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貢公主 (完) 作者: cupidcheng

. 【進貢公主】

作者: cupidcheng2021-11-23發表於S8

皇帝看到緬甸公主玲瓏的身材、嬌怯的模樣,更是心癢難忍、愛不釋手,忍不住情慾的衝動,伸手撫摸緬甸公主的臉蛋。

強行親吻緬甸公主香腮。緬甸公主扭動的掙扎,不但未能脫困,反而更刺激皇帝,讓皇帝感到緬甸公主胸前的團肉似乎彈手有力,扭動的磨擦讓皇帝的肉棒以昂然立起。

嬌弱的緬甸公主因掙扎,頓感一陣逆血攻心,突然覺得眼前一黑暈眩過去了。

皇帝一見緬甸公主昏迷欲倒,內心更是大喜享用昏迷處女滋味更妙,便將緬甸公主抱往床上,脫除了緬甸公主身上所有衣物,頓時眼神一亮、驚為天人。

只見緬甸公主身無寸縷、玉體橫陳,一雙玉乳雪白無遐、挺拔高聳;平坦小腹無折無痕、滑若凝脂;雙腿根部密發叢叢、烏柔亮麗……看得皇帝淫心劇張、獸性大發,三、兩下便脫去自己的衣褲。

皇帝低頭先親吻緬甸公主,四片熱唇的磨擦,激發起熱情的升華。皇帝的手巡視著緬甸公主的的全身,從粉頸、胸口、雙乳、小腹……最後停駐在一片烏亮的絨毛上。此時,公主卻醒過來了。緬甸公主含羞帶怯的掩著臉,忍不住肌膚被拂過的快感,竟也輕聲的呻吟了!矜持的少女情懷令自己不敢亂動,卻又忍不住受搔癢而扭動的身體。

皇帝靈巧的手指撥弄著緬甸公主的穴口,竟然發現緬甸公主的穴口流水了,皇帝更藉愛液的滑順,曲指向穴內慢慢的探入。此時的緬甸公主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著腰,不由自主配合著皇帝手指的動作。

此時的皇帝已經像是一頭瘋狂的野獸了,色慾瀰漫了全身,一陣風似的挺著硬梆梆的肉棒,壓在緬甸公主的身上,尋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將肉棒插入半截。

緬甸公主正處於迷茫中,皇帝肉棒侵襲時尚無知覺,但肉棒擠入蜜穴時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聲:「啊!痛!不要……不要……」。緬甸公主激烈的扭動著身體,試圖躲避肉棒無情的進攻。

皇帝的肉棒雖然只插入一個龜頭深,卻也覺得一陣箍束的快感,而緬甸公主悽慘的叫聲令他一怔,欲逞獸慾的激動清醒許多,只是現在皇帝已經是騎虎難下、欲罷不能了。皇帝雙臂用力緊緊摟抱著緬甸公主,雖讓緬甸公主無法躲避,自己卻也不敢亂動,不敢讓肉棒再度更深入。

緬甸公主初開的花蕊,雖然經不起粗大肉棒強行擠入而劇痛難挨,但也感覺得到皇帝不敢強入的體恤柔情,感激的愛意油然而生,但卻也不知如何是好。半晌,緬甸公主覺得穴里刺痛的感覺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搔癢,陰道內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湧出。

緬甸公主覺得此刻需要有個東西,伸入陰道內摳搔陰道內壁的難受,最好是皇帝的肉棒,皇帝的肉棒要是再深入一點,就能搔著癢處了。可是緬甸公主羞於啟齒,不敢出言要皇帝把肉棒插深一點,只好輕輕搖擺下身,讓蜜穴磨著肉棒。

隨著下體的磨蹭也讓緬甸公主一陣舒爽,從喉嚨間發出迷人、銷魂的呻吟聲。

半天不動的皇帝覺得緬甸公主的蜜穴轉動起來了,龜頭又彷佛有一股溫熱在侵襲著,一陣舒暢的感覺令他也慢慢挺腰,肉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緬甸公主的蜜穴里。肉棒進入約一半時,陰道里彷佛有一片薄膜阻礙著肉棒繼續深入,皇帝大喜用蠻力一衝頓十衝破了緬甸公主的處女膜。

緬甸公主的處女穴道遭受皇帝沖開,初時略為一疼,隨繼而來則是陰道里一種充滿的快感,「嚶!」地輕呼一聲,呼聲里卻也充滿著無限的愉悅。緬甸公主覺得蜜穴里的肉棒在進出之間正好搔著癢處,就算佳肴醇釀也不及此美味。

皇帝的精神越來越高亢,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後在一陣酸軟、酥爽的刺激下,終於「嗤!嗤!嗤!」將一股濃液射入陰道深處。皇帝的精液以銳不可當之勢射出之後,彷佛自己的精力也一起跟著流失,全身脫力般的癱軟在緬甸公主身上。

緬甸公主的陰道內可以感到,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輕,精液帶著一股股的熱流,彷佛射到心臟,又立即擴散全身,一種渙散的舒暢隨之布滿四肢,覺得自己的身軀似乎被撕裂成無數的碎片四處飛散……

皇帝慢慢從激情中回復,今日能享用如此美麗佳人,掠奪去緬甸公主的處子貞節,實在高興。但是還未盡興,忙命令將剛剛進宮的蒙古公主召進房內。

太監們其實早就將蒙古公主梳洗乾淨,在旁邊側房等候,立刻領她進房。

皇帝見蒙古公主美貌無比,頓起淫心,也不等她行禮,興奮得急急向前一步,便把蒙古公主抱個滿懷。雖然隔著衣服,皇帝似乎可以感覺到蒙古公主那柔嫩的肌膚,皙白、光華且富彈性,讓皇帝覺得溫潤滿懷,心曠神怡。

蒙古公主突然被皇帝擁入懷中,不禁「嚶!」一聲驚呼,微力一掙,隨即全身一陣酥軟,便脫力似的靠趴在皇帝寬闊的胸膛。蒙古公主只覺得一股雄性的體味直衝腦門,心神一陣湯漾,一種從未有的感覺,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興奮,讓心臟有如小鹿亂撞一般混亂的跳動著。

皇帝擁抱著蒙古公主,胸口很清楚的感覺到有兩團豐肉頂壓著,蒙古公主激動的心跳似乎要從那兩團豐肉,傳過到皇帝的體內,因而皇帝清楚的感覺到那兩團豐肉,正在輕微的顫動著。

皇帝情不自禁,微微托起蒙古公主的臉龐,只見蒙古公主羞紅的臉頰,如映紅霞,緊閉雙眼睫毛卻顫跳著,櫻紅的小嘴潤晶亮,彷佛像甜蜜的櫻桃一般,皇帝不禁一低頭便親吻蒙古公主。

蒙古公主感到皇帝正托起自己的臉龐,連忙將眼睛緊閉,以掩飾自己的羞澀,心想皇帝此時一定正在觀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頭再低下時,卻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軟軟的舌頭貼著,頓時覺得一陣暈眩,一時卻也手足無措。

皇帝溫柔地讓四片嘴唇輕輕的磨擦著,並且用舌頭伸進蒙古公主的嘴裡攪動著。只見蒙古公主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雙手輕輕的在皇帝的背部滑動著,柔若無骨的嬌軀像蟲蚓般蠕動著,似乎還可聽見從喉嚨發出斷斷續續「嗯!嗯!」的呻吟聲。

皇帝的嘴唇離開了,但卻又往蒙古公主的耳根、頸項、香肩滑游過去。蒙古公主只覺得陣陣酥癢難忍,把頭盡力向後仰,全身不停的顫抖著,嬌喘噓噓!蒙古公主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皇帝正在她身上做甚麼事,只是很興奮,朦朧之中覺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說不出是「需要」甚麼。

當皇帝微微分開蒙古公主的前襟,親吻蒙古公主雪白的胸口時,蒙古公主只覺得像是興奮過度般,全身一陣酥軟無力站定,而搖搖欲墜。皇帝見狀便雙手橫抱著軟弱的蒙古公主,蒙古公主也順手環抱著皇帝的燕頸。皇帝低頭再親吻。

床上蒙古公主斜臥著。蒙古公主的頭髮披散著,一絲不掛的身軀,映在紅色的鴛鴦錦被褥上,更顯得晶瑩剔透。如痴如醉的蒙古公主,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躺到床上,更不知道自己是甚麼時候變成身無寸縷,只是緊閉著雙眼,雙手分別上下遮掩胸口和下體,似乎是在保護甚麼。

皇帝赤裸著身體顯露出結實的肌肉,微微出汗讓全身彷若有護體金罩一般。

皇帝是個調情聖手,知道怎麼讓異性得到最高的滿足,他的雙手不急不徐的在蒙古公主赤裸的軀體輕拂著,他並不急著撥開蒙古公主遮掩的手,只是在蒙古公主雙手遮掩不住的邊緣,搔括著乳峰根部、大腿內側、小腹臍下……蒙古公主在皇帝輕柔的挲摸下,只覺得一陣又一陣的搔癢難過,遮掩乳峰的手不禁微微用力一壓,「喔!」只覺得一陣舒暢傳來,蒙古公主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移動自己的手搓揉雙乳,「嗯!」蒙古公主覺得這種感覺真棒。可是,下體的陰道里卻彷佛有蟻蟲在蠕動,遮掩下體的手也不禁曲指欲搔,「啊!」手指碰觸的竟是自己的陰蒂,微微硬脹、微微濕潤,蒙古公主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蒙古公主這些不自主的動作,皇帝都看在眼裡,心想是時候了!皇帝輕輕撥開蒙古公主的雙手,張嘴含著蒙古公主乳峰上脹硬的蓓蒂、一手撥弄蒙古公主陰戶外的陰唇、另一隻手牽引蒙古公主握住自己的肉棒。蒙古公主一下子就被皇帝這「三管齊下」的連續動作,弄得既驚且訝、又害羞也舒暢,一種想解手但卻又不是的感覺,只是下體全濕了,也蠻舒服的!握住肉棒的手不覺的一緊,才被挺硬肉棒的溫熱嚇得一回神,才知自己握的竟是皇帝的肉棒,想抽手!卻又捨不得那種挺硬、溫熱在手的感覺。

皇帝含著蒙古公主的乳頭,或舌舔、或輕咬、或力吸,讓蒙古公主已經顧不了少女的矜持,而呻吟著淫蕩的褻語。皇帝也感到蒙古公主的陰道里,有一波又一波的熱潮湧出穴口,濕液入手溫潤滑溜。

隨著越來越高漲的情緒,蒙古公主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高,身體顫動次數越來越密集,隨著身體的顫動,握著肉棒的手也一緊一松的,弄得皇帝的肉棒彷佛又脹大了許多。

皇帝覺得自己與蒙古公主的情慾,似乎已經達到最高點了,遂一翻身,把蒙古公主的雙腿左右一分,扶著肉棒頂在蜜洞口。蒙古公主感覺到一根火熱如剛出熔爐的鐵棍,擠開陰唇頂著陰道口,一種又舒暢又空虛的感覺傳自下體,不禁扭腰把陰戶往上一挺,「滋!」肉棒竟順溜的插進半個龜頭。「啊!」刺痛的感覺讓蒙古公主立即下腰退身。

皇帝剛覺得肉棒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隨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讓肉棒對著穴口再頂入。這一來一往只聽得又是「噗滋!」一聲,皇帝的龜頭全擠入蒙古公主的陰戶了。

「啊!」蒙古公主又是一陣刺痛覺得下體刺痛難當,雙手不禁緊緊的按住自己的大腿。皇帝也不急躁著把肉棒再深入,只是輕輕的轉動腰臀,讓龜頭在蒙古公主的陰戶里轉揉磨動。

皇帝揉動的動作,讓蒙古公主覺得下體刺痛漸消,起而代之的卻是陰道里有一陣陣痒痒的,令人有不搔不快之感。蒙古公主輕輕的挺動著下身,想藉著這樣的動作搔搔癢處,不料這一動,卻讓皇帝的肉棒又滑入陰道許多。蒙古公主感到皇帝的肉棒很有效的搔到癢處,不但疼痛全消,而且還舒服至極,遂更用力挺腰,因為陰道更深的地方還癢著呢!

皇帝覺得肉棒正一分一寸慢慢的進入陰道內,緊箍的感覺越來越明顯,陰道壁的皺摺正藉著輕微的蠕動,在搔括著龜頭,舒服得連皇帝也不禁「哼!哼!」地呻吟著。 當皇帝覺得肉棒已經抵到陰道的盡頭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唰!」讓龜頭快速的退到陰道口,然後再慢慢的插入,深頂盡頭。皇帝就重複著這樣的抽插動作,挑逗著蒙古公主的情慾。

當蒙古公主覺得陰道慢慢被填滿,充實的舒暢感讓蒙古公主「嗯……嗯……」的呻吟著;當蒙古公主覺得陰道一陣快速的空需,不禁「啊!」一聲失望的哀嘆。

蒙古公主的呻吟就彷佛?a href=http://www.687bo.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下山謐喟悖骸膏擰擰。 ⑧擰擰。?br /> ……」的吟唱著,為無限春光的房間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氣。

皇帝覺得蒙古公主的陰道里越來越滑溜、順暢,便加快抽插的速度。蒙古公主也像要迎敵抗師般,把腰身盡力往上頂,讓自己的身體反拱著,而陰戶便是在圓弧線的最高點。

皇帝覺得腰眼、陰囊一陣酸麻,便知道要了。馬上停止抽動肉棒,雙手用力的抱緊蒙古公主的後臀,讓兩人的下體緊密的貼著,而肉棒則深深的頂在陰道的盡頭。剎那間皇帝的龜頭一陣急遽的縮脹,「嗤!嗤!嗤!」一股股的濃精直射花心,舒暢至極的感覺,讓皇帝一陣顫慄。

蒙古公主忽覺得皇帝的肉棒竟然停止抽動,只是結結實實的填滿整個陰道,不禁睜眼一瞧,正看到皇帝的一臉嚴肅,赤裸的上身汗流浹背蒸光發亮。蒙古公主正瞧得出神,突然感到一股熱潮急沖子宮,不禁脫口「啊!」驚叫一聲,一種生平未遇的舒暢感讓全身一陣酥軟,「砰!」松躺在床上,而肉棒跟陰戶也分開了……

皇帝早知道西藏公主美貌,就再命令將她也帶到自己寢宮,一把將西藏公主抱住摁倒在床上。

皇帝只覺得身下的佳人,全身柔若無骨,雖然隔著衣裳仍然可以感到肌膚的柔嫩與熱度,尤其是緊頂靠胸前的兩團豐肉,彷佛俱有無限的彈力。皇帝開始發動攻勢,先以舌頭撬開西藏公主的牙門,把舌頭伸到西藏公主的嘴裡攪拌著,互相吞對方的唾液,而發出「嘖!滋!嘖!滋!」聲,好像品美味一般。

熱情的擁吻,讓西藏公主有點意亂情迷、如痴如醉,朦朧中覺得有一個硬物,頂在自己跨間的陰戶上,雖是隔著衣褲,但那硬物彷佛識途老馬一般,就對準著陰戶上的洞口、陰蒂磨蹭著。西藏公主一會意到那是何物,不禁又是一陣羞澀,而陰道里竟然產生一股熱潮,從子宮裡慢慢往外流,沿途溫暖著陰道內壁,真是舒服。

皇帝的嘴離開西藏公主的櫻唇,卻往臉頰、耳根、粉頸……到處磨動著。而皇帝手卻輕輕的拉開西藏公主腰帶上的活結,然後把西藏公主的衣襟向兩側分開,露出粉白的胸部,兩顆豐乳便像彈出般的高聳著,頂上粉紅色的蒂頭也堅硬的挺著。皇帝用手指甲,在豐乳的根部輕柔的划著,轉著乳峰慢慢登上峰頂。

皇帝這些解衣的動作,輕柔得讓沉醉在親吻中的西藏公主毫無所覺,直到感到胸口有手指搔劃,才突然驚覺上身胸前已然真空,而發出一聲嬌羞的輕吟,卻也覺得一股從未有過的慾念正慢慢在升高。當西藏公主感到乳峰上的蒂頭被捏住時,全身像受涼風習過一般,打了一個寒顫,也覺得汨汨而流的淫液,已經濡染自己的臀背了。

皇帝看著西藏公主閉著眼,臉上及頸上的紅暈久久不褪、看著她比平常紅潤許多的雙唇,剛才激情的熱吻,在腦中一再地重演。皇帝終於忍不住,低頭含著那玫瑰花蕾似的蒂頭。

西藏公主「嚶!」又是一聲輕吟,兩手遮住了臉,卻挺一挺胸,讓皇帝的雙唇與舌尖如電擊似的麻痹全身。腦中的昏眩與肌膚的顫慄,把西藏公主心理與生理上的須要,與極度的喜悅露無遺表。西藏公主喉間開始「唔…唔……」發出聲音,身體掙扎、翻轉、扭動,雙手不時揪扯皇帝衣服。

皇帝近乎粗魯地拉扯西藏公主的下半截衣裳,西藏公主自然反應的夾緊雙腿,接著又緩緩鬆了開來,微微地抬高身子,讓皇帝順利地將衣裙褪下。皇帝的唇立即落在西藏公主光裸平滑的小腹上,一邊輕輕緩緩地噓著熱氣,一邊用臉頰與豐唇輾轉摩挲;而手掌也占據了叢林要塞,把手長平貼著沾染露珠的絨毛,輕輕的壓揉著。

西藏公主「啊…啊…」地顫抖輕叫、喘息,只覺得如置身烈火熔爐里一般,熱度幾乎要融化全身;又覺得如置身冰天雪地里,直發寒顫。西藏公主覺得這真是人間最痛苦又是極度歡愉的煎熬,讓自己已處在暈眩、神遊之狀態。

皇帝的手指輕輕撫摩微聳的恥丘、隱隱泛著光澤的纖柔綣曲毛髮、濡染濕滑鴻溝中凸硬的蒂蕾、西藏公主氣喘吁吁地扭動著,不自主的張開雙腿、撐起腰,讓手掌與陰戶貼得更緊、更密。皇帝見狀,突然地把臉埋向那已隱隱可見的桃花津渡、生之泉源,盡情用唇舌品賞沾露欲滴的幽蘭。

西藏公主極度愉悅的身心,覺得身體彷佛讓滾燙的血液,充脹得像要炸開來似的,隨著皇帝舌尖的輕重緩急扭動著,發出不由自主「嗯…唔…啊…」的淫褻囈語。

皇帝的臉仍然埋在西藏公主的腿跨間,雙手熟練的寬衣解帶,卸盡了所有蔽體、礙事衣物,與西藏公主坦坦蕩蕩的相對。皇帝起身跪坐在西藏公主的身旁,欣賞著橫陳身前美不可方物的胴體;伸手牽著西藏公主柔荑般的手腕,握住正在昂首吐信的玉柱。

西藏公主略羞澀的縮一下,隨即以溫熱的掌心手握住硬脹的肉棒。西藏公主溫柔的搓揉著肉棒,彷佛正在安撫一頭受激怒的野獸般;溫柔的撫摸著肉棒,彷佛是把玩一件藝品珍寶般愛不釋手。

這種溫柔的愛撫對西藏公主而言,卻彷佛是天崩地裂的震動,「啊!嗯!」的聲音可聽出正在激烈的顫抖。皇帝終於忍受不了,跪在採用的腿間,慢慢趴伏在西藏公主身上,感受著身下微妙的柔軟、光滑、與彈性,也讓硬脹的玉棒自行探索桃園仙境。

西藏公主似乎難耐這種只扣扉門而不入的挑逗,遂伸手扶著皇帝的肉棒,極其緩慢地引導著它淺淺探索。

皇帝知道不能急進,只是腰臀略為一挺,讓肉棒藉著濕液的潤滑,擠入半個龜頭便停止。或許是心理作用;也或許是真的,皇帝初進入的時候,四肢百骸如觸電般地震盪,只覺得窄狹的穴口似乎在抵擋它的進入;而穴洞裡卻有一股難以抗拒的磁力,正在吸引著它。

「啊…喔!」西藏公主覺得一陣陣的刺痛傳自下身……雙臂緊緊抓住皇帝的上臂,指甲幾乎陷入結實的皮膚。西藏公主知道自己正在經歷一項身為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一項最重大的轉變,內心不禁在掙扎、百感交戰。 西藏公主又覺得皇帝體貼的沒強行急進,讓痛苦的刺痛減輕不少,也慢慢的陰道中漸漸騷熱起來,滾滾的熱流更是源源不絕的湧出,而熱流所過之處,竟也藉著熱度在搔癢著陰道內壁。西藏公主不禁輕輕擺動腰臀,想藉著身體的扭動,以磨擦搔搔癢處。

皇帝覺得藉由西藏公主身軀的扭動,讓肉棒緩慢的在擠入陰道中,可以很清楚的感到肉棒的包皮慢慢向外翻卷;一股溫熱、緊箍的感覺逐漸吞沒肉棒;壁上粗糙的皺摺搔刮著龜頭的帽緣……皇帝覺得全身的知覺,除了肉棒以外突然全部消失。

當皇帝覺得肉棒的前端似乎頂到盡頭內壁,隨即一提腰身,讓肉棒退回入口處,「嘩!」一陣熱潮立即爭先恐後的湧出洞口,晶瑩透明的濕液中竟混著絲絲鮮紅,濡染雪白的肌膚、床墊,看得有點觸目驚心。皇帝再次進入,只覺得二度進入似乎順暢許多,於是開始做著有規律的抽動。

西藏公主只覺得下身的刺痛已消失無蹤,起而代之的是陰道里搔癢、酥麻感,而皇帝肉棒的抽動,又剛剛搔刮著癢處,一種莫名的快感讓自己不自主的呻吟起來,腰身也配合著肉棒的抽動而挺著、扭著,絲緞般的一雙長腿更在當皇帝的腰臀腿際巡梭著。

突然,西藏公主咬著皇帝的肩膀,指甲又陷入錢少的背部膚肉里,身體劇烈的抖顫起來,鼻中、喉間如泣如訴、動人心弦地嬌叫著,陰道的內部更是激烈的收縮著。西藏公主把要高高的拱起,然後靜止不動,似乎在等待甚麼,接著「啊…」一聲長叫,一股熱流毫無警訊的衝出,迅速的將陰道中的肉棒團團圍住。

皇帝感覺肉棒彷佛要被熱度融化,而急速的在膨漲,就像要爆炸一般,嘴裡急急的警告叫喊著:「我要……啊…啊…」,並劇烈地衝撞了幾下,肉棒前端便像火般爆開,腦海里彷佛看見散開的五彩星火,久久不消……皇帝和三個美女共臥一床,美不勝收。

【完】

相關推薦