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如詩如畫的媽媽 (8-9) 作者:小櫻快逃

.

【如詩如畫的媽媽】

作者:小櫻快逃

-----------------------

第八章 離婚

G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科室的一間搶救房門外。

「醫生!我女兒怎麼樣了?」一個身穿白色束身及膝裙的女人,表情緊張地對著她面前,剛走出搶救室的醫生問道。

「傷者沒有什麼大礙,就是失血過多,以及左手臂和左膝蓋有不同程度的骨裂。不過已經縫完針,等會兒打上石膏後,留院觀察幾天,情況良好的話,一兩個月後就能痊癒了!」

醫生快速的說道,語氣輕鬆,讓女人懸著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來。

「那就好!謝謝醫生。」女人感謝地說道。

「嗯!等麻醉過去了,傷者會轉到住院部,你們等會去那兒看她吧!」醫生說完轉身離開。

「呼!謝天謝地,還好歡歡沒事!」這女人就是肖歡歡的媽媽。

她媽媽看向旁邊,白色衣服上沾著大片血跡的男孩,惡狠狠的瞪了一眼,也沒說話。

這男孩就是剛把肖歡歡送來醫院的我。

肖歡歡媽媽也是醫生,並且是第一人民醫院的,不過她是在消化內科。所以她家離醫院其實很近。

而我和她媽媽當時在肖歡歡跳下去的第一時間,就飛奔下樓。叫了救護車,我把跳下樓,昏迷過去的肖歡歡從樓下抱去停車場,坐上她媽媽的車,和路上的救護車會合。

所以說搶救很及時。加上肖歡歡也只是失血過多,沒有內傷,頭部也沒有受創。

沒一會兒,醫院就通知我們,肖歡歡已經轉到住院部了,並且醒了過來,可以去看她了。

我和肖歡歡媽媽來到了住院部,肖歡歡所在的病房,推門進去……

肖歡歡此時正躺在病床上,穿著病人服。左臂和左腿都打滿了石膏,弔掛在床鐵架上。

我們推開門那一刻,她目光一轉,蒼白的臉色上,露出了依舊可愛的笑容。

「媽媽,子軒,你們來了!」肖歡歡寧靜地說道。好像剛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她此刻什麼不適都沒有似的。

「歡歡,你別動!你餓不餓啊?媽媽給你買點吃的去好不好!」

她媽媽走到床邊,坐在凳子上,關愛的抓著肖歡歡的右手,神色緊張,小心翼翼地說道。

而我,在關上門之後,只是靜靜地站在門口,眼神一刻也沒離開過肖歡歡。但又不敢上前,怕她媽媽呵斥。最主要是怕肖歡歡又和他媽媽吵起來……

「媽媽,對不起!」肖歡歡愧疚的說道。

「沒事,以後別做再傻事就好了!媽媽以後不會再打你,罵你了。你現在好好養傷,快點好起來就行!」她媽媽摸著肖歡歡小臉,細聲地說道。

肖歡歡「嗯」了一聲,並點了點頭。緊接著,又說道,「媽媽,別送他去派出所好不好!我就喜歡過他一個人,以後也是,他對我也很好!你……」

肖歡歡眼神看向我說道,還沒說完,就被她媽媽的話打斷了。

「好!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只要你以後平平安安就好。以後有什麼事,媽媽都和你好好說,你別再想不開就好了!」

她媽媽剛才經歷過,差點失去女兒的悲痛,才明白肖歡歡對她多麼重要。這是她唯一的女兒,唯一的依靠啊!

「好的!媽媽,我以後也都聽你的話!」小丫頭一聽她媽媽不再為難我,微微笑道。

「媽媽,我餓了,你去幫我買點東西吃好嗎?」肖歡歡突然跟她媽媽說道。

她媽媽看著肖歡歡,蒼白的臉上,始終保持著微笑,又看了對面門口的我一眼。她知道,肖歡歡想和我單獨相處一會兒。

「好!醫生說你只能吃著清淡的流食,媽媽去外面給你買點白粥好嗎?」她媽媽愛憐地問道。

肖歡歡點了點頭。

她媽媽於是就起身,準備出門離開,路過我身邊的時候,她低語道。

「看好我的女兒,和她好好說話,別讓她再有事!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你!」說完,她關門離開了。

病房內,這是只剩我和肖歡歡兩人。我看著她,而她的視線,也順著母親離去的身影,停留了在我的身上。

此時陽光透過窗口,照在肖歡歡的身上,顯得她臉很白,眼睛很亮,如同她那純潔的心靈,執拗的性格一樣,讓人自慚形穢,望而生畏。

在肖歡歡跳下樓的那一刻,我才發現,肖歡歡為我們的這段感情,投入了多少。

可以說是全部,包括她的生命。我感覺我是幸運的!能得到她的垂青,能得到她這無私的愛,這就已經比任何承諾,任何形式都令我感動了……

「子軒……」肖歡歡,看著我走過來,坐在她的床邊,諾諾的說道,「嚇到你沒有?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神經質,像個瘋……」她話還沒說完,我就低頭輕輕的吻住她蒼白的嘴唇了。

「沒有!我覺得我是這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因為有一個世界上最傻的人愛著我,比什麼都好!」我親吻了她一下就抬頭,拉著她的手,並注視著她的眼睛說道。

「你什麼都不用想了,我會一直陪著你的!」我沒有說太多話,因為我覺得沒必要。相伴就是最好的答案!

「嗯!」肖歡歡甜甜一笑,我倆互相注視著,誰都沒有說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砰砰砰!」不一會兒,病房門輕輕地被敲響,然後門被打開了。

只見一隻纖細的小腿邁入房門,腳踏著白色高跟涼鞋。緊接著,就是身穿一襲黑色及膝裙,手挎白包的長卷髮女人走了進來。

進來的,正是我的媽媽,梁步萍。媽媽是我在肖歡歡出事後,送入搶救室時,通知她而來的。

當時,我心急如焚,不知道肖歡歡會怎麼樣。所以還是打算先告知媽媽,總不能真出了事,讓警察通知她吧!儘管後來,醫生告知並無大礙。我還是把我所在的病房地址給了媽媽。因為,我覺得,肖歡歡和我的事,沒必要瞞著媽媽了。肖歡歡都有勇氣用跳樓來面對她媽媽,我又為何沒有勇氣面對我媽媽呢?

此時剛經歷了一場生離死別的愛戀的我,可能有點心情蕩漾,渾身是膽的感覺了。

殊不知……這是肖歡歡第一次面對面,見我媽媽。她以前也只是看過我手機里的全家福,知道我媽媽很漂亮,但當面看見才知道有多漂亮!

媽媽此時還是保留著早上的淡妝,披散著的酒紅色長髮下,有著一張白皙精緻的瓜子臉,臉上沒有一絲皺紋。

明艷的紅唇,挺立的鼻樑,以及那讓人印象最深的眼睛,漆黑如墨,彷佛內含光芒!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帶了美瞳,但我知道,她沒有。

肖歡歡呆呆地看著媽媽緩緩走向她,穿著五公分高跟鞋的媽媽走到我身邊,和已經站起來的我一樣高。

媽媽沒有理會我,彷佛當我是空氣一樣,她看向肖歡歡,面色柔和,露出了我很少的,親近的微笑並道。

「你好!你就是歡歡吧!長得真漂亮,真可愛!我是陸子軒的媽媽,你叫我阿姨就好了!」

媽媽微笑的同時露出來的,還有兩顆小兔牙,顯得非常的溫柔親近。

「阿,阿姨您好,您也很漂亮!」肖歡歡小臉緊張,說話也有點結巴。

「真是抱歉!我平時沒有教育好兒子,讓你這次受了這麼大傷害!我代他向你道歉,對不起!」媽媽一臉歉意地道。

「沒!沒!不用!阿姨,我沒有事,我不怪子軒!您不用道歉!」肖歡歡連忙擺了擺右手道。

「行了,你別動了,我就是來看看你情況怎麼樣了。還有一個,就是來跟你家長聊聊,你們兩個的事的!」媽媽修長的玉指,抓住肖歡歡的小手,溫柔的說道。

聞言,肖歡歡蒼白的小臉透出一抹紅暈。

接下來,沒多久,肖歡歡的媽媽就回來了……

「你好,我是陸子軒媽媽,梁步萍」兩個家長見面,媽媽先開口。

「你好,鄭靜雨!肖歡歡的媽媽!」鄭靜雨打量著媽媽道。

兩個女人相互站立注視著,鄭靜雨身高165公分,由於出門急,現在還穿著拖鞋,所以比穿著高跟涼鞋的媽媽矮了將近一個頭。

一個穿著黑色紗裙,一個穿著白色布裙。

一個長相氣質冷傲,一個長相氣質溫順……

「我們要不要出去聊一會兒?」媽媽依舊率先開口。

「好!歡歡,媽媽給你買了饅頭白粥,等會兒趁熱吃了。」

她把手裡的東西放在病床柜子上,跟媽媽一起離開了病房……

媽媽從進來到出去,都沒有理過我,看我一下。

「子軒,那就是你媽媽啊!好漂亮啊!長得高,身材也好!不過總感覺有點強勢,讓人不得不照著她的話,按著她的意思去做。」

肖歡歡一言就道出了我從小到大對於媽媽,最真實的感受。由此可見,媽媽深入骨子裡的強勢,和能力。

「你這第一次見婆婆,轉過頭就說她壞話不好吧!來,先吃點東西!」

可能我見剛才場面還算穩定,所以現在也有了心思開起玩笑來。

「哼!不要臉!不理你了!」

小丫頭努著嘴,假裝生氣道。但隨後還是乖乖張嘴,吃著我喂給她的白粥,心裡甜甜的。

她知道,我看似說了句玩笑,但心裡已經做好了跟她一起,面對雙方父母的準備……

等到我喂著肖歡歡吃完東西,媽媽她們也剛好回來了。

她們走進來,表情如初,顯然剛才她倆也沒有發生什麼爭執之類的。

媽媽終於對著我說了一句話:「你先出去,我要和肖歡歡單獨說會兒話。」

肖歡歡看了看我,小臉有點緊張。我用安慰的眼神看著她,示意讓她別擔心。她又看了看她媽媽,她媽媽也點了點頭。看來,她們之前像是商量好了些什麼一樣。

我相信媽媽不會逼迫肖歡歡什麼,也不會說什麼讓肖歡歡難過的話。媽媽是有分寸的!所以,我看著肖歡歡的眼睛,在互相注視中,和肖歡歡的媽媽退出了病房。

末曾想到的是,這卻成了我倆最後一次相視……至少之後我是這樣認為的……

肖歡歡媽媽在我前面走著,我跟著,我倆誰都沒說話。

二十分鐘後,媽媽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她步伐平穩,表情平淡,奔著我走了過來。

「走吧!回家!」媽媽對著我,語氣平和地說道,拉起我的手。

然後看了旁邊的肖歡歡媽媽一眼,點頭示意,肖歡歡媽媽也回應了一下,沒說什麼。

媽媽和我在回家的路上依舊一言不發,神色如常。

但我知道,之後將要發生的事情,肯定比她表現出來的反應要複雜的多。所以我內心忐忑著,思索著……

回到家中,媽媽獨自的端坐在沙發上,挺直腰背,優雅地喝著水。也沒理會我,也沒有看電視。她只是偶爾看看左手邊的窗外,偶爾看看手中的水杯。

我則是一直站在她右手邊沙發一端,看著她,等著她開口詢問。

終於,過了許久,她終於開口,但說的話卻和我心中預想的不一樣……

「你喜歡肖歡歡嗎?」媽媽偏過頭,認真的表情看著我問道。

我看著媽媽略帶銳利的眼神。我雖不解,但不懼!「嗯!」注視著媽媽漆黑的眼瞳,沒有躲避她的視線。

「有多喜歡?是愛嗎?沒有她活不下去的那種!?」媽媽接著很乾凈利索的連續拋出這幾個問題。

「很喜歡,是愛。雖然她不代表我的生命,但卻代表我除了親情之外,對異性所有的愛!」我認真地一一回答。

最後一句大概意思就是除了肖歡歡,就不會再愛了。

「嗯!那就好!行了,就這樣吧!對這件事,我沒什麼要說的了。」媽媽對我擺了擺手道。

「啊?媽媽,你就問這些?沒有別的問題要問嗎?」我有些疑惑,終究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平時媽媽對我可謂是管教嚴厲,我稍有不慎的事兒,就會被媽媽刨根問底。這次這麼大的事,回來她就問了些我對肖歡歡的態度?事出無常啊!

「嗯,你倆的事兒,肖歡歡大致都和我說了,所以我也沒什麼想問你的了。沒事了,你可以去洗澡換身衣服了」媽媽看著我衣服上的血跡緩緩地說道。

「哦!還有,明天我和你爸就要去辦理離婚手續了。我先通知你一下!你的撫養權,還有這間屋子的房產權歸我。」媽媽表情語氣依舊平和。

他們既然早就分居了,這些問題應該早就商量好了!我今後跟著媽媽,也算是意料之中。畢竟無論是家庭教育,還是經濟承擔問題,我對於媽媽來說,都沒有太大壓力,雖然她薪資也不高,但待遇很好。而且,可能因為爸爸之後馬上要和別的女人結婚了。我從心底里,也不太想跟著他,怕面對另外一個陌生女人,另外一個家庭。

「哦!」我聽了媽媽的通知,心情瞬間失落,想到父母即將離異,不由的惆悵起來。

但,媽媽您表現得也太平淡了吧!?雖然你們早就分居,但好歹這也是離婚啊!從形式上來說,是兩個人從此天各一方,徹底分離!難道您就一點都不傷感嗎?傷心難過也好,開心解脫也好,你總得有點反應吧!我看著沒有任何情緒表現,神情自若的媽媽。

突然發現,我對媽媽的內心世界,很多方面,其實都是沒有太多了解的。只知道她平時對我的管教的目的,和她對我的心理預期。

想不通這個問題的我,乾脆也就不想了。

隨後緩緩走進房間,收拾衣服準備洗澡……

一日無話,第二天,星期一。

剛剛放學回家的我,就看見了幾日末見的爸爸。其實也不是幾日末見,昨天還看見他……那就是幾日末和我說話的爸爸。

「兒子,放學回來了!哈哈,事情你也知道了吧!對不起啊!和你媽媽瞞了你這麼久。」爸爸依舊如往常一樣,輕鬆和氣的跟我說道。

「不過,我覺得你已經長大了!有些事情其實也是可以面對的!這不,你看!你還不是接受過來了嘛!我還以為你會大哭大鬧呢!果然,你已經成為一個男子漢了!」

爸爸雙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看著和他已經差不多高的我,一臉欣慰並笑著說道。

「爸!謝謝你們!為我做了這麼多!」

我沒有和爸爸如往常一樣,三句不到就開玩笑,而是認真道。

「哈哈!要謝就謝你媽!是她要求我配合她的!」

說著,爸爸指了指現在旁邊,一直看著我倆的媽媽。可能是因為今天跟爸爸辦了離婚手續,所以她穿的比較正式。

她此時身穿一身白色短襯衫,下身是貼身的一步裙,腿上穿著肉色15D超薄絲襪。

平靜,而又端莊地站在我倆旁邊!我轉頭看著今後都要和我一起生活的媽媽,心裡多少升起一股溫情。

緩緩一笑,很認真地對著媽媽說道。

「媽媽,謝謝您!」

「嗯!」媽媽沒有太多反應,只是點了點頭,帶動了酒紅色微卷的發梢,在挺立胸脯的白色襯衫上晃了晃。

「你和媽媽今後一起生活,可不比以前了!你少惹你媽生氣,多體諒她,多聽她的話!你很聰明,但就是貪玩,心思也不在學習上……也可能是有我的原因吧!」爸爸少見地對我開始了說教起來。

我靜靜地聽著,看著往日陪伴我玩耍,陪伴我成長的父親即將徹底離開這個家,心中非常不舍。

「總之,今後老爸不在了,你媽媽要怎樣管你,我可幫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哈哈哈!」可能看我情緒失落,不想氣氛過於悲傷,爸爸恢復了玩笑狀。

「嗯!我會的!」我也微微一笑並答應道。

「其實你也不用太難過,咱父子倆以後又不是見不著。等我搬去那邊,你隨時想來就來,不用挑時候!」爸爸繼續道。

「哦!對了!要是來躲難就算了,我可不敢接收你啊!」爸爸看了眼媽媽,然後做害怕狀,意思是她也不敢惹媽媽!

「哈哈哈!……」我和爸爸緊接著,一起徹底地笑了起來!旁邊的媽媽也終於忍不住,嘴角露出一絲難得的微笑。

……

終於,我們一家三口最後一起做的一件事,就是幫爸爸收拾東西。

門口,爸爸提著兩個行李箱,阻止了準備給他送行的我。

「好了!兒子再見!」爸爸在門口,溫柔的對著我說道,我也說了聲「再見」。

他緊接著,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對著我身後的媽媽也說道。

「你,也再見!」

媽媽點頭示意,沒說任何話,沒有任何神態。精緻的臉上,仍然平靜,像個路人。

說完,轉身離開。

直到他漸漸消失在我的視野里,我才關門回屋。沒有管媽媽是什麼反應,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此刻我心中儘是惆悵,失落,難過。

躺在床上,抱著被子,頭埋在枕頭裡,眼淚止不住地終於流了出來。

越流越多,越想越悲傷!最後都發聲抽噎了起來……

不知何時,感覺床上往下微微一沉,一隻溫柔的手扶住我的頭,靠在了一個緊緻柔軟的地方!聞著那熟悉而又清新的香水味,感受著那柔軟的懷抱。

我知道,這是媽媽!就這樣,我靠在媽媽的懷裡,放開聲地哭了出來!活脫脫像是一個小孩兒……

媽媽在整個過程中,只是坐在我床頭。一手抱著我的上半身,把我的頭輕輕按在她高聳挺立的胸脯上,一手不時緩緩撫摸著我的頭髮。

不知過了多久,我心情終於平靜了下來。

感受著臉龐貼在媽媽胸脯上的柔軟,回想起剛才的一幕,不好意思地拉開了媽媽的手,緩緩起身道。

「媽媽,我好多了!謝謝您!」我老臉破天荒一紅,撓撓頭尷尬道。

心想,我都這麼大個男孩了,剛才還躲在媽媽懷裡哭那麼大聲,這次丟人丟大了……

「沒事,這都正常!情緒發泄出來就好了,該過去的都會過去的!」媽媽沒有取笑我的意思,而是勸解我道。

「嗯!」我點了點頭。

但我回想剛才,其實很想問媽媽。

為什麼您你點情緒變化都沒有,您是真的能完美控制自己感情和情緒,還是說,對爸爸真的一絲感情也沒有了?哪怕是個剛認識的陌生人,也不會這樣平靜吧!?我想不通,但也不好問。

這畢竟是他們倆之間的事。

我注視著媽媽,若有所感的同時,也發現了,我剛才在媽媽懷裡哭的時候,留下的痕跡……

「媽媽!您曝光了!」我突然壞笑道。

只見穿著包臀緊身一步裙的媽媽,側身坐在我床頭,穿著肉色絲襪的小腿合攏並在一起,懸放在床邊。

上身穿著的白色短袖襯衫,飽滿的胸脯位置,已經被我淚水濕透了一大片,能清晰的看見裡面的白色胸罩的紋路,和胸罩上方沒包裹到的乳肉……

「沒事兒,你是我兒子,看了又怎麼樣?再說,剛才你不還趴在我這上面哭了半天嗎?」

媽媽知道我想看她出糗,但我忘了,最糗應該是剛剛的哭得稀里嘩啦的我。所以她看了看自己的胸脯,對著我調笑著說道。

我訕訕一笑,不太想回憶起剛才的自己,於是就起身,並轉移話題道。

「媽媽,我餓了,什麼時候開飯啊!」

媽媽心中暗笑,也沒有接著說下去,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裙子,雙手向後掀了下披散的酒紅色長髮。一瞬間,顯得胸部更加突出!

「我現在去做!」媽媽說著往房間外走去。

「那我先出去一下!如果做好了您就自己先吃,不用等我了!」

說著,我就往外面走去。

放學後我就直接回到家得,因為父母要做最後的分別。所以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去醫院看歡歡,有點想她。

特別是今天與父親離別,雖然不是永別,但我還是很傷感。所以想迫不及待地見到肖歡歡,以緩解我失落的心情。

奇怪的是,今天一整天給肖歡歡發信息,她怎麼也沒給我回啊!?我有點納悶,不過我也多想什麼……但我不知道的是,在我和媽媽說我要出去的時候,她那凹凸有致的傾長身形,頓了一下……

*** *** *** ***

第九章 失戀的爭吵

我出了門,直奔G市第一人民醫院而去,想到等會兒就能見到肖歡歡了,不由的覺得神清氣爽!好像都能免疫炎熱的天氣似的。

不久,天色剛好才完全暗下來,我就到達了醫院……

「歡歡!我給你發信息你怎麼……」我推開了病房門。

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昨天還打滿石膏,虛弱地躺在病床上的肖歡歡,不見了蹤影。病床被收拾地乾淨整齊,旁邊桌子也是空蕩蕩的。

我頓時疑惑不已,心想,難道肖歡歡換了病房?這時,剛好走廊路過一位護士,我轉身就詢問道。

「你好,護士姐姐,請問這間病房的那個女孩兒呢?」

小護士看著我迅速回答道:「哦!你說406這個打石膏的小女孩啊!今天上午就出院了,本來醫院建議要觀察幾天的,可怎麼說也勸不住,娘倆兒都是!也不知道去了哪兒……」

「你是?」說完,她疑惑的看著我。

「好的!謝謝!」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直接就向醫院外面走去。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我,結合今天肖歡歡沒和我聯繫的事,心裡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腦海不斷產生各種設想,我心裡愈加忐忑,腳步加快,出了醫院,直奔肖歡歡家的方向而去。

沒多久,我就到了肖歡歡家門口……

「砰砰砰!」我按了兩下門鈴,沒人回應,於是就直接焦急地敲起了她家門。

……

「小伙子!你幹嘛的?」這時候,我身後傳來一個大媽的詢問聲音。

「哦!找人」我回頭看了大媽一眼,回答道。

「那你不用敲了,這家人搬走了!娘倆兒今天中午剛搬走的,我親眼看見的。你說這都住了好多年了,說搬就搬。她女兒好像昨天還從家裡陽台摔下去了,傷的可重了!那石膏打的……」大媽很是話多的說道。

「那您知道他們搬去哪兒了嗎?」我不等她說完,就問道。

「哦,那她們倒沒說,只是看她們走的挺急的。」大媽回想到,但又接著問我。

「你是誰啊?認識他們嗎?」

「我和那女孩是同學!大媽,謝謝您!我還有事兒先走了。」

我隨口回了句,神色緊張,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此刻,走在街道上的我,瘋狂地向肖歡歡發信息,發起視頻聊天。但都如同石沉大海般,沒有任何回應。

為什麼?你為什麼不回復我?為什麼出院?為什麼搬家?……

這時候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內心不停地發出詢問。但我不敢做設想,更加不敢下結論。

可事實告訴我,肖歡歡,有可能……離開了!準確的說,是離開了我!

……

終於,在我不知道發了多少條信息,多少次視頻邀請之後,肖歡歡回復了我一條,很長,並且很重的留言:

「子軒,我們分手吧!昨天你離開後,我又想了很多我們的從前,對比了現在,我最終覺得我們還是太幼稚了!也許你媽媽說的對,我和你之前也只是青春期對異性的好奇,相互吸引,產生錯誤偏差認知的衝動性好感而已!這並不是愛情,相反,如果繼續下去,有可能還會傷害到彼此。我這次跳樓或許就是鮮明的例子……我們終究太年輕了,很多想法都不能經歷現實,不能經歷時間的考驗!對不起!我想,我們可以分手了!對不起!我沒敢當面和你說,我怕我面對不了,不忍心割捨這段感情的自己。對不起!我違背了當初的承諾!我和媽媽此時已經離開了G市,我離開了江省,去往北方,你也不用找我了。再見了!我的初戀,陸子軒!」

……

我越看覺得心裡越難受,回想起以前和肖歡歡的一幕幕,眼裡的淚水像斷線風箏一樣。

我從沒想過我和肖歡歡會是這樣的結局,至少之前從沒有這樣想過!以後或許回想起來,也會覺得難以置信。

而此刻,我坐在路邊的石階上,一手拿著手機,一手不停擦著淚水,不讓眼淚影響我看肖歡歡給我回復的信息。

我抖動著手,飛快地按著手機螢幕,想要回復肖歡歡,想要詢問肖歡歡,想要懇求肖歡歡……可能因為手指上有水,所以總是點不動螢幕,所以手指敲擊了半天,反而錯字連篇。

語句也因為心情動盪而顯得毫無邏輯。

也就幾句話,我用了整整5分鐘才發出去,可我點擊發送的一瞬間,聊天框顯示「消息無法發送,請添加好友」的字眼……我心徹底一沉,一拳砸向旁邊的路燈杆上,「嘣嗡」!發出沉悶的金屬撞擊聲。

沒有理會手上傳來的痛感,我繼續不停地操作手機。

最終,在嘗試過所有聯繫方式,都被陸續地一一拉黑後。

我頭一沉,耷拉著腦袋,徹底放棄了……

我坐在路邊石階上,只能任憑夜風從我身上吹過,回想起我肖歡歡在一起的畫面。心中感覺時而不舍,時而沉悶,時而悲傷。

就好像我生命中某樣珍貴的東西,突然告訴我,它不屬於我!讓我離開它,讓我放棄它一樣!這也許就是初戀吧!如同嬌艷的鮮花一樣,初嘗的時候甜蜜無比,就如同品嘗到生命第一次煥發光彩的味道,讓人感覺既驚奇,又不由得嚮往,而後如同著魔般追逐它。

而當它枯萎的時候,卻是最苦澀,最讓人不敢回味的!同時也是難以忘懷的……

過了許久,我才從悲傷的情緒中緩了過來,開始接受了失戀這個事實。於是,起身,腦袋一片空白地走著,向我家的方向走去。

我或許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但不代表我馬上就能釋懷了。相反的,我此刻心情有一絲怒氣,很想回去問問我媽媽。

很想問問她,到底昨天下午跟肖歡歡說了些什麼?!她憑什麼覺得我和肖歡歡的戀愛很幼稚!憑什麼覺得我們不能繼續在一起!?

……

或許已經知道我剛才去了哪裡,已經知道我此刻要回家找她。所以媽媽此刻正端坐在沙發上,像早就準備好了似的,等著我開口詢問。

媽媽明顯剛洗完澡沒多久,所以披肩地長發吹乾之後顯得有點蓬鬆。身穿白色柔順面料分體式睡衣,顯得皮膚更加的白皙。

剛洗完澡後的,臉上皮膚顯得非常的柔嫩,表情雖然平靜,但並不影響她美麗容顏依舊釋放出的一絲威嚴。

如果是平時,我或許會畏懼媽媽,不敢招惹她。但現在,在路上越想越氣憤的我,已經完全不顧這些了……

「媽,您昨天跟肖歡歡說了些什麼,是您讓她離開我的嗎?」我

站在她面前,語氣還算客氣,但表情卻一臉質問地盯著媽媽。

「她要離開你,可不是我勸的。我只是跟她闡述並分析了一下你倆現在的狀況,以及照此發展下去的將來。」媽媽緩緩說道,說著,喝了一口水,淡定且優雅。

「我和她現在什麼狀況?將來又會怎麼樣?!我現在很愛她,她也很愛我!將來也是!這就是我們的狀況!」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媽媽輕描淡寫地說著,我心裡升起了一絲火氣,於是語速極快,聲音不由加大了一些。

媽媽轉過頭,眼神凝視著我,精緻白皙的臉上流露出一絲輕蔑。

「愛?你才剛上高中,少在我面前提這個字!」媽媽輕輕的呵斥道,並緊接著說。

「別以為她為了你跳樓,就覺得你們所謂的愛情有多偉大了!恰恰相反,這已經表明了你們兩人的戀愛,已經影響到你們的心智,和價值觀了。」

「我和肖歡歡就是相互喜歡,怎麼就不可以了?您憑什麼認為我們在一起就會不理智?」我繼續追問道。

媽媽表情忽然變得一凶,漆黑的眼珠瞪著我說道:「你和她這麼小年紀就發生性行為,還沒有做防護措施,你覺得你很理智嗎?你和她在一起能相互控制自己,相互約束自己嗎?」婉轉的聲音,接連拋出幾個令我啞口的問題。

「你們還小,對初戀都很迷戀,充滿嚮往,我能理解。但什麼年齡就該做什麼事,尤其是你們現在,正在人生最重要的一個轉折點,更應該以學業為重!」媽媽轉而開始說教了起來。

「我們在一起不會影響學習啊!她之前一直都是年級前三,我也因為她,學習從來沒落下。如果您是因為我和她過早發生關係,那麼我們也可以保證以後不再過度親密!」此時情緒激動的我,還在做著無謂的爭辯。

「您說的問題,我們都可以去避免,去改正!可為什麼您要勸肖歡歡離開,勸她跟我分手?!」我說到最後,聲音加大了幾分,稍稍表現得激動了起來。

畢竟這是我第一次戀愛,畢竟此時我剛經歷分手,而我認為的罪魁禍首,就在我面前……媽媽皺著眉,雙手抱在胸前,她沒想到我還跟現實做著無謂的抵抗,還沒有認清我這段戀愛的錯誤。

「你們都已經做了錯誤的事,還要怎麼避免?這說出來你自己信嗎?肖歡歡為什麼離開?為什麼不敢當面跟你說分手?你還沒意識到嗎?」媽媽緩緩地說道,並且伸出修長白皙的玉指,指著我又道。

「還有,注意你說話的態度!我知道你剛失戀心情不好,但不代表你可以在我面前大吼大叫!」

我看著媽媽具有威勢的一指,警告我的樣子,心中沒來由怒極反笑。您害得我失戀,你害得肖歡歡從此從我的世界消失!我捱過了肖歡歡媽媽那一關,卻沒曾想到,我自己媽媽這關是如此難過去。

還是當時我自己通知她過去的,自以為我可以面對她的發難。卻不曾想,她連我面對她的機會都沒給,無聲無息的就解決了我和肖歡歡這段戀情,可謂是絕殺啊!此刻,她卻反而指責起我這個受害人,說我態度有問題。

一瞬間,我終於爆發了,壓抑了一整天的悲傷情緒,頃刻間化為了滿腔憤怒……

「那您又是什麼態度?!你蠻橫地拆散了我和肖歡歡,還這麼理直氣壯?」

我大聲說道,大口喘氣,感覺心中火氣壓抑不住了!媽媽站起來,依舊是雙手抱胸。緩緩向我走來,目光盯著我,一股冰冷的氣勢籠罩在我的全身。

「你早戀還有理了是嗎?你認定是我拆散你們了是吧?好!就是我!怎麼樣?」

媽媽微微抬頭看著我,我倆相隔就一個身位。

「好啊!您現在承認了吧!我就知道,您就是這樣的人。」

我冷笑地看著,她絕美而又嚴肅的臉龐說道。

「我是怎樣的人?」

媽媽紅唇微啟,似乎知道我接下來要說些不好的話,所以眉頭一皺,目不轉睛地盯著我道。

「您就是一個自私自大,極度自傲的冷血動物!在您心裡,誰也比不上您的聰明智慧,誰也入不了您的法眼,誰也不會讓您動一絲感情!對我是這樣,對爸爸也是這樣!」

我狠狠的說道,終於說出了我心底深處,結合今日所見所想的,關於媽媽的評價。

而媽媽的心理即使剛剛有所準備,但還是被我說的一愣。精緻絕美的臉上,表情由嚴肅轉為憤怒,再轉為更加憤怒……

「滾!」媽媽氣的肩膀都有些顫抖,抬手一指,方向是我的房間!她沒有打我,她也不會打我!因為對於驕傲的她來說,打孩子,是自身失敗無能的一種表現!

「哼」!看著憤怒的媽媽,也許是感覺我終於出了一口氣吧!所以就不再理會她,甩身扭頭,朝我房間走去。

「砰!」我用力地關上房門,直落地倒在床上!閉上眼睛,長舒了一口氣「呼」。

但很快,腦海中又不自覺浮現出肖歡歡可愛嬌俏的身影……

翌日,我依舊如往常一樣,早上六點半出門上學。

由於媽媽是每天將近八點才起床去上班,所以我倆也沒碰面。這好像是我上中學以來,第一次和媽媽吵架。以前都是她教育我,我不敢頂嘴,也說不過她。這一次,我則是因為家庭的破裂,以及初戀分手的憤怒,徹底和媽媽吵了起來。

並且,最後還斥責了媽媽,這是以前從末有過的。我不知道我倆要這樣持續多久,但短時間內還是避免和她碰面為好。

在路上隨便吃了點東西,我就趕往學校去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