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女白領的隱秘 (1) 作者:神之救贖

【女白領的隱秘】(1)

作者:神之救贖2022/1/5 首發於:第一會所,色中色

楚夢,今年二十九歲,一米六七的身高,讓她在很多女人面前,都絕對算的上是比較高挑的了,一雙有著近十公分高細高跟的黑色系帶小涼鞋,點綴在那一雙纏繞著黑絲的玉足外,更是在將她性感美腿拉伸出越發誇張的比例的同時,也讓她的身材顯得愈發高挑性感。

然而,有著如此出眾身高的她,身材卻絲毫不顯得粗獷、健壯或者臃腫,反而在那恰到好處的微微豐腴中,顯出了一種越發嫵媚旖旎的性感曲線。

一條黑色的無袖連衣長裙,遮住了她那性感白皙的玉體,可是裙擺下端一側高高的開叉,卻又讓她那修長性感的美腿,在裙擺搖曳間不時露出黑色絲襪上端暴露出來的一段誘人的白膩。

同時,連衣裙上半身的蕾絲設計,又讓她那白皙動人的上半身玉體,在半遮半掩中展示出了一種旖旎的嫵媚,也讓她那被素色蕾絲內衣遮住少半部分雖然沒有誇張尺寸卻也有著飽滿弧度的B罩杯白膩玉乳上緣,大片白皙誘人的隆起,暴露在了空氣中,似乎在挑逗著每個男人內心最深處的渴望與衝動。

越過那修長宛如天鵝頸般的粉頸,可以清楚的看到,一頭末端帶著波浪的栗色長髮,宛如散發著情慾的瀑布般散在腦後並一直垂到了胸部位置。

一對好看的柳眉微微彎著,與下面那靈動的美眸彼此輝映間,讓她顯出了一種混合著少許清純的嫵媚,那纖薄性感的雙唇在似開似閉間勾勒出淺淺的弧度,又為她勾勒出一抹自信與高貴的氣質。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縱觀整個銀城來說,楚夢的身材長相絕對可以排的上前五名,並且擁有如此身材與絲毫不輸於這份身材的氣質的楚夢,本身還在結婚後不過五年的時間,便幫助丈夫趙天華,將一家註冊資金不過五十萬,職員僅有十人的經貿公司,發展成了一家擁有員工三百人,企業資產高達兩千萬的大型商貿集團,並將家裡也收拾的井井有條,讓很多男人都羨慕趙天華走了狗屎運,撿到了這麼一個各方面都堪稱完美的女神老婆,也讓很多女人在看到她時甚至生不起哪怕一絲的嫉妒心理。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就在這份光鮮亮麗的女神形象背後,楚夢其實在幾個男人心中根本就是個風騷放蕩的淫交女王,而且這個稱號也絕不是他們對於楚夢的誣陷與嫉妒因為在家裡很少跟老公上床,表現得很保守的楚夢,私下裡不僅又幾名固定的炮友,還不時會跟某些天賦不凡的男人享受一場彼此都為之陶醉的激情與放縱。

不知不覺間,又是新的一周開始了,就在上午九點鐘,上周五才將公司中來的一位咄咄逼人的合作商遞過來的不公平採購合同撕成了粉碎灑在對方臉上的楚夢,又穿著那醫生最長穿的黑色高開叉無袖長裙,驅車來到了自家公司——尚雲經貿集團內。

很自然的跟前台以及一樓大廳中的幾個員工打過招呼後,楚夢就那麼在一雙被黑色絲襪包裹著的修長美腿輕盈擺動間,步履優雅的走到了這個位於銀城南區的七層大樓的頂樓,那間屬於她的辦公室中。

「楚總……,早上好,要喝點什麼嗎?」

看到楚夢進來,辦公室中的張凱,一名今年二十六歲,身材高挑修長,臉上透著一種陽光氣質的英俊青年,先是放下了手上正拿著的那份文件,從自己辦公桌前站了起來,接著便一邊用那帶著幾分淫慾衝動的雙眼,上下打量著楚夢那性感嬌軀上明明被黑色蕾絲長裙遮掩著的敏感部位,一邊笑著開口問道。

「我喝什麼,難道小凱你這麼久還不知道嗎?」

包裹在黑色高筒靴上的右足向後一挑,將房門關上後,在外面還一副溫婉知性模樣的白領美女楚夢,那精緻的俏臉上立刻泛起了愈發旖旎淫媚的表情,纖薄朱唇輕輕開合間,用一種仿佛可以輕易挑逗起每個男人內心深處淫慾的聲音,緩緩地對著張凱說了一聲。

一對已經顯出了明顯淫慾波瀾的動人美眸,則徑直望向了張凱的褲襠處,不同於楚夢老公趙天華那條即使完全勃起也不過十來公分的小雞吧,看似並不算太強狀,甚至還有些文弱的張凱,那條碩大的雞巴楚夢曾經不止一次用自己那粘膩的騷屄與緊窄的屁眼品嘗丈量過,它哪怕沒有勃起到最佳狀態,都有著接近二十五公分的驚人尺寸,也因此張凱的褲襠處此時赫然有著十分誇張的隆起。

「呵呵……」

看到楚夢的目光望過來,張凱臉上露出了越發邪淫的笑容,隨口笑了幾聲,同時也直接一拉褲子的拉鏈,讓那條碩大堅挺的雞巴就那麼沒有任何遮掩的暴露了出來。

然後,就在楚夢的注視下,右手扶著自己那條碩大雞巴的張凱,就那麼邁步走到了楚夢的辦公桌前,並用左手拿起了楚夢生日時老公送給楚夢的情侶款大號馬克杯。

接著,張凱一邊很自然的讓一股帶著腥臊氣味的淡黃色溫熱尿液,從他那碩大雞巴最前面的額馬眼位置激射而出,並灌入到了楚夢的馬克杯上,使得這只可以遇到溫度變色的馬克杯,都漸漸地顯出了楚夢穿著婚紗接受趙天華求婚的嬌羞與矜持的樣子。

一邊臉上帶著戲謔的淫笑,不急不緩的開口說道,「就知道楚總一大早會很需要,今早我女朋友想要喝我都沒捨得釋放出來呢,說起來楚總您既然這麼喜歡喝尿茶,那麼你老公的尿你也喝過不少次吧?」

「在我開心的時候,少提那個小雞吧廢物,那種小雞吧流出的液體我才沒興趣,我要喝的永遠只是長度要超過二十五公分,可以在一個小時內將我送上最少三次高潮的大雞吧,射出的尿液,這樣才會讓我感受到裡面的男人氣味,尤其是裡面還帶著精液氣味的尿液。」

楚夢先是拉開自己黑色無袖長裙上面那條很隱晦的拉鏈,讓自己被一對墨綠色蕾絲內衣束縛著的飽滿玉乳,暴露在了張凱的面前。隨後便一邊俏臉上帶著淫媚旖旎的笑容,隨意地對著張凱說道。

一邊又將張凱那條碩大的雞巴向下一壓,在已經有了最少七百毫升尿液的馬克杯中晃了晃。

跟著,又端著這一大杯幾乎要溢出來的尿液,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並伸手將幾朵干菊花茶葉,放在了馬克杯內那散發著溫熱氣息的腥臊尿液中,楚夢這才在優雅的低頭抿了一口杯中的尿茶後,緩緩地開口繼續說道,「不錯,味道沒變,還是那麼令人回味。」

「那是當然,你都說了,大雞吧射出的尿液,有男人味,我這條雞巴絕對算的上是最有男人味的了……」

張凱又笑著說了一聲,而後就那麼任憑自己那碩大堅挺的雞巴暴露在外面,徑直走到了楚夢的身後,並在那條碩大堅挺的雞巴抵在了楚夢兩片挺翹的臀瓣之間緩慢摩擦著,一雙有著火熱溫度的大手也緩慢的揉捏著楚夢那飽滿玉乳的過程中,一步步推著楚夢來到了這個辦公室那靠著外面環城高速的巨大落地窗前。

「討厭,每次都這樣……你就不怕你的女人被別人看光了嗎?」

此時那一對白嫩飽滿的玉乳,還有下面那沒有內褲遮掩的光潔騷屄,都暴露在了外面的楚夢,看著面前這個巨大的落地窗以及落地窗外面車流穿梭的高架橋,絲毫沒有自己會被外人看光身體的擔憂,反而在那動人美眸中閃過了幾分越發亢奮淫慾的同時,語氣中帶著幾分嬌嗔地對著身後正用那條碩大雞巴在她臀縫間摩擦著,那有著火熱溫度的舌頭也輕輕舔舐著她秀美粉頸與精緻面頰的張凱低吟了一聲。

隨後,便繼續仿佛品嘗著某種誘人的飲品般,繼續一口口的品著馬克筆中的尿茶,俏臉上也跟著露出了愈發明顯的旖旎淫媚與少有的陶醉。

「我只是用那條雞巴,經常跟你進行你老公都做不到的深入交流而已,如果這樣你就算我的女人的話,那麼不說太久的事情,就只是上個星期,周一你老公生病打點滴,你在隔壁病房被張醫生操了一個半小時;還有周三健身房,周六KTV, ……」

張凱一邊仿佛如數家珍般,向著楚夢介紹楚夢親口告訴他的經歷,一邊在那碩大堅挺的雞巴隨著腰身緩慢的前後聳動,繼續摩擦著楚夢屁眼的同時,用那仿佛有著奇異熨燙感的大手在楚夢性感嬌軀各處敏感部位上摩挲探索著。

當終於將那些經歷完全說完後,張凱更是右手輕輕一揚,一邊用右手上那沾著楚夢騷屄處溢出的粘膩淫水的兩根手指,緩緩地在楚夢兩隻殷紅的乳頭上撥弄著;一邊繼續緩緩的在楚夢的耳邊低吟道,「這麼說來,你說你到底應該是誰的女人呢。」

聽到了張凱的話,楚夢絲毫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被揭穿淫蕩本性的尷尬與屈辱,反而再次淫媚的一笑後,直接將還剩下了一半的尿液一飲而盡,然後才又嬌笑著說道,「至少現在我是你的,不是嗎?」

「楚總您的話當然沒錯了,不管你有幾個男人,我有幾個女人,至少現在,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張凱聽到了楚夢那似乎帶著女王范的話語,也笑著說了一聲,跟著才又繼續說道,「那麼現在能讓我這條已經饑渴了好久的大雞吧,好好在你身上釋放一下嗎?」

「現在不行……」

就在張凱的話音才落,正準備讓那條大雞吧操入楚夢粘膩的騷屄內時,楚夢卻一反常態的隨著那白嫩性感的腰肢輕輕一扭,從張凱的擁抱中掙脫了出來。

而後,楚夢一邊放下手上的茶杯,整理自己那就在著片刻間已經顯得凌亂的衣衫,一邊對著似乎因為她意外的表現,而有些驚訝的張凱笑著解釋道,「這可是我老公的公司,也是大家的心血,我既然上周當眾把那份合同撕了,就要給大家掙來一份更大的合同。」

聽到了楚夢的話,熟悉楚夢性格的張凱瞬間便明白至少現在,自己確實沒辦法跟面前這個讓他十分痴迷的白領美女楚夢繼續親密接觸,享受激情放縱了,於是也很自然的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同時還不忘調笑道,「楚總可真是趙總的賢內助,咱們公司要是人人都這麼負責,公司還會更加輝煌。」

「你就少在我這裡耍貧嘴了,就你那套也就是騙騙一些無知的小姑娘還行。」

楚夢那對動人的美眸,隨著秀美的頭部一偏,白了張凱一眼,對著張凱說了一聲。

接著,楚夢又在收拾著自己的一些文件資料的同時,仿佛聊著家常般對著張凱隨口說道,「我知道你最近有點不安分,仗著你的口才還有你的天賦,征服了五六個小姑娘,我先提醒你一句,別玩得過火,小心翻車,另外還有……」

「還有什麼……」

聽到了楚夢的話說了一半,張凱儘管已經隱約猜到了後面可能的話,但還是問了一句。

恰好已經收拾好的楚夢,則是在一陣輕笑後,先是說了一聲「還有就是,不管你多麼風流,屬於我的那份,可不許你給別人,要不然你自己可要小心了。」

隨後,便在又一陣蕩漾著淫媚氣息的嬌笑後,伸手打開了自己辦公室的房門,那動人美眸與泛著旖旎緋紅的俏臉上顯出的淫媚與旖旎,也瞬間便化成了一種溫婉恬靜的知性與優雅。身為楚夢助理的張凱,也很自然的跟在了她的身後,恰到好處的展現出了一個正常助理該有的樣子。

藉助電梯,各方面都不會讓人聯想到之前屋中淫靡景象的楚夢與張凱,很快便來到了地下車庫中,在張凱幫助開門後,優雅的坐到了副駕駛位置的楚夢,先是微微閉目假寢了一陣。

接著,在汽車駛上了環城高架橋後,才又睜開眼的她,看著正在開車的張凱似乎因為沒能操到她而有些興致不高,不由得笑道,「我說你啊,也不知道你怎麼一天天的慾望這麼強,就讓你忍忍都忍不了,好了……好了,這趟出去路上要開好久呢,我用嘴和手幫你解決一下吧。」

「真的嗎,那就謝謝楚總了……」

聽到了楚夢的話,張凱的臉上瞬間露出了激動亢奮的表情。

「只是嘴上說可不行,以後我要看你實質的表現。」

楚夢說著又白了張凱一眼,然後才伸手解開了束縛著她的安全帶,緩緩地俯身趴到了張凱的大腿上,並熟練的用她那兩排皓白整齊的貝齒咬著張凱褲子上的拉鏈,將張凱那條碩大堅挺的雞巴,重新解放了出來。

「放心,我的本事楚總您還不清楚嗎,只要你吩咐,我保證讓楚總您滿意。」

張凱又臉上帶著戲謔的淫笑說了一聲,跟著便一邊用一隻手控制著方向盤,繼續在馬路上行駛著;一邊用另一隻似乎帶著奇異熨燙感的大手,撫摸著楚夢那覆蓋在頭上的那深栗色波浪長發。

「唔……」

一聲帶著幾分陶醉的低吟,隨著楚夢那纖薄性感的朱唇微微張開,從楚夢的喉間溢了出來。

下一刻,就在這輛不斷行駛著的汽車上,身為總裁夫人的楚夢,先是用那靈活柔嫩的舌頭在她助理那碩大雞巴最前端紫紅色的龜頭上舔舐了幾下,接著便隨著頭部擺動,一下下的吞吐舔舐起了張凱那碩大堅挺的雞巴,那一雙白皙柔嫩的素手,更是不時在張凱那碩大雞巴的根部與一對被陰囊包裹著的睪丸上按摩擠壓了起來。

不知道是張凱有意為之,還是天意,當楚夢終於將張凱睪丸產生的大量精液,從張凱那條雞巴中吸吮了出來,並讓那白濁的精液沿著她緊窄的咽喉,狹長的食道,灌入到了她的胃內。

伸手理了一下因為額前溢出的汗水,而黏連在額頭上的幾根長發,楚夢先是用那靈活的舌頭在沾著精液的下唇上舔了一下。

接著才一邊整理自己因為剛才的動作,又有些凌亂的衣衫,一邊對將汽車聽到了耀陽公司大門口的張凱說道,「這下你滿意了吧,我上去跟高總談談,估計要用兩個來小時,你就在這裡等我,要是餓了渴了,可以去附近商店先買點吃的,等談完了我們去你那個出租屋裡去休息休息。」

隨後,楚夢才在張凱點頭答應後,徑直開門朝著耀陽公司的大門走了過去。

因為提前已經打過來招呼,所以楚夢只是說了自己的名字與來意,便很順利的被一名青春靚麗的女前台引領著朝著耀陽公司的頂樓走了上去。

眼看著,距離耀陽集團的總裁高陽所在的辦公室越來越近,楚夢想到了那個身材稍顯臃腫的胖子與自己幾次見面時那帶著熾烈侵略欲的目光,還有周五晚上借著一位曾經有過幾次一夜情的朋友聯繫他時,那位朋友話語中透出的信息,楚夢心中不由得感嘆一聲,「看來這次少不了要來場女體公關了,老公啊老公,要不是為了你,我也……你可要想著我對你的好……」

接著,對於這種事其實並不怎麼排斥,甚至想到那位朋友說的高陽曾經跟他一起嫖娼時的表現,還有高陽那條碩大雞巴的驚人尺寸,雖然心中有些無奈,可是同時楚夢對於即將被高陽那個身材稍顯臃腫的胖子,也有了幾分莫名的期待。

也就在楚夢心中升起這種有些矛盾的想法時,前面引路的前台突然停下了腳步。

「楚總,我們高總就在裡面等著您,您自己進去就好。」

一聲清脆中夾雜著幾分柔媚的聲音,也沿著楚夢那玲瓏精緻的玉耳,傳入到了楚夢的腦海中。

「嗯……,麻煩你了。」

俏臉上泛著溫婉恬靜,卻又帶著淡淡疏離的表情,楚夢雖然在心中暗自腹誹這個在她進來時還跟同事聊著自己老公與孩子的女人,恐怕十有八九是裡面高總的禁臠,表面上卻很客氣的說了一聲,然後才在幾下敲門後,伸手推開了辦公室的房門。

不出意外,在外面並沒有什麼不好的傳聞,私下裡卻好色如命的高陽,真的就在裡面等著楚夢,那有些肥胖臃腫的身體上,更是不合時宜的只穿著一件白色浴袍以至於那肥碩的胸膛,還有下面有著茂盛腿毛的大腿都暴露在了外面。

甚至如果不是下面還穿著一隻寬鬆的平角內褲,楚夢相信她恐怕都可以隱約看到高陽那條碩大的雞巴。

「高總好雅興,在辦公室中還穿的這麼隨意。」

楚夢一邊步履優雅的邁步朝著高陽所在的辦公桌處走著,一邊隨口調笑了一句。

「楚總您就別挖苦我了,我知道我就是個暴發戶,很多人就算是沒我有錢,也沒我生意做得大,卻也都看不上我。」

高陽也笑著回了一句,接著才又突然有些驕傲的說道,「可是真的遇到事,還不是要來求我,就像你這個美女一樣。」

「高總說笑了,我可不敢看不起您,我們就長話短說吧,之前的合同已經給您了,對你對我都有好處,當然我們這邊確實有點著急,所以高總您可以開個條件,只要是我楚夢可以做得到的,一定儘量滿足您。」

高陽的話音才落,楚夢便又笑著開口對著高陽說道,甚至就在說話間,還假裝借著整理衣服的動作,讓高陽隱約看到了她那對飽滿玉乳上幾許不該在外人面前暴露的旖旎風采。

早就通過朋友劉峰知道楚夢底細與性格的高陽,雖然僅僅只是在楚夢的動作間,看到了一抹一閃即逝的白嫩,以及那白嫩上宛如紅梅般的殷紅,可是卻瞬間猜到了楚夢這次帶過來的誠意與底線。

於是,就在那一對透著深深淫慾的雙眼,更加放肆的打量了一番楚夢那性感嬌軀各處敏感部位,讓楚夢甚至感覺到自己正在被一雙肥膩的大手肆無忌憚的撫摸揉捏著整個嬌軀後,臉上顯出了愈發熾烈淫慾的高陽,才隨著那火熱的雙唇緩緩地開合,不緊不慢的說道,「就像你說的這是雙贏的合同,小夢你這麼漂亮的美女又主動來找我合作,我當然不能不答應,更不能提什麼條件,就是有一點小小的希望,不知道你能不能滿足我。」

暗罵了一聲老色鬼,在進門前便已經做好被占便宜準備的楚夢很自然的一笑後,對著高陽回答道,「高總您客氣了,有話儘管直說就好。」

「那我就不客氣了。」

高總說著,那一雙透著深深侵略欲的雙眼轉向了,楚夢那雙外面穿著黑色系帶高跟鞋的精緻玉足,然後才又在舌頭舔舐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後,再次開口道,「楚總這雙美腳可是世間罕有的的極品,我真的想要好好品嘗一番,這樣才不枉此生。」

「高總您真會說笑,就這麼點小事,對於您堂堂高總來說,又算得了什麼,既然您喜歡,那么小夢就滿足一下您好了。」

高陽的話音才落,楚夢便笑著回了一句,而後更是已經直接用那白嫩的素手在高陽身前的紅木桌子上一撐,就那麼坐了上去。

接著,就在高陽因為楚夢這麼乾脆的答應自己,而愣神的時候,骨子裡也有著幾分腹黑的楚夢,先是熟練的在高陽注視下,快速的脫下了那雙黑色的系帶高跟鞋,以及那包裹在一雙修長美腿外的半透明黑色絲襪。

下一刻,就在一聲清淺的嬌笑中,楚夢那坐在紅木辦公桌上的性感嬌軀只是輕輕一旋,白嫩精緻的玉足便隨著修長的美腿向前伸展的動作,恰到好處的抵在了高陽的下巴處,上面還玷染著淡紫色指甲油的右腳大腳趾,更是直接抵在了高陽的下唇上。

「楚小姐,您這是什麼意思?」

驟然被襲擊的高陽,儘管因為楚夢右腳上散發的淡淡汗臭味,以及眼角餘光掃到的楚夢那光潔粉嫩的騷屄,而呼吸驟然粗重了起來,可是表面上還是有些不悅的開口反問了一聲。

早就聽朋友說過高陽其實有著很重的戀足癖的楚夢,見到高陽這副樣子,並沒有感到緊張,反而先是假裝不解的開口說了一聲,「高中不是想要品嘗嗎,我這不是送到了高總您口邊了嗎?」

接著,才又在那動人的美眸,仿佛不經意間掃過了高陽那條將褲襠撐得高高隆起的大雞吧後,才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語氣,又嬌笑對高陽開口道,「原來高總您是想要我為您足交啊,真的抱歉,不過您也知道大老遠過來我的腳都酸了,您要不先幫我活動活動,一會兒我保證讓您滿足……」

說到這裡,楚夢還一邊將自己那條黑色高開叉連衣裙掀起了,讓自己那光潔粉嫩的騷屄直接暴露在高陽的眼前,一邊又用另一隻精緻玉足那足心處最柔軟的嫩肉,輕輕地隔著高陽寬鬆的內褲,在高陽那條碩大雞巴上摩挲了幾下。

「你可真是個誘人的妖精,不知道你老公娶了你,會短壽多少年……」

聽到了楚夢那分明帶著淫慾挑逗與蠱惑的嬌吟,感受著楚夢右足的大腳趾緩慢摩挲著自己下唇的動作,高陽體內的淫慾終於愈發升騰了起來,那火熱的雙唇再次開合間,對著楚夢說了一聲。

下一刻,高陽便直接向下一低頭,張口含住了楚夢那帶著淡淡汗臭味的右足大腳趾,並仿佛品嘗著某種美味般,貪婪的吮吸了起來,一雙稍顯粗糙的大手,也開始在楚夢右腿上那纖細的小腿,柔嫩白皙的大腿上摩挲了起來。

「唔……」

一聲含糊的呻吟,瞬間隨著楚夢性感嬌軀輕輕顫抖,從楚夢微微張開的纖薄朱唇間傾瀉而出。

跟著,左手向後撐著自己身後紅木辦公桌的楚夢,一邊在那性感嬌軀仿若不安地輕輕扭動間,讓那白皙柔嫩的右手,隔著自己黑色的蕾絲裙,在自己那豐挺飽滿的玉乳,稍顯豐腴卻越發性感誘人的白嫩小腹,以及那光潔粉嫩的騷屄處摩挲著。

一邊又用另一隻白嫩精緻宛如藝術品般的玉足,忽輕忽重地在高陽稍顯肥胖臃腫的胸腹,有著茂盛腿毛的大腿上撥弄挑逗著,甚至隔著高陽的內褲,在高陽那碩大堅挺的雞巴上按壓摩擦著。

「小夢……,你這雙腳……,真是上帝賜予的最精美的禮品。」

感受著楚夢左足動作間帶來的淫慾快感,看著楚夢展現出的淫靡與放蕩,體內淫慾越發升騰的高陽猛地抬頭對著楚夢說了一聲,跟著又左手猛地一扯,直接將那條寬鬆的一次性內褲直接扯掉,讓他那最前端紫紅色的龜頭宛如小雞蛋大的碩大雞巴直接暴露路出來。

「既然高總您喜歡,那就繼續好好品嘗好了……,這也是小夢的榮幸呢。」

楚夢再次俏臉上帶著旖旎淫媚的笑容,用那混合著纏綿顫音的聲音,對著高總說了一聲。

隨後,那一根根宛如珍珠般的足趾都被高陽一次舔舐吮吸了一遍的右足,隨著楚夢那修長筆直的右腿向下一壓,快速的沿著高陽的身體,滑動到了高陽那條才暴露在了她視線中的碩大雞巴上。

那原本不斷在高陽身體各處挑逗撥弄著的白嫩左足,則就在她右足撥弄了幾下高陽那對被陰囊包裹著的睪丸,並開始蜷曲著五根腳趾在高陽那條碩大雞巴上來回擼動的過程中,又俏皮的伸到了高陽的雙唇上。

「能夠品嘗到這麼傑出的藝術品,這也是我的榮幸。」

感受著那條碩大雞巴上傳來的愈發強烈的淫慾快感,本就有著強烈戀足癖的高陽,瞬間便完全無法壓抑自己的本性了,那仿佛有著火熱溫度的雙唇再次開合間,迫不及待的對著楚夢說了一聲。

跟著,高陽便一邊在有些肥胖臃腫的身體輕輕扭動間,不斷地迎合著楚夢右足按摩著碩大雞巴的動作,一邊感受著體內越發升騰的淫慾衝動,開始隨著頭部一下下擺動的動作,時而在楚夢那足心處最柔嫩的軟肉,有著性感弧線的足弓以及光潔的足背處舔舐親吻著;時而將楚夢一粒粒宛如珍珠般的足趾放進口腔內,貪婪的吮吸著;不時甚至還會用因為吸煙而有些發黃的牙齒,輕輕地刮擦著楚夢那稍顯堅硬的足跟。

那一雙稍顯粗糙的火熱大手,則越發激動的在楚夢白嫩右腿上撫摸揉捏著。

「好爽……好舒服……,早知道高總這麼有本事……小夢早就過來侍奉您了……」

感受著自己白嫩的左足因為高陽的舔舐親吻,而傳來的異樣快感,楚夢忍不住在那纖薄朱唇快速開合間,發出了一聲透著幾分誇張的淫靡呻吟。

跟著就在高陽不知道是不是回應她的一聲淫笑與低吼中,楚夢先是讓那兩隻精緻秀美的玉足,隨著她白嫩性感嬌軀再次一翻,熟練的交換了一下位置。

然後,楚夢便一邊又讓那才被高陽認真清理過了每一寸肌膚的右足,在不斷靈活的擺動間,時而腳趾蜷曲著在高陽那條碩大的雞巴上來回擼動著,時而足心壓著高陽那條雞巴最前端紫紅的龜頭上,摩挲擠壓著;甚至索性就那麼硬生生的將高陽那條雞巴直接壓在高陽的小腹上,以一種恰到好處的力道,一下下踩踏著,帶給高陽更加強烈的淫慾快感。

一雙白皙柔嫩的素手,還不時激動地在自己那已經有了些許淫術溢出的騷屄處,撥弄揉捏了起來。

使得高陽甚至在不斷升騰的淫慾衝動下,都顧不得說話,只剩下了更加貪婪激動地抱著楚夢另一隻玉足舔舐的動作,以及一聲聲越來越粗重的喘息。

就這樣不知不覺間,過了大約二十分鐘,也許是楚夢給予的刺激太強烈,也許是這個辦公室的環境有些特殊,正常情況下總是要至少四十分鐘才射精的高陽,突然猛地雙手抱著楚夢的左足發出了一聲高亢的呻吟,那條正在被楚夢右足照顧著的碩大雞巴,則在幾下不可抑制的劇烈顫抖中,直接射出了一股股有著炙熱溫度的白濁精液,甚至讓楚夢那白皙筆直的右腿,都沾上了大量白濁的精液。

「高陽先生可是真的不小心呢,把我的腳都弄髒了。」

楚夢微微皺眉看了一下自己那沾著斑駁精液的小腿,語氣中透著幾分幽怨的對著高陽低吟了一聲,可是一雙修長美腿幾下仿若不經意的擺動間,卻不僅用那最柔軟的足心將高陽那條碩大的雞巴與不小心射到了自己小腹上的些許精液擦拭了下去,還讓那沾在了小腿上的精液,就那麼仿若潤膚品般均勻地塗抹在了她兩條性感美腿上。

「騷貨……,」

忍不住在心中罵了一聲,接著感受著那即使射精依然不斷在體內升騰的淫慾衝動,高陽又舔了一下自己乾澀的下唇,又再次用那似乎有些沙啞的聲音,開口對著楚夢說道,「都已經這樣了,我想楚夢你應該不介意用你的騷屄,再讓我滿足一下吧,我看你的騷屄可是也已經濕潤了,相信不僅我想,你也同樣想。」

「是啊……,被您這麼一挑逗,我當然也忍不住……這是本能……,只是我有個習慣……」

楚夢一邊用那帶著淫慾喘息的聲音,對著高陽說著說了一聲,一邊隨著那性感嬌軀輕輕一扭,直接從紅木桌子上又滑了下來。

下一刻,就在高陽的注視下,楚夢先是直接伸手拿起了桌上一隻裡面裝著枸杞、人參片、冰糖與高檔茶葉的大號保溫杯,並猛地又將那條白嫩右腿搭在了身前的紅木辦公桌上。

接著,楚夢更是直接以這種淫蕩的姿勢,將一股淡黃色的腥臊尿液,激射到了高陽的保溫杯內。

「這就是尿茶?」

從朋友那裡隱約聽到了楚夢愛好,卻又並不完全清楚的高陽,看到了這一幕後,忍不住開口問道。

「對,尿茶……喝了這杯茶……在我走出這個辦公室前……我是你的……怎樣都行……甚至以後有機會我們還可以長期交流……要是不敢……那麼我可不能奉陪了……」

很快尿出了大半杯的楚夢,那精緻的俏臉上泛著旖旎淫媚的笑容望著高陽,緩緩地對著高陽說了一聲,跟著便將手中的保溫杯地向了高陽。

看著面前的尿茶,呼吸著上面散發出的淡淡騷臭味,高陽的臉上快速的變化了幾下,最後終於還是因為楚夢的美色,以及內心越發升騰的淫慾衝動,徹底下定了決心,右手直接接過保溫杯,跟著就在猛地向上一揚中,將杯中近五百毫升的尿液混合著裡面的枸杞與人參,快速的一飲而盡。

「這下可以了吧。」

再次皺了下眉,高陽又向著楚夢亮了一下空了的保溫杯,語氣中帶著越發熾烈的淫慾衝動,對著楚夢說了一聲。

「當然……,現在我是你的……愛我……」

楚夢俏臉上泛著愈發愉悅與淫媚的笑容,發出了一聲仿佛透著深深淫慾蠱惑的低吟。

下一刻不等高陽有什麼反應,雙手幾下靈活動作間,讓自己性感嬌軀外的黑色高開叉蕾絲長裙直接滑落了下去的楚夢,便在一雙白皙柔嫩的素手環住了高陽脖頸的同時,將那兩片纖薄的朱唇壓向了高陽那散發著火熱溫度的雙唇。

「轟……」

高陽的腦海中,傳出了一聲仿若驚雷炸響般的轟鳴,下一刻感到體內淫慾瞬間宛如火山般徹底爆發了出來的高陽,一邊雙眼中閃爍著愈發激動亢奮的神情,用那火熱的雙唇擠開了楚夢那兩片纖薄的朱唇與裡面皓白的貝齒,讓自己那條舌頭與楚夢靈活粘膩的舌頭,激烈的糾纏在了一起,並讓戰場從楚夢的口腔內,漸漸蔓延到了彼此的口腔內。

一邊又在那雙仿佛有著火熱溫度的大手,不斷凌亂的撫摸揉捏著楚夢光滑白嫩的玉背,挺翹飽滿的臀部,以及那修長筆直的美腿的過程中,讓那條足有二十多公分長的碩大雞巴,隨著結實有力的腰身一下下快速的聳動,在楚夢那有著一滴滴粘膩淫水溢出的粉嫩騷屄內抽插攪動了起來。

這場激吻足足持續了十分鐘,才終於在雙方都有些不舍的心情下暫時結束了,可是二人的激情釋放卻並沒有結束。

就在一聲聲混合著粗重喘息的低吼與呻吟中,楚夢與高陽在這個面積大約三十平米的豪華辦公室中,不斷地變化著種種的姿勢,越來越激烈的宣洩著體內不斷升騰的慾火與衝動。

直到時間又過去了一個半小時,楚夢因為高陽那一次次粗暴的姦淫,先後達到了四次激烈的高潮宣洩,高陽也在猛地將那條已經先後在楚夢粘膩騷屄與緊窄的屁眼處,都探索過的雞巴,從楚夢騷屄內抽出,並在猛地向後一撤步後讓那一股股白濁的精液,混合著腥臊尿液,直接激射到了楚夢因為頭髮被拉扯,而在俯身向下中,靠近他那條雞巴的潮紅俏臉上與大張著的纖薄朱唇內,這場激情放縱才終於結束了。

「高總,不知道我們的合同……」

一邊伸手拿著桌上的濕巾擦拭著自己俏臉上的精液,楚夢一邊用那混合著淫慾喘息的聲音,再次對著高陽開口道。

「我們都這樣了,合同當然沒問題,下午我會派業務去你那裡跟你簽約。」

高陽用力的喘息了幾下後,一邊用依然帶著熾烈淫慾的目光望著楚夢那性感的嬌軀,一邊滿不在乎的說道。

「那就謝謝高總了。」

楚夢又開口說了一聲,跟著熟練地將之前脫下的衣服重新穿好後,便一邊步履優雅的邁步朝外面走去,一邊很自然的給自己的老公彙報這次合同成功的喜訊,就仿佛剛才被姦淫的不是她一般。

然而,當楚夢走出這個辦公室的瞬間,卻又右手輕輕一揚,給高陽豎了一個代表她很享受,以後有機會可以繼續交流的大拇指。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