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 (亂倫科幻長篇) (38) 作者:dearnyan

【新世界】(亂倫科幻長篇) (38)

作者:dearnyan 2021年11月25日發表於SIS001

第三十八章 回歸

孫悅二人回到了歐洲戰場,沒引起多大的轟動,但是高興的人卻異常高興,最鬆了一口氣的除了林媛徽之外自然就是老頭和中年人,更加讓人高興的是幾個人甚至還帶回了一個完整的能量機甲!這才是聯盟目前最需要的東西,有了這台機甲,通過反向研究,很快便可以得到製造能量機甲的最新技術,而不再僅僅局限於一把能量鋒刃!甚至還可以根據這台機甲的技術,增強能量鋒刃的傷害,實在是大功一件,可老頭知道,自己又要大出血了,但是老頭也知道,如果能換到能量機甲完整的技術,出再多的血也是值得的!

林媛徽派遣的500人先鋒隊已經順利到達歐洲戰場,既然孫晨和孫悅回來了,這支部隊自然也直接交給二人指揮,孫悅退居二線,由更適合的海倫做這支部隊的總指揮,而孫晨,則將先鋒敢死隊的任務派給了他,日月影和自己的各五十名族人,組成了孫晨的側翼,負責隨時掩護!

現在海倫對於自己的意識連接已經操控的更為熟練了,這場戰爭對於她來說,也是一個更好的鍛鍊,日夜的訓練,如今終於派上了用場,海倫的一顆心反而難以平靜下來,如此正好便宜了孫晨,孫悅看出來海倫的緊張,乾脆就直接把她送到了孫晨的床上,一番折騰,原本睡不著的小丫頭沉沉睡了過去,算是彌補了前幾日的失眠!

沒過幾天安穩日子,聯盟便又再次迎來了同盟的進攻,對面顯然也不打算讓他們從大量失血的狀態中緩過來,因此攻勢是一陣猛過一陣,只是同盟的機甲兵發現今日有些異常,原本應該一擁而上搶著衝上來自爆送死的聯盟機甲兵,今天竟然異常的冷靜,而在一排排站在那裡的機甲不再是以往的炮灰,而是體型更大的燭龍號,關於這輛機甲的一切,他們已經了解的很清楚了,只是他們搞不清楚,現在的聯盟,已經連炮灰都用完了?以至於需要用燭龍來當炮灰填坑了麼!

同盟的機甲緩緩開動,並沒有太將對面的燭龍放在眼裡,他們不是沒遇見過,燭龍號的機甲性能相比較他們的能量機甲差了幾乎整整一代!能給他們造成的傷害有限,當然,自爆除外!

同盟的機甲列好陣型之後並沒有等待多久就開始了轟隆隆的衝鋒,而此時孫晨所在的隊列,也開始了反衝鋒!兩邊的機甲很快就戰到了一起,而這一次,雙方都知道遭遇了勢均力敵的敵手!

孫晨和這些機甲交過手,對他來說,第一次是完敗的,他的場對於能量機甲的場來說有作用,但是並不能完全抵消對方的場,就像對方的能量場可以干擾他的場,但是也無法抵消他的場存在是一個道理,他可以削弱對方的能量場,但是用普通的武器依舊還是無法破防,而現在有了能量鋒刃,一刀看下去對方的能量防禦場就被劈得稀爛,再一刀直接破防,三刀就要了對方駕駛員的小命,當然,對方只要劈一刀就可以結果自己這邊的駕駛員,可是這個時候,這邊的優勢也就發揮出來了,燭龍因為沒有掛裝能量裝甲,所以無論是機動性還是靈活性都要超過能量機甲不少,所以現在整個戰場就變成了群狼與群虎的戰鬥,狼靈動,虎攻擊猛,二者可謂是勢均力敵!

於是一場阻擊戰慢慢地變成了混戰,而這個時候,作為戰場直接指揮官的海倫就又相當於開了掛了!在她的智腦里,自己這邊五百個人的戰鬥圖像正彙集在她這裡,隨著她不斷的指揮,這一群狼正慢慢地變得有章法,或靠著靈活機動短暫的舍下自己手頭的敵人圍毆一頭猛虎,或以一敵二誘惑勾引敵人,而孫晨則成為戰場之上最大的殺手!他的場最強大,他的攻擊無論是力道還是時機都讓人無法逃脫,他從一個刀客,變成了刺客!在他的智腦里,有著海倫給他安排好的一切,他只要順著海倫的指示,按照指定的時間走到指定的位置,對準指定的目標揮出早已經標記好路線的一刀,然後悄然遠去!伴隨著他的離去,總有一輛同盟的能量機甲轟然倒地,而他的擊殺數目,也在隨著時間的增加而快速增長著。

兩方戰力相當,指揮藝術差了一大截,同盟的指揮官立刻就發現了不對,馬上調集旁邊的戰隊過來支援,可是狼哪裡會被虎圍截?他們的增援部隊還沒靠上來,海倫就已經指揮著兩邊的側翼收縮回防,然後脫離出包圍圈開始支援戰線上別的友軍,隨著他們所到之處,同盟的能量機甲不斷敗退,整個戰場上再一次響起了西歐部隊的轟鳴喝彩聲!聽著這些發自內心的呼喊,孫晨心底里的最後一塊疙瘩也轟然開釋!當然,這也跟他發現了海倫的強大有關係,如果說他是一個勇敢的戰士,那海倫就是一個無可比擬的指揮官,這支小隊只有在她的帶領下才能打出如此輝煌的戰績,而他的功勞和她一比,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她是孤獨的,同樣也是強大的!在她的眼中,無論手底下指揮的是誰,都只是一個冰冷的數字,一個可以犧牲,可以交換,也可以帶來勝利的數字,她走在和自己相同的道路上,她和自己,都在攀登著一個前人從來沒攀登過的山峰!幸好,他們兩個都有家人的陪伴!她們給了自己無窮無盡的力量!

「乾得不錯!」指揮頻道里傳來了孫悅開心的祝賀,戰果已經出來了,敵我雙方戰損的比例達到了驚人的10比1,這是一場偉大的勝利!

「可我們還是死傷了36名同胞!」海倫冷靜地回答道。

「不,你已經做的很好了,要知道我們來之前,西歐部隊對抗上同盟的能量機甲的戰損比是368比1」

「我還可以做的更好!」

「是,你們都在成長!現在我們偉大的將士們,回來休息吧!」

「哦!哦哦哦!」屬於她們自己的頻道里,爆發了歡聲笑語,她們需要回去慶祝,慶祝基因強化人第一次在這個時代的戰場上發揮出了自己強大的實力,同樣,她們還需要醫治傷者,緬懷亡者,讓這種精神在部隊里綿延開去!

因為這一次阻擊戰打的太過順利,戰果也實在是巨大,聯盟高層也發來了獎章,作為指揮官的海倫直接晉升兩級,升上校軍銜,孫晨因為巨大的擊殺數量,同樣晉升上校,孫悅則晉升上將,不過幾個人都沒把聯盟的嘉獎當回事,不過隨之而來的還有一個好消息,因為戰果非凡且有效,老頭終於把自己手頭上攢的那支強化人武裝派了出來,也因為海倫的指揮實在是太過優秀,所以這支部隊直接被派到了海倫之下。

「老東西!老奸巨滑」這是孫悅在聽到命令的第一時間就產生的念頭,至於老頭為何不第一時間就派這支部隊過來,打的什麼主意她心知肚明,不就是為了想看看她們這支部隊打出來的戰損比麼!人這麼少,都10比1,要是人多了,戰損比還高了,又或者是那邊死人死得多了,那就是自己這邊把那邊的人當炮灰了!到時候肯定要給說法,現在好了,想玩手段都沒的玩!不過,這種事實在是陽謀,鄙視歸鄙視,要是換做她,肯定也會這樣去做,這也是孫悅林媛徽到現在還沒和老頭徹底翻臉的最根本原因,這老傢伙,雖然是個老奸巨猾,可是做事情,基本都在可原諒範圍之內,唯一過界的一次,也扔出了價值足夠高的替罪羊,聽說軍方情報部都已經面臨奔潰的邊緣了!不過這一次,她孫悅很得意可以在這裡幸災樂禍!

很快地,一支滿編的特種作戰大隊到達了前線陣地,那是足足有著一千人的豪華武裝部隊,甚至連身上的燭龍戰甲都是二代的,看著那些基因強化人,孫悅察覺不到一點同胞的溫情,至於這些人是怎麼從那場滅國戰爭中逃生的,孫悅和林媛徽也偷偷地調查了個底掉,對於老頭手底下的那些人,二人都選擇了忽視,同樣,他們的死活,也不在二人的計劃範圍之內,他們已經不可能回歸了!這些同樣是從MU里逃生出來的人,現在走的甚至還沒有西歐的那些女人跟他們親近!

第二天,孫晨等人輪換休息,這一支新來的部隊頂了上去,兩方交戰,海倫雖然同樣是指揮,但這一次,她卻換了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戰法,雖然同樣是群狼戰術,可是這一次,隊伍里卻少了那支威猛的頭狼。

來回穿插,運動作戰,誘敵,包抄,圍剿,一擊得手迅速遠遁,這一次的戰爭,才真的堪稱是藝術,最終打到同盟撤退,最終戰損比是8比1,老頭第一時間就拿到了戰爭錄像,看著那仿若藝術一般的指揮,中年人長嘆一聲,他是比不上的!

「你怎麼看?」老頭看了看他問道,老頭是政治人物,不是軍事專家,他看得到輸贏但不代表他看得懂。

「完美!完美的指揮!」

「那為什麼戰損比還是有差別?」

「因為我們缺少一把鋒利的彎刀!」中年人指了指錄像上的孫晨。

「他一個人可以把戰損比擴大這麼多?」

「可以!」中年人截取了幾個錄像點給老者看,並且放慢了三倍的速度,這一次,老者果然看出了區別,孫晨的攻擊全都是一刀斃命,而自己這邊的手下,往往要連砍兩刀才行,這兩刀的空隙,就意味著敵人能夠反應過來回砍一刀,所以前面的攻擊,自己這邊人都帶上了傷。

「所以那個女人後面就換了戰法!」中年人又截取了戰場後半段的戰術錄像,老者這一次看明白了!

「毒蛇與群狼!」

「是的,那小子就像是隱藏在狼群之中的毒蛇,一擊即中,被他盯上的,全都一擊斃命,而我們的人就不行,所以那個女人剛開始一接戰就發現了這一點,所以她後半場就換了群狼戰術,通過不斷的撕咬讓對方流血,等到對方無法動彈了,才上去給他致命一擊,這兩種戰法都足夠優秀,但是要只看成果,毫無疑問第一種戰法是最完美的!而且你看,剛開始咱們打的很費勁,到了後面,越來越順暢,我懷疑這也是因為他們沒有跟指揮官配合過的原因!」

「什麼意思?第一場戰鬥,剛開始明顯是那個女人還不適應,所以前期戰損比是6比1,而到了後期則達到了驚人的14比1,而我們這邊,卻是部隊不適應指揮官,可以看得見,我們隊部的反應速度,明顯比那一支部隊慢!這絕對不是海倫故意放水,而是我們的部隊一開始在抗拒她的指揮,或者說是不適應她的指揮,而到了後面,我們的戰損比也在拉升!」中年人一邊說一邊拉著數據給老頭看。

「嗯!如此說來,一旦兩方配合更加完美,這個戰損比還會繼續拉大?」

「是的,我估計最高能拉到15比1!」

「大局已定!」

「是的,就看同盟那裡還有沒有新花樣了!」

「你說如果沒有海倫的指揮,我們的戰損比會打到多少?」

中年人聽到老頭這樣問,心裡咯噔一下,他心念電轉,最後還是打算說實話「1比2到1比3的樣子!」

「怎麼差距這麼大!」

「戰場之上有一種傳說,叫做用兵如神!這是每一個指揮官都想達到的境界,古往今來,這個世界的文明存在了幾年,可是真正能夠稱得上是用兵如神的,從來沒有出過,能夠做到如臂指使就已然是那個時代的軍神!可是她!她當真做到了!」

「恐怖如斯?」

「的確!」

「如此說來?那豈不是說基因強化人才是我們未來應該要發展的方向?」

「那倒不一定!」中年人想了想才又繼續說道「人工智慧可以做到,只不過……能夠達到這個級別的人工智慧...」

對於手下沒說完的話,老頭自然明白,其實兩邊都是鴆酒,最後的結果就是原始的自然人終歸要被淘汰,進化才是唯一的出路!

聯盟雖然沒有撤退,但是已經由戰略進攻轉為了戰略防守,他們的指揮官又不是傻子,聯盟這裡得出的結果他們的參謀部同樣能夠得出來,最後結果出來之後,聽說同盟高層那邊砸了桌子,於是這仗打到現在又打成了僵持!

孫悅邁著輕鬆的小碎步走到女婿宿舍房門口,聽著裡面傳來的一陣陣女人壓抑的呻吟聲,臉上抑制不住地露出了瞭然的微笑,她也沒打招呼,打開門就闖了進去,那門開的一剎那,裡面立刻響起了女人的尖叫,在看到是她後,那叫聲才小了下去。

「我們的調令下來了!」

「調令?」

「是,我和你媽商量了一下,決定此地不宜久待,呵呵!」

「什麼意思?」孫晨疑惑問道。

孫悅沒說話,用手比了一個M國的標誌,然後手臂一揮!

「突襲本土?」海倫一看就明白了過來。

「還是我家小丫頭明白!正被人操著屄呢,還能這麼清醒!」孫悅走上前,在海倫的屁股上扭了一把!那肥嘟嘟的,手感確實不錯。

「什麼時候撤?」

「我們晚一點,你呢現在就可以滾蛋了!所以走之前,我們一定要把你榨乾才行!」孫悅一邊說一邊脫掉了自己身上穿著的軍服,走到女婿赤裸的後背,用巨乳在他背後蹭著「趕緊操你的乖乖小表妹,完了來操我!」

「為什麼我要先撤?」

「你不想你老婆啊!哼,沒良心的東西,真後悔把女兒嫁給你!」孫悅戲謔著說完,又哈哈大笑起來。

「跟能量機甲有關?」

「總算還沒笨到家!」孫悅點了點女婿的頭。

「那我馬上就走!」

「急什麼!我這剛脫了衣服,你好意思看美人投懷而不占點便宜麼?媽會傷心的哦!」

「那就來吧!」孫晨一個虎撲將雞巴從海倫的體內拔了出來然後順帶手地一個撥轉,讓孫悅直接趴在了表姐的身上,看著上下並排對著他的兩個騷穴,他挺動著雞巴在兩個女人的體內飛速地抽插著,由於那速度實在太快,所以兩個女人根本感覺不到有什麼差別,一起發出了浪叫聲。

孫悅趴在海倫身上,她的那一雙手也沒閒著,抱緊了海倫的同時也抓住了她胸前的一對肥奶,在女婿的大力抽插下,她的雙手也在使勁揉捏著那一對巨乳。

「奶牛啊!跟你媽一模一樣!這大奶子,抓起來手感真好!」

「阿姨,你笑話我!」

「哈哈!」

「好久沒見你媽了,等有空,咱們一起挨操!」

「嗯,我也想媽媽了!」

「我也想了!」孫晨適時地在一邊插了一句嘴。

「滾蛋,你想的是人還是屄,又或者,想你姨媽的那對肥奶!」

「都想,哈哈!」

「壞蛋!」海倫也笑著在孫晨的身上戳了戳。「你就那麼想我媽啊!」

「沒有,我也想你了!不然今天為什麼急著把你抱過來操啊!」

「油嘴滑舌的!」說是這麼說,海倫還是蠻高興的,她沒打算跟瑩瑩去搶地位,她其實要的就是這個表哥心裡能夠有她,就夠了!

「男人的嘴!哼哼!」

「騷媽媽,你有意見啊!」

「你是操哪個就說想哪個吧!你說,我和海倫的屄哪個操起來更舒服!」

「當然是一樣舒服啊!」

「不行,不行!」兩個女人一起反對,這回答也太和稀泥了!

「好吧好吧!」孫晨怎麼會實話實說,他滿腦子轉的都是怎麼不得罪她們倆,因此故意將話說的很慢「嗯...怎麼說呢...媽的屄很厲害啦,水多耐操,彈性也很好,表姐呢,因為是專門培育的性奴,性技方面很厲害,不過也因為太年輕,所以不懂得怎麼討好男人,但是媽就不一樣了,媽在討好男人方面絕對是一絕!這說的不單單指性技,而是媽的整個人,那種看男人的眼神,我就最喜歡了,還有討好男人的方式,那絕對也是我最愛的,表姐呢,勝在年輕,皮膚,還有乳房屁股的彈性,都是最好的,畢竟現在表姐正處在女人年齡的黃金階段,可是媽也不賴,那一身軟肉,絕對是我的最愛,因為摸起來實在是太舒服了!好了,我說完了!」

「你賴皮!」

「你個臭小子,說了半天,一句準話都沒有,不過看在你那麼機靈的份上,饒了你了!」孫悅回頭在女婿頭上一點,壞笑著說道。

「阿姨,不准饒他!」海倫還趴在下面不依不饒,孫晨聽的好笑,乾脆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屁股上。

「哎呦,你打我!」

「哈哈,打便打了,他連他媽都敢打,打你的屁股你還以為他會不敢啊!」

「啊?表哥打...打姨媽的屁股?」

「是啊,你沒見識過啊,那下次叫他打給你看,哈哈哈哈哈!」

「額...!」孫晨有些無語。

一頓荒唐的淫戲一直鬧到了日上三竿才結束,走的時候孫晨依舊是神采奕奕,床上的兩個女人卻癱成了一團,在這方面,孫晨至今還沒碰到過能和他一戰的!

要走了,即將見到瑩瑩還有那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的母親!他愛她勝過一切,算算日子自從在卡蜜兒那裡與她一別,這又是小半年都沒見過了,雖然短暫的打過幾通電話,可那種遠水解不了近渴的感覺卻日益加深,他想抱著她,好好的跟她傾訴一下他的思念,他想她的人,想她的嘴唇,想她的擁抱,當然,更想的還是她的奶子,她的屁股,她的屄!看著飛車外面迅速飛過的場景,少年的褲襠里已經硬成了一塊鐵蛋!

事實總是跟現實有偏差,少年下車的第一站就沒見到母親,現在林媛徽作為一個政治軍事集團的首腦,在這個時候已經不大出現在聯邦的實際控制範圍之內,一是為了牽制,二來也是為了防止有一些蠢貨由於腦子一熱干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來,所以少年的第一站,其實還是當初的那個研究所,不過他倒是見到了何小琴,作為母親最重要的副手,她在這裡的級別那也是相當的高。

「想媽媽了?」一看到孫晨那沮喪的樣子,何小琴就覺得好笑,看他現在這個樣子,誰也不會把他當成那個馳騁在戰場之上的戰神!

「琴姨,我媽怎麼沒來?」

「她可不能來這!」被何小琴這麼一點,少年頓時明白了。

「哦,那我能去看她嗎?」

「可以自然是可以,這裡肯定沒人攔著你,不過你不打算去看她的時候,給她帶一份禮物嗎?」

「禮物啊!我還沒時間去買哦!」

「哈哈,傻小子,你覺得你媽還看的上那些普通的禮物啊,你覺得現在對她來說,什麼才是最好的禮物?」

「琴姨你的意思是指能量裝甲?」

「傻小子,還沒笨到家!咱們的星艦已經造的差不多了,連舾裝都已經基本完成,現在就差這個外掛的能量裝甲,有了它,咱們的星際旅行就更不用怕了,以前你爸那種探險隊,實際上風險相當大,但是因為船隻小,機動性足,所以可以避過許多危險情況,但是我們的星艦,既笨重又大,碰到隕石帶,有的時候還得硬闖,原本設計人員的想法是加重加厚裝甲,可是那也不保險,現在有了能量裝甲,不就穩妥得多了!」

「我明白了!」說白了,能量裝甲對於防護,那絕對是專業的,既可以防止那些偶爾出現的太空垃圾,還可以硬闖一些隕石帶,確實這個對於母親來說,才是最合適的禮物!「我會努力的!」少年暗暗捏緊了拳頭,他發誓要用最快的速度把能量裝甲的技術搞到手,其實前面階段的研究,他當初臥底的時候就清楚,這也是為什麼這一次的反向研究一定要讓他參加的原因,所以有這個打底,再研究這個成品那就輕鬆得多了!

「呵呵,進去吧,瑩瑩和你以前合作過的那些大師都在研究院裡面了!」

「好!」孫晨答應了一聲,而隨著那厚重的合金門落下,少年又繼續沉迷在不眠不休的研究之中。

此時在那所昏暗的小屋中,中年人正在聽著老人說話,孫晨的回歸和現在戰場的局勢好了許多,所以老頭的咳嗽明顯也有好轉「那小子來了?」

「嗯,今天剛到!」

「嗯,加緊研究,同盟既然知道機甲丟失,就肯定知道我們會加碼研究,潛伏在那裡的哨子說同盟已經擴大的建廠的規模。」

「是!」

「我們這邊雖然沒有技術,但是應該也快了,讓他們把基建的建造加速,爭取技術研究出來第一時間上馬!」

「這個已經在做了!」

「嗯!那邊呢?有什麼動靜?」

「星艦已經基本建造完成,聽說那邊同樣也在大肆建造海底工廠,而且進度比我們快多了,其實用原本的技術,她們也夠用了,她們不需要太過複雜的東西,掛裝的甲板在製造難度和安裝難度上要遠遠低於戰甲!至於為何要擴大建造進度,我猜測,她們是害怕夜長夢多,打算快點建造完成撤離地球了!」

「也是,你說,她們真的會走嗎?」

這個問題很不好回答,不過關於這件事,中年人也有著自己的判斷「她們應該會走,我聽哨子們說,她們派出去的探險船返回了,具體的事情雖然只有那關鍵的三四個人知道,但是蛛絲馬跡還是逃不過我們的偵查,那艘探索船上的附著物,至少在附近的星系上沒有發現!而且她們從那裡回來之後,就加快了離開的速度,這說明,她們是真的想走,畢竟在這個地球上,她們已經被劃為了異類,聯盟這麼些年的宣傳,已經造成了很多人觀念改不過來了,現在再想讓他們接受這些強化人,太難做到!而且,我恐怕也沒有人願意有如此變態的人和自己生存在一個地球上,您不也是如此!說實話,國家可以允許這個社會上有那麼幾個蝙蝠俠,但是超人就有些太過了!」中年人拿著在這個年代依舊很吃香的漫畫來打比方。

「如此說來真的有適宜人類居住的星球?」

「八九不離十!」他的話,引起的老人許久許久的沉默,他知道老人在思考,於是只是靜靜地站在一邊等著。又過了許久,老人才抬起頭問了一句「我們的路,是不是走錯了?」

這句話,中年人沒法回答,他不說話,只是想聽聽老人自己思考的答案!

「外太空技術!我們HU聯邦擁有最頂尖的人才,最頂尖的智腦,如果我們早在這個上面加大投資,我們的成就肯定不會落下MU太多,可是我們將太多太多的東西浪費在了內鬥上,摧毀了再建造,摧毀了再重造,最後的結果就是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而且不管我們做什麼事,總有一些人在後面拉後腿!他們就是不想讓你把事情干成了!你放棄,好,那他們正得意,你繼續,那難度,呵呵!」

「也許,制度就錯了?」

「你說什麼?」

「制度!我們的聯邦制度!」

「獨裁麼?」老人自然明白手下要表達的意思,其實關於這個問題,他也曾經思考過無數次了!

「也不是獨裁,我覺得,那種制度適合當下的時代,那就應該去改變它,當我們需要民主的時候,那我們就搞聯邦制,當我們需要發展的時候,我們就搞專制!」

「你啊!太年輕!」老人呵呵笑了。

「為什麼?」中年人疑惑問道,他說的辦法如果能夠實施,那絕對是最完美的制度。

「因為權力!」老頭決定點醒一下這個笨蛋手下。「沒有任何一個統治者會放棄手中的權力,就算是那些民主人士依舊不例外,你看到的只是換了一個又一個的總統,卻沒看到那些總統背後站著的,是一個又一個的利益團體,總統可以變,但這些利益集團,幾千年了,從來沒變過!至於獨裁,那代表的又是許多人的利益,這些人圍攏在他身邊,索取著巨大的利益!而這些人也是對獨裁者面對外敵最強大的一層保護,因為一旦獨裁者倒了,那他們的利益也將不復存在!古人有一句話不是解釋的很好了麼,完美的政治家絕對不會滿足百分之百人的需求,他們會站在大部分人的那一邊,那樣他們就擁有能夠統治所有人的權力!」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