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陽迎春院 (完) 作者: cupidcheng

.

【洛陽迎春院】

作者: cupidcheng2021-11-23發表於S8

元宵佳節,洛陽城內處處張燈結彩,人人歡度上元節,就連城中最大的青樓迎春院,也在這個喜慶的日子準備了一些新的節目,以作為對新老顧客一年來的答謝。

迎春院不愧為洛陽城中最大的妓院,占地約有數畝地大,而主樓也有五層,中間更有一個大廳,節目便在大廳中舉行。

此時已經二更天了,大廳上早已經是賓客雲集,這些人多是洛陽名流,當然是這裡的老主顧了。

只見這些人有老有少,個個都是興高采烈,激動不已,只有一名白衣公子卻是雙眉緊鎖,小聲對身邊的書童說:「小明,要不,就算了吧。」書童連忙說:「公子,這裡的節目很精彩的,咱們雖然是路過,但既然趕上了,不去看看,豈不太可惜了。」白衣公子無奈地說:「也罷,反正我也不在乎這六十兩銀子。」青樓表演原意是招攬顧客,但也絕不是[全篇]全免費,尤其是一年一度的上元節,更是使盡了絕活,又怎麼會不收錢?

現在看看錶演的節目吧,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美婦走到大廳中央,向眾人一拱手,說:「敝樓蒙各位垂青,小女子也是感激不盡,如今值元宵佳節,特準備了一些娛樂節目,絕對精彩,作為對各位的答謝……」話沒有說[全篇],便有一個七十多歲的藍衣員外不耐煩地說:「於老闆,你少說這些客套話了,還是快些開始吧。」大廳上早就有人用幾張大桌子搭成了個高台,表演便在高台上進行,於老闆親自解說:「這位,這第一個節目便叫做『開門紅』,祝大家生意興隆,財源廣進。」於老闆說[全篇]便下了高台上,眾人一齊向高台看去,只見一名十三、四歲的少女被人帶到了高台上,看樣子不像是妓女,但過了今晚,便要永駐青樓了。

那少女哭哭啼啼的,顯然是不願意,早有兩個壯漢上來,七手八腳的除去了她的衣服,但見她雙乳還沒有[全篇]全發育,但是陰部,也只有幾根細毛而已,分明是個處女。書童早就瞪大了眼睛,伸長了脖子,生怕少看到些東西。

那兩個壯漢也各自除下了自己的衣服,其中一個把她按在了高台上,雙腿分開,正好讓觀眾能看清那個細小的洞口,而另一個壯漢則把手指伸進了少女的陰道中,緩緩的抽送著。少女雖是處女,但陰道容納一根手根還是沒有問題的,不但不感到痛苦,反而還產生了一點兒快感。

不一會兒,壯漢拔出一手指,趴在了少女的身上,把自己那根大陰莖抵在了少女的陰道口,眾人一看,壯漢的陰莖足有六寸長,算是個大傢伙了,便是一般女子要適應如此巨物都不容易,更不用說處女了。

但那壯漢顯然是陰莖極硬,只是用力一挺,隨著少女的一聲慘叫,陰莖[全篇]全插入了陰道中,接著,壯漢又把陰莖拔了出來,畢竟陰道沒有[全篇]全放鬆,拔出來時,竟然帶得陰道的肉都翻出來一些,同時,陰莖上也有了血跡,而壯漢卻不等[全篇]全拔出,又再次插了進去,接著,便在來回的抽送了,少女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但人們卻更感到了興奮而已。

而另一個壯漢也受不了了,對插入了陰道的壯漢說了句什麼,那個壯漢便把身子一翻,變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勢,同時,第一個壯漢來到少女的背後,把自己的老二抵在了少女的肛門,之後盡力一頂,竟然也是全部插了進去。這兩個人一前一後,配合得好不默契,只是那個少女卻是倒了霉,被折騰得死去活來,哭聲不止。

過了一段時間,兩個壯漢竟然是同時射精,而他們把陰莖拔出來後,只見白白的陽精混著少女的鮮血,竟然流了一大灘,足見這二人的精力絕倫陽精量足。

而那些血也讓人明白為什麼這兩個壯漢抽送時不[全篇]全拔出陰莖來了,自然是為了這些血精混合物的緣故。

少女被壯漢帶到了台下,於老闆又報出了第二個節目,卻是「四季發財」,只見四個壯漢抬了個女子上台,那女子一看就是青樓妓女,而且還是很乾的類型,只見她雙足向前,坐在台上,四個壯漢在她的左右前後兩邊坐下,那女子伸出左右手來,分別抓住前後兩名壯漢的陰莖,又摸又揉的,不長工夫,就變得硬如鐵了,粗似兒臂了。

之後女子身後的壯漢躺了下來,女子則坐在了他的身上,把陰莖吞進了自己的陰道中,之後把嘴向前一湊,含住了前面壯漢的老二。

此時,她的左右還有兩個壯漢,女子再用左右手分別為那兩個壯漢手淫,以一敵四,這便是「四季發財」了。很快,女子的下體便有淫水流出,而她上面的口中也流出了陽精,那個壯漢已經在她的口技下泄了。而下面的那個壯漢也轉眼交了槍。

這時,女子左右兩個壯漢的老二卻已經硬到了極點了,女子向左一轉身,變成面向左邊壯漢了,只見她右邊壯漢自動躺下,女子又用陰道吞進了他的陰莖,動了幾下之後,壯漢的陰莖已經是沾滿了淫水,女子把臀一抬,又一坐,卻用肛門把老二給吞了進去。

這時,她面前的壯漢也上來了,把老二塞進了女子的陰道。女子被這兩人前後夾攻,自然是爽到了極點,不覺「哦,啊」的叫了起來。

兩個壯漢彼此都能感動對方的老二,同時,自己老二所在的洞也是很緊,因此沒有用多長時間也泄了出來。女子站起身來,分開雙腿,眾人清楚地看見了她那紅腫的陰道口,紅豆大小的陰蒂和腫起來的陰唇及肛門。

這下子,人們的興致高了起來,有人便要當場上前進攻這名女子,但台上原來射精的兩名壯漢卻也已經恢復了過來,兩人一人從後抱住女子,另一個則從前面抱住,兩個人的陰莖竟然同時對準了女子的陰道,一下子進到了根部。

離得近的人,清楚地看見了女子陰道開得極大,只覺不虛此行,銀子也沒有白花。在兩根大陰莖的夾攻下,女子不長時間就再次泄了出來,而那兩名壯漢也很快的交了槍,不為別的,兩個人的陰莖在一個肉洞內,刺激當然極其強烈了。

只見這四個壯漢輪流上陣,每個人都射了四次精,這時,女子的陰道極度外翻,而陽精也流出了很多,隨著陽精的流出,這個節目也就結束了。

第三個節目叫「龍鳳呈祥」,只見一男一女走上台來,兩個都是全身赤裸,只見女的長得清新可人,肌膚嫩得仿佛能擠出水來,而男的雖然其貌不揚,但長得極為精壯,同時下體也是極為巨大,足有七寸長,如同一個棒槌類似。台下已經有人私下說,「這男的便是洛陽名人鐵陰,下陰不僅粗大,而且其堅勝鐵,聽說能連戰一個時辰不倒。」這時,只見台上的鐵陰輕輕的抱起了那女子,讓她面向自己兩人身子緊貼,鐵陰的陰莖抵在了女子的陰道口,接著,把女子的身子緩緩下放,女子「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只見龜頭頂在陰門,卻沒有進去,而陰道口的肉反而陷進去了一些,一來是鐵陰的陰莖粗大,二來也是女子的陰道沒有潤滑?性潁饈保綣門擁囊醯雷愎壞娜蠡敲匆胍膊⒎薔蘅贍埽躒床荒敲醋觶套拋約閡蹙ゼ玻彩前雅酉螄亂話矗惶缸獺溝囊簧擁囊醯樂芯谷揮杏土髁順隼矗蹙ヒ慘丫チ宋宕紓叢繅丫凶急噶耍綣皇怯杏馱諞醯濫冢潛閌前岩醯琅蚜耍慌亂步蝗ァ?

隨著那「滋」的一聲,女子也「阿」的一聲慘叫,身子立時軟了下去,但竟然沒有倒下,細看之下,鐵陰並沒有伸手扶她,唯有陰莖插在陰道內而已,看來這個鐵陰也是有些本事的。

只見鐵陰用下陰盡力向上挑著,竟然能讓那個女子離地而起,光憑一根老二能支撐住一個人的重量,這份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約一炷香的時間後,鐵陰拔出了陰莖,帶出一幾滴血來,不是處女血,而是陰道流出的血。鐵陰的下體仍然高高的挺舉著,女子的下體卻大大地張開了個大洞,久久合不上。台下眾人見到鐵陰的本事,立時掌聲雷動了。

節目一個接著一個的進行著,正值又一個節目結束之時,台下那個七十多歲的藍衣員外又說了:「於老闆,自己也露一手吧,我知道,你可是厲害的。」於老闆走到台上,說:「好,就讓大家見見也行,我們妓女可也是有十八般武藝的。」說[全篇],喚過一個小廝,「阿福,拿傢伙去。」不長時間,阿福就拿了一根大粗擀麵杖,而於老闆也褪下了全身的衣服,把那根擀麵杖吞了進去,當然,要全部吞進去是不可能的,但於老闆竟然也能吞進去七寸,這也證明了她的陰道之深了,這時,台下歡聲雷動,於老闆更為得意,把雙腿向上抬起,竟然全靠著擀麵杖支撐全身的重量。

這時,又一名壯漢上台,把擀麵杖高高的舉起,而於老闆也隨著被高高的舉起了,一會兒,於老闆纖足在壯漢頭上一點,一縱身,落了下來,向眾人說:

「各位,若說床上功夫,只怕還真很少有人是我的對手,就連鐵陰都不行,如果什麼人以為自己厲害,可以一試,若勝過我,不但不要錢,我再反給三千兩銀子,如果敗了,我也不多要,只要二百里銀子就行了。」藍衣員外不高興地說:「於老闆,不要再開我們的玩笑了吧,這裡什麼人是你的對手呀。」而那個書童小明也對白衣公子說:「你看這個於老闆怎麼樣。」

白衣公子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唉,算了,我看她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節目逐一進行,終於到最後一個了,名叫春種秋收,只見一隊女子上台,都是赤裸裸的,老闆娘於老闆說:「各位大爺,有想生意興旺的,可以放些錢進去,定能使各位大爺財源廣進的。」說[全篇],台上那些女子個個把臀部高高的抬起,雙手撐地,下體顯露無疑。

台下富戶爭先恐後的上台,白衣公子則只是觀看,衝到是前面的,便是那位七十多歲的藍衣員外,只見他走到一位女子身後,說:「小紅,我的錢就給你了。」

小紅則膩著說:「李員外,您可得手輕些,不然奴家可就伺侯不了您了。」

李員外卻不管這些,拿出兩個五十一兩一錠的銀兩來,手一按,就按進了小紅的陰道中,用手頂到深處後,發現還有空間,便又拿出一個五十兩一錠的銀兩來,塞了進去。

其餘富戶,也把銀兩放進了自己心愛女子的陰道中。只見那些女子卻仍然不走,而是扒開屁股,竟然向外排泄東西,拉出來的,卻是一個個碎銀子,這當然是事先塞進去的了。但能保證陰道中不出,而肛門本來就比較緊,卻只能肛門排出銀子來,也見這些女子是下了功夫了。

「好了,大銀兩已經生了小銀兩,各位爺還不快拿走。」於老闆說[全篇],眾富戶把自己心愛女子所排出的銀子如同珍寶一樣撿了起來。其實這本來就是青樓招攬顧客,騙錢的辦法,但眾富戶只為圖個吉利,當然不會在乎銀子了。

節目結束了,於老闆宣布:「各位大爺鍾意哪位姑娘,便請自便,這次,我請客,大家免費。」於是,各位富戶找到自己鍾意的女子,便向著房間走去。大廳上,只剩下了白衣公子及書童和於老闆了。

白衣公子便要離開,書童小明忽然走到於老闆身前,問:「如果我們公子勝了你,真給我們三千兩銀子?」於老闆笑著說:「這是當然了,這位公子,請吧。」把白衣公子領到了一個房間,白衣公子本來不想試,但事已至此,也只好試試了。

很快,房中傳出了於老闆的慘叫聲,一會兒,又有幾名女子進去了,接著,也發出了慘叫,等到於老闆走出時,只見她面色蒼白,下體處的衣服隱隱能看到紅色,她雙腿發顫,拿出一張三千兩銀子的銀票來,說:「小女子有眼不識泰山,銀子給你,饒了我們吧。」白衣公子接過銀票,便和書童小明走出了迎春院。據說,那位於老闆被弄得一連臥床三個月,才能下床走動。

豹女虎男之二 荒郊奇女出了迎春院,小明對白衣公子說:「段公子,如果不是因為我,只怕你還得不到這三千兩銀子的銀票吧。」段公子聽[全篇],輕輕嘆了一口氣。

小明連忙說:「公子不要傷心,相信老天爺一定會給公子一位好夫人的。」

原來,這位段公子乃是山東人,名叫段玉陽,父親段干豪乃是當地有名的富豪,因為段干豪歲數漸大,段玉陽便代父催帳,此其一,其二便是段玉陽天生異相,下陰巨大其父為其說了很多媳婦,卻無一能是其對手,不是根本插之不入,便是偶爾能插入的,也馬上痛得昏死過去。

這次洛陽之行,段玉陽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個和自己相配的人,且聽說洛陽多美女,委實令其心動,只是如今卻是興味索然,連名震洛陽的於老闆都不是其對手 ,那麼只怕世人也就沒有人能接納自己的陰莖而不受傷了。

二人一路無話,帳已經收齊,只好轉回山東了,行上數日,離洛陽漸遠,行人也少了,又走了十多日,已經來到了一處荒郊,遠遠看見有一間釁店,正好天色已晚,便走了進去。

店內陳設甚是簡陋,二人打尖之後便在店中歇息,此時已經是申時了,本來黑的天,竟然一下子變得亮了些,卻原來是下起了茫茫大雪,外面變得一片白,怪不得覺得亮些了呢?

二人一時間睡不著,而在他們隔壁,便有七個男客居住,段玉陽正翻來覆去呢,卻聽見隔壁傳來了響動,小明也聽到了,兩人便走出門外,隔窗子向裡面看去。

但見裡面燈火通明,那七位男客全身赤裸,其中一個正摟住一位女子,想來那女子是店主的手下,為其招攬顧客了。七個男子下體盡顯,陰莖或大或小各不相同,長有七寸至三寸不等,粗細也是從半握到一握多,不過卻都是堅挺不倒。

只見這七人輪流上陣,那個女子倒也應付自如,竟能以一敵七,兀自不敗。等到七人陽精盡泄,下體軟下來之後,那女子說:「奴家再露一手讓各位爺瞧瞧。」聲音竟然頗為柔美動聽。

但見她縴手輕動,櫻唇緩吸,手口並用,竟然沒用多長時間,就讓這七個男客重振雄風,只是,七人都被刺激得箭在弦上,都不想落在別人後面,這卻有些不好辦了。

不過這倒難不倒那女子,只見她雙手各握住一根陰莖,兩隻胳肢窩又各夾住了一個,接著半躺在地上,坐在了一個男人的身上,用肛門把那人的老二給吞了進去,然後徹底躺下,第六人把陰莖插入了她的陰道中,而第七人的陰莖則被女子張開嘴,含在了口中。

又折騰了一會兒,七人分別泄了出來,女子也累得不輕,躺在床上,閉目休息,此時她雙腿分開,陰道口大大的張開,恰好和一個小孩張開的嘴相似,七人中的一個越看越心癢,苦於下體軟下來了,只好伸手去摸她的陰蒂和大小陰唇,不長時間,女子的陰道中分泌了淫水出來,而那人的右手一合,握成了拳頭,同時盡力向前一塞,竟然真的一點一點的塞進去了。

女的已經驚醒了,正要掙扎,剩下的六人則死死的按住了她,而那人則盡全力前塞,一個拳頭,竟然整個進入了女子的陰道,當然,拳頭最粗的部位進去後,手腕部分較細,而血也流出了一些,顯然陰道已經受傷了。

那人還不相信自己的拳頭竟然進入了女子的陰道,把拳頭一進一出的抽送著,進去時,便擠出些血來,而一拔出,更帶出不少的血來,女子的聲音也從呻吟變成了悽慘的叫聲。

其餘六人卻看得興致勃勃,而段玉陽則看不下去了,一腳把門踹開,之後向著那人踢出一腳。

不想那人的拳頭在女子的陰道內,因為他的幾下抽送,陰道已經痙攣了,再也抽不出來了,不但自己被踢倒了,更連帶著女子也從床上下來了,另外六人一看要對付段玉陽,那人卻說:「你們不要上,我來。」急忙去拔右手,卻拔不出來,反而手被勒得生疼,情急中,雙腳踩在了女子的身上,盡全力一拔,女子「啊」的一聲慘叫後,終於昏死了過去,陰道口大大的開著,再也合不上了,同時血也不停的流了出來。

那人右手沾滿了血水正要打段玉陽時,店主總算及時出現了,勸住了雙方,段玉陽把女子抬到了店主人處,之後冒雪跑著去為女子找大夫,而小明則發現這七人乃是強盜,便去報了官。

大夫來了,剛剛止住了女子的血,正在寫藥方呢,那七個強盜又來了,拳交的那位想來是首領,他不服氣,便打算殺了店主,再殺段玉陽出氣,所幸的是小明已經帶了官差來此,正好把這七個強盜捉拿歸案。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