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的事業 (7)作者:21534415

【愛妻的事業】(7)

作者:215344152021/11/24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七章

「穿這條裙子吧。」

我指著衣櫃一條淡黃的長裙道。

夏沫工作裝打算繼續穿她的牛仔褲和體恤搭配。

「穿那個還不得被別人咸豬手。老公,你這個老色批。」

夏沫白了我一眼道。

「做服務行業,你每天穿的都是一個樣,別人也會審美疲勞,到時候你客戶都沒了,不可惜麼!」

夏沫聽我說完後,愣了好一會。最近好像業務確實差了點似的。

「試試又沒關係,穿兩天不同搭配,不行再換回來嘛!」

我進一步勸說道。

扭扭捏捏一番,夏沫終於決定了穿裙子去上班。

趁夏沫換衣服的時間,我偷偷發了個消息給媛姐。

夏沫今天穿了裙子,後面的事就麻煩我親愛的媛姐安排了。

發完之後我迅速刪除了給媛姐的信息。

陪厲總喝酒,我基本上第二天都是可以休息半天的,除非公司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安排。

今天出門也不是很著急,我順路把夏沫送到紅香時,媛姐也是剛好走到門口。

「哇!沫沫今天好漂亮。這麼美的裙子得好幾千吧。」

不得不說,媛姐是個天生的演員。話從她嘴裡說出來,是個女人都會虛榮心爆炸。

「哪有媛姐漂亮,每天都跟十八歲似的。」

夏沫笑道。

她們一邊聊一邊向著紅香走去。

「老公你先去上班吧!」

很顯然,夏沫是不想讓我進去看其他小姐姐的。

「真羨慕你跟你老公,結婚這麼多年了,感情還這麼好。」

媛姐微酸道。

「媛姐,我遇到個問題。」

夏沫靠近媛姐悄悄道。

「什麼問題呀,這麼神秘!你老公有人啦?」

「沒有,但是比這個問題也輕不了多少。」

「哦,是嗎?這麼嚴重,說來聽聽,姐給你出出主意。」

「我說了你可不許跟別人說啊!」

「這裡小姐妹誰還沒有幾個事,你看姐知道後到處說過沒,放心吧!」

「那個……我最近發現,我家老徐有那個……就是你說的那個淫妻的想法。」

「忽忽忽,就這個事。」

媛姐捂著嘴笑道。

「這個事還不嚴重麼?你知道我們女人,萬一哪天被嫌棄了,這不就是他們離婚的藉口麼。」

夏沫嚴肅道。

「妹呀,你是經歷太少,所以才會這麼想。我上次不是跟你說過這個事。」

「但是這癖好總讓我感覺好危險。」

「出台的青青你知道吧!」

「有點微胖的那個麼?」

「對……她談了個男朋友,是個小老闆。據說家裡條件還不錯。」

「嗯,然後呢?」

「青青在這裡工作是他男朋友同意的。剛開始她也就像你一樣做做按摩,後來在她男朋友慫恿下開始做全套服務,這都一年多了。」

「那他們現在呢?分了嗎?」

夏沫好奇,又是問道。

「分什麼,人家都結婚了,聽說彩禮還給了不少。」

媛姐說到彩禮羨慕道。

「那他老公對這事沒意見嗎?尤其時間久了,新鮮感不就過了麼。」

夏沫思考後,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那你可想錯了。現在青青接待她那幾個老顧客都不帶套的。他家的王八老公每天回家都要舔她的騷逼。」

「那不是氣味很重,很噁心?」

「是呀,可架不住人家就好那一口。上次青青說,她老公現在連貞操鎖都帶上了。」

「貞操鎖是啥?」

夏沫問道。

「就是一個卡在男人雞吧和蛋蛋上的鎖,帶上以後男人不但不能做愛,連勃起都做不到。」

「太殘忍了吧,那他怎麼發泄。」

夏沫皺著眉頭有些同情語氣道。

「現在,每晚青青都會帶嫖客回去,當著他老公面跟她操逼。她老公就在邊上伺候,等她和姦夫爽完了,再開鎖給他老公釋放。」

咕咚!夏沫吞了吞口水。

「好變態!」

「變態吧,還不是每天都讓他釋放。可人家開心,誰管的著了。現在他們夫妻感情好到膩歪。」

「可是,上次素素的男朋友在店裡鬧,那個事後來弄得她都離職了……」

話沒說完,媛姐已經打斷了夏沫的話頭。

「素素男朋友就一小學文化,淫妻這個事,一般男人也都是學歷越高,才越有可能接受。」

「還有這說法?」

「不然呢,至少我看過的大部分都這樣。瑤瑤以前那個大學生男友,還帶著瑤瑤跟室友3P過好多次。」

「那他們現在也結婚了?」

「那到沒有,瑤瑤嫌棄他家窮,把他踹了。」

「真過分,瑤瑤看上去是有點不好惹的樣子。」

「唉!她呀,為了錢跟顧客吵過好幾次。我已經警告過她了。」

「媛姐啊,我家這種情況該怎麼辦呢?」

夏沫想起自家事擔憂道。

「唉!沫沫你也別擔心。船到橋頭自然直,真遇到合心意的,你就試試唄。女人一輩子短短几十年,憑什麼不能多玩幾個男人!」

「我……我還是怕!」

「怕什麼呀,不就操個逼嘛。你經歷少,才把它當回事。」

見夏沫不說話,媛姐接著說道。

「每個雞吧都不一樣,粗細長短彎直都有,千奇百怪。捅到逼逼裡面感覺可大不同,不試試太可惜了。」

說完,媛姐拍了拍夏沫的翹臀,接著道。

「去吧!看到合意的,玩玩也就那麼回事,再說你老公還巴不得你被人操。」

「我……我先去忙了。」

夏沫再次逃離開。

……

合同交給張總,我回到自己辦公室。

小路正趴桌子上有些無精打采的樣子。

「昨天回去晚了,沒休息好吧!」

我裝作關心道。

「徐經理,昨天……昨天真的對不起。」

小路看我到來,慌忙道歉道。

「沒事,沒事。我家那老娘們自己沒注意,我跟她說了。」

我大氣回道。

「大嫂其實也……呃,也是我不該突然去您家。」

小路語無倫次說道。他應該是想說大嫂也沒不老,不過及時反應過來,只是更加漲得一張臉通紅。

「你還沒談過女朋友吧?」

「大二談過一個,不過半個月就分了。」

「現在年輕人的愛情這麼短暫嗎?」

我探尋著問道。

「呃,不是,是別的原因。」

小路說這話降了好幾個音調。

「你移情別戀了?還是她?」

「不是,都不是!」

小路慌忙解釋。

明明辦事還算老道的一個年輕人,說起這事就變得支支吾吾了。

「那是?」

「她……她說我那個太大了,她吃不消。還嫌棄戀愛耽誤學習。」

我聽到這話有些驚訝的感覺。不過一個有城府的成年人是不會隨意表露情緒的。

「大?有多大?」

「我有次量過,好像有二十公分多點。我看網上說,太大了容易傷到女人,我對這個還是挺自卑的。徐經理,您說,我要不要去做個手術整小一點。」

「雞吧這東西你可別隨便動刀,一不小心說不準就廢了。」

這傻小子,身懷大寶貝所遇非人而已,得想辦法讓夏沫拯救他才行啊。

……

另一邊,紅香會所。

夏沫今天工作比較忙碌,幾乎沒有太多休息時間,咸豬手簡直不要太多。這跟她今天性感的穿搭也是有關係的。

本身來這裡消費的,基本上都不是什麼老實人。

摸摸奶子,大腿,屁股什麼的,有機會他們都會來那麼一下。幾乎所有男人都是本著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心態對待這裡的女人。

好幾次夏沫都想一走了之算了,可一天好幾百的收入總讓她下不了決心。

男人們對她身體猥褻的觸碰,並沒讓夏沫感到難受噁心,身體經常還會因為這些小動作產生快感。

希望今天能早點回家,找老徐好好泄個火才行。

夏沫心裡暗道。

……

晚上九點多,老顧客黃毛小伙又來店裡消費了,還是沫沫姐的鐘。

當然,夏沫也想不到,黃毛其實是媛姐叫過來作弄她的小混混。只是一直在等待一個好的機會罷了。

「好久不見呀,沫沫姐!」

黃毛調笑著說道。

「嘴貧,昨天不是才來過嗎。」

對待老客戶,夏沫也沒有那麼拘謹。回話亦是隨口說道。

「我對沫沫姐可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這個點已經過了三個秋了。」

小黃毛其實長相還是有些小帥的,所以說話輕浮也不會讓人覺得特別反感。

「你喜歡就常來陪姐啊。」

夏沫像往常一樣開著帶引客技巧的小玩笑。

「姐你這麼說,那我來了呀!」

黃毛突然一個偷襲,雙手抱住夏沫柔軟的身體。

「別,別亂來,外面有人的。」

「沫沫姐,是你讓我來的呀。放心,二樓這個單獨包廂這個點不會有人過來的。」

對話中,黃毛推著夏沫已經倒在沙發床上,並不強壯的身材卻也壓得夏沫動彈不得。

沒有理會夏沫的掙扎,短褲里堅硬的兇器隔著幾層布在夏沫下體蹭了好幾下。龜頭的稜角劃得夏沫身子都軟了。

淡黃長裙不經意里已經被黃毛提到了腰間。伸出的魔爪還企圖脫下夏沫的肉色內褲。

「不要,不要這樣,求你放開我。」

夏沫緊抓黃毛的魔爪,雙目已然含淚,用力阻止侵犯的發生,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

「沫姐,我來了這麼多次,老早就想操你,你就從了我吧。」

「姐有家庭的,我只做按摩服務,求你了。」

夏沫絕望的哀求道。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得到姐。」

「你再這樣,我報警了。」

夏沫發出最後的威脅道。

「沫沫姐,你別激動。我不脫你褲子,你冷靜一點。」

黃毛縮回手去安慰道。他可不想一點這事把自己玩進局子,為了個女人沒必要。

「你下來呀,別壓在我身上了。」

夏沫看著黃毛說道,但她並沒有伸手去推開黃毛。

「姐,我就抱抱你,就這一次,以後再也不這樣了。」

不得不說,黃毛聲音還挺好聽的。哄女人效果確實還不錯。

夏沫偏過頭去,第一次被一個老公以外的男人壓在自己嬌軀上,而且雞吧還頂到了她雙腿中間的凹陷處,一股異樣的戰慄從身體蔓延開。

理智不停警告她馬上推開黃毛,身體卻呼喚著年輕男人,希望他能進入自己渴望被填滿的小穴,用下面頂著的那根堅硬肉棒。

眼淚不停的流著,委屈自己身體的不爭氣,也委屈這份工作給她的卑賤感。

「姐,不哭。我錯了,我抱抱你就走。都怪我太想得到你了。」

夏沫沒有說話,算是變相的默許了黃毛的可恥行為。

見沒有反抗,黃毛又開始得寸進尺。他輕咬著夏沫的耳垂,雙手也在夏沫的腰,大腿和豐胸上輕輕撫摸。

瘙癢難耐的夏沫只是用兩隻手提著自己的內褲,防止最後一道防線被攻破。

黃毛沒有糾結夏沫的這些小動作,直接把他堅硬的肉棒從四角褲的一側了掏出來,再次頂到夏沫內褲中間那一塊濕滑的凹陷處。

「別……別這樣……輕點。」

隔著一層布也就少了長驅直入的快樂。不過柔軟質地的肉色內褲磨蹭著黃毛的龜頭和夏沫的陰道口。讓他們都享受到了另類操逼的快感。

壓抑了一天的夏沫甚至偷偷放鬆了手上攥著的褲邊,讓內褲變得不那麼緊繃。

當然,這樣的結果就導致黃毛堅硬的雞吧進入到了陰道更深一點的地方。

張愛玲曾說,通往女人內心最近的道路是陰道。黃毛現在已經把這條路走了一半。

夏沫在心底偷偷安慰自己,並沒有讓黃毛真正進入,他們只是隔著內褲的摩擦而已。

「哼……哼……」

夏沫強忍著讓自己不發出聲音,可喉嚨里還是會漏出一些讓人舒服的聲音。

「姐,好舒服,每次看到你,我心裡都被你撓得痒痒的。」

「嗯……」

夏沫不好意思回答黃毛的話,輕柔語氣在她耳邊吹拂起更多曖昧。

不知道是夏沫的緊緻,還是新穎的玩法。才幾分鐘時間,黃毛便已經開始招架不住。

「姐,跟你一起太舒服了,我受不了了。」

聽到這話,夏沫潛意識的想要抱住黃毛消瘦的身子,用自己兩條白凈小腿去勾住黃毛的大腿,來獲得更多的快感。

但是她拼著所有的毅力,忍住了自己這兩個輕佻的行為。但,胯部卻還是不自覺的跟隨黃毛的突進,配合著向上挺了幾下。這完全是本能反應。

當然,這樣不經意的小動作使得黃毛把肉棒送到了更加深入的位置,也代表著內褲陷得更深了一些。

「啊……啊……爽死我了……姐啊……」

黃毛渾身顫抖到不能自控。

雞吧在蜜穴里突突跳動,一股股精液也隨之射出。夏沫的小心臟也跟雞吧跳動而緊張的跳動。

如果不是最後的倫理還在束縛著她。她都想不顧一切的讓黃毛把精子射到自己逼裡面,從而感受那種直接的溫暖。

半分鐘後,黃毛已經從高潮的餘韻中褪去。

夏沫還在回味被陌生男人填充的刺激,只覺得不夠滿足,黃毛卻已經拔出他失去硬度的肉棒。

「姐,我先走了。謝謝你的服務。」

說完他偷偷在夏沫臉頰親了一個。隨後放了一些錢到夏沫床邊也就走了。

當聲音遠去……

夏沫對此情此景依然覺得有些夢幻。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內心空虛還未填滿。

雖然幻想過被強姦,可她也不知道今天這個情況是不是算被強姦了,或者說只是被別人蹭了一點便宜。

沒有急著起來,夏沫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大奶子,手感確實很好,難怪男人都喜歡摸它。其實她自己也很喜歡。

另一隻手的右手手指沿著陰唇凹陷處扣進了洞裡,緊貼著肉壁的內褲濕滑粘稠。中指差不多完全進入也就觸摸到了內褲的襠部布料,被夾在陰道深處。

一坨更加粘稠的精液還躺在那裡,是黃毛剛才射出來的。

還沒有到達高潮的夏沫緊閉雙眼,用兩根指頭把精液摳出來不少,塗在陰蒂的位置開始自摸。

想到用別人的精液磨自己的逼,夏沫興奮的臉都有些變形了。這種變態的快感是她人生第一次品嘗。她默默享受著,不敢再讓第二個人知道。

五百是今天的額外收入,此刻正躺在夏沫的錢包里。

這是除按摩提成以外的額外收入。它讓夏沫心動,心動它來的太快太簡單。

也讓夏沫內心很愧疚,因為這是背離了自己良家婦女的道路得來的不義之財。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