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麼拯救你,我的嫂子 (1)作者:fakehhh

此文與作者「曖昧」的不一樣,但同一個名字,事後會不會改名則不一定...

【拿什麼拯救你,我的嫂子】(1)

作者:fakehhh 2021/11/25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仁勇,仁勇,開下門。], [仁勇,仁勇,開下門。}

大晚上了是誰在門外叫啊,我正在看英超比賽呢,曼城vs曼聯正是緊張的 時候,我哥 瞪了我一眼,說了我一句。我心裡默想這不是你自己家了,還是叫你的名字,你 自己不去開門。

同時我三步並兩步的同時走向了門外,一打開門,一個瘦高的典型的廣東人 長相男子和泡了茶給他們,我繼續在看英超,他們畏畏縮縮的坐在沙發上也不說 話,手裡拿著一堆紙,我感覺有點奇怪,是不是發生啥了。這時我哥發話了表叔立馬遞上手裡的紙說道

我哥接過紙張,我也湊過去看,上面都是寫著諸如花唄,分期樂,京東白條 等等的借貸數目和利息,除了這些還有一些銀行的欠款,加起來有將近60w, 其中大部分都是網路借款。我哥皺了皺眉頭,說道,接著我表嬸說道 ,其實我知道他 們是我的親戚,但是我一時想不起應該叫他啥,我這種人對輩分一向搞得不是很 清楚。

此時我哥也出來了,,我惺惺地說了一句{ 表叔表嬸好 。},我哥立馬地請了他們進來。進來後,我哥一年,我們將我們村的住屋子重 建了,加高了一層,還裝修和買了家俱,還有一些錢被光言用在賭球上了,基本 這些地方了。}

我哥嗔道表嬸委屈的看向 表哥一眼然後說道。

我哥望向我表叔一眼,發現我表叔心不在焉,感覺完全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一樣,原來他在看著電視的球賽,我哥怒道我表哥立馬收回看向電視的視線,和我 哥不咸不淡地說道{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拆遷分的錢,不止是我一個人的,還有我爸和我弟的, 我得跟他們倆商量一下。}

這時門外響來了開門聲,一位身形婀娜女子走了進來,嫂子下班回來了。{ 咦,老公,有客人來了嗎} 嫂子說道,,嫂子對他們微微 一笑,便轉身換起了拖鞋,我定睛一看,嫂子今天穿著普通的白t和緊身的牛仔 褲,白t的下擺扎在衣服了,顯得整個身材骨肉雲亭,一彎下腰,整個臀型都顯 露出來,整個腿因為緊身牛仔褲的繃緊而顯得修長筆直,因為嫂子的腰比較細, 雖然臀部不大,但是翹,腰臀比好,一時間美不勝收,我只看了一眼,沒敢細看 下去,便收回了目光。

我看向了表叔一眼,發現他也在偷偷瞄著嫂子。這時表嫂跟表哥說表哥立馬收回偷瞄的視線免得被人發現並向 我哥說道,於是我哥把他們送出們 了。 嫂子張了張她的紅唇道。

我跟嫂子畢業於同一個大學,同一個專業的,所以平時我都是叫她師姐,我 讀這個專業也是在她的建議下而報考的。嫂子也做到了沙發上,甩開了拖鞋,把 腳伸到了面前的桌子上,,邊說邊伸了伸懶腰,把扎在牛仔褲里的衣服下擺那了出來,因為 衣服往上縮了縮,雪白而平坦的肚皮顯露出來,沒有一絲污垢。我嘚瑟的說,嫂子給了我個白眼。

我還在繼續看球同時聽他們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突然我嫂子問了我一句我摸著腦袋說道{ 我也不知道啊,看爸爸和哥的決定吧。} 我平時的性格就是這樣,能把事情推 出去就推出去,免得惹禍上身,說白點就是怕擔責任。

說完,我就繼續看球了。我嫂子說道我 哥也看向了電視說道嫂子譏諷的說,我哥是曼聯的球迷,我嫂卻是個利物浦 球迷。我嫂子和我哥高中的時候就認識了,我也想不明白兩個死敵球迷是怎麼會 走在一起的。

因為我哥是曼聯死忠,她故意和我哥對著干,平時就經常為球賽的事情鬥嘴 。嫂子繼續笑著說道我哥嘖了嘖,沒再理會嫂子和我繼續在看球嫂子說罷,就進了房間,過 了一會就換了一身運動的衣服出來,緊身粉色的運動背心,黑色德瑪彈力運動褲 ,整個身材的曲線都顯露了出了來,嫂子來到門口的鞋櫃旁,拿了個Nike的 跑步鞋穿了起來,就到跑步機上跑步了。

大概過了20多分鐘,嫂子就跑完了,從跑步機那裡過來,做在沙發上休息 ,只看嫂子身上香汗淋漓,粉色的背心有一半被汗水浸濕,一滴滴的汗水從白凈 的臉上流向頸部,臉上沒有一點的毛孔,頭髮沾黏在額頭上,白澤的胸部隨著沉 重的呼吸而高低起伏,所謂沒人不過如此。這時比賽也打完了,曼聯又輸了,輸 了個2比零,嫂子幸災樂禍的地笑,我看著我哥想反駁卻沒有理由反駁的嘴臉, 十分滑稽。

我說道嫂子說道我敷衍了一下我嫂子,就走出門,回我 自己的屋子去了。我們家一共有四口人,我爸,我哥,我嫂子和我。

前幾年因為我們這個鎮是政府規劃的高新區,所以政府重點發展我們這個區 域,我們這些城中村自然是重點改造,經過政府的牽針引線,有家開發商和我們 村集體一起合作,重新改造我們村,我們出地皮,開發商出錢和人力物力起回遷 房和寫字樓,到時候寫字樓的租金和我們分,這會極大地提高我們村的收入,所 以這方案一出來,就很快通過了,改造建設如火如荼地搞了起來。

我們分了四套回遷房,兩套130方的,兩套70方的,現在我和我爸住一 間130方的,我哥和我嫂子住一間130方的,另外兩間70方的都租出去了 。我大學的專業財務管理,我是一名文科生,文科生能報的專業非常少,無非就 是語言類的,管理類的一些學科,當初我也不知道要選什麼專業好,在我哥和嫂 子的建議下,糊裡糊塗的就學了財務管理這個專業。但是我上大學後,徹底放飛 了自我,上課就玩手機,下課就待在宿舍看電影或者玩遊戲,根本就沒有好好學 習,那個績點啊是一塌糊塗。

轉眼大學要畢業了,連個實習單位都找不到,最後就是靠我嫂子的幫助下, 在她公司安排了個崗位給我,我才找到實習,實習期後,我們公司的領導見我工 作態度還不錯就把我留下來了。

我朦朦朧朧中聽到一股聲音在叫我,我的腳猛然一動,慢慢的睜開眼睛,面 前只有個天花板,我揉了揉眼睛,拿起手機一看,已經7……40分,昨晚的那場 球賽太精彩了,導致我在睡夢裡還在想著,我迅速的下了床,到洗手間去洗個頭 刷個牙吹個發,再隨便套個衣服就出門口了,免得我嫂子說我。雖然我們家是分 了四套房,但是並不是每套房子都在同一棟的,當時抽籤的時候,一套130方 的在1棟,另外一套130方的在2棟,兩套70方的在3棟,但這幾棟的地下 停車場都是連通的,所以平時我去我哥家看球時也是挺方便的。

我坐電梯下地下停車場後就趕緊的跑向了我嫂子的車那裡去,遲一點嫂子肯 定又會罵我。當我跑到嫂子的車那裡的時候,嫂子就已經在車上坐著了,我拉開 後排的們就做了上去,我坐別人車的時候一向不喜歡坐副駕,因為坐後面不用系 安全帶。嫂子生氣地說 道

我小聲地嘀咕

我反駁道我嫂子也收回了聲音,看著前方,不在和我說話了。過了大概25 分鐘,終於抵達我公司了,我們公司是一家建築類的集團國企,旗下有10幾間 分公司,總公司和分公司的機關部門全都在公司自己興建的一棟樓里上班,我在 其中一間分公司的財務部,嫂子在總公司的財務部,這棟樓一共有15層,但是 這棟樓是九幾年的時候建的,並沒有考慮到中國人們日益發展的生活物質需求, 所以並沒有建地下停車場,只有樓外面的空地可以停車,所以車位嚴重不足,這 也是嫂子催促我早去上班的原因,遲點去上班,連車位都沒有了。

我向垃圾桶那邊走了過去,那裡還有個側方的車位 沒有停,我向嫂子招了招手,示意她把車開過來,她開過來後,打開窗戶跟我說

我嫂子考駕照很多年了,但是也是最近一年才正式在路上開車,所以技術並 不是很熟練。停完車後,嫂子從車子裡下來了,一打開車門 ,一隻馬丁靴從車裡踏了出來,再網上看是一隻白澤纖細的腿,一隻延伸到腿上 的7 8公分處,是一條牛仔裙,再往上是一件寬鬆的黑色的t,再繼續往上看 是個天鵝般的頸部和精緻的臉孔。

嫂子身高1.68,在廣東來說,這樣女子的身高算是高的了,腿也比較長 ,所以嫂子平常的打扮也大都是突顯她的腿長的。嫂子邁起步子走向我身邊,撲 面而來的是陣陣的香氣,嘴唇微微張開這時我故意搞了 個惡作劇,捂著鼻子說嫂子沒好氣的白了 我一眼說完就丟下我一個人去搭電梯了,我從背後 看著嫂子邁著腿走向電梯,翹臀一搖一搖的,心裡默想

於是就自己去走樓梯回到我們公司了,我們公司在四樓,每次我都是在走上 去的,不用等電梯,嫂子的公司在8樓。一回到我的辦公室就看到我的主管在哪 里坐這了,我們公司是最近一兩年才新開的公司,搞的工程全都是分包的工程, 就是包工頭承包了工程,但是沒有資質,然後掛靠在我們公司,我門按照點數收 取一點手續費,所以我們分公司的財務部也只有兩個人,一個部長和我,平時就 幫專案部的人走走資金和材料的付款流程,或者開一下發票,工作相當的輕鬆, 因為不是我們自建的,所以也不用給材料商和甲方扯皮。

我跟我的主管打了一下招呼,就上OA查看那些材料款的流程是要審批的, 看了一下,就刷刷地把能過的流程全過了,微信跟專案部的人溝通一下,那些流 程需要補資料的,趕緊的補,要不就不夠時間走了,到時候又怪我們走不完,被 人追著進度。把手頭上的事情幹完後,我就開始刷手機了,刷完手機感到無聊, 就到隔壁的部門去串串門,無驚無險到了12點,可以去吃飯了,我們公司是設 有飯堂的,飯堂在一樓,我一般都是跟我嫂子一起吃。

去到飯堂,我打起了飯,坐下來吃了,沒過多久,我嫂子也下來了,她也打 了飯,來到了我桌子哪裡跟我一起吃飯了。{你們公司的那些流程能不能規範一 點啊,每次拿上來的證明單都是缺這缺那的,每次都要催,你們才補}嫂子說道 {我也不想的啊,有些款項走得太急了,要求立馬打錢,我跟專案部的人說過的 ,你們也儘量配合一下把}我邊吃邊說{你們經常這樣,不是我不幫你們,這樣 我的同事也有意見的}嫂子怒嗔{唉,我以後儘量規範一點把}{你要說到做到 才行哦}無驚無險地又到了下班時間,我搭上我嫂子的車回家了,平時在家都是 我爸煮飯,然後我嫂子和我哥到我住的地方吃飯。

回到家,我爸的飯菜已經煮好了,我嫂子一進門就翹起了兩張白哲的大長腿 坐在沙發上,我看了看我哥應該還沒有回家。對了,我哥是在稅務局當基層公務 員的,平時也比較忙,下班時間不固定,我們一般等到他7點還沒有回到家,我 們就自己先吃飯。過了一會,我哥也回來了,看起來比較疲憊的樣子。{來來來 ,仁勇也回來了,仁智你去把菜和碗筷都拿出來}我爸說道{好的,馬上}我風 風火火地馬上把碗筷菜都拿出來了,大家也都上桌吃了起來。

我哥說道我爸放下筷子,重重底嘆了口氣 ,

我哥說道我爸沒說話,思考了一下說道我爸這個人一向很重親情,親戚有 什麼忙都會盡力幫忙。

這時我嫂子發話我爸說道這時我哥說道嫂子我爸也點了點頭,同意了,

我哥和我嫂子面面相覷,還是我哥先開了口我爸說道吃完 飯,我哥就打電話給光言說了借給他們30w,把那些先欠銀行的數還掉,其餘 的,他們自己先想想辦法。搞定這件事情後,我哥和嫂子就回自己家了。 貼主:yyykc於2021_11_24 17:20:53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