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珠雨臨書 (83) 作者:柳絮因風起

.

【珠雨臨書】

作者:柳絮因風起

*** *** *** ***

第八十三章 莫期鴛鴦河葦來

洛宛剛將最後一字寫盡,滿意的看著數頁筆墨,經過快一月的光陰,終於將那話本百頁改了個乾淨,婉轉動人的帝尊與仙子之緣被她改了個乾淨,誤落凡塵的仙子最終與塵世常人相依為命,反倒是多情風流的帝尊難有好運,仙界的正妻苦苦相待,卻始終換不回這人的歸來。

滿紙辛酸荒唐淚,盡付山海北冥聽,看的洛宛的眼淚是嘩嘩直流一刻不停,她滿意的將紙墨收拾乾淨,想著等空閒時刻講給師兄來聽。

她已經在宋家寄住數日,宋叔宋嬸知曉宋觀禮與趙書義的兄弟情誼,對洛宛的照顧十分用心,好吃好喝不願怠慢,洛宛每日在宋家小院亦是求得悠閒,晨睡自醒時,午起桌書紙,活的很是快活。

她很想念師兄,卻也知曉他的難處,況且自己已是靈虛宗棄徒,青蓮峰巍巍於泰山七峰,與主峰通天峰不相上下,自己始終只是宗中飛鳥,只可偶然略過,卻不得棲息之地。

「小姐,今日怎得這般開心喜樂?」旁邊的小環看著洛宛眉眼嬉笑,自己的心情也是出奇的開心。

「叫我洛宛即可小環,我可不是你家小姐。」洛宛看著正待風乾的筆墨,小心翼翼的吹拂。

「不可,不可,小姐是大貴人。」小環嚇得直搖頭,聲音也是低的快聽不清。

洛宛看著漸漸風乾的磨跡,得意之情更盛,「不必這般稱呼,我能與你年長几歲?叫我洛姐姐也好。」「好,好,洛姐姐。」小環只能順著洛宛的意思,隨著洛宛的眼神,也看向書桌之上滿頁的筆墨。

「洛姐姐,你的字真的好好看!」小環由衷的讚嘆,洛宛的小楷骨意端正,爽爽有神,看起來很是舒服。

洛宛也對自己的這一手小楷很是自得,「那當然了,我七歲之時就寫字有正意,教我寫字的柳師說我會是女中大家呢。」小環一聽更是小眼發明,「洛姐姐,你能教教我怎麼寫字嗎?」洛宛點點頭,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師兄又不知道何時會來尋自己,教教小姑娘寫字也是好事一幢。

「來,我先給你寫一張,你按照上面一筆一划的練。」洛宛拿起一張蠅頭小紙,唰唰唰的在上面寫了起來,「南江北城有山巔,田男嬌女暗相戀。

寡男赤屋三餐連,守女有親燕京間。

花落瘠土人皆憐,鳳棲枯木美不現。

周公宅內伯常見,披草古屋夢多演。

八千泰山知此事,三萬里河潮州貶。

長城萬里多蜿蜒,馬騎千蹄亦凌天。

神武上弓劍下掂,眺望大河血里現。

元蒙驍勇隨風卷,卞陽雄偉臥地眠。

金銀錦石賜幾擔,良田百畝地幾千。

昔日依人紅袖邊,如今華屋孤燈添。

何是緣?何世緣?命中注定與卿戀,茫茫人海再遇見。」小環看著洛宛齊刷刷的寫下如此詩篇,更是驚得目瞪口呆,「洛姐姐,這都是你寫的嗎?」洛宛沉默不語,等了半響,方才輕聲長嘆,「幼時偶讀所謂禁書,初看之時驚為天人,喜閱數載不忍閉目,夢中也念書書人人,自言自語自來自擾,後將心思問與柳師,才知少女情竅初開,本願有人為我這般,便也持筆寥寥數語,只是後來時事突變,往昔一切難如人願,孤身一人恍惚至今,這才有幸與你相遇。」洛宛笑笑,「本來七律守平仄共數十聯,只是如今也只記得這般,倒也夠你練字之用,只是此事你知我知,莫與他人提可好?」小環很認真的點點頭,「放心吧洛姐姐,我一定好好保存。」洛宛欣慰的看著尚是少女的小環,她雖為奴婢,卻也有著自己的日日月月,比之自己這誤放別人家的錦上花好了太多。

兩人一言一談間,天色卻早已灰暗,小環告別洛宛,將她所贈的小紙護在自己的懷中,與她一屋的小瑤手腳最是不幹凈,自己的東西已是多番失竊,她害怕洛姐姐今日所贈的這張筆墨也被她拿了去。

可惜笨笨的小姑娘的異常舉動反而引得小瑤的注意,儘管小環已經很是聰明努力的將洛宛所贈放在枕下,還是被小瑤簡簡單單的拿了過去。

「呸!我還以為是什麼寶貝,原來就就是一張紙。」小瑤本以為小環偷藏好東西,誰知拿來一看就是一張平平無奇的紙墨,雖說上面蠅頭小楷端正有意,卻跟她所料想大相逕庭,縱使勾勒神似北陸第一大家柳如徽,但還有些洇墨的痕跡清晰的表露著小楷的時辰。

「這字也太像那柳大家了,明日偷偷溜出去交給他們,看看能換些什麼。」小瑤想了想,本著走過路過不放過的原則,小環的好東西也是自己的,拿了再還反而坐實了自己的行為,拿出去加工一番騙騙傻子,萬一真的有傻狍子上鉤呢?小瑤篤定主意之後,趁著天末亮便溜出,沿著七拐八拐的街市來到了一間平平無奇的鋪子面前,鋪中坐著一個痴睡小奴僕,被小瑤一榔頭敲醒後氣的紅漲了臉,「別來打擾小爺睡覺!」

小瑤看著小奴僕的樣子,又是一腳踢到他的屁股上,「快點滾起來,找到一個好東西,你快去想想辦法做舊,看能否找到一隻大肥羊。」小奴僕一聽立馬臉上放光,哈巴個臉湊到小瑤旁邊,「什麼好東西,讓小爺我先看看。」小瑤神秘兮兮的拿出那張紙墨,放到小奴僕面前。

「這是,這是柳大家的真跡!」他立馬叫了起來,「不對,不對,這紙墨尚有氣息,洇得也是太深,應該是近日所書。」

「所以才讓你去做舊,這可是好東西,快拿去好好弄,爭取宰一個大肥羊,掙他個上千兩白銀。」

「好嘞您內,這就去。」小奴僕興沖沖的接過這張筆墨,腦海之中閃過一堆又一堆的元寶白銀。

小環剛醒,昨夜藏得好好的筆墨便沒了蹤跡,她看到旁邊的小瑤床鋪之上空空如也,瞬間就氣的眼淚就掉了下來,「人家的東西,為什麼要偷我的東西!」她一直抽泣,卻不敢將此事聲張,又準備暗暗吞下苦果。

正在沉睡的洛宛也不知道自己會是好心辦壞事,夢中的她和父皇母后在院中團聚,母后溫柔的替父皇與她研磨鋪筆,父皇手把手的教她寫著小字,身邊的侍女奴婢紛紛退下,三個人有說有笑甚是溫柔,只是這樣的時光才持續了一會兒,便聽到院外有乒桌球乓的異聲響起,那女子身上沾滿了血跡,身旁環繞著一本古樸瑩亮的書籍,宮中諸人數不清的靈氣打在她的身上沒有一絲作用,她一言不發的看向自己與父皇母后,一步一步越靠越近。

「不,不要,父皇!母后!」洛宛緊張的大叫起來,陡然夢醒,慌張四顧,這才發現剛剛一切皆是夢景,她低下頭,腦中不斷回憶起往昔之事,「女兒,女兒也想試試,只和他一起,忘了那些前塵紛紛,父皇母后,你們也會原諒女兒的,對嗎?」她靜靜低語,說給那回憶中的二人聽。

洛琳熙今日起的又是很早,她剛踏上山頂,朝日還尚末完整,她修煉的時日愈發短暫,大道的呼應對她來說已是前夕光影,今朝則是觸不可及的存在,別人苦修靈氣妄想悟得一絲大道契機,她卻根本沒有此番野心,對早已知曉路途盡處的洛大公主而言,現在的每一日都是她應該珍惜與把握的日子,可她還是自我糾結與擰巴,始終不願為那些事情與趙書義和解。

「為什麼要一直欺騙我呢?」她的一襲長發被終南山的山風迎起,萌春初陽照在她身上,護得她全身暖烘烘。

天命書在她的元嬰之中不斷閃耀著靈光,她的靈氣湧入書中不斷消耗,她靜靜的佇在山峰上,等著書中的結果傳來。

「其實安靜聽從你的意思也沒什麼不好,雖是無你之後那裡已是百般無趣無求,卻始終有與你再見的希望,一世末明百世可清,我總能等到與你再見的時刻,也不必像如今這般守著些許光陰,還要與她人共爭一人。」洛琳熙絮絮叨叨說個不停,終南山自千年前仙門不顯之後已是人跡稀少,她說了這麼多也始終得不到一個回應,僅僅陣陣冷風呼嘯而過,不知能否帶給有緣人聽。

天命書在她體內衝出一道明晃晃的靈柱,無字無面的書頁上憑空出現了一行小字,「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洛琳熙看到這一行小字,氣的把書仍到地上,激起一片塵土,「臭東西,我需要你來教我這些東西?再不聽話,我現在就把你撕的粉碎。」天命書感受到她的憤怒,書頁上又是滑過一片流光,小字立馬消失不見,再度留下空白的書頁。

洛琳熙一腳踩在書頁上,本想狠狠的發泄一番,卻又忽然停下,端詳著沾滿塵灰的無字書頁,被自己剛剛的動作氣的笑了出來。

「臭書,我是讓你算這些的?拿著我的靈氣中飽私囊,真應該把你直接扔進山溝溝里。」洛琳熙邊說邊撿起天命書,嫌棄的給它抖散了上面的塵灰,恢復光彩的古書又閃過一瞬,洛琳熙的腦海中又出現一些似是而非的場景,而後古書灰溜溜的化作一道靈光逃入洛琳熙的元嬰中,不給她繼續發火的機會。

洛琳熙卻是真的呆住,硬生生的站在原地,她看到那人亦如當年,毅然決然的踏過南天門,沒有一絲回頭的猶豫與挽留。

「原來最終還要這樣嗎?」洛琳熙喃喃自語,心中又是浮現往昔的塵塵世事。

「罷了,這次卻是怨不得他。」她搖搖頭,終於捨得轉身走下去,本來最是應該流濕的眼角卻沒有一絲淚滴。

後事後世人早知,何來悲痛秋欲絕,郎情妾意今朝待,莫期鴛鴦河葦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