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 催眠系統 樂芙蘭篇 (1) 作者:F心R

. 【英雄聯盟 催眠系統 樂芙蘭篇】

作者:F心R2021年11月25日發布於第一會所首發於:pixiv(1)

麻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瀏覽器的問題,反正我就回復不了(網頁),點了那個回復沒反應。

在這裡說一下:《催眠系統》系列會寫的比較直白,就是純粹的h文,沒有太多劇情過度的。因為是系統道具賦予的能力,大概會寫成多世界的無線文,不過英雄聯盟的背景世界暫時只寫了幾個女英雄。

我很久以前的作品《從艾歐尼亞開始的征服之旅》在最近恢復更新之後也優先搬到了咱們站(期間因為疫情原因咕了一年半),那邊是按照背景故事附帶調教劇情全收的,不過進度緩慢。

過段時間我抽空整理一下,應該會把我的舊文《從德瑪西亞繼續的征服之旅》也搬過來,但因為【艾歐尼亞】到【德瑪西亞】中間隔著一個【弗雷爾卓德】,而弗雷爾卓德只有大綱,正文還沒有寫、艾歐尼亞未完,所以觀感可能不是很好。

至於在p站發表的另一些文,比如我的很多約稿之類的,有空的話也會慢慢發過來的,不過大多數都是LOL的文、足控文、以及扶她文。

大夥的留言我看了之後只能在樓層下面發個回復,沒法直接回你的帖子,所以如果想要跟我探討什麼的話大夥可能要隔三差五回來瞅瞅我在樓層下面發的帖子。

我暫時搞不明白點回復沒反應的原因,所以實在是抱歉了。

---------------------------

正文:

第三章 樂芙蘭篇(1) 「嗯~」 漆黑的房間中,樂芙蘭眼神微眯,嘴角透露出一抹妖嬈性感的微笑。

她一邊用嫵媚動人的神情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一邊用自己的黑絲手套「噗呲~噗呲」地套弄著面前的肉棒。

「唔。」

手指尖的縫隙用力的擠壓著粗大的肉棒,尖銳的指甲不時刮過羅恩那碩大的龜頭。

一絲有一絲晶瑩剔透的粘稠先走液隨著樂芙蘭的手交而被不斷的榨出。

面前嫵媚動人的詭術妖姬用他從來不曾經歷過的靈活技巧肆意的玩弄著手中的肉棒,當各種奇異快感源源不斷地從肉棒上傳來時,他終於忍不住的悶哼一聲,發出了暢快淋漓的呻吟。

「嗯~」

當男人的呻吟聲落入耳畔的瞬間,雍容妖嬈的樂芙蘭優雅的湊近了面前碩大發紫的龜頭,雪白的鼻尖輕輕一嗅,黑色的唇邊吐出誘人的香舌,順著羅恩的肉棒緩慢而有力的舔舐了下去。

「嘶!」

口水的冰涼與舌頭的溫暖在剎那間給羅恩帶來了冰火兩重天般的極致享受。

來不及思考,面前的女人一轉攻勢,此刻的樂芙蘭不再用力套弄他碩大的肉棒,反而像是一位高貴的女王般用手指輕輕的擼下他的陰莖,露出了那散發著濃郁腥臭味的肉冠邊緣,然後伸出滴著唾液的性感舌尖,細細地品嘗起了他那肉棒邊緣尚未被辛德拉清理過的粘稠包皮垢。

「嗯~」

品嘗著羅恩包皮垢的同時,樂芙蘭纖細的手指將雜亂扭曲的烏黑毛髮輕輕撥開,性感的黑絲手套再度包裹住肉棒的根部,這一次是由內向外的緩慢捋動,手指在按摩尿道的同時,甚至還輕輕的摩擦著那最為敏感的龜頭邊緣。

看這樣子,就好像要將羅恩肉棒內的精液全部擠壓出來一般,樂芙蘭的小嘴微張,靜靜地等待那最終的大餐沉穩有力的注入口中。

「噗呲!」一聲,經過多重射精能力強化的羅恩連三十秒都沒堅持住,就在樂芙蘭舌尖與手指的雙重攻勢下徹底釋放出了自己濃厚的精液。

強烈的噴射,滾燙的溫度,粘稠的液體,在品嘗完後,樂芙蘭鬆開手指,變魔術一般從懷中抽出絲巾優雅的擦拭嘴角,不疾不徐,不動聲色的說出試吃後的評價:

「一般貨色。」

「呼…….」

射精過後的羅恩躺在床上無力的喘著粗氣,他從沒想到,自己在這段時間裡與辛德拉進行過乳交以後,得到了【5.肉棒氣味提升50%,精液溫度提升20%】的誇張射精量居然就這麼被樂芙蘭輕而易舉的吞了下去。

而在羅恩喘氣的同時,結束了試吃後的樂芙蘭有些狐疑的盯住眼前的男人。

她的記憶有些紊亂,她記得自己得到了「某個懸空島嶼停靠在臨近諾克薩斯的無人之地上」的消息以後,便動身前往了這裡。

在這上面,她遇到了這個男人,並且……

他似乎給自己看了一張什麼東西……是卡牌……還是紙片?

樂芙蘭有些記不清了。

她只知道在那之後,自己就作為情人品嘗起了這個男人的肉棒。

但作為情人,身為黑色玫瑰統治者她的肯定是在圖謀這個男人身上的一樣東西,可問題就在這裡,樂芙蘭想不起自己的目的了。

「我的目的……」

身為一個玩弄權謀與詭計的女人,樂芙蘭很少吐露自己的心聲,更不可能自言自語。

話音剛落,她便敏感的注意到了自己現在的情況。

不對勁!

一定有哪裡出了問題!

【警告:目標精神精神波動已提高至20%,催眠卡牌:關係修改(情婦)的效果正在衰減。】

不好!

接到系統警告的瞬間,羅恩來不及多想,本能的想要使用自己的催眠能力,實際上,在使用關係修改卡牌將樂芙蘭的身份修改成自己的情婦之後,他就已經做好了催眠準備了。

但就在這時,第二條系統警告隨之響起。

【警告:馴化足奴辛德拉的大腦馴化程度下降1%,當前大腦馴服14%。】

什麼?

這一剎那,羅恩猛地愣了一下,眼神不由自主的瞟向了不遠處正眼含不滿的辛德拉。

在從艾歐尼亞前往諾克薩斯的這些天裡,這是他第一次得到有關於「大腦馴服」的消息,雖然是降低了1%,在重點在於——原因呢?

原因是什麼?

【催眠開始。】

糟糕……

羅恩分心的瞬間,一道藍色的光芒在樂芙蘭的眼前閃過,但與此同時,因為羅恩走神的緣故,他的雙眼也不由自主的注視到了樂芙蘭那閃爍著金色光芒的瞳孔之上。

魔法!

嗯,怎麼回事?

羅恩察覺到魔法的同時,樂芙蘭也意識到自己的思緒正在變慢。

與此同時,她那越發遲鈍的大腦因為某種魔法的效果直接闖入了羅恩的思緒當中。

隨即而來的是種種她從未接觸過的知識以及難以理解的畫面。

這都是……

【催眠失敗。】

不知過了多久,當羅恩從恍惚中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只聽到了系統冰冷的回覆聲,還有一種縈繞在他心頭,本不屬於他的信息。

而從這些信息中,他很快發現了系統催眠失敗的原因。

一方面是因為樂芙蘭與辛德拉的性格差異,辛德拉的高傲讓她的精神充滿了進攻性,這位強悍的暗黑元首自始至終就不認為自己會被面前男人卑劣的戲法所影響到,因此她對當時的羅恩壓根就沒有設防。

而樂芙蘭則是因為他使用了催眠卡牌,並且找到了自己思維邏輯中的差錯,因此,在察覺到自己被類似「魔法」的能力影響到之後,樂芙蘭很快就為自己準備了一套精神層次的應對策略。

然後就是羅恩的分心,這不但極大的降低了催眠的成功率,還讓他遭受了樂芙蘭的那個魔法。

這一魔法的本質原本應該是樂芙蘭對他單方面的記憶讀取,但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是因為催眠的緣故,在那一瞬間,兩人互相游曳進了對方的思緒當中。

完了!!!

自己的秘密被發現的一瞬間,羅恩幾乎本能的想要命令辛德拉用念力定住樂芙蘭來確保自己的安全,但當他再一次看向樂芙蘭的時候,這位嫵媚動人的詭術妖姬卻眉頭深鎖,眼中透露出濃濃的不解。

「我們的世界……是假的?」

她完好無損的記憶在這一刻就好像無數的氣泡,而從面前這個男人那裡得到的記憶則是一根根細密的銀針,它們的尖銳的湧來,「啪」的一下,將她對整個世界的認知戳破。

每當一個氣泡被男人的記憶所擊碎,她的大腦便忍不住產生一片空白池。

而隨著空白的堆積,樂芙蘭對整個世界的認知也開始逐漸崩塌。

男人眼中的世界太真實了,也太不可思議了。

羅恩的記憶就以這樣一種極度蠻橫的方式擊碎了樂芙蘭的世界觀,她的努力是徒勞的,她賺取的權利也是笑話,這世界上不存在任何一個能被真正在意的事情。

這怎麼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系統,催眠!」

就在她陷入疑惑與自我否定的瞬間,羅恩再一次的發動了自己的催眠能力。

【催眠開始。】

【催眠成功。】

【叮!檢測到宿主已於目標人物手、口射精,當前馴化程度:28%】

【精液馴化部位:足(未完成)、口穴(已完成)、肛穴(未完成)、手(已完成)、乳(未完成)、肉穴(未完成)、大腦(未完成)】

【宿主射精能力已強化:

(1)當前精液產生速度提升100%,射精量提升50%

(2)當前射精噴發強度提升100% 100%,精液粘稠度提升50% 50%

(3)當前睪丸大小提升100%,肉棒長度提升50%,最大體質提升20%

(4)當前肉棒硬度提升50% 50%,射精時間提升10 10秒,射精量提升100% 100%

(5)當前肉棒氣味提升50%,精液溫度提升20%】

總算搞定了。

看著樂芙蘭由疑惑漸漸轉向呆滯的眼神,羅恩忍不住的呼了口氣。

雖然他知道樂芙蘭據對不會那麼輕易的就被自己降服,但是催眠卡牌與催眠能力連續受挫的情況對他的心臟來說實在是有點太刺激了。

不過也真沒想到,自己作為穿越者的記憶對她的影響居然如此之大。

「樂芙蘭,你能聽到我說話麼?」

羅恩邊說著邊伸手撐開了樂芙蘭的口穴,這個已經被他精液馴化的口穴此刻正在平靜的喘息著,很難想像她真的吞下了自己如此之多的精液。

並且……還做的那麼優雅。

「……」

樂芙蘭緩緩點了點頭,她遲鈍的大腦隱約能夠明白現在發生了什麼,如果是在接觸到那些記憶之前,她也許會再次反抗,但現在,她完全提不起半點興趣。

「好,樂芙蘭,告訴我你是什麼?」

羅恩認為自己有必要判斷一下樂芙蘭當前的精神狀態,以及她究竟從自己這裡知道了多少。

任何的催眠都是需要準備的,即便是利用了系統的協助,將催眠的過程簡化,甚至將成功率提供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但依然有精神波動在制約著他。

更何況,從剛才的表現來看,樂芙蘭所精通的魔法當中必然也有跟精神有關,一旦她脫離了當前這個認知崩潰的狀態,自己很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被她的魔法牽著鼻子走。

「我是……一堆數據,一個……玩偶。」

樂芙蘭用毫無感情的聲音回答道。

原來如此。

看來她只是單純的看到了自己對英雄聯盟這一遊戲的記憶,而並非是自己對穿越世界觀的印象。

也就是說,樂芙蘭深受打擊的原因並非是她認為這個世界是假的,而是她看到了這個世界是假的。

這些不能理解的事情讓她陷入了迷惑。

一方面,她無法相信。但另一方面這種純粹的記憶又太過真實,這位妖嬈的詭術妖姬需要時間思考,但羅恩並沒有給她思考的時間。

再一次小小的佩服了一下自己的果斷之後,羅恩立刻說道:

「不,你不是,你不是什麼數據,也不是玩偶。」

他的話音剛落,樂芙蘭呆滯的眼神中立刻重新產生了思考的光芒,而她的精神波動也瞬間增長到了30%。

嘖,太高了,但必須繼續下去。

羅恩知道自己必須在這時候扭曲她的認知,以樂芙蘭的智商想通這種事情絕對只是時間問題,但如果等到她自己想通,那麼絕對會像剛才一樣造成催眠失敗,甚至就連催眠卡牌的影響都會完全祛除。

他還記得自己在浮空島上偶遇對方之後,偷偷使用催眠卡牌時的情況。

羅恩本以為使用催眠卡牌後自己可以省下一番功夫,但是在進入樂芙蘭大腦中的瞬間他就知道自己錯了。

1.將自己與目標的關係修改為「主奴」,成功率1%

2.將自己與目標的關係修改為「信任」,成功率3%

3將關係修改為「伴侶」,成功率0%

4.將關係修改為「情人」,成功率75%

…….

卡牌數據顯示出的一切都代表著樂芙蘭是個極端自我,且精神意志極強的女人。

而能夠成為情人的原因也很明顯,她想要通過情人這一身份從自己這裡得到些什麼,原本羅恩也許拿不出任何樂芙蘭想要的東西。

但現在就不一樣了,對世界本身陷入否定的樂芙蘭在精神上失去了一些東西,而只要自己往裡面添加一些東西再還給她,那麼就可以在不影響精神波動的情況下,順理成章的將她據為己有。

「我,不是數據,不是玩偶…….那,我是什麼?」

很顯然,羅恩的回答並沒有帶來答案,反而是引出了更多的問題。

而這正是他想要的,玩弄權謀的人必然多疑,而多疑的人需要的不是答案,而是真相。

現在,羅恩就要給她真相。

「你是我的情人,你渴望著從我這裡獲取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目標精神波動下降至15%】

樂芙蘭的精神波動開始下降,她的思緒逐漸停留在了羅恩的聲音上。

「你已經獲得的東西,我的精液。」

羅恩將自己的話拆分,先給問題,再給答案,讓樂芙蘭遲鈍的大腦產生思考的瞬間再被動的接收著他的灌輸。

很快,妖嬈性感的詭術妖姬就麻木的點了點頭,

「是的,我渴望著你的精液。」

儘管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但她的聲音非常的肯定。

「但我不會再給你我的精液了。」

羅恩再次引導著她僵硬的大腦產生思考。

「為什麼……」

「因為……」羅恩拉過了身邊的辛德拉,他搓弄了一下自己在催眠樂芙蘭的過程中忍不住勃起的肉棒,很快便將它塞進了辛德拉的嘴裡。

「咕嗞~咕嗞。」

肉棒入口的瞬間,辛德拉被馴服的口穴立刻發自本能的吮吸了起來。

儘管她的大腦馴化程度降低了1%,但她依然是那個每天早上將羅恩的精液當做早餐,並為了使他在做愛中更舒服而不斷訓練著自己的完美足奴。

「因為只有辛德拉這樣完美強大的女王才能夠成為我的奴隸,並享用我的精液。」

【叮!馴化足奴辛德拉的大腦馴化程度上升1%,當前大腦馴服15%。】

哎?

羅恩話音剛落,就被系統提示給震驚到了。

提升了,大腦馴化程度提升了。

也就是說……

他轉念一想,很快得出了答案,是自己在催眠辛德拉時種下的一個暗示:「只有最強大的女王才能夠享用我的精液。」

而辛德拉大腦馴服程度降低的原因是自己的精液被樂芙蘭享用了,因此她產生了一種自己的地位被褻瀆了,或者主人認為自己並不是一個強大的女王了等想法。並因此造成了辛德拉本身的人格與羅恩給予的暗示之間的對立,從而降低了大腦馴服程度。

懂了。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羅恩開始享受起胯下辛德拉那充滿唾液的性感小嘴的侍奉,同時用手輕輕的撫摸起了她亮銀色的髮絲。「女王…….奴隸…….」

樂芙蘭沉默了一會,「我…….黑色玫瑰的統治者……諾克薩斯地下世界的女王,我…..能夠成為你的奴隸。」

【目標精神波動上升至21%】

很好,當樂芙蘭斷斷續續的說出這一句話之後,羅恩就知道自己的引導完成了。

她沒有思考這句話的意思,也沒有反抗羅恩強加給她的奴隸身份,反而是為了證明自己配得上他的精液而做出了解釋。

嫵媚動人的詭術妖姬證明自己配得上我的精液!

羅恩光是想想就忍不住臉紅心跳,他吞了下唾沫,「很好,樂芙蘭,身為我的奴隸,我對你有幾個要求。」

「首先,從現在開始,你的真名叫做足奴樂芙蘭,並且每當我說出足奴樂芙蘭的時候,你將重新回到這個狀態。」

「是,我叫做足奴樂芙蘭。」樂芙蘭回答道。

名字的更改割裂了她的過去與現在,而羅恩則繼續道:「身為奴隸,你將服從我所說的一切,不僅僅是渴望著我的精液,你還喜歡它的味道,它在你口中散發的粘稠口感,它衝進你鼻腔中的腥臭氣味,以及它覆蓋在你臉頰上的溫暖熱量,這些都將屬於你,每當你這樣思考的時候,你的肉體將會產生反應,誕生出一種仿佛我溫暖的精液滑過你喉嚨般的奇妙觸感。」

「是……」

樂芙蘭的回答速度變快了,雖然她還有短暫的遲疑,但是短時間內湧入腦海內的大量聲音已經讓她已經逐漸的放棄了思考。

同時,這也代表著她不再反抗被羅恩植入的暗示與命令,在不間斷的扭曲過程中,接受了從情婦、女王,再到奴隸、足奴的這一身份轉變了。

「很好,那麼……」羅恩想到了一個新的點子,希望儘可能的抹除掉樂芙蘭對催眠的反抗,同時,讓自己的暗示與她的人格得到最佳的融合。

「樂芙蘭,在作為我奴隸的同時,你將稱呼我為主人。現在,還記得你恐懼的嗎?」

【目標精神波動上升至25%】

「記得,我……我是一堆……」在羅恩的詢問下,樂芙蘭遲鈍的思考正在逐步恢復。

「你是什麼,你叫做什麼?」羅恩接連不斷拋出問題,讓思考代替回答,強化著自己植入樂芙蘭腦海深處的身份認知。

「我是奴隸,我叫……足奴樂芙蘭。」

【目標精神波動降低至20%】

遲疑的聲音逐漸消失,這一次回答比上一次要更加明確,很顯然,樂芙蘭在自己的腦海中找到了一個目標。

但這個目標還不夠。

羅恩咬了咬牙「樂芙蘭,你還在恐懼著那些記憶,對麼?」

「是。」

「恐懼讓你無助,你的精神因此崩壞,你創造的一切都失去了存在的意義,這說明你失去了安全感。」

「……是。」仿佛羅恩說中了自己內心深處的所想,這一次,樂芙蘭妖嬈的肉體小幅度的顫抖了一下,回答的尤為漫長。

「但你還有目標,還有新的身份。」

「…….是的,我是足奴樂芙蘭,我喜歡主人的精液。」

「但這還不夠,你依然感到恐懼,你需要一個更深層的,更加富有安全感的聯繫。」羅恩的語氣變得充滿誘惑,儘管他不知道這能不能奇效。

「……」

在樂芙蘭繼續思考、給出答案之前,他的聲音繼續響起:「你是一個無助的孩子,足奴樂芙蘭。」

「我是一個無助的孩子。」

「沒錯,樂芙蘭。聽好了,這是一個能夠驅散你的恐懼,讓你不再無助,在未來永遠充滿安全感的身份:

你將作為我的女兒,並稱呼我為——爸爸。」

【目標精神波動上升至35%!】

話音剛落,羅恩便忍不住的攥緊了拳頭。

在他的面前,樂芙蘭失去聚焦的呆滯眼神中重新顯露出一絲光澤,她的精神波動正在失控,而這種失控帶來了一段漫長的沉默。

很快,當羅恩準備繼續發言的時候,在他胯下耐不住性子的辛德拉「呲」的一聲吐出了口中碩大的肉棒,用冰冷而又不屑的聲音說道:

「別再浪費時間了,能夠與我並肩成為主人的足奴是你的榮幸,而在此之間任何一秒鐘的遲疑都是對我的褻瀆!」

雖然不明白辛德拉為什麼這麼說,但是她的聲音確實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如果除了羅恩之外的其他人也是這麼認為,那這件事就應該如此。

基於簡單的從眾邏輯,在催眠狀態下無法進行正常思考樂芙蘭承認了羅恩給予的身份,她的精神波動緩緩消失,性感的口唇中吐出一聲迷人的輕語:「是……爸爸。」

終於成功了!

羅恩高興地舒了口氣:「足奴樂芙蘭,從現在開始,當我再次重複足奴樂芙蘭的時候,你將脫離這個狀態……嗯,不,等等,辛德拉,你想補充什麼嗎?」

他覺得有必要獎勵一下自己的小淫奴,畢竟如果不是辛德拉的那句話,他也許不會這麼簡單就讓樂芙蘭違背經驗、閱歷、常識,從而稱呼自己為爸爸。

「嗯~樂芙蘭對麼,呃不,足奴樂芙蘭,從現在開始你將發自內心的喜歡我的每一根腳趾,當你發情的時候,如果主人不想滿足你,你可以舔我的腳。我想你該對此感到光榮,並不是任何一個女人都有資格舔我的腳。」

辛德拉的身體懸浮在空氣當中,她將自己沾染著羅恩先走液的白嫩雙腳在樂芙蘭面前揮舞著說道。

「聽到了麼。」羅恩重複了一下。

「是,我喜歡你的腳,每一根腳趾。」

在羅恩出聲之後,樂芙蘭才有些遲鈍的轉向辛德拉回答道。

「好,足奴樂芙蘭。」

催眠結束,羅恩的聲音傳入她的耳畔之後,樂芙蘭失神的雙眼重新聚焦,詭計與狡猾的光澤微微閃過,黑色玫瑰的詭術妖姬又一次回到了這個世界上。

「爸…….主人。」

樂芙蘭看向羅恩的第一時間似乎想要喊出某個稱謂,但是在回想起辛德拉還在身邊的時候,就硬生生的改成了主人。

此時此刻,她心中的迷茫、疑惑、不解,甚至是一剎那間的自我否定都通通消失在了過去,儘管她大致上猜到了羅恩對她做了什麼,但是在看到他胯下肉棒的瞬間,粘稠滾燙的精液順著喉嚨流淌下去的觸感似乎在她的記憶中再度翻滾了起來。

「主人~」

奇妙的感覺讓樂芙蘭忍不住的舔了舔唇角,迫切的想要將那腥臭美味的粘稠液體再度注入自己的身體當中。

「嗯,來吧,我的乖女兒~」羅恩微微一笑,當他將「乖女兒」說出口的瞬間,樂芙蘭白皙的耳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潤起來,他從沒想過自己灌輸的這一身份居然讓這位位高權重的黑色玫瑰感到了害羞。

是的,害羞。

樂芙蘭無比羞恥,她無法想像,自己曾在漫長的歲月中以各種身份支配著諾克薩斯。而在度過了如此之久的時間,如此之多的身份之後,她居然會迎來一位主宰自己一切的…….父親。

「哦,對了,足奴辛德拉。」話音剛落,另一邊的辛德拉也瞬間進入了催眠狀態。

為了不在自己肏樂芙蘭的時候導致辛德拉的大腦馴服程度下降,羅恩不得不選擇了這種方式,而且:「尊敬的辛德拉女王,在你發情的時候,你在渴望著我精液的同時也將喜歡上樂芙蘭的美腳,而且如果你願意的話,你隨時可以以我的女兒自稱。」

羅恩話音剛落,背後的樂芙蘭卻冷不丁的從後背抱住了他的腰杆。

「嗯~有趣的能力,僅僅只是一個稱謂就能將人變成能夠肆意塗改的玩偶~爸爸,你也是這樣對我做的嗎?」

樂芙蘭美妙的聲音悠悠的傳進羅恩的耳朵,讓前一刻還在幻想著將兩女一起壓在胯下是何等美妙場景的羅恩一下子從幻想中跌落了出來。

「我……」

他張了張嘴,發現系統並沒有提示,而樂芙蘭也沒有攻擊他,也就是說她沒脫離自己的催眠。

如果她真的在辛德拉進入催眠狀態的這一瞬間偷襲自己,那後果不可想像。

幸好這樣的事情沒有發生。

對催眠能力有信心的羅恩很快便重拾了自信。

「就是這樣,乖女兒,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雖然是自己下達的命令,但是在稱呼樂芙蘭為乖女兒的時候,羅恩的肉棒卻不由自主的充血勃起。

該怎麼說,這種奇異的身份聯繫似乎戳到了他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奇怪性癖。

「嗯,很有趣的能力呢~但是主人你對奴隸的使用還是有些問題。」

樂芙蘭一邊說著一邊緩步走到羅恩的身前,她伸手掰開那對令人噴血的性感肉臀,將稚嫩緊緻的雛菊緩緩地貼靠在了羅恩的龜頭頂端。

在使用魔法的時候,她也得知了一些羅恩做愛時的癖好。

「你太過仁慈了,對我們這樣的奴隸,你不應該養育,而是應該玩弄~」樂芙蘭充滿誘惑力的嘴唇中傳出靡靡輕語,如果說辛德拉是高傲的女王,那她就是成熟的女王,那種熟女別具一格的魅力絕對令人窒息,羅恩的肉棒更是毫不猶豫的挺了起來。

「嗯~」

樂芙蘭用魔法清理了自己的口穴,轉頭用力的吻住了羅恩。

「噗嘰!」

同一瞬間,她如同成熟蜜桃般與圓潤挺翹,而且不似人類般白皙的豐滿肉臀用力一沉,輕而易舉的將羅恩僵硬碩大的滾燙龜頭塞進了自己緊緻的菊穴當中。

「嗯啊~」

如果說樂芙蘭的口穴與舌技精湛無比,那麼她的菊穴絕對就是生澀的處女了。

幾乎在羅恩那碩大肉棒插進屁眼當中的瞬間,樂芙蘭的身體便不可遏制的顫抖了起來。

痛!

但她沒有退卻,反而在結束接吻之後,一邊用自己的菊穴慢慢吞咽羅恩的肉棒,一邊輕聲道:「對付我們這樣的奴隸,您應該優先加深我們的奴性,我是說~嗯~天啊,我沒想到它居然這麼大~明明用嘴的時候~不,不用,動起來,不要憐惜我們這樣的奴隸。」

當羅恩稍微用力挺了下腰,加快了自己肉棒擠壓樂芙蘭緊緻的菊穴與敏感的括約肌的時候,劇痛立刻讓她的聲音變得含糊不清起來。

「呼~我繼續說,主人,要加固我們的奴性,您應該改變並同一我們的某些裝束,比如~」

隨著羅恩將肉棒用力塞入,突破了括約肌的肉棒更加用力的貼合在了樂芙蘭敏感緊窄的直腸當中,碩大的龜頭燙的她大腿用力,身體不住的向前趴去。

「嗡~」

而隨著她的聲音,魔法的流光轉動,一個金色的項圈在她的脖子上緩緩浮現,而項圈邊緣伸出的鎖鏈則被她遞到了羅恩的手中。

「然後,嗯!」

「嘩啦!」當樂芙蘭還要說話的瞬間,羅恩拉動鎖鏈,挺直腰杆,「啪」的一聲將自己三分之二的肉棒猛地塞進了她的菊穴當中。

「呲!!」堅硬的龜頭突破了夾緊的括約肌與緊緻的菊環,粗大的肉棒長驅直入,滾燙的熱流在樂芙蘭的菊穴中四散,藉由腸道分泌液的潤滑,那些敏感的褶皺被撐開成光滑的障壁,隨著肉棒緩緩向前,將整個菊穴擠壓成了一個滿足男人獸慾的套子。

沒錯!樂芙蘭的每一句話,每一聲呼吸,她作為奴隸為主人著想的那種淫亂忠誠,都在瘋狂的刺激著羅恩沸騰的獸慾。「呃~啊~對,就,就是這樣!」

插入,抽出,再插入!

當羅恩開始用自己的肉棒大力的抽插起她那柔軟臀瓣下緊緻的菊穴時,堅硬的胯下一下一下地撞擊在那性感挺翹的蜜桃美臀上,肉浪翻滾,汁水四濺,火熱的龜頭將那粘稠的腸道分泌液摩擦的無比滾燙。

「啊啊啊啊!」

同一時間,樂芙蘭的口中爆發出淫亂而又動聽呻吟聲,即便喉嚨被鎖鏈狠狠地的拽住,她也壓制住了自己掙扎的本能,近乎諂媚般的扭動著腰肢,給羅恩的肉棒帶去更多美好的享受。

「嗯、咳,第二個~呼,為了減少奴隸的精神反抗,就要儘可能的降低我們的自我意識~呼,太、太硬了,該死的,爸爸,我能感覺到你那滾燙的溫度正在穿透我的腸道、侵占我的子宮!」

樂芙蘭邊喘氣邊呻吟著,儘管羅恩沒有要求她這麼做,但她還是如同一個盡職的情人以及一個乖巧的女兒一般叮囑著:「比如說你給予我們的足奴身份,這一點很好,但還不夠好。」

「你要讓我們成為「足奴」,而不僅僅是被叫做足奴,在您的腳下,足奴們將會是一個集體、一種更加高貴的身份,我們互相安撫,互相攀比,並以此為榮。」

樂芙蘭說著,又將自己的屁股用力的沉了下去。

她性感的臀瓣緊緊的向內包裹住羅恩的肉棒,而滾燙的龜頭則再度自那尚未被開墾過的腸道中前進了一節。

「哈!哈啊!你,啊不,您覺得怎麼樣呢~爸爸~」

「噗呲!」

樂芙蘭話音剛落,羅恩的肉棒就毫不猶豫的向著她菊穴的更深處插去,同一時間,他一聲怒吼,飽滿的睪丸結實的撞擊在那性感的臀肉上,口中發泄般的怒吼道:「很好!」

「樂芙蘭,你很優秀,你的知識閱歷很豐富,我相信這會讓我從你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但在此之前——做一個乖孩子,把你的屁股翹起來!」

羅恩的命令跟他的肉棒一起撞進樂芙蘭的肉體當中,伴隨著一陣歡愉的女聲,碩大的龜頭開拓著緊緻的腸道。

肉棒用力塞入,滾燙的溫度立刻被深邃的菊穴所吸食,樂芙蘭性感的菊穴在這一刻顯露著繃緊的紅潤,直到悶哼聲響起,她完美的屁眼與被整個拉直的腸道徹底吞沒了她主人那巨大的陰莖。

「啊~」

菊穴被貫通的這一剎那,樂芙蘭能夠壓抑、忍耐的快感已經瀕臨極限,她無法自控的吐著舌頭,上翻著白眼,任由羅恩緊緊拉住鎖鏈,讓脖子上的項圈把她勒的幾近窒息。

「要……要死了,爸~爸爸……你、你太大了!」

口水伴隨著呻吟聲湧出,樂芙蘭本能的扭動屁股來回應羅恩肉棒與陰囊的兇狠撞擊,不知不覺間,隨著喉嚨中氧氣的減少,她那聰明狡詐的大腦在非催眠的情況下徹底的放棄了思考。

緊接著,在詭術妖姬有意將自己的一切全部交給羅恩玩弄的同時,洶湧的熱流在她體內猛地爆發了出來。

「啊!!!」

不是酥麻的快感,而是純粹的劇痛所轉化而成的激烈電流,在當高潮來臨的一瞬間,她只是簡單的「啊」了一聲,便無法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噗呲!!!」

而在自己的菊花內,羅恩滾燙的陰莖就像是一門巨炮一樣爆發了出來,被提升了200%的精液噴發強度,再加上那令人窒息的恐怖射精量,在接近一分鐘的時間裡,樂芙蘭的腦子裡充滿了「噗呲噗呲」的巨量射精聲。

那些粘稠的精液一瞬間就灌入了她的菊穴當中,在撞擊著她屁眼深處的同時濺射在那緊緻菊穴內的每一寸腸道壁當中,用熱量,氣味,還有無法想像的粘稠宣告著詭術妖姬樂芙蘭的屁眼已經是屬於羅恩的個人財產了。

「呼~呼~呼~」

「啵!」

劇烈的高潮射精過後,羅恩大口喘著粗氣,費盡力氣的將自己粗大的肉棒從她那依舊緊緻的菊穴當中緩緩拔了出來。

僅僅只是在樂芙蘭的屁眼裡射了一發,他就覺得自己的肉棒幾乎要被榨乾了。

而他的身下,從沸騰的快感中回過神的樂芙蘭則媚眼如絲的颳了他一眼,隨後用魔法變出肛塞,意猶未盡的塞入到了自己紅腫的菊穴當中。

【叮!檢測到宿主已於目標人物菊穴射精,當前馴化程度:42%】

【精液馴化部位:足(未完成)、口穴(已完成)、肛穴(已完成)、手(已完成)、乳(未完成)、肉穴(未完成)、大腦(未完成)】

【宿主射精能力已強化:

(1)當前精液產生速度提升100%,射精量提升50%

(2)當前射精噴發強度提升100% 100%,精液粘稠度提升50% 50%

(3)當前睪丸大小提升100% 10%,肉棒長度提升50% 5%,最大體質提升20% 20%

(4)當前肉棒硬度提升50% 50%,射精時間提升10 10秒,射精量提升100% 100%

(5)當前肉棒氣味提升50%,精液溫度提升20%】

【已完成三項部位馴服,提供催眠卡牌:關係修改x1、常識修改x1】

【常識修改卡牌:可用於進入女性目標大腦,修改目標任意常識一次,修改時限24小時,修改必定成功。】

「真是一次寶貴的經歷呢~主人。」

樂芙蘭的身體貼在羅恩的胸膛上,仿佛溫順的小貓一般輕吻著他的嘴唇,但當她抬起臉頰的時候,那妖嬈的眼神似乎又變回了那個掌控著諾克薩斯黑暗的詭術妖姬,充斥著掌控一切的妖艷與自信。

而這種自信並不是來自她曾經取得的無數成就,而是作為足奴滿足了自己的主人所產生的欣喜與自豪。

「您感覺怎麼樣?」

接吻過後,樂芙蘭一邊用手指輕輕撫過自己被肏的生疼的菊穴,一邊伸手握住了羅恩那微微軟下去的肉棒,然後用漆黑髮亮的指甲一下一下地刮擦著龜頭邊緣殘留的精液,將那超乎想像的濃郁腥臭味激發到這個密閉的房間當中。

「很不錯。」

羅恩伸手打斷了她的動作,在解放了自己的肉棒之後,一把將樂芙蘭摟在懷裡,眼睛微微注視著她脖頸上金色的項圈,開始思考起做愛時對方提出的兩個提議。

首先,統一服裝,給諾克薩斯的地下女王與艾歐尼亞的暗黑元首戴上項圈,僅僅只是幻想著自己一邊握住鎖鏈,一邊將兩女拉到胯下開始口交,就已經讓羅恩那剛剛高潮過的粗大陰莖再一次的恢復了活性。

但更重要的卻是樂芙蘭所說的第二點:降低足奴們的反抗精神和自我意識。

簡而言之就是培養兩女,甚至未來所有女奴的奴性。

畢竟他也不想因為自己無緣無故的幾句話就再次降低她們的大腦馴化程度,而且從另一方面來說,當他催眠的女奴越來越多的時候,他也需要一個有效的管理。

該說不愧是暗地裡支配著諾克薩斯上千年的蒼白女士麼,僅僅只是一次做愛的時間,她就已經開始旁敲側擊著讓自己去思考未來了。

但是該如何兩女培養奴性?

想要完成樂芙蘭口中的——將足奴培養成一種讓她們引以為豪的高貴身份,並且能夠包容更多女奴的集體,那就需要建立一種成體系的調教規則,讓它同時對大多數足奴生效。

「爸爸,其實您可以這樣……(省略n字)」

很顯然,對羅恩這個門外漢而言,樂芙蘭絕對可以說是精於此道,她很快提供了一個簡單的方式,並希望羅恩在她身上迅速實行。

「好,那麼,足奴樂芙蘭、還有尊敬的辛德拉女王。」

當羅恩說出關鍵詞之後,樂芙蘭很快進入了與辛德拉相同的催眠狀態。

「呼~」

看著眼前兩個妖嬈嫵媚的絕世尤物,羅恩忍不住的舒了口氣,並立刻按照樂芙蘭的提議說道:

「從現在開始,身為能夠享用我精液的尊貴女王,你們在侍奉我的時候將遵守以下規則。

規則一,對於一位真正的女王來說,項圈是一種必不可少的飾品,而能在項圈上烙印下我的名字,展現自己對我的忠誠與從屬,則是所有女王夢寐以求的成就。(所屬)

規則二,只有最優秀的女王才會被稱為足奴,每當你們這樣自稱時,這種高貴的身份會讓你們凌駕於世界之上,任何人的讚美對此來說都是不值一提的渺小與可笑。(自豪)

規則三,每天開始,所有足奴都該跪伏在主人的腳下,重申自己的身份以及與我之間的關係,在得到允許之後起身親吻我的肉棒,並以此為榮。(身份)

規則四,每晚睡覺前,都要感謝主人賜予自己作為足奴的一切。(感恩)

規則五,侍奉主人時得到的精液只能與關係最為親近的足奴分享。(差別)

規則六,得到疼愛最多的足奴,將以主人的『妻子』作為自稱,並在第二天早晨送上完美的口交來叫主人起床。(競爭)

規則七,主人腳下的奴隸們將被嚴格劃分為四個等級,最高貴的足奴將能支配在她們之下的所有奴隸,並以此類推,分別為足奴——淫奴——女奴——以及最低賤的便器(階級)

規則八,侍奉主人的過程應當以各種形式記錄下來,作為訓練其他奴隸的珍貴經驗或是相互炫耀的資本。(記憶)」

「呼~」

一口氣將樂芙蘭給自己準備的規則說了一遍之後,羅恩也發現樂芙蘭只是給自己立了一個規則的雛形。

而巧妙的就在於,規則越是模糊,它在日常活動中所覆蓋的範圍就越大。

當女奴們在催眠的狀態下記住了這些規則之後,那麼在日常生活中的任何時間,這些規則都有可能從她們的腦海中瞬間跳出來。

真不愧是詭術妖姬,即便是臨時起意也能思考這麼多。

再次理解到自己與樂芙蘭的思維差距之後,羅恩「啪」的拍了下巴掌。

「足奴樂芙蘭,足奴辛德拉。」

「主人。」

眼神恢復清明之後的樂芙蘭衝著羅恩微微一笑,在失去了與羅恩「單獨」同處一室的情況下,她的稱呼也再次變成了恭敬的主人。

「唔~。」

旁邊的辛德拉選在半空當中,似乎有些不滿的琢磨著什麼。

她的腦海深處被烙印下的某個聲音要求她向著面前這個支配自己一切的男人跪下,明明作為足奴跪拜主人是理所當然的,但不知道為什麼,辛德拉總覺得自己的腦海中有著那麼一點點抗拒。

奇怪,我為什麼會抗拒主人的命令?

辛德拉有些不解,但這實際上屬於她作為一個高貴女王的本能。

當然,此時的暗黑元首並非能夠抵擋羅恩的催眠暗示,而是需要一點小小的幫助。

就像是自己在接受將「主人」稱呼為「爸爸」時的幫助一樣。

「主人~」

作為始作俑者的樂芙蘭當然明白現在的辛德拉需要什麼,她微微一笑,雙手放平,跪伏在地,嫵媚的臉頰幾乎要貼近地面的同時,一堆性感豐滿的蜜桃美臀高高翹起道:「我,樂芙蘭,您忠心的足奴正在等待您的命令。」

「嗯、啊!主人…您忠心的足奴辛德拉正在等待您的命令。」

樂芙蘭跪伏在地之後,有了榜樣的辛德拉也理所當然的跪伏在地,雖然她的動作有些生澀,但語氣中的自豪與恭敬卻讓羅恩感到無比興奮。

而且,當本不該向任何人屈膝的暗黑元首高翹著自己雪白的美臀完成這一動作的時候,她的大腦馴化程度非但沒有下降,甚至——【叮!馴化足奴辛德拉的大腦馴化程度上升15%,當前大腦馴服30%。】

居然還上升了。

聽到系統的聲音之後,沉寂在驚喜中的羅恩肉棒忍不住地抽了抽,要知道,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夠在看到兩個高冷妖嬈的性感女王跪伏在自己面前還不動心的。

「很好,起來吧。」

羅恩甩開肉棒,將兩女的雪白柔嫩的玉腿拉到了自己碩大的龜頭上。

看著眼前金光閃爍的高跟鞋與神秘妖冶的紫色腳踩襪,他忍不住的幻想詭術妖姬樂芙蘭的美腳與暗黑元首辛德拉的玉足同時侍奉自己肉棒的時候究竟會是怎樣一番滋味。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