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淫娃調教全記錄 (29-31)作者: SexBoy000

32裡頭有獸交內容,所以就不傳了

【淫娃調教全記錄】(29-31)

作者: SexBoy000 2022/1/4發表於:首發SexInSex

二十九、子宮強姦前的準備

接受過子宮調教,我越發不滿足於陰蒂高潮和陰道高潮了,我迫切想讓更多人來強姦我的子宮,我也知道一旦完全放開自己的子宮,那我要面臨的就是更大的婦科病風險,更有可能造成不孕不育,所以我便和林琛商量起相應的事宜。

我:「林哥哥,我現在越來越想讓更多人來強姦我的子宮了,但是又怕會染病,要怎麼辦?」

林琛:「你這小騷貨,這個事情沒有百分百保險的,有疫苗的病可以打疫苗,沒有疫苗的就只能感染後再治。而且就你這必須讓人內射的狀態,一旦避孕藥失效還容易宮外孕。」

我:「但是人家想要嘛!林哥哥,你帶我去打疫苗好不好?要不我順便去做結紮,這樣就不用擔心宮外孕了。」

林琛:「結紮?你想都不要想,你的子宮是我的,現在可以給別人玩,以後可是要當我的生育機器的!」

我:「那怎麼辦嘛?」

林琛:「我有一個醫生朋友,他懂一種防止宮外孕的手術,可以在輸卵管里植入小氣球阻止精子進入輸卵管。」

我:「那你帶我去做手術吧!」

林琛:「等你恢復一段時間吧!」

我:「好」

寒假最大的事就是春節,我爸媽在國外回不來,於是給我的戶口打了錢給我當壓歲錢,讓我自己過節,父母回不來是我最開心的事情,因為我可以跟林琛在一起過節。除夕這一天,我一大早給父母打了電話拜年,然後就穿上絲襪、包身大風衣和高跟鞋出門去找林琛了。我大衣之下是沒有任何衣服的,而且在大衣後背兩邊還有兩個隱秘的洞,可以讓人從後面伸手進到大衣裡面,我這樣穿當然是想在公共運輸工具上被人侵犯咯!節假日出門的人不少,我選了一趟男人特別多的地鐵,找准了三個自己看得上眼的男生就往他們的方向擠。這三個男生靠在一起,看樣子是同學,身材都算得上是高大健壯,我一靠過去,三人色眯眯的眼神就在我身上來回掃視,我故意說到:「大哥哥,能不能開讓一下,我站不穩了。」

三人聽罷就把我圍在了中間。其中一個體毛特別茂盛的男生見我衣服後面有洞,而且洞裡面沒有衣服,就開始將手伸到洞裡面去,一遍揉抓我的乳房,一邊用手指挑逗我的乳頭。這種公共場合的公然侵犯讓我非常興奮,我故意低聲呻吟和扭動,用膝蓋去蹭另外兩個男生的雞巴,兩個男生看見他們同伴的動作,又見我沒有反抗,就大膽起來,一個把我的大衣下擺紐扣解開,伸手去摳我的騷穴,一個就伸手去摸我的屁股。三重侵犯帶來的快感讓我面色潮紅,於是我低聲說到:「三位哥哥,人家的騷穴和菊花好癢,你們能不能給我解解癢啊!我們到車廂過道的角落去好不好?」

三人聽我這麼說都非常興奮,仗著他們高大的身形硬是帶著我擠到了過道的角落,他們抬起我一邊腿,也不管我準備好了沒有,就拉開褲鏈挺著雞巴就開始插我的騷穴和菊花。我為了不發出聲音,之後將嘴吻到第三個男生的嘴上,然後用手給他擼,三個男生估計都是怕平時有鍛鍊的,腰上的力道很足,雞巴每次挺進都會插得很深,我甚至能聽見雞巴抽插時發出的「咕嘰咕嘰」的聲音,加上一隻腳被抬起,陰道和直腸都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所以龜頭的摩擦感也很強,我非常喜歡這種感覺過了二十多分鐘,他們三個開始換位,最後他們每個人都在我的騷穴和菊花里射了之後才罷休。而我也沒有用紙巾擦去精液,而是夾緊菊花,收緊騷穴,儘量不讓精液流出來。

好不容易來到美容院,我一進門就開始挑逗林琛,我先是給他口,然後又給他看了我的騷穴和菊花,對他說:「我剛才在地鐵上讓人加了潤滑劑呢,現在我的騷穴和菊花都很潤滑,林哥哥要不要來享用呀?」林琛看見我這淫蕩的樣子,再也沒有猶豫,挺起雞巴就開始干我。雖然林琛的雞巴有入珠,這讓我很爽,但是我還是想讓他嘗嘗真正入侵子宮的感覺,於是在他中途休息的時候,我找來了幾個枕頭,讓他躺在床上,然後用枕頭墊高了他的屁股,這樣,他的雞巴就被頂了起來,然後我坐了上去,他的大雞巴一下子就完全沒入了我的騷穴,我腰上用力往下沉,終於感覺到了宮頸口的一陣酸麻。

我的要繼續用力,慢慢地就感覺到宮頸口被一個大東西撐開,接著是繼續推進,最後終於感覺到宮頸口把一個溝壑包裹了起來,我知道我成功了。這個時候林琛也感覺到了不一樣,他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我說:

「紫涵,我的雞巴是插進你子宮了?」

我喘著氣說:「是,是的,林哥哥,你,你終於能夠強姦我的子宮了,你不要動,讓我來。」

然後我便開始上下運動,每次都是冠狀溝即將離開宮頸口包圍的時候我就重新坐回去,就像一個密封的針筒,活塞即將抽離針筒的時候又被吸了回去,這種感覺讓林琛如登極樂,他不斷地低吼到:「紫涵,紫涵,太舒服了,太舒服了!」聽到他的嘶吼,我就像吃了春藥一樣,動作幅度更大,每10次就將林琛的龜頭退出來重新插入,然後又讓子宮吸著龜頭,然後我前後運動,就像用子宮在遙控汽車的手動波手柄,但是我的速度始終不快,我要的就是讓林琛充分享受這種快感。同時,林琛雞巴里的金屬珠+也在蠕動,摩擦著我的 陰道、G點和宮頸口外的肉壁,讓我的淫水像壞水龍頭裡的水不斷決堤。終於在一個小時之後,我讓林琛將他滾燙濃稠的精液射在了我的子宮裡。

事畢之後,我問林琛:「林哥哥,你的雞巴插到人家的子宮裡是什麼感覺?」

林琛:「就像被一個小號的嘴巴完全包住,加上冠狀溝被宮頸口鎖住,感覺好刺激。」

我:「林哥哥喜歡這種感覺嗎?」

林琛:「喜歡!太喜歡了,就是如果每次都要這樣才能插入的話你我都太累了。」

我:「反正我要去做輸卵管封閉手術,要不你也去做個雞巴移植手術,移植一個更粗更長龜頭更大的雞巴唄!」

林琛:「咦!這個可以考慮哦!以前我是覺得能讓女人得到陰蒂高潮和陰道高潮就不得了了,所以才去做入珠的,現在原來還有子宮高潮,看來還是得換把槍才行。」

我:「那林哥哥就趕緊問問吧,做完手術還是要入珠,要不我可要不高興的。」

林琛:「那是肯定的。」

第二天,林琛就致電他的朋友,詢問疫苗和我們兩個手術的問題,得知醫院正好有符合要求的雞巴供體之後,我們就立馬前往醫院。醫院是高端私立醫院,是林琛的一個死黨開的,所以我們並不擔心技術問題。在林琛手術之前,我又和他在醫院的安全樓梯間做了3次,因為我和他有一段時間都不能做,所以我們都特別饞對方的身體,做完之後,我們一起進入了手術室,他做移植,我做封閉。給他做移植的是他的死黨,因為這個手術風險比較大,所以林琛的死黨決定自己操刀,我看了看供體,那個新的雞巴即使在疲軟狀態下還有將近15厘米,我非常滿意。我堅持要看到林琛做完手術再手術,原因之一是想見證這一個特別的時刻,經過這次手術,我和林琛的關係又更近了一層。另外,我知道在我的手術之中醫生對我的身體一定會圖謀不軌,我不想影響林琛的手術,所以就堅持等到他手術完我再手術。

見到林琛手術完被推回病房,我便開始準備手術,本來這個手術只需要穿一條開檔的褲子就可以做的,但是我卻趁著醫生正在準備手術的時候脫光了衣服就躺在手術台上,手術台的下半截是微微向上傾斜的,這樣方便醫生看清楚病人的下體,而我這樣的姿勢自然是給了主刀醫生足夠的性暗示。所以當主刀醫生看到我這個樣子的時候,他就把搭手的護士全部支開,然後回到辦公室拿了一個工具包進入手術室。只見他打開工具包,工具包里是一台微型的電擊器,上面有細針、夾子、電機等等東西。見到這些東西,我就想起了之前的電責調教,騷穴一下就濕了。醫生過來看了看我,見我的乳頭和陰蒂上都打著環,就淫笑著說到:

「小女娃,看來你還是個天生浪貨啊!」

我:「醫生,我是浪貨,要得也多,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滿足我哦!」

醫生也不說話,拿起一根針,準確無誤地扎到我的乳頭上,直接就從正面沒入,這根針並不是光滑的,而是有類似砂紙一樣的表面,加上牙籤一樣的粗細,造成的痛覺簡直讓人倒抽冷氣。我還沒來得及痛呼,另外一根針就插入到我另一個乳頭裡,我用力咬緊牙關才沒讓自己叫出聲來。然後我就感覺大小陰唇又傳來了猛烈的疼痛,而且這種疼痛是嵌入肉里的,我抬頭一看,只見四個夾子已經將我的大小陰唇夾住,夾子上好像還有小尖刺,這種尖刺如果我不動是不會造成任何傷害的,但是如果我動得厲害就會刺穿大小陰唇薄弱的皮膚而造成出血,不得不說這個醫生的工具還真變態。接著我的騷穴和菊花里又被各插入了一個表面粗糙的電極棒,最後乳環和陰蒂環上還上了電圈。一開始醫生只是開了小電量,刺激得我高潮一陣又一陣,正當我又痛又爽的時候,突然間一陣強烈的電流竄進我的身體,我在一陣高潮中身體一僵,然後身下一熱,在失禁中被電暈了過去。

過了好一陣子,我才從迷糊中醒來,醒來的時候只見一隻細長的機械手從我的騷穴里退了出來,然後就聽醫生說到:「阻隔器已經安裝好了,是兩個電極,我一按開關,電極就會放電,這可是一個集避孕和SM於一體的好東西啊!」說罷也不等我準備,他就打開了開關,我只覺騷穴深處一陣疼痛,子宮就開始收緊,然後醫生又關了開關,然後脫下褲子,露出了一根形狀奇怪的雞巴,這根雞巴並不粗,但是很長,勃起之後估計有22厘米長,龜頭碩大,後面的棱邊分明,它不用進入我的身體,我就知道被這樣的龜頭刮擦是種怎樣的欲仙欲死,於是我說到:「醫生,手術做完了,你是不是要開始做正經事了?」醫生聽我這麼說,也不回答,挺著雞巴就開始侵犯我,只覺我的騷穴被一個蘑菇一樣的東西堵塞,一直到達宮頸口,和其他人不一樣,醫生沒有做任何的準備,直接就將龜頭挺入我的子宮,宮頸一陣劇痛,然後子宮裡就被填滿了。

醫生很滿意,說到:「幼女的子宮真是極品,不是那些成年女孩和生過小孩的女人可以比的,真是又緊,感覺又柔軟呢。」說罷他就開始挺腰抽插,因為他的龜頭特別大,所以抽插起來對我的宮頸口摩擦也大,我就在這一陣又一陣的極致酸痛中不斷地高潮,就當我覺得最大的快感也就不過如此的時候,只見醫生邪惡一笑,手指一動,我的子宮忽然又開始劇痛,劇痛引起的痙攣和收縮將醫生的龜頭緊緊地勒住,只聽醫生大聲叫到:「實在是太爽啦!實在是太爽啦!被幼女的子宮緊緊地吸住原來是這麼爽的感覺,我要淪陷啦!啊!」然後我只感覺子宮壁一熱,醫生終於射了,接著他手指又動了一下,我的痛感才漸漸消失,最後,我在迷糊間聽見「啵」的一聲,子宮一松,終於結束了,同時我感覺到了手裡被塞了一個東西,我看了一眼,原來是遙控器。跟著就是手臂上被針扎了一下,疫苗也打好了。

三十、子宮強姦

手術完,我被安排和林琛住在同一個病房,看見林琛新移植的雞巴,我調皮地說到:「我現在宣布,這根雞巴以後就是我的了!」

林琛故意說到:「紫涵,你別忘了哈!簽淫娃協議的可是你,你是我的,我可不是你的!」

我:「我不管,你不同意的話我現在就把剛才手術室里我和醫生的互動情景告訴你,讓你的雞巴廢掉!」

林琛:「別!別!我同意了還不行嗎?!」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鬥了好一陣嘴我們才消停。我的手術創傷比林琛小得多,只是因為電擊的快感過於強烈讓我需要時間恢復,所以第二天我就已經可以起床了。起床之後我就像一個小媳婦一樣照顧林琛的飲食起居、大小二便和洗漱沐浴。還好正在寒假之中,所以我有的是時間。一個星期後,林琛的傷口完全痊癒了,但是雞巴還需要繼續恢復不能使用,不過每天的擦拭我都會仔細地撫摸它,小聲說到:「你可要早點恢復哦!我等著你呢!」林琛只好看著我直搖頭。

又過了一個星期,林琛的雞巴開始有了些生理反應,在我的小嘴挑逗之下已經能夠勉強抬頭了,但是還是有點痛,這讓我很鬱悶,加上即將開學,我很是躁動。終於在我開學前的最後一天,林琛恢復好了,我也跟他說了那天在病房裡的過程,然後問他:「林哥哥,你想試試嗎?」

林琛:「紫涵,聽你講的情況好像會很疼,要不還是別了吧?」

我知道我跟林琛繼續說他也不會同意的,所以只好決定等他準備高潮沒有精力注意我的時候再自己打開開關。於是我便開始挑逗他,很快,他的雞巴就硬了,我估摸了一下,這根雞巴至少有24厘米,直徑大概有4、5厘米,即使我現在子宮已經被開發,估計這根雞巴也不能完全插入我的騷穴。被我撩撥了好一陣,林琛也忍不住了,於是讓我轉過身來作狗爬式,然後他就一挺雞巴入侵了我的騷穴。

正如我所料雞巴只插入了2/3就進不去了,於是我跟林琛說:「林哥哥,你用點力,把龜頭完全插到我的子宮裡去吧!」然後我的宮頸口就被一個大龜頭撐開,接著子宮被填滿,我盡力接納著林琛的新雞巴,然後腰部不斷用力將屁股貼近林琛雞巴的根部,陰道強烈的撕扯感傳來,努力了好多次都不能將林琛的雞巴完全吞進騷穴里,我只好作罷。

見我的動作停止,林琛開始抽插,我只覺得子宮不斷被向外拽,一陣陣強烈的疼痛和快感交替入侵我的小腹,二十多分鐘之後我明顯感覺到林琛的動作越來越快,我找準時機,在林琛一次龜頭完全進入子宮之後我打開了開關,一陣更強烈的疼痛襲擊子宮,然後我把開關扔開,任由疼痛蔓延,接著就是一陣強烈的宮縮,把林琛的龜頭死死地鎖在子宮裡,林琛也感覺到異樣,看見我痛苦的表情,又見我扔掉開關,只好加快動作想儘快射精讓我解脫,我說到:「林哥哥,你要好好享受,我不要你馬上射出來!」林琛聽見我這麼說,知道我的心意,於是不斷撫摸我的背,想為我減輕痛楚,然後仔細感覺著龜頭被緊緊包裹的快感,又過了10分鐘才射了出來,然後像兩隻正在交配的狗貼在一起去把開關撿了回來關了電極,又過了好一會兒宮縮緩解之後林琛才把雞巴抽了出來。此時林琛知道說什麼都沒用,於是抱起我把我放到床上,用手在我的小腹處不斷輕輕撫摸按摩為我緩解疼痛,而我則閉上眼睛安心享受。

過了很久,我完全恢復之後,我趴在林琛的大腿上,對他說到:「林哥哥,小騷貨很快就要開學了,開學之後我有兩個願望。」

林琛:「什麼願望?」

我:「我想安排一次夜間露出,還想安排一場子宮強姦,我想知道自己的子宮可以裝多少精液。」

林琛:「這兩個願望可以同時實現嘛!」

我:「怎麼同時實現?」

林琛:「去體育學院夜間露出!體院的學生又夜間訓練的傳統,體育生體力又好雞巴又大,你去體院的操場轉一圈保證被強姦到腳軟。」

我:「聽上去就很刺激,那就說定了,等開學完了這周六晚上就去。」

林琛:「我去給你買一套露出服!」

我:「一言為定!」

開學是周四,一想到周六的計劃我就按捺不住,於是先去籃球隊找學長們解一下饑渴,張斌已經離校了,韓學長倒是還在,然後又有幾個新生加入,於是我周四晚上足足被15個人內射了27次,因為現在子宮已經被開發,為了避免染病,我就沒讓他們再在我騷穴里放尿,畢竟不是熟人。等他們內射完之後,我去了廁所,用手機將自己被操得合不起來的騷穴和菊花拍了照片發給了林琛,向他報告了我的戰績。

時間很快到了星期六,我一大早來到美容院,只見晾衣架上掛著一件非常暴露的黑色衣服,這件衣服只有肚子、兩腿和幾個綁帶子的地方有布料,後背、雙乳、菊花和騷穴都是沒有任何遮擋的,穿這樣的衣服外出,想不被強姦都難。從美容院到體院需要經過一段林蔭小路,所以林琛本來想讓我到了體院附件再找一個公廁更換衣服的,但是我覺得那樣不夠刺激,於是就直接在美容院換好,然後從樓梯間下樓,仗著太陽的最後一抹餘暉我開始了我的露出之旅。

大家見到我的裝束,男的目光幾乎個個都移不開,而女的,尤其是看到我那些紋身之後,一個個都小聲說我不要臉。我卻不在乎,反正這個時候巡街的警察都已經下班了,我也沒什麼顧忌了。經過一座天橋的時候,正遇到一個猥瑣男,他見我這般穿著居然趁著天橋上沒有其他人就脫下褲子對著我擼管。我也放得開,見到他擼管就抬起腿讓他干我,還沒到體院我就先讓人乾了一發,正好用來潤滑。

下了天橋之後就是林蔭小道,這裡經常有閒散人員到處溜達,由於天色已晚,又有樹蔭,加上衣服是黑色的,只有到了近前才知道我穿著暴露。這種環境下,我正好向著那些閒散人員走去。走到近前,他們見我穿著暴露,一個個就像見到肉的狼,眼睛裡放著光,我流連在他們之間,言語挑逗,動手撩撥,這群人很快就把我當成了免費晚餐一輪侵犯,等他們都射完之後,我拿出了準備好的塞子把騷穴和菊花塞住,免得精液流出來,然後繼續向體院走去。走到體院的圍牆邊,我找了個間隔稍寬的欄杆鑽了進去,因為我穿成這樣肯定不能走正門進去的。

進到體院之後,我按著林琛之前的指引,來到了一個比較隱蔽的露天體育場開始踩點,當我發現這個體育場既沒有監控,也沒有老師保安巡查之後,我索性將身上的衣服脫掉,赤裸裸地走進體育場。一開始我只在角落,沒有什麼人注意到我,我找了一個更加隱蔽的角落,靠在樹邊就開始手淫,一邊揉搓著自己的乳房、揉捏著自己的陰蒂,一邊發出淫蕩的呻吟聲。很快就有人發現動靜開始過來一探究竟,看見我在手淫,就站在附近圍觀,人越來越多,逐漸將我圍在了中間,我看人已經差不多夠了,就說到:「各位哥哥們,你們的大雞巴癢嗎?我的騷穴和菊花好癢,剛才過來的時候在林蔭道上被人家乾了一輪還不夠,還想被人干呢!」這群強壯得像大猩猩似的體育生一聽見我這麼說,馬上就按捺不住衝過來在我身上亂摸。他們本來想將我就地正法的,但是我說:「這裡幹著不舒服,你們有沒有更舒服的地方啊?」於是他們抬著我往室內訓練場走去。

他們抬著我來到了一個看上去很久的訓練館,然後就聽見他們其中一個人說到:「這個管平時沒人來,又沒有監控,正好。」然後就見他將門踢開,打開燈,室內是一個體操訓練場,吊環、跳馬、瑜伽球、單槓、雙槓、綁帶等等一應俱全,看到這些東西,我腦海里不是懼怕,而是各種各樣在器材上的玩法,我引導著這些體育生說到:「哥哥們,你們要不要現在瑜伽球上和我來一次啊?」說著我就躺到瑜伽球上,故意將騷穴抬得高高的,然後跟他們說:「你們可以用綁帶將我的胸繞起來勒緊,然後一邊干我的騷穴一邊掐我的乳頭,這樣你們也爽我也爽。」他們就依言準備開干,卻發現我的騷穴和菊花里都塞著塞子,於是就將塞子取下來,兩股精液流了出來,我就說:「這是為各位哥哥準備的潤滑劑。」,這群體育生興奮得一陣怪叫。體院的瑜伽球比一般的瑜伽球大,所以當我躺下去之後其實騷穴和嘴巴差不多處在同一個高度,於是我就用手拽過一個男生,讓他干我的嘴,因為我是反挺著的,所以我並不能控制他們干我的節奏和動作,我根本就是一隻綿羊任人擺弄。這些體育生每個人都在我騷穴里和嘴裡各射了一次,又濃又腥的精液讓我很興奮。經過這一輪,他們不用我再挑逗,自己就知道該怎麼對我了。

他們把我放到雙槓上兩腿分開,讓我的騷穴和菊花懸空,因為來體院之前菊花才被干過,騷穴又被剛剛乾完,所以腿岔開之後兩個穴都是微開的狀態,樣子甚是誘人。由於雙槓有點高,這些體育生搬來了一些凳子把自己墊高,然後就開始一前一後同時干起了我的騷穴和菊花,因為懸空和重力的原因,我的身體是有下壓的趨勢的,而兩根雞巴是向上運動,加上體校生雞巴本來就長,腰力又好,所以就插得特別深,每一個強暴騷穴的學生都突破了宮頸插入了子宮,這種體驗一定是他們之前沒有嘗試過的,所以他們一次沒夠,都紛紛來了第二次,甚至有人要了三次。

雙槓之後他們又把我帶到吊環那裡,把我兩隻腳綁到吊環的環上,我被迫把腿掰開成了一字馬,他們開始用他們的大手在我的騷穴和菊花里抽插,當他們發現我的菊花和騷穴彈性比他們想像中更好之後,就開始肆意用手進出拳交,這種近乎虐待的玩弄讓我高潮不斷幾近昏厥。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見他們拿來一根長棍,將我那岔成一字馬的腿固定在長棍上,然後將我用綁帶五花大綁,然後吊在吊環的夾子上,然後他們叫來了一個渾身散發著狐臭的高大漢子,在遠處跟他嘀咕了幾句,就見他將衣服全部脫掉,露出了他那根還沒勃起就已經快到膝蓋的大雞巴,他們把我調整到嘴巴正好給高大漢子口交的高度,高大漢子也不管我願不願意,就掐著我的頜關節打開了我的嘴將雞巴塞了進來。

他那根又黑又長的大雞巴不知道多久沒洗,混合著尿騷、汗臭和體臭,一下下往我的喉嚨里捅,我只感覺這雞巴是不是都快要捅到我的胃裡了。過了一陣子,漢子的大雞巴就硬挺起來了,他躺了下來,將他的雞巴對準了我的騷穴,幾個男生拉著綁帶將我扯了起來,然後又將我放下,其他男生則扶著我岔開的腿調整角度,讓漢子的雞巴可以準確插進我的騷穴。因為這高大漢子的雞巴實在是太粗太大,他試了好幾次才勉強將馬眼插進了我的騷穴,這群體院的男生見到馬眼已經進去了,順手一放綁帶,我就隨著重力往下墜,漢子的大雞巴順著重力就硬生生擠進了我的騷穴,我的騷穴一陣膨脹感和撕裂感,要不是沒見到流血,我都以為自己的騷穴被撕開了。這樣還沒完,大雞巴進來之後他就一直在喊著說:「不是說能插進子宮嗎?不是說能插進子宮嗎?」於是繩子一松,我整個人就徹底往下墜,然後宮頸口一陣劇痛,一個碩大的龜頭就入侵了我的子宮。

我冷汗直流,正想著能在漢子身上休息一下,誰知道頭頂的綁帶一緊,我又被扯了起來,只聽見很響的「卟」的一聲,我被拉了起來,但是大漢的雞巴卻沒有離開我的騷穴,然後又「噗」的一聲,大漢的雞巴就再次塞進了我的子宮裡,如是者來回了二三十次,這個時候有個學生拿著我的衣服來到人群里說到:「我在這小騷貨的衣服里發現了這個。」然後我那個輸卵管電極的遙控器就被他們拿了出來。

就見他們七嘴八舌地說到:「咦?看起來好像是什麼情趣玩具的開關哦!」這當然是我精心準備的,我故意說到:「那不是什麼玩具,你們千萬不要打開它!」眾人看見我這個樣子就更想打開它了,我控制著他們,當大漢的龜頭離開我的子宮一瞬間,我就誘導著他們打開了開關。電流的刺激讓子宮疼痛收縮,宮頸口收得緊緊的,當繩子再放下的時候,大漢發現他的龜頭進不去了,於是就用力頂我,這種宮頸口的衝撞加上子宮的疼痛讓我有了雙倍的疼痛和快感。就在大漢力道減小準備放棄的時候,他們又關掉了開關,於是阻力一下子消失了,龜頭又進入了子宮,綁帶正要抬起,開關又打開了,這次大漢的龜頭被緊緊吸在了子宮裡,吸力十足又不斷收縮蠕動的子宮,讓大漢再也把持不住,一股濃熱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射進了我的子宮。他們看見大漢的表情,下意識地關上了開關,然後問大漢怎麼回事,大漢將剛才的感覺說了一遍,這個時候大漢的龜頭還在我的子宮裡,也就是說精液還被堵在子宮裡。

眾人聽見還有這樣的事情,就知道是手上的開關控制著我身上的裝置,於是眾人淫心又起,每個人都在我身上嘗試了一次,最後我的子宮裡足足裝了20個人射了33次的精液,按每個人5毫升算,我的子宮裡居然裝了165ml的精液,這個量相當於半罐鐵罐的可口可樂了。我讓他們幫我從我那套露出衣大腿處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帶有金屬條的小塞子,我自己感覺著將宮頸口給堵住了,我要將這些精液留在我的子宮裡,帶回去給林琛看。

子宮強姦結束之後,這群男生倒沒有繼續凌辱我,而是給我找了一套體院的校服給我當外套,拿了他們的背心和褲衩讓我勉強當內衣,給我穿好之後從一個隱蔽的後門將我送了出去,還給我叫了計程車付了錢,我還挺感動的,思忖著以後有機會還要再來。

三十一、露出直播

回到美容院,林琛問我:「小騷貨,今天有什麼收穫?」

我:「在天橋上有個人看著我自慰,我主動讓他乾了一次;林蔭路上也被人乾了;最後在體院我都不知道被乾了多少次,只記得最後被人在子宮裡射了33次,我把那些精液帶回來了。」

林琛:「那麼多次,你是要人家精盡人亡嗎?讓我看看你帶回來了多少精液。」

接著林琛去拿了一個高腳杯放到我的騷穴下面,我拔開塞子,一股濃稠的、夾雜著各種白色的精液就竄到杯子裡,精液整整流了半杯,我又使勁壓了壓小腹,確定子宮裡的精液都流出來了,就跟林琛說:「你想不想一邊干我一邊看著我喝別人的精液?」說罷我還用舌頭舔了舔掛在杯子邊緣的殘餘精液。林琛雖然已經和我做過很多次,也試過很多花樣,但是看到我這幅淫蕩的樣子還是沒忍住,提起他新移植的大雞巴就開始干我,我一邊浪叫著一邊做出一副魅惑的樣子喝著高腳杯里的精液,時不時還滴幾滴到林琛的雞巴上當潤滑液。林琛足足乾了我一個多小時才射了,接著他用專用的清洗液給我洗了陰道和子宮才作罷。

完事之後我們去了浴室洗澡,期間我本想繼續撩撥林琛的,但是顧慮到他的雞巴是新移植的,不想讓他過分勞累,所以忍住了,只是仔仔細細給他洗乾淨,然後就不再動作。洗完澡之後,我們赤裸著躺在床上,林琛問我:「紫涵,你還記得我們的直播是有錢的麼?」

我:「記得呀,你說掙的錢一半給我當零花錢,一半投入到我的調教裡面嘛,怎麼了?」

林琛:「現在你的零花錢已經有一萬多了,前兩天平台問我,你要不要做一個露出直播,白天的,然後在外市的一個公園,直播平台的會員交夠錢就可以在公園裡直接強姦你。」

我:「錢我倒是沒所謂,反正父母給的也夠用,我只想知道你想親眼看見我被人強姦麼?我說的是真實的強姦,不是我們之前那樣主動找人干那種。」

林琛:「我是想,但是得你同意。」

我:「只要林哥哥你想就行。我們什麼時候做?」

林琛:「下個周末行嗎?不過這周開始你得持續吃一種讓你不能分泌淫水得藥,上次那種藥膏只是抑制,不能完全止住。而且這種藥會抑制你生理上的性慾,讓你在平常人的狀態下被強暴。」

我:「這沒問題,只要參加的人沒有性病就行。」

林琛:「這個平台會強制參與的人做事前體檢的。」

我:「這就沒問題了。」

於是林琛把藥交了給我。

藥果然是有效的,吃完之後我的騷穴就是不分泌淫水了,連正常的白帶都很少,整個騷穴幾乎就是乾涸的狀態,而且即使我的思想很想要,但是無論如何手淫我都不能高潮,這種狀態讓我很鬱悶也很崩潰。在這種煎熬里我度過了一周的學習,周五晚上我來到美容院,一進門就跟林琛抱怨說:「林哥哥,人家都快瘋了,一整個星期要淫水沒淫水,連白帶都少,手指伸不進去,按摩陰蒂都沒感覺,就像整個騷穴都罷工了一樣!」

林琛:「這樣明天才是真正的強姦啊!明天我會讓你吃解藥,解藥會先解除你的性冷淡,等直播過後我再讓你吃一次要就可以恢復正常的淫水分泌了。」

我:「這還差不多,要不我都快憋死了。」

林琛:「過了明天就好了,平台已經將設備都架設好了,我們現在就先出發過去現場檢查一下設備吧。」

我:「好吧!你記得帶藥啊!要不我就不理你了!」

林琛手伸進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盒子,在我面前晃了晃,說到:「放心,在這呢!」

然後我們就出發去直播現場了,到了之後林琛打開了電腦,登錄到了直播間,檢查了各個直播鏡頭,確定沒問題之後就帶著我回酒店。

回到酒店之後我們就睡下了,半夜我突然感覺後背有一雙眼睛看著我,我知道是林琛,正疑惑他想幹什麼的時候,就覺得菊花被什麼東西插了進去,然後一陣溫涼,接著菊花口夜市一涼,然後就是一個碩大的龜頭開始往我菊花里頂,雖說我現在沒有性慾,但是性器的感應能力卻一點都沒變弱,只感覺一根大雞巴被潤滑液包裹著在我的菊花附近遊走,當我的菊花周圍被這個大龜頭塗滿了潤滑液之後,突然間它就對著我的菊花長驅直入,因為完全沒有準備,強烈的疼痛讓我大聲叫了出來,但是雞巴的主人並沒有因為我的大叫而停止,反而是更加粗魯,這根雞巴又長又粗,一直在我的直腸里橫衝直撞,那種感覺非常的難受,就像憋著大便沒辦法排出來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雞巴的主人才停止了抽插,然後是紙巾和棉簽擦拭潤滑劑地動作,接著,一根更大的彎曲的實心金屬棍又毫無徵兆地捅了進來,然後是騷穴也被插了一根,因為都沒有潤滑,所以感覺很疼,我的身體因為疼痛一直在發抖。過了一陣,疼痛過去之後,我感覺自己的腰間被一條皮帶綁住,然後就聽見林琛說到:「小母狗,起床吃藥,然後待會兒先去酒店游泳池適應一下。」一聽見林琛叫我小母狗,我就知道調教開始了,於是我馬上坐正身子回到=到:「是的!主人!」

我接過林琛給我的藥吃了下去,一開始並沒有什麼感覺,但是過了半個小時之後,當菊花和騷穴的金屬棒震動起來之後,我就不自覺地呻吟了起來,我的快感回來了!但是我依舊感覺得到我的騷穴是乾燥的,就像鹽鹼地一樣。見我開始發情,林琛給我戴上了一個狗項圈,然後吩咐到:「四腳著地,跟我去游泳池!」來到電梯里,我才發現原來這是一個專門為SM愛好者開設的酒店,各個樓層都有相應的名字和與名字相配的調教室。

我們要去的那一層叫做「痛苦強姦游泳池」,這是一個位於酒店中空層的游泳池,看游泳池的名稱就知道這裡是專門給強姦愛好者準備的。電梯門打開,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巨大的游泳池,整個樓層充滿了強姦者興奮的嘶吼和被強姦者的嬌喘和慘叫,聽得我一陣興奮。林琛拉著我來到游泳池邊的空地上,就把我丟在了那裡,讓我撅著屁股等著。不久之後就有人過來動作了,全程沒有任何潤滑劑,因為摩擦力,我的直腸和陰道的肉壁不斷被翻出,又露出了之前的穴內紋身。整個強姦過程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結束之後我才知道為什麼林琛讓我學狗爬,因為我的下體疼得我根本沒辦法直立行走。經過上午的體驗,我大概知道那些真正被強姦的女孩子是什麼感覺了,我內心暗暗決定,以後要找到更多潛在的強姦犯,將自己的身體供他們姦淫,讓他們不要去糟蹋那些不願意被強姦的同齡少女。

經過中午的修整,我終於可以正常走路了。下午,我坐著林琛的車來到公園,在車上我就已經把衣服扒光了。當然,我也知道其實公園早就被直播平台包了起來,除了報了名的觀眾,公園裡不會有其他人;除了平台架設的直播設備,公園裡的監控都是關掉的。進入公園之後,我就開始漫無目的地開始散步,中途我遠遠看見有一隻蜥蜴伸著長舌頭在捕捉昆蟲,又看見湖裡面有蛇在游來游去。

我無來由地想到:如果我的菊花和騷穴被這些動物侵犯會有什麼感覺呢?之前聽過有人和狗做,最後要做手術切掉狗雞巴才將人和狗分開,也聽過人和馬做,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有空問問林琛,看看他知不知道這些事。想著想著,我的下體開始感覺躁動,我來到一個直播攝像頭對面的座椅上,將腳擺成M字形就開始自慰,沒有淫水我只好用自己的口水潤滑,這也相當於一個信號,告訴那些來到公園的人強姦可以開始了。這個活動除了不能造成人身傷害之外是沒有任何規定的,想怎麼做都可以,被強姦者沒有反抗的權利。

很快,一個強健的身軀出現在我的面前,他居然是那天在體校的大漢,看見我他就說到:「小妹妹,我們又見面了!聽說今天比上次還刺激哦!不過今天沒有那個遙控有點可惜啊!」想起他那根大雞巴,再想想我乾枯的小騷穴,我就一陣恐懼,這是我決定當淫娃以來第一次真正覺得恐懼,我甚至害怕當他的大雞巴捅進我騷穴的時候我會血流如注。但是這場直播是沒有退路的,只見大漢把我緊緊逼在了凳子的靠背上,我兩隻腳被他龐大的身軀擠壓得徹底分開,大漢湊在我耳邊說到:「我知道你今天吃了藥,所以給你帶了點東西過來。」

只見他從褲兜里拿出了一個標註有「容量500ml」的瓶子和一個有長導管的注射器,說到:「這是我們整層男生給你留下來的潤滑精,還專門發酵了一個星期哦!今天我就要將你的騷穴變成臭騷穴!」說吧他就開始打開瓶子,瓶蓋一打開,一股沖天的腥臭就瀰漫出來,大漢拘束著我我沒辦法動彈,只能看著他抽取這些液體,然後注射到我的騷穴里,因為早上已經被強姦過一次,所以我的騷穴里布滿了大小不同的傷口,被這些腥臭的精液一刺激頓時疼得直抽冷氣,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根粗大的雞巴就挺進了我的騷穴,碩大的龜頭在我的陰道壁內刮擦,讓那些發過酵的精液不斷接觸我的傷口,疼得我的陰道不斷痙攣,但是正是這種痙攣讓大漢得到了巨大的滿足,只聽他說到:「我忍了一個星期,今天就要灌滿你的子宮。」說著他用力挺腰,強行將龜頭突入了我的子宮,那一刻我疼得不斷搖頭,已經不知道自己嘴裡在叫什麼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比大漢塊頭小一點的赤裸男人走了過來,雖然他的塊頭比大漢稍微小一點,但是他的雞巴卻和大漢一樣粗,而且更長,大漢見他過來,就把那瓶精液給了他,接著把我抱了起來,將我的菊花暴露給這個赤裸男人,赤裸男人也不客氣,抽完精液就注射到我的菊花里,我的菊花又是一陣刺痛,然後就感覺到菊花里塞進了一根又長又粗又硬的肉棒,接著就是有規律的你進我出,我進你出,一點也不在乎我的痛覺,兩個肌肉男夾著我,我頓時呼吸不暢,我試圖挪動身體讓自己呼吸好一點,誰知道赤裸男人從我背後掐住了我的脖子,陰笑說到:「讓你體會一下窒息高潮,放心,我會保證你的安全。」

於是我的呼吸越來越困難,下身的抽插卻越來越猛烈,在某一個臨界點,我居然潮吹了,雖然由於吃了藥的緣故並沒有液體噴出來,但是我能明顯感覺到那種噴射的動作。接著就是陰道和直腸不斷地抽搐,猶如一張小嘴在不斷吮吸著大漢和赤裸男的龜頭,赤裸男鬆開手,然後加快抽插,大漢也是,然後兩個人同時用力一挺,將我的下身壓得死死的,一起射了出來。

完事之後,兩個根本就沒有理我,掛著兩根還沒有完全軟下去的雞巴就到洗手間沖洗去了。而我的騷穴和菊花還在感受著疼痛,正想著要休息一下,誰知道迎面就走來兩個矮胖的大叔,兩個人趁著我無力動彈,把我架起來拖到了湖邊,將我手腳困在一起,吊在了湖邊的一棵樹橫生的樹幹上。這兩個人也不急著強暴我,而是將我下身的穢液塗滿了我全身,我正納悶他們是想幹嘛,只聽見嗡嗡嗡的聲音響起,蚊子、蒼蠅、黃蜂紛紛飛到我身邊。它們聞到我身上的味道,以為有腐肉可食,於是紛紛前來,這兩個人見時機成熟,就開始用鞭子和電蚊往我身上招呼,看上去是為我驅趕蟲子,實質上就是在用這些手段來虐待我。

其實蚊子和蒼蠅還好,鞭打和電刑我也習慣了,但是最可怕的是有兩隻拇指大的馬蜂居然想爬進我的騷穴和菊花,這兩個中年人裝作看不見,等到兩隻馬蜂的頭都快進入肉穴里了,這兩個人才拿起一隻噴霧向兩隻蟲子噴去。一股醋酸的味道瀰漫開來,兩隻馬蜂終於飛走了。正當我鬆一口氣的時候,其中一個男人說到:「咦,這逼剛才又被發酵的精液污染過,又被那兩隻大猩猩干過,恨不幹凈啊!我得先消毒一下。」然後就見他從旁邊的袋子裡拿出兩個大號的噴瓶對另外一個男人說:「來,給她的騷穴和菊花消一下毒。」這兩個噴瓶一看就是特製的,噴嘴做得特別長特別細,而且靠近瓶身的地方還有兩個塞子,要來幹嘛的不用想都知道,只是我不能動彈,也沒辦法阻止。

就感覺兩根管子從我的騷穴和菊花伸進我的身體,直到塞子堵住了菊花和騷穴的口,這兩個塞子是特製的,一堵上之後就感覺東西都漏不出來。騷穴里的那根管子還一直越過我的宮頸口伸進了我的子宮。然後就聽其中一個男人說到:「開始吧!」就感覺兩股液體開始從噴嘴流出來衝進我的菊花和騷穴。沒多久,我的菊花和子宮就感覺到一股膨脹,然後菊花和騷穴又傳來了刺痛的感覺。只聽那個發號施令的男人說到:「嘿嘿!這些是蟻酸,就是平常你被蚊子叮完之後讓你癢得難受的東西。」聽見他這麼說,我心頭一寒,想到:我的騷穴和菊花里還有傷口,還不得癢死。男人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也不說話,把噴瓶里的蟻酸全部灌進我的肉洞之後就讓兩個噴瓶掛在外面。沒過多久,我的騷穴和菊花就傳來麻癢的感覺,這種感覺越來越厲害,我開聲乞求到:「兩位叔叔行行好把瓶子拔出來給我撓一下騷穴和菊花吧!我好癢,養得不行了!」那個發號施令的男人說到:「幫你可以,下面的話我說一句你跟一句!」

男人:「我就是個騷貨,我不要臉」

我:「我,我,我就是個騷貨,我不要臉」

男人:「我就是肉洞癢,我就是欠干」

我:「我,我,我就是肉洞癢,我就是欠干」

男人:「我就是條欠操欠抽的母狗」

我:「我,我,我就是條欠操欠抽的母狗」

這種話明明是很屈辱,但是當我說完我卻有一種一樣的快感,然後就是騷穴和菊花一松,那些灌在裡面的蟻酸流了一地,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兩隻機器粗糙的手掌就開始入侵我的騷穴和菊花,在兩個肉穴里肆意抓撓,解癢和摩擦的疼痛同時襲來,還沒來得及感受解癢的舒坦,突然就感覺菊花里塞進了兩個帶棱刺的肉棒,兩個肉棒在菊花里不斷衝撞,倒是又讓我的瘙癢解了幾分。但是這個肉棒好奇怪,居然有點像小手。

好不容易肉棒退了出來,我才看清楚兩根雞巴的龜頭處有一些肉瘤凸起,然後這兩根雞巴又插進了我的騷穴,這種凸起的摩擦實在是太解癢了,讓我連連嬌喘呻吟。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個中年人射了,只把我放了下來就又是去洗手間清理去了。我虛弱地躺在地上,想著不知道還會不會有更多人來,但是過了一陣子之後卻等來了林琛,林琛拿著另外一個噴瓶,仔細為我清洗了騷穴和菊花,然後扶起我,對我說:「直播結束了,我們回去吧!」

三十二、參觀斗獸場

裡頭有獸交內容,所以就不傳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