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迷城―BAD END焰的遭遇 (4) 譯者:1554053715

.

【東京迷城―BAD END焰的墮落】 (人渣翻 調教 墮落)

譯者:1554053715作者:ぱんだやま2021/11/25發表於:第一會所

04

BLAZE。聽說就是在杜宮最近有個不良團隊在製造各種暴力事件。而且,這些事件中存在著不可思議的共同點。一般人無法想像的超自然力量的存在。

「一拳把人甩出去好幾米遠。」

好像有好幾個受害者和目擊者都證明了這一點。那些不良少年應該不可能有那種力量才對。

(似乎有什麼內幕……)

明日香覺得可能和異界有關。五月二十二日放學後,明日香正式開始調查傳說中的BLAZE。

BLAZE-焰的陷落04

明日香在BLAZE引起的事件附近進行調查。於是得到了一份目擊證詞。自從BLAZE的人嚼碎了某種藥物後,氣氛就完全變了。為了證明這一證詞,他們在BLAZE案發的多個現場找到了橙色的藥劑。

(這個藥物就是BLAZE的神秘力量的真面目嗎……)

調查了一下那個藥物有輕微的異界反應。

明日香請認識的藥劑師進行調查,得知那是一種調配了與異界相關的某種材料的藥物,似乎是被稱為異界毒品一般的東西

(果然和異界有某種關聯啊……)

雖然短時間內無法調查出這種藥物的具體效果,但不難想像BLAZE那宛如怪異般的力量就是來自這種藥丸。

和異界有關的事情越來越多之後,明日香收集了更多關於BLAZE的信息。而且在蓬萊町的后街有個BLAZE經常聚集的跳舞俱樂部。

(蓬萊町……)

明日香想起四月蓬萊町發生的事。四月十六日,明日香在蓬萊町的角落下被糾纏不休的男子強暴,並失去了處女。然後還被那樣帶進酒店,一遍又一遍地……。

明日香搖了搖頭,不願回想那些事情。

(不想想起……)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的男人們也是BLAZE的成員嗎?好像穿著有火焰徽章的衣服,但記的不太清楚。

從那天起,明日香就一直避免接近蓬萊町。不僅僅是因為害怕再次遭遇同樣的事情。因為只要靠近,即使不願意也會想起那天的事。但是既然知道BLAZE與異界有關,就不能放任不管。必須查明BLAZE那些藥丸材料為何來自異界,阻止其異界化。作為這種異界化的場所,蓬萊町的舞蹈俱樂部是最有力的候選。既然如此,調查蓬萊町是不可避免的。

(夜晚快要降臨了……)

太陽剛剛落山,時間還早呢。但是明日香不想去晚上的蓬萊町。也許是因為想起了那件事,才變得有些怯懦。明日香給自己找了個藉口,今天已經很晚了,沒辦法了,明天再調查吧一遍自言自語然後回租住處的咖啡店去了。

第二天早上,明日香站在蓬萊町的雙子座舞社門口。昨天的調查已經知道了地點。可能是因為儘量不想在蓬萊町久留,所以她進行了細緻調查。

(今天是星期六真是太好了……)

如果是工作日,只能放學後再去。但是今天學院休息。這樣一來,就可以隨心所欲地調查開店的跳舞俱樂部了。如果沒有人的話就更好了。即使有人在場,只有幾個員工自己也能輕鬆應對。

明日香使用手機發動了術式,打開了入口的鎖同時做了一個深呼吸,下定決心走了進去。

店內鴉雀無聲。雙子座的樓層里沒有一個人,如果是營業的時候,這裡一定會響起大音量的音樂,會有很多人在騷動。明日香已經做好了有員工的心理準備,但如果沒有,那就太好了。

明日香操作著手機,搜索著異界。於是在店內出現了兩種異界的反應。

明日香決定先從小的反應開始調查。

(這裡面啊……)

異界搜索軟體對店內的黑色櫥櫃做出了反應。打開抽屜,裡面放著剛才提到的異界毒品和類似植物葉子的東西。

(看來就是它們了……)

經過調查,那個植物確實是異界的素材。大概是植物型的神經組織的一部分吧。果然不出所料,BLAZE用這種植物製作了異界毒品。明日香的推測得到了證明。

(待會兒我們也得調查一下……)

明日香把藥和植物放進口袋。請藥劑師對異界藥丸進行詳細調查。只要停止異界化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但不知道剩下的藥會給現實世界帶來什麼樣的問題。調查用的樣本越多越好。

(那麼,另一種反應是……)

大概是有這種植物的異界之門吧。明日香朝著另一個反應稍微大一點的方向走去。

(這裡啊……)

明日香來到最裡面的房間前面。這個房間裡有異界的反應。明日香打開門走了進去。

(什……這個房間……)

這是令人不愉快的景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張大床。它的大小實在不像是員工小睡的床。

(這樣的話,簡直……)

明日香慌忙搖頭,幾乎要想起自己被帶去的情人旅館的事情。

還有其他奇怪的東西。架子上放著好幾個類似男性生殖器的東西和電動按摩器,牆上掛著類似拷問器具的能束縛四肢的鐵鏈。我大致可以想像出它們的使用目的。但在跳舞俱樂部里居然有這樣的房間,真是難以置信。這裡是做這種事的地方嗎?

多麼卑劣氣氛的房間啊。明日香心頭一陣不快。即使不願意,那天自己被使用這些道具的事情還是會浮現在腦海里。

(好了,趕緊結束回去吧……)

明日香想起自己的使命,再次啟動了異界搜索軟體。於是,房間一角的異界大門打開了。明日香深深地做了個深呼吸,仿佛要把房間的畫面吐出來一般,雙目緊閉調整呼吸走進大門內。

正如以前一樣。明日香一邊殲滅不斷出現的怪異,一邊在異界中前進。

那裡是被植物藤蔓覆蓋的異界。長著和剛才在跳舞俱樂部裝飾一樣的植物。這裡應該就是調配異界毒品原料的異界吧。

明日香用自己的不斷鍛鍊的靈魂裝置打倒了怪異們,繼續前進。終於走到了最深處。在那裡出現了巨大的植物型接骨木。大概有明日香身體的十倍長吧。太大了,看不清全部。擁有如此巨大身軀的,似乎就是這個異界的主人。

接骨朵的兩根巨大藤蔓向明日香襲來。明日香從容地躲開了他,用自己的靈魂裝置給他造成了傷害。不愧是秘密結社涅墨西斯的執行者。她的實力是貨真價實的。逐漸巨大怪異被逼到了絕境「最後一擊!」

明日香扔出的自己的靈魂裝置刺向怪異。下一個瞬間,那裡綻放出美麗巨大的水晶之花。巨大的身軀終於被明日香的必殺技擊倒。倒下的怪異隨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呼……」

結束了。這樣一來,這種異界化就會收斂吧。

BLAZE引起的各種暴力事件背後存在著異界毒品。阻止了被稱為元兇的異界的侵蝕。這樣一來,異界毒品就不會再出現在社會上了。這次的異界是以藥為媒介一點一點地侵蝕現實世界。BLAZE就是作為祭品被利用的地方吧。明日香在腦海中整理這次事件的始末。

(不管怎樣,到此結束吧……)

明日香撩起頭髮。

異界化要恢復正常了。想到這裡,明日香突然感到整個世界都在搖晃。明日香被耀眼的光芒包圍,終於被喚回了現實世界。

啪、啪、啪、啪!

「啊!嗯!啊!啊!」

男人撞擊的悅耳聲音和嬌喘在房間裡迴蕩。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只是至今為止我沒有了解我的身體面對快樂如此脆弱嗎?腦海中突然閃過這樣的念頭,但就像有個男人的陰莖從背後直擊小穴一樣的感覺,這個想法瞬間就煙消雲散了。

「啊啊啊,怎麼樣?舒服嗎?」

小穴里滿是自己的愛液和不知道是誰的男人的精液。發出啪啪啪交合的下流聲音。

「啊啊啊!很好!很舒服!」

她緊緊抓住床單,一邊被束縛住一邊順從地回答男人的問題。現在腦子裡只有男人的陰莖在自己的小穴里摩擦所帶來的快感。

「喂,差不多該射出來。你想射到哪個地方?」

啪、啪、啪、啪

「啊!喂、小穴、小穴內……請射到小穴裡面去。」

「很好,說的不錯,那麼。」

男人的動作更加激烈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體突然仰起身子,腰部顫抖個不停。今天第五個人的精液射到了小穴里了。

明明是從異界回來的,所看到的景象卻感覺恍如隔世。啪嗒啪嗒的聲音和少女的喘息聲。房間裡有幾個裸男和一個少女。藍發短髮的女孩躺在床上,被一個男人從後面衝擊著小穴喘著氣。明日香一時間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

明日香對那個少女有印象。今年四月,她被捲入異界後救了出來。杜宮學園的一年級學生,屬於空手道部,名字好像是……

「空同學?」

明日香無意識地說出了這句話,周圍的男人們反應過來立刻回頭。

「你、你怎麼?你從哪裡出現的?!」

男人的話一針見血。明日香不是現在才進來的。從異界回到了這個房間。那個樣子用「出現了」來形容應該沒錯吧。但是,被眼前的光景弄得頭腦一片混亂的明日香沒有時間去想這些。那個率真可愛的後輩,被男人的陰莖插入,淫蕩地喘著氣。而且還說出了承認自己快樂的台詞。

雖然被明日香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但男人們還是漸漸圍上了牆邊的明日香。

(糟了!)

面對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後輩的痴態,明日香頭腦一片空白,意識到自己的危險,她回過神來。慌忙伸手去拿手機。此刻必須使用術式才能打破這種狀況。

「喂喂,你著傢伙,不會是……」

明日香被這聲音嚇得渾身發冷。這個聲音很耳熟。心跳不斷加速,身心顫抖。戰戰兢兢地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啊、啊啊啊……」

明日香一看到男人的臉,握住的手機就掉了下來。雙腿顫抖得幾乎癱軟在地。她的視線所及之處,是一個留著紅色髮型的男人。想忘也忘不掉的在四月份強姦了明日香並奪走處女的男人的臉就在那裡。

「喂,把那傢伙抓起來!」

聽到紅髮男人的聲音,男人們一齊向明日香襲來。明日香想起被侵犯的記憶和對眼前這個男人的恐懼嚇得渾身發抖,她的身體被輕易地壓制住了。

「離我、遠點!」

被男人們抓住的明日香被綁在牆上。手腳呈「大」字形展開,用鎖鏈連接著。

從恐懼中回過神來的明日香恢復了冷靜。或者不如說不得不勉強找回來。再這樣下去,誰知道自己會被做什麼過分的事。

明日香掙扎著手腳,想要解開束縛。但是,只是發出吱吱呀呀的金屬聲,憑明日香的力量是無法鬆開的。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眼前是一群下流的看著明日香身材的男人的臉。不難想像這些男人今後會對明日香做什麼。明日香臉色蒼白。

傳來鎖鏈嘩啦嘩啦搖晃的聲音。還是不能脫離束縛。

按時間來說也就幾秒鐘的時間。明日香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身體顫抖起來,短短几秒鐘的動搖讓她陷入了絕望的境地。

「長得真漂亮啊。」

紅髮頭的男子對明日香說。男人好像叫戍井彰宏。明日香在這裡第一次知道了強行奪走自己處女的男人的名字。雖然這些不是明日香想知道的信息。而且他似乎還是這個不良團體的隊長。

「是你乾的嗎?」

那就是異界嗎?彰宏用下巴指了指剛才存在異界之門的地方,問道。

「唉,太遺憾了。這樣就不能再做那些奇怪的藥了。」

明日香壓抑著顫抖的聲音回答。明日香老實地回答男人的問題,本身就已經動搖了,但明日香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沒想到會有人能做到這種事……你是誰?」

明日香無言。既沒有理由回答這種事,也沒有必要告訴他明日香是地下組織的執行者。

「沉默嗎……算了,讓你的身體好好地告訴我答案吧。」

說著,彰宏一邊笑著,一邊從合身的弔帶背心上一把抓住明日香的胸口。

「別、別碰我!」

鐵鏈嘩啦嘩啦地搖晃著。

「哎,真是個極品胸部啊。」

彰宏無視明日香的抗議,用下流的手法揉捏著明日香的胸部。

「真柔軟啊。」

明日香想要反抗,但套在身上的束縛只發出咔嗒咔嗒的聲音。

男人的手時而摩擦,時而抬起著玩弄著明日香的胸部。

明日香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的身體會再次被這個男人肆意妄為。

「……嗯……嗯……」

明日香不時被隔著衣服觸摸乳頭,而發出甜美的聲音。

「好了,讓我來喝下鮮奶吧。」

說著,彰宏把手搭在明日香的弔帶衫上,一口氣把它掀了起來。

「哦!」

周圍的男人們歡呼起來。明日香豐滿的胸部展露無遺。大概是在彰宏的愛撫下開始有了感覺吧,粉紅色的乳頭聳立著。明日香被一群男人盯著胸口看逐漸變得滿臉通紅。

「乳房被揉的有感覺了嗎?」

彰宏抓著明日香的乳頭,明日香忍不住叫出聲來

「呀……」

「敏感度好像也很不錯啊。」

看到明日香的反應,彰宏更加激烈地揉著明日香的胸部。

明日香的乳房隨著彰宏的手動作不斷變形。男人們看到這幅光景都屏住了呼吸。

彰宏一邊揉著明日香的胸部,一邊用一隻手在明日香的大腿上爬行。他一邊來回撫摸著明日香的大腿,一邊慢慢地抬起手。

「不、不要……」

明日香感到一陣一陣的不舒服想要把腿閉上,卻因為腳上的束縛物合不上。只能注視著男人的手的去向。不一會兒,連裙子也被慢慢往上拉。然後,彰宏的手終於到了明日香的小穴部位。

「嗯……」

男人的手指隔著內褲搓捏著明日香的小穴。

「嗯……嗯……啊……」

一邊用手指撫摸著明日香的小穴,一邊用手指撫摸著乳頭。明日香只是忍受著胸部和小穴帶給她的快感。

「這樣你就變得誠實多了吧。」

說著,彰宏拿出一個電動按摩器。貼著明日香的小穴的下一個瞬間,它開始劇烈震動。

「呀,啊啊啊?!」

鐵鏈嘩啦嘩啦地搖晃著。

突如其來的震動讓明日香跳了起來。和剛才的手指感覺完全不同。明日香被這種又尖又甜的麻痹弄得不斷扭動著腰。

「嗯……嗯……啊……」

持續不斷的機械振動,無論是否在忍受,明日香的快感都在不斷的被提高了。

「啊……這個……不行……停下……」

彰宏更用力地按壓著按摩器。

「嗯……嗯……啊!」

明日香一心想從快感中逃出來,鎖鏈嘩啦嘩啦地響。

「不……不……不行……」

過度的快感讓明日香全身顫抖。

「啊啊……呀啊……啊……嗯嗯!」

明日香大幅度地仰起身體,迎來了高潮。

「哈……哈……哈……」

明日香全身痙攣,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全身無力,連站都站不穩。幾乎是被手的束縛物支撐著的狀態。

「這麼說來,你擁有著一個好東西啊。」

明日香聽了彰宏的話,抬起了頭。彰宏手裡握著異界毒品和異界植物。明日香藏在裙子口袋裡,想帶回去檢查一下。

「看來,你對我們的事調差了不少。」

「哈……哈……」

「順便說一下,你用過這個藥嗎?」

「不可能……使用吧……」

明日香奄奄一息地回答。

「是嗎……」

彰宏咯咯地笑了。

「順便問一句,你調查過這個藥的效果了嗎?」

彰宏拿出橙色的藥劑詢問。

「你們異常力量的源泉吧……很遺憾,已經無法生產了。」

「啊,這個嘛……」

彰宏吞下了異界藥丸。然後把手伸向虛空。

「!?」

空間出現裂縫,出現紅色的門。

(不、怎麼會……)

明日香不知道這種藥有引起異界化的效果。這樣的話,剛才的關閉異界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看來主體殘存著啊,那個地方的入口不止這裡。」

彰宏咯咯地笑著。難道在別的地方存在著本體的異界嗎?既然如此,就必須抑制那裡的異界化。事件還沒有解決。

「還有,這個藥……啊,是叫HEAT。也不是什麼特別厲害的東西。男人用了可以增強精力,女人用了的話……嗯,你的身體會告訴你的。」

說著,彰宏把藥塞進明日香的嘴裡。

明日香慌忙想吐出來,但彰宏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她的嘴。

「嗯嗯?!」

嘴巴被堵住了。不僅如此。明裕的舌頭進入明日香的嘴唇。明日香試圖用舌頭把藥擠出來。但這樣一來,就會和彰宏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就像接受了接吻一樣。

「嗯、嗯!」

明日香無路可逃。彰宏的舌頭蹂躪著明日香的嘴唇。明日香明白藥在慢慢地溶解。藥物和舌頭已經無法阻擋了。

考慮到彰宏的話,藥物的效果對明日香來說絕不是好事。說不定用不尋常的力量就能打破這個束縛,但肯定不可能那麼順利。即使不是這樣,光是被灌下來路不明的藥就已經很討厭了。

「嗯……嗯……嗯。」

拚命抵抗也無濟於事,藥在明日香的嘴裡融化了。藥溶化後,彰宏也沒有停止深吻。

「啊……嗯……嗚。」

糾纏不休的舌頭奪走了明日香的思考。奪走明日香思考的不只是彰宏的吻。

「!?」

突然,全身開始火辣辣地發熱。心臟在內心深處咚咚地加速。

(渾身好熱……小穴十分的……)

「嗯……呀……嗚。」

渾身難受。就連被阿明纏住的舌頭也感受到了。

「嗯……嗯……嗯……」

明日香終於從接吻中釋放出來,表情完全像被融化了一樣。

「很不錯的表情啊。」

男人把手伸進明日香的內褲里。

「啊……」

然後把手指伸進明日香的小穴里。

「啊……嗯……啊!」

只是稍微被攪動了一下,明日香的全身就充滿了快感。明日香忍不住仰起身子。

「嗯……哈……哈。」

彰宏一邊攪動著明日香的小穴裡面,一邊用舌頭舔弄著乳頭。明日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嗯……啊。」

明日香對彰宏的小穴里的愛撫不由自主地嬌喘了一聲。

「嗚……嗚……啊啊。」

明日香的小穴已經變得濕漉漉的。愛液不停地溢出來。明日香的身體已經被藥腐蝕了。

「啊……啊……啊!」

明日香被彰宏的手指輕而易舉地玩弄到高潮。

明日香癱軟在地,彰宏抱住她的腰,把陰莖貼在明日香小穴上。就連摸著明日香腰的手也給明日香帶來了痛苦。

「哦……」

彰宏的陰莖一口氣貫穿了明日香的小穴里。

「呀、啊、啊啊啊!」

明日香被插進去就到達了高潮。明日香的陰道內蠢動著完全包裹住了彰宏的陰莖。

「哦!反應不錯啊。」

「呀,啊啊……」

明日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炎熱和快樂。

「雖說用了HEAT,但還是很順利地進去了。難道你不是處女嗎?」

明日香顫抖著身體。明日香因為陰莖帶來的快感而大腦一片空白。

「嘁,真面目顯露出來了啊,該做的事情都做了。怎麼樣,和男朋友的比起來。」

「啊……啊……」

沒有餘力回答問題的明日香。明日香沒有男朋友。奪走明日香處女之身的不是別人,正是現在插入陰莖的這個男人,但他已經沒有這樣的記憶。

「我會讓你忘掉男朋友的。」

彰宏插入後還沒動。儘管如此,只要明日香的陰道能感受到男人蠢蠢欲動的東西,明日香就會感到無法抑制的快感。

「啊……啊……」

明日香的呼吸平穩下來後,彰宏開始活塞運動。

「啊,哈,啊。」

明日香每次被戳到底,都會因快感而再次顫抖。

「啊、啊、啊!」

(這麼舒服真是難以置信……那個藥居然有這樣的效果……)

「怎樣,感覺怎麼樣了?」

「呀啊,啊嗯、呼啊、嗯。」

明日香沒有回答男人的問題。或許說無法回答才是正確的。明日香滿腦子都是身體不斷襲來的快樂。

「哈哈,看起來很舒服啊。」

第一次被奪走的時候只有痛苦和不快。第二次的時候,身體里只剩下快樂。現在是第三次,來襲的是可以將明日香的一切吹散的巨大快感。

「啊、啊、啊嗯,啊!」

明日香被陰莖在小穴內不斷挺進的感覺奪去了內心。

「不啊、啊、嗯嗯、啊啊嗯!」

明日香來這裡的理由和自己的使命,都被在小穴內來回抽動的陰莖所掩蓋。

(已經……不……)

「哦,要高潮了嗎?要中出了。」

男人的動作越來越激烈。

(什,裡面……)

「啊!啊嗯!啊啊嗯!」

因為被快感衝擊著,明日香不明白男人這句話的重要性。

「啊!不!啊!不、要、要去了!」

明日香感受到了強烈的高潮。明日香不僅是身體,連內心都明白了。明日香的小穴里不斷接受著彰宏的精液在明日香的陰道里不斷翻騰。

彰宏和明日香保持插入的姿態,命令男人們解除明日香的束縛。明日香已經筋疲力盡,當她被解除束縛後,無力的明日香用手環抱著彰宏的身體,做出抱住他的姿態。

「哈……哈……哈……啊……」

明日香被彰宏抱起,帶著走到床上。明日香躺在床上,喘著粗氣,露出一幅可愛的臉。彰宏忍不住吻向了她的嘴唇。

「嗯……嗯……嗯。」

明日香自然地接受了彰宏的吻。明日香的腦子裡已經除了快樂什麼都沒有了。

不久,彰宏又開始了活塞運動。

「啊、啊、啊、啊!」

明日香再次貪圖著用陰莖帶來的小穴裡面的快感。

隊長之後,輪到他的手下們享受明日香的身體。明日香躺在床上,男人們肆意戲弄。明日香身上的衣服已經全部被剝了下來。

「啊,啊,嗯,嗯?」

明日香身體的任何部位都感到發熱,發出嬌滴滴的聲音。

「這身體真讓人受不了。」

「竟然能和這麼漂亮的美人交合。」

好像在插入的順序上發生了爭執,終於決定了第一個男人。用正常體位將陰莖插入明日香的小穴。

「啊,啊啊啊!」

「哦,真是不得了,這傢伙的身體里,這緊湊感,太舒服了。」

男人忍不住彎下腰衝擊。

「啊、嗯、啊、啊!」

和彰宏的陰莖形狀不同。明日香在陰道里能清楚地感覺到那個形狀。

「啊,不行了,我要去了。」

明日香再次被中出。

「啊啊啊啊————!」

明日香把身體交給被射精的快感,享受著快感。

「啊嗯、啊、好!」好舒服!!

明日香再次被彰宏插入。明日香跨坐在仰面朝天的彰宏身上。

「明日香,你變的很坦誠了啊。」

「啊……」

明日香被彰宏牽著手,倒在他懷裡,被他緊緊抱住。全身感受著男人的體溫,幸福感在胸中膨脹。

「快,把舌頭吐出來。」

「嗯……嗯……嗚?」

照他所說的行動隨後和彰宏嘴唇交疊,深吻。不只是彰宏,明日香已經對所有男人言聽計從了。

能聽到周圍男人們的說話聲。

「話雖如此,我還是嚇了一跳。」

「啊,我用領袖從奇怪的地方拿來的材料製造藥物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沒想到在這個叫異界的異世界裡,竟然有一個叫涅墨西斯的地下社會組織。」

屈服於男人們給予的快樂的明日香把一切都告訴了男人們。自己的事、異界的事、涅墨西斯的事。男人們給予的快樂讓明日香墮落到了可以容忍這種事的程度。

作為交換,男人們教明日香快樂和各種性技巧。

「對對。而且明日香是那個組織的執行者。」

「不過現在已經是我們的肉奴了。」

「哈哈,不對。」

「那種地下社會裡世界的事我無所謂,但我得感謝你把明日香送到杜宮給我們。」

明日香遠遠地聽到男人們的笑聲。

「喂,面朝過去。」

聽彰宏這麼一說,明日香採取了匍匐的姿勢。彰宏的陰莖直接後入貫穿明日香小穴。

「啊!」

被插入的快感,明日香緊緊地閉上眼睛抓住床單承受著。

「啊、啊、啊!」

啪、啪、啪、啪

「啊,啊、啊嗯、呼啊!」

從後面插入小穴的快感讓明日香渾身顫抖,發出喘息的聲音。

「啊,好像,要,要去了——!」

明日香用子宮接住了不知第幾波的男人的精液。忘記了涅墨西斯執行者的使命,沉浸在快感中。

「快點,用小嘴給我清掃乾淨。」

明日香照他說的含住彰宏的陰莖清理著上面的贓物。明日香帶著一種被愛的感覺小心翼翼地愛撫著讓自己感到舒服的東西。

在這裡,涅墨西斯作為王牌的身影已經消失了。也不是杜宮學園值得信賴的班長的少女姿態。有的只是一個為快樂焦灼,臉頰緋紅的女人。

彰宏感到滿足後,另一個男人迫不及待地走近明日香。

這次他會做什麼呢?明日香滿心期待。

就這樣,明日香作為涅墨西斯執行者的人生結束了。

bad end

譯者後記:東京迷城系列就這麼結束明日香紅毛空圖片放附件自行腦補,這作者寫了五篇三篇有關明日香就翻這三篇,之後會嘗試翻些一些動漫人物迷奸一類純愛文?放武俠區原創區就放調教惡墮類拿來沖的內容吧,何人初媚月什麼時候更新啊感覺快沒動力死機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