。再大方再寬容再講感情,誰也不能讓奴才騎到頭上來了,嘆了口氣「那寶玉,那你想怎麼辦呢」

賈寶玉平靜的看著賈母,說到「奶奶,我們既然走上了這條路,就應該知道仙道貴私。我要把這些貪墨賈家財產的老婆子們全度化成佛奴,然後再讓她們回家把全家男性全化作佛奴。剩下乾淨一些的就作為佛徒,不要完全度化,就只要忠心即可。奶奶身邊的丫鬟們就作為佛侍,她們沒什麼過錯,服侍我也算的上是雞犬升天,至於鴛鴦,我有造化給她,也算成全她的忠心」

賈母一愣說到「寶玉什麼造化?我看是你看上了鴛鴦美色了吧」

寶玉嘻嘻一笑道「奶奶,孫兒現在可只有你一個女人,我的丫鬟我都沒碰啊。」

賈母史翠翠白眼一翻「你這小壞蛋奶奶還不了解你嗎,鴛鴦逃得出你的掌心」

寶玉會心一笑「奶奶,那都是以後的事了,現在孫兒連奶奶都滿足不了。現在的一點積蓄還都得用在姑姑身上,哪來的能力招惹女人。」

史翠翠里馬反應過來「那意思就是你拿下姑姑之後,你就得開始大開後宮咯」

寶玉臉上一苦,果然女人還是在意這些,在這個問題上敏感度十足。還得功力大進才行,佛家功法本就講究普度超度,說難聽就是洗腦,就算重要妃子也會潛移默化影響之下,對歡喜佛愛意遠超妒忌之心,不然天天后院起火,後宮心計,佛也挺不住啊。

和賈母告別,約好晚上和賈母睡覺就回到自己院子。就在賈母大院子裡面的小院子,寶玉已經搬來了賈母身邊,更顯得他的受寵之深。

……

賈寶玉回到自己房間,坐在書桌前看著幾個俏麗的丫鬟在身邊忙碌,一個個嬌俏的模樣惹人疼愛,心裡盤算著什麼時候把她們都收到胯下,一個可愛的小丫頭風風火火跑了進來,嘻嘻的對著寶玉說到「二爺,你回來啦,有沒有給我帶好吃的」

寶玉看著面前的小蘿莉嘻嘻一笑「晴雯,要爺給你吃的,你還要幹嘛」晴雯兩個月前剛被賣進賴家就被寶玉截胡,寶玉前世就心疼這個倩麗的丫頭,接進來之後就對她百般疼愛,現在在丫鬟里無法無天得很,有寶玉寵愛倒也無事。

小晴雯撅著小嘴巴,慢慢挪過來,輕輕在賈寶玉臉上一親,說到「臭二爺,你說最喜歡晴雯的了,給我帶吃的還要人家親你」

寶玉一笑「就是喜歡我的晴雯,才要寶貝親我啊,去找襲人吧,爺要看書了,不然就陪爺一起?」

晴雯聽到我的告白一羞,但是聽到要讀書,立馬蹬著小腳跑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上輩子文盲的影響,這丫頭很是不喜歡讀書。

看著這群美麗的丫鬟們,寶玉心裡舒暢極了,開始盤算著賈敏的事情。

鼻明妃,也稱醫明妃,可識天地萬藥,身帶異香,瓊鼻誘人,為歡喜佛培育六識之鼻識,六感之一。賈寶玉不僅得準備《醫妃經》,更得為賈敏轉換生死做準備,一系列東西都得兌換,而現在身體原因不能雙修功力淺薄,操別人女人控制洗腦有了氣運點也得不償失,不如以後靠法術和藥物,還好有了賈敏之後一切都會好轉起來。

……

三個月後,寶玉坐在賈母身邊,家裡主人們坐在大堂兩端,一邊是嬌俏的媳婦小姐,另一邊是幾個賈府男丁,長得倒是人模狗樣,但是裡面高個賈政也是個廢物腐儒。這一世他賈寶玉救他們一命,讓他們專心禮佛,就收下他們親族女眷,想來她們也是不介意的。

堂中一位美麗動人卻面帶病色的美婦人站在其中,一身青衣更襯得清麗脫俗,女子便是賈府小姐,侯門主婦,林黛玉之母,絕世佳人賈敏。

「給母親大人請安了,見過兩位哥哥兩位嫂子,各位小姐公子們」賈敏輕輕一個作福。

賈母看著面前憔悴的女兒,心裡一陣心疼,特別是修行《身妃經》一段時間了,她已經可以看出女兒現在的情況,確實命不久矣,經過這次折騰估計一個月以內,賈敏就會去世。

賈母嘆了口氣,對著堂下說到:

「敏兒,快去休息吧,母親等會去看你,好好休息。」說完對著周圍家中男丁們淡淡說到「都散了吧,太太姑涼們陪我一起看看敏兒吧」

賈敏房裡,賈母牽著寶玉,在沒人看到的袖子裡兩人十指緊扣,身後王夫人趙姨娘周姨娘帶著迎春探春帶著丫鬟們跟了進來。

賈母坐在了賈敏床邊牽過寶玉,介紹道「這是寶玉」又拉過王熙鳳探春迎春給賈敏介紹到,賈敏正和母親笑著認識著這些年家裡的新人,突然餘光瞟到寶玉和母親十指相扣,心理覺得格外納悶,這種牽法不是夫妻之間?卻也沒再在意,多年未歸家的喜悅讓她在娘家喜笑顏開。

夜晚,史翠翠跪趴在床上,寶玉站在她身後,雞巴在她騷穴里抽插著,一邊和她說到「奶奶,姑姑的生死轉換儀式材料我基本已經準備好,家裡藥材你吩咐下人送到我房裡,明日我就將開始施法,半個月後就是姑姑的醫妃成就之日,你可以好好和我一起扮演啊」

史翠翠用力的用著肥臀撞擊著身後孫兒,大聲浪叫到「知道了,寶貝,快操奶奶,奶奶騷逼要孫兒老公的大肉棒,用力用力」

自從知道寶玉有靜音咒這種術法之後,嘗試過大聲浪叫一房之隔的丫鬟們絲毫沒有覺察之後,她就愛上了這種大聲浪叫的做愛。50年被禮法倫理束縛的女性,一旦掙斷了這個繩子,她放開的速度以及程度確實讓人瞠目結舌,讓寶玉這個有著現代人記憶的色魔也大吃一驚,更是樂在其中。

看著平日裡在孝道社會裡一言九鼎嚴厲幹練的奶奶現在翹起肥臀的模樣,他的雞巴更加大了幾分,雙手抓緊奶奶的白皙的肥臀,柔軟滑膩的屁股更是讓寶玉覺得美妙無比,雖然已經操過十多次這個屁股,他還是覺得這種年紀這個手感真是匪夷所思,但是想到穿越和系統,還有什麼不可能發生,至於和某些豬腳一樣,覺得有人算計自己,你踏馬一個屌絲肥宅,讓你飛仙讓你成神,到底圖你什麼讓人花這麼多心思資源算計你?還不好好享受,睡更多的美人。

想到這裡,寶玉趴在賈母的背上,打樁機一般,狠狠撞擊著她的肥臀,現在身體10天一發,可得好好珍惜這機會。

「奶奶你好美,身子好舒服,好軟,好滑,寶玉愛死你了,你的騷逼操起來好舒服,好緊好嫩」

史翠翠翹著屁股抬起頭高聲浪叫著「好乖孫,奶奶也舒服極了,大雞巴老公,操死人家了,使勁操,好爽,這輩子遇見你,寶玉,奶奶算是沒白活。奶奶還能更漂亮,奶奶當年也是名揚京城的大美人,被她的孫子操上床了啊,被操成你的形狀了」

寶玉舔著奶奶的後背「奶奶,這輩子我要和奶奶操到永遠,奶奶好爽,這屁股太舒服了。」

「啪啪啪啪啪」動聽的旋律在房間裡迴蕩,小房裡熟睡的丫鬟絲毫沒有察覺這對祖孫之間的悖倫淫戲

……

次日夜裡,賈寶玉推開賈敏的房門,一股幽香在房間裡瀰漫,這是他白日送來的薰香「深夜沉睡」,效果就是讓睡得更沉,怎麼都不會醒,配合膳食里給她下的七日轉欲丹,劑量由自己控制,可以讓姑姑在十五日後,生機全部轉換為性慾,在儀式里向死而生,之後主動獻身給他。

寶玉看著陷入深度睡眠的丫鬟們和姑姑,輕輕一笑,帶上門,開始在姑姑房間裡布置起來陣法,用丹砂和兌換的寶玉在房間四角對應四極之位布置完全,以歡喜秘法加持,布置的簡略迷魂陣可讓入陣者忽略身邊異常,更可微弱吞噬精氣,丫鬟們無所謂,賈敏重病之人確是受不住的。

布置完全之後,走到賈敏面前,看著熟睡的美人,輕聲道「姑姑,別怪我,我也是為你好,雖然我和你沒有多少感情,但是血濃於水,我的親生姑姑,怎麼也得屬於我,更何況黛玉以後也會是我的女人,美艷絕倫的丈夫娘哪個女婿不眼饞呢?不管是出於我的慾念還是歡喜佛功法,我都要得到你」

撲倒姑姑身上,狠狠親了口姑姑,病西施嬌柔玉軟惹人疼愛。寶玉拿出一個小瓶,將裡面乳白的液體倒在賈敏鼻子上,看著慢慢滲入到鼻子裡面,滿意的笑了。

這可是花了2000氣運值材料的醫妃膏,以太陰一炁,仙靈玉液為主材配合歡喜佛力,歡喜佛精混合而成,在這個時候對於寶玉價值千金的東西。向死而生的難度遠超常人所想,不僅需要兩本佛陀級別的真經的步驟,更需要仙人都難得的仙材,配合隱秘的儀式由擁有身具歡喜佛意歡喜佛本質(系統)的施法者才可完成。奪天地之造化,我命由我不由天,這種行為可是不關凡人的事的。

完成任務的寶玉看著姑姑的嬌顏,狠下心扭頭走了出去,還有十四天,姑姑就是我的,誰也保不住她,我說的!

次日,賈寶玉和賈母一起走進賈敏的房間,丫鬟們留在門外。

賈母笑著對起身的賈敏說道「敏兒,這位就是京城有名的神醫玉仙人」賈母指著寶玉說道。

寶玉矜持一笑「貧道玉寶子,見過夫人」明明是七歲幼童,在幻境影響下,出現在賈敏眼裡確實一位仙風道骨的中年道人。

賈敏輕聲見禮「見過道長,請恕妾身患病不能起身」

寶玉笑到「無妨,夫人躺好即可,貧道得扁鵲真書,識望聞聽切之法,貧道觀望夫人半柱香即可」

在幻術下,道人一頓手勢連連比劃,一股股真氣在房間裡流竄,賈敏看得不覺明歷。

實際上,寶玉坐在賈母懷裡,脫掉她的上衣,一隻手抓住奶頭,揉搓奶肉,另只手抱住賈母屁股,指頭深深陷入臀肉之中,含住另一隻奶子大口舔吸著

「奶奶,足足十五天不能操奶奶了,可得好好在奶奶奶子上找回場子」

賈母溫柔得抱住寶玉笑到,「好好,乖寶貝,奶奶隨便你造」

寶玉得理不饒人「就是要幫你女兒才不能操屄,得用你的奶子還債」

賈母笑到「臭小子,你這個小色魔,你就不想玩你姑姑的身子」

寶玉狡黠一笑「淫慾也是你孫子的,還是怪你」

「小滑頭」

「奶奶以後每餐都要送我給寫的藥方給姑姑,那些重藥既可以給姑姑體內增加到時能用到的藥力,又可以猛藥配病身,讓姑姑生機全無,又迴光返照」

時間流逝,就這樣每日重複著這樣的日子。

十四日後。

深夜。

賈母史翠翠和寶玉一起走進賈敏的房間,這幾日賈敏在重藥的效用下面色紅潤,自己還以為身體好轉高興不已。而她不知道的是,一刻鐘內,她必然因為重陽與虛陰衝突,虛不受補,身死而體孕生機。

寶玉和賈母配合將醫妃輪轉陣布置好,寶玉上前脫光賈敏衣物,配合賈母一起在她身上塗滿一種石楠花味的濁液,由寶玉濃精為主材配合幾種昂貴材料配置而成,然後將自己的通靈寶玉塞進賈敏口裡,然後賈母盤坐抱住賈寶玉,將賈敏調整跪趴在床上,正臉鼻子對準寶玉的龜頭細細嗅著。

寶玉口裡默念《歡喜佛經》,賈母也默念著《身妃經》,一股股帶有緋紅色的經文伴隨藥液滲入賈敏全身,通靈寶玉散發出白光,包裹住了三人,就在賈敏全身藥力不斷洶湧,渾身緋紅。

寶玉心無他物,睜眼靜等。賈敏身體上出現一道幻影,正是她的靈魂顯現,她不斷掙扎,就在靈魂出體,通靈寶玉紫光激發之際,寶玉手做拈花一笑「世間歡喜,唯我欲佛,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由死而生,明妃醫妃」

寶玉和賈敏賈母三人魂魄合為一束光線,進入了通靈寶玉之中。

通靈寶玉內,只見賈敏渾身赤裸躺在一座玉台之上,寶玉和賈母站在一旁,寶玉說到「奶奶現在你幫我榨出精液,將姑姑塗滿然後再由我射精到姑姑體內,才能讓生機從靈魂里自孕而出,到時就交給奶奶你教導姑姑醫妃經,配合我們和外面陣法讓姑姑復甦了」

史翠翠凝重點了點頭「放心,你姑姑是我女兒,我定會慎重,啊,你個混小子,輕點,奶奶水還沒出來」

寶玉看著面色嚴肅的奶奶,偷摸到她身後,一把壓住奶奶,就從她後方後入了她,提槍入洞,嫻熟無比。賈母被他壓在了玉台之上,看著赤裸的女兒,被孫子大雞巴一次又一次插入。

雖然被操了多次但是這次確是當著女兒的面被孫子狠操,史翠翠感覺渾身像是火燒一般,面前女兒恬靜的模樣和身下嫩屄里緊脹的感覺好像一副割離的畫,明明是兩幅不一樣的場景,確實出現在同一副畫里,這種背德的快感愈發強烈,自己生下的兒子的兒子的肉棒來體內不斷抽插,這種禁忌的關係刺激著她的大腦。而身下的一次次推進讓她的臉頰幾乎貼在了女兒的屁股之上,如火般的侵略之撞擊,讓她上天升仙。

寶玉覺得還不過癮,將賈母翻過身來,抱住奶子吸吮起來,賈母大聲呻吟「寶玉,好舒服」只感覺好似無盡的瘙癢被孫兒抹平,懷裡可愛的孩子一舉一動都好像進入她的內心深處。

寶玉大力搓揉著奶奶的肥臀,軟糯的臀肉不停的從他手指縫裡溢出,奶奶搖曳的身子間不斷抖動的粉臀好像波浪般撞擊著自己的手,這種滑嫩的觸感,讓他加大力度操弄著身前的女人,好像是要把自己身子鑽進那個迷人的洞穴。雞巴的每一次在嫩屄里的進出都帶出大股的淫水與屄肉,在隨著雞巴的進入,將嫩肉擠進,寶玉用著龜頭不停研磨著花心,再一次不經意的撞擊中,猛然用力,給奶奶開了子宮,雞巴進到奶奶的子宮內,進入了她的最深處。

賈母吃痛一聲吟呻「啊,寶玉,好痛,好深,又好爽」賈母回味著,這種痛覺比破身之時更甚。

「奶奶,這是開宮,只有很少的女人才能享受這種快感,原來我都不敢給你開宮怕傷害到你,等姑姑加入我們,有她的醫術在,就可以玩很多以前沒玩過的花樣,奶奶是不是更爽了」

疼痛過後,這種強烈的快感襲來,整個人好像被釋放,賈母緊緊抱住寶玉,把他的小臉壓在自己奶子上,雙眉緊皺。

寶玉一把抄起史翠翠的雙腿架在自己肩膀,一口含住一隻玉足,仔細體味著這玉足。

賈母一驚,沒想到寶玉居然含起來她的腳來,雖然這些年也曾耳聞有人癖好為此,但是先榮國公可是憑軍功復先祖威名,為人剛正威嚴,怎麼舔婦人之足,前半年也未見寶玉做這些事,對這等事還是覺得格外陌生,急急喊到「寶玉,你幹什麼,快住手,那裡髒」

寶玉嘻嘻一笑,接受21世紀網絡薰陶的他,當然是個戀足控,沒有絲襪刺激,又怕髒有菌,美婦保養得好也心裡難免有些疙瘩,現在靈魂之體,早就想試一試早就想試試舔足什麼滋味,以後有醫妃調教也可以隨意舔足,現在也急不可耐了。他緊緊抓住翠翠嫩足,不理會她的掙扎,細細品嘗著她的腳趾,不時在腳心一舔,史翠翠也被寶玉舌頭加雞巴弄得迷迷糊糊,也就任由他玩弄了。

在一次次賈母史翠翠高潮和寶玉的射精中,賈敏渾身被精液塗滿,寶玉看著這幅淫靡的美人精浴圖,也狠狠扎進姑姑靈魂體內,賈敏全身都是都是精液,雖然是自己的,刺激是刺激但是寶玉也嫌棄,於是,在自己有意射精的情況下,不一會直接就射到她的體內。

抽出雞巴,寶玉運起佛經,賈敏渾身和屄內精液慢慢融入她的體內,這是寶玉靈魂的精華配合歡喜佛經與醫妃經聯繫,讓一點生機於靈魂產生,又與寶玉聯繫,自此醫妃與明王性命相連。

賈母在寶玉施法之時,也運起《身妃經》,勾連起賈敏體內潛藏的力量,一股股經文闖入她的頭部,又是青光閃爍,賈母將寶玉先前給他編造的記憶傳入賈敏靈魂,直接植入她的潛意識與心靈深處。

在施法完畢,三人退出通靈寶玉,寶玉和賈母肉體雙眼猛的睜開,輕輕活動身體,體會靈魂出竅陽神出體的感覺。

寶玉深深呼出一口氣「真累,還好就是醫妃需要這樣,其他的妃子就不需要這麼麻煩」

賈母白了寶玉一眼「那當然,現在醫妃和身妃都有了,我們兩母女的輔佐下,《歡喜佛經》加上媚藥和你的玩弄女人手段,什麼女人不是手到擒來」

寶玉輕輕一笑,怎麼聽不出來奶奶的吃味,抱住奶奶親親一笑「奶奶永遠是我的寶貝,就算有其他女人,奶奶對我來說,都是特別的」

史翠翠笑了笑,說到「小滑頭,你姑姑快醒了吧,接下來就靠你了,奶奶真有點不好意思面對她」

「奶奶,沒關係的,姑姑總會接受我們的關係的,就算現實一時接受不了,也會慢慢習慣的,她總不可能戳穿我們之間的關係,她的親侄子操了她和她母親,也就是他的姑姑和奶奶,我們都能修仙,這不可能吧。奶奶,沒人能抵住長生不老,超凡脫俗的誘惑的,沒有人」

寶玉給奶奶一個放心的微笑「接下來就給姑姑一個刺激吧,這麼年輕的媽媽,7歲侄子的巨根,記憶里的仙神傳聞,死而復生的經歷,祖孫亂倫,血親亂倫的衝擊,要不是有《醫妃經》在她靈魂里護佑著,各種摻雜在一起,姑姑不得瘋掉啊」

史翠翠莞爾一笑「還要我的乖孫來開解奶奶,是奶奶著相了,我們都不一樣了,去吧,你姑姑估計也快醒了,以後全家的女人都逃不出你胯下了」

賈寶玉笑而不語,奶奶功力尚淺沒有發現,不知道早就賈敏醒來,早在賈敏剛有動作,呼吸稍有急促,他就已經知道,看著眼皮抖動,卻裝作未醒有些好笑。她卻不知道濃烈的精氣與藥力在她身體匯聚,再加上靈魂離體,她的身體一股靈性誕生,生死輪轉就是要她以將滅之靈魂吸收他的歡喜佛力誕生的靈魂初生之靈在吞噬肉體初生之靈,已達到起死回生之目的,她的假裝不一會就會露餡。

正在裝睡的賈敏突然感覺身體一陣發熱,體內一股股氣流竄出,一直從小腹穿過全身直到腦袋,頓時感到一股頭疼欲裂脹痛難耐,頓時裝不下去,皺起眉頭,張開半是嬌弱半是無助的雙眼,確是突然感覺渾身不能動彈,眼裡帶著七分慌亂,兩分恐懼,一絲無措。

賈母史翠翠看到此景,心疼的抓住女兒的手掌,和聲安慰道「敏兒,不要慌張,冷靜下來,回想一下剛才我給你傳授的記憶,《醫妃經》,傳承印記會自動運轉」

賈敏強自打起精神,頓時感覺一股股未知的記憶在腦海里浮現,大腦里一個氣機湧現到身體,雖然還是不能控制自我,但是確實感覺疼痛盡消,慢慢再次睜開雙眼,確實一片複雜之色,開始不能理解的母親與侄子之間的關係,雖然還是不能贊同,現在得到記憶傳輸,卻也是慢慢理解了他們。

輕輕開口「寶玉,姑姑現在怎麼樣了,還要多久才能好。姑姑知道母親和你的關係了,雖然姑姑知曉緣由,但是姑姑是不會加入你們的,你救了姑姑的命,姑姑除了這種不倫之事,其他任何事情,做牛做馬都會報答你的,你和你奶奶的醜事,姑姑也會幫你瞞著」賈敏還是面色難看,自己母親居然和親孫子亂倫,雖然已經知道緣由,但是多年來的倫理觀念還是難以接受,修仙之事,加上起死回生又實在衝擊自己的大腦,讓她不知如何是好。

寶玉沒有回答姑姑的話,慢慢爬到她的床上,分開她的雙腿,雙腿跪在了她的下體之前,無視姑姑憤怒的眼神,輕輕搓揉起了她的大陰唇起來,得到各種藥物法術滋潤後,她的大陰唇恢復了嬰兒版的粉嫩,手感像是撫摸乾淨的蚌肉,又嫩又滑。

賈敏氣急敗壞叫到「賈寶玉,你幹什麼,你滾開,你別摸我,你個畜生,你這是幹什麼,你要強姦你親姑姑嗎,你放開我」又對著賈母求到「娘,母親,救救我,你就這麼看著親生女兒被侄子猥褻嗎?求求你了,我不想這樣,娘~」

賈母緊緊抓住女兒的縴手,輕聲道「敏兒,你不要激動,不要生氣。你仔細回想下經文,寶玉是歡喜佛,他救人肯定只能雙修,這是你起死回生最後一步,寶玉要用他的陽精到你體內,幫助你新生的生氣吞噬體內靈機,要麼你用口幫他吸出來,要麼只能這樣」

賈敏聽到母親如此說到,記憶也湧現出來,讓她無助的是,賈母說的是真實的,幫寶玉口交,這怎麼可能,她都沒給丈夫這樣過 。

當她還在糾結到底是赴死還是委身於寶玉,以後在斷絕關係之時,寶玉就進入她的體內了。

寶玉輕輕分開賈敏的大小陰唇,手指摳入她的屄內,在她陰道內側上方慢慢扣弄,摸到了一個小小豆粒,心裡頓時一喜,知曉這是姑姑的點,在她陰蒂上慢慢把玩起來,本就被媚藥澆灌七日的賈敏這一刺激頓時喚醒了沉睡在體內的藥性,無邊的淫慾從身體里湧出。

白皙無暇的酮體上,一股股粉色慢慢顯現,她掙扎之色的臉蛋上也慢慢迷離,眼睛半眯著,小舌頭鑽出嘴巴輕輕舔舐嘴唇,雙手搓揉著自己奶子,下半身也主動配合寶玉的手指扣玩,加大摩擦,一聲聲嬌吟聲從口裡傳出,一股股淫水也慢慢從屄里流出,打濕了寶玉手指。

寶玉抽出姑姑屄里的手指,伸到姑姑紅唇前面,賈敏清秀的小鼻子頓時察覺到了淫味,頓時含住寶玉手指吮吸起來,寶玉哈哈一笑,這種迷奸的感覺還是第一次體驗,賈敏清冷高潔的臉蛋上春情無限,按捺不住的慾望好似火焰。

寶玉龜頭從緊緻的屄口慢慢擠入,賈敏病重以來多年未入的屄穴將迎來它新的也是最後一個主人,緊緻的陰唇慢慢吞入寶玉的肉棒,肉棒一點一點沒入賈敏的體內,最後寶玉架起賈敏的雙腿,雞巴全部進入了賈敏體內,賈敏深深悶哼一聲,寶玉龜頭親到親姑姑的花心,寶玉抱起姑姑雙腿就開始耕耘起來。

經過半個月的調養與培育,賈敏渾身已經有了醫妃固有的一股幽香,令人陶醉,更能激起歡喜佛的慾望,好似春藥一般,寶玉大口吸入姑姑的體香,一口叼住姑姑的小腿,慢慢舔了起來,一直舔到姑姑的腳踝後腳跟,姑姑這種大家閨秀後有體弱,即使嫁人生女,現在也就20多歲,要是現代還是一個青年女性,妥妥的白富美,保養極好的腳跟好似寶玉一般又像一塊面白包,寶玉一口含住,舌頭在嘴裡不停的舔舐著嫩肉,身下也一刻不停地撞擊著。

賈敏嘴裡不斷的傳出呻吟「嗯啊嗯啊,啊……啊,嗯~」無意識的話語在姑姑清冷的聲音下也格外誘人,隨著寶玉一次次的撞擊下,賈敏開始慢慢消化媚藥,吞噬靈機,慢慢地賈敏開始有了意識。

賈敏迷離的雙眼看著在自己身體里進進出出的寶玉,下體和嫩足的感覺讓她迷醉,回想起剛才自己淫亂的表現,頓時羞愧不已,但是一股股快意不斷向大腦用來,身體的慾望,佛陀和明妃之間互相的吸引,禁忌的快感,最終她輕輕閉上了雙眼,不去想倫理道德,開始享受起了這美妙的滋味,也開始慢慢配合起了寶玉。

當賈敏屁股開始回應起了寶玉,寶玉就知道姑姑已經開始沉淪起來,舌頭舔過姑姑的腳心,腳掌,開始一隻只吮吸起了姑姑的腳趾,青蔥如玉的腳趾在寶玉口裡遊動,賈敏不自覺的逗弄起了侄兒的舌頭,另一隻腳也開始在寶玉全身遊動,輕踩,媚藥之下無師自通。

寶玉輕輕扭動姑姑身體,賈敏立刻附和起來,寶玉騎在一隻剛剛舔完美足的姑姑大腿上,雞巴不停在姑姑身上抖動,姑姑另一隻玉足踩在寶玉臉頰,寶玉小舌頭伸出,像是小狗一般,在姑姑足底舔動,賈敏臉上帶著淫笑「嗯,啊,好舒服,好大好漲,人家要升天了……好爽好爽,寶玉,寶玉,用力操姑姑,姑姑愛你」

寶玉聽到姑姑大聲浪叫,頓時像是吃了春藥一般,加快了力量與速度,雞巴就著淫水,狠狠鑿擊著姑姑的花心,從中穿過,進入姑姑從未有人進過的禁地。

賈敏也更大聲叫春了起來「啊,夫君,相公,奴家要上天了,寶玉,啊太舒服了……玉,我的玉,嗯,啊……」

寶玉被姑姑腳趾夾住舌頭,輕輕扣動,姑姑雙手抓住寶玉的小手,十指緊扣,二人同時達到高潮,一股股濃精就這樣射到姑姑子宮,賈敏翻起白眼,在寶玉嘴裡的腳趾蜷縮起來,她爽到喪失了意識。

事後,寶玉躺在床上,賈敏和賈母在他兩邊,被他玩弄著奶子。

賈敏留著清淚,賈母輕輕安慰到「敏兒,想開一點,亂倫其實對我們這種不算什麼,達官貴族家比比皆是。何況我們是修仙者,修仙之人間,亂倫都是習以為常,我們體內流淌著同樣的血液,雙修大有裨益,只有我們才是最可靠的道侶,我們一起做寶玉的女人,一起永遠在一起好嗎」

寶玉也爬到姑姑身上,吻掉姑姑的淚水「姑姑,我會對你好的,做我的女人,我們一家人永遠在一起不好嗎」

賈敏內心糾結不已,《醫妃經》讓她對寶玉難有一絲恨意,更何況他救了她的命,更是她的親侄兒,還是她第二個男人,做愛之時那種難以抗拒的快感,自己的媚態還在她的腦海里,百感交集,腦袋一片亂麻,她無奈說道「母親,寶玉,我們這樣對不起父親,如海,還有那麼多的人」

寶玉一笑「姑姑,我們不是普通人了,何必在意世俗的倫理,你是我的女人了,其他的男人和你沒有關係了,他們都是過往雲煙,姑姑好好睡一覺,你現在心太亂了,等我們一覺醒來,你冷靜下來再說吧,睡吧睡吧,姑姑」賈敏在寶玉話語下,好似搖籃曲一般,很快疲勞的她就睡了過去,腦子裡的各類記憶開始融入她的靈魂……

寶玉和奶奶對視一眼,互相莞爾一笑「奶奶,這世界終將屬於我們,我們終將成佛做主,主宰無盡眾生」

「德行」

次日清晨。

賈敏慢慢睜開雙眼,明明只是一夜過去,她好像過去一生,在夜裡她不僅經歷生死,亂倫,經歷各種衝擊,在夢裡又接受各種光怪陸離的記憶,神話傳說,各種前所未見的,無比真實的展現在她面前,明明是天方夜譚,卻又那麼深刻實在,讓她明白自己到底擁有了什麼,這種被稱為「機緣」「奇遇」是多麼難得,見識無數世界的傳聞軼事,她覺得自己多麼不識好歹,《醫妃經》多麼深奧珍貴,她居然在乎世俗的亂倫,而辜負寶玉對她一片好心。

翻起掌來,手指微曲,一股真氣凝聚成一個輕色圓球,裡面蘊藏著毀滅一個房子的力量,收起手掌,輕輕一嘆,做好了決定,她要告別自己的前半生,她不在是林如海的妻子,她將是她的侄子賈寶玉的女人,歡喜佛六明妃之醫明妃賈敏,她將給寶玉自己的一切。

賈敏輕輕扭過頭,看著面前熟睡的寶玉,雖然年紀不大,但是面如冠玉,唇紅齒白,劍眉星目,長大肯定是個世間少有的美男子。還有下面的東西,這麼小的年紀那個東西那麼大,他以前丈夫根本比不了,他長大又是何等巨物,自己可要好好配好藥物,培養自己小丈夫的寶貝。更何況他現在不僅僅是她的侄兒,更是她的丈夫,心裡一陣欣喜,賈敏輕輕吻了下寶玉的嘴唇,偷偷把玩著他的雞巴。

當寶玉慢慢醒來就看到姑姑和奶奶兩人一起逗玩他的大鳥,頓時感到一陣無奈,但是又高興起來,姑姑已經想開了,自己有了醫妃和身妃自己的前進之路也會一片坦然。

寶玉雞巴猛的一挺,頓時插到姑姑嘴唇之上,賈敏一驚,馬上知道是寶玉給自己開的玩笑。

賈敏回頭瞪了寶玉一眼「臭小子,姑姑雖然答應當你的女人,但還是你的姑姑,你前世的醫妃就留下告誡,讓我們妃子好好制衡你,不要走上以前的老路」

寶玉心裡一驚,他沒有編造這句話啊,突然系統一股記憶傳輸到他的大腦,他已經即將踏入佛經第三個境界,這可是是高僧之境,在修仙的境界裡,這可是可稱真人的媲美元嬰元神之類的境界。

系統告訴寶玉,他現在境界到了可以知曉一切。他其實就是歡喜佛轉世。是定光歡喜佛死後,第二位歡喜佛轉世,但是陰差陽錯之下,在低級階段竟然融入了兩個世界的部分本源,前途必將要勝過前世,冥冥之中他的編造巧合就是真正的原因。

一切因果,皆是必然。

系統還告訴寶玉,他本就是世界主角,更加上融合直接本源,他在這個位面改變劇情,胡作非為的懲罰也就沒有,不然世界線自動約束之下,救活賈敏早就遭受天罰。

寶玉臉上露出尷尬之意,猛的想到自己前世大敵,心裡一驚,但是又想到歡喜佛雙修本就快速,再加上自己剛修行就身具本源,前途遠大也就不放在心上,順其自然就可以了。

寶玉回到「姑姑奶奶,我當然會尊重你們的,寶玉永遠愛你們」

寶玉一下撲倒姑姑和奶奶身上,四隻奶子夾住寶玉的臉蛋。

三人嬉戲了一會, 賈敏就對著賈母說道「母親,先說正事吧。母親家裡藥材之類現存的都給我,之後我會就現有的東西配備藥物。寶玉的佛徒佛奴佛侍全部要為寶玉調配好藥物,在配合我們的功法,這就不用寶玉的氣運點了。我們需要人手,接下來就開始讓這些下人們為我們處理各種雜事物資」

賈母也點頭道「我也想過這些,和寶玉也商量過,你配好藥物之後就從我們身邊人下手,我們要儘快完全掌握賈府,這是我們的基本盤,畢竟寶玉還有大敵的」又看向寶玉「寶,你想好下面接下來攻略的姐妹是誰了嗎?」

寶玉嘻嘻一笑「兩位老婆,我融合舍利,又加上和你們的雙修,還有敏兒的一身藥物和靈魂雙修,馬上就要邁入高僧境界,歡喜佛不練元嬰,凡俗境界築基和金丹元嬰一體,我需要明後歸位,下一個就是我的親生母親。」

賈母點了點頭「確實應該讓月蘿歸位了,你的先天之氣和先天元陽只有和母親交合才能圓滿」

賈敏也白了寶玉一眼,她還是無法把母子亂倫說的這麼直白,哼了一聲到「這不是廢話嗎,玉兒,母親是問你接下來是誰?明後歸位我們不知道嗎」

寶玉一愣,摸了摸頭尷尬一笑,又暗自想到,這前世不靠譜啊,記憶里正是前世給他選了奶奶姑姑做她的前兩個妃子,再加上親媽媽明後,這三個女人不把他管的老老實實。鬱悶回道「我們現在加上母親也沒人管理俗物,姑姑要鑽研醫道,母親和奶奶主要事情現在是陪我雙修練功,所以下一個妃子,我就不選眼耳鼻舌身意六妃裡面的,我選的是六道妃之天人道道妃,我選擇的是:天道妃王熙鳳」

「天道妃掌管歡喜佛宮,統領一切佛侍,確實是我們需要的人選,鳳丫頭也確實是個能幹的丫頭,有確實漂亮,似神仙妃子,好人選」賈母眼睛一亮,贊同說到。

賈敏也回想起那體態風騷的女子,也點了點頭。隨即又說到「寶玉,起床吧,等姑姑把藥物調好,一個月之內就可以讓你在發育起來,可以到達青春期,可以隨意做你愛做的事」

寶玉心裡一喜,身為歡喜佛慾望極強,天知道這麼短時間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跳過去抱住姑姑,頭在姑姑再度發育起來的鴿乳上一陣滾動「謝謝我親愛的姑姑,我的好老婆敏兒」

「呵呵呵呵」房間裡一陣輕快的笑聲傳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