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淫神惡墮系統(斗羅篇) (9) 原作者:小獅

.

【無限淫神惡墮系統】

原作者:小獅2021年11月2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

第九章 天斗夜幕驚變

清晨時分,天斗城的一處頗為偏僻的私人住宅中,羅宣正舒適的仰躺在寬廣的床榻上,借著窗外溫暖的陽光欣賞著眼前的美景:兩位氣質各異的美人正一左一右的趴伏含吮著自己直挺傲立的陽具,像是兩位侍寢的絕美女僕一樣彼此隔著棒身黏膩滑嫩的舔舐,接吻,甚至咕滋咕滋的吸吮著。

「我說…咕滋//…老師…怎麼把小清也哄到床上來啦~?」

右側的明媚少女巧笑嫣兮著,她穿著一套雪白鏤空的蕾絲內衣和弔帶白絲,口交乖巧而熱情,像是經受過專門的「教導」一樣,柔嫩軟滑的舌尖反覆貼著棒身來來回回的清掃舔舐,嬌艷典雅的臉龐反覆的流露出沉醉而不滿的表情。她天青色的眸子時不時的在吮吸棒身時挪向另一邊同樣努力口交的清麗少女,看起來就像是世家小姐在情郎的床榻上遇見了相識的閨蜜般,時不時嬌嗔的嘟囔幾聲。

「滋溜///…姆嘰…嘖…」

(嘖…這傢伙果然…果然把榮榮也給拐騙淫辱了…沐白…我還有機會逃脫嗎…眼下根本沒有辦法掙脫那種拘束能力…而且…嘶…確實也很舒服…)

左側的冰山美人則要顯得慵懶冷淡許多,火爆的身軀上穿著一身漆黑輕薄的情趣內衣,她的口交則要顯得挑逗意味十足,她的舌尖帶著一絲渾然天成的媚氣,反反覆復的抵蹭著羅宣棒身上凸起的屌筋,上下黏膩的剮蹭迴旋著。清冷高傲的臉龐上浸透了極力想要按耐的紅暈,在朝夕相處的義姐妹的視線下,朱竹清羞的只能努力側過臉頰去,紅唇裹著羅宣黝黑的棒身矜持而緊湊的小口啜吸著,祈禱著這次房事快點結束。

「榮榮呀~竹清她的情況非常的特殊,她最近呢,總和沐白私底下鬧不合,又不想和戴沐白婚前上床,不喜歡他整天出去嫖妓泡女人。所以就私底下跑去喝了不少悶酒,誰知道酩酊大醉的時候啊…差點被酒吧的一群人撿屍了~」羅宣將手伸進兩隻尤物的脊背後,一邊溫柔摩挲起她們的

「欸~是這樣麼?」被深度催眠後,精神越發無所禁忌的寧榮榮依然聰慧過人,雖然聽出來羅宣多半是在胡謅亂編,她卻並沒有多少在意。只是淺淺的側顏吻著碩大溫燙的龜頭,眯起眸子狡黠的笑著。

「幸好我當時也在場,誰知道順路扶她送回酒店的時候,竹清卻主動勾引上來…借著醉意抱上我。她說…如果我不和她做一發,她就一個勁醉醺醺說些,如果我不和她做愛給戴沐白戴綠帽子,她就繼續出去找路人做愛…她想徹徹底底的報復一下戴沐白這個花心輕浮男友。」

(嘁…又來了…這變態傢伙慣用的顛倒是非把戲…榮榮該以為我是個浪蕩下賤的婊子了…算了…總比讓她知道這怪人到底做了什麼要強…)

朱竹清心底暗罵了幾句,幽幽地鬆開正在努力裹吮的肉棒,想要解釋幾聲,最後卻只是輕嘆了一聲,像是默許了羅宣的說辭一樣,轉而輕咬住羅宣鼓鼓囊囊的精囊,大口大口的攥吸舔舐起兩枚睪丸。

「嗯~然後老師就和小清做了?她多半也對老師的大雞巴上癮了,甚至主動纏著老師做愛,對嗎?」發現已經無人爭搶肉棒的寧榮榮痴迷的用舌尖裹吮住羅宣的棒身,徑直將直挺陽具的前端含入,咕滋咕滋的吸吮起上面殘存的些許包皮垢和尿液。

「對了哦…榮榮會乖乖保密對吧?我也不想破壞她和戴沐白先生的關係哦。」

「嗯~~~」

羅宣像是安撫心怡的學生一樣,用指尖來來回回的摩挲著寧榮榮那清香而柔順的髮絲,示意著她更加努力的吞吐肉棒,受到鼓勵的寧榮榮也越發認真誠懇起來,口穴緊緊的吮扯擠壓住棒身,開始大幅度的起落螓首。在長達一周多的性愛授課後,這隻嬌生慣養的貴族千金在反覆的催眠淫交中已經徹底沉迷在了這種新奇舒適的性事中,像是貪玩的學生一樣,即使被羅宣使用到幾天下不了床,也只是略微有些嬌嗔。她發出乖巧的鼻音應和著羅宣的詢問,薄唇卻緊緊裹住棒身,往下來回的吞吐著。低著腦袋含住大半精囊努力舔舐的竹清也嫻熟的用舌尖抵著羅宣的兩顆睪丸,有些不情不願的來回摩挲著,時不時敷衍性的研磨會兒。

(真可惜…為了不把情況搞得太複雜,以至於擾亂世界線,還是暫且不在她們面前把應該剛死在星斗森林的小舞也拖出來了。)

羅宣暗自惋惜的閉眼靠在床頭,感受著雙美截然不同的口交風格:寧榮榮正將整個龜頭前沿都可愛的努力吞下開始身後,她的整個咽喉都開始溫柔認真的努力蠕動裹纏著棒身,透露出盡力招待心愛老師的知書達禮的乖乖女氣質;而在下方含吮精囊的朱竹清則要顯得冷艷慵懶許多,她的舌尖像是逐漸熟悉男人弱點的游蛇般來來回回的剮蹭牴觸著,紅唇也極為努力的分開包住了大半精囊努力吮吸著,儘管看得出她只是想要早些結束性愛,卻也讓羅宣從這種傲嬌搖擺的態度中獲取到了極大的滿足感。

「呼……射了哦…榮榮~不要吃獨食哦。」

「嗯哼~」

一陣緊湊密集的交替吮吸水聲後,羅宣緩緩捧住寧榮榮的螓首,肉棒壓住她的咽喉噗嗤噗嗤的狠狠爆泄了出來,將清晨的第一發新鮮腥臭濃精灌滿了她的咽喉。這位七寶琉璃宗的小公主卻像是吞咽著蜜糖一樣貪婪的小口小口吞咽下去,在聽到了羅宣的吩咐後,也只是嬌媚的吐出些許龜頭,讓剩餘精液倒灌填滿了自己的小口,臉頰鼓鼓囊囊的含住了滿滿一大口精液。

「咕…咳…榮榮…我不…咕///!」

正欲推辭的朱竹清輕微搖晃螓首,卻被羅宣小幅度牽絲示意這隻傲嬌的貓女佯裝成口嫌體正直的迎合上去,讓兩位風姿各異的美人簇擁在一起歪頭接吻。被寧榮榮吻住後的朱竹清被動的抗拒了幾下,最終閉合上雙眸沉迷的摟緊懷中溫香的少女,分開紅唇恍惚感受起這股頗為怪異的溫柔感。兩人的唇瓣緊密的貼合在一起,舌尖互相糾纏接觸,白濁的濃漿被榮榮順著舌尖一點點渡進了竹清的口腔,一股股粘糯腥臭的精子氣味在她的意識中擴散,蔓延,浸透了整個口穴,最後沿著食道淌了下去。

兩人如此彆扭而溫熱的接吻吞精持續了約摸幾十秒,寧榮榮才估摸著將自己滿口的精液讓渡了一半給竹清,等到唇瓣分離時,朱竹清已經徹底臉龐潮紅,嬌軟的赤紅舌尖貪戀的舔舐起齒間留存的精絲起來。

「老師~竹清雖然嘴巴上總是強硬的很,但是身體老實到總覺得好像比我還期待您的寵愛呢~」

覺察到朱竹清純欲內核的寧榮榮溫和的眯起一雙狡猾的清亮眸子,打量起吞精後表情旖旎的朱竹清,細細的欣賞起這位清冷姐妹難得的嬌羞春意。輕柔的如玉指尖緩緩攏住羅宣剛剛爆射過的黝黑肉棒上下擼動起來。

「那…前幾天榮榮被我操的下不了床還沒好,今天就讓竹清和你一起分擔壓力吧?」

剛剛欣賞完二女的吞精美景後,羅宣的陽具在榮榮清涼纖細的玉指擼動下很快就再度鼓脹起來,他示意著兩女趴過身去,將穴貼在一起,準備接受自己的交替抽送。

「好———!」

「嗯……」

一活潑熱情一慵懶低魅的聲音陸續響起,朱竹清和寧榮榮這對義姐妹花在床榻上爬動糾纏了會兒,最終一上一下的疊放在一起,又幫她們將黑白的內褲一起褪下。寧榮榮純白蕾絲下的淺櫻色嬌穴已經紅腫敞開了許多,隱約能窺見已經褪去了少女嬌柔青澀感,變得越發嫵媚誘人的粉嫩花徑;朱竹清深黑蕾絲下的深紅色早熟淫穴看起來幽邃狹長,有著茂密的濃郁深黑陰毛,即使被激烈的開發了許多次,那種勾魂吮骨的淫魅感卻依然無比誘人。羅宣的陽具微微顫抖的緩緩壓住了這象徵著青澀與成熟的交界線,緩緩的剮蹭摩挲了起來,肉棒頂端同時貼上寧榮榮與朱竹清的穴口,開始了來回緩慢的刮擦。

「嗚嗚…咕嗚~」

「哈啊///…嘶…」

兩種同樣充斥著愉快而歡悅,風格卻截然不同的少女春吟聲便同時響起,像是交替在一起的美妙旋律般。粗直滾燙的肉棒越是激烈的來回剮蹭,兩女淫媚哼鳴的聲音就越是勾魂誘人,一直持續了數分鐘後,羅宣才先篤定了主意,將棒身狠狠上刺,先貫穿進了身材嬌小的寧榮榮體內。

「咕啊啊///…老師…呼…好硬好燙…嗚…嗯…嗯啊///…」

薄軟黏繞,綿柔溫暖。已經非常熟悉寧榮榮琉璃般嬌貴的性器特點的羅宣不斷的活動著腰身,棒身輕攪著將她的九重關隘一一透穿,徑直粗暴的塞進了榮榮的子宮口內。滾燙的陽具重重的頂刺入她的花心,開始了照舊的快速犁地,龜頭深深的沒入子宮內側一下一下的攪動起來。

不久前剛剛被透到下不了床的寧榮榮全身繃緊,隨著這一記頂奸被再度擊潰了心房,噫噫嗚嗚的低頭可愛嬌吟。羅宣便扶著她的溫軟細腰,陽具像是幫少女溫習這種快感一般持續的進出她的子宮口。讓整個子宮頸都應激般死命的縮緊,緊緊環繞住羅宣的龜頭冠溝,不斷的緊湊絞榨著,卻依然難以抑制住羅宣持續不斷的抽離開宮再抽離再開宮,如此緊密激烈的刺激下,很快就讓這具嬌小美軀全身癱軟著,腿心用力縮緊的一泄如注,被徹底撐開的櫻紅穴口滴滴答答的濺出了幾道水花。

「沒…沒事吧…榮榮…?」目睹得身上一直嬌生慣養的嬌俏姐妹的臉頰旖旎漲紅,隨著男性的抽送全身打著哆嗦的被操上高潮後,眼神渙散的癱倒在自己懷裡,讓朱竹清只能無奈嘆氣著抱緊她安撫起來。

「接下來是竹清咯~沐白不會介意吧?」

感受到寧榮榮這副被調教完畢的青澀嬌軀不出所料的極快高潮後,羅宣緩緩退出了自己依然滾燙邦硬的陽具,扶著它往下抵上了朱竹清深紅幽艷的熟媚淫穴,稍稍用力就徑直的貫穿了進去。將她細長成熟的淫靡貓穴一口氣透到底,奸得朱竹清也全身繃緊一顫,層層疊疊的穴內褶皺本能的裹絞上了羅宣的肉棒蠕動縮緊起來。

「嘶…嘶哈…哈啊…」

即使不難察覺到胯下挨操的朱竹清只有身體假意臣服於自己,內心依然在有所芥蒂和盤算,但她這具天生媚骨悶騷的體質卻依然讓羅宣大為享受:嫵媚幽深的性器形狀讓每次結合都像是在進行著漫長的征討,即使自己已經尺寸頗為嚇人的肉棒盡數沒入,才能勉強頂穿這隻幽魅淫貓的騷穴。每次重重的下砸穿刺中,都不難聽出她出於背德和愧疚而無奈的喘息聲中挾帶著幾絲上癮感。那基於本能般的循環絞纏和銷魂吸扯感更是讓羅宣由衷的想要感謝戴沐白,能將自己這樣誘人的未婚妻忍住不吃這麼久,才能給自己隨意開發享受的機會。

如此愜意自在的在他人的女友和未婚妻的體內交替抽送的羅宣近乎陷入到了床榻上的這兩團媚肉中:只要狠狠的上頂陽具就能聽見寧榮榮嬌綿可愛的淫叫,只要重重的下砸陽具就能聽見朱竹清羞恥艷媚的喘息。兩位美人的淫媚叫床聲隨著嘎吱嘎吱的床身搖晃輪流響起了數輪,粗直滾燙的肉棒也在這種各有風味的刺激下抵達了極限,最後深深的抵入了朱竹清的子宮盡頭,在她的體內狠狠的爆射了出來,大量的鮮活濃精被噗嗤噗嗤的灌進了這隻傲嬌長腿尤物的小腹內,一直射到她全身繃直,癱軟休克了過去。然後又迫不及待的塞進了寧榮榮嬌柔典雅的蜿蜒嬌穴中,狠狠的鑽透她的整個曲折陰道,抵在這隻七寶琉璃宗小公主的花心內,在她激烈的嬌顫中毫無顧慮的將殘餘的精液全部爆射了進去。

「呼………」

等到徹底排空了一次存貨後,羅宣懶散的拔出肉棒,從依偎癱軟著的兩女身上起身。也許是因為和相熟的女性一起挨操加上前幾日才對各自進行的初見激烈開發,今天的清榮都泄身的很頻繁,只是稍稍操乾了個把小時,兩位美人就在床榻上泄的不省人事,相互依偎著癱軟了。羅宣一邊暗自嘟囔起「人類體質就是沒魂獸能挨操啊」,一邊將被褥為她們蓋好免得著涼,開始構思起接下來的行動。

正在此時,在羅宣肉棒根部沉寂了足足數日的那枚深紅色魂環緩緩轉動,那位有著天藍色過腰的娟秀秀髮,不似凡塵的曼妙美婦倩影緩緩的從中顯現,侍立在了羅宣的一旁。

「阿銀?我好像沒叫你吧。」羅宣有點驚訝的看著面前自己第一個捕獲和誓約的美艷魂獸人妻,連忙挪了挪身子,示意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來。

「我…嗯姆…有事想要彙報主人。」注意到羅宣的動作後,阿銀淺淺一笑,側身坐到了羅宣懷裡,那股沁人心脾的草木清香和嫻淑熟女的柔軟飽滿感也隨之靠在了羅宣的懷中。她眨了眨乾淨的碧眸,似乎有些猶豫。

「你只管先說…?」

「前兩天,您騎著那個…嗯…床上的那個女孩逛街的時候,阿銀感受到天斗的皇宮那邊,有不少於一道的封號斗羅級別的精神感應了過來,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但是確實…那邊的氣息對深夜有人騎著魂宗逛街的行為進行了偵測。」

聽聞此言的羅宣心底最後幾絲殘存的性慾也很快消散了,他搖了搖因為剛剛的射精而飄飄然的大腦,有些懊惱的說。

「這種重要的事應該早點告訴我啊。」

「我…我看您這幾天玩的太開心了,加上那幾道氣息只逗留了短短數秒就收回了……所以想等到您舒服完了再說,免得說了以後您沒興致。」阿銀略微委屈的低垂下眼帘,輕聲說。

「還記得那些氣息的特徵嗎?」

「嗯…一個感覺很扎人,有著某種陰戾的毒素,好像是獸武魂,一個讓我覺得很尖銳,而且殺氣很重,應該是器武魂。」

(不像是七寶琉璃宗的劍骨啊……扎人的毒性,尖銳的殺氣…難道是刺豚和蛇矛這兩個千仞雪身邊的龍套斗羅?千仞雪那妮子已經在實施潛伏計劃了嗎…)

羅宣皺起眉頭,回憶起原著中千仞雪偽裝成天斗皇子,攜兩位封號斗羅意欲毒殺天斗皇帝上位的劇情。但是眼下唐三回歸還有些許時日,唐門的四堂也沒有集結,應該不至於到那個劇情點,大概只是因為自己深夜的舉動過於怪奇,引發了兩位潛伏斗羅的注視。

「千仞雪啊……真想吃吃看…但是我的催眠術也只能影響到魂聖,她那兩大護法著實難對付。」羅宣暗自思忖著,自言自語起來。懷中的阿銀也早已經習慣了主人這樣怪異的舉動,安安靜靜的坐著靠在他懷裡,等待著羅宣完成計劃。

「對了…祭煉點數在吃掉竹清和榮榮後已經集齊一千點了。這幾天光顧著反覆透女人,差點忘了這事。」羅宣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將系統介面打開,切換到了祭煉系統。那尊抱著妙齡少女大肆交合的淫慾神像依然存在著,只是讓羅宣有些遲疑的是,似乎神像比起初見時越發宏大巍峨了些許,那位少女身上的抵抗掙扎之色也略有消退。最讓他感到些許不安的是,神像的表情從初見時的盛怒暴虐,變成了略微寬鬆安心的神色,就像是逐漸馴服女性的過程一樣。

【祭煉權限開啟,鑒於淫神喜歡少女被以各種方式破處時流下的淋漓鮮血,從而賜予眷屬的能從女性的破處中得到某種玄虛力量的祭煉體質,只有給在各個敘事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女性破處才能獲得祭煉值(非處女再生的處女膜不會有效果!)。每當祭煉值攢滿1000點時,可以用來:一,隨機三選一覺醒一項淫神賦予祭煉者的特殊能力。二,進行一次「諸天淫墮」大轉盤抽取。三,折算成5000點淫墮點。已積攢的祭煉值:1100/1000。隨著祭煉次數的增多,淫神會解鎖特殊的祭煉任務。】

「這個介面好像還有一些隱藏的設定……先交掉祭煉點吧。」

打量了神像一會兒後,羅宣看了看下面的祭煉條(1000/1100),侵犯胡列娜,朱竹清,寧榮榮三位處女所獲得的祭煉值已經足以完成一次新的祭煉了。

「雖然五千點淫墮點很讓人心動啦…但是既然它放在最後面,肯定是說明是到後期前面兩個都沒什麼提升餘地了,才會有人選三來換點數吧。」羅宣猶豫了許久後,還是選擇了一。

【獲取淫神能力覺醒選項:一,淫神能力:「律令」(C級)。擁有該能力的淫神眷者將能夠在任何對他人的言語指令中附加上「律令」效果,律令能夠讓一個個體本來的行為受到極大幹擾和影響,也能夠讓大多數精神方面的影響效果被強化,甚至用來讓意志不夠堅定的個體強制服從,反覆疊加的律令將會能夠逐漸纂改一個人的本來想法。律令的發動範圍為五米。

二,淫神體質:「精液中毒改造」(C級)。所有品嘗過該體質者精液的女性,將會不可逆的患上精液中毒依賴症,只能通過吞服體質者的精液來緩解,該侵蝕精液的戒斷反應不會小於已知的任何一種毒品。

三,淫神能力:「私人劇場」(C級)。擁有該能力的淫神眷者將能夠在一個只屬於自己的數百平米的劇場空間內肆意的改變場景,捏造虛構的人物讓他們按照劇本行動,以及讓物體進行空間移動。該能力需要觸碰對象才能發動,最多可以將不超過十人拖入,該劇場中的事物無法用於直接攻擊,遭受到過於強大的破壞時,劇場空間將會被毀壞,且在二十四小時後重新刷新出來。】

「第二第三個雖然看起來都很美好……但是對於制服千仞雪來說感覺完全沒什麼大用。她應該不至於讓我有機會給她喂精液…喂了多半也會在戒斷前殺了我。劇場這種東西雖然有可能幫我躲開兩個封號斗羅……但是…光憑藉催眠和拘魂,我可不覺得在劇場裡我就有把握制服一個神選的魂聖啊。」

猶豫了許久後,出於保險考慮,羅宣還是選定了第一項「律令」。太想試試吃掉千仞雪的心思讓他越發朝向謹慎而考慮,與其想辦法躲開兩隻潛伏的封號斗羅,還不如試著律令催眠一套私底下在千仞雪獨處時控制她儘快吃掉。

「可惜…淫神催眠術只有中級,說起來初升高是我馴服誓約了阿銀後系統自動升階的……難道升級催眠術的條件是成功徹底馴服誓約劇情中的重要女性嗎…」

羅宣看了看肉棒上的虛環,回憶起小舞清醒人格的暴嬌髒話和油鹽不進,即使羅宣私底下再努力的去反覆催眠她影響她,她本性中依然是個無可救藥的終極戀愛腦小兔子,十幾次催眠都無法被徹底抹去那份對唐三的愛意。只能藉助人格開關營造出來的淫墮人格,才能痛痛快快的和嫵媚乖巧的她做愛。

「也許律令有用,也可能沒用,但是要徹底馴服這隻小兔子應該不是幾天就能做到的,我當初玩壞阿銀花了小半個月…但是唐三隨時可能回來,千仞雪隨時可能事發跑路,等她回了武魂殿,就再也難找到這麼好的時機了……」

羅宣那一如既往的猴急猴急性格反覆的自我說服著,最後徹底壓垮了心裡「要冷靜,要慢慢來,不要急不要莽」的理智低語。他看了看商城的幾件道具後,將視線挪向了阿銀。

「阿銀,你現在能感知到那兩個封號斗羅的氣息和方位嗎?」

「……」阿銀聞言後閉上眸子,仔細的聆聽了會兒,又睜開眼睛,確信的點點了頭。

「那,我們現在就走吧…」羅宣很響的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讓這位嫻靜的少婦頓時紅了臉框,低低嚶嚀了幾聲。

———————————————————

「唉……」

明月高懸,滿城寂然的深夜。天斗皇宮寢殿中的一個偏僻角落裡,身穿著一席乾淨白衣,將修長金髮收攏在身後的一位清秀青年正表情漠然的依靠在一處後院欄杆旁,目露憂慮的看著月亮。他的臉龐雖然經過刻意的中性修飾和偽裝,但是也不難看出極為陰柔秀美,一雙淡紫色的星眸落寞的仰望著月光,看起來確實像個在房間外失眠而孤單的貴族少爺。

「嗒…嗒…嗒…」

此時,羅宣寬闊高大的身影從庭院過道的另一段緩步走出,他的胸口掛著「大眾臉的天斗皇宮男僕」的掛牌,腳步聲不輕不重的靠近著那位望月思慮的男子,像是刻意昭示著自己的接近一樣抵進過去。

「你…不要再過來了,回去吧。」

在兩人的距離縮短到五米左右時,偽裝成雪清河的千仞雪終於悠悠的嘆氣一聲,轉眸看向羅宣,不耐煩的揮揮手,像是示意這位不記得的僕人退下一般。寂靜的走廊中,他作為男子的倒影看起來卻有著女性的曼妙流線,即使是揮手先顯得優雅溫和。

「女主人有口信讓我傳達給您。」

羅宣露出一個和善的微笑,眼睛也順勢眯起,聲音清晰而低沉的對眼前偽裝成男性的武魂殿少主說道。她的身體果然隨之顫抖了一下,淡紫的眸子也全然詫異的看向了羅宣,像是被這句話蟄到了一樣。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女主人。」

千仞雪努力維持住雪清河的面具,聲音微微顫抖著,佯裝出疑惑的表情。他的視線直直的盯著眼前的男性,完全不記得母親比比東什麼時候有說過會派新的臥底過來接應。

「那位有著雙生武魂的,作為蜘蛛而結下暗網的女主人,她有些事要我轉述給您。」

羅宣繼續擺著一副平平淡淡的語氣,裝成僕人對上級彙報的聲音一樣,緩步靠近了雪清河幾步。

「你…說吧。」

「雪清河」略有戒備的森然注視著眼前不知底細的男人,表情從剛才望月時的落寞孤寂迅速轉變成了冷漠肅殺。

「一位叫做唐三的年輕人很快就會來到天斗城,他將會挾毒斗羅和一名特級強攻系魂斗羅對您的計劃造成極大的妨害,而且…」

羅宣低聲敘述著自己從上帝視角得來的警告,等到對方的神色從冷漠變成了微微驚訝時,才將聲音壓低了下去,裝作遲疑的樣子。

「而且什麼…說話別只說一半…」「雪清河」的呼吸急促起來,意識到眼前的人極有可能真的是母親派來的信使後,他快步走向了羅宣,看起來打算儘可能聽清他微弱的聲音。

「而且…她希望您小心…」

羅宣低下頭,裝作畢恭畢敬的彙報到一半時,「雪清河」已經走到了距離他只有幾步的位置,羅宣抬起了視線,發動了「律令」。

「【律令】,千仞雪,卸下心防。」

「咿!」

千仞雪看起來完全沒有料想到這種展開,表情詫異的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滲透進了精神,顫抖著被迫視線渙散了許多。全身隨之震顫起來,看起來盡力想要掙脫這股精神層面的拘束力量。

「淫神催眠術!」

羅宣直直的注視著她渙散的瞳孔,將自己的催眠術趁機疊加作用了上去,這位天之驕女茫然的身軀一軟,近乎要垮塌下來。羅宣也隨之往前數步,摟住了這位女扮男裝的宮裝麗人,一股溫婉優雅的婉轉少女清香也隨之入懷,轉而低聲自言自語起來。同時將讓人昏睡的催眠指令持續不斷的注入千仞雪的意識中。

「阿銀,那兩個氣息怎樣了?」

「還在宮殿外圍遊走著……看起來他們確實沒有察覺到什麼。」一個幽靜的聲音隨之響起。

「好…今兒個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給武魂殿的公主破處然後走人吧~」

羅宣像是成功在獵犬眼皮子底下摸到雞的野狼一樣奸笑起來,手指沿著懷中「男性」的耳縫後摩挲了會兒,才找到人皮面具的接縫處,他一點一點的扯下了這副假面,露出了千仞雪本來典雅絕美的古典美人睡顏。纖細的鳳眸,高挺的鼻樑,真正像雪一樣白皙的肌膚……即使在這昏暗的月夜下,她過於柔美溫婉的恬靜面容也像是在淡淡的發著光一樣,吸引了羅宣的注意。

「呼…真的好美啊…這位武魂殿真正的公主…」

羅宣痴痴的將懷中還穿著男裝的千仞雪公主抱了起來,指尖不斷的在她玲瓏有致的腰身和脊背上摩挲揉捏,順勢把千仞雪摟抱進了一側她的臥室中,關上了虛掩的門扉。

「天斗帝國的皇室這麼多年都沒一個人能發現眼皮子底下的大美人,真是一群遲鈍沒用的酒囊飯袋……還是讓我來好好享受一下吧~」

羅宣抱著千仞雪直接穿過了房間,將她的身軀輕放在皇家的床榻上。然後自己也翻身爬上那鋪滿鵝絨,裝飾華麗的四腳床,便毫不客氣地握緊她白皙光滑的下頜,進而舔舐著她嬌艷的嘴唇;感受到這位睡美人近距離灼熱清香的鼻息後,內心越發激動的和她擁吻起來,將千仞雪的嬌唇緩緩分開,輕輕咬住她的香舌拖拽過來,咕滋咕滋的吸吮了好幾口。作為皇儲的少女養尊處優的口腔異常乾淨,唾液也絲毫沒有異味,讓人暗自想要更加痛惜的戀愛這位優雅隱忍的天使公主。

「呼嘶…不知道讓天斗所謂的皇儲,武魂殿實際上的唯一公主含雞巴…是什麼感覺呢~」

羅宣回味良久的結束了這隻激吻後,氣喘吁吁的解開褲帶,騎上了千仞雪的胸口,將自己因為太過思戀這位美人而發燙挺起的陽具直挺挺的甩在她的白皙睡顏上,黝黑肉棒緩緩的剮蹭摩挲著她如雪般的雪白臉龐,挑起幾絲金色的髮絲,最後被緩緩抵進了千仞雪被握著分開的檀口中,壓住她的薄軟香舌,一下一下的抽送起來。

「咕…嗚…」

儘管昏睡休克的金髮少女無法主動吸吮,也做不到用舌尖舔舐侍奉。但是只是看著那根粗脹黝黑的陽具緩緩沒入這位尊貴美人的過於柔軟的口穴中攪動,壓著她的薄柔舌尖來回抽送,感受著黑粗雞巴一次次沒入這位有著天使武魂的昏睡少女的小口中,反覆的褻瀆這位高貴典雅的少女恬靜的睡顏,讓她本能的鼻音嗚咽,小口被迫含著粗壯腥臭的陽具吞吐,羅宣就興奮到整個脊背觸電一樣激烈打顫著。不斷的挺動腰身,讓千仞雪皎白絕美的容顏反覆沒入在自己肉棒根部的漆黑森林中,讓羅宣的龜頭難得的溫柔鑽磨著她的咽喉口。這樣的淫靡昏睡口交只持續了兩三分鐘,羅宣就激動的爆射了一發,黏糊糊的濃腥白漿灌滿了千仞雪的咽喉,讓她呼吸困難的輕輕咳嗽起來。

【隱藏任務達成:讓千仞雪飲用一次精液,獎勵淫墮點數500點。】

「乖哦…都要努力喝下去呢…」

「咳…咳…咕嗚……」

羅宣用催眠術小心影響著千仞雪,讓她將精液當成一種飲料般,幫她抬起螓首,看著她小口小口的風雅吞咽下滿口腔的濃精後,獸慾越發激烈的上湧起來。羅宣的指尖按住了她宮裝禮服下看起來並不顯眼的胸部,用力揉搓了幾下這對形狀良好風乳房後,果然發現了裹胸的痕跡。

「這傢伙…挺能藏啊…至少縮了一個杯吧~也不嫌辛苦哦。」

暗自感嘆起千仞雪的不易後,羅宣反覆的攥緊她裹胸下緊實的美乳,用力揉搓按壓了會兒,卻苦於裹的過緊暫時沒辦法揉動多少,只能悻悻的將手繼續下移,準備幫千仞雪脫掉這身衣服。

「說起來…雪兒肯定還是處女吧~」

想到這裡,惡趣味的羅宣微微撩起她的禮服一角,將手伸進了昏睡男裝少女的下裳中,指尖繞過薄薄的內褲後,緩緩撫摸上了一處極其狹窄極其緊實的幽閉嬌穴,他緩緩的讓指尖陷入進去,感受著千仞雪穴內像是天國階梯一樣一層一層條理清晰的褶皺美穴,她的陰道腔肉雖然緊湊卻也柔韌,越是往內深入,就越能感到那份堅強的溫柔感。

「貨真價實的天使小穴啊…」

羅宣沉醉的低語著,手指反覆的迴旋鑽探進去,直到沒入了一個指節後,指尖才觸碰到了她的那處薄膜。正當羅宣打算細緻仔細的摩挲會兒時,床榻上昏睡的少女卻突然全身一陣,某種沛然莫御,宛若一輪聖日的領域力量擴張震盪了開來。

「完…」

「此等妄賊…死!」

羅宣暗叫一聲不好,指尖連忙抽離了千仞雪的下體打算鞏固催眠,床榻上的金髮麗人卻已經睜開了一雙明光璨璨的美眸,那視線中像是參雜著實質性的怒火一樣近乎燃燒了起來。已經察覺到羅宣剛才似乎做了什麼的千仞雪終於完全掙脫了催眠術和律令的雙重枷鎖,還沒等羅宣行動她就早已經單手虛握,一柄聖火凝聚的幻劍,以持劍的姿勢往前極快的對著羅宣徑直穿刺了過來。

「轟——————!!!」

深夜的天斗皇宮中,一聲激烈的牆體碎裂聲伴隨著光芒的閃爍炸響起來。等到煙塵散盡之時,一具全身浴血的男性身體已經癱倒半趴在了後院的一處角落裡,他的胸口留下了一處深可見骨的劍刃穿刺傷口,破損的碎骨夾帶著鮮血一起嵌入肺葉,讓羅宣哪怕是呼吸都在瘋狂的抽痛,嘴角滿溢出鮮血。而眼前的十幾米外,那個鳳眸金髮的英氣身影正站在被那一劍刺開的牆體破口中,滿眼殺氣的注視著這邊。

「啊哈…咳…咳…流年不利…」

羅宣大聲咳嗽起來,即使被藍銀皇強化過的身體,在硬吃了千仞雪一記神聖之劍後,也碎裂了小半個身子的骨骼,如果不是因為強運的加護讓那一記劍刺偏轉開了些許,沒有刺穿心臟,也許那雙熾燃的鳳眸就是羅宣此生最後的記憶了。

「現在交代出是誰指示你來的,或者馬上去死。不要想著做假動作,我再刺穿你一次用不了一秒鐘。」

天斗皇宮內頓時警鐘大作,千仞雪咬著牙低語著緩步從房間上破開的大口中走出,撿起了走廊上被羅宣丟掉的人皮面具,感受著口腔內的那股腥澀感,表情一時間越發難堪起來。

「指示我來的人啊…他是…【拘魂】…」

羅宣苦笑了一聲,忍耐住全身碎骨的刺痛感,高舉起雙手想要表示投降之際,對著千仞雪虛握了一記。拘魂的術式瞬間成型發動,籠罩住了千仞雪肉體下的本源靈魂。

「?!」

再度被這種拙劣把戲耍到,眯眼聆聽的金髮少女全身狠震了一下,周圍明耀的天使領域似乎沒能完全抵抗住直接針對靈魂的襲擊,感到自己的整個意識都被拉扯了一下,陷入了短暫幾秒鐘的宕機中。

「晚安,被我口爆過的蠢貨公主。」

【緊急空間轉移裝置:只需要三秒讀秒就能將使用者傳送到五公里內一個指定地點的裝置,地點可提前預訂。消耗1000點淫墮點】

羅宣目睹著千仞雪再次中招,視線凶戾的拿出了【緊急空間轉移裝置】,在短暫的三秒讀秒後,整個人消失在了庭院中,只留下了一地血跡。

「………」

當千仞雪緩緩從那股「靈魂被扯離肉身」的怪異拉扯感中恢復時,視線中的羅宣已經逐漸模糊,最後消失了。

「少主!發生什麼事了。」

「屬下救駕來遲…是什麼情況。」

兩道封號斗羅化作的陰影也幾乎是在數秒後同時趕到了庭院中,他們困惑而緊張的看著房間牆壁上被斬出的巨大破洞,又看了看地上的那癱血跡,似乎也是剛剛反應過來出事了。

「有個…有個手段特殊的刺客…企圖刺殺我。可能是精神系的魂師,多半還有空間系的魂骨。我傷了他,但是沒能留住。」千仞雪深長的呼吸,壓抑住心底的怒火和想要乾嘔的衝動,緩緩戴上了人皮面具,再度將自己那副絕美的容顏遮掩在了俊秀的皇子面容下。

「精神…空間系…有必要告知主上嗎?」一個陰影聽聞此言,聲音也變得緊張了。

「……不了,眼下正是計劃的重要時刻。如果上報母親大人的話,難免她又可能會改變計劃。總之…一切按照既定的來。皇家衛兵很快就要到了,你們繼續回崗位上……這次,務必,記得盯緊點我周圍,他剛才差點點就得手了。」

「屬下愧疚,已經了解。」

「收到。」

兩道陰影紛紛點頭應許,很快的消失在了庭院中,重新隱沒在了夜幕下。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