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絲襪足控的煩惱 (5)作者:七分醉

作者:七分醉2022年1月5日首發於第一會所、禁忌書屋、色中色

第5章 動力的意義

「乾媽,對不起,我把您的靴子弄髒了,要不我幫你買一雙新的吧!」回到家裡,我給宋詩曼發了條微信。

很快宋詩曼就回了信息:「你知道這雙靴子多少錢嗎?臭小子,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小心你媽打你屁股。」

「好吧。」

她這話倒是不假,我家雖然衣食無憂,但還沒到土豪的地步,只能算中產小資的水平,不然媽媽早就買新房了。

吃飯的時候,媽媽說道:「快要期末考試了,你們可得考好點,尤其是塵塵,要是考不好……」她用她美麗的鳳眼盯了我一眼,我和她可是有約定的,要是我考不好,她就不和我玩睡前遊戲了。

我做了個鬼臉,道:「放心吧,媽媽,有慕容老師給我開小灶,這次期末考試的分數肯定不會低。」

姐姐拄著筷子看著我,道:「還剩一個學期,到時候可別連實驗高中都考不上喲,我會笑話你的。」

我歪著頭看著她,道:「姐姐,你今天好美啊,想得美。」

「那是,諾,賞你的。」夾了塊魚肉送到我嘴邊。

我連帶她的筷子含入口中,朝她眨了眨眼,姐姐立刻伸出一隻腳,在桌下輕輕踢了踢我,我用雙腿夾住她的腳,她抽了幾下沒抽回去,便任由我夾著,優美的玉足穿著白色絲襪,十分柔軟。

不一會兒,姐姐把白絲玉足往上挪動,靠在了我的大腿上,我往前坐了坐,將早已硬直的肉棍頂在她的腳心上,姐姐震了一下,連忙收回玉足,還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放下碗筷,打了個飽嗝。

姐姐調侃道:「李塵同學,吃飽點哦,免得晚上餓了要喝西北風。」

我聳聳肩:「我又不怕,晚上有饅頭吃。」

姐姐聞言愕然:「今天好像沒買饅頭啊,哪來的饅頭?」

媽媽瞪了我一眼。

我吐了吐舌頭。

晚上。

我有些尿急,跑向衛生間,發現媽媽正在裡面洗澡,因為我家裡的衛生間和浴室是一體的,這很無奈,我在外面等得跺腳。

「媽媽,洗完了沒有嘛!我尿急——」

「快了。」媽媽回了一句。

等了一會兒還不見媽媽出來,急的我不行,坐在沙發上,忽然尿意減弱,我便拿起手機,刷起了短視頻。

片刻後,媽媽洗完澡出來,朝臥室走去,我不緊不慢地站起身,正打算去放一管水的時候,姐姐忽然急匆匆地進了衛生間。

我一看不得了,立刻衝過去,喊道:「我先!」

「晚了。」姐姐戲謔一笑,關上了門。

我絕望地瞪著眼,忽然感覺又開始尿急了,姐姐似乎在裡面上大號,幾分鐘後,我聽見了她沖馬桶的聲音,卻還不見她出來。我哭喊道:「姐,你再不出來我就砸門了。」

「砸壞了你去買一扇。」姐姐在裡面回了一句。

我無奈地握住門把手,不經意間擰了一下,忽然發現裡面沒反鎖,大概是姐姐忘記了,我大喜過望,推開門就沖了進去。

姐姐正坐在馬桶上,撩起了短裙,粉色的內褲也褪到了大腿上,一頭飄逸的黑髮,額前的長長劉海往下垂著,露出了白嫩圓潤的大腿,還有雪白的屁股蛋,低頭還能看見她大腿內側的私密部位,隱約有一小撮黑毛。看見我忽然進了門,她愣了一下,然後道:「居然急成這樣,你至於麼?」

「至於!」我雖然進來了,但馬桶被她占了,並沒有第二個馬桶給我用,一時間在原地直跺腳。

姐姐見我這樣子,就問:「大號還是小號?」

「小號。」

「早說啊。」姐姐往後挪動了一下屁股,空出了馬桶前面的一部分位置,剛好可以提供給男的尿尿,「喏,尿吧。」

我哪裡管得了那麼多,立刻上前,掏出肉棍,捏著龜頭對準馬桶入口尿了起來,因為擔心不小心尿到姐姐身上,只好身子下蹲,將雞巴與馬桶齊平,而這又剛好和姐姐的下體在同一個水平線上,兩者離得非常近,頂多只有一寸多距離,只要我稍稍往前,便可將雞巴插入姐姐的小穴裡面。

保持著這個姿勢,我暢快地尿完了,愉快地舒了口氣,將尿眼裡的殘餘尿液捏出來。這時,我忽然發現姐姐正低頭看著我的雞巴,盯著我的龜頭,俏臉有些發紅,我不由心中一盪,下意識就想要往姐姐的小穴裡面送去,姐姐連忙用手擋住自己的下體,並說道:「不可以!」

我又直起身,將雞巴送到姐姐的臉蛋面前,準確地說,是送到她的嘴邊,姐姐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雞巴,呼吸有些急促,臉色越來越紅,我將雞巴輕輕往前移動,就在即將觸碰到姐姐的嘴唇時,她忽然伸出一條粉紅的嫩舌,在我的龜頭上舔了一下,難言的刺激感湧上心頭,我差一點就射了!

下一秒,姐姐忽然推開我,說道:「尿完了就出去。」

我意猶未盡,忽然媽媽走出臥室,轉入廚房,我意識到媽媽雖然可能看見,連忙穿好褲子,出了衛生間,帶上門。

等我洗完澡的上床的時候,媽媽和姐姐都早已躺在了床上,媽媽在她的微信群里,和同事聊工作上的問題,我隱約看見「元宇宙出來後,公司怎麼轉型的」之類的話,姐姐則在刷抖音,不時發出一兩聲笑,也不知道在看什麼視頻。

「關燈,睡覺。」我關了燈,拉上被子,進入被窩,房間裡一片黑暗,只剩下媽媽和姐姐的手機螢幕還亮著。

我側過身,從被窩裡抱住媽媽的一條玉腿,上面穿著一條肉色打底褲,沒有絲襪那麼稀薄,但是非常光滑,非常適合冬天穿,這幾天媽媽和姐姐睡覺的時候都已經穿上了這種打底褲,剛好便宜了我。

我輕輕撫摸著媽媽的打底褲美腿,一隻手往下撫摸她的玉足,一隻手往上去探索她的下體,隔著一層厚厚的打底褲,媽媽的下體部位一片綿軟,這說明裡面沒有穿內褲,我大喜,連忙將一雙手都放在了上面,在媽媽的大小陰唇的位置上來回愛撫,手指肚滑過那綿軟的陰部,媽媽雖然習慣了我的撫摸,身體仍然有些顫抖,她看了我一眼,將一隻手伸了過來,把我的手推開,我的手便往下移動,去撫摸她的美腿,等媽媽的手離開了,我的手又移了上去,繼續愛撫她的私處。來回幾次後,媽媽只好任由我撫摸。

她忽然放下手機,對一旁還在刷視頻的姐姐說道:「小雪,早點睡。」

「好的。」姐姐聽話地關了手機,躺在床上,沒一會兒便呼吸均勻起來。

這時,一旁的我輕輕翻轉了身,趴在媽媽那柔軟的玉體上,媽媽揚手把我抱在懷中,兩人親吻了起來,唇舌交纏之間,發出輕微的吸嘬聲,吻了片刻,我的嘴唇往下移動,媽媽則將自己的睡衣翻捲起來,露出裡面的一對飽滿的奶子,我張口叼住一隻雪乳,貪婪地吮吸起來。

媽媽一手輕輕撫著我的頭,發出輕微的鼻音,我分明感覺到緊貼在自己身上的媽媽的下體一片滾燙,顯然媽媽的情慾上來了,果然,她微微抬起豐臀,將打底褲襪輕輕褪下,只留一隻腳穿著,我的身體便與媽媽的下體直接親密接觸了,上面已經有黏滑的淫液,沾在了我的身上,媽媽的雙腿夾著我的身體,一手輕輕按了按我的頭,我便往下移動,開始舔媽媽的肉屄,輕車熟路地在她的小穴上面親吻起來,唇舌一遍遍掠過她的芳草叢,在她的大小陰唇、陰蒂和肉縫之間徘徊,沒一會兒整片肉屄就被我舔得濕淋淋的,最後我伸出舌頭,開始在媽媽的陰道里探索,裡面不斷分泌出淫水,都被我捲入口中吃了,媽媽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連忙捂住自己的嘴,生怕驚醒一旁的姐姐。

被窩裡傳出「啾啾」的聲音,在我的舔弄下,媽媽很快就來了高潮,小穴收縮,小陰唇夾著我的舌頭,從陰道里湧出一股陰精,帶著濃郁的熟女下體的騷味,我非常迷戀這種味道,連忙一滴不漏地接住,吃了。媽媽的嬌軀抖了幾下,兩手撫摸著我的頭,一雙白嫩玉腿一開一合,口中劇烈喘息。

我慢慢爬上媽媽的柔軟身體,將帶著她淫水的嘴對著她的櫻唇吻了上去,媽媽聞到自己下體的味道,嫌棄地躲開,我卻不斷追逐,可能是怕驚動姐姐,最後媽媽還是沒能避開,被我吻住,我吮吸著她口中的甘甜津液,她則品嘗著自己小穴的味道。

這時,我的肉棍已經硬得不能再硬了,整條肉棍都壓在媽媽的下體,緊緊貼著她那的大饅頭一般的肥厚的小穴肉唇,被那兩瓣濕滑、柔軟的小陰唇夾在肉縫裡,隨著我的輕輕磨動,肉棍柔軟的肉唇之間上下摩擦,整條肉棍都被上面的淫水濕透了,摩擦起來十分光滑,愈加舒爽,真想插進媽媽的小穴裡面,但每次有這個勢頭的時候,都被媽媽避開和制止。

唇分之後,我在媽媽的耳邊低語道:「媽媽,我愛你。」

媽媽也輕聲道:「我也愛你。」

我又道:「我想插進去。」

媽媽沒有說話,只是在我的腰間捏了一把,以示拒絕,我輕舔著她的耳珠,不開心地哼哼出聲,下體肉棍不斷研磨著她的饅頭小穴肉縫,媽媽被我鬧得有些煩了,索性開了個我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戲謔地說道:「乖兒子,期末考試如果能拿全校第一名,我就讓你插進來。」

我立刻苦著臉道:「這根本就不可能嘛……」

媽媽笑了起來:「那就別想了。」

見我垂頭喪氣的樣子,她安慰道:「兒子,記住,事在人為。如果你能做到自己本來做不到的事,突破自我,就算媽媽被你插一次,也是心甘情願。」

我一聽,覺得有道理,事實上,以我的天賦和現在的成績,偶然超常發揮,考個全校第一,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雖然幾率很低就是了。萬一成功了……

想到這裡,我不由興致勃勃,抱住媽媽就親吻起來,媽媽也熱情地回吻著我,我不斷挺動下半身,讓肉棍在媽媽的饅頭肉縫之間前後摩擦,媽媽的小穴不斷分泌出淫水,濕潤著兩人性器結合的部位,我感到無比舒爽,好像真的插進了小穴裡面一樣。

媽媽的下體又熱了起來,主動挺動豐臀,配合著我的動作,我也賣力地抽動著,上熱吻,下面抽送,很快,我就感到腰眼一酸,肉棍尿眼射出一股股精液,落在媽媽的小腹上面,媽媽緊緊抱著我,嬌軀抽搐了幾下,顯然也達到了又一次高潮。

兩人緊緊抱住,溫存了片刻,媽媽拍拍我:「好了,睡覺。」

我趴在媽媽柔軟的身體上不願起來,實在是太舒服了……

為了插入媽媽體內,告別處男之身,我決定拼了!

在接下來的時間內,我拚命複習,將各科知識點不斷咀嚼,又找到各科老師獻殷勤,試圖得到他們的幫助,比如透露一點期末考試的試題給我,然而各科老師的嘴都很嚴,不論我怎麼獻殷勤,效果都不明顯。

眼看希望破滅,最終我想到了英語老師慕容晴,打算從這位美女老師身上的作為突破點,以我和她的關係,相信她多多少少會給我提供幫助。

中午下課後,我打了兩份飯,來到慕容晴的辦公室門前,敲響了門,慕容晴打開門,她穿著肉色打底褲和黑色長裙,看見我帶了兩份飯過來,有些奇怪地道:「怎麼還帶了飯來,知道我沒吃飯啊?」

我走了進去,理所當然地道:「那是自然,我這麼關心慕容老師,時刻都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當然會知道慕容老師吃沒吃飯。」

慕容晴笑道:「那慕容老師豈不是要感謝你?」

我坐在辦公桌前的藤椅上,摸著下巴道:「按理說是要的,不過以我和慕容老師的關係,咳,謝就不必啦!」

「這是我的位置。」慕容晴一把將我揪了起來,我只好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將葷素湯齊全的飯菜送到她面前,自己拿了份只有素菜的。

她聞了一下,道:「嗯,好香。」又看向我,道:「喲,怎麼對自己這麼節儉?」

我一邊吃飯一邊道:「哦,老師有所不知,我這個人向來比較節儉。」

慕容晴也不客氣,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

兩人吃完之後,我把垃圾收拾乾淨,站在辦公桌旁,一動不動地看著她。

慕容晴抬頭看了看我,眨眨眼道:「你怎麼還不去學習?」

「不是……」我手足無措地道,「老師,你吃了我的飯,怎麼不問問我有什麼訴求啊?」

「哈哈……」慕容晴聞言大笑了起來。

我站在原地,摸了摸頭。

好一會兒慕容晴才收起笑意,說道:「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我立馬湊了上去,說道:「老師,期末考試的試題能不能給我看看啊?」

慕容晴詫異地看著我,道:「幹嘛,想作弊呀?你也不是這種學生啊。」

我把手放在慕容晴的香肩上面,輕輕揉捏,口中說道:「哈哈,也不是啦,就是、就是……想看看嘛。」

慕容晴搖頭道:「期末考試的題目是縣教育局出的,我也不知道。」

我一邊給她揉肩一邊說道:「姐,我讀書少你別騙我,這又不是中考,也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考試,跟教育局有什麼關係啊。」

慕容晴瞥了我一眼:「不是什麼重要的考試,你幹嘛這麼在意?」

「對我來說很重要嘛!」

「有多重要啊?」

「跟老師的體重一樣重要。」

「敢說我胖!」

「沒有,老師這是嬰兒肥,肉都長在重要部位了,是男人最喜歡的類型。」

「我考慮一下……」

「老師……好姐姐……」我立馬加大進攻的火力,蹲在她面前,抱著她的美腿,頭往她裙子裡面探去。

「停!」

慕容晴明顯吃不消,立馬推開我,口中說道:「我最多給你提供一些考點提示。」

我大喜過望:「每科都要哦!」

慕容晴皺了皺眉,見我又要往她裙底鑽的,她連忙說道:「答應你就是了!」

「老師最好了!」我抱著她的腳,脫了她的運動鞋,就在她的小腳上親吻起來。

「停……髒!」慕容晴道,「晨跑後到現在還沒洗,全是腳汗味,啊……」

果然有一股腳汗味湧入鼻腔,還帶著腳香味,這更加刺激了我的慾望,一條舌頭靈活地在她的肉腳上滑動。

「出去!」慕容晴沉聲道。

我繼續舔。

「出去啊——」

慕容晴高喊起來,一腳把我踹開。

我連滾帶爬地離開了她的辦公室。

很快,我得到了慕容晴給的知識點提示,每一科都有,我拿著這些划下的重點,一一複習,背的滾瓜爛熟,連續幾天都沒有找任何女人玩曖昧,包括晚上睡覺的時候就沒有再纏著媽媽,做了個無比勤快的好學生。

媽媽見我如此勤快,不由笑了起來,姐姐對此也感到十分好奇。

期末考試的前一天,我經過校外的奶茶店,在門口看見兩個身穿實驗中學高中部校服的女生,兩人都眉清目秀,面容絕美,身材修長,亭亭玉立的樣子,扎著馬尾辮,胸前頂起兩個拳頭大的小酥包,這兩人最關鍵的,不是簡簡單單的漂亮,而是長得一模一樣,是個人都難免對她們行注目禮。

正是實驗中學的雙胞胎校花,柳飄飄和柳搖搖。

我好奇地朝她們張望了一眼,忽然看見奶茶店裡還有一個熟悉的身影,也是一樣的漂亮動人,青春活潑,充滿了朝氣,是每個男人青少年時期的理想女友的樣子,正是姐姐李雪。

「姐。」我立刻走過去,喊了一聲。

姐姐看見我,笑了起來,道:「你也想喝奶茶嗎?自己買。」

我聳聳肩,當然不是!

旁邊的柳飄飄和柳搖搖看見我,就問姐姐,道:「李雪,他就是你弟弟嗎?很帥哦。」

「謝謝兩位姐姐,你們才漂亮呢。」我的嘴甜不是練出來的,是天生的。

柳飄飄和柳搖搖都笑了起來。

「李雪,我們先走咯?」

「好的,回見。」

我和姐姐背著書包,朝公交站台走去。

「唉。」姐姐忽然嘆了口氣。

我見她愁眉苦臉的樣子,奇怪地道:「姐,你怎麼了?明天就期末考試了,千萬別發揮失常啊。」

姐姐說道:「弟,你最大的秘密是什麼?」

「啊?」我愣了,怎麼忽然問這種問題。

姐姐道:「就是說……咱倆交換一個秘密,你覺得怎麼樣?」

「好啊。」

「一定要是最大的。」

「沒問題。那你先說。」

「嗯……」姐姐想了想,看著路邊的車輛,忽然低聲道:「我好像是……同性戀。」

我一聽,愣了一下:「為什麼這樣認為?」

姐姐紅著臉說道:「因為……我喜歡上了我同學,就是剛才的雙胞胎姐妹。」

「奇怪,咱家好像沒這樣的基因呀。」

「可能是我在日本的時候……算了。」

我問:「那你喜歡男的嗎?」

姐姐想了想,道:「倒是沒仔細想過。」

「那就想想嘛。」我道。

到了公交站台,姐姐轉頭看向我,又歪著頭想了想,道:「不是很確定,要試試才知道。」

公交車來了,我和姐姐上了公交。

人有點多,座位早就被大爺大媽給占據了,我和姐姐只能站著,旁邊站著一些剛下班的男女白領,還有學校的學生,我和姐姐擠在了一起。

旁邊還有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大叔,眼睛斜看著姐姐,朝她貼身靠了過去,一隻咸豬手想去摸她的屁股。

我連忙拉了拉姐姐的手,提醒她,姐姐立馬抱住我,和我交換了一下位置,這一下,我們的位置立刻被周圍的人霸占不少,只能面對面抱住,站在原地,很難騰挪開來。

那個大叔詫異地看了我一眼,又去尋找下一個目標了。

公交車偶爾晃動一下,我和姐姐相互擁抱在一起,我的雞巴隔著校服頂在姐姐的下體部位,一時有些激動,肉棍快速抬頭,硬邦邦的,姐姐的俏臉紅紅的,沒有說話。

我在她耳邊說道:「姐,上次我舔你的腳,你不是高潮了嘛,說明你對男的也有興趣哦,這叫雙性戀。」

姐姐低聲說道:「切,你懂什麼,換成一隻狗舔我也能高潮。」

好吧,算我沒見過世面。

隨著公交車的晃動,我的肉棍不斷頂在姐姐的小穴部位,感覺十分刺激,姐姐的體溫也在快速上升,她忽然在我耳邊低語道:「弟,如果你現在插進來的話,我可能不會拒絕……」

「啊……」這話讓我的血液循環立刻加快,恨不得立馬把她就地正法,但這是在公交上,周圍都是人,我不可能這麼做。

好不容易到了站點,車門一打開,我拉著姐姐的手就下了車,朝家中奔去。

到了家裡,媽媽還沒回來,我放下書包,一把將姐姐壓在沙發上,然後去脫她的褲子。

姐姐一把推開我,瞪眼道:「李塵同學,你想幹嘛?」

我錯愕道:「你不是說不會拒絕嗎?」

姐姐紅著臉道:「我是說剛才在車上的時候,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好吧。」我有些失望。

姐姐忽然道:「你還沒說你的秘密呢,一定是要最大的!」

「我……」我想了想,我最大的秘密,就是我想操媽媽。

「不許撒謊,我能看出來的!」姐姐盯著我的眼睛。

我紅著臉道:「我……我喜歡媽媽。」

姐姐聞言錯愕,隨後笑了起來,說道:「我也是。」

我立刻呆住。

開門的聲音傳來,媽媽回來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