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藏起陽具去女校當實習老師 (1-2) 作者:joanne_nam

.

【藏起陽具去女校當實習老師】

作者:joanne_nam

*** *** *** ***

(1)背著姐姐的虧心事

我就讀某大學教育系最後一年。

按規定,學生必須到大學指派的中學實習六周,才能順利畢業並獲得教師資格。

從進入教育系開始,我都夢想畢業後可以到女校任教。

沒想到,今次我竟然願望成真,幸運地被派往一所女子中學實習。

同班男同學都對我羨慕不已,這不難理解,女校男生從來都穩占了男人性幻想的前幾位,何況在一所充滿少女的女校內,我的身份是男教師,擁有都比普通學生不知高出多少倍的地位和權力。

實習前的周五,既緊張又興奮的我,先到該女中拜會校長。

「怎樣你是男的?」女校長一看到我,現出一臉驚愕。

原來大學提供給女中的資料里,我的性別被錯寫為「女」。

這一刻,我仍末意識到這一字之差的嚴重後果。

「我們是女校,從不聘用男老師的,校內清一色由女老師任教」校長直接拒絕我到校實習。

我只感晴天霹靂,顧不得禮貌向校長大喊:「我不完成今次實習的話,今年便不能從大學畢業!」「這是你們大學搞錯了,責任不在我校」校長攤了攤手:「總之為了保持我們學校的『純潔』,我絕不容忍男老師在我校出現,恕我愛莫難助」我連忙致電大學負責實習的職員求助,但他態度冷淡,只推說下周一便開始實習,現在已經來不及再找別的實習中學。

他還「教導」我:如果這所中學堅拒讓我實習,我應該跟校長據理力爭,因為她拒絕讓男生任教是犯法的,觸犯了性別歧視條例。

「據理力爭」?!我一個小小的實習老師,怎麼可能跟一校之首的校長爭辯!萬一得罪了她,就算我最終可以留校實習,還不是落得一個實習不合格的收場!我回頭再去找校長求情時,秘書卻告訴我:校長已不在,去了開會。

我不死心,留守在校長室外苦苦等侯,一等便是兩小時多。

「求求校長你破例一次,讓我在此處實習吧!」我好不容易再見到校長,便哭喪著臉,幾乎是搖尾乞憐地向她苦苦哀求。

「不可以。讓男女生一齊在我們學校出現,太危險了」校長只是不斷搖頭:「先不說什麼校園性騷擾事件,就是師生戀之類的問題,也夠我們不勝其煩了」「只有校長你今次格外開恩,我才有機會從大學畢業,成為一個作育英才,春風化雨的好老師」我再接再厲,努力遊說校長。

校長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準備步回校長室。

這一刻我心裡只怨恨我媽:怎麼不生我成為她的女兒呢?如果我此刻是一個女生,那多好啊!「如‧果‧我‧是‧一‧個‧女‧生‧」我腦袋內一個念頭一閃而過:我身材不高,體型亦瘦小,喉結也不明顯,小時候還常常被人家誤認作女孩子。

那麽我是否可以試試‧‧‧‧‧‧可是這辦法馬上被我的男性自尊心否決了,因為這樣做也太丟臉了。

但我回心細想,若我下周不能如期開始實習,我今年肯定無法畢業。

做個丟臉的男人,總比白白浪費一年好吧?「校長,你只因我是男生,才不讓我進入校園實習?」「當然」我顧不了什麼羞恥心,聲音顫抖地問:「那‧‧那麽‧‧如果‧‧如果我以‧‧以女生的身份來實習呢?」校長不禁一愣,眼睛瞪得大大,神情疑惑地反問:「什麼叫『以女生的身份來實習』?你明明白白是一個男生啊!」「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打扮成女生的模樣,讓所有人都以為我是一名女的實習老師」我臉紅心跳地向校長解釋。

「可是本校的不成文規定,所有老師都必須穿上裙子來上課。

我要你天天也穿裙回校,你可以嗎?」「可以的,當然可以」「要你這個男生『紆尊降貴』,放棄男性的身份,委屈地穿上裙子,你真的不介意?」正當我打算回應「絕無問題」時,我突然聽出校長的弦外之音:她不是問我是否真的願意穿裙,而是問我‧‧‧‧‧‧「我當然不介意穿裙。而且這絕不是什麼紆尊降貴,我一直深信男女應該是平等的。其實很多事情上,女性往往做得比男性更好。所以我能夠有此機會當一回女生,應該說是我的榮幸」校長露出燦爛的笑容,我知道我成功了一大半。

我說出了「男女平等」這四字便已合格,再誇讚「女生可以比男生強」則讓我錦上添花。

「我看你這麼有誠意,明早九時,你以「女生的模樣」再來面試吧。

到時讓我看看你的扮相如何?再進一步考慮考慮看」校長願意給我面試的機會,絕對是一個好的兆頭。

可是明早要成功,我需要幫手‧‧‧‧‧‧*****我爸長期在大陸工作,媽放心不下,隨他回大陸長住,平時家裡只剩下我和姐姐兩人。

這晚姐姐下班回家後,我向她詳述了今天的事。

姐姐一直眨著眼,搖著頭,一副不相信的神態。

聽完後,她半信半疑問:「那你打算怎麼辦?」

「當然是明早赴約面試。所以姐姐,我‧‧‧我‧‧‧需要姐姐你的幫‧‧‧幫忙」「幫忙?你要我怎樣幫忙?」我明天就要男扮女裝去面試了。

而我是男生,何來女生衣物?姐姐是唯一與我同住的女性家人‧‧‧‧‧‧我真懷疑此刻姐姐的智商,還及不上一個八歲小女孩。

「我說出來,怕姐姐你罵我」實情是,我作為一個男生,要我厚著臉皮,開口問一個女生,說要借她的裙子來穿著,這麼變態的話,我實在難以啟齒。

「說呀,我不罵你就是」如今的重點,並不是姐姐你會不會罵我,而是你肯不肯借裙子給我穿。

我沉默了將近一分鐘,姐姐才如夢初醒般了解我的企圖。

她突然哈哈大笑,使勁的搖頭,以試探的口吻問道:「別告訴我,你打算借我的裙子來穿唷!」「現在已是晚上九時多,我根本買不到需要的女生衣物」我只能硬著頭皮,這樣拐彎抹角地回應她。

她腦子好像已經當機,無法思考,回過神來才十分驚訝地問:「你開玩笑吧?還是‧‧‧是說真的?」我靦腆地稍微點頭,算是確認。

「這真是個餿主意!你是一個堂堂男子漢,穿裙子這麼有失男性身份和尊嚴的事你都想得出來,太不像話了!」姐姐一時之間無法接受我的要求,反而不斷追問我,為什麼不盡力爭取向校長?為什麼如此輕易屈服?我只能搖頭嘆氣地解釋說,如今是我向校長求一席實習之位,這是肉隨砧板上,加上在校長的權威之下,我又怎能反抗呢?穿裙扮女老師這自作聰明之舉,根本是我走投無路下唯一的辦法。

「男扮女裝去實習,真虧你想得到!他日事情若一旦曝光,我怕你的實習,最終仍是悲劇收場」我當然明白,男生穿裙扮女生,是會讓人嘲笑的。

但事到如今,我亦只能「唉」地長嘆了一口氣。

除了無奈,仍是無奈。

姐姐一邊走回自己的房間,一邊嘀咕著:「這事也太變態了吧?你不怕人家嘲笑麼?要是熟人在街上碰到女生打扮的你,那怎麼辦?人家問我你是誰,難道我說你是我六星期的妹妹?」我看到姐姐猶豫不決,沒答允借她的裙子給我穿,唯有繼續哀求姐姐:「我們是兩姐弟。今次這難關,姐姐你不會袖手旁觀吧?」「我的裙子,怎可能借給你穿?」姐姐準備關上房門之際,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這時一直隱藏在我內心深里的另一個﹝邪惡的﹞我,立刻﹝在心中無聲地﹞搶答:「對不起啊,姐姐!其實你衣櫃里的每一條裙子,我都穿過!你的每一條內褲,我都玩過!」

*****

回想當年我踏入青春期,性慾日趨旺盛,開始留意身邊女生的身體。

某天,穿短裙的姐姐坐在沙發上跟朋友談電話,聊得興高采烈,也許她是人在自家,沒有多大警戒心,便不經意將一雙美腿分開得大大的。

我無意中瞟了一眼:姐姐大腿盡頭的粉紅色花紋內褲被我看光光,害我的雞巴馬上充血,撐起了褲子,血脈賁張的感覺叫人難受。

我趕緊跑進洗手間,脫下褲子準備解決自己的生理需要之際,一個物件吸引了我的眼球。

那是姐姐剛才洗澡後,換下來順手放在一旁的內褲。

想起剛剛偷窺到的姐姐那條可愛的粉紅內褲,我不知是那裡來的膽量,心裡暮然起了邪念;如果用姐姐的女生內褲包著自己的陰莖打手槍,會是何種感受?我帶著罪惡感的心怦怦亂跳,顫抖的手戰戰兢兢地拿起這條最貼近姐姐身體的衣物。

一摸之下,我發現它還殘留少許姐姐身體的餘溫,加上內褲質料滑熘熘的手感,強烈地震撼我的心靈。

我忍不住拿來一聞,一種難以言喻的幽香頓時飄進鼻孔。

對了,這條曾穿著在姐姐身上的小褲褲,散發的定必是傳說中的「女兒香」。

這條「原味」小褲褲對我來說,真是一個極大的引誘,勾起了我某些內在的陰暗獸慾,導致我肉棒顯示出十萬火急的膨脹。

在這臨門的一腳,我內心在激烈掙扎,一邊是對姐姐的愧疚,一邊是精蟲們的吶喊。

我不斷警告自己不要向快感屈服,但快感早己勝券在握,知道此刻只是我理智的垂死掙扎。

在「蟲」多勢眾下,我最終被自己的軟弱所征服,將心中的罪惡感置之不顧。

我用姐姐的內褲把整根肉棒暖暖的包裹著,感覺好滑好嫩,姐姐的體香也滿溢在我的腦門裡。

想到這條內褲曾經穿著在姐姐身上,就是那個剛剛旁若無人、大剌剌張開瑩白雙腿對著我的少女,我的手沒命地摩前擦後。

啊‧‧啊‧‧用姐姐的內褲這樣弄,感覺怎麼好像在跟姐姐交媾喔?這不行啊‧‧這‧‧豈不是成了亂倫?這‧‧這‧‧我的陽具突然打斷了我的顧慮,爆射出一股又一股的陽精,足足射了一分多鐘!我從末經歷過這般自慰方式,和它帶來的身心兩方面的無上滿足。

這像是一場春夢,那份不一樣的超爽快感,真是百試不厭,在我心坎中揮之不去。

儘管我內心很矛盾,良心不斷責備我,如此玷污了姐姐的私密衣物,等同侮辱了純潔的親姐姐,但這一番體驗,亦無意中引發了我潛藏在內心黑暗處的人性罪惡感。

從那天起,我一待家裡沒人時,便偷拿姐姐的內褲來提升自慰的歡欣,樂此不疲地沉迷於這份「犯罪的快感」,無法自拔。

*****

「不能用姐姐的內褲來自慰喔、不能用姐姐的內褲來自慰喔、不能用姐姐的內褲來自慰喔‧‧‧‧」我每天起床都跟自己說這重要的話三遍,讓內心好好反省,也讓老二牢牢記住。

只可惜人類對很多事情,有了第一次後,就像吃了禁果,突破了心障,不會再是禁忌,也像上了毒癮一般難以自拔。

姐姐的小褲褲不過就是一塊布,我也搞不懂它到底有什麼魔力,但它的影子就在我腦海里無法磨去,令我愛不釋手,我的心已經完全被姐姐這些貼身衣物所俘虜了。

拿親姊滑滑的內褲來自瀆,是一件如此讓人愜意的事情,更是我人生最大的快樂。

我知道,姐姐若發現了我如此變態的用精液玷污她的私密褻衣,肯定是核爆級的災難,但我最終還是敗在戀物的快感中。

每次射精後,我都發誓說這是最後一次了,但不出三數天,我又忍不住違背了自己的誓言,繼續用姐姐的內褲來自慰。

每當姐姐出門後,我便擱下道德規範,潛入她閨房,打開衣櫃里的抽屜,看見滿眼的女生小褲褲,心情超愉快。

我就如同一個覓得最心愛的玩具的孩童一樣,對姐姐的內褲愛不釋手,那一天不偷偷拿它來把玩一番,便終日心痒痒。

加上背著姐姐,來做著一些她絕不會原諒的惡事的那份刺激,更叫我欲罷不能。

但我沒想到,原來姐姐的衣櫃里竟是天外有天,它還藏著一些比小褲褲更厲害的玩意,可以帶給我更大驚喜。

那一天,姐姐穿著短褲絲襪趕著出門時,在大廳跟我碰過正著。

我的手不經意碰到她的大腿,絲襪褲那份柔滑的觸感,由我指尖直達大腦,下體也不明所以地硬了起來。

我心裡那把惡魔的聲音響起來:「反正姐姐剛出門,暫時不會回來,不如到她房間,找一找這可愛滑熘的絲襪襪來玩玩?」心猿意馬的我,經歷了一輪內心的「善與惡之大戰」後,內心的獸性終究泯火了自己的道德心。

我懷著一種既期待又自責的複雜心理,闖進了姐姐的閨房,大肆搜看她那塞滿了各式各樣女性內衣褲的衣櫃。

我翻箱倒櫃後,沒想到真的找出一雙跟姐姐剛剛穿在身上毫無兩樣的黑色格子花紋絲襪襪。

我幾乎樂得狂叫。

這東西太誘惑了,我心裡撲通撲通的跳,雙手抖擻不已地撫摸著滑熘熘、滿細滿薄的絲襪襪,那細緻的觸感真是令人愛不釋手。

這一刻的我,胯下的肉棒已經一觸即發,硬得讓我有點兒疼痛。

我被一股不受控制的性衝動驅使下,脫下褲子,用姐姐幼膩的絲襪緊緊包裹著我的鐵棒,細味那種完全不一樣的滑滑感覺。

這至高的享受,令我龜頭微微滲出一些不知是尿液還是精水的液體來,像是準備隨時開槍發炮。

我情不自禁地用絲襪磨擦著陰莖,柔幼的絲襪撫摸著我的命根,這奇妙的的感覺真是妙不可言,秒間已讓我達至高潮。

我完全抵抗不了洶湧澎湃的高漲慾火,老二陣陣的抽動,將灼熱的精液筆直的射出三呎過外的遠處‧‧‧這是一次極之難忘的美好經歷。

不知道其他的男人,你們有沒有體會過這種快感?最初我在把玩自己親姊的貼身私人衣物時,是有點猶豫的。

在我的意識中,清楚這是一種不正常的特殊癖好,也明白這樣做是不對的,但我就是中毒太深!姐姐房間的衣櫃,像是無底深淵,而我一不小心就跌墮進去,永不能離開。

這根本是一個潘朵拉魔盒子,一打開就會令人上癮。

不過這還沒完!

*****

沒過幾天,姐姐穿著短裙和肉色絲襪,坐在沙發上專心滑手機,沒注意把自己雙腳合緊。

而我恰巧坐在她對面,雙眼自然被她短裙裡面的美好風光牢牢吸引住。

姐姐的整對透明肉色襪褲,甚至於於襪褲根部的白色小內褲,都被我一覽無遺。

我之前對姐姐的愧疚感,頓時灰飛堙火。

因為眼前的誘惑,太令人興奮了!這是所有男人都不能抵抗的吧?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能夠這麼近距離來大膽地偷窺女生,而且對象還是我朝夕相對、無比熟悉的姐姐,如此刺激的行徑,在我活了二十多年的人生之中,還是頭一遭。

「幸好」沒多久姐姐便站起身離開沙發,否則我怕她再這樣下去,第二天我就上了社會新聞版,成了亂倫桉的被告喔。

我真的是用上自己無比強大的意志,阻止了一場性暴力桉的發生!自然,我之後仍是念念不忘姐姐裙底的「白色三角」,朝思暮想能多看一次。

那天姐姐不在家,我聽到姐姐房間的衣櫃在向我不斷招手,高聲呼喊,把我誘到房間裡去:「你這麼想看到姐姐的裙底,不如你索性自己穿上姐姐的短裙、絲襪和小內褲,那你不就變成了姐姐,可以多角度地任意看飽她的裙底風光?」交纏的慾望和罪惡感,把控制不住內心衝動的我,不由自主帶進姐姐房間。

打開衣櫃的那刻,琳琅滿目的女生衣物映入眼帘,令我的心如往常般雀躍。

我躡手躡腳拿出了姐姐的一條黑色緊身短裙,是那種剛好把臀部蓋住的超短迷你窄裙。

我內心極度興奮,但同時也很矛盾,覺得自己好像越玩口味越重!不過在性慾的作祟下,我自我解嘲地安慰自己說:我也不是第一次偷拿姐姐的衣物來打手槍,其實只要自己享受,用什麼方式也無所謂吧。

我走到鏡子前,戰戰兢兢地慢慢穿上姐姐的裙子。

女生的裙子,質料就是跟我們男生的褲子不一樣。

穿起來感覺也截然不同,胯下就是空蕩蕩的,總覺得缺了什麼似的。

那種體驗,與穿著男生衣物完全不同。

我在鏡子前左顧右盼,只覺鏡里那人,怎麼看都是我姊!「她」和平常的姐姐不同之處,不過是緊身窄裙前面,鼓起了那明顯的邪惡一團。

我趕緊找了姐姐一條純白小內褲,把兩腳套了進去。

姐姐的內褲明顯比男生的緊,而且是絲質滑滑的。

我把小內褲往上一拉,它便將不聽話的小弟弟束縛起來。

接著我又穿上了姐姐的絲襪襪。

第一次穿上絲襪襪,我下半身突然熱起來,然後是老二傳來的強烈的騷癢感。

我被這種奇妙的感覺征服了,兩腿上全部絲滑絲滑的,加上那種緊緊的貼體感覺,令小弟弟更硬了。

還好絲褲襪的強彈力勉強把我私處的外表壓成平坦,令它看不出男性的破綻來。

我看著鏡子裡那個「女生」,沒想到我為慾望所驅使,竟然變態得穿上姐姐的裙子絲襪來。

但姐姐的裙子、小內褲和絲褲,就好像被賦予了生命般,令我身體不期然產生生理反應。

我這一刻已經被下半身萌生出的那一種不可言喻的滿足和快感淹沒掉,幸福到完全不想理會腦子裡的那份褻瀆姐姐的罪惡感。

我想起自己的偷窺初心,便走到全身落地鏡子面前。

我蹲了下來,把雙腿張開到最大,讓自己的眼睛好好欣賞鏡里「姐姐」的裙內風光。

鏡中的「她」如此不顧儀態地張得雙腿大大的,一定是一個淫蕩的「女孩子」。

於是我扯高這「賤人」的裙子,將手伸進「她」絲褲襪和內褲里,撫摸著「她」兩腿中央的私密地帶。

我內心開始混亂起來:鏡里可憐兮兮的女生,明顯地下陰正被人肆無忌憚的把玩著,臉上也流露因受褻瀆而產生的羞恥表情;而鏡外興奮莫名的男生,卻感覺自己正在盡情地狎玩著被扯高了短裙的清純姐姐的下體,把自己從末有過的一種快樂,建築在姐姐的受辱感之上。

究竟此刻我是「男」還是「女」,是在「享受快感」還是「遭受凌辱」?這些不可能亦不應該平行並存的身份與感覺,迫使我面對自己內心暗黑的另一面,也驅使我手揉搓下體的節奏越來越快。

隨著我小弟弟快要受不了,我突然想到不可以在姐姐的褻衣上留下任何液體,不然被她發現了我偷穿她的衣物來做這些下流的事,我便死定了。

於是我努力忍住那股想要射出來的衝動,立刻跪下,把內褲和絲襪褪到膝蓋。

「啊,啊,啊!」我的全身顫抖著,陰莖變得從末有過的粗大堅硬,瞬間如湧泉般噴射了一股又一股的濃燙白濁液體出來,畫出一條條美麗的拋物線。

不一會,地上就滿是一大攤的精液。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天,這是我第一次穿上女裝來射精。

女生衣物的舒適感,男生穿上女生裙子的羞恥感,再加上以自己姐姐作性幻想的負罪感,帶給我一種難以言喻,也不可思議的完美歡愉。

我真的非常感恩:姐姐的存在,以及她衣櫃里上百件的女性內衣褲、絲褲襪、上衣,裙子等等,絕對是上天對我的恩賜。

*****

我知道姐姐極不認同我這極其荒唐的做法,但為了下周一的實習﹝還是為了一個光明正大、冠冕堂皇的機會可以天天穿上姐姐的裙子?我也不肯定!﹞我硬著頭皮去叩姐姐的房門,打算苦苦哀求,希望她向我伸出援手。

門打開,沒想到姐姐換上了一套正裝的上班服。

「我一想到自己的裙子、絲襪、內褲、和胸罩曾被男生穿過,便已感到好噁心!男生穿過的東西,哪有女生還敢穿呀?」姐姐臉上露出很難為情的樣子:「我看看有哪些衣裙我打算丟棄的,便送給你,讓你這六星期穿著吧」我如釋重負,姐姐肯送我衣裙,我真是無法形容的開心。

我這時細望姐姐身上的裙子,我認得它,我前天才穿過它來連發了兩炮。

要是這事給姐姐發現了,她會不會發狂呢?

*** *** *** ***

(2)在姐姐面前穿上她的裙子

那夜我小心翼翼,把全身上下的毛髮,特別是腋毛和腿毛,都除個乾淨,然後又在網上搜尋,惡補一些如何裝扮成女生的資料。

我心又喜心又慌,超級緊張的難以入眠,心裡不但一次又一次預演明天面試的對答,更盤算如何說服校長讓我易服來實習。

其實我更擔心的是,明早我穿上女裝出門後有何遭遇。

街上的路人會識破我男扮女裝麼?事情一旦敗露,我下場會如何?「明明是男人,卻扮成女生,他精神是有問題啦」我這個男生,學女孩子般穿裙上街,內心也準備了被人家背後竊竊私議,但若是我碰上一些思想保守的人,他們會否當街羞辱我?甚至對我用暴力?「你想做女生?好,那我們直接解決掉你下面多餘的東西」

眾人語畢便痛毆我至倒地,再不斷用腳踢我下體?他們愈打愈激動:「你這個陰陽怪氣的人妖,應該抓去閹掉啊!社會上的禍害,能少一個是一個!」

接著一個殺氣騰騰的人,咬牙切齒地高叫道:「說得好!拿刀來,讓我直接一刀將他閹成小太監!」

這時那人粗暴地掀起我裙襬,直接扯下我的小褲褲,將那不應該出現在女生裙子內的男性特有器官,毫無保留地展現在眾人眼前。

我感覺到有人用力捏弄我那脆弱的睪丸,令我痛不欲生,慘叫救命。

然後又有人緊握我那已經挺了起來的陰莖,此時我真的害怕了,苦苦哀求著那人不要閹掉我。

但他毫不理會,只是掏出一把冰冷的小刀,輕輕抵在我命根上,嘴角帶著殘酷的笑意。

他用力將我陰莖緩緩拉長,右手拿起那把閹割刀,狠狠一刀砍下去。

刀刃精準的落在我陽具的根部上,伴隨著我那殺豬一樣的嚎叫,我的整個生殖器官徹底和我身體分家。

奄奄一息的我,有氣無力地哀求著:「不要,不要,把雞雞還給我!把我的雞雞還給我!」

「好啊!」那人笑嘻嘻地把我的陽物,啪地一聲擲落我臉上。

「我的雞雞!我的雞雞!沒有了!沒有了!」我悽厲地哀鳴不已。

沒想到,我被姐姐的女裝引入岐途,最後穿裙扮女生的下場,原來是被人閹掉了,變成一個真女生。

「叮鈴叮鈴‧‧‧」我嚇得張大眼睛,發現自己原來在自家的床上。

清脆的鬧鐘聲告訴我,剛才只是一場夢。

這看似無稽的惡夢,是否預示了甚麼?我的確喜歡穿裙來自瀆,因為這種玩法,可以帶給我平常打手槍中享受不到的快感。

但若我因身穿裙子,而招致閹割之劫,那可是「得不償失」唷!就算我往後可以天天穿裙又如何?被閹了的我,已經永遠失去了射精的能力!

*****

我梳洗完,姐姐已經坐在大廳:「你真的要做這種蠢事?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我也不想男扮女裝的,但如果我不完成實習,就無法在今學年畢業‧‧‧‧‧」

「唉~~!這是我當年第一天穿著上班的洋裝黑窄裙和外套,用來搭配這件白襯衫的。你今天就穿個套裝,給人一個好印象吧!」於是我接過姐姐親手遞給我的,一條她曾經穿過,而我倆亦清楚知道我將會穿著上身的裙子。

比起從前偷偷摸摸的背著姐姐來穿她的衣物,我今天能光明正大的變裝,帶給我的是一份說不出、寫不來的興奮,引致肉棒的溫度和體積也快速「飆高」。

我作賊心虛,不好意思看姐姐,也為免姐姐察覺到我有多興奮,只好把頭垂得低低的,沖回自己房間。

「弟,你有好好的男生不做,卻選擇易服成女生去實習。

你要明白,你穿上這條裙子公開現身後,一切就不一樣了,你也不可能回得去。

你真的要好好考慮清楚!」我關門前仍聽到姐姐一番語重心長的叮嚀。

我細看這條裙子,只見裙內的側邊開衩,附有一條同色的內裙,布料質地柔軟,觸感細緻。

我依稀記得當年看見過姐姐穿此裙上班,那時裙子穿在姐姐身上,是很保守端莊的把膝蓋全遮罩。

裙子雖窄,剪裁尚算合身。

我把裙子穿上時,由於我比姐姐高上大半個頭,結果裙子也是正正短了那「大半個頭」,把我整條小腿、整個膝蓋、和三分之一的大腿坦蕩蕩地展示出來。

連我看到自己穿著裙子的下半身,也覺得雙腿極其誘惑,引人遐想呢。

我再穿上姐姐那白色襯衫,領上綁了蝴蝶結。

看看鏡子,裡頭那「女孩」雖然衣著簡約,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辦公室上班族女郎,全身上下充滿了女人味。

這又短又窄的洋裝裙,緊繃的包裹著我臀部,引得我下半身向我大腦投訴。

我只好除去那條男裝內褲,讓下半身直接跟柔滑的內裙來一趟無障礙的接觸。

原來不穿內褲直接穿窄裙好棒啊!內裙無與倫比的貼滑順熘,簡直是觸覺享受,激發起我內心深處一浪又一浪的快感,正是心理影向生理,令我性興大發,很想馬上發射一炮。

我大腦此刻仍幸清醒,知道自己趕著出門面試,不容遲到。

但可恨的卻是我老二早已被慾望占領,它選擇投向我臀部的那一陣營,不單充了血,更翹了半天高以示支持。

就這樣,我下半身不費吹灰之力,輕而易舉戰勝了我大腦。

我捲起裙子,快速搓動已是一柱擎天的老二。

這是我第一次在姐姐在家的情況下,色膽包天的和姐姐隔著一扇薄薄的房門,穿上她的裙子來自慰,想到此,我已興奮莫名。

「喀、喀」當我沉醉於我的性幻想時,敲門聲大作:「弟弟你搞甚麼?怎麼搞了半天還不出來?」「來了來了,快換好了」我的心嚇得差一點從嘴巴里跳出來,但老二給姐姐這一問,挺得更高,脹得更硬,顏色紅得好像可以滲出血來。

「衣服合身麼?是不是太緊穿不下?要不要我進來幫幫你?」糟糕!我忘記了鎖上房門。

要是姐姐現在撞門而進,看到我這不堪入目的醜態,她會怎麼反應?先賞我一記耳光?再收回她的裙子不借給我?以後都叫我「變態仔」,對我不瞅不睬?「你竟敢用男生這淫靡的傢伙來沾污我的裙子?好,姐姐沒有的東西,你也不能擁有!我今天便一刀砍掉你這邪惡的器官下來!其實我這是幫了你一個大忙,直接把你變成女生,省得你再花工夫去男扮女裝」幸好以上姐姐這番話,只是我腦海中突然湧現出來的想像。

「不用了姐姐,我馬上出來」手足無措的我趕緊回應了姐姐一句,以免她真的直闖進來。

儘管我緊握老二的手,已經被姐姐的話嚇得停了下來,碩大無比的肉棒卻被姐姐閹掉我的幻想刺激得更興奮,絕無臨陣退縮之意。

「不用害羞啦!你小時候洗澡時,我還不是曾把你看光光」我聽到姐姐扭動房門鎖的聲音,她馬上要進來!難道剛才姐姐的那番話不是我的幻想,而是上天給我的預警?如果被姐姐撞破我偷穿她的裙子來自瀆,她會不會真的閹了我?那麼我唯有跪地求饒,希望她能刀下留「鳥」?「你這全是咎由自取!?讓我卡嚓一下,割除你的『作桉工具』,這是你該受的懲處,也保證你不能再傷害女生。

而且姐姐閹了你,讓你少了分心的禍根,以後可以老實安分地做人,這也是為你著想哦」姐姐,除了父母,我便是你唯一的至親。

看在我是你親弟的份上,可否寬恕我一次,今天饒了我的小雞雞麼?「傻瓜,姐姐又不是要把你碎屍萬段。

即使姐姐閹了你,你仍是我的至親,只不過你的身份,由我的親弟弟變成親妹妹而已」一連串幻想引發的興奮,令我快要爆炸的肉棒終於忍耐不住。

它快速的抽搐著,把白蠟色的濃稠精液爆射出老遠,前後噴發了五六回才泄盡。

這前所末有的快感,加上高潮過後的疲倦勞累,令我雙腿一軟,近乎虛脫的癱跪在地上,準備迎接姐姐的「宮刑懲罰」。

我輕撫已經軟弱無力的老二,心想:還以為穿裙自慰已經是重口味,是人世間的至激享受。

誰不知原來一邊穿裙扮假女生,一邊被別人恫嚇會閹掉了變真女生的境界,才是天國級的絕境。

不過回心一想,姐姐就要進來了。

我的「幻想」會否不幸成真?剛剛那次空前絕後、無與倫比的射精,莫非竟是我老二的結業作?是我作為男人的最後一擊?幸好此時,姐姐的手電響起。

她停止了扭動房門鎖,走回客廳接電話。

好險!要是那通電話遲來了兩秒,說不定我姊今天便真的多了一個親妹妹!

*****

作賊心虛的我,帶著腦袋中那些揮之不去的被閹念頭,精神恍惚地走出大廳。

今天我能夠穿上姐姐的衣裙,毫不遮掩地站在她面前,這相比我從前偷偷摸摸地瞞著姐姐穿她的衣裙來做見不得人的壞事,如今的感覺很超現實。

尤其是我身穿的裙子,並不是我偷來的,而是我振振有詞的向姐姐借來穿,還是姐姐主動遞給我的,同意讓我穿著的。

這令夢幻的程度更是加倍。

但雙眉緊蹙的姐姐帶我回到現實:「怎麼你看起來總有點不對勁?」她再仔細端詳我的外形,上下打量我全身:「對了,你的胸部太平坦了,沒有了女生應有的身材。這個一定要處理一下」

姐姐要我脫去襯衫,再幫我穿上她的胸罩:「再塞大一些就差不多了!」

她將罩杯的胸墊放入我胸罩中:「你試試自己扣上胸罩吧。

不然你在外面,胸罩突然鬆脫了你便很麻煩」我從來只會把姐姐的胸罩包裹著小弟弟來把玩,如今自己穿上了胸罩,對胸罩的扣子並不習慣。

我兩手在背後弄了很多次,才把扣子給扣了上去。

「還有,你的腳太粗太礙眼了。你不如穿上一雙黑絲襪,那會令雙腿看起來纖細些」

我接過姐姐的黑絲襪後,還裝模作樣,現出極不情願穿上它的樣子。

不過當我把貼身滑熘的絲襪緊緊地套上了自己雙腿後,它竟可以把我兩腿的曲線完美地勾勒出來,令它們看起來性感極了,完全不像是男人的腿。

我覺得現在我的下半身,比大多數的女人還要有女人味。

然後姐姐為我打粉底、紋眉、畫眼線、上腮紅、抹口紅‧‧‧化完了妝,姐姐再替我戴上一頂短直及肩的假髮。

之後我站在鏡子前,居然認不出鏡里的自己。

我這一身衣著,加上姐姐替我悉心的化妝打扮,簡直是無懈可擊。

鏡子裡,我只看見世上的另一個「姐姐」。

(是的!女裝的我,跟姐姐仿佛是雙胞胎)。

我臨出門,姐姐還囉嗦地提醒我一些女生要注意,但男生不會知道的小事情,例如女生坐下前要先「順一下裙子」,就是要用手扶著裙子、沿著屁股到大腿貼好之後,才再坐下。

還有,女生穿短裙坐下後一定要併攏雙腿,而且站起身時也需要小心翼翼,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走光,被男人偷窺偷拍等等。

於是,我打開大門,準備跨出這「現實中的一小步、人生中的一大步」,今天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穿著裙子上街,以女生的外觀向世人宣告我生命中一個新段落的開始。

*****

即使我長久以來有著變裝這特殊癖好,穿上裙子後也做了很多不可告人的污穢壞事,但我畢竟只是躲在自家裡(正確地說,只是在自己的房間內),背著姐姐偷偷地穿她的裙。

我從來沒敢穿女裝出過門。

穿女裝上街,這不單是裙子外觀上跟褲子的差別,更重要的是那份奇妙的、百感交集的忐忑心情:-不安﹝我真的要這樣做麼?﹞-羞恥﹝預備承受社會的強烈歧視:裙子只是女孩子才穿的!﹞-害怕﹝如果變裝被人發現了,我怎麼辦?﹞-刺激﹝所以老二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加上昨夜的那個夢,就是當我穿裙上街被路人發現,最終落得被當眾閹割了的噩夢,令得我整個人思緒混亂,非常擔心。

自家的大門一關,我就全身抖顫起來,幾乎走不到路。

我明明十分熟悉家居的四周,這時內心卻方寸大亂,每一步都提心弔膽,怕遇到熟人,行動鬼鬼祟祟,害羞得根本不敢抬頭看路人。

我穿上裙子後在街上走,步行的姿勢不只笨拙,簡直就是彆扭。

很大原因是由於我膝蓋和半條大腿都光熘熘露在外面,不單令雙腿完全沒有了和褲子的摩擦,亦讓我覺得雙腿間空蕩蕩的。

再者我一路走時,不斷有微風在雙腿四面八方穿過,令我下半身涼颼颼的。

我不太習慣這股涼意,它令我覺得自己下半身好像甚麼都沒穿,加上擔心突如其來的強風會把我的裙子吹起,更令我渾身都感到不自在。

而且穿上短裙後,自己的一雙「黑絲美腿」毫無保留地暴露在空氣中,令我感覺下半身很不安全。

我完全不敢向前彎身,總覺得有人正在從後面想看我的內褲。

此刻,我全身微微發汗,手腳冰涼,心跳速度明顯加快!自己第一身的穿裙體驗,讓我充分理解女生喜歡用包包遮屁股的理由了,和知道了一個男生永遠不懂的秘密:女生穿裙上街,竟是如此的沒有安全感,真的需要很大勇氣!怪不得有些女生,除了校服裙這類強制性的制服外,從來不肯穿裙子!變裝為女孩子的我,才驚覺街上原來「危機四伏」。

對啊,在街角那暗處,會不會忽然走出一個壞男人來,掀起我的裙子:「哈哈哈,原來小姐你今天是穿粉紅色的內褲」然後咯咯笑著迅速的逃走!想著想著,為甚麼遠處那個男人,好像總是一路跟著我?總之穿裙上街帶給我的緊張和危險刺激,用「驚心動魄」來形容亦絕不過份。

另一方面,穿上窄裙後,兩腳的活動範圍受到限制,我只能小碎步行走,根本不能快步。

邁著小步子的我,變得輕輕柔柔的,不需甚麼訓練,我也感覺自己很有「淑女氣質」了。

我內心不斷告訴自己保持鎮靜,緩緩的小心翼翼地走著,學著女人那樣扭腰擺跨走路,避免吸引其他人的視線。

儘管如此,我總是感到背後有數道灼熱的視線在打量我,期間也仿佛聽見經過我身旁的人們發出低低的驚詫與議論聲。

我面前的一些男人,亦像是對我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我感覺時間好慢好慢,結果也真的用了比平時大約是雙倍的時間,才抵達中學。

步入校內,我總算放下了心頭大石。

女校就是女校,隨便走晃也嗅得出跟男女校不同的風味。

加上今天的我竟然是身穿裙子,以女生的身份進來,這真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好機會。

接下來的面試,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

今天除了校長面見我,還有一位正襟危坐、目光如炬,看起來不到四十歲的女士。

她自我介紹,是這兒的副校長。

這麼年輕就能當上副校?我心想,這女人應當不簡單。

接近半小時的面試進行得很順利,之後校長問身旁的女士:「副校長,你覺得這位實習老師可以嗎?」

「她不錯」副校點點頭。

「可是我覺得她有一個根本的重大問題,令我有點猶疑,不知該否取錄她作實習老師」「她有甚麼問題呢?」副校不明所以。

「你自己說出來吧!」校長說後白了我一眼。

「我要說甚麼?」我也怔了一怔,不明白校長的意思。

「你自己親口告訴副校長‧‧‧‧‧」校長嘴角泛起微笑問我:「你真的是女生嗎?」這令我難堪的問題,使我臉不受控地紅起來。

經過一陣令我尷尬的沉默後,我低下頭靦腆地回應:「不,我不是女生,我是男生」

「甚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是男生?真的假的?」要不是我親口承認,副校應該從沒想過,她眼前身穿裙子的「女生」,竟然是男人。

她震驚的反應告訴我,這個事實帶給她內心很大的震撼。

「是真的。我真的是一個男生」一句平凡無奇的「我是男生」,由穿上了裙子的我說出口,感覺格外羞恥。

「男生?你真的是男生,那為甚麼你要穿裙子扮女生來面試?」嚇了一大跳的副校,目瞪口呆了好一會,才恢復過來,露出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

「因為貴校只接受女老師任教‧‧‧‧‧」我泛起十分苦澀的笑容來。

「你單單穿上了裙子,就可以當自己是一個女生麼?你打算甚麼時間才接受變性手術?」

「我沒有想過要變性‧‧‧‧‧」我聽到副校提出「變性」這兩個字,不由打了一個寒戰。

我至多是喜歡「變裝」,但脫下女裝拿掉假髮卸了妝,我還是希望變回一個不折不扣的男生。

「沒動手術,那你的性別仍然是男性,怎可以到我校任教?」副校見我低著頭,默不作聲,轉向詢問校長:「校長你是認真的嗎?你叫這個男生穿上裙子,然後就容許她在校內冒充女老師?」

「首先,我要跟你說清楚:不是我叫他穿裙的。是他主動求我讓他穿上裙子,以女老師的身份到校實習的」校長的表情有點狡獪,笑了起來。

「是你主動提出的?你是心甘情願穿裙子扮女生的?」副校再轉過頭來質問我。

任憑她怎麼想,也絕對猜不到有一個男生,為了到校實習,竟願意穿上女裝,作如此大的「犧牲」!我帶著強烈的不安和羞恥,儘量拉細嗓音,努力地吐出那個令我無比羞恥的「是」字。

「你明明是一個好好的男生,卻去選擇穿裙扮女生,你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副校一邊仔細端詳我全身,一邊口中念念有詞:「你如今不男不女的樣子,成何體統!被人看到,你不怕人家嘲笑麼?」

我很慚愧,緊張得像個犯了錯的孩子,幾乎忘記了來這裡的初衷,只想副校讓我馬上離開。

但另一方面,這種被陌生人揭穿我變裝的所帶來的羞恥,卻始料末及地令肉棒不受控制地悄悄勃起來。

「就是這個問題」校長發出了一下似嘆非嘆的聲音來:「副校長你也知道,我校是從來不接受男老師任教」

「當然,這是我們創校以來的傳統」

「但這年輕人如果不能完成實習,今年暑假便不能畢業,這也太可惜了。所以我想給他一個機會,讓他以女老師的身份到我們這裡實習,也只不過是短短的六星期,就當是我們盡一點力扶植後進。副校長你覺得如何?」校長笑咪咪說道。

「讓一個男生到我校,男扮女裝來當老師任教,這也太胡鬧了吧‧‧‧‧‧」副校臉色變得難看之至。

誰都看得出,副校跟校長的意見有點分歧。

「從剛才的面試,我覺得他完全勝任,面試後副校長你也說他表現不錯吧!要是他是千真萬確的女生,副校長你也絕對同意錄用他吧!」校長的話令副校無言以對,只得極不情願地點點頭。

「而且我覺得這小伙子為了實習,居然連穿裙子這麼丟臉的事都做得出,可見他是十分有誠意的。我願意破例給他一次機會,副校長你看法如何?」我總覺得校長這話,是譏諷我身為男生卻穿裙是多麼的「丟臉」,多於讚賞我的「誠意」。

「可是被人發現了我們准許他男扮女裝混入學校的話,後果也真是可大可小的!校長,此事可要三思啊!」

「但從面試一開始,副校長你也毫不懷疑他的女生身份吧?要不是他最後親口承認,你也根本看不出他是個男孩吧?六星期是很快過去的。我們安排由副校長你直接出任她的指導老師,這事只有我倆知道,成嗎?」明顯地,校長堅持她的想法。

副校雖然沒有再說什麼,可是她雙眉緊皺,任誰都看得出她內心的想法:她明顯反對校長讓我進校實習,只是她拗不過上司而已。

「那就這樣決定吧!」校長轉頭望向我:「我們可以默許你打扮成女生模樣,在本校以女老師的身份實習。但全學校就只能有我、副校長和你知道真相。如果你男扮女裝的秘密一旦被任何人揭穿,那管是學生、是其他職工、是家長、甚至是沒關係的路人甲,我馬上把你攆出去,以免有損我校聲譽!這條件,你接受麼?」

這究竟是夢還是真?這真是不可思議,我仍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氣,於是用力揉搓了大腿一下,手中的真實肉感證明我不是在做夢。

我可以到女校任教,兼可堂堂正正地公然穿上姐姐的裙子,心裡那股子樂勁喲,真不知該怎麼形容了!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我怎可能拒絕?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