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烈女斗夫 (相公好難追之一) (1-2) 作者:元媛

.

烈女斗夫 (相公好難追之一)

作者:元媛

*** *** *** ***

簡介

嗚……她好想死哦!衣衫不整地被男人抱進客棧兩人還「同房」了一整夜這下城裡的人會怎么想?只怪她因為想氣他而跟別的男人「相親」結果卻被下了藥,眼看就要失身還好他「英雄式」地出場,拯救了她──雖然他有很「好心」地幫她「紓解」但「驚天動地」的過程實在令人害羞……算了,反正她都白白被他「上」了六年多這一夜也沒什么差別慘就慘在經過這「慘烈」的一夜他們倆的「地下姦情」也跟著曝了光……楔子艷陽高照。

向小名高傲地揚著小臉,眉宇間透過一股英氣,一身紅色勁裝將她襯得英姿煥發,一頭長髮束起,僅以雕著圖紋的銀環扣住,一身俊俏的模樣兒活像個男兒郎。

而她也確實不輸給男人。

不論學識或武藝,她沒有一樣輸人,甚至連俊俏瀟洒的模樣都迷走了景陽城裡眾多姑娘的心兒,直嘆她為何不是男人。

而此刻,她正坐在一匹高大俊美的赤馬身上,背上背著箭袋,上頭放了好幾隻以白色羽翎為裝飾的箭矢,手上的銀弓在陽光下閃著冷冷銀光。

今天是景陽城一年一度的射箭大賽,為了這一天,景陽城的眾多男兒皆摩拳擦掌地準備著,甚至還有人遠從外地來參加。

而得勝者除了能得到賞銀一萬兩外,還能得到聲名,這種一舉兩得的事,當然引起眾人的興趣。

所以這個射箭大賽的傳統早已流傳好幾年了,每一年舉辦時,景陽城都熱鬧滾滾。

向小名是眾多男人里唯一的女人,她從十四歲那年就開始參加這個比賽,精湛的箭術讓人不敢小覷。

而現在,冠軍之位就在眼前了!揚翹起嘴角,向小名疼愛地撫著愛馬火紅的鬃毛,在它耳邊輕聲說道:「火焰,換咱們表現了」火焰像是聽懂了,高傲地狂嘶一聲,踏步往前馳騁。

向小名輕笑一聲,無懼地站起身站在馬背上,迅速抽出背後羽翎箭,一拉弓——咻咻數聲,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每一箭皆射中千里外放置好的圓牌中心點,當射中最後一個圓牌時,向小名足尖輕點,讓自己飛在半空中。

黑眸一眯,迅速抽出箭,拉滿弓,在風拂動吹落樹葉時,瞄準那一瞬,迅速射出——羽翎箭快速地射穿幾片葉子,分毫不差。

「天呀……」「太棒了!」看到這精湛的箭術,一旁觀看的人忍不住讚嘆,大聲鼓掌,迷她的姑娘也大聲尖叫著,場面一時熱鬧至極。

在鼓掌聲中,向小名如羽絮般落下身子,坐到火焰身上,高傲地拾起臉,得意地笑了。

她有自信,今年的冠軍是她!就在此時,一抹玄黑身影躍出,拉滿弓,一次射出數隻箭。

飛箭一出,瞬間向各個圓牌射出,穿過羽翎箭中間,將之一分為二,仍然正中紅心。

再一瞬,黑影將弓放到身後,踩著弓步往天空射出數箭,咻咻數聲,數隻鳥兒從空中掉落,卻分毫末傷。

「好!太好了!」看到這一幕,坐著的眾人忍不住起身鼓掌,頓時掌聲如雷,比向小名方才還轟動熱鬧。

看到這一幕,向小名臉色全變了。

又是他——端木宸!對眾人的掌聲微笑以對,端木宸抬起俊美的臉龐,俊朗洒脫的風采引人注目,一身的玄黑將碩長的身影襯出,俊逸的模樣折服眾人的心。

在向小名的瞪視下,好看的薄唇揚得更高了。

「大會宣布,今年的冠軍仍然是端木宸,六連霸!」一聽到裁判的話,向小名的臉更黑了。

沒錯,六連霸,從她十四歲參加至今,沒有一次贏得冠軍,原因全在端木宸身上。

他一出現,就搶了她所有風采,原以為這次穩贏了,她可以殺殺他的銳氣,沒想到……該死的又輸了!「向姑娘,承讓了」端木宸瀟洒地做個揖,勝不驕的風度更引得旁人的讚賞。

「哪、里!」向小名咬牙吐出這兩個字,明明心裡氣得快吐血,還是硬擠出一抹笑。

可看到眼前那張得意的俊龐,她忍不住緊握著手裡的銀弓,努力告訴自己忍著,千萬不要朝他射箭,不然她就失了風度了。

對!要忍、要忍!「向姑娘,你的臉色好難看,發生什么事了?」可端木宸卻不放過她,反而裝出一臉擔憂,明知故問。

見他擺明就是故意的,臉上的表情恁般刺眼,激得向小名腦里的理智啪地一聲斷掉,再也忍不住了!拉起弓,她迅速射箭。

「端木宸,你去死啦——」

*** *** *** ***

第一章

不想沉淪卻莫名地深陷離不開你火熱的懷抱……他娘的竟然沒射死那個王八!向小名極粗魯地在心裡咒罵,幫火焰準備好水和食物後,重步走出馬廄,邊走心裡邊咒罵,全身都散發著閒人勿近的怒火。

說到她和端木宸結下的梁子,八百年也說不完!想她震天鏢局的大小姐,武藝驚人,剽悍的氣勢也驚人,從小就是個小霸王,無人敢惹她。

偏偏,端木宸就是個例外。

那個死王八正巧是揚遠鏢局的少主,去他的揚遠鏢局!那是她家震天鏢局的死對頭!想當年,整個景陽城只有她家的震天鏢局,在她阿爹的經營下,聲譽良好,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氣,每天生意都接不完,一堆人來托鏢。

她阿爹多高興呀!還在景陽城落地生根,娶了娘親,而且娘親還幫阿爹生了她和三個妹妹。

可惜娘親因為難產而過世,幸好她們還有梅姨——娘親的雙胞胎妹妹——一生末嫁,把她們當親生女兒一樣疼愛著。

她們四姊妹的名字合著念,正好是——名、揚、四、海!這是阿爹的期望,希望震天鏢局能名揚四海;而就在阿爹的期望快達成時,沒事來個揚遠鏢局開在她家對面。

他奶奶的王八蛋!擺明搶生意嘛!當時他們一家六口站在門口看著揚遠鏢局的門匾皺眉,而向小名就是在那時認識端木宸的。

一個清秀斯文,看來就經不起打的軟柿子。

她嗤哼,她不屑,和阿爹一樣,完全不把揚遠鏢局當一回事,兩父女當作笑話似的哈哈笑著走回家門。

沒想到這就是錯誤的開始——向小名不甘願地承認。

讓她們父女看不起的揚遠鏢局還真的做起來了,甚至搶了她家不少生意,短短几個月,聲勢就直逼阿爹經營數年的成果。

阿爹氣到快吐血,而她則直呼不可能。

那個沒用的軟柿子竟然贏了她,拿下射箭大賽的冠軍,這怎么可能呢?他明明看起來就弱不禁風呀!明明就長得她一拳就能打倒他的柔弱模樣,她怎么可能輸給他呢?!她不信邪,可事實就在眼前。

好,算了,當作那是失誤,不用去在意。

沒想到……他奶奶的!她會不會失誤太多次了?連續六年的射箭冠軍都被搶走,就連護鏢送鏢的速度她也輸他,她不服氣,還跟他比武……也輸!整整六年,她沒有一樣贏他,想到就氣人!想她向小名在景陽城風光了十四年,沒事幹嘛跑出個端木宸來搶她風頭呀?真是!「王、八、蛋!」緊捏著拳,向小名氣到好想殺人,偏偏剛才在會場的那一箭沒射中他,讓他閃了開去。

可惜!「啊……」太可惜了啦!向小名氣得大叫,腳一抬,就要用力踩爛花圃里的蘭花……「阿姊!不要啊……」一名穿著鵝黃衣裳的姑娘迅速抱住她的腿,抬起小臉央求地看著她。

「拜託!你要踩的話請去踩三姊的藥草,不要踩我的花啦!」向小海泫然欲泣,好不可憐地瞅著向小名。

那張清秀小臉,竟然長得跟向小名一模一樣。

「你敢踩爛我的藥草,小心我廢了你的腳」向小四慢慢走來,一身的月白衣裳,清靈秀氣,那張白凈的小臉居然也長得跟向小名一模一樣。

「怎么?老大你又輸給端木宸了呀!」同樣是長得一模一樣的臉,不同的是向小揚穿著嫩綠色的衣裳。

沒錯,她們家四個姊妹是四胞胎,長得一模一樣,只是眉宇間的氣質不同,而向小名是屬於惡霸的那一種。

「閉嘴!不要給我提到那個名字!」一聽到「端木宸」三個字她就火大!「果然,我贏了!」聽到結果,向小揚笑咧了嘴,對著大廳大喊:「阿爹,老大又輸了,你欠我一百兩!」「什么?!」聲若洪鐘的聲音從裡頭傳出,迅速地,一個如熊般魁梧的大漢從大廳衝出來。

「名兒,你又輸啦?」向霸天不可置信地看著大女兒,連連後退數步。

不爭氣、不爭氣呀!怎么又輸了呢?向小名深吸口氣,偏偏那個「輸」字實在太刺耳。

「死老頭,你給我閉嘴,不要再給我提到那個字,還有……」頓了頓,她對著自家老頭很假地笑了。

「我剛剛進大門時,看到梅姨往揚遠鏢局走去了,看樣子是要跟端木家那老頭泡茶聊天……」話末說完,只見向霸天迅速消失蹤影,往對面衝去。

很好!安靜多了。

向小名冷哼一聲,轉身朝自己住的院落走去。

「大姐,你……」向小四開口。

「閉嘴!」不讓三妹把話說完,向小名轉頭惡狠狠地瞪她一眼。

「我現在不要聽見任何一句話」反正一定沒好話!「喔……好吧!」向小四一臉無辜,水眸兒掠過一絲狡黠。

「阿雪已經把洗澡水弄好放在你房裡了」「知道啦!」覺得三妹的表情好像怪怪的,可向小名懶得理會,轉身朝房裡走去。

一肚子不爽,洗澡去去霉氣好了!「真是的,在外一肚子氣,連在家裡也不得安靜……」向小名沒好氣地碎念著,粗魯地踢開大門,再用後腳跟踢上,大步走進一旁的內室。

她的房間不像一般姑娘家秀氣,反而撲素得緊,牆上僅擺著一對彎刀當擺飾,就連梳妝檯上也沒有任何困脂水粉,僅有一面銅鏡和一把月牙梳,還有幾個雕著圖紋的銀環。

解下頭上的銀環,長發立即流泄,她隨意將圓環往桌上一丟,分毫不差地丟到其餘銀環之間。

她討厭綁那些複雜的花樣,常把頭髮束起來了事,就連衣服也請人修改成好穿的勁裝,整個裝扮一點女孩兒樣也沒有。

不過她無所謂,江湖兒女才懶得管那些有的沒的,尤其身為震天鏢局大小姐,她十二歲時就跟著阿爹一同接鏢,跑遍大江南北,見的世面比那些閨房裡的小姐還多。

也許是這樣,即使二十歲了,也沒人上門來提親,倒是有一堆姑娘想嫁給她,只可惜她不是男人。

不過她也不想嫁就是了,反正阿爹也沒逼她嫁人,他們家現在的敵人只有對面的揚遠鏢局,只有那該死的端木宸!「王八蛋!看了就礙眼!」用力脫下身上的衣服,解下桃紅肚兜,她用力拍了下水面。

「這么想我呀!連沐浴時也對我念念不忘」驀然,一抹低沉的調笑從背後傳出。

嚇!向小名嚇了一跳,趕緊轉身。

「你、你、你……」端木宸?!他怎會在這?!端木宸勾著笑,深邃的黑眸上下欣賞著眼前的春光,也不點破她,逕自欣賞著姣美的身段。

因為練武的關係,她的肌膚不屬於雪白凝膚,反而如蜂蜜般,是淡淡的蜜色,可是觸感卻極好,如羊脂般,讓人愛不釋手。

飽滿的渾圓,上頭的乳尖微顫,他清楚那含起來的甜美滋味,還有那修長的雙腿,緊緊環住他的腰,讓他盡情在濕熱的花穴里馳騁。

「端木宸!你看夠了沒?」被他的眼神看得小臉潮紅,向小名惱羞成怒地對他怒吼,趕緊抓住一件衣服遮住身子。

「你怎會在我房裡?還不快出去!」她氣得跳腳,要不是現在不方便,她一定狠狠揍他一頓。

「怎么?小四沒告訴你,我在你房裡等你嗎?」無視她的憤怒,俊美臉龐仍然揚著笑,甚至還慢慢走向她。

向小名愣了下,想到三妹那個詭異的笑容,該死!「向小四!我饒不了你!」她氣得咒罵,端木家的人向來是向家的拒絕往來戶,想也知端木宸是偷偷進來的,而向小四就是幫凶!「這么生氣呀?敢情還在氣我六連霸的事?」端木宸故意往她的痛處踩。

果然,一聽到六連霸,向小名就抓狂了!「端木宸,你最好給我住嘴!還有,給我站住!不要靠近我!」見他愈走愈近,向小名趕緊往後退。

「有必要嗎?反正你全身上下我哪裡沒碰過、沒摸過?」端木宸挑眉笑得輕佻。

「別忘了,早在你十四歲時就被我吃干抹凈了」「你給我閉嘴!」提到十四歲,向小名就氣得尖叫。

那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失誤!那天,她因為射箭大賽竟輸給向來看不起的軟柿子,氣得跑到酒樓喝酒,偏偏端木宸竟也來到同一個酒樓。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她恨不得狠狠揍扁他,偏偏做人要有風度,不然人家會說她輸不起,所以她只好忍住。

沒想到這死王八竟跑來跟她說話,也不徵求她的同意就厚臉皮地跟她坐在同一桌,說要跟她來個不醉不歸。

哈!看他文文弱弱的,能喝酒嗎?她擺明看不起他,就跟他拼了!沒想到……她又輸了,而且還輸得特別慘!一醒來,她跟他躺在同一張床上,不著片縷,身子還傳來陣陣酸疼,瞧他一臉無辜的模樣,她恨不得殺了他。

這王八蛋!竟、竟然……就這樣把她連皮帶骨地吃掉了!她氣到想殺人,偏偏只能屈服於他的威脅;要是事情鬧大,被人知道她和他的關係,那她一定得嫁給他!他是無所謂啦!可是她想嫁他嗎?當然不想!所以只能當作沒這回事,她巴不得以後都不要再看到他,就算看到也要當作不認識。

沒想到,這下流胚臉皮恁般厚,常常半夜偷溜進她房間,趁她熟睡時摸上她的床、她的身子……然後,失誤再次造成……連連失誤了整整六年!「閉嘴!閉嘴!別跟我提到十四歲!」向小名氣紅臉,大聲對端木宸吼著。

「好吧!」端木宸聳肩,趁她不注意時,快速擒住她的身子。

「我不說,我用做的!」他邪笑著扯掉她身上的衣服,毫不客氣地用力攫住一隻綿乳,用力揉捏擠壓。

「大半個月不見,想我嗎?」咬著小巧的耳墜,他在她耳際輕聲問道。

前陣子他接了個鏢,到了昨晚才回來,本想馬上找她溫存的,可想到隔天剛好是射箭大賽,他只好忍著,打算當天給她一個驚喜。

果然,她一看到他馬上變了臉色。

呵!想也知這小妮子在想啥,準是想著沒了他,冠軍一定是她的,她穩操勝券,沒想到……半路又殺出他這個程咬金。

「鬼才想你!放開!」咬著唇,向小名忍住欲出口的呻吟,想要使力推開他,可一被他碰觸,身子馬上就變得綿軟無力。

六年來,他比她還清楚她的身子,讓她根本無法抵抗他。

「真的要我放開?」端木宸低笑著,手指不安分地來到誘人的私處,毫不意外地沾惹到一絲濕潤。

「明明已經濕了……」他的話讓她的臉更紅,羞怒地吼著:「要你管!快放開……」話末喊完,門外卻傳來輕敲。

「小姐,你在和誰說話?怎么有男人的聲音?」該死!是阿雪!向小名趕緊咬住唇,緊張地看著房門,更用力掙扎著。

「快放開我!阿雪在門外」她低吼著,眸子怒瞪著端木宸。

「叫她走」端木宸卻不如她願,手指一采,迅速探入花穴,以粗礪的指腹磨蹭著敏嫩的花壁。

「唔……」咬牙忍住呻吟,可向小名卻不由自主地軟了身子,敏感地感覺到他的手指正在花穴里逗弄。

「小姐?你在裡面嗎?我進來了喔!」遲遲聽不到回應,阿雪有點遲疑,又問了一次。

該死!不能進來!進來她就完了!向小名嚇了一跳,趕緊穩住聲音。

「別進來,我在沐浴,待會要歇息了」唔……該死的混蛋,他竟然又探進一根手指。

向小名氣得狠瞪他一眼,端木宸回以無辜眼神,兩指迅速在花穴里抽送,搗出更多花液。

「唔……」她受不住地輕哼一聲,又趕緊咬住下唇,若不是他支撐著她,她早軟坐在地上了。

「小姐?」感覺好像聽到奇怪的聲音,阿雪有點猶豫。

「我剛好像聽到有男人的聲音……」可是不可能呀!小姐房裡怎會有男人?聽著阿雪的話,端木宸無聲地笑了,張嘴輕咬向小名滑膩的肩膀,大手解開腰帶,讓早已粗燙的熱鐵釋放。

不……明白他想幹嘛,向小名趕緊搖頭。

「端木宸,你敢!」她低聲警告,只是一看到那火熱的碩大,想到被他進入時的快感,花壁居然開始微微緊縮悸動著。

真是該死!「要試試嗎?」他在她耳邊輕聲問道,不讓她反抗,從後面用力搗進花穴,進到最深處。

「唔!」咬牙忍住尖喊,小手緊抓著浴桶邊緣,她的背貼著他的胸,讓他支撐著虛軟的身子。

「小姐?」沒聽到回應,阿雪又叫了聲。

深吸口氣,向小名正要回答,端木宸卻乘機來回緩慢抽送,摩挲著敏感的嫩肉,刺激著她。

「不……」低吟一聲,她求饒地看著他,誰知他卻用力抓住一隻飽滿,隨著進出的節奏一同玩弄她。

這個王八蛋!向小名又氣又難受,他動得好慢,折磨著她,讓她也跟著難耐。

可向他求救根本沒有用,她只能自力救濟。

忍住快出口的呻吟,她趕緊開口:「笑……笑話!我房裡怎會有男人,你少胡說,走開!別吵我休息!」唔……向小名甩著頭,潮紅著臉,快受不住端木宸的折磨,期待著阿雪趕快離開。

「說的也是」阿雪也覺得自己的話好笑,小姐房裡怎會有男人呢?「那小姐你好好歇息,我晚點再過來」「嗯……」聽到阿雪離去的聲音,向小名總算敢輕聲呻吟。

「快……快一點……」太慢的節奏,讓她難受。

端木宸輕聲低笑,忍住想衝刺的慾望,汗水布滿額際,可就是不輕易滿足她。

「求我,我就給你」「唔……」向小名輕喘著,她的聲音變軟了,「求你啊……用力一點……我要你……嗯……」「那你要叫我什么?」舔著她的唇,他啞聲問道。

「宸……求你啊……」吐出粉舌,她和他的舌頭交纏,早忘了怒火,此刻她只想要他。

「乖名兒」舌尖浪蕩地和她糾纏,吮著她的甜美,他如她所願地加快節奏,讓粗長在嫩穴里快速搗送。

「嗯啊……」她嬌吟著,水眸迷濛,粉舌和他相互舔吮,糾纏出浪魅的銀色絲線。

熱鐵快速搗弄著甜美嫩穴,享受著被緊緊包裹的快感,花液隨著他的進出而不住流泄,從大腿淌流,弄濕了粗長,也搗出滋滋水聲。

「這種速度喜歡嗎?」用力揉搓著乳肉,讓飽滿嫩肉擠出指縫,留下微紅的指痕。

「嗯……喜歡啊……」她輕吟著。

他熟悉她身體的每一處,總是把她弄得欲仙欲死,雙腿早已虛軟,花穴內開始不同頻率的緊縮。

察覺嫩穴的悸動,他狎聲笑了。

「怎么?這么快就不行了?」說著,他更大幅度地抽送,發出啪啪聲響。

「唔啊……」他動得更快、更用力,每一個進入都撞擊著最深處的花蕊,刺激著敏感的她,嫩壁收縮得更快,沒一下子,更多的花液流泄,她也跟著逸出一聲尖喊。

他卻不打算就這么放過她,更扳開她的腿,讓自己進出得更舒暢用力,兩人的愛液弄濕了地面,流下淫穢的水漬。

「啊!別……嗯……」大腿被他扳開成羞恥的姿勢,她低頭,看到他的碩大不停進出嫩穴,撐開花瓣,搗出汁液。

視覺的感官刺激著她,讓嫩壁更緊縮,將他吸得更緊,這種快感刺激著兩人一同發出呻吟。

「真浪!把我吸得這么緊……」端木宸狎聲低吟,進出得更快速,忍住快發泄的慾望,更用力地撞擊嫩穴。

深深抽送個數十下,他才放鬆身子,讓熱鐵前的小孔開啟,噴洒出灼熱的白液,混合著透明花液,流淌下蜜色肌膚……

*** *** *** ***

第二章

清晨,天末亮。

端木宸緩緩睜開眼,看著被他抱在懷裡的人兒。

她睡得很熟,眼下有著淡淡的陰影,羽睫還有著末乾的淚痕,誘人的小嘴被他吻得微腫,蜜頰泛著一抹激情後的緋紅。

勾起唇角,他欣賞著他留下的痕跡。

手指輕撫著細嫩的臉頰,溫柔又小心翼翼,怕吵醒她。

「嗯……」向小名輕吟一聲,像只貓咪似的,摟著他的腰,小臉輕蹭著他的胸膛,找到舒服的姿勢,才又安睡。

見她這可愛的模樣,端木宸忍不住輕聲笑了,思緒輕轉著,想到初次見到她的那天——那天,他們初初搬到景陽城,住到向家對面。

同樣是鏢局,他親眼看到對面的敵意。

而最顯眼的,是四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姑娘,全睜著眼睛盯著他們家的門區。

可雖然長得一模一樣,第一眼引起他注意的卻是向小名——穿著一身紅色勁裝,眉宇間漾著一抹英氣,清秀小臉高傲地揚起,很不屑地看著他。

明亮的模樣像團火焰,輕易吸住他的目光,而那抹輕視從不隱藏,明顯得讓他想忽視都難。

第一次被輕視,讓他覺得有趣,也觀察起她來。

他在打聽之下知道向小名在景陽城可有名了,從小就是個小霸王,路見不平就教訓人,一身武藝無人敢惹,在城裡是個赫赫有名的人物。

而她每次碰到他都當作沒看到,連招呼也不打,頂多用很輕視的眼神睨他一眼,完全不把他當回事。

直到他贏了她,奪了射箭大賽的優勝,她才第一次以正眼看他,不可置信又不甘心似的。

看見她那豐富的表情變化,忍不住逗笑他了。

這團火焰真的很有趣,個性火爆又直接,全然不懂得隱藏心緒,讓他一眼就知她在想什么。

但她喝醉時卻又好可愛,教他忍不住吃了她,管他手段光不光明,這團火焰他可要定了!可是呀,她卻沒那么好馴服,總是違逆他。

不過就是這樣才有趣!若她像時下的女子般乖順,可不會引起他的興趣,這般獨一無二的她,才能勾動他的心緒。

「唔……你醒啦?」向小名睜開眼,睡意仍朦朧,見端木宸直直瞧著她,她輕打個呵欠,一時還末清醒。

「你可以再睡一下」端木宸拉回思緒,輕撫著向小名的臉輕聲說著,喜愛她末清醒的嬌憨模樣,只有這時,她才不會反抗他。

「嗯……」向小名閉上眼,正打算照他的話做時,卻又覺得不對,再次睜開眼瞪著他。

她醒了!「你……你怎會在我床上?」她尖嚷,用力推開他,離他遠遠的。

端木宸挑眉,也不生氣,慵懶地說著:「你忘啦?從昨天下午我就一直待在這和你……」「停!」向小名趕緊打斷端木宸,她想起來了,所有一切全恢復記憶,她昨天又和他廝磨了整夜,在他的逗弄下,她總無法自已,只能任他擺布。

想到這,她不禁懊惱地呻吟一聲。

怎么這樣?六年來不停重複上演,偏偏她就是抗拒不了他!「什么時候了?」一邊懊惱,她一邊不高興地問他。

「剛過五更」端木宸撐著臉側躺著,欣賞著向小名的模樣。

絲被被她抓著,護在胸前,可卻護得不完全,露出滑膩的肩膀、細緻的鎖骨,還有一半的蜜色綿乳,那粉色乳尖跑了出來,誘惑他的視線。

「什么?!」向小名迅速抬頭看向屋外天色。

「都已經過五更了,你還待在這幹嘛?還不快滾……」話說到一半,卻見他邪佞的視線放在自己胸前,她一愣,低頭一看,只見自己身上全是青紫吻痕,而且半邊綿乳跑了出來……「該死!」向小名紅了臉,趕緊將自己包得緊緊的。

「看屁!快滾啦你!要是被看到……啊!」不讓她把話說完,端木宸迅速壓倒她,薄唇擒住她的,大手一扯,將隔在兩人之間的薄被扯掉,肌膚貼著肌膚,胸膛摩擦飽滿的椒乳。

「別……嗯……」她抗議,可乳尖卻和他的乳頭相磨,讓她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哼。

而他卻在此時用力扳過她的腿,讓她的腿大張彎曲,形成浪蕩羞恥的姿勢,柔軟微腫的花穴大肆展現在他眼前。

「不要……」明白他想幹嘛,小手推拒著,不想讓他得逞,可他的唇舌卻不停吮著她,舌與舌間相互糾纏,惹得她氣息逐漸急促。

在她的抗拒下,健腰一挺,讓早已堅硬的慾望撞入猶濕潤的花穴里,撐開微腫的花辦,深深埋進她體內。

「啊……」端木宸進入得那么猛,讓向小名毫無防備,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喊。

「小聲點,你要把人引來嗎?」舔著她的唇,他狎聲說道,俊龐滿是邪氣。

她柔弱的抵抗哪抵得過他對她身體的熟稔?「你……嗯……」向小名氣忿地瞪著他,身子早被他昨天的索求無度弄得虛軟,沒想到才剛醒他又來,簡直是……「你都不懂得節制嗎?」她忍不住低罵,小手緊扣著他的肩,嫩穴被他的熱鐵撐得極開,因他的熱度漲得滿滿的,花壁忍不住緊縮。

「沒辦法,誰教半個多月沒碰你了」他低笑著,大手用力揉捏著一隻飽滿。

「而且你把我吸得這么緊,真的不想要嗎?」說著,他故意動了一下,惹來她的呻吟。

「啊!」他像是故意的,一動就讓頂端磨著深處的花核,讓她受不住地輕吟,情慾被他點起。

「你……你要就快一點!」瞪著他,她喘著氣催促,見天際愈來愈亮,阿雪就快過來了。

「喔?」見她不甘願的模樣,端木宸輕輕挑眉。

「你不要的話就算了」他也不勉強,起身就要退出她體內。

「不要!」見他要退出,她下意識環住他的腰,不讓他離開,可一動作,她又懊惱了。

尤其見到他得意的表情時,小臉尷尬地紅了。

「怎么?不是不要嗎?」端木宸低笑著,享受著逗弄她的樂趣,她的反應總可以讓他愉快。

「我……你……」向小名惱怒了,可情慾一被撩撥,她又不懂得抗拒,牙一咬,乾脆反身壓倒他。

她的反應讓他笑了,期待地看著她,而熱鐵一直沒離開她體內,隨著她的動作摩挲著嫩壁,惹來她更多的輕喘。

舔著唇,向小名坐在端木宸身上,他仍緊緊在她體內,漲滿整個花穴,而且好像還更大了……察覺到這個,她不禁瞪著他,這個色胚!接受她的瞪視,端木宸也不痛不癢,大手各抓住一隻飽滿,用力捏出各種不規則的形狀,讓乳尖跑出指縫,粉嫩地誘惑著他。

「嗯……」在他的揉搓下,向小名輕吟出聲,開始擺動腰際,上下套弄著熾熱的碩大,溢出的花液弄濕了他的下腹,形成一片淫魅光澤。

享受著她的套弄,他抬起頭,張口含住一隻乳尖,用力齧吮著,而大手也沒放開另一隻綿乳,跟著相同的節奏捏著飽滿的乳肉。

「嗯啊……」他的玩弄刺激著她,她更彎下身,讓自己的乳尖靠他更近,加快套弄的速度,發出滋滋水澤聲。

「真是個小浪娃……」他咬著乳尖狎聲說道,大手栘到花穴,再探入兩根手指,跟著熱鐵一同在濕透的嫩穴中抽送。

「啊……」他手指突然進入勾弄著嫩壁,跟著碩大一同擠滿整個小穴,讓她忍不住仰起頭,逸出一聲呻吟。

花穴緊縮著,傳來一陣痙攣,早已敏感不堪的小穴一下子就得到高潮,讓她虛軟下身子。

這時,門外也傳來輕敲。

「小姐,你醒了嗎?」向小名輕喘著看著門,是阿雪。

「好了!你快走!」滿足的她迅速抽離他,看著仍堅硬的熱鐵,她轉頭當作沒看到,起身就要穿上衣服。

「你快從窗外跳出去,別讓人看……啊!」話還沒說完,她又被拉回去,背對著他。

「你做什么?!」她壓低聲量低吼著。

「滿足了就想把我撇到一邊,有這么便宜的事嗎?」他在她耳際輕聲說道,抬高她的臀,讓她背對他跪坐著。

「喂!你別鬧了!」她低吼,他卻不顧她的反抗,還沒發泄的熾鐵從後面狠狠貫入濕淋嫩穴。

「唔!」向小名趕緊咬住絲被,不讓自己叫出聲,嫩壁因緊張而用力,卻把他絞得更緊,一股酥麻快感充斥著她。

「小姐?你還沒醒嗎?」阿雪覺得奇怪,小姐昨夜連晚膳也沒用就睡了,平時五更就起床了,可現在還沒醒,會不會睡太久了?阿雪的聲音讓向小名緊張,怕被發現,她緊咬著絲被,不敢發出任何聲音,花液因為偷情的刺激而泄得更多,弄濕了整個被褥。

「這么濕呀!」大手接過滿滿的花液,熱鐵狂猛地衝刺著花穴,接過汁液的大手將花液抹到綿乳上,讓她的飽滿也跟著一片濕淋,泛著甜香。

「嗯……」向小名全身濕滑不堪,他的汗滴到她身上,燙著了她,神智一片空白,在他的搗弄下,早忘了阿雪的存在,只能隨他起舞。

享受著被她緊緊吸住的快感,端木宸搗弄得更快速、更用力,讓嫩穴傳來一陣陣痙攣,將他絞得更緊。

「唔……」她緊捏著絲被,將臉整個埋進被褥間,忍著快出口的呻吟,汗濕的發披散於肩,形成一種媚態。

就在她快受不住而忍不住要尖喊時,他剛好低下頭封住她的唇,把她的呻吟全封鎖在唇里。

熱鐵更用力地抽送了幾下,才滿意地噴洒出滾燙的灼熱……不甘心!真他奶奶的讓人不甘心!武場裡,向小名奮力練著劍,一抬腳、一挑劍,全帶著濃濃的殺氣,像是眼前有仇人似的。

沒錯!就是那個該死的端木宸!明知阿雪快來了,他還撩撥她,都叫他走了,他還一直在她身體里衝刺,都不怕被人發現。

幸好,在阿雪覺得奇怪而進來時,他剛好發泄完離開,沒被阿雪發現,而她也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阿雪才沒懷疑。

就差一點點,要是被發現了,她一世英名不就完了?!「那個王八蛋!」愈想愈氣,劍使得愈凌厲,閃著冷冷銀光。

向小名氣瑞木宸,更氣自己!怎么會無法抵抗他呢?只要他一碰她,她就失了神智,只能任他宰割,完全沒有力氣抵抗,就這樣被他白白「上」了六年!幸好沒人發現她和他的事,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兩家裡,除了向小四外,沒人知道她和端木宸的事。

而說到向小四,向小名就一肚子火。

會讓三妹發現是個意外,三年前端木宸溜入她的房裡,就在兩人糾纏時,三妹卻突然進來。

那時,她全身僵住,不知該怎么反應,也不知怎么跟三妹解釋。

說他強了她嗎?可那時明明是她坐在他身上,說她強了他還比較有人信!尷尬之時,只有端木宸那不要臉的傢伙還笑得出來,而三妹的反應更讓她瞪大眼,一時說不了話。

向小四隻說了句:「需要避孕藥汁的話我可以提供,兩位繼續,不打擾了!」然後就走了。

只有這句話,也沒想過要救她這個姐姐,就這樣很冷漠地走了,害她啞口無言、端木宸放聲大笑。

從那時她就知道,那該死的向小四是站在端木宸那邊的!去他的,到底誰是她親人呀?愈想愈氣,她大吼一聲,劍氣一使,用力劈向地面,砰地一聲,被她弄出一個大洞來。

「火氣這么大,敢情端木宸沒『滿足』你呀!」向小四閒閒地來到練武場,看到一身紅色勁裝的大姐,眉宇間的火氣燒得可旺了。

「閉嘴!」向小名瞪著向小四,「你這個叛徒!」竟然不幫她,反而站在端木宸那邊,大叛徒!「我做了什么嗎?」向小四一臉無辜,一身的月白衣裳,更襯出她純凈無邪的氣質。

「少裝傻,你明知那傢伙在我房裡,也不先告訴我一聲」害她沒有任何準備,就這樣被端木宸糾纏了一夜。

「我有要說的,是你先打斷我的話的」向小四辯解,「而且就算你先知道了有差嗎?還不是逃不過人家的手掌心!」她這個單純直接的大姐怎么可能斗得過那個老奸巨滑的端木宸?想也知道一定輸!「你……」向小名百口莫辯,只能把怒氣發泄在劍上。

可惡!可惡!到底要怎樣才能斗贏端木宸,讓他意外、讓他嘗嘗她心裡的不甘心?「名兒,就知道你在這」沒發現大女兒的怒火,向霸天興匆匆地來到練武場。

「幹嘛?」向小名沒好氣地瞪了阿爹一眼。

無視女兒的怒火,向霸天咧開笑臉,整個人高興到極點。

「告訴你,鳴天山莊的少莊主派人來請,明兒個約你在酒樓相見」想他這四個女兒,他最擔心的就是大女兒了,她個性惡霸到不行,整個景陽城沒有人敢碰她,現在好不容易有人對大女兒有意思,教他怎能不高興?「他是誰?說約我就要去喔?」向小名輕哼一聲,一臉沒興趣。

「不是啦,名兒,其實人家有來提親下聘,只是阿爹拒絕了,畢竟沒經過你的同意,阿爹也不好答應。

可瞧鳴天山莊的少莊主人品實在不錯,所以想先讓你跟他見見面,你要喜歡,我才答應這婚事」妻子早逝,留下四個女兒,她們可是他的寶,他從不勉強她們做不想做的事,就連嫁人也不強迫,才會讓她們都二十歲了還沒嫁人,而現在難得有個好人才對大女兒有意思,怎能放過呢?聽了阿爹的話,向小名想也不想就皺眉,「我沒興趣,你回絕掉」她現在滿腦子只想打敗端木宸,其他都沒興趣。

「你不要喔?」聽到女兒拒絕,向霸天好失望地垂下臉。

「對!我不……」話到嘴邊,突然停住。

她突然想到,端木宸一定沒想到會有別的男人對她有興趣吧?他一定以為除了他,沒人會要她,哇!他以為她向小名就希罕他嗎?而現在就是個好機會,讓他絕對料想不到!若他知道了會有什么反應?向小名不禁好奇了,眸子骨碌碌地轉著。

「好!我答應」「什么?!」聽到女兒的話,向霸天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么,就連站在一旁的向小四也跟著挑起眉尖。

「我說我答應見面吃飯」向小名勾起唇,微微地笑了。

呵呵,端木宸,你等著瞧吧!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