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我為後宮努力的高三生活(原天降大任) (42)作者:羽化成仙

.

【我為後宮努力的高三生活(原天降大任)】(純愛、後宮、慢熱)

作者:羽化成仙2022年1月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

(42)大小老婆回來了

11月2日,星期二,一大早電梯門打開我就看到解梓甜也換上了那種厚厚的保暖褲襪,讓我有了一種這東西一夜之間火遍大江南北的錯覺。而且最關鍵的是她今天進電梯時沒有理我,直接繞過我特別高興地對我身後的林玉說道:「小玉謝謝你啊,這個穿著真的好暖和!」

「嫂子你跟我客氣什麼啊?我也是看夢媛穿才知道有這東西的,簡直是寒冬神器啊!」收到解梓甜的好評反饋林玉同樣十分高興,兩個人就這麼在電梯里完全無視了我開始嘰嘰喳喳地聊了起來。

我孤伶伶的在一旁站著,有點理解不了女生的思維。明明今早第一節課就是體育課,一到學校就得換上運動褲,早上上學路上還是擠公交的,這不過一二十幾分鐘的工夫特意穿成這樣到底圖啥……

不過當車上開始擁擠起來,解梓甜背朝著我和林玉聊天時我忽然就悟了。因為解梓甜經常肩膀酸痛的緣故她的書包是那種手提款的,於是隨著車輛的行駛她豐腴的屁股就會不時蹭我前面一下……

這感覺似乎也不錯哎!

當然,以我對解梓甜的了解,她不可能感覺不出來自己的屁股碰到了別的東西。那麼真相只有一個,這丫頭大清早的就在故意挑逗我!想明白了的我小腹中頓時生出一股邪火,可是考慮到之前大庭廣眾之下對她動手動腳的慘痛後果,我又不敢幹什麼,只好湊到她耳邊壓抑著聲音警告道:「甜甜你再這樣我可忍不住了啊!」

本以為聽到這話的解梓甜會因為害羞什麼的有所收斂,哪想回應我的卻是她把屁股頂住我的襠部微不可察地夾了一下。雖然隔著兩個人的外衣和內褲,但是昂首挺立的小兄弟被兩團軟肉擠在中間所感受到的那種壓迫感卻是清晰無比。看著這丫頭若無其事和林玉有說有笑的樣子,感覺都這麼調戲我了如果我再不做點什麼早晚夫綱不振啊!

拿定了主意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觀察四周,我可不想回頭弄得被人圍觀一樣。結果不看還好,這一看我就發現不遠處那倆雙胞胎雖然側對著我們但餘光都在我們身上呢……

你倆明明有百合愛好就別盯著我了上一邊去好好姬情四射不行麼!我心裡暗暗叫苦,手上卻不得不收回了朝解梓甜屁股伸去的動作,眼睛不著痕跡地看著劉曉藤和劉曉菲期盼著她倆能轉移下注意力。

聽我說忍不住了心裡正羞澀著的解梓甜等了半天看我什麼都沒幹還以為我轉性了,疑惑之餘回頭順著我的目光看去才弄明白了緣由。

然後她就不開心了,不樂意我不顧她感受對她動手動腳是一回事,勾引我對她動手動腳卻被別人阻礙了卻是另一回事。於是解梓甜直接一拽林玉胳膊兩個人轉了個九十度用她的身體擋住了雙胞胎的視線,搞得一臉震驚的我和一臉懵圈的林玉面面相覷。

不過我也沒工夫去給林玉解釋,人家解梓甜都做到這程度了我還猶豫什麼?一手扶著她倆頭頂的杆子一手垂著就按在了解梓甜的屁股上。可惜這冬季校服的裙子雖然不是很長卻比夏季的厚了不少,幾毫米的羊毛面料摸上去雖然也有彈性但是對於直接貼肉摸慣了的我來說手感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再次觀察了下周圍,我們的位置在後車廂的台階附近。解梓甜此時身後正好是後排座椅最前面那個擋板,而我對面那個座位上的人正舉著個手機看得津津有味。

環境貌似……還行?我小心翼翼地活動手指一點點往上拽著解梓甜的裙子,看高度差不多了趕緊手腕一翻鑽了進去。

鬆軟得可以彈起來!

我一臉滿足地享受著解梓甜那圓潤的大屁股被褲襪勒出來的緊緻觸感。初時她還有些緊張,但是最近一個月放學我隔三差五在樓道里揉個過癮的舉動極大地強化了她的心理素質,明明我的手指都從緊貼在一起的兩腿之間擠進去了她仍面不改色地和林玉談笑風生著。

雖然隔著厚厚的褲襪和內褲形狀不太清晰,但我憑藉著記憶還是很快找到了解梓甜那兩片肥嫩的外陰,指尖交替勾起開始了對於她剛才調戲老公的懲罰。

同樣不是什麼好人的小魔女林玉很快就發現了我倆在幹嘛,充滿鄙夷地給了我一個「哥你真夠變態的」的眼神。我一臉冤枉,回給她一個「剛剛可是她主動的」的眼神,接著看她無話可說的同時心念一動,補了一句「大好機會你不摻和一腳?」

領會了我的意思林玉雖然看我的目光越發不屑但還是明顯心動了,隨著一次汽車加速的慣性要多假有多假地撞在了解梓甜身上,甚至還趁亂把手伸到兩人之間捉住了那對玉乳。

「啊!」人菜癮大的解梓甜嚇得忍不住輕呼一聲,這才意識到自己在我們兄妹手中玩脫了。還沒想出怎麼自救就見戲精林玉就跟真的站立不穩似的鬆開手整個人貼了上來。雖然林玉的雙乳還在發育中尺寸上遜色不少,但兩軍對壘架不住解梓甜的胸部是她身上數一數二的敏感點啊……更何況屁股那邊還有我一隻大手翻雲覆雨遙相呼應呢不是?

自掘墳墓在路上被我和林玉聯手禍害得高潮了一次還強忍著沒敢發出聲音的解梓甜一下車就逃得遠遠的,估計滿腦子都在想我和林玉明明互相看不順眼怎麼還能默契到這種程度。

而作為始作俑者的我倆此時則走在後面交流著感想:「下次打死我我也不幫你了……」

「啊?怎麼了?剛才看你明明挺享受的啊!」聽到林玉的話我不解地問道。

「當時確實蹭得挺爽的,事後回味起來來太受打擊了……」林玉沒有看我,憤憤地踢開路上一塊無辜的石頭怨念了一句。

我啞口無言地忍不住視線下移瞟了一眼,雖然我沒有但是莫名地挺理解的……

「哥你還是先自求多福吧!」感受到了我無禮的目光林玉心中一陣惡寒,拋下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加快腳步進了校門。

「啊?」我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可是一直到我在解梓甜奶凶奶凶的瞪視下進班坐好,我的褲襠依舊鼓著……

所謂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應該說的就是現在這種情況,而且禍不單行的是,復活歸來的宋瑾琪一眼就注意到了我身上的異常。「喲!你這晨勃夠持久的啊!」徹底放開自我的女流氓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一大早就盯著我的褲襠嘲笑道。

「你屁股不疼了?」知道如果陷入了僵持這女流氓指不定引來多少關注,於是我直接一上來就拿出了殺手鐧。果不其然聽到這個問題宋瑾琪瞬間就是臉上一紅,雖然止住了條件反射去捂屁股的動作但氣焰肉眼可見地跌了下去,整整一個上午都沒敢再來撩撥我。

周二上午的課程枯燥而乏味,轉眼就到了吃午飯的時間。放好餐盤我朝大小老婆傻笑著就屁顛屁顛地跑去打小炒了,然後在她倆期盼的目光中放下了手中的一大碗黃瓜燉肉……

原來還洋溢著喜悅的她倆此時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精彩,解梓甜是一臉黑歷史忽然被提起的無地自容,而宋瑾琪怎麼看怎麼讓我覺得這東西對她來講已經上升到了心理陰影這一級別。

本來打菜的時候想著逗逗她倆的,沒想到效果居然這麼好,好到我坐下來後三個人全都盯著那碗黃瓜說不出話來。

然後我的腿上就被狠狠地踢了一腳……

「噢!」我慘呼一聲,感覺自己比竇娥還冤:「又不是我用黃瓜噢!」

話沒說完我就又喊了一嗓子,這次是解梓甜惱羞成怒地踢了過來,然而為了將來的幸福生活著想我還不敢躲閃更沒敢再說什麼。好在一人踢我一腳之後解梓甜和宋瑾琪的情緒緩和了一些,好歹都開始下筷子吃飯了。

當然,她倆誰都不願意去動那碗黃瓜……

「小宇,跟你商量個事啊……」雖然今天吃飯氣氛相較以往稍微有些悶,但是快吃完的時候解梓甜忽然張口說道。

「怎麼了甜甜?」我手上夾菜的動作不停但是抬起頭疑惑地問了一句。

「咱們周末的補課能不能把瑾琪也加進來啊?」解梓甜猶豫了一下和我商量道:「魏老師補課效果挺好的,瑾琪再考這種分數真的去不了什麼好學校了……」

我有些驚訝地看著滿臉驚慌失措的女流氓,沒想到解梓甜還挺照顧這傢伙的,不過看來這事她倆之間都還沒商量過呢。

「行啊,正好讓她和你一起補數學,理綜那三門課我給她講還行,數學差距太懸殊了我講她都聽不明白。」我思索了一下覺得這事可行,於是沒管桌子下面又被踢了一腳的事轉頭問道:「你來不?我補的英語,效果真挺明顯的。」

「不合適吧……」果然宋瑾琪想都沒想瞬間就慫了,欲言又止地反覆看著我倆。

「哪不合適了?你又不是沒來過我倆家裡。」我以為她是怕添麻煩,趕緊又勸了一句。

「不是……」宋瑾琪臉頰發紅地瞪了我一眼,然後特不好意思地轉過去湊到解梓甜耳邊捂住嘴說了一句什麼,接著我就看到解梓甜的臉也騰地一下紅了。

我莫名其妙地看著她倆,看這反應肯定是和我有關,但是我有說什麼嗎?

「沒事!」解梓甜忽然下了很大決心一樣大聲說道,同時又踹了我一腳……

晚自習我寫完了作業開始給宋瑾琪講題時習慣性地摸上了她的大腿我才反應了過來:「你中午是怕來補課時被我啪了吧?」

女流氓被我離這麼近一問愣了一下,然後二話不說紅著臉開始掐我腰肉。都把人家吃乾淨了這次我也沒好意思格擋,趴在桌上齜牙咧嘴地趁機把手伸到她兩腿之間來回撫摸,痛並快樂著。

「來上回那地方找我。」過足了手癮的宋瑾琪一把扯開我的手,然後湊到我耳邊說了一句就站起身朝著講台看晚自習的老師走去。

看著她出了班門,我看著表過了兩分鐘也以去廁所蹲坑為理由溜了出來。因為出班門去廁所是朝主樓梯方向走的,我一路小心翼翼左顧右盼地上了五樓,從空無一人冷冷清清的實驗室間輕手輕腳地小跑過去又從副樓梯爬了兩層終於來到了圖書館後門。

還在樓梯上我就抬頭看見了宋瑾琪,看到她一副扭扭捏捏等我上來的樣子,這次我一下就猜到了她在想什麼。於是我毫不猶豫地……開始裝傻:「你叫我上來幹嘛啊?」

「少廢話!別告訴我你不知道我想什麼,趕緊的!」宋瑾琪直接戳破了我的嬉皮笑臉,霸氣側漏地催促我道。

我看著她明明動情了卻硬撐著的樣子有種母貓鬧春的既視感。雖然繼續逗逗她應該挺好玩的,但是從大清早就被解梓甜撩撥到現在都沒地方發泄,我也就沒客氣地直接上前開始脫起了她的褲子。

「嗯哈~」隨著我的兩根手指毫無阻礙地逆著潺潺溪水伸入蜜穴,宋瑾琪扶著我的肩膀舒暢地呼出一口熱氣。

我順勢吻了上去,在她的嘴裡肆意地撥弄著她的香舌,同時另一隻手繞到身後托住了她一側挺翹的屁股,五指大張用力地揉捏著。

「嗯哼~唔嗯~」宋瑾琪鼻子裡壓抑地發出著斷斷續續的嬌喘聲,下身在前後夾擊中快感不斷傳來,兩腿不由自主地夾著我的手磨蹭著。

感覺她狀態被勾上來了,我冷不丁地停下了動作,接著在她一臉迷茫之下拍拍她的屁股按著她的後背把她身體轉過去撐在了樓梯扶手上。調整了一下她屁股撅著的角度,我從她的身後扒開她的洞口把舌頭伸了進去。

「唔咿!」比剛才更為強烈的快感瞬間湧入了宋瑾琪的大腦,嚇得她急忙用手把自己的呻吟聲捂了回去。不過她也沒捂住幾秒,因為自己蜜洞之中一條滑舌來回遊走的同時她又感覺到一根罪惡的手指正在偷偷向她的另一處洞口挪去:「嗯噫~等等……啊哈~今天不行……嗯啊~我沒……沒……嗯哈~」

看她支支吾吾的樣子即使沒說出來自己沒什麼我腦子一轉也明白了,瞬間放棄了向著菊穴進攻的打算。雖然在她和唐琪格的身上我稍微覺醒了一些對於走後門的愛好,但是口味還是沒有重口到那種程度的……

「不行了……啊哈~再舔……再舔就……嗯啊~忍不住了……嗯哈~出來了!」我把進攻方向集中在宋瑾琪的蜜穴和陰蒂後不到五分鐘她就渾身痙攣著癱軟在扶手上,然後眼看著她不等緩過勁來一邊提褲子一邊就開始要往樓下跑……

我的額頭上冒出幾道黑線,這就有點過分了啊……

一巴掌拍在她後腰上把她按倒在地,我扶正她的屁股在她身後跪下握著剛才偷偷掏出來的小兄弟就是一記背刺。

「要點臉不?自己一個人爽完了就跑?」我一邊拍打著她的屁股一邊往她身體深處一下下頂著質問道。

「呀啊~咱……咱們出來啊~出來這麼久了……噫啊~老師會懷疑的……嗯哈~」宋瑾琪趴在地上兩腿中間插著我的肉棒依舊不死心地想著往前爬,可惜被我卡住的腰使得每一次撞擊依舊實打實的一插到底無處躲避。

其實一柱擎天的我也知道時間緊迫,所以雖然明明她剛高潮過的陰道里肉壁有節奏地收縮著,但我還是在她屁股上又加大了些力道拍了一巴掌催促道:「那你也不能讓我一個人硬著啊?想快點結束就夾緊了!」

「嗯啊~那個……那個在裡邊……哈~嗯~怎……怎麼可能夾得緊……啊嗯~唔嗯~」宋瑾琪氣急敗壞地扭著頭吐槽了一句,可是剛說一半就變成了壓抑的呻吟。

在這種緊張的環境下宋瑾琪的身體格外敏感,一種仿佛貓狗交尾一樣的羞恥感充斥著她的大腦,與身體傳來的一陣陣快感糅合在一起後更是使得保持不喊出聲音就已經耗盡了她僅剩的理智。

而我也沒敢玩什麼別的花樣,就是這麼單純的一下下直擊在她的花心之上,直到她的花心中再次噴出一股熱流,穴肉纏繞著裹住了我的肉棒。

「啊~別射裡面唔……」高潮的前一刻宋瑾琪居然短暫地恢復了一絲清明,雖然在喊出來前就被我從後捂住了嘴,但還是讓我聽到了那關鍵的四個字。於是我臉色漲紅絲毫不敢有一絲異動地又堅持了幾秒,終於找到機會把我的小兄弟拔出來掰開她的嘴插了進去。

「咕嚕……咕嚕……唔嘔……」一根濕漉漉的火熱肉棒剛進宋瑾琪的嘴就跳動著噴洒出了幾道暖流,其中最早的兩道更是因為動作太急直接射進了喉嚨。被我扶著腦袋的宋瑾琪被嗆得不住咳嗽,精液混合著口水從她的嘴角和鼻孔往外溢著,嚇得我趕緊把發泄完畢的小兄弟抽出來又掏出一張面巾紙遞到了她的嘴邊。

回班的路上兩腿發軟的宋瑾琪讓我摟著攙了一路的同時也差不多把我腰上的每一塊肉都掐了一遍,咬牙切齒全身較著勁的那種。不過我現在顧不上喊疼卻在為另一件事又喜又愁:「試煉四基礎目標提前觸發,」

「試煉四:

任務目標:讓至少五位女性為試煉者進行口交直至射精,期間對方必須處於清醒狀態,同一位女性24小時內只能計算一次。

任務期限:一個月。

評定標準:任務完成獎勵點數8000,因提前觸發,多完成一位女性不額外計算,單次在女性口中射精額外獎勵點數800,射精時插入女性喉嚨額外獎勵點數1600,口交開始對方出現更換角度姿勢以外的中斷十秒以上直接判定失敗並扣除點數2000。」

其實我一直以為試煉四會是讓我插穴來著,所以剛才後入宋瑾琪的時候我還奇怪了一下預想中的提示怎麼沒有出現。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我貌似遠遠超出了試煉計劃的節奏,畢竟口交深喉什麼的我前兩個月就在好幾個女孩的身上都體驗過了……

雖然這個月提前觸發試煉是有人數限制的,但下個月試煉正式發布時有了白雪靜和唐琪格這倆口交達人豈不是要讓我刷分直接刷到爆的節奏?就是被深喉的滋味似乎對女孩子來說並不怎麼好受……

於是掐我掐到手疼的宋瑾琪看著我一臉傻笑又糾結的樣子直接對我的智商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進班時還發生了一點小插曲,宋瑾琪以拉了半小時肚子為由外加兩腿發軟的樣子從老師那裡矇混過關。而當老師質疑晚一分鐘進班的我怎麼會兩個人都去這麼久時我再次開啟了誘惑之息,大搖大擺地回到了座位上,讓臉紅不已的女流氓看得目瞪口呆如同見鬼了一樣。

當然,我的苦難是在放學的路上到來的。老師中了我的技能但班上其他同學沒有啊,雖然他們不會在老師都沒說什麼的情況下多管閒事,但解梓甜可是跟我一個樓的……

「你今天晚自習和宋瑾琪幹什麼去了啊?」六樓的走廊中當我死皮賴臉地從後邊硬抱住她的時候解梓甜直接單刀直入地問了出來。

「偷……偷情去了……」雖然解梓甜說她接受宋瑾琪和我們一起了,但是只要眼睛不瞎我就能看出來她現在絕對處於一種很不高興的狀態,所以我的這句回答怎麼聽怎麼透著一股心虛,不過既然都決定大家在一起了那就應該對彼此坦誠一些。

「是因為我早上挑逗你麼?」解梓甜沒有掙開我的胳膊接著淡漠地問道。

「對啊……還不都是你拱起來的火……」雖然很想這麼回答但是在我張嘴的前一秒求生欲及時上線,說出口的話生生變成了:「都是我自制力太差,沒控制住……」

「那……那你發……發泄完了麼?」解梓甜扭頭看了我一眼又轉了回去,接著傳來了終於不再流利的問題。

「發泄完了……」想著在宋瑾琪嘴裡盡情射精的景象我下意識地答道,不過下一秒一道靈光閃過我趕緊補了一句:「但是你大庭廣眾之下挑逗老公我還沒責罰呢!」說著雙手攀上解梓甜胸前的那對玉乳大力揉了起來。

解梓甜帶著一點小情緒地哼了一聲,剛想提醒我這樣會把文胸弄變形就看到我熟練地一隻手在她後背上打開了搭扣,直接隔著毛衣和襯衫把裡面的文胸掀了起來。

「你是不是覺得我特隨便啊?」我從毛衣下面把手伸進去剛摸到那兩粒可愛的凸起就聽到解梓甜忽然問出了一個讓我瞬間直冒冷汗的問題。

「怎……怎麼會呀?我就喜歡你這種人前乖乖女私下小色女的反差萌……」我慌不擇言地辯解著,不過還是有些不可避免地控制不住手上力道。

「哎呀!疼!」被我太用力捏了下乳肉的解梓甜吃痛喊了一聲,用屁股朝後拱了我一下,我趕緊改成了五指併攏從後面托著她的下乳。根據我的經驗她挺喜歡我這麼做的,似乎能給她的肩膀減少不少負擔。

「誰問你這個啊……我是說我邀請宋瑾琪周末一起找魏老師補課的事……」解梓甜雖然被我一句喜歡她說的嘴角微微翹起但還是硬擺出一副我依舊不高興的表情問道。

「怎麼可能這麼想啊?」我驚訝得直接脫口而出:「咱們之中你是犧牲最大的那個,不得不為了讓我滿足而和別的女生分享這份感情,我覺得對不起你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那麼想?」

扭頭看著我不似作偽的神色,解梓甜撅著嘴拿頭頂了一下我的下巴,輕輕地說了一句:「算你還有良心……」

雖然聲音很小但是在寂靜的樓道中我卻將這句話聽得十分清楚,不由得在心裡長出了一口氣。接著就聽到解梓甜冒出來一句:「要不我也多找幾個好了……」

哪怕明知這話絕對是在開玩笑可我還是忍不住緊張起來,畢竟以我家甜甜的魅力那要是放出話去慕名而來的牲口絕對一個班都放不下啊!於是我當機立斷先是一個長吻堵住了解梓甜的小嘴,接著手上一邊揉著她的胸一邊開始往下扒她的褲襪。

「小宇你幹什麼啊?」此舉打斷了解梓甜節奏的同時也嚇了她一跳。要知道在這個過道里我雖然經常揉她的胸和屁股,相擁熱吻更是幾乎每天都有,但是這種明顯的脫衣服還是第一次發生。

「我得雨露均沾不能厚此薄彼啊!」脫得解梓甜整個屁股都露出來後我又保持著親吻她的耳朵和脖頸同時開始掏自己的小兄弟。

「哎呀你幹什麼啊~」解梓甜嬌嗔一聲終於還是掙脫了我的懷抱,躲了一步一邊往上拽著自己的褲襪一邊抱怨道:「凍死了,你不冷麼?」

「我現在渾身燥熱慾火焚身!」我目光炯炯地看著她,義正詞嚴地說著臭不要臉的發情宣言。

解梓甜感受到了我把她當場按住就地正法的決心,嚇得花容失色拋下一句:「你還是回去自己解決吧……」沒有任何遲疑轉身一路飛奔著就逃回了家。

其實雖然挺著杆長槍,但是以我的速度追上去真來一發應該也沒什麼難度。但是我回想著解梓甜轉身前露出的那張笑臉,想了想還是沒有真這麼去干。畢竟兩個人的感情來日方長,除非為了情趣否則沒有必要去用強的。

還有就是我的小兄弟告訴我在這個穿堂風不斷的過道里不穿衣服確實有點小冷……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