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西州風雲 (18) 作者:不加糖

【西州風雲】(18)

作者:不加糖2022/1/5首發於:sexinsex

第十八章

雄哥及其手下與張定國兵分兩路。

老張負責去處理贓車,而雄哥等人則用麵包車將三名被綁架的女人質轉移到落腳點。

在車上,歹徒們確認了東方玥的身份並非一個普通小警員。

出乎意料的是,對方警界高級官員的頭銜似乎並沒有讓雄哥感到畏懼,反而使他興趣大發,在車上就迫不及待地玩弄起東方玥來。

此時女局長還不知道,這僅僅只是前菜。

麵包車駛出市區,走了一段高速公路,隨後從國道轉入省道,省道轉入縣道,縣道又轉入鄉道,鄉道之後是山道,最終不知進到了哪個窮鄉僻壤,穿行在一處破敗的村落。

現如今農村裡留不住人,年輕壯勞力都出去打工,守著村子的老人,死一個少一個,很多地方牛羊都比人多,遠看房屋不少,實質上大白天都見不著幾個活人。

麵包車揚著黃土,從村子中央駛過,只有一棵老槐樹下趴的黃狗懶洋洋地抖了抖耳朵。

車子停在一個獨棟的院落門口。

黑子跳下車,一言不發拉開院門,隨後重新上車發動起步,將車停進院子角落,又下車回身把院門鎖上,一氣呵成。

偏遠山區的土地不值錢,院子很大。主屋坐北朝南,兩層小樓,左右是東西廂房,院門兩邊一溜土牆,看似是最普通不過的農村民居。

黑子用力拽了拽,確保門鎖得結實,這才挽起袖子,走到車尾,拉開了麵包車的後門。

「嗚嗚嗚 ~」

模糊不清的嗚咽聲馬上就傳了出來。

黑子眼前一亮,車後藏著的三個女人,右邊一身寶藍色的職業套裙,中間那個上面穿著修身的白色襯衣,下配紅色西式套裙。

她們被反綁雙手,蒙著眼睛,嘴巴用布條勒住。櫻唇與布條之間,露出些許肉色的織物。

兩人穿了肉色和灰色絲襪的四條玉腿都沒有穿鞋,側盤著坐在車廂里。

而左邊另一個女人上身光著,只剩了一隻肉色的文胸,下面是黑色連褲絲襪,同樣沒有穿鞋。

她眼睛被蒙嚴實,嘴巴被勒緊,雙手高高舉過頭頂,捆綁後固定在車窗頂部的把手上,雙膝跪地。

光潔裸露的肌膚上,依稀現出幾道紅印,一個乳房不知道是無意還是有意,逃出了奶罩的束縛,擠在外頭,圓滾滾的肉球中間,脹鼓鼓的奶頭好似黑得發紫的葡萄一般挺立著,一個殷紅的手印醒目地掛在旁邊。

有個男人盤腿貼坐在她身後,從後面摟住女人,一隻手伸進黑色褲襪的腰沿里,正在摳弄她的下體。

「嗚~ 嗚嗚~ 」

那嗚咽就是這兒發出來的。

「到了,先卸貨,一會兒慢慢玩兒」雄哥喊了一聲。

五魁有點戀戀不捨地把自己的手從女人內褲裡頭抽回來,手指間頃刻拉出一條晶瑩的清絲。

他將指尖送到鼻子下聞了聞,滿意地點點頭。

「都給老子下車!到地兒了!」雄哥喊著。

三個女人被依次從車上扛下來。

由於跪坐得太久,任玉一雙三十六碼的肉絲玉足剛一著地,腿一軟差點癱倒。

男人們像吆喝牲口一樣,罵罵咧咧把幾個被堵嘴蒙眼,反綁雙手的女人趕進了屋裡。

女人們目不識路,雖然雙腳沒有被捆縛,但是一黑一肉一灰三雙絲襪腳踩在黃土地上,高低不平踉踉蹌蹌,本就分不清東南西北,再加上男人粗暴的推搡,顯得狼狽不堪。

雄哥關照五魁,肉票先關進地窖里去,後面的事情,等張定國來了再說。

黑子給他點上煙。

「哥,怎麼搞上警察了,這很麻煩啊」他不像五魁已經完全精蟲上腦了。

「怕啥」雄哥滿不在乎。

「哥,你該不會……先、先說好,鬧出人命的事兒我可不幹啊」

「瞧你那慫樣,放心,我有招,你忘了我以前是幹啥的了?」

「以前……哦——」黑子恍然大悟「原來哥你打算……」

「嘿嘿,沒錯,女人嘛,都一樣,去,把房間給我準備好,我先拿那個老騷貨開刀!」

「哥,霸氣!」

黑子豎起了大拇指。

張定國按吩咐交了車,開著輛租來的普桑,沒過多久也到了。

一路上,老張心裡直罵娘。

收車那小子也太狠了,雖然是二手車,但這輛凱迪拉克少說二三十萬出手是穩穩的,結果對方只肯出兩萬八,錢還是跟雄哥結,自己一分撈不到。

不過這也沒辦法,他顯然已經控制不了事情的發展了,那個女警察的介入就是很明顯的表現。

張定國在院門口煩躁地死命摁喇叭。

雖然是午後,但聲音在空蕩蕩的村落里聽起來格外刺耳,遠處傳來狗吠。

五魁給他開了門,老張開車進院,停穩下車。雄哥已經叉著腰在旁邊等他了。

「弄好了?」

「弄好了」

張定國想說點什麼,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都給你準備好了,喏——」雄哥用下巴磕指了指西屋的方向,一臉壞笑。

「準備?準備啥了?」

張定國有點懵逼。

「操」雄哥帶著明顯的譏諷「你他媽整天讓那娘們兒訓得跟孫子似的,就不想爺們兒一回?」

「啥、啥意思?」

「去吧,有你樂的,嘿嘿」

五魁拍了拍老張的肩頭,在雄哥不置可否的笑聲中,把他帶到了屋子的裡間。

打開門,張定國不知道對方賣的什麼藥,雖然心裡沒底,但還是硬著頭皮往裡走。

房間裡拉著窗簾。

窗簾不厚,透光,外面的陽光照進來,被濾成了淺黃色。

裡屋不大,沒什麼別的東西,除了一張鐵架子床。

那上面躺著一個曼妙的身軀。

女人只穿著一套白色的內衣褲和一條灰色的連褲絲襪,秀髮披散,嘴被絲襪勒住,雙手和雙腳分別給拉開成一個大字之後用繩子固定在床的四角。

「哐」房門在身後被關上。

女人微微抬起頭,一雙美目望向張定國。

男人的心頓時就猛跳起來。

這不是別人,正是自己天天見著又吃不著,光彩照人又高不可攀的女老闆,葉雯。

張定國感到渾身的血液仿佛都要凝固了,這種畫面是他想都不敢想的,而此刻卻真真實實出現在了眼前。

「咕咚」

他重重咽了口唾沫,激動到顫抖的手伸到背後,給門掛上了插銷。

與此同時,東方玥正被反綁雙手,躺在地窖中一塊髒兮兮的床墊上。

女局長的眼睛依然被蒙著,不知道自己在哪裡,籠罩她的除了黑暗,還有那透心的寒意,不單單是因為沒有穿衣服。

空氣中彌散著一種刺骨的陰冷。

「嗚~ 」

她試著掙扎了一下。

雙手綁得很緊,一點空隙都沒有。

這時候她聽到耳邊有腳步聲,由遠及近。

她連忙停止掙扎,躺下不動。

很快,就有人揭掉了自己的蒙眼布。

東方玥適應了一下光線,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沒有窗戶的地方,一盞白熾燈吊在中間,吃力地散發出昏暗朦朧的光芒。

「呵呵呵,來,笑一個」

「嗚?」

東方玥一激靈,勉強抬起頭,只見離自己兩米多開外,支著一個三腳架,一台攝像機工工整整安在上面。

雄哥正單膝著地在後頭擺弄。

「嗚!」

他想做什麼?

東方玥心中陡然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該說不說,雖然你這老騷貨年紀不小了,但還算挺上鏡的哈哈」

「嗚?」

「別這麼驚訝,實話告訴你,老子過去可是專門拍黃色錄像的」

「嗚嗚~ 」

東方玥想坐起來,但一雙黑色絲襪包裹的玉腿不知何時被綁了個結結實實,她只是像條蟲子一樣在墊子上笨拙地蠕動了幾下。

「不過呢,我拍的東西和那些大路貨可不一樣」

「嗚……」

「那幫傢伙找雞拍,找按摩女拍,而我,我的演員,絕對真實」

「嗚——」

「你猜到了對吧,沒錯——」

雄哥把目光從攝像機背面移開,東方玥看到鏡頭上方,一個紅色的光點亮了起來。

「我片子裡的什麼女教師啊,護士啊,女學生啊什麼什麼的,都是正兒八經的本色出演」

「嗚~ 」

男人站起來,上半身就淹沒在了黑暗中,只剩個輪廓的陰影,看不見表情。

他走過來,伸手把女人從床墊上扶起。

「當然了,究竟是什麼身份,取決於我們那幾天抓到是什麼樣的獵物」

「嗚!」

東方玥扭動身子,想從對方手裡逃開,一掙之下,人又栽了下去。

雄哥也不惱怒,在他眼裡,這個熟女只是自己案板上的一塊媚肉。

他肆意撫摸著女人一覽無遺的黑色絲襪腿。那上面微微泛出潮濕,光滑細膩。

東方玥沒有再動,身子抖得厲害。

「我們開著面的拉貨,順便尋找目標,看到合適的,就弄上車,用刀和繩子控制起來」

雄哥一邊微笑著把玩起兩隻在腳踝處交叉捆綁的黑絲玉足,一邊娓娓道來,仿佛在訴說自己的英雄事跡。

「最開始,我們也就是在車裡拍下裸照,防止那些女人回去報警啥的」

「嗚~ 」

「後來覺得不過癮,索性就拉回來,好好玩一玩,再把過程拍下來,哦對了,就在你躺的這張床墊上,少說哥幾個也玩過二三十號人了」

東方玥的目光下意識落到了墊子上大片斑駁的污漬。

「嗚……」

「這招很管用,這麼多女人,就沒一個聽說後來去報警的,而且我們發現,拍出來的片子,在網上特別好賣」

「嗚……」

「不過我拍了這麼多,連空姐都玩過,就是沒玩過,沒拍過女警察啊,嘿嘿嘿」

「嗚~ 」

女局長的貝齒緊緊咬著嘴裡的絲襪,下顎都麻了。雖然周身是刺骨的陰冷,但她卻止不住一陣陣地冒冷汗。

「你說」雄哥貼到東方玥的耳朵上「要是我把待會兒這裡發生的事情,做成視頻發到你們公安系統的淫穢製品舉報網站上去,會怎麼樣?啊?東方局長?」

「嗚!嗚嗚!」

「我保證你一定比現在更火!哈哈哈哈——」

「嗚嗚~ 」

「要是不想這幅丟人的賤樣被全國老百姓看見,以後,你這婊子就得聽我的」

「嗚~ 」

「放心,我會放你回去,但是你聽清楚了,從今往後,你東方玥,就是我的人了」雄哥揪住女人的頭髮,一字一句地說「我要你幹嘛,你就得幹嘛,我要想操你,你就得光著屁股送上門來,懂嗎!」

「嗚嗚嗚嗚~ 」

看著對方癲狂扭曲的表情,東方玥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這人不是一般的流氓。

雄哥鬆開手,轉而抬起被捆著的一雙絲足,輕輕拍掉腳底粘附的塵土後,開始忘情地嗅聞那加厚的深色襪尖。

此時的任玉,早已嚇得魂不守舍。

她被捆得結結實實扔在柴房的角落裡,像只受驚的鵪鶉一樣,瑟瑟發抖。

緊鎖的門外,黑子和五魁兩人面對面蹲著抽煙。

「哎你說,老大和姓張的兩個玩得開心,我們卻在這兒守著這小妮子,真他媽不爽」

五魁憤憤的說。

「知足吧,你在車上不都過癮了嗎」

「過癮個球!」

五魁揉了揉褲襠。

「看得動不得,給老子憋得難受」

「喂,老大可關照過,別瞎折騰啊」黑子提醒道。

「……反正他也不知道,他下一次地窖,沒個兩三個鐘頭哪兒捨得出來……」

「你想幹嘛?」

「……你別管,我很快就完事兒」

五魁忽然站起來,猛嘬了兩口煙頭後狠狠扔到地上,用腳碾滅。

「喂喂,你等等」黑子趕緊跟著起身「等會兒,我、我去趟茅房,走了你再弄,就當我不知道」

「行,你去吧」

黑子叼著煙頭,嘟嘟囔囔地朝後院的茅廁走去。

五魁眼見他的影子消失在角落,忙不迭摸出鑰匙,轉身去擰柴房的門。

黑子踱步進了茅廁,解褲帶正要方便,忽然感到背後生風。還沒等他作出反應,一隻黑色手套就從後面伸了過來,一下捂住他的嘴巴。

「唔!」

幾乎同時,他只覺得喉嚨口一癢。

「呲——」

茅房的土牆上,瞬間開出了一片紅花。

雄哥這頭,正在給東方玥展示自己的十八般兵器。

口球,皮銬,肛塞,乳夾,擴陰器,皮鞭,還有些不認識的東西一件一件擺在旁邊。

「你自己選吧,先試哪個?」

「嗚……」女局長打著顫,不單單是因為冷。

「別想了,肯定是全都給你用過一遍才會放你走的咯」

「嗚嗚~ 」

東方玥搖著頭,眼神流露出恐慌。

「先來點這個」

雄哥打開一個罐頭,用手指從裡面摳出一團噁心的膏藥,另一隻手不由分說拽開女人褲襪和內褲的腰部,露出一簇烏黑油亮的毛髮。

「這可是好東西,塗了以後,四個小時內水流不止,管你什麼貞潔烈婦,統統給我變成騷浪賤——」

「嗚嗚!!」

東方玥想躲但已經來不及了。

冷冰冰滑膩膩的東西抹到自己陰道口上,女人猛一哆嗦,下意識夾緊了大腿根。

雄哥的手指熟門熟路,掰開縫隙就往裡鑽,把藥膏勻進了陰道內。

「嗚!」東方玥被綁緊的雙腿不由自主地繃直了,黑絲加固的襪尖下腳趾緊扣,呻吟裡帶著哭腔。

「怎樣?舒服吧?一會兒你就得哭著喊著求男人操你,我看你能撐多久!」

「嗚嗚嗚嗚~ 」

「保證你到時候——」

他話沒說完,卻突然被一陣喊聲打斷。

「哥——哥你聽見嗎?哥——」

是五魁的聲音。

雄哥感到一陣掃興,沒搭理。

「哥——哥你在嗎?出事兒了哥——」

「媽的!」

他低低罵了一句,狠狠把東方玥扔下。

女人的身體已經開始發熱了,他的褲襠也開始發熱了。

但沒轍,他是老大,裝聾作啞不行,得平事。

「喊喊喊!喊什麼喊!」

雄哥沒好氣地推開地窖的門,邁步出來。

「出他媽什麼——事兒了……」看到眼前的一幕,他呆住了。

只見和自己面對面的五魁,正被一個身穿黑色緊身衣,頭戴黑色面罩只露出兩個眼睛的男人用刀架著脖子。

沒等想明白怎麼回事,從腦後伸來一把匕首,直直抵住了他的喉嚨口。

張定國的本質,是個慫包。

即便面對毫無抵抗被幾乎剝光的女人,即便他此前已經意淫視奸過無數次葉雯,但此刻,他依然無從下嘴,只會繞著那嬌媚的身軀和讓他魂牽夢繞的絲襪美腿,過一些手癮。

葉雯的眼睛直勾勾盯著他,沒有絲毫恐懼和膽怯。

反倒是張定國被看得坐立難安。

他受不了這個氣氛,主動把葉雯的堵嘴物取出來。

「臭、臭婊子,你看什麼,有什麼話就說!」

「哼」

葉雯鼻子裡輕出一口氣。

「老張,我果然沒看錯你,你就是個孬種」

「你、你、你說什麼!」

「你不是要報復我麼?來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你、你等著,老子……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你弄死我?呵呵呵呵」葉雯笑起來聲音也很好聽。

「你還是先弄弄你自己吧,忙活了半天,怕是硬都還沒硬起來吧」

「操你媽的,死女人,老子——」

張定國的臉漲成了豬肝色,惱羞成怒,抬起一隻手,作勢要打。

「打呀,動手啊」

「你!」

張定國頓了頓,一咬牙「啪——」一個巴掌甩了過去。

葉雯頭一扭,隨即嘴角滲出一絲血。

「呵呵呵呵呵……」

從凌亂的髮絲後面飄出一陣陰陰得痴笑。

「你就這點本事?」女人轉過臉,晶亮的眼中竟滿是快意和興奮。

「不疼不癢,還有點舒服,來吧,再用力點,用力打我——」

「瘋、瘋子……」

老張傻了。

「哼……」葉雯的神情浮起鄙夷和嘲諷。「噗」一口帶血的唾沫出其不意啐到了毫無防備的男人面門正中。

張定國下意識摸了摸,當他看清手指間的污物時,已經出離的憤怒了。

「你!你這個臭婊子——」

他的五官扭曲,臉上的橫肉都在震顫「我他媽的殺了你!」

男人嘶吼著撲上去,兩隻手死死掐住了女人白皙柔嫩的脖子。

「我受夠了!你去死!去死——!」

「唔……對……就、就是這個樣子……咳咳……用力……不要……嗚……不要停……」

葉雯朱唇微啟,面泛紅暈,被張定國壓在下面的身體柔軟地扭曲、擺動,使男人想起了案板上的魚。

其實老張的手指在碰觸到女人滑膩膩、涼絲絲的皮膚時就已經脫了力,現在更是抖得厲害,他能察覺到女人話語和肢體中帶有明顯的挑逗意味。

甜膩又危險的陷阱。

心念一動,手上失了勁,張定國鬆開了葉雯。

兩人四目相對。

額前散亂的幾縷秀髮遮住了女人的一隻眼睛,她面色潮紅,性感的嘴唇貪婪地翕動,吹氣如蘭,似乎是淺淺地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整個人就像蒸騰在一片薄暮中。

肆意散布在空氣中的女性荷爾蒙迅速鑽進了老張的鼻腔並且一路直達天靈蓋。

他感到喉嚨很堵,忍不住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卻是一陣咸澀。

「切……」

幾秒種後,葉雯哼了一聲「真沒用,還以為你總算能爺們兒一回呢」

「啥?」

「就你這德性,怨不得老婆要離婚」

「婊子……」張定國只覺得渾身的血都涌了上來,他咬著牙根狠狠地說:「我、我他媽的就爺們兒給你看看!」

說罷,男人伸手直奔女人起伏的胸脯,一用力,硬生生把葉雯的胸罩給扯了。

罩杯下,一對白兔般豐滿的乳房立刻就蹦了出來。

右邊的乳房上,紫色的乳頭高高挺起,而左邊,乳房中間卻光禿禿的,只有一個醜陋的疤痕。

葉雯的神情扭曲了一下,但轉瞬即逝。

「老張,不如你把我解開,我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渾身是寶」

「咕咚」張定國重重咽了口唾沫,沒說話。但看得出來,他心念動了。

「老張,你有多久沒跟女人做愛了?」

「……」

「哼,你以前的老婆能比得上我萬分之一麼?」

「……」

「不說別的,我用腳趾頭都能讓你爽到飛起」

「……媽的,好!」

男人一咬牙,從兜里掏出把小刀,「嚓嚓」兩下,割開了葉雯固定雙腳的繩子。

「來,讓我瞅瞅你這雙腳有多大本事」

「呵呵,我的手本事可更大呢」

「不,我——」

他本想說——我怕鬆了綁被你逃了——但想來實在太過丟臉,便硬生生吞了下去。

話音未落,一雙灰色的絲襪美腿已經像兩條靈蛇一樣纏上了他的身體。

那散發著濃郁體香的性感尤物,「沙沙沙」地摩擦著張定國的上身,並緩慢下移。

即便穿著絲襪,但葉雯的兩隻玉足竟能準確地挑開老張襯衫的前襟,鑽進了他的懷裡。

天鵝絨般柔軟的腳底摩擦著他的胸脯,刺激著他的乳頭。

「喔——喔——」

老張不由抬起了頭,雙眼微睜。

「把褲帶鬆開嘛,我穿著絲襪,解不開咯~ 」

「好——好——」

張定國只知道自己無法拒絕那悅耳又淫媚的聲音,他忙不迭解開腰間的皮帶,把褲子褪下,露出腿毛雜亂的大腿,一根陽具斜斜地挺著,灰色的絲襪腳底由上往下,從陰莖的根部滑到馬眼,另一隻玉足自下而上,隔著絲襪用腳趾挑逗著男人皺皺巴巴的陰囊。

「噢——爽——爽——」

老張幾乎要翻起了白眼。

就在這個時候,葉雯的眼中陡然閃過一絲寒光,兩條長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左右向男人的脖子襲來。

「啪!」

死死夾住了他短粗的項頸。

「呼——」

張定國完全沒料到這突如其來的危險,猝不及防,等回過神伸手去掰,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葉雯鐵青著臉,銀牙緊咬,身子一扭,老張應聲撲倒在床上。

「呼——呼——」

他的雙目圓睜,神情痛苦,兩條腿在床沿上胡亂劃拉,被單蹬到了地上。

「本來想留你條狗命,要怪,就怪你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吧」葉雯冷冷的說。

「咕……」

張定國眼球充血,身體不自覺地抽搐,張開的嘴裡只有出來的氣,沒有進去的氣,眼瞅著就不動了,好似一個跟頭從天堂栽進了地獄。

葉雯長舒一口氣,鬆開腿,看似綿軟的絲襪腳底貼到男人那呈醬紫色腫脹扭曲的臉上,可惜老張已經無福消受和這朝思暮想的寶貝親密接觸的機會了,女人嫌棄地用力一蹬,張定國的軀體直撅撅倒了下去。

從他的身下,露出了剛才用來割斷繩子的小刀。

「哐!」

門被踢開的時候,葉雯正背對著站在床邊扭襯衫的第三顆紐扣。

一個黑衣人竄了進來,手裡握著裝了消音器的手槍。

他掃了眼耷拉在床頭張定國那醜陋的屍體,隨後望向一旁上身襯衫下身灰色褲襪長發垂肩的曼妙背影。

「老闆」

「怎麼這麼慢?」葉雯頭也不回。

「對不起,您手機的定位不是特別穩定……」

「算了」

「那對母女怎麼辦,要不要處理掉?」

「不用」

葉雯轉過身,甩了甩頭髮,半垂著眼帘,神情自若。

「你們把屍體處理一下就行了,其餘別動,我另有安排」

「是」

東方玥有點納悶。

男人離開已經有好一陣子了,難道出了什麼狀況?

不過對方遲遲不回正好給她時間想辦法。

東方玥狼狽地蠕動著滾下床墊,像條蟲子一樣一扭一扭挪到三腳架附近,抬起被綁住的黑絲秀足,重重踢過去。

「嘭」三腳架立刻就倒了。

「哐」攝像機也砸了下來。

女人用絲足費力地夾住攝像頭,花了好大的勁兒才把鏡頭朝下,隨後一下一下,砸向三腳架一條撐腿的邊沿。

由於出了點汗,絲襪受潮有些滑,在撞痛了三次自己的腳跟以後,她聽到「呯」一聲脆響。

東方玥知道,鏡頭被砸碎了。她按捺住興奮的心情,被捆綁的雙手摸到玻璃的碎片,不顧自己手掌被劃破出血,用鋒利的破邊使勁地磨著手腕上的繩子。

半個小時後,一輛貨車在山道邊,捎上了三個衣衫不整灰頭土臉的女人。

翌日,貨車司機收到了一萬塊錢的酬勞,只是被要求對此事守口如瓶。

東方玥再次看到葉雯是在醫院的特需病房。

她以私人身份前來,但要談的卻不是私人問題。

葉雯穿著病號服軟軟地躺在床上,面色蒼白,眼圈泛紅,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對於那件事情,三個當事人都諱莫如深。

東方玥謹慎地說起,自己後來帶人前去現場抓捕,但除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血跡以外,四名犯罪嫌疑人卻好似人間蒸發一般。她想詢問葉雯是否需要正式報案,警方好進一步通緝張定國等四人。

女商人虛弱地擺擺手,表示不想這件事情鬧大。

東方玥會意。

這又何嘗不是她所希望的結果?

起身告辭時,葉雯忽然開口。

「東方局長,非常抱歉因為我的關係,把你們母女倆卷進來,我對不起你們……」

「不,你別這麼說」東方玥心情複雜,不置可否地回答。

「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您帶我逃出來,恐怕……」

「……」

「我們這也算是生死之交了」葉雯苦笑著說道「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該不該說……」

「葉總,你說吧」

「如果您不嫌棄,我……我想認你做我姐姐」

「這……」

「就當是,給我一個機會,好讓我彌補這件事給你們母女倆人帶來的創傷吧」

雖然有些唐突,但東方玥最終推辭不過,只得默認。

自此,葉雯和東方玥一家算是正式搭上了線。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