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與爸爸的約定 (5) 作者:酒醉夢自醒

.

【與爸爸的約定】

作者:酒醉夢自醒2021年1月4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五章 野戰放風

「老婆,你怎麼不說話了?」看到媽媽遲遲沒有消息過來,爸爸有些焦急地問道。

因為他觀察到此時媽媽表情有些掙扎,像是極力在忍受著什麼,面部也有些通紅。

媽媽已經看到了爸爸發來的消息,但是此時的她正在用力的拉出屁眼中的櫻桃。

不僅如此,她還要忍受著,陰道中快速抽插的櫻桃所帶來的強烈快感。

因此,她根本顧不上回復爸爸的消息,但是又要保證爸爸不會產生懷疑。

因此她想到了一個絕佳的主意。

她儘可能的誇大面部表情以及動作,凸顯自己的「演技」,讓爸爸誤以為這是在演,興許這樣就能矇混過關。

果然,爸爸在看到媽媽誇張的表演後,意識到這是在演繹「拉櫻桃」。

於是爸爸頗有興趣的繼續觀看著。

而此時媽媽的身後,櫻桃已經來到了肛門口,陰道里的抽插也已經加速到了極限,伴隨著一陣劇烈的抖動,櫻桃成功拉了出來,與此同時大量的淫液也噴涌而出。

好爽啊,媽媽想到。

但此時還沒結束,老公還在螢幕另一頭盯著自己呢!

於是媽媽裝作一副高潮過後累的虛脫的神情(實際情況其實也差不多),打字道:「剛才正在忙著拉櫻桃呢!而且你兒子還在我陰道裡面抽插,所以我又高潮了。」

「你兒子一點也不知道心疼媽媽,現在還在拿著櫻桃蘸著我的淫液在吃呢!」

爸爸配合道:「這臭小子,回去我就收拾他,在媽媽高潮後,應該先幫媽媽清理乾淨下體才對,下次直接讓兒子幫你舔乾淨吧!」

媽媽:「好啊!」

正在這時候,爸爸所在的小會議室門口傳來了敲門聲,「李總,您結束了嗎?我們大家初步討論了一個方案,還需要您這邊拿主意。」

「好的,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爸爸回應道。

門口的人很快便離開了。

爸爸對著手機說道:「老婆,我這邊忙完馬上回去。」

隨即又聲音放大道:「亮亮,今天就先按到這,改天爸爸再教你一些新的技巧。」

我回應了一聲。

爸爸與媽媽又說了兩句,隨即便掛斷了電話。

此時我盯著媽媽赤裸的下半身,陷入了沉默,因為我不知道,沒有爸爸在,媽媽還會不會願意讓我去摸她的屁股。

誰知,媽媽竟然慢慢收起了膝蓋,仍是大腿分開的姿勢,跪趴在了我的面前。

將雪白的屁股正對著我,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媽媽濕淋淋的小穴,還在不斷滴落著淫水。

「傻愣著幹嘛呀!還不趕緊幫媽媽擦一擦,還不是你乾的好事。」

聽到媽媽的話語,我的心一下子放下了,這說明即使沒有爸爸,媽媽依舊會和我進行這個遊戲的。

我沒有遲疑,轉身拿起桌上的抽紙,抽出了好幾張,然後在媽媽的陰部擦拭了起來。

媽媽轉頭又說道:「還有啊,剛才從媽媽屁股裡面出來的櫻桃不許吃啊!」

我有些不解,「為什麼呀?其他的櫻桃我都吃了呀!」

「那一顆不一樣,媽媽今天還沒有清洗那個地方,那個櫻桃是髒的,所以你不許吃,聽到沒有。」媽媽有些羞惱道。

「好吧!那我不吃就是了!」

「以後有時間,等媽媽專門清洗了那個地方後,再給你吃,好不好?」

「好!」我下一開心了起來,因為媽媽有在考慮我的感受。

此時我也已經幫媽媽擦拭乾凈了。

媽媽隨即起身,穿上拖鞋,打算離開。

走到門口時,媽媽又重新折返,說道:「我家寶貝這次按摩按的媽媽很舒服,所以這是獎勵你的。」

說罷,媽媽轉過身,彎下腰,翹起屁股,然後將衣服下擺掀了起來,露出了渾圓的翹臀。

隨後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用力地掰開了自己的屁股,因為位置靠下,不管是屁眼還是小穴,全都暴露無遺。

只聽見媽媽接著說道:「獎勵你可以摸媽媽的任何一個地方,但只准摸一下哦!」

我有些口乾舌燥,因為之前按摩,我都刻意的避開了媽媽的菊花和小穴,只敢在周圍摸一摸,而現在,媽媽讓我任意挑選一個地方。

那還用選嗎,當然是我深愛的菊花了。

我將手指先放入自己嘴中,使其變得濕潤,隨即伸向了媽媽的菊花……

終於,我的手指摸到了媽媽的菊花蕾上,接觸的瞬間,明顯察覺到,媽媽的屁眼猛地收縮了一下,說明媽媽現在並沒有她表現的那麼放鬆。

我用濕潤的手指在媽媽屁眼上不斷撫摸著,等到感覺媽媽放鬆下來時,我猛然間將食指旋轉著向媽媽屁眼中插入。

猝不及防之下,我的食指直接進入了半個指節。

媽媽的屁眼緊緊的夾著我的手指,我感受了腸腔中的溫暖。

還沒等我細細品味,媽媽驚呼一聲,挺起身來,將我的手指直接拔了出來。

隨即轉過身,略帶羞意的看著我道:「獎勵已經給你了,那根手指不許聞不許舔,趕緊去洗手。」

我嘿嘿傻笑著,伸出手指觀看,當然沒敢放在鼻前,我可不願這時候刺激媽媽。

於是聽話的出了房門,去往衛生間。

等我洗完回來的時候,媽媽已經在幫我換床單和褥子了。

我趕忙上前幫忙,實則卻是在媽媽身後,明目張胆地欣賞起,媽媽由於跪伏或彎腰而露出的裙下風光。

媽媽對此也是絲毫不在意。

等忙完了這一切,媽媽坐在了床邊,看向了我,想了想說道:「亮亮,媽媽想跟你聊一聊,關於手淫的問題。」

我有些愣住了,不知道媽媽為啥突然說這些。

只見媽媽接著說,「媽媽剛才認真想了想,這場遊戲已經開始了,媽媽也不知道後面會發展到什麼程度。可是你還小,不知道分寸,媽媽有些擔心你的身體。」

我有些不解,疑惑地看向媽媽。

「手淫確實很爽,但是太過頻繁,對身體傷害是很大的。」媽媽繼續說道,「能不能答應媽媽,手淫不要太過頻繁,一天最多一次,最好是兩天一次。」

我看到媽媽漂亮的臉蛋上,難得地露出認真的表情,知道媽媽這是在關心我的身體。

仔細想了想,這個頻率在我的接受範圍內,於是便點頭答應了。

媽媽看到我點頭後,也是嫣然一笑,開心道:「當然,媽媽也會補償你的,會給你更多福利的哦!」

「都有什麼福利?」我兩眼有些放光地問道。

「媽媽暫時還沒想好,不過驚喜不就這樣嘛,一個一個接踵而至才更有意思哦!」

媽媽接著說道:「而且,這樣憋著不射出來,對你也是一種鍛鍊哦,以後會更加持久的。」

我紅著臉,點了點頭。

「放心啦!媽媽是不會讓你吃虧的!」媽媽又接著說道,「還有一件事,那就是你的學習,畢竟還有一年,就要到升學年了,可不能因為這個遊戲,就耽誤了你的學習,如果成績有進步,媽媽會給你更大的獎勵的,包你滿意。」

聽完媽媽的承諾,我突然感覺學習更加有動力了呢。

媽媽離開了我的房間,去準備晚飯了,而我則回到了書桌前,重新拿起了書本,原先令我昏昏欲睡的數學題,此時竟也變得可愛起來。

我沉浸在知識的海洋中,打算在兩周後的月考中,衝刺一波,我感覺自己此刻動力十足。

時間過得很快,當一個人真正沉浸於某事的時候,很難察覺到時間的流逝。

在又一次攻克下一道數學題後,我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

我沒注意到的是,此時房間裡還站著一個人,他身高一米八五,高鼻樑,眼眸深邃,嘴角含笑,成熟男性的魅力彰顯無疑。

「咳咳……亮亮,學完了?」

「爸爸,你啥時候回來的?」我轉過身,一臉驚喜道。

爸爸走上前來,摸了摸我的腦袋,笑道:「剛到家,看你在學習,就沒打擾你,學累了吧?」

「一點也不累,學起來挺輕鬆,今天突然發現,以前聽不太懂的數學,自己自學也能看懂了,感覺好像開竅了呢!」我回應道。

「是嗎?你以前一直偏科,爸爸都打算給你找個家教了呢!既然你現在自己能夠搞定,那就暫時先不找了。」

爸爸接著說道,「這次考試,數學要是有明顯進步,想要什麼禮物呢?隨便說,爸爸儘可能會滿足你的。」

「我也不知道,感覺什麼也都不缺啊!」我茫然的搖了搖頭,因為我一時之間真沒想到需要什麼。

「沒關係,讓爸爸來想一想。」

爸爸沉思了片刻,嘴角突然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低聲問道:「你想不想看你媽媽尿尿?」

我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於是爸爸又重複了一遍,「想不想看一下你媽媽尿尿?」

我艱難地咽了咽口水,腦海中想像著那個場景,竟發覺有些口乾舌燥,於是狠狠的點了一下頭。

「那你可要努力學習,到時候獎勵就是這個。」爸爸很滿意我的表情,充滿誘惑的說道。

「嗯!」我又重重的點了下頭,學習的動力又強了幾分。

「走吧!咱們下樓吧,馬上就吃飯了!」爸爸說道。

我跟隨爸爸一起下了樓。

此時媽媽還在廚房忙碌,背對著我們,可以看到圍裙下面已經換上了一件紫色的及膝連衣裙,配合她那白皙的皮膚以及高挑的身材,凸顯出了高貴二字。

爸爸走上前去,站在媽媽身邊,手掌很自然地貼在了媽媽的翹臀上,隔著裙子開始揉捏。

「你個小妖精,今天下午把我折磨的可是不輕,看我今晚怎麼收拾你。」爸爸在媽媽耳邊輕聲說道。

言罷,手指還在媽媽股溝處狠狠摳挖了一下,引來媽媽一陣嬌呼。

「咦!怎麼好像穿上內褲了?」察覺到手感不對,爸爸疑惑道。

拍掉爸爸在自己身後作怪的手,媽媽狠狠地瞪了一眼爸爸,「別鬧,正在做飯呢!兒子還在家呢,我總不能保持下面真空吧!」

「也不是不行,你今天不還說,想讓兒子給你洗屁屁的嘛!」爸爸嘿嘿壞笑道。

「去你的吧!討厭啊你!」媽媽故作嬌嗔狀,隨即將爸爸從廚房趕了出來。

走出廚房,就見到了坐在客廳中的我。

「亮亮,學完了呀,再等一會,晚飯馬上就好。」言罷,媽媽又返回了廚房忙碌起來。

被趕出廚房的爸爸,只好悻悻然地坐到我的旁邊,父子二人一起看起了電視。

晚飯是在一片和諧的氛圍中進行的,爸爸媽媽對於我的刻苦學習都很是欣慰。

吃飯的時候都對此做出了表揚。

話題一轉,爸爸又和媽媽聊起了別的事。

「老婆,你看看這套房子怎麼樣?」說罷,爸爸將手機遞給了媽媽。

媽媽一邊看著手機上的照片,一邊聽爸爸繼續說道。

「我一朋友今天發過來的,問我有沒有興趣。

「這套別墅是全新的,今年初剛建成。房主一家一直在國外,買下這套,本來是打算回國自己住的,結果因為一些事情暫時沒法回來,因此委託我朋友幫忙轉賣了。」

「我看了下,地理位置挺好,有山有水,空氣非常不錯。

「那附近平日裡人比較少,所以嘛…」爸爸止住了話頭,嘴角勾勒出壞壞的笑容。

「內部的裝修也非常講究,一看就是請專家專門設計的。

「更有意思的一點在於,它配套有獨立的泳池,以及室內溫泉。這樣,冬天咱們可以在家裡泡溫泉了。你覺得怎麼樣?」

爸爸看向了媽媽,在這種家庭大事上,爸爸是非常尊重媽媽意見的。

媽媽此時也已經看完了。

「房子是很不錯,但我主要擔心,會不會離市區太遠了,咱們上班還有兒子上學,會不會不太方便?」

「不會的,距離我已經算過了,這裡離兒子學校要更近一些。

「至於咱們兩個,你路程上是遠了些,但可以選環山路,路上車少,紅綠燈也少,所以可能花費的時間更少。

「而我需要多繞一點路,頂多也就多用上十幾分鐘,不礙事的。」

聽完爸爸的解釋,媽媽這才鬆了口氣,她其實也特別喜歡這套房子。

想到丈夫描述的,人少,有室內溫泉,她的內心也是一陣躁動。

因為她猜到了可能會發生的,她也是非常的期待。

「那這樣的話,我就沒有問題了!」媽媽回應道。

「亮亮,你也看一看,這套房子喜歡嗎?等過一段時間,咱們搬去這邊住。」

爸爸又將手機遞給了我。

看到房子周圍美麗的風景,以及獨立泳池和溫泉,我也一瞬間便被征服了。

「嗯嗯,這套房子很好,我喜歡這兒」我忙不迭點頭。

「那好,晚點我就回復他,讓他給咱們留著,這周末咱們一家就去看房。」爸爸說道。

媽媽和我也都非常開心。

吃過晚飯,一家人打算去往小區附近的人工湖公園散步。

由於剛剛入冬,室外的溫度還是比較低的。

因此媽媽也換上了較為保暖的衣服,上身是一件米白色大衣,下身則換上了一件較厚的打底褲。

進入到公園裡面,和我們想像中的差不多,公園裡面人非常的少,走上好久才會碰到一兩個。

這主要是因為,這個公園周圍的小區,建成並且入住的,目前只有我們所在的別墅小區,而我們小區的入住率並不高。

再加上如今已經入冬,願意出來散步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今晚的月亮很圓很亮,不用路燈似乎都一點沒有問題。

走在湖邊用石子砌成的小路上,看著月光倒影在湖面上,周圍十分靜謐。

「咱們去那邊看看吧!」爸爸指著湖對岸說道。

那是公園的另一側,中間在河道最窄處,通過一座長拱橋相連。

平日裡,大家都喜歡站在拱橋上欣賞四周的風景。

湖對岸與這一側設計上大體相同,栽種了很多的樹,以前天氣不錯的時候,我們一家三口經常來這邊野餐。

由於公園並沒有修建完成,通向湖對岸的路徑目前只有這一座拱橋。

對於爸爸的提議我和媽媽都沒有反對,於是我們跨過了拱橋,來到了對岸。

到了對岸,一路走走停停,沒再發現其他人身影。

也確實是這樣,如果只是晚上單純的散步,很少有人會來這一側。

不知不覺間,我們來到了那處樹林外。

爸爸停下了腳步,突然附身在媽媽耳邊低聲說道:「老婆,咱們今晚要不就在這裡吧?好久沒跟你在外面野戰了呢?」

媽媽聞言也有些心動,但隨即又有些猶豫,看了一眼站在身後不遠處的我。

「沒事,我一會跟兒子說一聲,讓他給咱們把風,這樣不更加安全嘛!」

媽媽心裡有些無語的想到,你就不怕被兒子看到,但轉念一樣,也許丈夫還希望被兒子看到呢,這樣更刺激些。

想到這裡,媽媽只好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的點了點頭。

爸爸見狀,回過頭來對我說道:「亮亮,爸爸媽媽去樹林裡面有點事,你一會在外面看著,有人來了記得喊我們。」

說完,爸爸還衝我眨了眨眼,又努了努嘴,示意樹林裡面。

我瞬間領會,回應道:「好的!」

媽媽此時說道,「你一個人在外面馬路上我們也不放心,你跟我們一起走進去一些,在那裡看著就行。」

我點頭應是後,我們一家三口走進了小樹林…

「好了,亮亮你就不用進去了,就在這裡,幫爸爸媽媽守一會!」走進了一段路程後,爸爸轉頭對我說道,再次沖我眨了眨眼。

隨即夫妻二人走進了樹林深處。

而我在稍微等待了片刻,等看不到他們人影后,悄悄的跟了上去。

我小心翼翼的走著,不斷以樹木做掩體,終於看到了不遠處空地上相擁的二人。

我悄悄地靠近,在相距他們不到十米的一棵大樹後躲了起來。

此時月光下的二人已經擁吻在了一起,爸爸的手環繞在媽媽身後,隔著褲子在媽媽翹臀上不斷遊走。

媽媽則左右擺動著屁股,配合著爸爸地撫摸。

爸爸一邊繼續著手上的動作,另一邊打量著四周。

我明白,爸爸是想確認我有沒有跟過來。

於是,我從樹後探出了半個身子,沖爸爸招了招手,待他發現後,又隨即收了回去。

爸爸發現我的位置後,於是在和媽媽擁吻過程中慢慢調整著姿勢,將媽媽的後背正對向我所在的位置。

此時爸爸的手不甘心只是在外面撫摸,而是順著媽媽打底褲的上沿伸了進去。

由於樹林十分靜謐,他們的對話也清晰可聞。

「呀!你的手好冰啊!」

「所以我才要伸進來,讓你用屁屁給我暖一暖!」

「啊!你的手指這麼冰,不要往那裡去伸啊,啊……」媽媽傳來一陣嬌呼。

「誰讓你的屁股溝這麼熱呢,正好幫我暖一暖中指,不然一會凍壞了你的小騷屄,我可是會心疼的!」爸爸嘿嘿壞笑道。

「討厭啊你!你再這樣我不讓你摸了!」

「那你想讓誰摸?要不要我去把兒子叫過來,讓他來摸!」

隨即爸爸還裝模作樣的小聲叫了起來,「兒子,趕快過來,你媽媽想讓你摸她的騷逼呢!你快來!」

聽到爸爸的言語,我的內心十分火熱,但我知道,爸爸這麼說只是在和媽媽調情,並不是真的讓我上前。

「要死啊你,兒子真過來了怎麼辦?」媽媽假裝羞惱道。

「竟真被你猜中了,兒子已經過來了,正在你身後蹲著呢!」爸爸假裝驚訝道。

媽媽身體一個激靈,猛的轉頭,並沒有看到什麼才鬆了口氣,而在回過頭的瞬間,瞥見了躲在樹後的我。

對於媽媽來說,這種偷偷摸摸的還好,她也很喜歡。但要真讓我此時站在她的身後,將一切挑明,媽媽暫時還是難以接受的。

媽媽的演技很好,雖然看見了我,但仍是假裝什麼都沒發現,「壞死了你!兒子就在我身後,那繼續啊!」媽媽打算陪爸爸把戲繼續演下去。

「兒子跟我說,他想看你的屁股了,你說要不要讓他看呢?」

「看吧!反正昨天晚上,兒子都已經看到了!」

「那好,就讓兒子看看他媽媽月光下的屁股漂不漂亮。」

言罷,爸爸將媽媽的打底褲連帶著內褲一起,脫到了膝蓋處。

此時,月光照射在媽媽潔白的屁股上,仿佛為其披上了一層輕紗。

「兒子正盯著你的屁股看呢,一眨不眨的。他說他還想看一下你的屁眼,那我這就滿足他。」

沒等媽媽開口講話,爸爸一下子便掰開了她的屁股,露出了裡面粉嫩的屁眼。

由於距離問題,並不能看得太清,但這並不影響此時樹林中的淫靡氛圍。

「不要啊,屁眼那麼難看,怎麼能被兒子看到呢,太丟人了!」媽媽極為配合地道。

「一點也不難看,你的屁眼這麼漂亮,兒子都在誇讚呢!」

「哈哈!看完了屁眼,兒子又想看你的小騷逼了,來把屁股撅起來一點,兩腿分開……對,就是這樣。」

媽媽配合著爸爸擺好了姿勢,雙腿分開,屁股微微後翹。

此時爸爸已經將手放到了媽媽大腿根部,隨著手指的不斷用力,大腿根部的小穴,不斷地顯露出來,在月光的照射下,猶如湖面般波光粼粼。

此時一陣風恰好吹過,吹進了媽媽微張的小穴內,引來媽媽身體一陣輕顫。

「老婆,你自己掰開一下,兒子想把手指插進你的小騷逼里。」

姜曉雪心裡清楚,兒子雖然沒有沒有真的走上前來,但也是在不遠處正在偷偷看著呢!

想到老公讓自己掰開,去給兒子看自己的小穴,而且還是在公園裡,她感到無比的刺激。

只見她彎下腰,撅起了雪白的屁股,將雙腿向兩側又分開了些許。

隨後雙手伸向身後,用力地掰開了自己的屁股和小穴。

「兒子,媽媽裡面好癢啊,快點把手指插進媽媽的騷逼裡面吧……」

說罷,她還將屁股使勁的擺動了起來。

看到媽媽如此淫蕩的表現,爸爸也是十分激動。

他來到媽媽的側後方,確認沒有擋住我後,緩緩地伸出了食指,插入了媽媽的小穴中。

由於突然的刺激,媽媽的身體輕微的顫抖了一下。

「老婆,兒子的手指插的你爽不爽啊?」爸爸此時已經加快了手指的抽動頻率。

「嗯……嗯……啊……好爽……插的人家好舒服……」

「那就讓你更加舒服一點!」爸爸隨即又伸出了中指,兩根手指同時插入媽媽的小穴中。

「啊……好舒服……兒子……你的手指真棒……繼……繼續……插的媽媽好爽……」

「把屁股再掰開一點,兒子要插你的屁眼了。」

只見爸爸伸出了另一隻手的手指,在沾夠了淫水後,慢慢擠入到了媽媽的屁眼中,隨即也開始了抽插。

「啊……不要啊……媽媽那裡那麼髒,不要插那裡……」

「好……好漲啊……嗯……嗯……兒子你也太會了……」

……

「嗯……嗯……我要不行了……啊……受不了了……啊……」

伴隨著一聲長吟,媽媽的小穴噴出了一大股淫液,將爸爸的手指完全打濕。

「老婆,你真棒,噴的真多,兒子都看呆了!」

「哎呀!不要說啦,羞死了!」

「老婆,你已經爽過了,也該幫我爽一爽了吧!」

說完,爸爸挺起了身,脫下了褲子,掏出了自己那又粗又長的陰莖。

媽媽此時也已經從高潮中緩了過來,轉過身,眼神有些迷離的看向了爸爸的陰莖。

隨即竟是跪在了草坪上,伸出手扶住了爸爸已經充血勃起的陰莖,然後將頭湊了上去……

只見媽媽伸出了粉舌,像舔棒棒糖般,舔弄起爸爸的龜頭……

「好爽……好爽……老婆你好會舔……」

「兒子……兒子就在旁邊看著……他也想他媽媽……以後給他舔……你說怎麼辦?」

媽媽此時已經將爸爸的龜頭含入了口中,含混不清的說道:「那……唔……到時候……幫你爺倆……唔……一塊舔……」

由於爸爸的陰莖實在太長,媽媽只能含入一半的長度,但這也足以讓爸爸舒爽萬分。

媽媽的頭在爸爸胯下一前一後的聳動著,逐漸的,爸爸感覺到差不多了,便示意媽媽停下來。

然後爸爸將媽媽扶了起來,走到一棵大樹旁停了下來。

「老婆,你手扶在這裡……」爸爸示意了一下旁邊的大樹。

媽媽瞬間領會爸爸的意圖,於是雙手撐著樹幹,彎下腰來,分開雙腿,將屁股高高翹起,以後入式迎接爸爸的肉棒。

爸爸一點也不意外媽媽的舉動,右手扶著自己的肉棒,對著媽媽濕潤的陰道口便插了進去。

「啊……好爽……老公……你的雞巴好粗啊!」

爸爸沒敢全部插入,只是插入了一多半的長度,便開始了緩慢地抽送。

「老婆,兒子正在盯著看你的騷逼被我干呢!」

聽到丈夫挑逗的話語,姜曉雪想到此時不遠處的兒子正在盯著這邊,看著自己爸爸媽媽肏屄。

想到這裡,她感到無比的興奮,呻吟聲也更大了幾分。

媽媽突然提高的呻吟聲,嚇了我一跳,我趕緊四處打量了一番,我時刻沒有忘記自己還有放風的職責。

當察覺到周圍沒有其他的動靜後,我鬆了口氣,繼續看去。

此時爸爸已經抬起了媽媽的一條腿,剛好是靠近我這一邊的那條,因此藉助著月光,我清晰地看到了他們下體交合的部位。

只見爸爸那粗大的陰莖,近乎全部的進入了媽媽的體內,小穴口被撐的很大。

隨後又近乎全部的抽出,之後再一次的插入,此時深度卻只有剛才的一半,之後的兩次也都是只插入了一半。

看到這裡,我想到了這個和我在色情論壇上看到的肏屄技巧一樣,三淺一深……

此時,爸爸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老婆,你的小騷屄好緊啊,夾的我好舒服哦!」

「兒子在旁邊看的很仔細呢!」

「你這裡還有一個洞空著,要不要讓兒子試試?」

說罷,爸爸用一根手指,狠狠地摳挖了一下媽媽的屁眼。

「啊……啊……不要停……繼續……讓兒子把……把雞巴也插進來吧!」

爸爸見狀,將剛才扣弄屁眼的手指又重新伸了出來,再次插入了媽媽的屁眼中。

隨後配合下面的陰莖,交替抽插起來。

「老婆,兒子的雞巴已經插進你的屁眼裡了,就讓我們爺倆一起肏你。」

「嗯……好老公……嗯……你好棒……兒子的雞巴……也好棒……好舒服……啊……」

「那我們爺倆再用點力,爭取把你肏翻……」

隨即爸爸加快了胯下和手上的動作。

媽媽小穴中的淫水已經泛濫,肉棒在其中抽插,傳來噗嗤……噗嗤……的響聲。

「嗯……啊……好爽啊……我的小騷屄……要受不了了……啊……啊……」

此時爸爸也已經到達了臨界點,可能是因為知道我在不遠處偷窺的緣故,爸爸感到今天格外興奮,狀態也是異常的好。

伴隨著爸爸的一聲悶哼,以及媽媽高亢的長吟,夫妻二人雙雙陷入了高潮。

淫水噴射了一地,也算是滋潤了這一片草坪。

我觀察到,爸爸媽媽已經完事,隨後戀戀不捨地悄悄退了回去,返回了爸爸讓我待著的地方附近。

沒一會,爸爸媽媽便一同從樹林深處走了出來。

此時的媽媽,臉頰上還帶著散不去的紅暈,眉眼中還散發著一股春意,在月光的照射下,格外誘人。

「亮亮,剛才沒有人過來吧?」爸爸始終堅信做戲要做全套。

雖然明知道我一同跟了上去,偷窺了他們夫妻二人做愛的全過程,但爸爸仍希望騙過媽媽。

「我一直在這邊待著,周圍一個人都沒有,不過……」

「不過什麼?」爸爸追問道。

「不過,就在前不久,我好像聽到了媽媽的叫聲,還叫了挺久的。」

聽到這裡,姜曉雪心裡暗道,這個壞小子,跟他爸爸一樣壞。

而爸爸卻是暗中沖我比了比大拇指,好小子,不愧是我的種。

此時媽媽開口解釋道:「剛才跟你爸爸進去,不小心摔了一下,比較痛,所以就叫了出來。」

我佯裝關心道:「啊?摔到哪裡了?嚴不嚴重?」

沒等媽媽開口,爸爸搶先說道:「摔了個屁股墩,屁股不小心磕石頭上了,應該挺疼的。」

「那怎麼辦?這麼疼,媽媽還能走回去嗎?」我配合爸爸,繼續問道,選擇性的忘記了媽媽是怎麼從樹林深處走出來的。

「走估計是走不了了,我來背她回去吧!」爸爸假裝一臉遲疑地繼續說道,「我擔心的是你媽媽的屁股啊,得需要立即按摩、活血化瘀才行,我擔心遲了會有影響。」

我一臉驚訝道:「那可怎麼辦呀?已經這麼晚了,咱們得回去了呀!」

「我想到一個辦法,我背著你媽媽在前面走,你在後面,幫她按摩摔倒的屁股,剛好可以用上我今天下午教你的手法,怎麼樣?」

「沒問題!」

看著這一大一小配合的極為默契的父子,姜曉雪感到有些哭笑不得,合著就沒人問問我的意見,就拍板決定了?

她有些無奈,但也並不排斥這樣,相反還感到一陣竊喜。

畢竟被丈夫背著的同時,還要被兒子揉捏屁股,光是想想就覺得非常刺激。

隨即她看到了丈夫迎來的詢問的眼神,略微遲疑了一下,便點頭答應了。

看到媽媽答應後,爸爸走到媽媽身前,轉身蹲了下去。

媽媽沒有猶豫,很自然的便趴伏在爸爸的脊背上,雙臂環繞在爸爸胸前。

爸爸起身,雙手勾住媽媽的大腿彎,將媽媽背了起來。

「亮亮,快來幫你媽媽按摩,記住兩邊屁股都要按到!」

說罷,爸爸轉身背對著我,將媽媽的屁股也正對向了我。

黑色打底褲下,包裹著媽媽渾圓的翹臀。

我上前,慢慢地將雙手貼在了媽媽的臀瓣上,輕輕揉捏了起來,問道:「媽媽,是這個地方嗎?」

媽媽輕聲嗯了一下,於是我便大起膽子,加重了力道。

「咱們邊走,你邊幫媽媽按。」

說罷,爸爸起身,往回走去。

月光下,靜謐的公園中,一位英俊的中年男子,背著自己美麗的嬌妻,緩步行走在石子路上

而在他們的身後,一名少年卻將手按在了美婦的翹臀之上,不斷揉捏著。

「媽媽,這裡還疼嗎?」我將手指移動到了媽媽的臀瓣中間,對著菊花的位置重重的按了下去。

「啊……輕點」,媽媽傳來一聲驚呼。

爸爸以為媽媽還在表演,於是配合的說道:「喊痛的話,就說明你找對地方了,接下來輕一點揉就好。」

爸爸簡直是神助攻,我心裡想到。

於是我輕聲應了一聲,繼續手邊的動作。

媽媽此時的姿勢,是趴伏在爸爸的身上,雙腿被爸爸抱著置於身體的兩側,因此屁股是完全打開的,根本使不上力氣。

這更加方便了我的行動。

我將手指貼合著媽媽的臀縫,從上到下反覆的摩擦著,手指沿著股溝,從上端向下,滑過菊花,一直到小穴的位置。

略微停留後,又向上滑去……

此時的姜曉雪內心十分複雜,她沒有想到兒子膽子竟然這麼大。

竟然不甘心只是摸自己的屁股,還將手指伸向了自己的屁眼和小穴。

剛剛解決完生理需求的她,竟然再次感到了下體的瘙癢,看樣子,兒子的加入,對自己的刺激確實很大。

為了不讓身下的丈夫發現端倪,她強忍著下身傳來的刺激之感,努力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就這樣,一家三口越過了拱橋,回到了對岸。

此時,媽媽的下體處的褲子已經完全被淫水打濕了,而相對應的爸爸的後背處,也已經濕了不少。

隔著濕漉漉的打底褲,已經隱約能夠摸到媽媽陰戶的形狀。

正在這時,前方迎面似乎有人走了過來。

看清來人,爸爸走上前,笑著打著招呼道:「老劉,這是跟嫂子出來散步呢!亮亮,快來叫叔叔阿姨!」

我暫時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從爸爸身後探出了腦袋,「劉叔叔好,王阿姨好!」

面前的男人,比爸爸年紀稍長,也是當地小有名氣的企業家,和爸爸是生意夥伴,恰巧也住在這個小區,因此兩家時不時地會相互走動。

「亮亮也在啊,都長這麼高了!」隨即又將目光看向了爸爸背上的媽媽。

「弟妹這是怎麼了?你們這感情可真好,散個步都還要背著啊,哈哈!」劉叔叔笑道。

姜曉雪此時有些害羞,先是被父子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忽悠成了傷員,只能被背著。

後面又被兒子玩弄了一路的屁眼和小穴,導致自己現在下面全是濕漉漉的。

結果在這個時候,好巧不巧的碰到了熟人,這讓她十分羞惱,在心裡將父子倆狠狠地揍了一遍。

可是面上卻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笑著說道:「劉哥,你就別拿我們說笑了,我就是摔了一下,走不了路,國良才背著我的。」

劉叔一聽問道:「摔的嚴不嚴重,嚴重的話可要早點去醫院,別耽擱了!」

「沒什麼大問題,就是普通的扭傷,回去抹點藥就好。」

話音剛落,她瞬間變色,面部劇烈掙扎了一下。

「你沒事吧!」

「沒事的,就是扭傷的地方還有點痛。」

「那行,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趕緊回去抹點藥!」

「好的,那我們就先走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