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聖誕有禮 (翻譯文)(4 完) 譯者:賽德萊尼兒

.

【聖誕有禮】(翻譯文)

原文:Mother's Gift is Personal/riverboy譯者:賽德萊尼兒 2022-1-4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4) 當天晚上,也是聖誕前夜,成片的雪花恍若灰色的精靈從漆黑的高空中揮舞而下,在查爾斯一家的房子裡,親朋友鄰歡聚一室為房子的主人賀喬遷之喜。

派對的氣氛仿佛60年代的酒會,來客們縱情暢飲,頗有著不醉不歸的勢頭。

事實上,因為大部分的人來時都未開車,所以自然就沒有酒駕被抓的擔憂了。

傑琳和丈夫和久別重逢的老友聚在一起,越聊越熱,漸漸都有了些微醺。

一方面是被歡鬧的氣氛所感染,另一方面就是家主獨家所制的蛋奶酒的效果了——大劑量的蛋清、奶油及其他一些配料混合在一起,再兌以濃烈的白蘭地和朗姆酒,口感醇厚,著實獲得了眾人一致的美稱。

他們一杯接著一杯,美酒入喉,清香入肚。

隨著派對的進行,酒興盎然的傑琳開始了調情的戲碼,腹間小火早已隨著酒精將渾身上下點了個著,為了不讓自己顯得過於放浪,她一杯接一杯地給丈夫續著馬蒂尼,同時在人群中物色著目標,直到後來有段時間裡她甚至忘記了他的存在。

當二人跌跌撞撞地沿著雪路返家時,傑琳看得出他定不止喝了自己拿給他的兩杯。

到家時已過了午夜,傑琳驚訝於迪倫竟還沒有下班回來,她原以為平安夜這天老闆會早放人的。

事實是,迪倫照例工作到晚十一點,而因為明天放假,他和幾個同事約著喝酒去了。

「真是怪了,只有一家酒吧開著門,」

回到家的迪倫跟母親說道,他倒沒想到這麼晚了母親還沒睡,而是一個人呆在客廳的沙發上,「派對怎麼樣?」

「噢,超棒的,」

傑琳回道,興奮之情溢於言表,「酒棒極了!你爸都喝多了,倒頭就睡,都沒看過他這個樣子。」

迪倫笑了下,聯想著父親的樣子,「哈,可以想像得到。」

「你的老朋友邁克的爸媽也有來,還有他兄弟羅比,他長得還蠻帥的誒,五官啊身材啊都不錯,穿著一件漂亮的毛衣和卡其褲。」

「媽,可別告訴我你跟他調情來著。」

「沒有!怎麼會。不過他確實蠻帥的,在社區大學上大一,我覺得他蠻可憐的,因為派對上只有他一個年輕人,他有些害羞呢,那我看他一個人怪孤單的,就跟他去...那個書房裡閒聊了會啦,聊得還挺不錯呢...噢對了,他笑起來可真好看!可別跟別人說噢,我有偷偷給他拿了幾杯酒來著,我們還有聊過這個事情——年輕人不允許喝酒啊什麼的。」

「媽?!你還真和他調情了。話說派對上其她女人也...穿你這樣的裙子嗎?」

迪倫再度仔細打量著母親性感惹火的酒會禮服——一件有著天鵝絨質感的翡翠色小短裙,搭配著紅色的短邊,把她豐腴的曲線勾勒得簡直不要太誘惑。

拋開弔帶款式的大露背不談,短裙的前襟也開到極低的程度,似是一路向下幾乎到了肚臍的位置,這架勢自不用說,文胸也一定是沒有的。

「別人的裙子?對,我記得,有幾條好漂亮的,」

傑琳低頭看了自己一眼,「呃...可能我這件有些太過了,但卡麗莎說我穿這件好看嘛...噢天!你真該看看她的裙子,上下兩件的那種,是她在印度買的,橙黃色,中間一圈露出來...像是個跳肚皮舞的,你有見過吧?她是在炫耀自己的瑜伽身條呢,哈哈。」

迪倫笑了笑,心裡為自己去不成感到惋惜。

「我在酒吧里碰到一個女孩。」

傑琳尚沉浸在闌珊酒意下的興奮中,聞聽後頓時清醒了不少,倒也沒有不高興的心境,只是大睜著眼睛。

「那...她...和你在交往嗎?」

迪倫苦笑著回道,「沒有啦,媽,那麼快...不過她給我留了手機號,所以...走一步看一步咯。」

傑琳突然感到身體有一絲電流襲過,輕抖了一下道,「這裡還真是有些涼呢,不是嗎親愛的?要不...去你房間裡聊聊這個話題怎麼樣?我本來就想著說在你房間裡等你回來,畢竟那裡又舒服又暖和。」

迪倫點點頭,他自己也在酒吧喝了不少酒,腦子尚還迷糊著,此刻竟忘了自己父親正在臥室里睡覺。

「好啊媽,噢天,穿這裙子你一定會感到很冷吧。」

迪倫扶著樓梯的扶手,腳步輕浮地跟著母親往樓上走,一邊觀賞著她的背影。

深V字的後襟直開到腰際,而母親的頭髮又遮住了肩部窄小的系帶,從後看上去就像是光著上身似的。

還有母親的屁股,從腰往兩側延伸出兩條女人味十足的曲線,隨著上樓的步子輕曳晃動,他忍不住幻想著裙子下面內褲的款式,肯定有夠惹火漂亮,還是帶蕾絲的那種。

路過主臥室時,傑琳伸出手輕輕合上未關嚴實的門,回頭照見兒子迷茫地睜著一對仍然酒酣的雙眼,忙探出手指打了個「噓」聲的手勢,怕兒子在醉酒中發出什麼聲音吵醒裡面酣睡的人。

其實她自己的酒意也尚未全部消散,畢竟在派對上喝了那麼多後勁十足的蛋奶酒,之後又接受了家主款待的珍藏紅酒。

就這樣,傑琳控制著步伐跟著迪倫走向他的房間,途中忍受著一陣陣莫名電流帶來的顫抖,進屋後用同樣小心的動作關好門,她說道,「好了,家裡的門還是蠻隔音的,」

突然感到一絲侷促,臉紅著繼續說道,「現在再給我說一下那個女孩的事吧。」

迪倫笑了笑,「她...蠻漂亮的,在哪裡工作我倒是忘了。我們聊了聊音樂,她喜歡聽音樂,我告訴她我很少聽,她很驚訝,又覺得很有意思,然後她給我推薦了幾個她喜歡的樂隊,要我聽聽看什麼的。」

傑琳笑著說,「哇喔...她在跟你調情呢親愛的,聽音樂...聽著聽著就會有事情發生啦。」

「我懂,媽,我知道你以為我什麼都不懂,但...我懂。」

「我知道你懂啦,親愛的,我就是把腦子裡的話說出來罷了。她多大年紀?」

「跟我差不多吧,可能會大一點點。」

「這麼說她是有經驗的,還好我們有過練習。她看上去...你覺得她有經驗嗎?」

迪倫笑笑,「我猜有吧,感覺她挺自然的。」

傑琳點點頭,「那她就想被肏咯,我們女人就是這樣的。」

傑琳酒精尚存的大腦沒能過濾掉自己下意識的想法,脫口而出後,迪倫和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尷尬的沉默似乎刺激了窗下正發出「吱吱」氣聲的管道,那龐大的鐵片中傳出的怪異聲響持續而穩定,在這樣的一個酒醉的深夜裡有如催眠的魔咒般讓人產生無盡的遐想。

「噢天吶,我愛死這裡的溫度了,我知道你想能修好它,不過...」

傑琳邊說著邊走到發燙的暖氣片前,伸出手抓住吊繩將百葉窗放下來關好。

迪倫在後面靜靜地看著,母親像是又變成了一副光著上身的模樣,豐滿碩挺的臀肉連帶著裙子的尾端翹起一個完美的弧度。

然後母親朝他走了回來,雙手輕輕放置他的胸膛,與此同時一縷親切迷人的香水味湧入他的鼻腔。

「你不熱嗎,親愛的?瞧你的工服,長袖長褲子的,換下來吧?」

「好,」

迪倫回道,想起那條定下的新規矩——習慣自己的裸體,也就是說他完全可以當著母親的面換衣服,「我很喜歡你給我買的這件絨襯衫,就是...」

「就是在房間裡穿太熱了呢,對吧?」

傑琳開始給他解扣子,「那就光著上身好了,反正你喜歡光著上身呢,我倒是也想,只不過...」

輕輕移到迪倫的耳邊細聲道,「出門前我下面沒穿內衣呢。」

迪倫看向母親的眼睛,那流露著半分酒意、半分情慾的眼神十足一個帶著挑逗意味的小女孩。

「要接吻嗎?」

她問道,「就當是練習,為了你新認識的那個姑娘練習。」

迪倫錯愕著點點頭,工作服里的下體早已腫成一大坨。

溫熱的雙唇輕觸在一起,母子二人不由閉上了眼睛,在令人迷醉的酒氣里感受彼此嘴中清香的愛意,兩張嘴巴緊緊咬合著,濕滑的舌頭來回互動飛舞,女人嬌媚的悶哼聲不絕於耳。

「恩...恩...」

傑琳壓抑著內心的躁動,緩緩解開迪倫上衣的最後一個扣子,邊繼續著嘴上的親吻邊用雙手把襯衫從兒子的肩上剝離開,迪倫知趣地接了手脫掉,母親隨即緊緊地貼住抱緊他赤裸的上身。

兩人靜靜地站立著抱在一起,除了偶爾傳出的親吻聲,整個昏黑的房間裡就只有那塊龐大的暖氣鐵片不停發出「吱吱」的聲響。

迪倫熱情地熊抱著母親,手中赤滑的背部肌膚讓他想起母親說的「打真空」,雙手意猶未盡地來回滑動了幾下,緊接著便往母親的屁股探過去,小心翼翼地一寸寸拉起裙擺,直到最後一點布料滑過自己的指尖。

傑琳感受到兒子的手落在自己屁股上,在口舌交纏之際發出魅惑的低吟,「嗯~」。

迪倫含著母親舌頭的嘴輕笑了下,隨即感到渾身上下一陣燥熱,因為傑琳正開始伸手解著他的皮帶扣,接著是扣子,然後拉鏈也被拉了下來。

「房裡太熱了,不適合穿牛仔褲,」

傑琳在他耳邊說道,聲音低沉嫵媚,「讓你的女孩幫你脫下來好嗎?」

迪倫笑著點點頭,酒意昏沉地立定好。

母親屈膝彎了下去,將內褲連同牛仔褲一起拉到他的大腿上,緊接著含住了他硬挺火熱的陽具。

迪倫扶著她的頭,手指穿插在她為參加派對特意做好的妝發間,嘴裡飄出低沉舒爽的悶哼聲,他感到房間似乎開始轉動,但不是他空腹的胃在酒精中翻滾造成的,他是太興奮了,整個大腦都沉浸在下身傳來的極樂舒爽里。

身下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全身輕飄飄的迪倫忍不住往下看了眼,「把褲子脫了吧。」,母親的聲音從胯間傳過來,邊用手往下拽著他的褲子。

迪倫坐在自己的床上,傑琳則仍是跪坐的姿勢,幫著兒子依次脫掉下身的衣服,鞋子、襪子、牛仔褲、內褲,一一盡除後隨手扔在一邊的地板上,再次握住面前依舊高挺的陽具,繼續方才短暫擱置下的吹簫行動,嘴裡不停地發出享受的舔食聲——

「恩哼...恩...啊...」

迪倫也滿嘴哼叫著,開始用手扶住母親的側臉挺動起自己的屁股,肏了幾下解饞後又向後躺倒下去,由著床前的女人給自己做著深喉,他抬頭看了眼天花板,恍惚中天花板也開始轉動起來。

「你真厲害,親愛的,」

傑琳氣喘吁吁地說著,嘴邊一片潤濕的口水痕跡,「還以為你會射出來呢。」

迪倫笑著抬起頭,想調侃說,「媽,你忘了?早上都被你吸乾了。」

但他只是笑了笑,頭一歪又倒過去看向浮動旋轉的天花板,身下的極樂快感隨即又傳了過來,夾雜著母親的淺哼低吟,還有「吱吱」作響的暖氣鐵片,迪倫恍惚間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一個有關平安夜的奇幻無比的夢。

他想起自己還是個孩童的時候,也是在這樣一個個大學飄飛的深夜裡,強忍著不肯睡過去,盼著能見到心心念著的聖誕老人。

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一切都如夢幻般得美妙,自己親愛的母親在自己胯間擼動著自己的陽具,吮舔著自己的睪丸,那條淘氣的小舌甚至游離往下逗弄著自己的屁眼。

「那個...你在酒吧遇到的女孩,她會想要你的第一次的,」

傑琳的聲音軟軟地飄過來,「要不要...你的女孩現在拿走你的第一次?你願意給她嗎,想不想在這個耶誕節的清晨,把第一次給你的女孩?幾天前你不是跟我說...你總會給我最好的禮物...」

迪倫抬起頭,用手扶住自己的腦袋,側頭看向母親那雙明亮魅惑的眸子。

「我是這麼想啦,」

傑琳說道,輕輕擼動他濕滑的陽具,試圖讓他明白那其中大大的樂趣,「但...你要送我其他的禮物也沒關係。」

迪倫幾乎一泄而出,昏沉的大腦中僅存的一絲理智——如果真有的話——在母親誘惑的言語和動作中也蕩然無存了。

他坐直自己精赤的身軀,把身前仍穿著性感短裙的母親一把拉過來,深深地吻了下去。

傑琳的手仍在不舍地把玩著兒子胯間的硬物,但她感覺得出來這一個吻所包含的意義,那是一個滿含渴望的同意之吻,那是兒子在朝她說——我十分願意...我要肏你!她開心地笑了下,順嘴吮了下兒子的舌頭,然後站起來轉過身,叫他幫忙拉開裙子上的拉鏈。

迪倫照做著,徐緩的動作下那隻附有一小節拉鏈的裙尾隨即分開落到身側,母親不著一縷的白凈身軀一下暴露在夜色里,彷如剝開了一隻綠色的大香蕉。

傑琳將頸間系帶從頭頂褪出來,一頭茂密的頭髮翻滾著晃了幾下,短裙隨即輕落在地板上。

迪倫從背後抱住母親,雙手覆上兩顆溫熱的乳球,貪婪地吸食著她身上的香味。

傑琳感受著背後頂著自己的堅挺陽具,迫不及待地轉身伏在床上,彎下腰上身趴在床邊,兩臂伸展放在頭頂,輕踮起腳搖了搖高舉的屁股。

她準備好了,她用行動向身後的人發出求愛的信號——來肏我吧。

「和那個女孩的話...記得戴套子,但你面前這個女孩想要感受你原本的樣子。迪倫,進來,用你漂亮的大雞巴肏我,我要你在耶誕節的早上肏我。」

只能說,命中注定是要發生的。

迪倫嘶吼著,感受著自己的陽具緩緩推進到女人溫暖的穴窩,自此完成了與人生中第一條陰道的親密接觸。

一切動作完全是靠著自己的直覺在指揮,又有什麼辦法呢?他身下的母親早已神飛天際,忘了要給他引路這回事。

再深些,再深些,再插進去深些,直到整條沒入那口水簾洞,他雙手扶著母親圓潤的屁股,開始狂熱地肏了起來,眼睛緊盯著粗大的陽具來回進出母親的陰洞,邊目不暇接般觀賞著那水嫩洞口邊的大小陰唇、以及那朵含苞待放的小菊花。

他想起母親喜歡用嘴玩弄自己屁眼的癖好,於是邊大力開合地挺動下身邊開始用拇指撥弄起母親小巧的菊眼,壓抑著呻吟聲的傑琳隨即爆出一聲喜悅的呼喊,高潮席捲而來,快樂的叫聲像是遊蕩在外的聖誕亡靈。

迪倫一刻不停地肏著,由於先前喝了酒,一大早還被母親口了出來,敏感度大降後遠遠未到臨界點,他持續挺動著腰腹,緩慢而大力地夯幹著母親軟蠕的肉洞,一鼓作氣地要把母親再送上一趟高潮——母親高潮時的模樣實在是太美了。

「寶貝,用力!」

傑琳呼著氣,雌獸般的雙眼越過肩膀盯著自己的兒子,「使勁肏我!...噢...好深!」

迪倫看黃片時尚不覺得,但現在房間裡迴蕩著的「啪啪」的肉體交配聲響著實讓自己一時間豪情萬丈,他痛快地低吼起來,和著撞擊母親屁股的「啪啪」聲聽起來仿佛一首激昂的樂曲。

「沒錯!這就是...原來這就是肏女人的感覺。」

迪倫不禁想到。

初入此道的生疏感在一桿入洞後早已杳杳不可循,且很快熟稔起來,如此自然如此美妙,就像寒冬的世界裡飄落而下的白雪。

「我肏!」

他喘著粗氣,意識到房間裡的做愛聲混雜著嚎叫聲似乎實在鬧騰了些,可他不在乎,反而愈戰愈勇般更加大力地肏幹著母親的陰穴。

「肏...!」

終於,一聲痛快的呼喊之後,迪倫將自己熱燙的濃精狠狠地射進了母親的陰道深處。

傑琳一隻手緊緊抓著屁股上兒子的手,身體在精液的衝擊下震顫搖擺,嘴中哼叫著美妙的音符隨兒子一同攀登到了性愛的高峰。

兩人在體液交織中一起倒在床上,迪倫壓在傑琳的背上,胯下陽具仍留在她的身體里,大口地喘著粗氣。

待到呼吸平復後,迪倫退出下身,從床上支起身子,傑琳隨即轉了個身,像是怕身後的人離開般急切抱住他再度躺倒在床上,兩腿大開伸向天花板,又從膝蓋處打了個折扣住兒子結實的身體,如饑似渴地開始和兒子接吻,嘴中「嗯嗯哼哼」地浪叫著。

迪倫依舊硬挺的陽具在母親的陰阜來回蹭了幾下,接著自然地向下一滑再度挺進了溫暖的肉腔,一場肉慾大戰隨即再度吹起了號角。

傑琳感受著身體中不斷穿梭來回的奇妙電流帶給自己的巨大快感,比她丈夫能給自己的不知強了多少倍,她渴望著,渴望那噬魂的戰慄感永遠不要停下來。

傳教士的體位有著夢幻般的鏡頭感,兩人邊激吻著用唇舌互動,邊默契地配合下體迎來送往,互相糾纏。

傑琳四肢並用緊扣著身上的男人,在蒸騰的汗液中一下下挨著兒子的夯幹,一刻不停地在兒子的嘴間發出快樂的呼喊...

之後是牛仔式的女上位,傑琳雙手興奮地揉搓著自己的一對乳球,同時激情蕩漾地在兒子的身上馳騁,時不時彎下腰將乳頭送到兒子的嘴裡讓他品嘗。

隨著迪倫向上挺動腰腹的勁頭愈來愈猛,他坐起身抱住身上的女人,大口叼住面前的一團乳肉,再次狠狠地朝著母親身體深處交出了自己的精液。

傑琳不禁快樂地想道,「我的身體里怕是裝不下他這麼多連續射出來的東西吧?」

射完後的迪倫重重躺倒在床上,傑琳從他身下輕柔地滑下來,將胯下沾滿淫水的陽具含進自己的嘴裡......

兩人抱起一起聊天的間歇里,傑琳問迪倫是否有他自己中意的做愛姿勢,迪倫想了一會兒,聳聳肩說道,「有啊,後入,不過是要在床上。」

「我早該猜到的,」

傑琳笑著回,「我的臀控小男人。說真的,我也喜歡那個姿勢,倒也不是說你爸有多厲害什麼的,不過...你確實幹到了我裡面他沒到過的地方。」

「真的?」

「是啦。尤其後入的時候我最能感受到你...很深很深。我們就照你說的再做一次吧,然後...噢天吶,已經是凌晨三點半了...你覺得聖誕老人有沒有看到我們...?」

迪倫浪笑了一下,雙手用力把母親擺成俯趴的姿勢,拉高屁股,一個蛟龍入洞深深鑽進了緊緻的蜜穴,母親原本大笑的聲音隨即轉成一道柔美的呻吟,讓他不由渾身一抖,調整好呼吸開始緩慢有力地肏幹起來,看著母親在身下不斷嬌啼出聲,他不禁想道,「這真是最棒的耶誕節了。」

------------- 耶誕節一大早的廚房裡,迪倫的父親吞下幾片阿司匹林,看著窗外早已高高掛起的太陽,照在厚厚的積雪上實在晃眼得厲害。

這時,迪倫順著咖啡的香氣走了進來。

「媽呢?」

「在洗澡,順便醒醒酒,」

他父親答道,「昨天我們喝了太多蛋奶酒了,不過派對真是蠻熱鬧。對了,你媽...那件大禮物給你了嗎?」

迪倫笑了下,「恩,爸,收到了,謝啦。」

「噢?這麼說來,已經都...發生了嗎?呵,她效率夠高的...她找的人怎麼樣?正不正?」

迪倫仍是笑著,「超正的,爸,簡直完美,裙子也很漂亮。」

迪倫的父親沒想到兒子會這麼細節地說到「應召女」的裙子,略作驚訝地回道,「不用...跟我說那個,只要服務好就行...我是說,畢竟...服務好的話,錢也不算白花嘛。」

迪倫稍微紅了臉,「爸,她超棒的。」

傑琳這時走了過來,光著腳愜意地裹在緊扎的軟毛浴袍里,「在說什麼呢?」

「呃...在說...在說迪倫的那件大禮呢,你效率蠻高的嘛,這麼快就找到人了。」

傑琳一下就紅了臉,語帶羞怯地說道,「他這麼說的?呃...還好啦...你知道我的,我...路子很野的。」

「哈哈,我老婆...大掮客...或許你有法子給我搞到治宿醉頭疼的藥呢...」

「爸給我說你們昨晚蠻熱鬧的。」

迪倫插話道。

「是的,親愛的,」

傑琳開心地回道,「一個美妙的夜晚,完美的平安夜。」

迪倫的父親點點頭,「非常棒的派對,我喝到都記不起來自己是怎麼回的家,大概凌晨四點左右看見你媽從衛生間出來,我還以為是聖誕老人呢。」

「你也真是可以呵,把聖誕老人想像成那個樣子,我當時沒穿衣服呢。」

迪倫的父親沒料到她會在兒子面前說這種話,不免有些尷尬,「呃...那...就是聖誕夫人咯,臥室太暖和的時候我會做奇怪的夢...噢對了,倒是想起來要給修暖氣的打個電話了,迪倫,你房間是不是還是很熱?」

「超熱的,不過我已經習慣了,就覺得還蠻舒服。」

「他的女孩也覺得當下的溫度就蠻不錯呢。」

傑琳對著丈夫說道。

「女孩?你是說...那個禮物?她昨天來家裡了?」

「是他昨天晚上在酒吧里碰到的女孩子啦。」

「哇喔!真是福不單行啊,迪倫,」

他父親說道,「不錯,蠻好,但話說回來,你為什麼會去酒吧?你還不夠年紀誒。」

「爸,別管那個啦。」

「就是好奇問一下嘛。那那個女孩子呢?怎麼樣?人都說,男孩子帶回家的女孩,都是照著自己母親找的誒。」

迪倫紅著臉回道,「呃...我倒不介意那種說法...媽很漂亮呢。」

「雙手贊成。」

他父親說道,「我面前的這位是昨晚派對上最美的女人。」

「這我不奇怪,她早上給我看那件裙子來著,媽,你好像落在我臥室里了。」

傑琳感覺自己的臉紅得厲害,故作不悅地叫道,「噢天吶,真的嗎?這個聖誕節也是有夠亂套的,我腦子都被搞糊塗了。」

迪倫的父親笑著回,「親愛的,這才是節日的氣氛嘛——熱鬧到瘋掉。」

「節日的瘋狂氣氛是會影響到人的,是吧媽?」

傑琳的眼眸猶似兩顆夜星般閃著光,「是有夠瘋呢,親愛的,我現在還緩不過來呢。」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