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誰點床前蠟燭紅 (28-30) 作者:junning

.

【誰點床前蠟燭紅】

作者:junning 2022/1/5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

(二十八)

下到樓下的雨霏一個人快步的往回走著,原本答應小毅陪他去吃牛肉麵的,可現在雨霏心裡卻一陣一陣的反胃。黑著臉回到家裡,把自己反鎖在了臥室里。

仔細想著倩倩說的話。說實話,倩倩好像是一夜間長大了一般,自己已經不能再用那種居高臨下的眼觀去看待她了。雨霏將自己從小到大的經歷認真的一遍一遍的梳理著,想要找到答案。

做老師的父母對雨霏高考以後選擇讀刑偵是頗有微詞的。在他們看來,女孩子就應該是找個愛自己的男人,然後結婚生子,相夫教子,夫妻倆相敬如賓,相濡以沫的,男主外女主內,平平淡淡,本本分分,過完一輩子。

可孩提時候的雨霏卻是大院裡,出了名的野丫頭,成天的和院子裡的男孩子們瘋來瘋去的,著實的讓父母頭疼。

知道自己談戀愛了,三番五次的,旁敲側擊的告訴自己,女孩子要自愛。可男友每次擁抱著自己,高聳的酥胸被緊緊的擠壓在男友的胸脯上。乳房都會有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更不用說那一次次的熱吻,每一次都讓自己的下面濕濕的,有好幾次都把自己的內褲給浸濕。

男友一次次的把手伸進自己的內褲里,揉捏著自己的屁股,而自己也始終聽著父母的話,堅守著自己的低線,最多只讓男友摸了自己的陰部,而沒有再一步的動作。

直到畢業前,男友的生日,在男友的出租屋裡。男友告訴自己,只想和自己親密的觸碰,而不會深入自己的身體。可是……自己的陰部不爭氣的流了很多水,男友蹭喝蹭著就進去了,那一下撕裂般的疼痛,讓自己在男友的背上留下了一道指甲印。在自己那破瓜之痛剛有緩解,男友說「我就輕輕的插幾下」……

畢業典禮還沒開,男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和子沖結婚的時候,子沖剛還完了債,又馬上為了兩人的小家,馬不停蹄的在外奔波,雨霏在家照顧著,男主外女主內。

有了倩倩以後,雨霏更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倩倩身上。和子沖倆人的交流也都是停留在孩子,父母身上。兩人都沒有意識到,倆人之間也是需要情感的交流的。倆人就連辦著夫妻事的時候,都能一邊做,一邊聊著應不應該給倩倩報什麼興趣班。

是的,倩倩說的對,倆人都在壓抑著自己。自己從沒有關心過子沖工作順不順利,感覺工作上的事,子沖都能處理的很好的,要不也不會交給自己那麼多的錢。子沖會有倩倩說的那些事,那些想法,那些心理,是不是他的一種減壓方式呢?雨霏想到這裡,那出了手機,「老陳」

「怎麼,你不是和倩倩說不聯繫我嗎?」

「女人是善變的,你不知道嗎?倩倩在旁邊?」

「沒有,她在房間裡複習呢」

「哦」

「我……今天嚇到你了吧」

「是」

「你一人?你老公呢?」

「你是不是工作壓力很大?」

「有點吧,在位子上的哪個不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

「綠帽和那個……是你解壓的方式?」

「幻想,但也有點期許。這和國外那些公司高管的易裝是差不多的。」

「唉,平靜的水面下,總有暗流涌動;安逸的生活背後,總有顆不安份的心。」

「你也是吧。本來你畢業可以不是這樣的安逸生活,要不你也不會不顧父母的反對,去讀刑偵了。可是你遇到了我。這麼多年,一過著平靜而安逸的生活,你的內心是不是也有顆不安份的心呢?」

「先不提這個,以後如果我們還能在一起,你會嫌棄我嗎?」

「不,不會,我只會更愛你。你知道嗎?現在每天晚上,我回到家看著冷冷清清的,我才體會到,那個時候我在外面應酬,你一個人在家是有多孤獨多寂寞。」

「好吧,如果你能保證,不管你和閨女怎麼樣,絕對不能影響她的學習,不影響她以後談戀愛結婚生子,那這個遊戲我就認真的陪你玩下去。」

「這個你放心,我和女兒心裡都有分寸的。」

「你寫個財產分配協議吧,你的工資歸你。我們名下的房子是女兒的,你可以暫住。其他存款,理財,房子出租的租金歸我。女兒的學費,生活費你負責。」

「行,沒問題。我凈身出戶。」

「我怕,我怕我回不去,我得給自己留一手。你放心這些錢不會花在他身上的,我的工資最多加上房子的租金,就夠花了。」「我明白,我對你有信心,你和他畢竟年紀差那麼多,我始終是有機會的。」

「你和閨女現在是什麼關係?你還是他老公嗎?」

「怎麼說呢?關起門來,老婆喊過,媽媽喊過,女兒也叫過。這個周末閨女要有喊她媽。」

「那你……」

「我是她狗兒子」

「真的就那麼刺激嗎?」

「不好說,每個人的感覺不一樣的。可能平時在外面我都要保持著一種領導的樣子了,什麼都要拍板做決定,我也會累的。」

「行吧,我知道了,明天中午和倩倩過來吃飯吧。就算是我們正式離婚吧。希望你我真的後面還能走到一起。」

「行。」

坐在梳妝檯前的雨霏,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事已至此還能怎麼樣?是的安逸的生活背後,總有顆不安份的心。自己那不安分的心,已經徹底的被激活了。在不瘋狂就老了。

經過一下午的靜思,雨霏發現其實小毅和前男友好像有那麼一點點像。但是這個念頭剛剛冒出就被雨霏給否掉了,雨霏搖著頭,怎麼可能呢,兩個人沒有點交集的地方,怎麼可能像呢。

雨霏對著鏡子認真的化著妝,她要讓自己看上去更年輕,這樣和小毅站在一起,才配的上她。她決定了以後鍛鍊的量要慢慢加上去,這樣才能保持自己的身材,這樣才能讓自己看著越來越年輕,這樣才能讓自己凍齡。

很久不化妝的雨霏化得很慢,但是一張精緻成熟的臉,在雨霏的手下,一點一點的蛻變。鏡子裡的面容慢慢的,從40到30到25,雨霏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認真的審視著。眼角的細紋已經沒了綜影,高挑的鼻樑,明亮的眼睛,嬌嫩欲滴的唇,配上看視隨意綁紮的頭髮,紫色的髮帶在黑色的髮絲里若隱若現。成熟中投著俏皮的清純,清純中又顯成熟的氣質。完美!雨霏對自己的妝容十分的滿意。

「你在幹嘛呢?」雨霏依靠在書房門口,看著小毅的背影,嬌滴滴地問到。

小毅一回頭,手裡的筆掉在了地上,嘴張的大大的,眼瞪的圓圓的。

「老婆……你……」

「我什麼我,不好看啊?」

「好看,太好看,我……我詞窮了,我……我不知道怎麼……」小毅走到門邊,就想抱著雨霏吻下去。可雨霏的手擋在了他的嘴前。

「花了好長時間才化好的,一會兒花了」

「哦哦哦,那我輕輕碰一下可以吧」

「說好就一下哦」

「嗯」

雨霏的手拿開了,小毅輕輕的在雨霏的臉旁碰了一下,那小心翼翼的樣子,仿佛手裡抱著的是個瓷娃娃,稍一用力就會破壞了似的。

小毅那火辣辣的眼看著雨霏的眼,想要把她融化了,和在自己的血肉里。

「別看了,在看眼珠子就掉出來了。」

「自己家的老婆,不多看看?難道要我去看外面的?」

「你敢?」

「當然不敢了,有這麼漂亮的老婆,看都看不夠,哪有時間看外面的。」

「算你會說話,對了,和你商量個事」

「不管什麼事,我都答應你」

「真的?」

「當然真的!」

「那我們分手吧」

「不行,這個不能答應你。你可是說好最少一年的,現在一個月都沒到,不帶這樣的」

「好了,好了,逗你的。」

「嚇死我了」

「那個老陳……他……」

「他又出什麼么蛾子」倆人擁抱著一直依靠在書房的門邊。

「沒有啦,那天去離婚的時候,他問我,能不能在和你辦事的時候,拍點視頻給他」

「哦……也不是不行,我是無所謂啦,就是你……」

「你讓別人看你和老婆辦事,無所謂?」

「別人是肯定不行了,他嘛,算了,我都得一大美人了,這點小小的要求再不答應,顯得我小氣了。再說了……」

「再說什麼?」

「沒什麼,主要是怕他看了以後自卑。」

「你……不要臉」雨霏低下了頭。

「老婆,要不……」

「才不要呢」

「什麼就不要了,我都沒說要什麼啊」

「你那點花花腸子,我還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的小兄弟已經出賣你了嗎?」雨霏的手在小毅的襠部拍了一下,入手那充滿力量的肉棒棒,碰在手上,雨霏的心尖尖也顫了下。

「嗷……拍壞了啦」

「壞了最好,整天沒個好」

「壞了你就沒的用了」

「切,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條腿的男人還找不到?沒了韋毅,我還可以找李毅,劉毅」

「好啊,你學壞了,我讓你學壞」小毅伸手在雨霏的腋下,撓著癢。兩人在屋子裡嬉鬧著。

「啊……不鬧了,不鬧了」雨霏被小毅扛在了肩上。「快放我下來」

「先說你錯了」小毅用手在雨霏的屁股上打了幾下。

「啊……別打,官人,奴家錯了。」雨霏嬌滴滴的說著戲腔和小毅求饒著。

「這還差不多」小毅將雨霏放了下來。

「都怪你,衣服都整的亂七八糟的,頭髮也是,起開」雨霏推開小毅,轉身回到臥室,重新整理自己的妝容。「誒,你中午吃啥了?」雨霏在臥室里問到。

「早上剩的那點粥我給吃完了」

「就那點夠你吃嗎?」

「肯定不夠啊」

「那我們晚上吃啥?」

「不是說好了,去吃牛肉麵嘛,從倩倩那出來,看你不高興,我都沒敢再提」

「行了,別抱怨了,走吧,現在去,現在陪你去。」

「真的?」

「不去就算」

「去,去,去」

倆人下到樓下,雨霏正要準備去開車,小毅攔住了她。

「那邊不好停車,不如騎小電去吧。」

「你不早說,我穿裙子怎麼坐?」

「可以的,你等我,我去騎車過來」小毅不等雨霏反對,就跑去將小電騎了過來。

「我這裙子那麼短,怎麼坐啊」

「沒事,你坐前面,我在後面,沒事的。哎呀,來吧,你看那些小姐姐那個不是這樣坐男朋友的車的。」

雨霏在小毅的堅持下,坐在了車子前面,小毅從後面掌著車把,雨霏就向被小毅擁抱著,坐在車上一般。

「喲,小毅來了,這位是……」

「梁伯,牛肉麵來兩碗,這是我女朋友」

「以前我在這住過很長一段時間」小毅拉著雨霏的手在不大的店裡坐下。「這裡是都是外來打工的,以前小時候,有時我爸幹活晚了,有時我手上又沒錢,肚子餓了,我就會跑來找梁伯賒晚面吃。」

很快,面就端上來了,說實話,面一般,但人來人往中,總有那麼幾個人認識小毅,小毅都會自豪而興奮的向人介紹,雨霏是他女朋友。雨霏都是微笑的點點頭。雨霏明白,小毅說吃面是假,告訴別人自己是他女朋友才是他今天過來的主要目的。

面吃完,小毅又藉口散步消食,拉著雨霏的手,在周邊溜達了一圈。雨霏知道小毅的目的,但沒有揭穿他,只是配合著,聽話的按小毅交待的稱呼,叫著那些不認識的人。直到小毅把附近能走的,認識的人都偶遇完。倆人才重新拿了小電,準備回去。

----------------

(二十九)

回去的時候,雨霏說什麼也不讓小毅摟著自己騎車,說是不安全,其實是怕自己和小毅在外面太招搖了,萬一被那個熟人看見,麻煩,也不好意思。

小毅見拗不過雨霏,只好讓雨霏騎車,自己老實的坐在了后座上,手安分的扶著身後車上。

老城區城中村的路實在是難走,雨霏又不經常騎,對車速的把握不好,車子時快時慢的,原本手扶車後的小毅也被雨霏的幾次急剎車,沖向雨霏的後背,慢慢的小毅的手扶上了雨霏的腰,車子一顛一顛的,沒顛一次,小毅就會往前滑點,為了幫雨霏指路,小毅的身,幾乎貼在了雨霏的後背上。

六月的天,孩子的臉。雨霏在城中村裡還沒轉到主路上,天公就打起了雷,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小毅忙叫雨霏停下。從座包下拿出雙人雨披,雨霏套上雨披後,又慢慢悠悠的在路上東逛西逛的,感受著年輕時沒有享受過的浪漫。

小毅的手在雨霏的身上安逸的四處遊走。反正有雨披的遮擋,沒人看的到,雨霏不知道是被摸得舒服了,還是因為要騎著車,一聲不吭的默默的騎著車,對小毅這種肆無忌憚的行為也不加以制止。

雨越下越大,路上已經沒有多少人了,天空打下一道閃雷,雨霏驚叫了一聲「啊……」,是被響雷嚇到了嗎?不不不,是雨霏那黑色的針織背心,已經被小毅的手卷到了胸上,那白花花的肉包子,就直接露在了雨披下。雨霏是被小毅這大膽的行為嚇到了。

小毅的手在乳房上盤玩著,手指夾著奶頭,輕扯著。小毅每扯一次,雨霏身子就抖一下,車子也跟著搖晃一下。小毅把頭鑽進了雨披里。

雨越下越大,雨霏被摸的已經在也沒有心思騎車了,把車停在了橋底。主路上的車依然在行駛著,可橋底就沒有人,偶爾也就一兩輛小電,飛馳而過,在雨里匆匆的趕著路,沒有人在這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去關心一個停在橋底躲雨的人。

小毅的唇在雨霏的後頸上親吻著,舌咬著雨霏發燙的耳朵,把耳朵弄的濕答答的。手指捏著兩個硬的不像話的小葡萄。

「嗯……」雨霏那發膩的聲音,終於忍不住從雨霏那快速扇動的鼻翼中發了出來。

「呼……好舒服啊」雨霏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空無一人。雨霏大著膽子小聲的對小毅說。

那溫柔發膩的聲音,讓小毅聽得骨頭都發酥了。一隻手摸上了雨霏的大腿,在那絲襪上摸著,摸向神秘的三角區。那三角區的小孔洞正向外吐著熱氣,褲襠和絲襪是濕濕的。

「老公……別摸了,我們快點回去吧,我想要了」

「在這兒也可以的,你看都沒人,在說雨現在下的那麼大,我們再等等吧」

「可是,我快受不了了」

「你扶好車,慢慢站起來,車子我撐著呢,沒事。」

雨霏看了下四周,屁股抬了起來,小毅很快的把雨霏那卡其色的棉布短裙撩了起來。

小毅的手在雨霏的腰間摸著,沒一會兒雨霏那早上被小毅親手穿上的系帶內褲,腰間的系帶就已經被解開了。小毅將手插進了雨霏的絲襪里,手指勾著那濕漉漉的內褲。「老婆,屁股抬起來一下」

「嗯……」雨霏抬起了屁股,太刺激了,雨霏心裡想。小毅的手從前面,將雨霏的內褲抽了出來,隨手塞進了雨霏被捲起的背心上面,內褲就這樣被掛在了雨霏的胸前。如果不是有雨披擋著,那此時的雨樣子,是所有小電影的女主都演不出來的。

小毅的手隔著絲襪在雨霏的小妹妹上摸著,手指頂著絲襪就往小穴里插,雨霏忍不住的輕聲哼哼著。

「嗯……啊……」小毅的手在雨霏穴里抽插著,雨霏已經顧不得許多了,「舒服……哈……」雨霏仰起了頭。

「哈……受不了了……老公……給我……」雨霏一手伸到了後面,抓著頂在自己屁股上的,小毅的肉棒棒。在小毅的褲襠上摸著,找著褲襠上的拉鏈。

小毅一手捏著雨霏的乳頭,一手在下面抽插著,牙齒還不斷的輕咬著雨霏的耳朵。

「我要……要老公的雞巴……」雨霏邊低語著,邊往下拉著小毅褲子上的拉鏈。小毅發硬發漲的肉棒在雨霏的努力下,終於被解放了出來。小毅的兩個手,抓著雨霏襠部的絲襪,左右用力的分開,雨霏的下身完全的暴露了出來。

雨霏急不可耐的抬起了屁股,一回手將小毅的肉棒,插進了自己的身體里。

「啊……插我……插死我……插深點……啊……」噼里啪啦的雨聲,噗嗤噗嗤的抽插聲,雨霏的淫言淫語,在雨里交相呼應,格外動聽。

「啊……不行了……不行了……要尿了……啊……我……啊……尿了……啊……」一股水箭從雨霏的下身,衝出,打在小電的踏板上,流到地上,和雨水混合在一起。

小毅等著雨霏慢慢緩過了勁,手扶在了車把上,一扭電門,衝進了雨里。雨霏手扶著車把,身子軟成泥的攤坐在小毅的大腿上,那肉棒棒還插在雨霏的身體里。隨著小電的顛簸,肉棒在雨霏的身體里跳動,讓雨霏的身體愈發的滾燙。

「啊……慢點……小心點……啊……」

「不能慢,我要快點回家,好好操你,操死你」

「啊……你現在就操死我了……啊……」

突然小毅的車在路口拐了一個方向,像河邊的步道騎去,雨霏的眼迷離了,雨水打在她的臉上,刺痛刺痛的,但是也是刺激無比。這樣被插著在雨中行進的小電車車震已經完全超出了雨霏的認知,太不可思議了。雨霏知道有車震,可是這樣的車震,雨霏是聞所未聞,比雨霏想像的要刺激的多了。如果這個時候老陳在就好了,他可以幫著放哨,這樣就可以和小毅更大膽些。

雨夜的河邊步道空無一人,小毅的車騎的飛快。不一會兒就到了蘆葦地旁邊。小毅停好了車。扶著雨霏在地上站好。慢慢從雨霏的身體里拔出肉棒。然後迅速的脫光衣服。

「你瘋了,在這兒?」

「現在這裡沒有人,怕什麼。你不覺得很刺激嗎?」全身赤裸的小毅,重新鑽進雨披里,三下兩下,就把雨霏也脫得乾乾淨淨,除了腿上的絲襪。接著把雨披一下子掀起,蓋在小電上。拉著雨霏的手,進了蘆葦地。二話不說地,一下將雨霏壓在了地上。

蘆葦葉,稀泥,磨蹭著雨霏的奶子,有些疼痛。

黑乎乎的泥將雨霏白花花的肉體弄得一道黑一道白的。只有那撅起的屁股依然是乾淨的白。

小毅那長槍再一次插進了雨霏的身體里。

「額啊……哦……好粗……好長啊……好舒服……哦……一桿到底了……漏了……被你捅漏了……啊……」小毅的手摸到雨霏的身下,熱熱的水噴在了他手上。

「一下就尿了」

「啊……太緊張……太刺激了……」

小毅扶好雨霏的腰,大刀闊斧,大開大合,向著雨霏的身體猛烈的進攻著。

「嗯……老公……快點……肏我……我……就要到了……哦……你真……真好……你的雞巴真好……厲害了……」雨霏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高潮迭起,欲罷不能。

「我要射了」小毅猛的插了幾百下,也到了噴射的閥值。

「給我……射給我……」

小毅低吼了一聲,下身猛地向前一挺,子彈般的精液迅猛射進了雨霏的小穴里。

雨依然再下,所有的景色都變得模模糊糊分辨不清,空氣里充滿了雨的味道,清涼中帶著一點寒意。雨還在下,好像天漏了一般。

激情慢慢的消退,雨霏清醒了許多,內心裡依然感覺是那麼的刺激,她不能相信,自己竟全身赤裸的在雨地里做愛了,那高潮的感覺還不時的在她身體里一跳一跳的。

她跌跌撞撞的跑回小電車旁,套上了衣服裙子。重新披上雨披。

小毅整理好衣服,騎上車,搭著雨霏回家,雨慢慢的小了。沒有人會知道在那大雨下,兩個被慾火焚身的男女,在這裡經過了一場激烈的鏖戰,雨水會帶走這一切的印跡。

雨霏進了家門,那一直懸著的心才終於落了下來。整個人攤坐在地上。臉上的妝容早就被雨水沖刷的不成了樣,泥水在她的發稍,她的臉龐,在她裸露的肌膚上,留下斑斑點點。

小毅關好了門,將雨霏的包包放進了房裡,又搬了張塑料板凳進了浴室,這才回到門邊,將雨霏抱進了浴室,給雨霏洗了個熱水澡。

雨霏不知是剛才的刺激太過了,還是太累了,亦或是兩者皆有,總之雨霏安靜的坐在椅子上,像個洋娃娃般的任由小毅擺布著。

溫熱的熱水,淋在雨霏的身上,體溫在一點一點的攀升。雨霏那游離在外的思緒慢慢的回到身體里。

小毅幫雨霏洗好了澡,吹乾了頭髮,將雨霏抱上床,蓋好被子,這才去浴室洗澡,洗衣服,擦地板。

雨霏聽著屋外,小毅忙碌的聲音,臉露出了幸福的笑,將被子卷了起來夾在兩腿間。拿著手機……

「倩倩,你會不會看不起媽媽」

「怎麼可能」

「你在幹嘛?」

「上日語網課啊」

「你沒和你……」

「我爸在外面看電視呢」

「哦」

「有事找他?」

「嗯……沒事了」

「那我繼續上課了」

「嗯……如果……明天讓你幫我和小毅拍照……」

「好啊,好啊,是拍穿衣服的還是不穿衣服的?」

「我就那麼一說,還沒和小毅商量呢,算了……不拍了……你好好上課吧,我睡了。」

雨霏放下了手機,臉又紅了。回想自己和子沖結婚多年,第一次高潮,就是在倩倩闖入房間的那一次。難道自己有暴露癖?不,不,不,那只是因為倩倩是自己的女兒,自己那個高潮其實是緊張而已,雨霏胡思亂想的沉沉的睡去。睡夢中,小毅鑽進了被窩,雨霏拱了拱身子,如一隻貓咪般,卷進了小毅的懷裡,又繼續睡著了。

----------------

(三十)

「老婆,起床了。」小毅在雨霏的耳邊輕輕地把雨霏喚醒,唇溫柔的印在雨霏的額頭上。

「嗯,幾點了?」雨霏閉著眼問了句。

「11點了」

「哦……什麼11點了」雨霏突然清醒過來。昨晚的那個雨夜車震,仿佛讓雨霏耗盡了全部的體力和精力。這一覺睡得是天昏地暗的。「完了,完了,完了,你怎麼不早點叫我。還說叫倩倩過來吃飯呢,這下完蛋了,菜都沒買,都怪你」雨霏緊張的急急忙忙的要下床找衣服。可小毅一把抱住了她,手指放在雨霏的嘴唇前

「噓,噓,噓,別急,別急,聽我說,你昨天不是告訴我要叫她們過來吃飯了嗎?早上我看你睡得那麼香,就沒忍心喊你,我已經買好菜了,就等你起床,洗漱完了,我就可以下鍋了。」

「哦,那我打電話叫倩倩她們過來。」

「她們已經來了?」

「來了?什麼時候?」

「就剛才我叫你起床的時候,他們剛進來,現在在客廳坐著呢?」

「啊?那剛才……」

「媽……還沒起啊,你們兩不是在裡面又是乾柴烈火吧」倩倩的聲音在屋外響起。

「啊……都怪你,都怪你,這下還不羞死了?」

「怪我,怪我,那現在要穿衣服嗎?」

「廢話,不穿衣服怎麼可以」

「你在那邊的時候,不是在家不穿衣服的嗎?再說了,她們都見過你不穿衣服的樣子,穿不穿的其實真沒太所謂」

「滾,拿我衣服來」雨霏推開小毅。

「媽,我進來了哦」門口倩倩的聲音傳來。

「別,我在換衣服,你外面等一下。」

「哎呀,又不是沒見過,你不會是又和韋毅做那羞羞的事吧。」

「沒有,沒有,真沒有」雨霏的聲音有些急了,接過小毅遞過來的T恤就急忙套在了身上。然後又將運動短褲穿上,完全沒有在意自己沒有穿內衣褲。套上衣服的雨霏心稍稍的沒了那麼緊張,對著鏡子簡單的梳了下頭髮,拿起膠圈將頭髮綁了起來。這才開了門出來。

「媽,你在裡面搞什麼啊?」

「剛起床」

「才起床啊,不是你的風格啊」

「我先洗漱,一下在說」雨霏匆匆進了浴室,眼睛連看都沒看一眼,坐在沙發上的子沖。不過這也不奇怪,在家的時候,雨霏和子沖也常常這樣,對對方視而不見的。

小毅和倩倩點了點頭,就進了廚房去炒菜了。

「媽,可以啊」雨霏洗漱出來,倩倩就跑過來,抱著雨霏的手臂,和雨霏一起坐在了沙發上。

「什麼可以?」

「情侶裝哦」

「什麼情侶裝?」雨霏被說的一頭霧水的。

「同款同色的綠色運動T恤,同款同色的運動短褲。還有,陽台上曬的衣服,連內褲都是情侶款的哦」

「這不可以嗎?這不是某人想要的?」雨霏眼斜看了下坐在沙發另一頭的子沖。只見子沖的臉紅紅的,脖子上還鎖著項圈。「倩倩,你怎麼出門也給他鎖這個?不怕人看到啊?」

「沒有,到了這裡才鎖的,不信你問他」

「行了,你們注意點,你們這關係要被傳出去,可比我這個要麻煩。怎麼說我都是離婚的了」

「媽,放心吧。除非韋毅說出去。要不,不會有人知道的。在說,我們也不常這樣,你就放心吧。到是你,現在好像很幸福哦,睡到這個時候,飯來張口?」

「這個到真是,比某人強多了,在家裡,我什麼活都不用做,拖地,做飯,洗碗,買菜,收拾屋子,這些都不用我動手。就連每天換下的衣服都是他一件一件的手洗的哦。洗完以後還會熨燙得平平整整的。倩倩,告訴你,你以後結婚就得找這樣的。你愛不愛他無所謂,關鍵是他一定要愛你,死心塌地的愛你。」

「那把這個讓給我?」

「切,又和我搶男人?邊去!對了,那個誰,昨天讓你寫的財產分配協議寫好了?」

「寫好了」子沖連忙回答。

「拿過來看看」

子沖慌慌張張的從包里寫好的協議,遞給了雨霏。不知為什麼,子衝突然有點怕了雨霏。剛才雨霏那話裡有話的說著自己,一方面讓自己的雞巴有了些反應,另一方面也讓自己知道什麼叫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相比小毅來說,自己為雨霏做的實在是太少了。雖然可以用自己在外忙工作來解釋,可是自己在外面也不全是忙工作為了家,要不也不會幹出包養妓女的荒唐事來了。而可以得出,小毅是把所有的心都放在了雨霏的身上。

「嗯,我沒意見,倩倩,你也看看?」

「我才不看,這是你們兩的事」

「你先簽字吧」雨霏遞過了協議,子沖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對了,離婚證你帶了嗎?」

「沒有,怎麼啦?」

「沒帶啊,那你回去拿過來吧,放我這裡保存。你別多想,我不過是給自己一個心理的保障,這樣你想和別人結婚就沒那麼容易。倩倩,把他那個解開吧」

「哦」倩倩把子沖脖子上的項圈給取了下來。

「那我現在回去拿?」

「嗯」雨霏面無表情的對子沖應了聲。子沖站起了身就往門口去。

「可以吃飯了,去哪兒?」

「沒事,我們先吃,他回去拿點東西」雨霏替子沖說到。

「是,去拿點東西,馬上回來,你們先吃。」

「那你快點」小毅客氣的對子沖笑著說。

雨霏拉著倩倩的手,面對面的坐到了餐桌前,主位當然是留給小毅的了。

桌上的四菜一湯,都是清淡的口味,這都是雨霏喜歡的。以前為了照顧子沖,雨霏常做些辣的口味重的,然後自己就只吃點點青菜。好在平時雨霏大多在食堂里吃飯,要不是這樣,雨霏早就營養不良了。

倩倩看了這一桌的菜,心裡想著,老爸又輸一場,倩倩突然對一年後兩人能不能再走到一起,失去了信心。看來還是要找時間和韋毅好好聊聊。但是不管怎麼樣老媽現在能有個那麼愛她的人,也算是個好事。倩倩心裡充滿了矛盾。這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媽媽有人愛,接受媽媽有人愛,是自己對媽媽的愛。讓爸爸心裡的幻想能實現,把女孩的第一次交給爸爸,是自己對爸爸的愛。最好後面爸媽還是在一起,這樣應該才是大圓滿的結局吧。倩倩一邊吃一邊想著心思,一邊和雨霏聊著學校里的事,聊著學習。雖然小毅每天晚上回來都有和雨霏說倩倩在學校里的事,可雨霏聽著倩倩說,心裡還是十分的開心。

三人邊吃邊聊,氣氛融洽。直到子沖的到來。

子沖拿了離婚證,再次回到雨霏的家時,三人因為沒喝酒,所以飯菜也已吃的七七八八了。小毅看到子衝來了,看看桌上的剩菜,有些不好意思。「那個,你先慢慢吃,我再去炒兩個菜」小毅歉意的對子沖說。

「老公,不用炒了,他口味重,你拿到辣椒醬來,這些菜加點辣椒醬,就夠他吃的了。」

「對,對,對」子沖應和到

「離婚證拿來了?」

「嗯」

「倩倩,吃飽了嗎?吃飽了我們到沙發上坐」說著雨霏站起身,牽過倩倩的手,走到沙發上坐下。「老公,拿點水果來」雨霏扭著頭吩咐小毅。

「媽,你這樣對我爸,真的好嗎?」

「這不是他想要的嗎?不是你告訴我,這是他的幻想?倩倩,我覺得吧,你已經把第一次給了他,也就已經算是實現你的夢想了,後面就別在和他那什麼了吧,咱們還是把精力放在學習上,好嗎?不管怎麼說,你以後也不可能說嫁給他的呀,你都是要結婚生子的,聽媽的好不好?」

「媽,你心裡有我爸嗎?」

「有,當然有,要不我幹嘛要收他手上的離婚證,還不是怕他真的趁現在離婚,找了別人嘛」

「他如果真要找,收他離婚證也沒什麼用的吧」

「那不管,起碼多點保障不是」

「老婆,水果」小毅把洗好的水果拿了過來,坐在了雨霏的旁邊,手攬著雨霏的肩上。

「嗯,我和倩倩說點悄悄話,你去你房間裡玩玩,好嗎?」雨霏在小毅的臉上親了一下。坐在對面的倩倩偷偷的按下了快門。

「行,你們聊,我去把廚房收拾收拾。」小毅對倩倩笑了笑,站起身,在雨霏的額頭上印了個吻,就離開了。

「媽,你喜歡他嗎?」

「有點吧」

「我看不是有點,你看……」倩倩拿著手機,把剛才拍下的相片遞給了雨霏看。雨霏親吻小毅時,那眼睛裡流露出的都是幸福。

「媽,你這個樣子,我從來沒見過。」

「先不說我和他了,還是說你吧」

「媽,我沒什麼好說的。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你放心我爸這邊,我肯定是不會這麼樣的。那種事,我也不會經常和他做的。畢竟我爸年紀不小了。額,媽,我想問一下你,男人做那個是不是都很快?」

「不是的,小毅就不是,每次都是弄得很久。哎,其實把如果單從那事來說,你爸和小毅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剛才你問我是不是喜歡他。我承認,我是有點喜歡他。當然不全是因為那個事情上的。而是,這段時間,他對我的照顧,真的可以用無微不至來說。」

「那就好,我爸那事上面確實……還沒我自己DIY呢」

母女兩這邊說著悄悄話,子沖在餐桌上,支著耳朵聽著,不大的空間裡,努力的聽,還是可以聽到個大概的。

「媽,我爸其實就是那個什麼綠帽的心理把,其實是有點重的。我估計可能和他那方面不太好也有點關係。他的身體早就被那些應酬給掏空了。所以你能不能……」

「倩倩,其實我不太能理解他那個綠帽子的東西,但是你既然都這樣說了,我試著理解理解吧」

「其實剛才你那樣對他就很好啊,你沒發現他下面都頂起來了嗎?」

「倩倩,你要讓他多鍛鍊鍛鍊,生活規律了,多鍛鍊,在加上少應酬,那個方面還是可以慢慢恢復的。畢竟男人和女人不一樣。」

「我會的」

「吃好了?不好意思啊,都沒問你的口味,因為霏霏她平時吃的清淡,我以為……」小毅和子沖的說話聲傳了過來。倩倩心裡突然有了個念頭,對著雨霏的耳邊咬起了耳朵。

「行嗎?」雨霏問

「可以的,他們一定喜歡的」

「好吧,聽你的」雨霏回過頭,「老公,你過來一下」

「來了」

「老陳,那個離婚證書,你拿過來。」

「哦」

雨霏指揮著兩人來到客廳這裡,在她的兩邊面對面的站好。倩倩拿著手機跑到了雨霏的對面,開始拍照。

「老陳,我們也離婚了,你就把你的離婚證交給我老公吧,也算是你們兩做個交接儀式吧。」

「啊?」子沖和小毅異口同聲

「怎麼,你們都不願意?」

「不是,不是,可這不好吧」小毅說到

「老陳,你怎麼說?」雨霏看著子沖。子沖的臉紅得像猴子屁股一樣。「行,我沒意見」

「那我也沒意見。」

「那都沒意見了,那倩倩指揮他們,拍好點」

「OK,放心吧媽」

「那個韋毅你站直點,爸,你雙手遞過去,腰彎點,好,不是,韋毅你一隻手拿,對,就這樣媽,笑笑,好,123,OK」

「韋毅,拿著證和我爸握個手,對,就這樣,都看過來,123,OK」

「媽,你看看可不可以」

「行,你發給我,然後你這邊別存了,一會兒我也存U盤裡。」

「好嘞。發過去了……刪除……好了,媽。哦對了,媽,我下午約了詠春課,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和我爸就先走了。」

「去吧,記住媽說的,學習是第一位的」

「放心吧,媽,期末考試我肯定是班級第一。」

「你就吹吧」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